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R無限-網遊之進化特區 Ch.10 血月儀式(上) ...

[長篇連載] -R無限-網遊之進化特區 Ch.10 血月儀式(上)

查看: 2464
ray40109135
(Aroy)發表於 2014-7-29 15:30:21 |訂閱他
複習:之前章節

ch.10 血月儀式(上)

奧格斯堡的早晨,比往常更加混亂,氣憤的鎮民在廣場向鎮長抱怨著自己的損失。

「大家別這樣,請冷靜點!」鎮長盡力的維持著秩序「一個一個說!」

「看看他的女巫獵人們給奧格斯堡帶來了什麼?」警備長帶著隨從從鎮民當中擠出一條路到鎮長面前。

「至少七個人被活活燒死,連唯一一位醫生也在死亡名單裡;又一個無辜的孩子被帶走!是因為這些女巫獵人嗎?!」警備長義憤填膺的宣布著一件件悲劇「是因為這個引狼入數的鎮長!」

「應該要將他們繩之以法」某個損失慘重的農夫帶頭起鬨。

「就應該要這樣!」鎮民們群起附議。

「夠了!這些不是女巫獵人們的錯!」鎮長再度開口,徒勞的想勸鎮民冷靜「難道我們留的血還不夠多嗎…」
一聲槍響,鎮長摀著被射穿的脖子倒在血泊之中。

「還不夠!」警備長居高臨下用槍指著鎮長的腦袋「現在還不夠!」

-R無限-網遊之進化特區 Ch.10 血月儀式(上)

▲▲▲

「林睿留下的暗號是我教給他的,他要我們顧好張偉,他會把小女孩帶回來。」潘婷沉重的面對著眼前四個人。

「現在張偉被抓、我也不能露面,我估計依照原劇情發展,現在鎮長已經被警備長殺了。」妮娜披著斗篷坐在酒館房間最陰暗的角落「況且葛蕾特跟韓塞爾失蹤,我們很快就會變成眾矢之的。」

「那咱們現在應該怎們辦?」周二福頭頂纏了一圈繃帶。

「還記得米娜嗎?劇情一開始被誤認是女巫的女孩。」妮娜說出了自己的布局「我會跟著她去找韓塞爾;你們就跟著警備長,他會找到葛蕾特,但是千萬不能被發現,就算她遇到了危險也絕對不能出面,我們現在只能讓劇情自由發展…」

酒館房間的門被敲開,走進來的是被誤認為女巫的米娜還有原本應該失蹤的韓塞爾。

「我知道一個地方,裡面應該有讓妳們打敗女巫的方法…」米娜一句話讓所有人震驚…

▲▲▲

葛蕾特獨自走在森林深處,搜尋著韓塞爾的身影,昨晚米莉安的威脅還縈繞在耳邊,自己彷彿還能聞到從她嘴裡散發的腐臭。

「韓塞爾!」

不抱任何期望的再一次呼喚哥哥的名字,每一次失落都讓葛蕾特的心情更加沉重,終於發現了不遠處的數下似乎有人。

「韓塞爾?」

吃力的舉起連射十字弓,昨天在樹林裡的傷還沒灣全恢復,葛蕾特感覺到自己的傷口再次撕裂,鮮血浸濕了袖子,播開樹叢,迎面而來的是一顆熱辣辣的拳頭。

葛蕾特剛想反抗,周圍又圍上數人,平時單挑女巫也能險勝的葛蕾特,現在被七、八個大漢壓在地上槌打。

“該死!真的被韓塞爾的粗神經影響了,被這麼一票人埋伏自己竟然沒有發現”葛蕾特在心裡暗罵自己白癡。

「真是狂野的婊子啊!」警備長帶者隨從從一旁的樹林裡走出。

架著葛蕾特的大漢們一個個露出邪惡的表情,各種不堪的詞語從這些人棍的嘴裡冒出。

「你以為你在幹嘛?」強壓下心裡的怒火,葛蕾特質問一臉淫笑的警備長。

「你因為奧格斯堡的大火,以及帶來女巫的瘟疫被逮捕了。」說著正經的言語,警備長的表情可沒有半點辦案的味道。

「你這種白癡到底怎麼當上警備長的!?女巫們在下一盤大棋,而我必須找到我哥哥好拯救你們可悲的…」葛蕾特話還沒說完就被警備長掐住了脖子。

「你給我閉嘴!」警備長的眼神閃過一絲兇狠,帶著金屬套的拳頭砸在葛蕾特臉上「這一次,我負責說話,你忍受疼痛吧!」

「你應該知道,我是一個有熱情的人。」

「我熱愛馬。」

「很美麗的生物對吧?」

「馴馬的時候必須嚴格。」

「這樣牠們才會知道誰是老大,不然牠們永遠不長記性。」

「起初牠們會恨你,等到摧毀牠們的精神,牠們就會安分的讓你予取予求。」

長篇大論廢話完的警備長湊到葛蕾特面前,葛蕾特不甘示弱的一口咬向警備長的鼻子,七八個大漢連忙架開葛蕾特,警備長摀著鼻子在地上打滾。

「去你的婊子!」又是一拳打在葛蕾特臉上。

「老大!我們應該把她帶回鎮上…」一個看起來比較冷靜的年輕人試圖阻止長官的獸慾。

「我還沒馴服她呢!」警備長搧了年輕人一巴掌,又往葛蕾特的腹部踹了一腳「這是你逼我的!」

「你真可悲!」滿臉血的葛蕾特依然不屈服。

「很有膽。」警備長嘲弄的吹了聲口哨「不過我就喜歡這樣的!」

警備長的隨從準備強行脫下葛蕾特的衣服,看著自己養的小地如此懂事,警備長也解開褲頭。

「等我享受完,她就是你們的了…」警備長話沒說完,樹林裡傳出野獸的吼聲,大地也跟著震動,一個”乎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的概念。

樹群猛的被撞開,衝出一個兩米多高的山怪,山怪抓下被撞飛的樹幹,敲翻兩個準備掏槍的小弟,一拳打破一顆腦袋,數秒鐘就把警備長的小弟們變成一具具死狀悽慘的屍體,警備長也被自己脫下的褲子絆倒,腦袋被山怪一腳踩成肉醬。

山怪準備扛起葛蕾特,樹林深處射來一枝箭矢,威脅似的釘在葛蕾特與山怪中間的地上。

「離她遠一點!」林睿從樹林裡現身,拉滿的復仇者彎弓正對著山怪的腦袋。

山怪怒吼撞向林睿,林睿放開手指,箭矢破空而出,山怪擋住了這一箭,卻被觸發的擊退效果推飛,箭穿過山怪的手掌,釘在幹樹上。

「我知道你是受了女巫的命令保護她,我不會傷害她的,如果你聽懂了,請你離開。」林睿看著拔出箭矢的山怪又準備衝過來,連忙扣了兩枚箭矢在弦上。

山怪只是單手折斷了箭矢,轉身離開了滿地屍骸的樹林。

林睿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的葛雷特,以及散落在一旁的十字弓與箭矢,收拾整理,林睿背著葛雷特和她的裝備離開,前往跟蹤山怪的途中,林睿偶然找到的一間老舊木屋。

▲▲▲

黑夜降臨,躲開村民搜索的王威賢一行人跟著韓塞爾與米娜,步向米娜口中藏有能傷害女巫的辦法的洞穴
「你確定那個洞裡真的會有我們需要的東西嗎?」陳忠禹挖著鼻孔走在隊伍後面。

「什麼聲音!?」韓塞爾示意大家安靜。

「好像是女巫的笑聲!」妮娜對於這個嘲諷過陳忠禹的笑聲異常熟悉。

「糟糕!是洞穴的方向!」米娜聽出聲音的來源「快!」

一行人加快腳步,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就來到一間疑似獵人小屋的木造建築前。

戒備著進了屋子,滿地狼藉,不遠觸的地板上還有一個詭異的大洞,洞裡透著微弱的亮光,王威賢示意周二福跟潘婷掩護,自己握緊右手準備隨時刀化,左手高舉著火把來到洞口,火光照亮了洞穴,洞口正下方,一個人躺在那裡。

「有人!」王威賢蹲低想看清躺在洞底的人「好像是林睿!」

「真的是他!」潘婷跟著蹲到洞口「他在流血!」

「快點下去!」妮娜找準了比較堅固的家具綁好了繩子。

「林睿!林睿你沒事吧!?」王威賢直接跳下洞口,撐起林睿。

「葛蕾特…」半睜著眼,腹部中箭大量出血的林睿,吃力的指著洞口。

「林睿!林睿!」跟在王威賢後面跳進大洞的韓塞爾,聽到自己妹妹的名字也激動起來。

「讓開!」順著繩子滑下來的米娜從身上掏出一瓶藥水。

示意王威賢讓林睿平躺,米娜口中念著艱澀難懂的語言,一邊把藥水滴在林睿中箭的傷口,一邊把箭從傷口裡拔出來,接著又在地洞裡的各個角落拿出步之名的植物搗爛敷在林睿的傷口上。

米娜動作的同時,潘婷跟妮娜也順著繩子滑到洞裡,看著林睿的呼吸越來越弱,所有人都做了最壞的打算,直到米娜又調了一瓶藥水餵林睿喝下,林睿的呼吸才漸漸恢復,彷彿只是睡著了一般,眾人也鬆了一口氣。

韓塞爾聽著米娜再次叨念著艱澀的語言,表情越來越難看,猛的大喝打斷米娜。

「米娜!妳!你是女巫!?」韓塞爾一臉不敢相信。

「你對他做了什麼?」聽到女巫兩字,王威賢的右手瞬間刀化指著米娜。

「世界上也是有好女巫的,雖然不多…但…」米娜一臉平靜的看著幾乎貼著自己鼻間的砍刀。

「退後!」王威賢刀化的右手高舉,如果米娜不照自己的意思退後就準備一刀砍下她的腦袋。

「我是女巫,但我有沒有傷害過你們?」米娜依言倒退了幾步。

「你身上沒有女巫的痕跡!我檢查過的!」韓塞爾靠上洞壁,連女巫都判斷不出來,自己十幾年的職業生涯白幹了。

「痕跡只會出現在黑女巫身上。」米娜解說著,示圖勸住眾人的怒氣。

「黑女巫!好耳熟的名稱!」潘婷連想到前兩天晚上變成地獄血蜂的三個獵人。

「仔細想想看,為甚麼我要幫你們對付我的同類?」米娜的聲音沒有一絲害怕「我跟她們不一樣。」

「葛蕾特…被抓了…黑女巫…血月儀式…」林睿虛弱的聲音傳到眾人耳裡,箭拔弩張的氣氛瞬間消失,王威賢解除刀化蹲到林睿身邊。

「葛蕾特被抓了!?」韓塞爾差點揪起林睿。

「森林深處的山上…」林睿的聲音雖然還是非常虛弱,但是明顯恢復了一些力氣「小孩們也在那裡…」

「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知道的?」韓塞爾冷靜了一點。

「我跟著山怪…發現女巫們已經在那附近聚集…後來那個紅頭髮的要山怪活捉葛蕾特…後來…我把葛蕾特帶到這裡…接著…那個叫米莉安的女巫出現…」林睿吃力的稱起身體,靠上洞壁,細說著不久前發生的戰鬥。

▲▲▲

-R無限-網遊之進化特區 Ch.10 血月儀式(上)

「多麼感人的時刻啊?」米莉安突然出現在屋子裡,嘲弄的看著狼狽的葛蕾特「迷路的小孩找到回家的路了。」

「你是誰?」林睿站到葛蕾特身前搭弓拉箭瞄準米莉安。

「人類就是這點無聊,總是在問同一個問題。」米莉安滿不在乎的揮洞魔杖,甚至還為壁爐點上了火。

「在我的箭貫穿你的腦袋前報上名來!」林睿把弓拉得更滿。

米莉安只是微微的一笑,林睿本能的感覺到危險,如果自己再不放箭就會再也沒有機會拉弓。

嗖!

箭飛射而出,不到五公尺的距離,正常人絕對躲不開這一箭,米莉安魔杖輕點,高速的箭矢完全無視物理原則,在米莉安身旁繞了一圈,又以更快的速度射向林睿。

噗!林睿的腹部被自己射出的箭洞穿。

「快…走…」強忍著劇痛,林睿緊握著只剩一小節露在自己腹部外面的箭尾,從後腰穿出的箭頭距離葛蕾特只有一個指節的長度。

「不自量力的人類!」輕蔑的看著林睿,米莉安維笑著靠坐在身後的餐桌「這裡,可也有我的一些回憶呢?雅德里安娜得女兒-葛蕾特,你那卑賤的母親,曾經也是一個女巫,高階的白女巫。我告訴你們一個故事吧…」

“大約二十年前,小鎮旁的一個農夫愛上了一個女巫,他們有了兩個孩子,快樂的生活著。
對於女巫而言,美好的生活,通常不會長久;一種血月製造的魔藥,能讓女巫對火焰免疫,關鍵的原料,就是高階白女巫的心臟。
但是你的母親太強大了,我們無法批敵,於是,就只能是你的心臟了。
血月即將到來之前,我放了一些流言出去,當她發現村民決定獵殺她時,她讓你父親帶你們到參凜裡藏起來。
她知道自己會有什麼樣的遭遇,同時,她的尊嚴也不容許她逃跑,而白女巫,永遠不會用咒語對抗人類。
當你父親回到這裡的時候,你母親已經被燒死在熊熊燃燒的火刑台上了,而你的父親也被吊死,雅德里安娜死了,你失蹤,血月也過去了。”

「故事就到這裡,很美妙吧?」米莉安把玩著自己的魔杖,悠閒的看向林睿「至於你的同伴,我無意間發現這個男人的血肉,搭配血月儀式製作的魔藥,可以讓我們獲得預知的能力。」

「我的姊妹們已經從世界各個黑暗的角落趕來,準備和我一起沐浴在血月的光芒之下。」米莉安站起身,走向葛蕾特「現在,缺少的只有…妳骯髒不堪的心臟了。」

「妳廢話夠了沒!?」林睿再次拉弓,這次弦上扣著兩隻箭矢。

米莉安魔杖揮動,林睿腳下的地板爆裂,大量的煙塵撲向了葛蕾特的眼睛,林睿的箭沒有射出,摔進了坑洞。

▲▲▲

「接著我就聽到葛蕾特被帶走的聲音…」林睿握緊手裡的復仇者彎弓,看著左手的兩枚箭矢。

窗外晨曦的陽光照進地洞,血月儀式…就在今晚。


---未完待續---


-R無限-網遊之進化特區 Ch.10 血月儀式(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5 10:31 , Processed in 0.133802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