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仲夏日之夜 四 快樂是自己給的

[故事散文] 仲夏日之夜 四 快樂是自己給的

查看: 2794
FightsFish
發表於 2014-8-9 02:09:31 |訂閱他
天使的任務:距期限四天。

全世界第二大的國家,素有"楓樹國度"之稱,沒有人不知道,那是加拿大.

仲夏日之夜 四 快樂是自己給的

秋天加拿大涼爽的風吹過一遍紅楓,剛下飛機的兩個人影,帶點疲憊走在溫哥華熱鬧的大街上,隨處可見的觀光團,拿著相機一閃一閃,那應該是日本人,愛拍照的日本人.

在溫哥華這個城裡,講中文的還比講英文的多,連銀行都有中文標示,Robson Street是市中心的購物天堂,街上林立著各種紀念品專賣店,富有濃厚個人風格的服飾店也不少.

仲夏日之夜 四 快樂是自己給的

一座古老的時鐘,筆直的站在街上,這是Gastown的蒸氣鐘,上頭一陣陣的冒著白煙,天使跟嵐華站在鐘下研究這東西是怎麼動的。

坐飛機是很累人的事,雖然頭等艙很舒服,卻還是沒有外面的空氣好,一下飛機就衝出機場,開始在城裡冒險.

仲夏日之夜 四 快樂是自己給的

走出鬧區的最尾端,沒預約住宿的兩人站在一間楓紅色的三樓旅社前,這是最後一間了,所有住宿都滿了,他們倆找了一整天,被這奇特的建築吸引,向兩旁延伸的圍欄內種滿吊著紅楓的樹,整棟屋子從正面看去,有三個主樓,中間的最高,左右兩邊平行還都有些向外偏斜.

每個主樓都有三個尖尖的小塔,每個小塔都有窗戶,裡面透出微微的黃燈,二樓一大片的落地窗外是陽台,兩邊各有個小花圃,正中間的玻璃門打開,兩張椅子一張桌子,往右靠向著外面.

而一樓,一大片的前院放著一張張桌椅,在青綠色,又點綴著片片橘紅的草地上.

圍欄的小門跟大門,跟整棟屋子的型狀一樣,只是縮小,那看起來,這國家著名的楓葉,一樓正面的窗戶,也是兩片大大的楓葉.

"楓之屋"三個明顯的中文,以可愛的"華康少女體"對著疲憊的二人招手.

屋裡忙著算帳的女主人,從楓葉形的大窗子看到一對男女,女的兩手空空,卻一臉無精打采,而男的,被一推購物袋擋住臉,十隻手指頭也大包小包的,後面還拖著兩只行李箱,她對著在吧台收拾的男主人笑了笑.

「看來!!我們今晚還有客人呢!!」

女主人走出前院,看著三三兩兩還坐著聊天的客人對她打招呼,她一律以禮貌不顯僵硬的自然微笑回禮,漫步到圍欄門邊,眼前這清秀的女孩,一貫亞州人的臉孔,有著優美弧線的瓜子臉型,額下挑著柳眉,靈動的鳳眼,烏順的長髮披肩.

一邊的男孩,發現有人在前,從購物袋堆裡找到縫隙,露出俊俏的臉龐對女主人微笑,剛毅的眼咪成一線,嘴角柔和的上揚,似乎有一種.......光的感覺照在女主人臉上,她呆了一下,回神後發現自己失禮,不免緊張的九十度彎腰.

「呃!歡迎光臨楓之屋,你們!應該是要住宿的吧!我們三樓,還有一間房!」

女主人邊說邊招著手,讓服務生過來接過男孩手裡的東西,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緊張的感覺從跟男孩四目交接時就沒有消失,連那句一天說過上百次的歡迎詞,雖然直覺要用中文,也差點讓日語吐出,她緊張時都是這樣,都是在有大人物來的時候才會出現,難不成,這對情侶,有很特殊的身份??

嵐華看女主人緊張的樣子,一臉疑惑的看向天使,只見他聳聳肩,笑了笑,就拉著她的手往旅館內走去.

"楓葉屋"真是一間名副其實的旅館,楓樹種的到處都是,所有的門窗也不離楓以外的形狀,旅館的樣子,牆的粉刷,甚至地板,全都是一片片的紅楓,所以遠遠看,是一棟楓紅色的房子,雖然沒有聲音,卻也是踩在楓葉上,即使那是用畫的.

兩人的東西在服務生的幫忙下,一一搬進了三樓的房裡,應該說,那都是嵐華的東西,天使不需要那些,彈彈手指,要什麼有什麼,他們踏下楓葉的樓梯,這裡的人也很享受生活,柔和的音樂在餐廳裡繞著,一首不知名的法文歌,一片楓形窗旁的兩人位,他們叫了些東西吃,邊討論著這幾天的計劃.

女主人把剛剛的感覺跟男主人講了一遍,他很驚訝,他清楚自己的老婆,很少這樣緊張,什麼大風浪沒遇過,卻對一個不知身份的亞州少年覺得自己失禮,他可真要好好瞧瞧.

嵐華點了不少東西,雖然在街上亂逛的時候有吃了點,不過走了太久,體力都消耗光,餓壞了!吃的不免有損她號稱氣質美女的形象.

男主人走到他們倆的餐桌旁,那吃相不怎麼優雅的少女一點都無法引起他的注意力,對少年露出那標準的國際語言,微笑!

跟女主人一樣非常的自然不做作,卻發現那少年,也是微笑著,卻不是對著他,而是正前方的少女.........

男主人微笑的臉逐漸僵硬,尷尬的氣氛籠罩三人,也許,只有他自己覺得尷尬,他決定開口,這兩人聽的懂中文....決定用什麼稱呼後!!

「不好意思,我是這裡的主人,你們可以稱呼我為"楓先生",剛剛帶倆位入館的,是我妻子,妳們可稱呼她"楓太太"」

嵐華聽了,被口中的麵噎到,"瘋先生"??"瘋太太"??有沒有聽錯阿??她正想發問,卻被天使阻止,他看了男主人一會兒,知道他的心思,散發著天使的魅力.

男主人被看的一愣一愣的,頓時語塞,竟什麼話也說不出口,他開始了解老婆對這少年的疑惑,想發問卻又不知從何問起,天使看男主人也不過就是好奇心多了點,知道他是個不錯的人,想把下面的行程麻煩他安排一下.

餐廳裡的客人,都回房休息,椅子都反掛在桌上,一盞黃燈淡淡散著金光,熱奶茶的香味四溢,這是出自女主人親手泡的,四人圍著張小桌,捧著暖烘烘的奶茶,聊著天.

男主人很開心,今晚最後的兩個客人,跟他同是台灣人,在這住了幾年,台灣遊客是遇到不少,但像這樣能與他一夜長談的卻寥寥無幾,加拿大很大,也許溫哥華這個地方有很多亞洲移民到此,但距離太遠,能常往來的就是附近的本地人而已.

聊了許久,時間也晚了,嵐華早就呵欠連連,她想洗個澡,睡個好覺,保存精力好好的給他玩個幾天,在男主人拍胸脯保證玩的盡興下,安心的回房休息。

這一夜,嵐華還是在天使的歌聲中入眠,她知道這是天使的魅力,誰都抵抗不了,包括樓下的那對男,女主人,她緊緊握住他溫厚有安全感的手,沉睡了.

一陣晃動搖醒了睡夢中的嵐華,看著迷濛的一片前,有張模糊的臉,她揉揉惺忪的雙眼,天使依舊微笑著,楓形窗外的夜色還是漆黑一片,不知道還未天亮就叫醒她的天使想做什麼,卻還是乖乖坐起了身,梳洗一番後那滿桌的早點在等著她.

清晨四點半,月光緩緩的淡開,黑夜的世界就要光明起來,一扇楓形窗戶,被向外推開,一雙潔白翅膀,在陽光的吸引下舒展,躍起,向遼闊的天空飛去。

高空的雲端,風聲獵獵,在地平線的遠處射出道道金光,黑夜終於被驅逐,晝夜明顯被分半,陽光漸層的金紅,火紅,亮紅,熾熱的白光,把翅膀照的發亮.

仲夏日之夜 四 快樂是自己給的


日暈被雲氣烘的發彩,翅膀在雲海上時高時低,穿梭,這是天使的身影,他懷中少女的眼咪成一線,看來今天也會是個好天氣,她望著有些橘紅的太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可能風大,可能刺眼,或許,這是幻覺。

她眼裡的太陽,就像快掉落的楓葉,這是加拿大的日出嗎??原來天使要她看的,就是這個.

他的貼心,她從未享受過,他的溫柔,她沒有感受過,他的溫暖,她未曾體會過,如果從他出現的那刻開始就是個夢,................

可不可以別讓她再醒過來,她緊緊抱住天使,已開始覺得,如果他離開,夢就會碎,醒著,像是面對無限孤獨的地獄,她不能在沒有歌聲的催眠下睡著,不能沒有天使帶來"天堂商店"的豐盛早點,不能沒有他安全的大手牽著...........

這只是天使任務的開始,她知道,再三天任務就結束了,她也知道,天使正努力的要讓她開心,她更知道,卻不想面臨天使要離開的事實,其實他已經做到了,從再次看到天使的那一刻起,得到期待實現的快樂,這兩天的相處,得到被關心的快樂,此時,她已經有被愛的幸福感了.

但這很糟糕,她無法想像天使離開的時候,自己會哭成什麼樣子,她不願意天使的任務失敗,也不願意他離開自己,很矛盾的,她反覆的想,沒有發現風已經不那麼大了,雲也漸漸不再伸手可得.......

為了怕引人注目,天使在旅館附近的偏僻小巷降落,走回去時,正巧遇到出來開門的女主人,她一見到天使,昨天的緊張感又突然冒出,雖然沒有那麼嚴重,可還是用日語說了早安,男主人在門口對他們招手,看著剛散步回來倆人幸福的模樣,絕不會相信,他們其實是"飛"回來的.

男主人向他們走去,催促著他們快準備好,嵐華也調適了自己的心情,不能讓天使發覺不對勁,在一輛休旅車的起動下,開始加拿之旅,三天裡,他們曾到山上玩雪,其實剛開始覺得很新鮮,沒多久的冷的直發哆嗦。

仲夏日之夜 四 快樂是自己給的
在溫歌華的市區內探訪古典建築,如Hotel Vancouver

仲夏日之夜 四 快樂是自己給的
及座落於Burrard Street的古老教堂,很有藝術氣息.

仲夏日之夜 四 快樂是自己給的
在大太陽下,坐熱氣球飛行一小段的旅程,對著下面小黑點般的人影大力的招手。

仲夏日之夜 四 快樂是自己給的

在史丹利公園裡抱著富有原始豪邁的圖騰柱,騎著單車在行人徒步道上比賽,坐在露天劇場看看不懂的戲劇。

一段全長十公里的防波堤散步,看日落,在不知名的湖裡划船等等…..總之幾乎都玩遍了。

終於,離仲諒頭七還有一天,晚上,他們收拾行李吃完飯後,一樣,到旅館後面散步,那裡有很多人,有情侶、有單獨的、有老人、有小孩,這是貼心的男,女主人為他們倆辦的歡送會,雖然他們什麼也沒做過,然後吉他,小提琴,鋼琴和人,都一起發出聲音,大家都一對對,連小孩也玩的不亦樂乎.

「天使,我們也下去跳阿!好不好,來啦!走。」

嵐華也不等仲諒說什麼拉著就走,兩人就隨著音樂和大家一起跳舞,這一夜,嵐華跳的好開心,她已經把所有的事都拋在腦後了,享受她與仲諒這幾天來的快樂時光,她現在已經是個快樂的人.

她已下定決心,不會再抽煙,因為天使不喜歡,她已下定決心,不會再有網戀,因為天使不喜歡,她已下定決心,要把自己變得讓天使喜歡.

可是,如果天使走了的話呢?她知道,總會有這麼一天的,而且會很快,只要她變快樂的話,他會成為正式的天使,將會離她而去,但,如果她還是不快樂的人的話,天使就會留下來,直到,她成為快樂的人.

但她不想這樣,在私心與放手中猶豫不決,一直帶著這樣的情緒,到第五天早上起床,收拾行理,離開旅館,坐車,到機場,上飛機.

「妳怎麼了,這幾天不是都很快樂的嗎?怎麼又......」

她怎麼可能把實情告訴天使?只好隨便說怕會公司會一下子適應不來而擔心,兩人彼此都藏了一些話在心中,天使知道嵐華內心的掙扎,也不戳破,任她自己想清楚,任務的時間快到了,他很怕自己無法回去看從前的好友.......一切,就掌握在身旁這少女的手中了.

回到了台灣,坐上了計程車.

「要去哪?」司機問.

「麻煩重慶北路謝謝!」天使回答.

司機走了一段路,車上的倆人沉默,氣氛尷尬,他們同時欲言又止,然後假裝轉頭看著窗外灰朦朦的空氣,在計程車計程表跳了第十下時,嵐華先開口了,她很直接,純真的個性回來了,她要天使看著她.......

「你有喜歡過我嗎??」

嵐華口氣越鎮定,心就跳的越快,問完馬上死閉著嘴,深怕心臟會從嘴裡跳出來.

早就在心裡模擬過千百遍,有這樣的狀況發生,該怎麼應付,但天使還是找不出可以不傷害她的說法,計程表又跳了一下,不知道司機要把他們載到哪去!!

「我......」

天使正要說出什麼,碰的一聲,計程車被直闖紅燈的車子往車門地方撞上,就這麼剛好是嵐華坐的地方,整個車門被撞到凹下,玻璃碎片四散,刺進嵐華的頭部,頸部,血快速的冒了出來,整輛車翻了個側面,板金磨擦著柏油路面,發出慘痛的尖叫,司機糊里糊塗的躺在血泊中.

車門打不開,一時間的驚嚇,恐懼,害怕,無助,又重新回到緊閉雙眼的天使心裡,他開始無助,腦袋一片的空白,嵐華蒼白的臉,失去血色,靈動的大眼不再張開.........

"你要救她阿!!仲諒!別讓恐懼抓住你的心阿!!!時間緊迫,快阿!!"

仲諒掙開了眼,再度看著嵐華,眼神堅定,右手一揮另一邊的車門被無形的力量硬生生的破開,腦海浮現離此地最進醫院的地點,立即把她抱出車外,不管有沒有人在一旁,雙翅一展,起身........

護士熟練的將嵐華放上病床,被推進急診室,醫生護士全忙成一團,他焦急的在外頭等著,一分鐘過去了,半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四個小時過去了,到了十一點,等待的時間像是一場拷打,鎖鍊勒住心臟,一個烙印狠狠的印了下去,一次又一次的鞭打,他問著自己,我愛她嗎?

若她好了,還是會問我這個問題的,我該怎麼回答她,怎麼辦.

「先生、先生,你是她的家屬嗎?」

護士一臉難過的看著仲諒.

看來醫生盡力了,嵐華傷的太重,是該他出馬的時候了......

「......嗯..我知道了,謝謝妳們,我可以進去看看她嗎?」

仲諒站了起來,沒有一點緊張,擔心.

「可以,請跟我來。」

護士大概覺得,他是個無情的人吧!!可他的表情,又像是有自信躺在床上的那少女,決不會死一般.

進到了急診室,一股難聞的藥水味混雜著血的味道直撲鼻腔而來,嵐華就躺在病床上,醫生護士都站在一旁,他向醫生要求要一人獨留的權力,一下子,醫生護士全都走了,剩下仲諒和嵐華.......

「嵐華,妳突然問我這個問題,我實在是很難給妳一個回答,這個問題太難了,雖然答案很簡單,但要我說出來,很難,因為我不能愛妳,我是天使,雖然只是實習的,但結束後我還是要離開妳,對不起,我不愛妳!」

仲諒摸了她眼睛一下,儀器又開始跳動,她的呼吸也回來了,轉身,兩個奇特服裝的人站在門前.

「你做的很好。」

靠北馬來通知仲諒,他的任務圓滿結束,朋友們正等著他,但仲諒知道,還差一點,仲諒走了出去,跟護士要了一張紙,一隻筆,寫了些東西,吩咐要護士小姐交給嵐華後就走了,仲諒走到醫院頂樓,張開了翅膀,乘著風,飛向莘茗家的頂樓…………

「三位都還好吧!」莘茗、恩伺、景漢回過頭來,呆呆的看著仲諒,莘茗眼裡泛著淚光,仲諒回來了,她要緊抱住他,緊到不想再讓他離去.

嘩的一聲他張開了翅膀,然後輕聲對莘茗說「想飛嗎?抓緊我......」

在醫院,嵐華不久也醒了,她沒看到仲諒的身影,門緩緩的開了,是那尖酸刻薄的老闆,怎麼今天看起來,臉上浮現的是擔心,是緊張,他身後的小熊抱著一大束菊花,低頭啜泣,看來,真不該讓她去買花的,一定被老闆狠狠的罵過,再後面,是公司裡的同事,很多人都來看她了,卻沒有仲諒的影子,她有點失落.......

護士小姐走向前去,仲諒的信紙,在嵐華手中滑落.........

【嵐華....妳今天突然問我的那個問題,我嚇到了,因為我只是個天使,我從來沒想過要愛妳,只把妳當成一個需要幫助的人,也許妳是覺得我對妳很好才會喜歡我,但我要說,如果換做是別人的話,我也會這麼做,那是因為需要,就這麼簡單,若妳硬要是我給妳一個答案,那就是,我喜歡妳,但不是愛,若妳還需要一個原因的話,那就是,我的心早在死前給了別人,我寫了這封信給妳,是讓妳明白,妳只是一時錯亂,才會喜歡我的,妳會找到更愛妳的人,我要走了,因為時間快來不及了,還有最後一件事,妳要答應我,從今以後,妳就是個快樂的人,若妳不開心的話,就想想我吧!我會在天堂的一端支持妳的,就這樣了,再見吧!
給快樂的人 天使】

後來,聽說嵐華跟那刻薄的老闆結了婚,到加拿大的"楓之屋"密月時,那男,女主人還嚇了一跳,卻也沒過問那少年的下落,現在,有了一男一女,男的叫郭思諒,女的叫郭喜樂,一個是思念仲諒,一個是希望喜樂,忘了說,那老闆正巧他也姓郭.

恩伺跟景漢,個有了自己的事業,卻也常聚在一起,某天,他們在報上看到,加拿大的新聞....

"驚見日出的人影,在加拿大出現,疑似外星人"

他們倆對望一笑,那時在頂樓,仲諒帶莘茗去了哪??他們不知道,只知道,這又會是另一則故事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3 08:29 , Processed in 0.148586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