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美國大兵闖江湖 - 第四章 義氣相挺

[其他] 美國大兵闖江湖 - 第四章 義氣相挺

查看: 1563
kc92305002
發表於 2015-10-1 14:43:07 |訂閱他
美國大兵闖江湖 - 第四章 義氣相挺
這幾天下來,傑森不時的在外野宿。
每當夜裡,都會不定時的看著藏在頭盔內的相片。
相片之中,是一群共同患難生死的同袍們。
傑森心中十分的懷念。
即使睡夢中,依然會回憶起在基地時和同袍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一到夢醒時,又會再度的振奮起精神來去尋找獵人口中說的那群人。
這一天。
傑森慢慢的走出了森林,往上一看。
只見眼前盡是一片山河,看在眼裡是一種難得的美景。
這時腦筋靈光一現,卸下了背包,從內拿出一台相機的向這副美景拍了幾張照。
「沒想到會有那麼美麗的景象 . . . . . 」
如此感嘆的一句話過後,再次的收拾好背包沿著小路走了過去。
這一路上,看過許多的花花草草,讓心中有了很大的平靜。
也許。
對一名士兵而言,是個難得可貴的經歷。
這時,不遠處傳來了打鬧聲響。
「打啊!」
「別讓他跑了!」
「他往那邊跑了!」
前方出現一群人正追著一名男子,傑森錯愕了一下。
男子見到傑森立刻跑到他的身後開始求情。
「朋友,幫幫忙啊。」
一聲朋友,追過來的人立刻停下了腳步。
對於眼前的情形,傑森先是吞了口口水,之後慢慢說出話來。
「你們有什麼事嗎?」
面對這問題,其中一人站出來說話。
「我們只要他,請你不要插手管事。」
身在傑森後頭的男子再度的哀求著。
「幫幫忙啊,我不想被打。」
面對男子的請求,傑森想了一下便問。
「請問,這個人是做錯什麼事嗎?」
「你身後的那個人在我的店裡白吃白喝,你說這該不該打啊。」
「他也在我店裡白吃白喝啊!」
「我也是啊!」
聽到這些不滿的言語,傑森為了息事,從身上拿出烏翠給他的盤纏遞給他們。
「這些錢,就當作我替他賠給你們,請在場各位對他棒下留情。」
接過盤纏的眾人打開細數了一下過後,心中漸漸放下了怨憤。
「好啦,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們就不追究了。」
「小子,別再白吃白喝了。」
「錢也拿到了,那我們走吧。」
等眾人走了之後,男子鬆了口氣的走到前頭看了看。
而傑森正打算不理會的繼續走下去時,男子伸手抓住了他挽留。
「朋友,先別急著走。」
「你還有事嗎?」
只見男子拍拍身上衣服的灰塵後簡潔的說。
「我叫蕭絕,方才多謝朋友的搭救,才讓我免去一頓挨打。」
對方既已自報身份,傑森只好也報上了名字。
「傑森‧雷斯特,如果不好記的話,就叫我傑森吧。」
「哦,傑森。那我叫你一聲阿森,如何?」
「 . . . . . 」
「不回答就當你是答應了喔。」
被這名蕭絕那麼一說,傑森也舉一反三的表示。
「既然這樣,我也叫你阿絕,怎樣?」
「好好好,那我們就是兄弟囉。」
「既然是兄弟,我想以兄弟身份問一件事。」
「有什麼事,儘管問吧。」
「你為什麼白吃白喝?」
這句話,讓蕭絕「」啞口無言了起來。
一旁的傑森狠狠盯著蕭絕看。
蕭絕十分無奈的說道。
「阿森啊,我並不是白吃白喝。只是在吃前十家時我可是還有錢的,誰知道吃最後三家時發現銀兩沒了,所以才會惹來此禍。」
聽到蕭絕的解釋,傑森一臉無奈的說。
「真搞不懂,你們這邊的人都是這樣吃東西嗎?」
「照你這樣說起來,阿森你好像是外地來的喔。尤其看你那對藍色眼睛,十足的特別。」
說著,蕭絕臉不斷的貼近傑森,卻被傑森一把手推了開來的說。
「別隨便貼近我的臉,我還不想變同性戀。」
「同性戀?那是什麼?」
「就是 . . . . . 我不跟你解釋了,我還得趕路。」
「喂,別這樣丟下我啊,一起走啊。」
「 . . . . . 」
「是兄弟就走慢點啊 . . . . 阿森!」
就這樣,兩人就此結伴同行。
但這一路上,只有蕭絕單方面的不斷說笑。
反倒傑森只是偶而的回應個幾句而已。
隨著時間慢慢的度過,夕陽逐漸西落。
這時,在兩人面前是再度出現樹林。
看的蕭絕感慨的說道。
「哇,這座樹林可真茂密。」
「怎麼,不敢進去嗎?」
「哈,怎麼可能,我蕭絕有那麼膽小嗎?」
「我進去了。」
「喂喂喂,也不等我講完。」
就在兩人進入的同時。
後方不遠處站著一個人影,靜靜的看著他們走入森林裡,隨後又再度的離開。
樹林之中。
傑森,蕭絕兩人不發一語的趕著路。
但。
越是深入樹林裡,越是感到一股肅殺的氣氛。
也許是曾經歷過戰場所建立起來的軍人直覺,傑森停下了腳步,一旁的蕭絕也凝神四周。
「兄弟,有埋伏喔。」
「不清楚,不過我也得做好準備。」
說著,從背包裡拿出了瞄準鏡,開始往步槍上開始組裝。
蕭絕一邊警戒四周,一邊看著傑森的動作,一臉好奇的問。
「阿森,你那個不三不四的東西能幹什麼用啊?男子漢,就是要靠拳腳。」
傑森抬頭看蕭絕一擺拳打腳踢的姿勢,只有搖搖頭的繼續手邊的動作。
沒多久。
「好了,這樣準備充足了。」
「請問一下,這個東西究竟有何用處?」
「等你遇上狀況後就會明白了。」
說完的同時,又從背包裡拿出了一副夜視鏡。
這更讓蕭絕眼睛一亮的問。
「這又是什麼東西?兄弟,你的東西可真稀奇古怪,和我認識的一個朋友有得比了。」
此時。
一陣陣的騷動慢慢逼近。
眼神一冷,傑森迅速的將夜視鏡裝在頭盔前,隨後二話不說的將蕭絕重重壓在地的說道。
「保持這樣的姿勢,如果還要命的話,千萬別起來。」
語一落,槍聲隨其四起。
間接性的槍聲,讓傑森有了可以窺視的空間。
臥倒在地的蕭絕聽這從未聽過的槍聲,當場嚇一跳的大喊。
「阿森啊,這是何種暗器啊?聲音還越來越近,不會有事吧?」
「所以我才說,還要命就別起來。」
說著,傑森打開夜視鏡,迅速跑到前面一棵大樹後方,偷偷的往旁一瞧。
只見對方採用了游擊戰術,不斷的更換定點。
為了能夠更看清楚對方的來歷,傑森對著蕭絕喊道。
「阿絕,你有沒有辦法把這棵樹弄倒啊?」
聽到兄弟呼喊的蕭絕慢慢起了個頭,看了一下的大聲說。
「要我把樹弄倒,也要讓我躲過這些暗器啊。」
「No problem,交給我吧。」
「兄弟,你在說什麼啊?」
「總而言之,你直接過來,我掩護你就是。」
一說完,保險一開,槍口立即對準了前方,傑森立刻倒數大喊。
「3,2,1,跑!」
步槍開始三連發的射擊。
見狀機不可失的蕭絕,立刻站起身的往那棵大樹衝了過去。
一聲喝。
拳頭重重打在那棵樹上。
隨即,斷裂。
大樹應聲倒地。
倒地的同時,剛好也打散了對方的隊形。
傑森凝神一看。
竟是!
「納粹黨親衛隊!?」
見傑森如此的失聲,一旁的蕭絕也感到納悶,但為了保命又再度的臥倒在地。
「兄弟,方才你說的什麼黨親衛隊,那究竟是什麼啊?」
「等等再說,趴下。」
說完,傑森開始將步槍選至單發模式的逐一射擊。
一個。
兩個。
三個。
每打倒一個,口中便細微的默數著。
漸漸的,槍聲已經不斷的減弱,直到無聲為止。
趴在地上的蕭絕豎起了耳朵一聽,只有陣陣的風吹草動。
隨後。
「阿絕,已經安全了,你可以起來了。」
聽見讓人放心的話,蕭絕迅速起了身,並拍掉身上的木屑。
喀的一聲響。
傑森將步槍彈匣退了出來,稍微的看了一下殘彈數量。
看著四周圍的蕭絕大吐水的說。
「今天是怎樣,居然會遇到這樣的怪事?」
聽著蕭絕的抱怨,傑森重新將彈匣裝上後說。
「現在不是沒事了,你就在這等吧,我過去搜看那些人的身上。」
「喂!別把我丟在這,我也跟你一起去。」
「是嗎?」
疑問的語氣,蕭絕一臉衝向傑森的面前斬釘截鐵的說。
「有‧意‧見‧嗎?」
「沒有,沒有,我沒意見。」
「那還等什麼,走啊。」
正當傑森被蕭絕推著走的來到現場。
只見現場雖有子彈打到的痕跡,但卻沒看見任何一具屍體。
這讓傑森不經意的納悶這等情況。
「這 . . . . . 怎麼會 . . . . . 屍體呢?」
「兄弟,你確定有打到人嗎?」
「我很確定,都親眼看到人倒下了。」
「嗯──那麼再找看看吧。」
兩人在現場附近找了找,依然是找不著任何一具屍體。
此時。
原本還在尋找的蕭絕,突然撿起了某樣東西,一看似乎知道什麼的笑著說。
「兄弟,我看你八成被人設計了。」
「什麼?」
傑森抱著疑問的眼神看著他。
只見蕭絕手拿著一片樹葉,一臉得意的解釋。
「這是一種叫做『以葉化人』的術法。」
「嗯 . . . . . 」
看傑森似懂非懂的樣子,蕭絕決定換個說法。
「運用樹葉當作媒介,再經由心裡所想的模樣進行變化成人形,這就是『以葉化人』。」
一聲嘆氣。
傑森接過樹葉後仔細看了一下提問。
「這樹葉不太像是這附近的樹葉。知道是哪裡來的樹葉嗎?」
「知道,而且也知道是誰施術法設計你。」
「誰?」
「這嘛,先按下這話題吧。兄弟,我也有很多問題想問你,請你據實說明。」
「要我說,請先回答我的問題。」
「你的問題不重要,這邊的問題才重要。」
「你說什麼!?」
「怎樣?」
「想打架嗎?」
「打架,誰怕誰!」
一語不合,兩人立刻分了開來。
蕭絕率先緊握拳頭的直撲過去。
反倒傑森一個眼神,左腳踏出,雙手放鬆,身子一轉。
一瞬間。
拳,沒擊中。
人,摔了出去。
一聲重摔。
蕭絕四腳朝天的倒在傑森的後面。
「什 . . . 什麼!?我竟然 . . . . . 」
「認輸吧。」
「說什麼,我蕭絕還從未認輸過,再來!」
說著,人再度起身的衝了上去。
這一次,雙拳緊握的往傑森的左側連打而去。
傑森提起了步槍,運用槍托來抵消了蕭絕的連打。
「你!是男子和就別拿那種不三不四的東西來擋。」
見蕭絕不悅的吶喊,傑森也不甘示弱的回應。
「槍,是軍人的第二生命。要我放下槍,別想!」
兩人不斷的打,不斷的爭執。
已經到了忘我的境界。
此時。
一陣冷風吹來。
驚著到冷意的蕭絕停了手,迅速回頭一看。
見不到任何人影,蕭絕依然不敢大意的看著後方。
忽然──
從暗處飛來一張白紙,不偏不倚的飛到蕭絕的臉上。
見蕭絕的臉被突如其來的白紙蓋住,傑森不經意的偷笑了一下。
「哪裡來的紙啊?竟敢飛到我的臉上。咦!上面有字,來看看。」
不看還好。
這一看,蕭絕的臉色是越來越不對勁。
隨後。
態度大轉變的問。
「耶──阿森,今晚我們就在這露宿,如何?」
「要在這露宿可以,先給我那個設計我的人名字。」
「會啦,會啦,明天在告訴你,這樣可以吧。」
「這是你說的。」
「好啦,我先睡啦。」
一說完,蕭絕就地席地而睡。
傑森一臉摸不著頭緒的將步槍放置好後,也漸漸的闔上眼入眠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22:13 , Processed in 0.158680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