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這大概跟刀劍神域GGO沒什麼關係4

[輕小說] 這大概跟刀劍神域GGO沒什麼關係4

查看: 1075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11-24 15:14:51 |訂閱他

這大概跟刀劍神域GGO沒什麼關係4

連身帽,你跟桐人還有詩乃接觸過,沃卡是你當時用的名稱,不用想都知道你替他們解決SAO大部分的問題,可是為什麼你消失了?


「那個孩子…詩乃是怎麼了?她看起來不太…」


「穩定,是嗎?」桐人接續我的話。


我點頭。


「詩乃有恐慌症,她只要看見手槍就會陷入恐慌,沃卡曾經治癒她的心病,但是他消失後,詩乃再度陷入同樣的病症,不…甚至更嚴重,我想沃卡消失得太突然,詩乃一時之間無法適應吧。」


手槍恐慌症?PTSD?


「詩乃小時候被綁架過嗎?還是被槍威脅過?」


「不…關於這件事,她只有告訴過沃卡,我不知道她發生過甚麼事。」


連身帽你真是造孽。


「雖然暴露療法有些許效果,但我很擔心詩乃的狀況,所以陪同她進入遊戲,另外,警方也委託我調查死槍,輓歌你也是依照警方的要求辦事吧?國際刑警組織?」


不,是金髮御姐。


「不,不便公開。話說你告訴我這些情報沒問題嗎?」


「的確,詩乃一開始錯認你為死槍才會開火,但事實證明你不是,你跟他的用槍不同,而且也沒有傷害她的意思,我相信是能信賴的對象。」


「你是為了警方而調查死槍,詩乃呢?跟死槍有甚麼過節?」


桐人搖搖頭:「…不,不是這樣…詩乃她…是為了變強,才四處挑戰強者…」


相當不安定的心靈狀態呢。


「詩乃她相信只要自己變強,就能戰勝恐慌症…只要變強,沃卡一定會再次出現,再次與他並肩作戰…」


並肩作戰?連身帽?不可能,那個少年根本是獨行者。


有意思,我詢問:「連…沃卡跟詩乃並肩作戰過?」


「是啊,在遊戲中他們經常組隊攻略副本,詩乃的恐慌症也隨之好轉,沃卡能做到的事,或許對我來說還太難了,他彷彿能看穿人的思想,給人安心感。」


是嗎?連身帽是為了治療她才組隊,那就很合理。


我起身,拍拍風沙:「桐人,給你忠告,注意別讓任何人接近詩乃——真實世界的詩乃。


「甚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詩乃在遊戲中的時候千萬別讓任何人靠近她,特別是跟死槍對峙時。要嘛你就護好遊戲中的詩乃,不然就確保她真正的人生安全。」


「你…難道你知道死槍的殺人手法嗎!?」


「你很快也會破解,十分粗糙的手法,我要下線了,決賽再見。」


他起身:「等等,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Be out with it(說吧)。」


「明天的決賽,可以請你不要殺我跟詩乃嗎?在我抓到死槍之前就好,拜託你。」


「I will see what I can do(我盡力)。」


他笑了:「謝謝你!」一頭黑長髮笑起來像個女孩子——


YOOOOOOOOOOOOOOOO


兩人的身影越走越遠,詩乃回頭瞅了我一眼,那眼神跟過去的連身帽有幾分相似,那雙孤獨的眼眸。


Ψ


登出遊戲,我拿下頭盔,天啊,這麼晚了。我起身動動手腳,啊啊,玩個遊戲全身痠痛,我雙手倒立,收起左手,開始做伏地挺身。


左右手各做五十下,結束後到浴室沖澡,上床就寢。


第二天早上,我打電話到公司請假,心想距離決賽還有時間,我穿上外套,跑步到郊區的廢棄教堂,教堂高百公尺,是過去戰爭留下的殘骸。我助跑跳躍,抓住突出的瓦礫,開始攀爬教堂殘壁,幾十分鐘後抵達塔頂,口中吐出白煙,氣溫不到兩度。


啊,老回憶都透過身體回來了。


手機震動,不明來電,我接起:「喂?」


「輓歌大人您早,差不多該為決賽準備囉?」


「啊啊。」


Ψ


回到遊戲,進入決賽大廳等候,看著螢幕上顯示的對手名單,沒有死槍,哼,還知道不能這麼明目張膽,不算太蠢。但是除去我、桐人、詩乃三個人後還有27個嫌疑犯,想要燻出死槍不難,但是大叔很懶——全部解決吧。


「我會殺了你。」微小的聲音從後方出現。


我回頭,啊,是詩乃。


「桐人呢?」


詩乃在我面前的空位就坐,隨便點杯飲料,看都沒看我:「他晚點到。」


「大叔跟妳有仇嗎?」


「……」沒有回應。


如果我猜得沒錯,她大概看了我跟桐人對戰的實況,誤以為我是強者,想要殺了我,證明自己的強大。真是的,外行人也看得出來我沒有正面上桐人,砍斷他的手,奪走他的劍根本是無恥的戰法,根本不算戰勝桐人。


她怒咬吸管:「哼!每個人都一樣,自滿炫耀自己的武器!好像要昭告天下自己有多強,膚淺!」


我轉頭,嗯,好幾十名玩家把玩手中的武器,原來如此,戰前的心理戰,我不討厭。


她轉向我:「你也一樣,不要以為我會手下留情!用手槍擊中900公尺外的對手我也做得到,應該說很多玩家都做得到,別太得意,我絕對不會輸給你!」


我點頭。


「給我回答!」


「抱歉抱歉~我來遲了~小直說甚麼也要我吃完早飯…唉?難道我打斷你們的對話了嗎?」偽娘王子及時登場,救了大叔公主。


詩乃撇過頭:「……誰要跟這種人說話。」


我轉頭面向外側,好幾百人群聚的大廳,到處都有人在討論最有冠軍相的選手,突然也出現我的代號。


「輓歌嗎?不可能啦,那傢伙的主武器是M200耶,火力不強命中率也沒多高,根本沒人用,不換武器穩輸啦!」


「相較之下小桐就好多啦,又可愛又強悍,昨天會輸給輓歌根本是意外,外行人都看得出來他靠的是陰招,正面對上小桐根本沒勝算!」


「不對不對,小詩乃才是最棒的,好想被她猛烈的火力一槍貫穿我的心啊!」


「我想被砍,我要把全財產押在小桐身上!!」


不久後我們這桌就被盯上,一大群人圍著我們,基本上都是男性。


「小桐,可以跟妳握手嗎?」


「好啊~」這偽娘神賣萌。


「我、我想跟小詩乃握手!」


「不要,麻煩別來妨礙我集中精神。」


「啊啊啊~小詩乃好冷淡,可是好可愛!」


詩乃的猛瞪把他們都趕走,大部分是因為跟桐人握到手而心滿意足離開。我打開選單確認決賽規則。


嗯,30名玩家會被傳送到直徑十公里的戰場,戰場中央是廢棄都市,很好,我的主戰場。


詩乃盯著我:「喂,現在才在讀規則,你到底把決賽當成甚麼了?」


「遊戲。」


她憤怒咬牙,猛然起身,打翻飲料:「這不是遊戲!少瞧不起人了!」


桐人:「詩、詩乃,冷靜下來!」


「你到底把戰場當作甚麼了!?」


我起身,看入她的雙眼:「…你才是…把戰場當作甚麼了?真正的戰場不會有彈道預測線,沒有規則,無法預測,有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一旦死亡,可沒有復活選項。」


我離開座位,留下憤怒的詩乃讓桐人安撫。自己則朝武器攤位走去,隨便瀏覽裝備。


我不禁懷疑,連身帽你究竟對詩乃做過甚麼?重要到你一離開她便陷入無法自拔的恐慌跟不安定,那副表情就像——從戰場退回平民生活,心靈卻仍迴盪沙場的心疾士兵。


「…依存症候群?」我無意間說出這個詞,是嗎?詩乃對沃卡產生了依存症候群?


「3、2、1!比賽開始!!」


等我回過神,自己已經站在大峽谷山腰,嗯,比賽開始了。我往山頂前進,遠方不時出現微小的身影,但我在狙擊範圍外,他們不會開槍,我繼續攀爬。


「好了,就這裡吧。」


我坐在山頂附近視野較廣的區域,拿出背後的特改型M200,確認子彈,調整目鏡,打開保險,上膛,對準遠方趴在岩石後面的微小黑影。


想要阻止死槍殺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由我殺光所有玩家。


主人,我不行的,這麼遠的距離我沒辦法…放棄我吧主人…請使用更有威力、更加精準的武器吧!我知道自己是沒人用的破槍…不會怪主人的!


「戲言,狙擊手的工作不是選擇武器,是迎合武器的性能調整自己。威力?打中頭部都一樣。精準?不要搶了狙擊手的飯碗,精確擊中對手本來就是我們的工作,打不中不是妳的錯,是我不夠純熟。」


主人…


感受武器、感受機械、感受結構、感受每一個環節的每一顆粒子跟每一次的脈動。跟武器本身合而為一,讓武器成為自己的延伸知覺,像手、像腳又像眼的器官。傾聽武器本身的語言、配合武器的呼吸、和武器交談。


「大叔會配合妳,妳只要專心一致,正常表現就好,別擔心,沒甚麼好怕。」


是…!


呼吸變得極度緩慢,慢得跟槍體的脈動零誤差。扣下扳機,子彈貫穿空氣,貫穿腦袋,再次貫穿空氣。


選單上的死亡人數:1/30


「看吧,多簡單。」


主人、主人!我…剛剛那一槍!


啊?我看了看選單上的距離測定——六公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11:51 , Processed in 0.162369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