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THE GAME】7月25號更新「10章節」作者:月望 ...

[其他] 【THE GAME】7月25號更新「10章節」作者:月望

查看: 801
喬庫
發表於 2014-7-25 18:47:25 |訂閱他
【THE GAME】7月25號更新「10章節」作者:月望






吹在岩壁區的風停了。

風起風落,沒錯,風的消失宣告著結束,打完護衛那一刻任務就結束了。

結束後就是領寶!

安滿心期待著,連走路的風格也跟著改變。
踩著小碎步猶如十幾來歲小女孩,哼著輕而愉快的小調走在她前方。野村藍仍舊對這位個性說變就變的隊友無語,照著她的模式閉嘴不說話,除非她的隊友討槍。

沒錯,討槍。

像是問女人一些隱私的問題之類的。
通常男人總是喜歡問女性隊友:安安妹妹你幾歲呀、安安妹妹你身材真好、要不要跟葛格去兜風啊我帶你喔w,或是乾脆自來熟的搭肩在她的……等等,幸好,安算是乖的。
頂多問名字還沒蠢到問年紀三圍……雖然自己也很久沒量過三圍了……不,這不是重點。

總之問名字嘛。有這麼重要?無論拒絕幾次,這個傢伙簡直像蟑螂一樣無限再生問題,問到野村藍的臉都真的藍了。鐵青著臉架在安腦門,甚至早威脅他超過不下十數次,這個傢伙仍舊努力不懈問名字。

安甚至還密GM怎麼消去屏蔽ID的方法,然後被野村藍發現,又持槍桶腦門好些回。

「這傢伙煩不煩啊,不講就不講,講了又能怎麼樣?叫得更噁心。」
野村藍皺眉鐵青臉,好幾次拉遠與對方的距離,但對方卻跟塊磁鐵一樣怎麼拉遠怎麼拉近,簡直將他們當成了SN極……

「吶,名字起碼給一個字啊,跟我一樣一個字就好,讓我方便稱呼妳啊……不然一直叫槍手多拗口?」

野村藍停下腳步,眼睛閉著沉思了一會兒……

「不給。」

她繼續走她的路。

「總算給……不對,喂……妳說不給是怎麼樣啊!名字對妳來說有這麼重要……」

「重要。」其實根本沒有什麼份量,只是單純的不公開,這並不是什麼分享不分享、或是信任不信任的大小問題,純粹只是「個人自由」方面,野村藍厭惡將自身的自由公開。

就這麼簡單。

安停下腳步,望著女孩漸行漸遠的背影。

背著笨重的長槍卻不收在倉庫中,而是選擇自己扛。

和一般的女性不同,既不會撒嬌更不會讓男性勞動,總是自發性的下令、也是第一個行動的軍人。

流血就算重傷也絲毫不疼得樣子,沒見她像個女孩子哇哇大叫,更不會尖叫著「好可怕──」「保護我──」等等……這些柔弱的話語。

簡直就像開著軍人外掛程式的職業玩家。

先不論種族職業,光是操作技術絕對是高分,不需要質疑;行動力也是滿分;就連統帥能力……嘛,好吧,這個勉強過關。

因為不知道名字,也沒有小名稱號可以調查她的身分。

就算知道了,恐怕也只是默默無名的玩家吧?憑她死都不肯給名字這一點大概能推測,她一定不是個名人,也大概不會出現在任何榜上。

這樣的天才被埋沒在遊戲中,實在可惜……

我也是……那背影,就好像曾經的我彷彿回來,現在就站在眼前背對著我似的。

那時候的我並非玩家,只是一枚機器,提供公會會長的機器。只會發號施令,並不會思考怎麼樣對自己好,一心想著對大家、對成員好,日子久了,大家只會將發號交給他,任務交給他,其他零零碎碎雜事也是由他包辦。

宛如雜工的會長,沒有主見。



「這樣的我……還是太軟弱了。」

但這女孩不會。她具有安當時沒有的威嚴這種特質。

只要她目光一轉、槍口一對,幾乎沒有人敢違抗。除了他自己,安已經習慣女孩的模式。

她不會亂玩武器,並且非常了解武器們的特性,懂得適時做出隨機應變。

如果這樣的人才當時在他的公會中,他還會演變成這樣嗎?

也許……不會。

又或許會吧。這已經不重要了,他離開,公會早被解散了。

留戀當時又有什麼用,過去並不是人類,並不會主動追回你。

所以……人需要「改變」,更需要一份「勇氣」推動改變。


安露出一個燦笑,跨出步伐。




沒剩多少距離了,野村藍一會兒瞇眼、一會兒強迫自己睜開。

她覺得疲勞,老實說,她現在極度地想睡,現在卻不是休息的時候。

穿越過石像護衛的森林,一片雪白的境地靜落眼底,莊雅而嚴肅的希臘神殿像在迎接著他們似的。

目測約一兩百的石階,走上去不會花太多時間。

神殿並沒有大門的存在,只有粗壯的白石柱支撐著,被石柱包圍著的最高祭壇,顯得特別神秘,多了些肅穆的氣息。

至於他們辛苦老半天的寶物就躺在那祭壇上,寶物箱既沒有設陷阱更沒有怪物……其實有的,就是那隻強得不像話的石像……

不過這麼「簡陋」地放至寶物,總是會令某個喜歡東想西的人覺得這神殿未免也太偷懶,連個怪都沒多設就算了……呃,這對他倒是好事一件,但,這樣就輕鬆拿走寶物總讓人覺得毛毛的。

野村藍在寶箱前停下,盯了箱子幾秒才開口。「你先選吧,留書跟槍給我就好……有槍的話。」

安聽了話、搖搖頭,自嘲笑著:「我只是『祭司』,沒理由讓我先選。你現在可是『坦』啊,功勞多、怪也是妳殺的,怎麼讓著我?」他攤開雙手,做出了「請」的手勢。

「……」

安盯著對方的眼神,心中大概也有個底,眼神一暗。「妳在可憐我。」

「沒有!」野村藍立刻抬頭,難得的露出慌張的神情,「不、不是……我只要書而已,我就為了書而來,多的武器除了槍跟劍類,其他武器對我而言都不是好使的工具。還是你先吧,畢竟護衛那邊沒你救火,頂多重來一次罷了。說起來完成任務你也有一份功勞。」

這傢伙難得說這麼多話。

不過這話越聽怎麼越想哭呢?老大,岩壁是妳叫我爬的,翼鳥還是妳射掉的。浮空版那邊也是,如果少了妳的軍威,我恐怕早就成怪物的盤中飧了。

一切都是妳先開始的……

當男孩眼神感激地欲再提出反駁,卻看見女孩罕見地低著頭,別過臉、彷彿害羞的模樣。

別說是身為男性了,一個身為玩家的尊嚴看到這景象瞬間就揮飛煙滅。

禮讓的矜持在哪裡?不就在焚化爐裡燒的那個嗎?

於是,安裝咳幾聲,掩飾自己的不好意思。

「咳!那、那小的就恭敬不如從命……」

最後,安隨意挑了一把光屬性的鐵匠用A級戰槌、同樣是光水屬性的全職業B級長鞭、一件有加防禦的全職業AA級披風,和一雙有加速屬性的全職業AA級天空飛行靴子。

其他寶箱裡面果真放有女孩所說的兩本書,一本是魔導書,不知道記載了什麼技能。另外一本安有看過,叫做劍之拂曉的劍士技能天書,裡面當然是記著劍士的特殊技能「破曉曙光」。

雖然不知道女孩要後者有什麼用,畢竟她使用劍的次數並不多,倒是槍類的天書專用技能「聖槍雪」值得推薦她學習……學了在上PVP場舞台肯定是槍者無雙。

可惜這本書是劍之拂曉,書也不會因為安的願望自動轉換成記載聖槍雪的天書。

野村藍額外地很幸運,除了書外,還有幾把稀有槍械跟兩把S級一把A級的長劍。跟一些AB級防具。

「你不要劍?祭司也可以拿劍,這裡有兩把S級武器。」野村藍語氣很稀奇的詢問著。光火屬性S級的長劍「火鳳鳴」跟純光屬性的S級長劍「聖行者」都是黑市肥羊,通常玩家看到肥羊怎麼可能鬆手不取?

話落對方耳中,安當然明白對方的意思,送野村藍一記白眼。「跟妳一樣,用不習慣,我只拿用得到的東西。而且──我從不缺錢。」

這句是實話。自從解散公會後,安不再吐給公會財庫,賺的錢全都省下存在私人銀行。還未創祭司職業前,他早已經為祭司充飽了荷包。

語畢後,野村藍很乾脆地將剩餘武器裝備全數搜光。

這個月生活費跟食費,還有點心不用愁了……

野村藍點頭代替答謝,私底下心滿意足地笑著。




未料,才剛落幕沒多久的戰爭寧靜,又讓一個不速之客給踩碎。










AUTHER's

下一章就是\鬼王/啦!來襲吧!來襲吧!來襲吧!(滾去睡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14:09 , Processed in 0.159694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