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最思念的擁抱 -04-吉祥 -05-有模有型

[長篇連載] 最思念的擁抱 -04-吉祥 -05-有模有型

查看: 1286
謝立聖
發表於 2014-9-1 13:41:29 |訂閱他
最思念的擁抱 -04-吉祥 -05-有模有型
04-吉祥

「好恐怖喔……」我載的是我們班上一個個頭矮小的女生,嬌小可愛型,只是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她叫尤咪。

「還好啦,我老家附近也都是墳墓,沒有看過什麼靈異事件,通常這種地方只會看到鬼火之類的吧,不會有鬼魂….」我一派輕鬆的說著,其實自己還是有點毛毛的。

「你不要再說了啦,好恐怖…」我身後後的尤咪抓緊我背後的衣服。


我們騎了大約半小時的車,來到一個沒有路燈,滿山都是濃霧的半山腰上,雖然這裡視野極好,往山下看去盡是中部的夜景,但面山這頭,就通通青一色是熱鬧的夜總會,一個個的墓碑,擠的連走路都有困難。


「各位,我們現在玩一個遊戲,勝利的人只會有兩個人,現在,你們這邊有幾個人?」那個學長舉著骷髏旗,手中有一個LED手電筒,掛在自己脖子上,從下方照著他的臉。

「我們總共有51個人。」班長大頭說著。

「嘿嘿嘿…太好了,每個人都有帶錢吧,每個人都掏出一百元,我們當作這場遊戲憂勝者的獎金。」學長的笑容有點詭異。

「啊?什麼遊戲?」群眾發出這樣的聲音。

「哈,這遊戲,就叫做,找找錢在哪裡!!!」學長的笑容更奸詐了。

「學長你叫什麼名字呀?」小乖問著,小乖是我們班上唯一一個開車來學校的同學,人瘦瘦小小,但卻活潑可愛的小女生。

「對喔……我都還沒自我介紹,叫我黑桃,至於為什麼,就要跟我玩場大老二就知道了,總之,你們叫我黑桃,或是歐逃(台語)都可以。」原來豬木學長叫做黑桃。

「那遊戲規則勒?」西裝似乎對那5100元的高額獎金很有興趣。

「哈哈,問的好,重點來了,遊戲很簡單,就是我這有個信封」黑桃學長把手中那個白色信封,在空中晃了晃。「哈,我個人贊助了1000元,所以總金額就是6100元,金額不小,所以大家要積極一點。遊戲內容很簡單,我會把這所有錢,裝在這信封中,然後藏在這個墳墓中的某一個角落,最先找到的那個人,就可以獲得那筆高額獎金,至於我藏在哪,你們就要動動腦筋,這樣夠簡單了吧?」黑桃說著。

「你不會藏在棺材裡頭吧?」刀疤問著。

「哈哈哈,我最好是敢藏在棺材啦,給你們一點方向好了,看到那棵樹吧。」黑桃用他脖子前的手電筒,照了照大約200公尺外的一科最高的樹。

「然後勒?」我們問。

「我藏的範圍,就是我從現在站的地方,往左往右算50公尺,然後往前推到那棵樹為止,就是我藏錢的範圍,我絕對不會放到其他地方。這樣OK?」黑桃說。

「這樣好像很有趣!!」大夥被那高額獎金誘惑了,每個人都從前包中掏出了100元,交給了黑桃。

六十一張百元鈔票,加上一張千元鈔票,很實在的被黑桃塞進了白色信封,不過,他臉上的奸笑依然沒有停過。

「好,現在所有的優勝獎金都放進袋中了,給我幾分鐘,我去藏這信封,不過提醒大家,你們只有一個小時可以找這信封,若這信封沒有在一小時中被大家找到,嘿嘿嘿……這裡面所有的錢,就通通是都是我的了…哈哈哈」黑桃邊說邊跑,沒有幾秒,就消失在黑夜當中。

「啥?好奸詐,他一定騙了好多次學弟妹,賺了很多,不然剛剛他的笑容怎麼這麼機!!!」娜娜大喊,娜娜是我們班上的班花吧,有個明星臉,跟韓國張娜拉根本就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管他的,反正我們有51個人,這範圍又不大,我們地毯式搜索,一定找的到錢在哪裡的!!」景觀三寶中的二寶喊著,二寶一直自稱自己像是韓國人氣偶像”全智賢”,但在我看來,也許只有髮型像…..

突然,眼前一個漲滿雜草的墳墓的草堆晃動起來,黑桃從裡頭竄了出來。他滿臉是雜草和泥土。

「好啦,現在每個人找一個伴。管你男生女生,就是隨便亂找啦,如果沒有找的人,那就讓我來幫你們配對了!!哈哈哈……」黑桃真的有點瘋瘋癲癲的,我深深這樣覺得。


眾人發出一堆雜音,但還許多人還是乖乖的找了熟人,配對成了雙雙對對。

「你們一高一矮,腳就不一樣長了,待會女生一定跌倒,來來來,我幫你找個適合的!!」黑桃看到了一對男生跟女生的配對,把女生拉了開來,拉到了小花的面前,小花是我們班上個子不高的男生,有著性格的鬍渣,看起來活像個老師。

「你們兩個一對!!」黑桃把他們兩個排在一起後,又馬上轉到了下一對人身上去。

「你的嘴唇這麼紮實,幹麻跟這個嘴唇薄的人一對,你跟我來….」黑桃拉著景觀三寶中的大寶,她嘴純真的紮實,就在人群中亂竄著。

「哈,就你啦。」黑桃拉著大寶站在阿瑞面前,阿瑞是我們男生中嘴唇不薄的的一個。

真是絕配,我心中這樣暗叫著。

「哈哈哈,這樣你們KISS就很方便了,哇哈哈哈….」黑桃狂笑。

「接下來是誰呢……」黑桃不段的尋找下個目標……



這樣配對,就花了半個多小時,但是,這些配對中,有許被黑桃配對後的配對,都成為了班隊…..


但黑桃當時看都沒看我一眼,我那時心想,可不可以把我跟小芩配成一對…..


但我失望了。



「好,現在的配對非常完美,個位,現在聽到哨音,就開始尋找那誘人的六千元吧。B~~~~~~~~~~~」黑桃話一說完,咬著嘴中的哨子,吹的吵死人,的確是吵死人,因為這邊都住著好兄弟們呀!!!



我一開始找的,就是我載的女生,尤咪,他一直拉著我的衣角,碎碎唸著,但我其實一直在看著小芩,他和PONY一組,原來他們早就認識了。我卻一直不知道。


「我們回去機車那邊等好不好…這樣踩在人家墳墓上,會打擾到他們的……」尤咪一直這樣重複的跟我說著。

「安啦,我們拿到那6100元,花六分之一去買金紙,在燒給他們賠罪吧!!」我也一直這樣回答著她。



我們沒有任何照明工具,就只靠著我們手上的手機螢幕微弱的光線,照明我們搜尋過的每個角落。

我每看到墓碑前的黑白照片,我一直深深覺得,他們在對我笑….


時而聽到遠方傳來女生男生的尖叫聲,還有一堆鬼吼鬼叫,我心想,一定是學長們裝鬼嚇人吧,幼稚到極點!

「吼!!」我剛走到一個老阿伯的墓前,突然阿伯的墓上草堆跳出一隻狒狒!!對我們倆人狂吼。

「啊啊啊啊啊~~~~~~~~~」我和尤咪一起驚聲大叫。在這山區裡頭,怎麼會有狒狒?

五彩大花臉,尖牙利嘴,這絕對不是學長們裝的。




我嚇的根尤咪拔腿就跑,手機的光線在奔跑時根本沒有幫助,我們只好憑著感覺,在黑漆漆的墳墓堆中,拔腿狂奔。

為什麼突然殺出一隻狒狒?

我一直這樣納悶。


跑到我們沒有力氣,我才發現,我們倆人已經不在墳墓堆中,而是在一個森林裡。

「這裡…..這裡是哪裡?」尤咪抓我的衣角抓的更緊了。

「我….我哪…..我哪知道。」我跑的好喘。

「前面…..前面好像有光耶……」尤咪指著前方不遠處,有淡淡的藍色光芒,晃動著。

鬼火?!

我第一個直覺是這樣,因為在這荒郊野外,怎會有藍光飄動。


「會不會是鬼火呀!」我問著身後的尤咪,但話才剛出口,我就被揍了。

「你不要亂講啦,怎會是鬼….」尤咪一掌巴在我後腦。痛呀!!

「啊!不然是什麼……難道是聖母瑪利亞降臨?」我摸著還隱隱作痛的後腦這樣問著。


之後我們都沒在說話了,兩人靜靜的看著那藍光,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楚。





「哈嚕!!你們也迷路了呀?」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是小芩!!

打死我都認得!!

小芩拿著他的藍光NOKIA手機照著我們倆人問著,她身邊的PONY還不斷打著蚊子。

「靠,這深山的蚊子怎麼都不去咬小芩!!」PONY抱怨著,滿手都是蚊子咬的包。

小芩對我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在這荒郊野外裡頭,我雖然對地點上有點小抱怨,但其實,還是很開心的。

「PONY,你們怎麼會走到這裡來呀?害恰恰剛剛以為你們是鬼火。」尤咪發現是熟人,才走到我面前跟PONY還有小芩聊天。

「就死PONY啦,他一直說往北斗七星的方向走,就可以找到錢,結果什麼都沒找到,還跑來一堆蚊子,和烏漆嘛黑的森林。」小芩的聲音不管怎樣聽,都好好聽喔。

「疑,尤咪,你跟恰恰一組呀?」小芩問著。

哇塞,她竟然知道我叫恰恰,好爽!!我因為這句話,爽了一個星期左右吧!!真的沒騙你!!


「唉……恰恰一開始好像什麼都不怕,還邊走邊唱墓仔埔也敢去,結果剛剛被一隻狒狒嚇的要死…..」尤咪損我。

要想想看,是誰一直在你身前開路呀,還趕在我暗戀的對象面前損我。

「這裡有狒狒?在哪?好想看喔!!」小芩瞪大了眼睛,問著我們,我不好意思說話,只好點點頭回應,尤咪解釋了一切。雖然有說跟沒說差不多。


「不然我們四個人一起走吧,這樣四雙眼睛,要找那個紙袋,比較快,到時候我們找到後再把錢平分!!」小芩主動提著,好呀,這真是個好主意,這樣我就等於跟小芩一組了!!!歐耶!!




就這樣,魔戒遠征團出發,尤咪應該是人類,PONY是突變的矮人,我是很傳神的哈比人,而小芩……

她就是完美的精靈了。






「哇!!找到了耶!!你看,那個墓碑前的白色紙袋!」我們繞了大約有十分鐘,終於繞出了森林,出現在大遍墳墓前,一出來眼尖的尤咪就看到一個躺在墓碑前的白色紙袋。

「我去看看!!」哈比人最愛逞英雄,所以很多次魔戒都差點落到敵人手中,但這時候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我大步向前,拿起了那個紮實的紙袋,走回他們三人身邊。

我們四支手機,同時照的那個紙袋發亮,PONY最先伸出手,打開了那個紙袋。


「哇!!好多錢!!」小芩大喊。

「這個………我們好像……現在用不到吧!!」PONY拿過了紙袋,把裡頭的鈔票倒了出來,裡頭全是黃橙橙的冥紙……

「吼,一定是那個白目黑桃耍我們的啦!!」尤咪把冥紙塞回紙袋,命令PONY拿回剛剛的地方放。




我們被一堆冥紙耍了。

過了不久,我們就聽到那清脆的哨音。

一小時到了。

突然我們遠方出現了中高空煙火,還傳來大聲公的喊聲。

「時間到,大家往煙火射出的方向走來吧,如果你們想在這裡定居,我是不反對,我們預計15分鐘後準時離開這鬼地方,通話完畢,OVER!」還給我OVER,幸好,我們距離煙火發射地不遠,我們沒兩分鐘,就回到了我們停機車的空地。陣陣煙火煙硝味,還飄在空氣中。




不到五分鐘,所有人都回到空地了。娜娜和大熊一組,他們總共找到了八個紙袋,裡頭有冥紙,有石頭,有草人……其中一個好像是我們之前放回去那個。

刀疤找到了兩個紙袋,裡頭有統一發票,另外一個裝了空氣。

西裝找到四個,裡頭通通都是生鏽的鐵釘,還附贈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再找到小草人,你就可以釘到爽了。



反正,就是沒有半個人找到那裝有鈔票的紙袋。

「那紙袋放在哪裡?」我好奇的問著黑桃。

「哈哈,等我一下,我去找出來。」黑桃又消失在黑暗中。


沒有兩分鐘,他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

「有狒狒!!」黑桃的臉鐵綠的。

「那不是你們放的嗎?」尤咪有點疑惑的問著。

「我只放了一些奇怪的誘敵紙袋,沒有放狒狒呀!!媽呀!那狒狒有夠醜,就站在我藏紙袋的墓碑前,對我嘶吼!!!!」黑桃的演技很好,我心想,但我沒說出來。

「屁啦,我看你一定是自導自演,想要私吞那六千元,快點交出來吧!!」西裝很不客氣的喊著。

「最好是我有藏啦!!你自己進去看看,十一點鐘方向,過五個墓,那墓碑寫著林公X安,他的墓碑上面是不是真的有狒狒!!」黑桃還在演,我在心中幫他拍掌叫好,真是演技派的。

「去就去!如果沒有,你就要把錢交出來!!」西裝著著十一點鐘方向走去,消失在墳墓堆中。









「啊!!有狒狒!!他牙齒好尖呀!!!!!」西裝的西裝外套破了個大洞,邊跑還邊淌血。
大夥看到這景象,馬上跳上機車,逃命呀!!果真是有狒狒,畢竟西裝沒有必要犧牲到自己咬破手,根黑桃來欺騙我們吧!!



回去的路程像是縮短了,去那萬人塚我們花了半小時,但從那邊衝回學校,我們卻只用了短短十五分鐘。



「我….我怎會多了一個安全帽?」班上一個同學在宿舍停車場疑惑著,但還是把安全帽放進車廂,蓋上車蓋,上樓洗澡睡覺了。

只是隔天,上課時,老師點名,我們才想起,吉祥在哪裡?



「你是不是……..」我對著昨天多了安全帽的同學喊著。

「對!!我忘記了!!」那同學不等我說完,就大聲喊著。

我原本想要問,你昨天是不是負責載吉祥的?

我想他也想起來了吧!!







我們下午一放學,大家趁著夜還沒黑,趕到了那遍再也不想靠近的墳墓,四處尋找著吉祥的下落。

但找了許久,就是不見吉祥兄的身影。

最後眼看天要黑了,只好放棄搜索……我們也聯絡當地警局,報了案………




只是兩天後,吉祥突然出現在教室了,他滿身是泥巴,嘴角還是依然掛著笑容。

「嘿嘿….我找到那個信封了。」他手中搖著一個紙袋,全班不敢相信的衝到他身旁,看著信封。

「你們看……」吉祥把紙袋中的錢拿了出來,在空中晃著。

「切…那是冥紙啦!白痴!!」西裝冷說著。

「唉!真的被黑桃拿走了,不然就是那隻狒狒!!」大家都有這同感。

只是三天後的一個夜晚,我在床上聽到吉祥的座位有怪聲,抬頭瞇眼一看,才發現,是吉祥坐在座位前,笑咪咪的數著一大把紅色的鈔票…嘴裡還小聲唸著。

「有了這些錢……我就可以……買好多……好多煙來抽……」

最後一張,還果真是黑桃的那張千元大鈔……



至於吉祥是怎麼回到學校,而他是在哪裡找到那錢,沒人知道,也沒人過問……

但我從此以後,深深覺的吉祥這人,真是不可思議,甚至比鬼還要恐怖……




但那次夜遊,我開心好久,因為……小芩知道我的名字。




**暗戀,就是當方發注意到你一點點……你就會開始亂想一堆有的沒有的!!**










最思念的擁抱 -04-吉祥 -05-有模有型





05-有模有型

微風吹著,我躺在學校柔嫩的草皮上,享受著夕陽的眷顧,鵝在湖中游泳,白鷺鷥在湖畔尋覓著晚餐,而我……

「死恰仔,你在躺在這裡,我就輾過去了喔!!」刀疤推著手推車,上頭堆滿了剛剛剪下來的雜草。

「恰恰,我覺得你這樣好像流浪漢喔,旁邊要不要放個碗,我會丟零錢給你的。」娜娜拿著大花剪笑道。

「唉呀!這麼美好的一個下午,學校竟然規定我們要做這個什麼鬼公益教育,這一定是陰謀!!他們把我們當成免費的勞工,勞工呀!!」我起了身,伸著懶腰,抱怨著。

「哈哈,知道是陰謀,你也不能怎樣呀,誰叫我們是學生。」鬆鬆拿著鐮刀,像個死神。

「好啦,我們快點弄一弄,待會去北斗吃飯。今天要吃什麼呀?」我拿起手邊的掃把,站了起來掃著地上的落葉和剛剛剪下來的樹枝。

北斗是離我們最近的一個小鎮,什麼都沒有,小吃最多,北斗以前古地名為”寶斗”,以前是一府二鹿三艋舺,第四就是寶斗了。這樣聽起來,就知道北斗是多麼的繁榮。只是現在人口外流,漸漸的沒落了,不過有我們這間新學校的進駐,以台灣學生的消費能力,我相信,北斗很快就會復甦的。



「還跑那麼遠,別忘記明天模型課要交黑卡做的樓梯呀!!」鬆鬆抓著他剛燙的黑人爆炸頭,看著夕陽說著,鬆鬆是班上唯一個跟我同鄉的人,有著原住民的血統,跟刀疤住在同一間,班上大大小小活動,他總是會出席。身高一米八點多的他,總是再照片中多出一個頭。

而鬆鬆總愛隨身帶著一台數位單眼相機,記錄著許多大大小小的事情,每次有人問他,你這還好讚喔,多少錢買的?

他就會回答,我在垃圾堆撿到的……


總之,鬆鬆是個有趣的同學。


「對喔!!還有模型那個鬼東西!!!」只要提到模型課,就真的會頭痛,我們學景觀設計的,不只要會畫圖,還要把自己畫出來的東西立體化,雖然有趣,但是過程卻參雜了許多血淚。

好多同學美工刀一個不小心,手指頭就會少塊肉,或是只要你其中一個環節出了問題,整個模型就報銷了,一切都要重來。


今天北斗的晚餐又泡湯了,整個晚上我都關在房間做那個鬼樓梯,我們模型老師,是個從德國留學回來的教授,有著特殊的性格,他每次都會說,我們家從不用筷子和碗。

「那老師你怎麼吃飯?用手扒喔?」我們都會這樣問回去。

「我們家只有刀叉和盤子!!德國都是這樣吃的。」教授回答的輕鬆,但,在我看來,你一個正常中國人,不可以偶爾在家中放雙筷子嗎?不然若有個不會拿刀叉的人到你家作客,你要怎樣招待人家,而且你家只用刀叉吃飯,干我們什麼事呀,還要天天這樣提醒著我們。我一直無法理解。

「馬的,作模型做樓梯就算了,還要割什麼45度角,還要用這麼厚又難割的黑卡紙,老師真的變態。」PONY又因為不小心割壞樓梯側邊的一條線,又惱修了,把大美(大隻的美工刀簡稱)往桌上一甩,氣的要死。

「噗嗤!」今天晚上我看到這景象,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我忍不住偷笑了出來。

「笑屁喔!你又做的多好!!」PONY跑到我的座位前,看著我的模型。

「就亂做呀,老師都沒說要怎樣做,就丟了圖給我們,要我們做出來,當然亂做啦! 景觀作業這麼多,怎麼做? 亂做的唄!怎麼做…」我學著全民大悶鍋裡頭的芒果亂報。

「我不做了啦,我要去找人聊天,哼!!」PONY穿著拖鞋往門外走出去。

「這麼簡單的東西,還要弄這麼久。」西裝早在課堂上弄完了,很臭屁的插腰說著。

「你唱你的歌啦!」我氣道。

突然我看到吉祥,他正在他的電腦前,嘻嘻哈哈的打著字。

「你都不用做喔?!」我好奇的問著吉祥,因為在上星期的課堂上,我看吉祥連美工刀都沒帶了,就別說他做完了。

「啊?」吉祥過了五秒才轉頭回我這個字。

「你都不做模型嗎?」我在問一次。

「我不會….所以….我不想做。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談!!」吉祥指著他的螢幕喊著。

「重要的事情?」我好奇的走道他螢幕旁邊,看著他正在打字的視窗。

「靠,聊天也算重要的事情喔,小心你被老師當掉喔!!」我提醒著吉祥。

「不要緊啦…我…我跟你說喔……我這個網友呀……她……認識我八年了……我……這星期……星期六,要去跟她……跟她見面喔!!」吉祥很喜孜孜的說著。

「見面?對方如果是龍族勒?」我問。

「我…我跟她,其實…都不在乎長相,真的!!」吉祥說著,他的表情不知該用淫蕩還是幸福來形容。總之,我祝福他,我就閃人回去趕模型了。






三個小時後,換我丟美工刀,然後大罵粗話……因為我步入PONY的後塵,在最後的階段,搞砸了一切。



隔天我帶著熬夜做出來的心血結晶,到了教室,卻看到黑桃笑嘻嘻的坐在教室跟我們上的女生聊天。

「學長,你怎會來?」鬆鬆最先開口問著。

「啊!我不行來呀?不歡迎嗎?哈哈」黑桃手中有副撲克牌,正攤在女生的面前,原來他們在玩牌呀。

我找了座位坐下,把我做的超醜模型很不好意思的拿出來放到桌上,深怕被別人譏笑。

不過似乎沒什麼人注意到我。

「嘿嘿,現在,把妳的手借給我……我來變個魔術,用你手,把妳剛剛放進去的那張牌找出來~!!」我看向黑桃那邊,他正握著尤咪的手,色瞇瞇的在攤開的紙牌上游移著。我覺得他根本就是要吃豆腐,才不是什麼鬼魔術。

「啊!妳的脈搏加快了,牌就在這區附近了!!」黑桃握的更緊,演的更像真的一樣。

「就是這張,絕對沒有錯!!翻開吧!!」黑桃把尤咪的食指,停在一張覆蓋的牌上。

「哇!好厲害,該不會牌上有什麼記號吧?你怎麼會知道是這張牌!!」尤咪她們完全被唬住了,被人抓著小手摸來摸去的,最後還這麼開心。

不過……我卻莫名的羨慕,應該是忌妒加上羨慕吧,我突然好想學那魔術,這樣,我有機會,就能變給小芩看,我….說不定,還能摸到小芩的手….


「喂!」我突然被人從我的幻想中喚醒。

「想學嗎?」竟然是黑桃,他趴在桌子前,笑著問我。

「啥?」他怎麼知道想學?

「哈哈哈哈,我可以私下教你!」黑桃想不到是一個這麼善解人意,又熱情大方的學長呀。

「喔…..好….好呀!」我回答的很不甘脆,其實我是很想的。

「學費算你半價500,原價1000呀!你賺到!哈哈,待會下課找我!!」我收回剛剛讚美黑桃的好話,他根本就是惡魔!!

「上課啦!!」從德國歸國的教授穿著吊帶褲進門了。








無聊的課堂時間,我跟隔壁借來報紙,我卻在地方新聞看到一則讓我解惑的標題。

“民眾隨意放生走私狒狒,八卦山脈驚魂”

原來是有人在自己家裡養了狒狒,始亂終棄,最後把狒狒丟到山裡野放才造成我們那天的恐慌。

西裝知道這則新聞後,扯著喉嚨說要去告那狒狒的主人,要求賠償被咬傷的醫藥費,但我看他包著紗布遲遲沒有行動,可能是他其實內心覺得,被狒狒咬傷是件很丟臉的事情吧。


「你怎麼會在這裡?」朱老師(就是那德國歸來的教授)看著黑桃問著。

「啊勒,我來上課的呀!!」黑桃看著老師說。

「上課?你開學到現在都沒出現,你可以不用來了呀!!」朱老師嗆回去。

「老師,你不能這樣計算啦,開學第一個星期是選課週,第二星期是猶豫期,第三個星期才是正式上課啦,我考慮好久才決定要來上這堂課的呢。雖然我已經大四了!!」黑桃解釋的振振有辭,毫不猶豫。

「管你什麼猶豫期,你現在只要在一次沒到,我就當死你,而且,你一定是一年級的模型課被當掉,現在才回來重修,還說的這麼好聽。」朱老師更狠。

「………」黑桃沒有說話,但是他心中的髒話我應該可以想像的出來有多髒。




下課後,我在廁所遇到了黑桃,他叼著菸,蹲在廁所的窗戶上,轉頭跟我打招呼。

「嘿,學弟,你不是要學魔術?!快,我抽完菸來教你。」他又深深的吐了一坨煙到窗外。

「啊…..」我拉鏈都還沒拉上。

「嘿嘿,學費有帶吧……」黑桃又把他的手勾到我肩膀上。

「我……沒帶什麼錢……」我趕緊把拉鍊拉上,轉身走往洗手台。

「啊哩,這年頭大家都好窮,算了啦,你請我喝飲料,我就教你啦。」黑桃攤手說著。

「喔!」我掏出錢包看了看裡面剩下的鈔票,所剩無幾,但用飲料換一個可以摸手的魔術,值得!!






我不到五分鐘後,就後悔了。


在學校的校園咖啡廳裡頭,黑桃點了超過10樣東西,每個都破百,這比搶劫還要恐怖。

但他最後還是教我那個騙人的魔術,我深深覺得自己被騙了。

「總共1260元!」結帳時,我聽到這數目,嚇了一大跳,難道,學校的咖啡廳跟黑桃一起串通好來壓榨我?

「我….我去提款機一下….」我拿著提款卡說著。

黑桃毫不在意的用牙籤惕著牙,摸著肚子,他簡直就是流氓加惡魔的混合體。


學校裡頭只有兩架提款機,一個是郵局的,一個是玉山銀行,但很少人有玉山的帳戶,所以幾乎清一色都是在郵局前的提款機大排長龍。

「哈嘍,恰恰!」我現在卻有點感謝黑桃,因為要不是他吃這麼多,我怎會排到小芩的後面,她還很主動的跟我打招呼。

「哈….哈嚕!你也來領錢呀!」我有點遲鈍的回答著。

「對呀,只是學校的提款機都要排好久喔。」小芩抱怨著,真希望學校聽到她抱怨的聲音,如果聽到,學校一定會無法抵擋的,馬上加裝10台提款機!!!

「嗯嗯,你…有沒有看過一個魔術….」我怎會開口就提剛剛學到的那個魔術。

「恩?......啊…..換我了!等一下喔……」要命,怎會突然就換她了。




過了幾秒,小芩拿著很可愛的錢包走離提款機。

「你剛剛說什麼?」小芩很可愛的笑著。

「喔….沒有啦,我說有個節目不錯,都在表演魔術…..換我提了….」我拿著提款卡,快步走進提款機。



當我拿著千元大鈔走出來時,小芩已經不見了。帶著失望卻又開心的複雜心情,我走往咖啡廳。

「哈哈哈,你尬意剛剛那個正妹喔!!」半路,黑桃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拍著我的背。

「什麼鬼啦!你不要…亂說…」我太容易洩底了。

「有就有,哈哈哈,同樣是男人,我懂你的啦,還不賴呀,怎不約她出去走走,或是幹麻的,然後,嘿嘿,你就可以趁機…..」黑桃說的簡單,他說懂我,根本就不懂。

「我沒有啦!你不要亂說,我要去結帳了。」我有點生氣,但卻帶著開心,因為被人誤會,是暗戀中的一種重要元素,它使你更加有勇氣和自信。

「你說沒有的喔,那我就下手了喔。哈哈哈哈……」黑桃更加狂妄。

「你…..你敢!!」我氣的說不出話。

「那你就是喜歡她啦!!哈哈,要不要我幫你呀!!」黑桃又把手勾上來了。

「不要!!」我雖然需要人訴說,但卻不想是他。

「哈,我可是幫過很多對喔,完成許多不可能的任務,哈哈哈,你不要就是你的損失了!!」黑桃的這席話,的確有吸引到我。但是我發覺,一定有陰謀,跟剛剛的魔術一樣。

「不要,你一定又要收取什麼高額費用的…..」我走到咖啡廳櫃檯前,把我手中的1300元拿給小姐結帳。此時,我心正淌著血,看來又要吃好幾天的泡麵了。

「不,我要達謝你剛剛讓我吃的好爽,所以這次完全免費!!」黑桃很阿莎力的拍著胸部,大聲的說著。

「不用錢!你還不是要我再請你吃一頓大餐什麼的…那還不是一樣……」我受夠教訓了。

「不收錢,不收等值物品,不請大餐,這樣可以了吧!!要不要一句話…」黑桃開出來的條件,真的不錯,我開始動搖了。

「可是……」我猶豫著。

「找您的40元。」這時候,櫃檯小姐把錢找給我。

「可是什麼啦,你就點頭就對了,還考慮這麼多,走,我們出去寒梅外面談。」寒梅是我們學校的教學館之一,名字取的好聽,外型蓋的漂亮,但是,內部的隔音和桌椅設備,根本就是個屁。






夕陽照的寒梅金光閃閃,湖岸噴起的噴泉隨風到處亂飄,噁心的湖水像是臭水溝的水一樣,噴在所有路人的身上,大家四處亂竄,躲著水,景象讓人覺得好笑。


「你真的,幫很多人成功過?」我還是懷疑。

「恩,不信你去問問你二三四年級的人,看他們現在交往中的情侶,有多少是我撮合和幫忙的,我外號堪稱會動的月老,你還不信我……啃!」黑桃用嘴熟練的從香煙盒裡咬出一根菸,拿出Zippo的刻花打火機,帥氣的點燃香菸。

「那……成功率是多少?」我還是需要數值來確保。

「90%吧!我幫10個人裡頭,就會有九個成功,剩下那個…就是長相問題,無藥可救….」黑桃往太陽的方向吐著菸,但他的眼神,卻有點怪怪的。

「是喔…那一個人還真可憐…我該不會就是那10分之1吧。」我對自己長相永遠都不會有自信的。

「你跟那個妹還不錯呀,至少你比她高就好,哎呀,你別擔心,我會幫你搞定的!!」黑桃用舌頭玩起了香煙,把煙頂在舌尖上,平衡著,我就不相信他沒被燙過。

「你為什麼這麼有自信?」我扶著欄杆問著。

「因為…那十分之一的機率…不可能是你!!」黑頭又把香菸咬回嘴唇上,慢慢的說著。

我沒再追問,當一個人給你自信時,你絕對不可以在對自己沒信心。這是禮貌,也是成長的關鍵。

「那10%的機率,都是我自己吸收了……」黑桃接著說,但是卻變的有點哀傷。難道,堪稱會動的月老,一直都是寂寞的?

「謝謝……」我除了說謝謝,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恰仔,幹麻,跟黑桃眼斷背山呀!!哈哈哈,還不快進教室,老師在點名啦!!」刀疤和鬆鬆兩人在寒梅的走廊對我喊著。

「又點名!!要命,怎麼點不膩的呀!!」我轉身準備進教室。

「學長,走吧!!點名了。」我拍著一直直視夕陽的黑桃說。

「海鳥跟魚相愛~只是一場意外~~~我們的愛……」黑桃突然唱起周董的珊瑚海!!我看,他之前一定被打擊的很深吧。

「走了啦!!快點,你在一次點名不到老師就說要死當你了耶!!」我拉著他的衣領,提醒著他。


「唉………」黑桃長嘆一口氣,跳下欄杆,然後叫住我。

「喂!你看!」黑桃左手握拳,右手拿著還在燃燒的菸屁股。

「看啥?」我問。

黑桃沒說話,就把還火紅的菸屁股,往他左手的拳頭拇指和食指的縫裡硬塞。

「哇靠,你不怕燙喔!」我驚呼!

「呼!」黑桃對著自己握拳的左手,吹了口氣,然後放掉拳頭….

剛剛那菸頭不見了!!!

他左手掌一點燙傷痕跡都沒有。實在太神了。

「好屌!!!怎麼辦到的,那煙頭去哪裡了?」我問著。

「愛情就像是這樣……你明明看的到它,它好像一個實體,擺在你眼前,但就這樣一塞….什麼都不見了。」黑桃拍了拍屁股,走往教室去。

他受到的,絕,對,超,級,大!!!

我看著他背影這樣想著。






還沒走進教室,喵喵和大頭班長兩人對話,應該說是對話吧,不過分貝卻大的連我在40公尺外都聽的到。

他們兩人在和朱老師吵著下星期什麼時間交作業,硬是要幫班上謀福利,想把繳交作業的時間延後到下下星期。

喵喵是彰化伸港人,個性爽朗,很外向又活潑的女生,還常在宿舍搞化妝大會,把自己畫的像是如花一樣,到處敲門點名,我還差點笑道噴飯。

大頭就因為嗓門大,所以開學第一天就當上班長。


我坐到了我的位置,聽著喵喵和大頭的趣味對談,然後不經意的看去黑桃那邊,他換了座位,跑到娜娜身邊去了,他沒說話,眼神呆滯,可能是剛剛我提到了他的傷心往事吧……

「我會摸骨喔!你要不要給我測看看!!」我靠,也變太快了吧,我才看他憂鬱的神情,瞬間他就馬上換了一個臉,開心的拉起娜娜的小手,摸起骨來了……

「你是不是最近常熬夜?這邊骨頭有點凹陷下去…」黑桃。

「你怎麼知道,超準的!」娜娜。

「哈哈,我用摸的就知道呀!」黑桃笑道。

「然後呢然後呢…」娜娜再問。

「還有,這是有關感情的…..」黑桃說的話,我就不想再聽下去了,都是屁呀,什麼最近常熬夜,景觀系的人沒有一個不熬夜啦,還摸的出來哩….

但是,這樣開朗又活潑的黑桃,到底是受到什麼創傷?讓他剛剛變的那麼詭異……我好想知道。



模型課,就這樣吵吵鬧鬧的結束了……








** 有時候,笑不一定快樂,有時候,哭也不一定難過 **



待續...

下集預告 西湖小火車,我們都豁出去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5 00:22 , Processed in 0.132889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