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網紅日報 故事 《怪物》 2:「彩虹在七夕當日死亡」

[長篇連載] 《怪物》 2:「彩虹在七夕當日死亡」

查看: 1993
張宀
(電波系中二青年)發表於 2015-8-20 16:02:03 |訂閱他
怪物 1:「日記」

《怪物》 2:「彩虹在七夕當日死亡」 ▲一個白色的房間裡,年約四十的男性被反銬在純白的椅子上,手銬是銀灰色的,男性穿著全黑的衣服,無力的攤坐在椅子上,矇著他的眼罩是全黑,嘴裡被強迫塞著一條乳白色的蠟燭,牢人進來後便點起火,蠟液融化後便緩緩的流向男子嘴部,乳白色緩慢的包覆整個下巴。
但男性卻因為地心引力的關係沒有因為蠟液包覆鼻孔而逃過一劫,整個過程裡顯得特別煎熬但卻完全無聲,因為男性是個啞巴。

「皈泉? 皈泉? 你有沒有在聽?」 老闆不耐煩的眼神點醒了我在一場晨會中的呆滯,我用一種無法置信的眼神看著老闆,但他只是笑著對我說。
「你今天準備的市場調查資料很棒呢,以後都交給你囉。」
我依然在心裡感到難以置信之外就只能點頭微笑回應,在旁人的眼中我是個市調高手,總是能最貼近民眾要的口味而提出方案。其實這不難,大部分所謂的文章在人們眼裡就只是消遣的存在,但依然有所謂的作家以自己的文字為榮,但頂多是孤芳自賞罷了,如果將文字看的不那麼重要,大家就可以不用太多的重量去衡量,最後就是垃圾。
我只是用垃圾般的方式來尋找能夠在短時間內尋求大量閱讀率的數據而已,但他就是垃圾。
用完可隨即丟棄的一種存在。

《怪物》 2:「彩虹在七夕當日死亡」 「皈泉? 皈泉? 你有沒有在聽?」
一位女性正大力的抓住我的雙肩大力的前後搖晃,杏色的頭髮,中長,是自然髮色,不需太過裝飾便能稱為好看的臉蛋,與吃不胖的身材,如紙片般能夠隨風飄逝,她是毓,編輯部的同事,有著一顆非常熱情的心,彷彿如聖母臨世般的慈悲,我的好友之一,我們在大學時期就已經是朋友。沒想到連就職時選的職業都是一樣的,但她總是無法再訪問和取材的時候迅速抓住要點,導致過程相當混亂,但也因為她的好個性與美貌,總是能在這時候發揮效用。

「你是不是昨天打手槍太多次了!! 今天才會那麼沒精神!!」
她滿臉笑容的這樣說道,我揮手表示誤會,她便露出那一臉被男友甩掉的沮喪表情,接著大力的捏我的右手臂,表示她的不滿。 我是個同性戀,雖然我沒有大力的出櫃,但也沒完全否認,毓便是第一個知道我性向的人,在幾年前我曾想過若向身邊的人透露出這個,他們一定會覺得我很可怕。但事實是錯誤的,像毓這樣第一次聽見面對我露出張牙舞爪要我解釋我們做愛的過程的人其實蠻多的,但她永遠是在我印象裡表情最豐富的。

「今天情人節耶!! 我們兩個都單身到要去死了,等等下班去逛逛看帥哥喝點酒吧!!!」
她的臉就像是百老匯,你永遠猜不到下一步怎麼表現,但永遠不會覺得無聊,雖然他常常說自己的人生非常無聊,而我總是覺得有她這樣的個性早就夠了。

《怪物》 2:「彩虹在七夕當日死亡」 ▲整條街耀眼的讓人無法直視,充滿著情侶間永遠演不膩的你儂我儂,而在眼角邊緣總是能看到那些充滿憎恨的單身男女猙獰的表情,就像我旁邊用力掐著自己包包的毓。她總是隨著身邊人們的情緒起舞,但又瞬間意識到自己的不妥而轉為撲克臉,就是個天真的孩子一樣,在我的人際關係裡還有一個這樣的人,便是我的前男友,總是非常的沒有安全感,總是在每天的晚上要求我與他通電話報備今天做了什麼事,雖然我們分隔兩地,但我卻因為他的關係顯得非常無情。就像她總是被冷落般,那天我終於受不了他傳了訊息向他說,自己還是適合單身,他卻回了我一句
「我尊重你的想法,但請別因為這樣消失。依然是朋友。」

直到過了兩年後我才意識到像他這樣的愛情已經是稀世珍寶,在凡已身材臉蛋為主的圈內裡,條件永遠比所有重要。而我已經是被時代所淘汰的人,雖稱不上厭世,但也絕對不汲汲營營。習慣於黑夜來臨時寂寞侵擾,但已經沒有像他那樣的人會再度光臨我的生命裡。永遠的朋友定義了我與他,在分手之後的將近兩年,我能夠從他的各種問候裡察覺他依然愛著我,但卻在去年的十月他向我告知了他有了男友。
很好,他終於解脫了,但我卻在這時候發現他的重要,除了後悔之外依然是後悔,終究與這個節日搭不上邊,在每年的今天我就像憑弔般的想起自己是多麼的孤單,但還是把自己關在屬於自己的苔綠色房間裡,最後擁擠而窒息。

《怪物》 2:「彩虹在七夕當日死亡」
「你以後的男朋友絕對不喜歡你抽菸!!!」
毓大聲的對著我喊道,但我一就無所謂的樣子讓她惱羞成怒,只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去搜索街上的帥哥,接著發出像是遭難一樣的聲音,又在百老匯巡演了。但我喜歡這樣的她,顯得我格外的壓抑。
「前男友真的很機車欸,我這樣的女人他居然不要我了!!!」毓歇斯底里的樣子出現了,這時候的她彷彿是黑暗附體,全世界的不幸集合於身,但她只向我露出這一面,因為她需要一個能夠讓她喘息的人,她尋畢了人生之後的結果是我。而我也將就了,畢竟像她這樣對我的人不是第一個。我也知道不是最後一個。

毓的黑暗來的很快,也去得很快,像清晨初到的陽光那一瞬間便稍縱即逝,短暫卻在每個清晨出現。
「皈泉,你真的像是一個永無白晝的人。」
毓曾經語重心長的這樣對我說過,我想她是為了我好才這樣比喻的,但在我那無可救藥的浪漫派裡,至少這樣是美麗的,只要夠美,內裡再腐爛不堪我都能接受。抑或是毓本身的光亮,才讓我這樣融入黑暗裡的人能夠被顯露出來,比起永遠的光亮,我還是喜歡在黑夜裡徘徊,就像街道上的野貓們一樣,你永遠不曉得在哪一刻會發現有一雙山吹般的瞳孔正無聲的凝視許久,察覺的那刻便早就被看光。但我們僅僅是看著,卻毫無動作,因為那是本能般的去接受萬物,其餘就都只是燎星。

《怪物》 2:「彩虹在七夕當日死亡」 「好啦! 明天一樣要悲慘的上班,我要回家睡覺了,每次這個時候都只剩你真讓我安心,但這樣是不是有點悲慘阿,機車欸!!」
毓臉露不捨的說著,我點頭後她便盡速的往她停車的位置衝刺,永遠那麼有活力的她真的是個好榜樣,但我知道就是因為我無法成為像她那樣的人,我才如此羨慕。點著今晚的第五根菸,我坐在機車上望著天空,企圖去忽略身旁充滿愛的吵雜,想把世界畫分為黑白,而自己是那灰色的存在,毓只是誤入我的世界,如果要我形容她的話就像彩虹,有著七種顏色,只是因為她覺得我的陌生是一種異端的存在,無法接納的話便強行拉攏,成為自己的第八種顏色。
但這只是我的想像。毓依然是毓,我依然是我。

回到了屬於自己的空間裡,我依然在陽台獨自抽著菸,看著今天的結束,距離外婆的喪事也過了三個月,一切都過得好快,讓人無法招架,已經是夏季的尾端,但我依然無法抓住任何東西,習慣性的向陽台點落菸蒂,腥紅色末端掉落到下層的陽台上,突然間我看見在星空邊緣的彩虹,似乎已經存在許久,也並無消失的意思,一般來說都是在雨後的天空,在沖刷一切之後彩虹的出現就像神蹟一樣的令人崇拜。
是壓抑末端的存在,是不是彩虹覺得實在是負擔了太多的愛與期待,才選擇躲回黑夜裡綻放呢?
在我這樣想的時候,它便消失了,我走進房間裡拿了桌子上的安眠藥吃下,喝了一口水後便躺在床上,等著輕度昏迷的開始。


我在今天死亡了一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03:47 , Processed in 0.144836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