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DAY2

[短篇小說] DAY2

查看: 2894
9九說書人
發表於 2015-4-8 23:16:11 |訂閱他
DAY2

「珍珍珍珍珍妃、娘娘…,冤有頭債有主,奴、奴才與你無干無系…嗚嗚……」我抱頭蹲在地上發抖,不敢張眼。前些日子幫乾爹抄寫的經書,一實竟嚇忘了,一句都記不起來,只好心裡直念救苦救難觀世音、南無阿彌陀等字咒,希望有用…

顯然沒用。女人的嗓音,悠悠地從上飄來。「主?我如何扳倒那個主,而今竟只有你這奴才瞧得見我,呵…」

女人的聲音忽而在左,忽而在右,飄飄蕩蕩。我蓋住耳朵,加緊念咒的速度,一會,感覺沒動靜了,睜眼偷看,沒人…沒鬼。爬起身子,拍拍胸口,「呼~」抬頭時,正好面著她。

「啊!!!!!」我被嚇得幾乎尿流,復蹲在地上,雙手合十,一個勁地直抖。

「起來!別讓我說第二次,起」

我忙站起,但眼還是不敢看她。

「為何不敢看我?」

因為你是鬼…這話是斷斷不能說,「…乾爹說了奴才不能衝撞貴人,貴人在前,是天,奴才的眼只配看著自己鞋前一寸之地。」

「哼,還說了些什麼?」

「做奴才要眼耳心都到,又要眼耳心都不到。」

「倒是有意思,說說。」

「眼耳心都到,是伺候貴人時,得要在貴人想到前就做好。眼耳心不到,是伺候時,彷若你不在貴人旁,讓人感覺不到。」

女人聽了不語,良久才又問到,「那口呢?」

「進了宮,嘴巴就得牢牢閉上,就當沒這玩意。」

「那你跟我說這般多,是忘了做奴才的道理?還是因為…我死了就不是貴人了?」女人的話語到最後尖利起來,像拿著鑿子往耳朵裡鑿。

難怪,乾爹總說伴君如務農,都是靠天吃飯呀!

我急忙跪下,奇的是,在這言語往復間,竟生不起害怕,反倒有些親近。

「起來吧,你不怕我了。」

似是喟嘆,「若非你乾爹,你這性子在宮裡如何得活?」

我咧嘴傻笑,這是大真話。乾爹於我,那是頂頂好。

「笨人進不來,太聰明的人又死得早,最後,反似你這般的活了。做人難,做鬼豈又是易事,呵呵…」女人的低笑迴盪。

在她死後,我曾問過乾爹,娘娘是個怎樣的人。乾爹只說了八字,“姿才雙全,貪快誤事”,便要我往後都別再提起這人。

我抬起頭,眼前卻不見了她的身影,僅有幾片落下的葉子被輕風捲起,翻了幾滾,復又落在地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3 19:40 , Processed in 0.164266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