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這大概跟刀劍神域沒什麼關係10

[輕小說] 這大概跟刀劍神域沒什麼關係10

查看: 3360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10-27 00:44:48 |訂閱他

這大概跟刀劍神域沒什麼關係10


詩濃盯著我,面紅耳赤:「你、你是沃卡嗎…!?」


當機立斷,我抓起一旁的水桶就是往頭上蓋,混帳,忘了先倒掉水。好消息是裡面一條魚也沒有。


我濕身:「你認錯人了。」


我是水桶,我是水桶,我是水桶。


「你…你在做甚麼?為什麼要倒蓋水桶?」


「別在意。」


「沃卡…吶,你是沃卡對吧?那身黑色裝備跟沃卡一模一樣。」


出乎意料的背叛。


Ψ


詩濃坐在我對面的沙發,盯著我看,好像怕我隨時逃走。


可惡,坐立不安,好想拿甚麼東西遮住臉。


她摸摸頭髮開口:「沃卡…」


我打破沉默:「喝紅茶好嗎?」


「唉?嗯…不用麻煩了…」


我起身到廚房流理臺沏茶,對了,上次的海苔好像有剩,拿來黏臉似乎不錯。


打開海苔盒,高岡屋一片也不剩。


該死的失敗。


我拿著兩杯紅茶跟多拿滋先生回到桌邊,頭上有水桶,藍藍的水桶。


小忍對不起,下次再買多拿滋給妳。


「吶,沃卡你能不能把桶子拿下來?」


「駁回。」


「為什麼?」


「因為長得醜。」


「甚麼?明明一點都不醜!」她起身,雙手扣住我的水桶,用力想拿走。別亂來,被醜死我可幫不了妳。


我掙扎:「客套話就免了。」


「不是客套話,你到底對自己多沒自信哪!?」


掙扎失敗,詩濃不愧是詩濃,水桶被她拿走了。我絕對不會說是為了避免她全身貼到我身上才放開水桶,不,我絕對不會承認剛才差點碰到她的身體,不,一切都是浮雲,所以我絕對不會死在粉絲手上。


她把水桶放在腳邊,不讓我有機會拿走,她喝口紅茶:「沃卡…我有事想問你。」


我恢復鎮定:「等等,這是我家,由我先問。」


「嗯…嘛,好吧。」


「妳為什麼知道我家的位置?」


她指指坐在她頭頂的小銀月:「這個孩子帶我來的。」


出乎意料的背叛第二季!還有詩濃妳究竟是多容易被誘拐?


小銀月飄到我身邊,輕輕磨蹭我的臉,我輕抓起她:「You little traitor SOB.(妳這渾蛋小叛徒)」


詩濃有些汗顏:「沃卡…還真是出乎意料的激烈用詞呢。」


不愧是英語達人澤城美雪,這麼道地的用詞也精通。


小銀月盯著我盤中的甜食,我說:「甚麼?想吃草莓歐菲香?背叛了我還想蹭飯?」我拿起剩下的草莓歐菲香:「吃吧妳這可愛的小渾蛋。」我摸摸她的頭,她舒服得搖晃身體。


詩濃微笑:「我還以為你要打她呢…這樣到底是感情好還是糟?沃卡你倒是很疼她呢。」


「嗯?沒甚麼不好疼的吧?」


「是呢…」


「妳來我家有甚麼事嗎?」


「你…為什麼一聲不響就消失了?」


喔?我不得不說是個意料之外的問題。


「我可是外掛玩家喔?」


「所以呢?」


喔?有趣的反應。


她繼續:「你救了桐人,保護了大家是不能改變的事實,即使你是外掛玩家,我們仍欠你好幾條命。」


十分有趣的反應。


「吶,沃卡…為什麼要為了素昧平生的我們做到這種程度?…會這麼做不就代表…你也把我們當作是伙伴──


「我不是你們的伙伴。」


她愣住:「…不是伙伴卻做出珍惜伙伴的行為,為什麼?」


沉默,我啜飲紅茶,嗯,想到很合理的謊言了。


「這個遊戲,這個死亡殺戮遊戲必須由玩家破關。你們為了破關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精神、心靈、身體都受到極大壓力,一個失誤就會造成無法挽回的結果。」


她皺眉,似乎想起不好的回憶。


我勾起病態般的淺笑:「你們要是死了──我要怎麼繼續觀賞玩家被折磨的精采好戲?


濕潤,不,濕透,詩濃潑我紅茶,表情痛苦。


「…別說了,我不相信。」


Ψ


從洗手間回來,看到詩濃低著頭無精打采,這是當然的,跟一個噁心的喪心病狂獨處能開心到哪去?


我坐下。


沉默。


沉默。


沉默。


「…我不相信一個為了我們置身險境的人會是惡徒…我不相信一個為了我們到處奔波的人會是人渣…我不相信一個為了我們睡在雪地的人會心懷不軌…我不相信你是無恥的外掛玩家,我就是無法相信!我的直覺、我的心靈、我的腦袋都告訴我你不是這種人!我會相信自己的雙眼,用自己的雙眼去看清一切──去看清你。


有趣,很有趣。


壓住心底的興奮,我一如往常陰沉開口:「桐人呢?亞絲娜呢?他們怎麼想?」


「我無法決定他們怎麼想,但我能決定自己的想法。」


非常有趣,極度有趣。我對詩濃產生了高度興趣,極高度興趣。


她突然說:「你跟桐人還真是完全不同的兩人呢。」


當然,誰要像那中二的小鬼?更正,我怎能跟大英雄相提並論?


她紅了臉:「桐人他…說過會保護我…」


看吧,果不其然中二。


「是嗎?」


「你這是甚麼反應?」


「接受到訊息後理解語言意義的反應。」


「我剛到這個世界時,完全沒有以前的記憶…對一切都很不安…桐人說要保護我的時候…我很開心,雖然有點難為情,但是很溫暖。」


喔,STOP,我不想聽了。


「可是真正保護我的…是你,沃卡。」



!?


我漏掉甚麼了嗎?為什麼突然跳到我這裡?誰按到跳過?


「亞絲娜她們說,我是從天空墜落來到SAO的,當時接住我的不是桐人,是你。如果你沒出現,桐人也不可能趕上…那我早在當時就…」


「那是偶然。」


「不,面對銀之月時也一樣,我無法動彈,迴避不了攻擊時救了我的也是你。」


「那也是偶然。」


「騙人。」


沉默。


「啊啊,沒錯就像妳說的那樣,其實我是個大善人,到處幫助玩家脫離困境,特別關照妳跟亞絲娜她們,因為我喜歡妳們,希望成為妳們的伙伴,甚至有機會成為戀人,妳真清楚,別告訴別人,我很低調的。」


她有些慍怒:「浮誇。」


「詩濃,妳聽好,我做每件事都有自己的目的,不會平白無故幫助別人,甚至就某些方面看來我根本不是在幫助你們,只是順便。」


「我不相信。」


「相不相信是妳的事,被當成好人我也沒甚麼損失。」


「為什麼要像壞人一樣說話?」


詩濃,別跟我變得太親近,否則到最後帶給妳災害很可能會是我。


「總之別再來找我了,被桐人他們知道就不好了。」


「你這不是在替我著想嗎?」


「不是,我只是不想再吃一次雙刀流了。」


她盯著我沉默幾秒:「騙人。」


為什麼?我的說謊技術應該很精湛才對,為什麼騙不過詩濃?我的謊言至今幾乎沒有騙不過的人,為什麼她總能看穿?不,她沒有看穿,只是單純選擇去相信──相信我。


有趣,我對詩濃產生了無上的興趣。


微笑,我感覺自己在微笑,令人作噁的陰沉微笑。


她一點也不害怕:「沃卡?難得看到你笑呢,你該多笑一點,怎麼了?甚麼事這麼有趣?」


沒甚麼,只是迷上妳,我喜歡詩濃。




P.S.封面上的白髮男就是我,我知道長得很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8 02:25 , Processed in 0.165216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NETRED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