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這大概跟刀劍神域GGO沒什麼關係6

[輕小說] 這大概跟刀劍神域GGO沒什麼關係6

查看: 1462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12-4 14:41:20 |訂閱他
這大概跟刀劍神域GGO沒什麼關係6
「呼呼…呼…」抱著黑卡蒂,詩乃一路跑向廢墟都市,好幾次差點被不平的路面絆倒,不時回頭:「奇怪…從剛才就不見人影…難道是沒跟上嗎?不行,要是他回去處決剛才的玩家…」

黑色身影突現,纏繃帶的手從詩乃左方襲來!

被撅住脖子,背部撞牆,詩乃頓時失去力氣抵抗:「嗚!放開我…!」黑卡蒂掉落地面,無力幫助自己的主人。

血紅眼的金屬骷髏凝視眼前的纖細少女,另一手貼上她因為缺氧而脹紅的臉頰,撫摸磨蹭。白色的氣體從白色牙縫噴出,彷彿宣示主權,為征服詩乃而愉悅。

意識逐漸模糊,即使是遊戲也能體會缺氧窒息的無助與恐慌,宛如一條蟒蛇纏繞身體,無法逃脫,每一次掙扎都失去意義,她閉上雙眼心想:「沃卡…如果是你…會怎麼做?」

白色的聲音:「CQC中基本的基本,別說妳忘了。」

「我沒忘…你教我的一切…都記得…」

詩乃盡力呼吸,讓肺充滿氧氣、讓氧氣帶來能量、讓能量注入肌群,她緊握右手,回想過去的身體記憶,讓回憶主導身體,就像白髮的他就在身邊,細心調整她每個動作——她揮出上鉤拳,直接命中死槍的下巴!

金屬骷髏受到衝擊後退好幾步,或許部分是因為出乎意料而卻步,不管了,詩乃心想,必須先離開。接著抱起地上的狙擊槍,頭也不回狂奔。



不知跑了多久,她停下腳步,躲在建築物二樓破碎的窗戶旁,激烈喘息,胸口上下起伏,一邊調整呼吸一邊向外探頭,期望對手追來,不,害怕對手發現自己的位置。

她環抱自己,環抱黑卡蒂,全身顫抖:「會死嗎…我會死嗎?好可怕…跟那個時候一樣…我不想死…!我該怎麼辦,沃卡,告訴我…」

她好疲憊,不知道從臉上的是汗是淚,好希望當初在身邊引導她、協助她、保護她、呵護她的那個身影再次出現,渴求再次聽見他沉穩的聲音,即使是幻聽,也無所謂。

沃卡,你在哪裡?救救我…

沒有回應,連幻聽也沒有,她擦乾臉上的透明液體,端詳四周,只有一面快倒的牆跟快塌的屋頂,不是理想的藏身地,她緩緩起身,看到遠方的高樓大廈,心想,好吧,就是那裏了。

咚!

詩乃腳步不穩,突然倒地,我太累了?絆到石頭?她正面倒地,連指尖最後一絲力氣也溜走,肩膀上有小小的子彈——麻痺彈。

為什麼?甚麼時候?在哪裡?

黑斗篷的金屬骷髏一步步走向少女,逃不掉了,誰能躲過死神?騙過死神?逃過死神?

她用盡力氣起身,卻發現無力得連呼吸都快中斷,動啊,快動啊!一切發生得太突然,恐懼,害怕,焦躁,不安,逃跑本能,這些事物完全佔據她的心思,眼下唯一的思緒只有移動身體,以及「不要」一詞。

紅眼骷髏站在同樓層十公尺外,舉起黑五星手槍,同樣的紅瞳卻捎來不同訊息,這次是死亡。

不要…不要!!

胸前劃十字,死槍完成一切儀式,只剩最後一步。

救救我…沃卡…!

扣下扳機,機械開始運作,槍機猛撞子彈尾部,引燃火藥,密閉空間中的猛烈爆炸逼迫金屬彈丸前進,射出子彈,發出聲響——碰!

那一刻,時間彷彿靜止,眼淚不再流動,詩乃心中出現一張臉——白髮紅眼。

「沃卡…請借我力量…」

啊啊,當然可以。



鏗!金屬與金屬碰撞的聲響貫穿天際,死槍停住動作,看著地上的彈殼,他知道自己確實開了槍,但詩乃的血量卻絲毫未減,他不解,詩乃更不解。

離死槍十公尺,我對手上的沙漠之鷹說:「做得好鷹眼.霍克愛,從現在開始升妳大佐。」

主人,感謝您的厚愛,這只是我的職責,雖然不討厭,但請不要過度溺愛我,會成習慣的…

死槍轉向我:「我的子彈…被你的子彈彈開?」

「多加練習狗都做得到。」

一瞬間他愣住,但馬上抓緊黑五星再次瞄準詩乃,我衝向詩乃,以霍克愛對準金屬骷髏頭部,他轉身側跳,改用狙擊槍對準我,閃得過——不,閃不得,詩乃會吃子彈。

我看見死槍的手指動作,卻沒有聲音,消音器?

麻痺,些許麻痺感爬上我的左上臂,像是被蠍子輕螫,麻麻頓頓——麻痺彈!

當機立斷,抽出突襲軍刀,我刺向左肩,猛力重擊刀柄,一擊、二擊!左臂應聲脫離!死槍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震撼,停頓動作——我衝上前,猛踢一腳,他摔出二樓邊緣,撞落地面,激起煙霧。

我審視詩乃,中了麻痺彈,抓起地上的黑卡蒂,手臂環繞她纖細的腰部,一路往外逃,瘋狂奔馳。

不能帶著詩乃討伐死槍,風險太大,失去一隻手臂危險性更高,必須等她恢復或者找尋藏身地。

「輓歌大人,您太亂來了,竟然切除手臂…!」

「不然妳要我怎麼辦?大叔可沒有全身麻痺被骷髏肛肛的興趣。不過亂來是真的,想不到遊戲中及時截肢有用。」

「要是沒用怎麼辦!真是的…那麼您打算怎麼做?一隻手可沒辦法護好詩乃喔?」

「幸好遊戲是遊戲,傷口不會感染也不會出血,不過幾條紅紅的構成線看起來有點噁。別擔心,左手只是輔助。」

「甚麼時候了別再開黃腔,您不是左撇子嗎?右手才是輔助吧?」

妳還不是很想開黃腔!

「大叔左右開弓可以的,不然小叔會歪一邊。」我停下腳步,不是疲憊,是有東西抓住目光——一輛三輪重機車停在一旁,我上前檢查,嗯,還能騎。

把詩乃放在後座,黑卡蒂也乖乖就位,真想替她們繫安全帶。我跨上車身,單手駕駛這種市面上少見的機車,不過比馬好騎多了,就這樣一路奔馳,往廢墟都市外移動。

「輓歌大人還好控制嗎?」

「芙蘭這絕對是史上最好玩的遊戲,可以騎機車的遊戲太霸氣了。」

「不…玩賽車遊戲不就得了?嘛,看您騎得這麼爽,看來是沒問題。也是呢,從自行車到直升機您都能自由操縱,即使是沒見過的載具只要給您時間,掌握不在話下。」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馬蹄聲?

黑斗篷骷髏騎著機械馬從後方追上,高舉狙擊槍射擊,我蛇行閃避:「死纏爛打會被討厭,還有你太瘦了,多吃點不然瘦得跟骷髏一樣。」

沒有回應,大叔搭訕骷髏再次失敗。

「甚麼時候了您還在開玩笑!」

「人要幽默比較快樂。」我看入後照鏡,詩乃似乎從麻痺中恢復,我說:「喂,那邊那個妳,介意幫大叔朝後面開幾槍嗎?」

沒有回應,她只是低頭緊抱黑卡蒂。

「詩乃小姐,麻煩往後面開幾槍好嗎?」

她突然低吼:「不行…我做不到…我打不中他!我根本不是甚麼狙擊手!我甚麼力量都沒有!」

詩乃的雙眼不再聚焦,臉上多了好幾份恐懼,甚至蒼白到猶如蠟像。我不斷加速,死槍窮追不捨,不用多久絕對會被追上,兩人座的重機速度超越不了四腳驅動。

「詩乃,我現在只有一隻手,沒辦法同時駕駛又射擊,如果妳想活下去,就得開槍,不需要擊中,搗亂死槍就好。跟妳交手過我很清楚,妳是狙擊手,沒有妳打不中的目標。」

「我…」

「妳的黑卡蒂也是這麼認為,她說:『我的主人要比某個大叔強多了!』」

「黑卡蒂…?」她輕撫槍身,架好黑卡蒂,朝向後方的金屬骷髏,做出標準狙擊姿態,調整呼吸,準備扣下扳機——她驚嘆:「不行…無法射擊?,為什麼?為什麼我的手指不聽使喚…?為什麼無法開槍!?」

不行了,詩乃根本無法作戰,她的精神在抗拒,手槍恐慌症正在介入她的意志。我把油門催到底,計算待會的空檔。

「詩乃,冷靜下來,專心一致,不要害怕,黑卡蒂會協助妳。」

「沒辦法…手指…不聽使喚…是我太弱…所以沃卡才會離開…都是因為我太軟弱!」

「他沒有丟下妳不管。」

「…唉!?」

加速到底,機車撞上斜躺的磚牆騰空飛起,我挺直腰桿,轉向後方,抓起背後的M200,輕拋槍身,單手上膛,再次輕拋,瞄準死槍腹部。

「委託我來找妳的人,就是沃卡。」

開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5 02:25 , Processed in 0.146342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