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無妝 一

[獵奇血腥] 無妝 一

查看: 2623
FightsFish
發表於 2015-3-3 06:49:44 |訂閱他
好久沒有寫小說上來了,但之前有人見意我可以寫一篇跟"畫皮"類似的小說,為了不想拖稿,所以我寫完了才決定po上來,就請大家指教囉!

無妝 一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保持美麗,更是女人爭相追逐的目標!

凝彩系列,修護、保養、底妝一次完成。

換一張臉,換一份心情,為您打造完美素顏

讓您都認不出自己   的美麗。



亞馬遜河的叢林裡,有一種奇特的蕨類,它們生長在死亡的動物身上,鋸齒狀的葉片厚實而狹長,呈螢光綠的色澤,葉片底下的孢子囊有一般孢子的十倍大,溫潤粉白的質地像珍珠,並且非常輕盈。

這些孢子每年的九月份才會熟成,並且只生長一次,要待隔年九月才會再出現,而孢子擠破後會濺出粉紅色的粉狀物,這種液體對創口復原,有著非比尋常的療效。

很多原始部落都會利用這蕨類的孢子來製藥,他們稱這種蕨類為古多瑪亞譯為血蕨。

這眾多部落的其中一族,有一套詭異而令人背脊發涼的傳統,這是一支母系制度的部落,他們認為族裡的女孩子,從出生算起,在血蕨孢子孵出第20 次的時候,是女孩子最美,最漂亮的一年。

這個部落女孩子的成年禮,就是在每年血蕨孢子生產的九月份,盡可能多的去採集。

她們會把採集回來的血蕨孢子,放在一個粗糙的大木臼裡,搗爛!

然後再把這種液體敷在臉上,血蕨孢子雖然對創口的療養非常有用,但如果塗在非創口的地方,皮膚就會階段性的,逐漸剝落,剝落下來的臉皮,並不會因為離開人體而壞死,反而更具彈性與光澤。

族裡的長老們都是女性,也等同於祭司,扮演著神跟族人溝通的橋樑,她們深信神只看得見面貌姣好的少女,所以她們會將臉皮保存,每天更換不同的臉皮。

也只有這些長老有資格擁有這些年輕漂亮的臉皮。

▲▲▲▲▲▲▲▲▲▲▲▲▲▲▲▲▲▲▲▲▲▲▲▲▲▲▲▲▲▲▲▲▲▲▲▲▲▲▲▲▲▲▲▲▲▲▲▲▲

快速爐上的火燄猛烈的噴發,豔黃的火舌不斷在黑鐵鍋底下竄動,不一會兒鍋圍被燒的微微泛白,騰起一絲絲白煙,師傅面色不改,任由斗大的汗珠滑下臉側,揮舞著握緊的炒勺,開始爆香。

無妝 一

古同在師傅身後的大不銹鋼桌上配料,一邊瞄著插單架上,塞滿滿的黃色新單,手裡也不閒著,桌面下的臥式冰箱被他開開關關,一下抓海鮮,一下抓牛肉,腦袋裡還在盤算先後順序、份量多寡。

炒料全都分好放在塑膠盤上,依先來後到擺得整整齊齊!

這應該是最後一批客人了,古同想著,可以準備收拾了。

他看著路上逐漸鬆散的路人,瞥見一個人,正好與對方的目光對視。

古同心裡頓時緊張了起來,對方騎在一台改的很葩,全車殼有當紅動漫少女的彩繪、雙載,後頭也跟了一輛彩繪車,畫的是銀魂裡的人物。

三個人都穿的流里流氣,銀魂彩繪車上的那傢伙把花襯衫穿的很寬鬆,扣子還解到第三顆,是個很瘦很瘦的人,瘦到皮膚都貼在一條條肋骨上,胸口還有大範圍用來嚇唬人的刺青,從古同的方向跟角度,看不出來刺的是什麼圖案。

他們一邊看著手機,一邊往他的方向看,像是在確認什麼。

古同非常明白他們在確認的是什麼。

是長相!

「師傅對不起,我要先落跑了!」古同停下所有動作拋下這句話,一溜煙就消失了!

「阿?你說什麼?」師傅在炒台前忙得熱火朝天,一回頭古同就不見了,只聽到對街有三個人在往快炒店這大喊!

「幹!麥造!」

快炒店在騎樓下,只留了一條窄窄的通道讓人通行,古同就從通道溜走,轉進後面的小巷子,雙載的那兩個人立刻下車追,肋骨男則騎著車打算繞到巷子的另一頭去堵人。

不能被抓到!

古同拼了命的跑,後面不時傳來的叫囂聲,提醒著他,被抓到,就不是口頭上叫他還錢這麼簡單了,同時心裡也有點納悶,這次怎麼不是大頭來找他,難不成黑道討債的還有分區輪調這種制度嗎?

逃跑是一件講究各方面綜合實力的差事,其中又以臨時逃跑的難度最高,在沒有準備的情形下要能成功逃脫,除了技術、體力、反應外,最最最重要的,就是運氣。

可惜古同從來都缺少這項實力。

在這場激烈的拉鋸戰中,只要一個摔跤就是前功盡棄,臨時逃跑的業餘兔子,怎麼能逃出受過專業訓練的三頭獵豹的掌心,雙方你追我跑的戲碼上演近十幾分鐘,就在一個垃圾袋的阻擾下落幕了!

追在古同身後的兩個人一前一後擋住他。

「很能跑嘛?再跑阿!」其中一個氣喘吁吁的說。

「運氣不好就少跟人家賭那麼大,連逃跑都會被垃圾袋絆倒。」

不遠處傳來摩托車隆隆的引擎聲,看來第三個也到了。

坐在車上時看不出來,沒想到一下車肋骨男的個頭看起來好高大,足足高了古同一個頭,加上消瘦的臉頰,深陷的眼窩,精瘦的身形,簡直就像從地獄走出來的骷髏兵一樣。

無妝 一

肋骨男一下車就扎扎實實的一腳踹在古同的胸口,痛的古同蹲了下去。

「給我拉起來!」

「讓你猜猜看我會打那裡,猜中就不打你!」

古同被架起來,剛才胸口的一腳讓他還喘不上氣。

「肚…肚子…」

尾音未落,一顆門牙從他的嘴裡帶上一點血絲飛射而出。

「猜錯,再來!」

「下……阿…」古同發疼的左臉頰,讓他無法標準的說出下巴。

「猜錯了。」灌進腹部的拳頭發出一聲悶哼,五臟皆震!

「嗚……肋骨…」

這一拳還是腹部!古同覺得自己快吐了!

「我很想知道肋骨斷掉會怎樣耶!」肋骨男嘿嘿笑著!

劈咧……古同痛的無法喊叫,肚子稍有用力就快不能呼吸。

又硬又重的拳頭,加上他特別突出的骨節,猛烈的打在古同瘦弱的身子上,彷彿不需要帶著手指虎,就能發揮同樣的效果。

數十拳下來,古同沒猜對一次,本來人家就是在耍他,只是既然被逮到,如果不付和一下恐怕會更慘。

忽然,肋骨男雙掌猛力拍在古同的左右頭側,耳窩裡立刻迴響著嗡嗡聲,單方面的毆打暫時停了下來,暈眩感卻始終揮之不去。

「排骨,好了啦!再打下去變白痴怎麼辦?」

肋骨男瞪了那發話的人一眼,正起勁呢!

「知道了!帶回去吧!」

黑色布條被解開的那一刻,日光燈竟那麼的刺眼,古同坐在一張木椅上,沒有被綁起來,只是不久前那一陣毆打的痛,還殘留在他的神經裡。

這是一間普通的辦公室,前面一張辦公桌後,是一張背對著古同的董事長椅,明顯有人坐在那,能看到椅子右邊的扶手上,靠著一隻挾著雪茄的手,雪茄奇異獨特的香味充斥在整個空間。

那個叫排骨的男人,畢恭畢敬的站在董事長椅的左邊,這一次古同看清楚他的刺青了,一雙森白交叉,握拳的手骨。

追他的另外兩個人,則一左一右站在他旁邊。

「古同小弟弟,知道大頭的老大是誰嗎?」坐在董事長椅子上的人,抽了一口雪茄,說話!

大頭的老大,叫金駁鍊,據說是因為很有錢!據說口頭禪是有錢好辦事!

「知、知道!」

「那你是看不起金駁鍊這個名號?」恐嚇的前奏。

「我不敢阿!金老大!就真的手頭緊,您再給我一個禮拜,我領薪水先還一些給您,不!五天、五天我能湊到一筆錢!」

古同只差沒跪下了。

「你不要怕,我真要是那麼不講理,你早就被挖的空空的了,只是阿!人家說有借有還嘛!你不能準時還錢,我總要跟你討個說法,還是…你不打算還?」

白煙冉冉上升,對話外的三個人,沒有動作,古同卻倍感壓力!

「我一定會還,一定!」

「好!就等你這句話,有這個心很重要,我想了個好辦法幫你。」

!!!

這麼好?不不不!肯定不是好事,古同把才到嘴邊的那句「什麼辦法?」給吞了回去!

「排骨,把東西拿出來!」

排骨抱起一箱音箱大小的紙箱,走過來時裡面還發出玻璃瓶碰撞的聲音,排骨把紙箱重重的丟在古同的大腿上,椅子後的人聽到聲音,擔心東西被碰壞!

「排骨阿!哩麻卡輕咧!就貴耶!」

古同只擔心他深陷的眼窩什麼時候會冒出藍色的火焰。

紙箱裡有三十幾組四罐一套的玻璃瓶子,古同拿起一瓶來看,流線型的瓶身很有設計感,頭部側邊有個小孔,以垂直按壓式來取用,裡面的液體就會從小孔擠出。

古同壓了一下在手心裡,一小球質的比鮮奶油細緻的粉紅色乳狀物,瞬間散發出了一股血腥味!

還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嗅覺有問題的古同,打算再次確認這股味道時,血腥味隨即消失無蹤,由一股靜謐而清淡的迷人花香取代了,這花香好聞到古同立馬就忘記要確認剛才的血腥味是哪來的!

「古同小弟弟,你有沒有聽過,女人的錢最好賺這句話?」

古同一時間抓不到重點。

「你手裡的,是一組一千五的保養品,能賣到多高看你的本事,總之這一箱你能賣完,你欠我的錢就既往不咎,喜歡的話,我還能繼續給你提供貨源,畢竟有錢好辦事嘛!」椅子後的人不懷好意,嘿嘿笑著!

不知道是不是乳液的香味,讓古同此刻有點飄飄然,但總之古同是答應了,然後他又被綁上黑色布條,等再次重見光明時,他已經回到快炒店的門口了。

「死嚶仔,嘩造就造,放您北一個人操厚死喔!」

師傅一個巴掌從古同的後腦勺揮下去,古同喃喃自語了一句!

「黑道什麼時候改賣保養品了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3 14:48 , Processed in 0.145320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