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無妝十二 戀人的晚餐 完結篇

[長篇連載] 無妝十二 戀人的晚餐 完結篇

查看: 1086
FightsFish
發表於 2015-6-9 03:47:42 |訂閱他
無妝十二 戀人的晚餐  完結篇

市裡老社區的一棟五樓公寓的五樓,夕陽下沉的火紅光輝,映照在陽台鐵窗內那種滿一排的秋海棠上,何靜才剛剛澆過水,使的嫣紅的花瓣上,在夕陽的照射下泛起模糊的光暈。

在午後靜謐的短暫時光裡,左鄰右舍不斷傳來的鍋鏟敲擊聲和飯菜香,為這個老社區裡平添了一種平凡幸福的熱鬧。

何靜常常聞著氣味猜測這些家裏今晚的菜色……

滷肉……

煎魚…

還有湯…什麼湯呢?也許是那種有著平凡幸福味道的湯……

她忙了一上午,消失許久的那種,平凡幸福的飯菜香味,再度從這個家裡的小廚房飄出來。

何靜喜歡做菜,還記得緯帆公司剛成立那幾年,無論什麼活動,甚至尾牙都是她親自下廚,大家都很有幹勁,大肆的喝酒聊天,為未來的人生遠景打開了不同的視野,她懷念那時候的大家。

但也許真的,無論經歷了多少艱難的同伴,在唾手可得的利益之前,全都成了絆腳石吧!

「嗶嗶嗶────嗶嗶嗶─────」

先前設好的鬧鐘響了起來,何靜收起了回憶,過去都無所謂了。今晚,她只要那個最愛的人能回來,再跟她吃上一頓由她親手煮的豐盛晚餐,一切都值得了!

烤箱的開合處淡淡的冒著蒸氣,在邊緣集結成的水珠又一下子被烘乾,何靜拿了一把小刀走到烤箱前,開了一個小縫隙,讓蒸氣儘快散開才整個打開,裡頭肋排表面的油脂鼓動著,呈現一種金黃的酥脆感,底下烤熱的各式蔬果,匯合肉香,直撲向何靜!

醃了一個晚上的肋排,結腣組織已被嫩化的無比柔軟,何靜用小刀在骨與骨之間切開,汁水一下子淌流而出,露出裡面一片介於血紅跟粉紅之間的顏色。

「嗯!還差一點!」

何靜關上烤箱,再度設了時間。

電鍋的蓋子有些激烈的跳動著,開關雖然還未彈起,但何靜決定看看裡頭的狀況,蓋子一翻開,樸實的稻香溢散在空氣之中,裡頭的兩團肉塊,用稻草綁了起來,靜靜的浸在滷汁裡,她用筷子俐落的將它翻面,露出了圓滑豐滿的另一面,表面反射著被醬油醃過的琥珀色光澤。

何靜淺淺的笑著,她喜歡這個顏色,緯帆肯定愛不釋口!

她回過身,四口爐上靠內的另一鍋滷汁滾著小泡,滷著幾顆網球大小的獅子頭還有白菜,她稍稍翻動了一下,很好,再滾一會兒吧!何靜看著滷汁一旁用陶鍋小火悶著的燉湯,這肯定能給緯帆一個驚喜。

覘板旁放冷了的滷肌腱,何靜用刀切成一片片薄的能透光的肉片,再一片片疊上稍稍有些厚度的鳳梨跟小黃瓜片,整齊有序的將盤子排滿,封上保鮮膜冰進冰箱,等上菜時再淋上勾過芡的熱滷汁,灑上切的細如髮絲的蔥絲、辣椒絲,對了!還有炒香的白芝麻。

覘板刀具洗淨後,看看時間緯帆快到了。

她從冰箱拿了一把粗肥的青蔥,剪掉尾端的根部,仔細的把蔥白上沾黏的土沙沖洗乾淨,拿起放在覘板上,滷透放涼的肥腸,小心而熟練的將青蔥塞進去,一旁的油鍋,燒燙但平靜的泛起一絲絲油煙。

直到塞了青蔥的大腸滑進鍋裡才有反應,劈哩啪啦的。

等待炸好的同時,何靜開始準備盤子,排上先前準備好的裝飾,也不時翻動油鍋觀察顏色,等裝飾排好,她從容的將肥腸夾起,輕放在吸油紙巾上,才斜切成一片片,也擺在盤上。

接下來,她起了另一口鍋,撈了點炸鍋裡的油,輕巧的將備在一旁的辣椒片跟蒜末同時下鍋,立時嗆起一陣白煙,爆香的味道隨著白煙從鍋裡湧上,何靜看也不看,將手伸向身後的桌上,拿起一疊切成粗絲過好油的牛肉,果斷的下進鍋裡。

〝唰〞的一聲,鐵鍋的溫度燙的肉香嗆辣四溢,她開始晃動鍋子,快速的翻炒,連著一連串的動作,米酒、醬油、糖、胡椒粉、半勺燉湯,拌勻了又將手向後一伸,拿起另一疊燙好了的白蘿蔔絲入鍋,開上大火繼續翻炒,一邊加了幾滴香油後馬上關火,再將調味料架上的黑醋從鍋邊淋了一圈。

白絲炒肉,何靜的拿手菜之一,她還記得第一次炒這道菜的那晚……

「靜,我想……我們可以換個大一點的地方住,畢竟大東國小了,總不能長大還讓他跟我們睡在一個房裡吧!」

今天三菜一湯,何靜帶著手套正要將湯放上桌,緯帆的話讓她差點將湯灑出來,要…搬家?

「哎!怎麼了,端著熱湯還心不在焉,燙到了沒?我去給妳拿燙傷藥!」

這時的緯帆對何靜,對這個家,還有一份關懷、熱忱、使命感,事業上成功的一關闖過一關,現有的一切都是他拼來的,雖然何靜不是,但為了這個家能更好,他希望能搬到新的地方。

也希望何靜能輕鬆點,公司的事已漸漸不讓她太有壓力,家務也能請人來做,緯帆知道何靜喜歡烹飪,有心要學所以也準備透過關係,請師父來家裡教,雖然想的有點遠,大東若是娶了老婆,房子大點也是好的!

「不用了……我…沒燙到,只是…只是…」

「不想搬?呵!呵!沒關係的,我老婆就是重感情,好吧!既然老婆不允許,就以後再說吧!」

是的,那時的緯帆很能瞭解何靜的心意……

但那時是那時!

「老婆,這道是什麼?」

緯帆夾起了桌上那盤看不太出來的新菜色!

白絲炒牛肉。

「嗶嗶嗶────嗶嗶嗶────」

定時的鬧鐘又響了,烤箱再度打開,蔬果香、香料醺,綜合著肋排的氣味,何靜將肋排放在一塊紋路漂亮的大木覘板上,灑上一叢叢鮮綠的茴香,邊邊放上幾個小碗,一碗有磨進一些中藥的胡椒粉,一碗酸甜的水果味蘸醬,一碗蕃茄莎莎。

三道菜上桌,何靜從碗櫃裡拿了兩個大深碗,其中一個她輕輕撈起滷汁裡的白菜鋪在底下,再將獅子頭一個個放入,倒些滷汁進去,灑上切細的蔥花,另一個她放上蒸香的竹葉,再將電鍋裡的用大湯匙輕輕鏟起,壓在竹葉上,也淋上幾匙滷汁,看起來油油亮亮!

何靜再度起了油鍋,爆香了辣椒片、蒜碎、小魚乾,加了燉湯裡的湯,接著將山蘇下鍋,大火快炒,最後,冰箱裡冰著的肌腱肉片,淋上了勾芡的滷汁。

湯菜都上了桌,大功告成!

何靜快速的將自己打扮得宜,將燈光調暗,點了兩根蠟燭,擺好了碗筷,酒杯裡斟滿了高粱酒。

一陣鑰匙的開門聲。

門打開了!

「倩…妳、妳會在這裡?」

「你在說什麼吶?我是何靜!」

「到最後…我還是比不上那個女人?」何靜歎了口氣!

「但我還是想說,歡迎回來!」

也許是燈光太暗,也許是太擔心,何靜的臉龐散發著光彩,像年輕了幾十年,讓緯帆一時認錯,畢竟兩個女人確實很像。

何靜拉著他殷勤的將拖鞋準備好,替他脫下外套,拉鬆了領帶,三年了,這些動作何靜一點也沒有生疏,就彷彿昨天、前年、大前年,從未停止似的。

看得出來何靜很開心,緯帆卻不太自然,當然!許久沒有人替他做這些事是原因,但其實,是因為他愧疚,這個陪他歷經了風風雨雨的女人,直到現在還守著這個家,感動嗎??

確實感動,看著何靜的臉,他又想起了古倩。

緯帆坐了下來,有多久沒吃到何靜煮的菜了,兩、三年吧!嗯……是三年,古倩失蹤前才跟他要同居三年的禮物。

大木覘板上放著整塊烤的金紅金紅的夏威夷烤肋排。

橢圓盤上擺著酥炸肥腸,用切的極細的高麗菜絲鋪墊,一旁還有用來配著吃的
醋醃黃瓜片。

一大盤切的薄透的牛腱肉,色彩繽紛!

兩個大深碗一個盛著獅子頭,另一個盛著兩團用稻草綁起的半圓形肉塊,雖然形狀不對勁,但應該是東坡肉吧!

一道炒的油亮的小魚乾炒山蘇,還有一道平常的不起眼的白蘿蔔絲炒牛肉。

何靜添了一碗白飯,緯帆的筷子正伸到白蘿蔔絲炒牛肉那道菜裡,何靜的手在發抖……

「靜……味道一樣阿!我還記得,我唯一提過要搬家的那次,妳炒了這道菜,我說,這道菜的味道,很像我們家,看著白蘿蔔低調、樸實,吃起來卻甘甜,牛肉絲韌性有嚼頭,又香又辣,就像我們家,樸實的生活甘甜的過,面對強的對手我們有韌性,也無所畏懼!」

〝哐噹〞何靜手裡的碗掉在地上。

「怎麼了?」

緯帆早就有心理準備會有這種場面,他扶著何靜坐下。

何靜以為自己的淚早就流光了,但是他還記得這道菜,他還記得!古倩,要是妳還活著,我會大聲的告訴妳,即便妳得到了緯帆,但他的心裡始終有我阿!

可惜妳已經死了!

「好了!別哭了!吃吧!」

緯帆夾起東坡肉,蒸透蒸爛的東坡肉,被筷子一挾就開了,何靜看著緯帆就要將肉送進口中……

「不行!!!!!」

筷子被撥在地上,何靜一臉驚恐,緯帆一頭霧水……

何靜全身緊繃,手心冒汗,她想起昨天無限公司送貨來,打開包裝的那一霎那,她居然笑了,她想起那樣的自己,還有包裝裡的東西,那個場景,那個氣氛簡直讓她想吐。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嘔…………」

她衝進廁所狂嘔了起來,到底怎麼回事,緯帆跟進去,輕拍何靜的背部!何靜突然轉過頭瞪著緯帆!

「是你!!是你的錯,不是我!!!」

何靜眼裡充滿了血絲,惡狠狠的眼神看得緯帆心裡發毛,何靜回到餐桌上……

「我……殺了古倩!」

她抓起酥炸肥腸。

「這……是她的腸子……」摔碎在地上……

東坡肉。

「這……是她的乳房……」摔碎在地上……

牛腱。

「這……是她的肌腱……」摔碎在地上……

獅子頭

「這……是她的屁股肉……」摔碎在地上……

她用力拿起夏威夷烤肋排

「這……是她的肋骨……」摔在地上……

何靜停了下來,緯帆的臉蒼白的幾乎沒有血色,只看她顫抖的手,掀起了那湯的鍋蓋,一顆熟透肉爛的人頭在裡面靜靜的浮著!

「這……是她的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何靜瘋狂大笑,指甲毫不猶豫的狠抓自己的臉皮,一條條的血痕汨汨的流出鮮紅的血!

「這………是她的……臉皮……」

何靜抓起原本附在肋排旁的刀,刮花的臉,面目猙獰的看著緯帆,嘴角裂開了笑意,抽搐著!

緯帆在驚恐之中反應了過來,跑向陽台,背脊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連你……也是她的!!!!!!!!!!!!!!!!!!」

鮮紅的血,噴濺在嫣紅的秋海棠上……

▲▲▲▲▲▲▲▲▲▲▲▲▲▲▲▲▲▲▲▲▲▲▲▲▲▲▲▲▲▲▲▲▲▲▲▲▲▲▲▲▲▲▲▲▲▲▲▲▲▲▲▲▲▲▲▲▲

兩年後……

秋色蕭蕭,古倩的墳前,站著兩個男人,大東將手上的花放在墓碑前,良久不發一語。

“嘟…嘟…嘟…”

另一個男人接起電話。

「沒問題!我們馬上過去!」

「大東,古同被放出來了!律師說,他們找到當初失蹤案的主謀了!」

這個男人高大消瘦,像個從地獄裡爬出來的骷髏兵。

大東抬起頭來,兩年前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一件件都歷歷在目,爺爺在公司九樓被射殺,排骨把大東在那一陣混亂中救了出來,卻也失去了古倩,排骨帶著他躲避無限集團的追殺,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回家,卻發現父母也死在家中。

這段時間他暗中追尋一切有關無限集團的資訊,改名換姓成功進入了集團的生化研究部門,到現在,最後一件讓他分心的事總算結束,古同出來後他將一步步毀掉這個讓他家破人亡的集團,第一個就是那個業務。

他轉過身,排骨跟在後面,兩人的影子被清晨斜射的署光拉長,離開了埋葬大東三個至親的地方,彷彿不再回來........



謝謝一直來持續觀看本篇小說的眾讀者們,"無妝"在此要告一段落了,雖然我自己認為還有很多進步空間,但我很開心可以把它完整的PO完,接下來要繼續努力完成其他作品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5 02:30 , Processed in 0.135963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