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茶樓說書-第八筆

[短篇小說] 茶樓說書-第八筆

查看: 2310
9九說書人
發表於 2015-4-15 16:29:54 |訂閱他
茶樓說書-第八筆
大霖鎮裡有家羅家麵館,羅家麵館不大,總共也才五張桌子,每張能擠4人。麵館裡只賣一種麵,且一日只賣50碗。好吃否?看看午時未到,就有十幾人站在門口排隊,就知道。那麵呀,簡簡單單,好大一碗,只要三文錢。白湯、白麵是底,上面鋪著時蔬,時蔬上頭淋了肉醬,一上桌,先聞肉香,再撥開青菜,陣陣香味勾的人胃都開啦。

可惜,自羅婆子死後,羅家麵館的生意大不如前,明明看起來差不多,該有的料半分也沒少,但就是少了那味,要說是什麼味,就連最厲害的饕客也說不上來。大家都嘆道,羅婆子的麵怕是要失傳,那滋味,唉~只能回味。

只有兩個人不這麼想,一個當然是正苦心鑽研如何重現風味的羅家獨子,羅茂;另一個便是他的妻子,羅氏。

羅氏挺著肚子,端著魚湯,到了廚房。羅茂正在剁肉,見是羅氏,眉眼溫柔地責怪她不該到廚房,免得驚了胎氣。他放下刀,去一邊淨了手,接過碗,牽著妻子守到外邊坐下。將魚湯放在桌上後,羅茂貼著羅氏的肚皮,閉上眼睛,羅氏心疼地撫過羅茂的頭,撫摸他為了重現婆婆的麵而消瘦的面容。兩人默默不語,卻勝似千言萬語。

羅茂闔眼想著湯底,想麵館的生意,這樣下去,怕得收起,到時他可怎麼養活羅氏和他們的孩子,想著想著便想到,羅婆子的死。對外,羅茂都說羅婆子不小心噎死,就連羅氏也不知真相,只因,羅婆子死的太邪門了!

那日麵館公休,羅婆子從廟寺回來,直呼累,吩咐羅氏晚飯做好,再去叫她,說完便回房。飯做好,羅氏敲門數次,沒人應聲,又不好回去先開飯,便要推門進去。沒想,門從裡邊被栓上,羅氏本能覺得不對,忙叫羅茂來。羅茂先是大拍門板,一樣,房裡一片靜寂,於是他破窗而入。只見羅婆子平躺在床上,一口偌大的甕罩在頭上,雙手自然放在身體兩側,像是在睡覺,惟那肚子大得駭人。那甕子羅茂記得,是娘熬湯用的。他趕緊上前將甕子拿開,一看,嚇得連連後退,急喚羅氏不要進來。只見羅婆子眼珠上吊,不見黑仁,嘴裡塞滿湯料,撐的臉都變形,像是在碰一下便會整個爆開……

好端端的,甕怎麼會罩在羅婆子頭上?更奇怪的是,羅婆子的衣服、床上皆是乾乾淨淨…羅茂閉目不言,眉頭緊皺,羅氏看了心疼,開口勸慰,「娘縱使不在人世,你與她骨肉相連,她是知道的,定然也不希望你如此操勞。」羅茂點頭,將羅氏的話聽進,今日提早就寢。然,躺在床上,不得眠。他強迫自己闔眼入睡,不要去想,可,麵館、羅婆子的死、熬湯的甕、客人的臉、羅氏、骨肉、骨…卻不停地在腦中打轉,「啊!」忽而他想通了什麼,從床上坐起,披上衣服,小聲地開門出去。

吩咐羅氏別進廚房,免得腥羶後,一連幾天,羅茂都窩在廚房熬湯,好容易湯熬好,新做了碗麵,一嘗,有幾分相似,卻還是不夠。大抵是骨頭不夠新鮮吧!正思考著,羅氏推門而入,見著裡邊的景象,嚇得跌跤,一攤血從身下流出…孩子沒保住,羅氏也因大量失血,當晚便去了。

接連兩人死亡,怪讓人毛的,鎮上的人都不敢去吃麵,羅家麵館因而歇業。

一個月後,一股香味傳遍大霖鎮,鎮民們嗅著鼻子,隨著香氣,找到了源頭,是羅家麵館!羅家麵館又開張了! 人人爭相入內,據說這麵嘗起來比羅婆子做的好吃百倍,有沒有這麼誇張?可能你得親自去羅家麵館一嘗了,不過即使去了也未必吃得著。你說,那就早點去排隊。即使早點去排,可能也吃不著,因為那些進去吃麵的人一次都要來上好多碗,等到你要進門時,只有一張紅色大字,貼在門上,「售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5 10:31 , Processed in 0.161233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