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病精神——Case 001

[獵奇血腥] 病精神——Case 001

查看: 1144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12-11 15:06:01 |訂閱他
病精神——Case 001

無窮無盡的黑色鋼鐵長廊終有盡頭,士兵四處倒地,赤紅色的液體飛濺似地噴滿牆壁與地面。我拖著滿身鮮血,虛脫無力的隊長蹣跚向前,需要他的眼角膜打開最後一扇門,十分鐘前他對我說:「到此為止,真自大!憑你一人能做甚麼?」

五分鐘前,五十名手下倒地時,他對我說:「怪物…果然是『她』的同類,你果然也是怪物!去死吧!!」

現在我腳邊只傳來些許混雜血腥的呢喃:「…放過我…求求你…放了…我…」

「『她』當初也是如此哀求,你們放過她了嗎?」

一把抓起隊長後頸,逼他睜開雙眼,嗶——認證失敗,請重新掃描眼角膜。

乾涸的黑色血液凝在隊長的眼窩四周,擋住眼球中央,使得機器失靈。

強迫隊長面對我,我蹲下,緩緩吐出:「眼.睛.睜.大。」

「呵、呵呵哈哈!你能拿我怎麼樣?大不了殺了我!無論如何你是開不了這扇門…等援軍一來,你再厲害也插翅難逃…精神力者也是人…你能撐多久?你有多少體力?你有多少能耐?哈哈哈哈哈…」

他完全瘋了,癱軟無力傻笑,看見同袍一個個血濺倒地,四處都是臟器黑血,他完全崩潰。

「給你最後機會,開門。」

「呸!」他用力吐出血水,染血的白色牙齒彈了出來,噴上我的臉,我放開他。

「呵呵呵呵呵呵!怪物!能耐我何?你死定了,再求饒都沒用,等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指尖戳入他的眼窩,使勁往柔軟的眼球挖,血液伴隨痛苦哀號猛烈襲擊我的視覺:「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快住手!!」

緩緩拉出白色眼球,後面連接視覺的神經叢呈現粉紅色,富含彈性,慢慢扯出眼球的同時發出「嗶嗶啵啵」的斷裂聲,神經肌肉群緩慢斷開,啪啪,血液從眼窩深處噴出,露出殘餘的紫色神經,鮮紅亮紫。

啪,我用力扯斷最後一根神經,他痛苦倒地,瘋狂哀號,精神與肉體的衝擊讓他劇烈嘔吐,綠色的膽汁噴灑鋼鐵地面。

「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嘔…嘔!你…這個惡魔…你會不得好死…我詛咒你…在地獄腐爛吧!」

「我早已身處地獄。」

眼球放上牆上的儀器,嗶——請重新掃描,並將雙眼對齊焦距。

我回頭:「看來有人要先到地獄等我。」

他摀著左眼,渾身發抖,口水四溢:「不要…不要過來…!畜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門應聲大開,眼前是巨大的房間,一條長道連結房間中央的平台,下面是數百公尺的落差,可以看見最底部的核融合機具,內部強烈光輝射出圓滑的透明外殼,曾幾何時人類夢想抓住太陽,現在已成歷史。

兩顆眼珠留在裝置上,我步出鋼鐵長廊。

走上長道,往中央平台前進,我摸摸肋骨,恢復了,可是體重幾乎到達正常值,再受傷下去可沒有肉跟蛋白質能療傷,20公斤的牛肉早就消耗完畢。

圓形的平台大小約三百平方公尺,浮空的設計全仰賴電磁力場的強大能源支撐,平台中央只有一個男人,他面無表情,一身白袍,簡短的髮梢透露出他對工作效率的堅持,30歲,身高180,東方人,智商超過192,諾貝爾得主,他的名字是——鍊界慎之。

他緩緩開口,科學家的語調與神父般的神聖刺激我的耳膜:「黑色連帽大衣,黑色手套,黑色長褲,黑色軍鞋,白髮赤眼,你好啊,夜真井征神。」

鍊界慎之,把『她』交給我。」

他微笑:「交給你?憑甚麼?」

「你完全不知道『她』的能耐,或許你認為能控制太陽是神的行為,但是聽好,『她』不是太陽那種可愛的存在——某種程度的永動機,就在『她」體內。

「不知道『她』能耐的人是誰?你可知道『她』的存在將改變人類對宇宙的想法,甚至改變人對神的敬畏——有了『她』,我們就是神!放棄神的力量不是科學家的行為,你不肯為了人類文明冒險嗎?你要為了所謂的道德放棄繁榮的未來嗎?

「如果人類還沒準備好,當然。」

「冠冕堂皇的話去對被你虐殺的士兵說吧,你不過是個殺人犯,看看你身上沾滿多少鮮血?」

「我是殺人犯,但你不是,恢復理智,你不想殺人,不想毀了人類文明。」

「不,我一直都是膽小鬼,但不再是了!在劃時代的關鍵時刻之前,所有道德約束都是累贅,想想看,殺小生多,犧牲些許道德,接下來的世界沒有痛苦也沒有偏見,再也不需要拚死工作,所有人都一樣,只為享樂存活——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碰觸烏托邦的可能性,就近在咫尺!

「神的力量需要神的智慧,人類還太年輕,無法相信。」

他瞇眼:「哼…有趣,你相信過任何人嗎?」

「沒有。」

「自私,像你這樣自私的存在永遠不會理解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豪情壯志,你擁有動搖國本的精神力,卻用在幫助遭到強暴女孩的心靈療程,你沒有朋友,呵,當然,你害怕人群,不敢與人交談,甚至連運用精神力搶奪都不敢,你只是個弱小個體,恰好拿到名為『精神力』的利刃——死守所有準則,不加以善用,這種自私基因根本不該存在。

「把『她』交給我,你很清楚一旦無法駕馭『她』,眼前就不是繁榮,是石器時代的第二開端。」

「哼,好,想要『她』是嗎?」他拿出一個小型的透明薄板,手指戳幾下板面,四周發出氣體噴發與蒸發的嘶嘶聲,平台中央的地面突然隆起,透明的大型冷凍管升起,四周氣溫猛然下降,白色煙霧四起,是氮氣。

冷凍管中——「她」閉眼沉睡,宛如永眠水晶棺柩。

「你對『她』做了甚麼?」

「我同情你,身負重傷殺光所有士兵,最後到達這裡,卻甚麼也做不到,無能。別難過,因為接下來你能看見人類歷史上最關鍵的一刻,『她』將成為『神』!」

冰冷靈柩緩緩開起,『她』睜開雙眼,眼神,不再是我熟識的她。


—一個月前—

打開房門,我撲上沙發就是猛睡,身上的黑色連帽大衣還沒脫,過度疲憊無法思考,就這樣一覺到天亮。

「征神,征神喲,昨晚到哪去?把妾身獨自丟在家,汝好個男人!」

我從沙發起身,脫大衣,脫長褲,脫襪子,脫手套,能脫都脫:「玫兒(Rozy),我去處理連續殺人犯狄克森,昨晚不是告訴妳了嗎?」

「所以呢?妾身就活該獨守空閨,活該讓汝冷落?」

我拉開窗簾,讓陽光灑落玫兒:「這樣開心點沒?」

「汝當妾身甚麼人?開個窗簾灑灑陽光就想敷衍妾身,汝好個男人!」

我拿起旁邊的灑水器噴噴她:「妳不是人,是玫瑰花。」

玫兒是一盆玫瑰花,之前住戶的盆栽,離開時沒帶走,我入住後就接手照顧,她很古典,說話不是妾身就是汝,很像叼著菸,身穿露肩和服的吉原藝妓。

不過她是玫瑰花,而我在跟玫瑰花對話。

「愚!不要岔開話題,也不要認為噴幾下水妾身就會氣消!」

我補噴兩下,她還是氣呼呼。

然後我才注意到桌上的報紙,上頭斗大的標題跟照片——是失蹤人口,女孩子,16歲,令我在意的不是內容,是篇幅,完全佔滿整張版面,誰會為了失蹤人口大費周章?

當時我閃過一個想法——有人在追捕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5 08:23 , Processed in 0.147631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