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天狐少女不H就會死

[輕小說] 天狐少女不H就會死

  查看: 8657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6-16 00:45:21 |訂閱他

天狐少女不H就會死


箱子裡的天狐少女這回跑出箱子外,但沒有比較讚好嗎?這孩子力氣不小,瘋狂把我壓倒在地、瘋狂用頭蹭我臉頰、瘋狂在我身上舔來舔去,甚麼天狐,哈士奇還差不多。我一邊反壓制一邊說:「喂!芙蘭,為什麼這傢伙發瘋似地往我身上鑽啊?」


「回大人的話,大概是第一次交配,所以有點害羞吧?」害羞妳妹,哪裡害羞?還有妳那句「回大人的話」為什麼聽起來有修指甲刀的味道?這貨肯定一邊修指甲一邊敷衍我。


天狐少女突然停下動作,直視我雙眼,然後移動原本坐在我大腿上的屁股,一雙小巧稚嫩的雙手扣住我的褲子,用力拉扯。喔不,上帝保佑,我反射思考:「喂!芙蘭,這傢伙好像在找甚麼,好像初號機想吃掉使徒一樣瘋狂,好像褲子在她眼裡是希特勒一樣厭惡啊。我的大腿間有解除封印的九尾狐啊。」


「行者‧‧‧大人請完全不需要擔心‧‧‧嚼‧‧‧她大概是在找您的搖桿驅動程式,或是阿里山大神木吧‧‧‧嚼‧‧‧您就餵她吃您珍藏的好吃棒吧‧‧‧嗚嗯‧‧‧牛軋糖夾心好黏牙喔‧‧‧嚼‧‧‧」好吃棒妳妹,完全很需要擔心啊,明明知道她發情期還寄過來,現在又要我做不可能的R18演出?話說妳根本就看戲心態邊吃點心邊敷衍我吧?到底多想搞出包王女真人版?到底多想讓版主貼上18+標籤啊?


天狐又停下動作,發出嗯嗯啊啊的嬌喘,不知道天狐怎麼叫的人可以參考一下。然後準備脫去衣服。脫去衣服?嗯?妳肛肛說甚麼?唉?不要脫、不准脫、不許脫、不可以脫、給我坐下!海苔呢?海苔在哪裡?馬賽克呢?都沒有嗎?甚麼?缺貨?那至少給我兩片OK繃也好啊。肉色從水蛇腰不斷向上延伸,等一下啊‧‧‧啊‧‧‧粉紅色‧‧‧已經‧‧‧來不及了,芙蘭,我已經回不去了。少女白皙軟嫩的肉體就坐在我身上,身上不斷冒出香汗跟一股強烈的氣味——鹹鹹的氣味。


芙蘭皮笑肉不笑地說:「討厭——行者大人好色喔。


「還‧‧‧不是妳害的嗎?」天狐少女張開雙臂、上身全裸撲向我、有一瞬間我理解了高中女生被變態纏上的驚恐。赤裸的上身衝向我的右手,小嘴啣住右手食指,吸吮了起來。唉、唉?不是吧?這個、這種東西、這能播嗎?我再次求救:「芙蘭!『吸吮』這種字眼都出來了,這樣下去大丈夫嗎?」


「真是出色,敵人的動作完全被您牽制,現在正是反擊的時刻!」戰場支援啊!妳是在那邊戰場支援甚麼啦?誰叫妳現在把戰場上的專業支援拿出來用啊?妳是在支援甚麼?話說被牽制的根本是我,怎麼看都是我被壓著打吧?還有那邊那隻天狐不要再吸了、我手上阪本的蜂蜜沒有洗掉嗎?怎麼可能?都過了一集怎麼可能還留著?


「安分一點‧‧‧!」我張開左手頂住少女的鎖骨,試圖把右手從「深喉嚨壓縮術」中救回。此時天狐少女卻吸得更用力,誰?是誰把吸塵器轉到最大啊?小嘴裡溫溫軟軟黏黏濕濕的、時不時碰到尖尖的虎牙、章魚吸盤般的舌頭不斷刺激我的食指,原本就強烈的觸感現在更加激烈——如果在那小嘴裡的不是手指,是joystick的話美乃滋就無料大放送了。


「哈哈哈,這個好有趣‧‧‧啊‧‧‧!行者大人危險!敵人的攻擊力一瞬間暴增、這樣下去不樂觀、請求轉換戰術!雖然大家都知道『食指』是『食用的手指』、但是請斟酌分寸!」就叫妳不要那麼專業了!說得那麼精彩結果還不就是我被天狐逆推倒而已嗎?食指是食用的手指?這是常識嗎?我人生一路走來都走歪了嗎?還有妳在那邊看甚麼「誠實預告」?笑得那麼燦爛不要以為我沒聽到。


混帳,芙蘭一副看戲心態根本沒有打算幫忙,不是我不反擊,是怕弄痛她。我現在是擁有千億宇宙能源的「能源體」,必須精準操縱力量,否則剝顆花生沒弄好就會產生黑洞。總之先改變戰況,我抓準力道與時機,猛然起身,一瞬間從被動姿態轉為主動,她的下半身還跨坐在我的大腿上,但上半身已經呈現貼地狀態——成功推倒天狐少女。


此時她的雙頰更加紅潤,凝視我然後緩緩放鬆小嘴,似乎有點驚訝。我收回右手,更正,濕濕黏黏滑滑鹹鹹的右手。唉?為什麼突然變得安分許多?是嚇到了嗎?還是累了?她咬咬下唇,雙手橫放地上沒有攻擊,四散的銀髮與濕潤的汗水好像暗示著甚麼。一陣寂靜之下她發出嬌嫩的喘聲:「啾‧‧‧啾‧‧‧?」原來這是天狐的叫聲,第一次聽到,可以寫成新歌——天狐這麼叫。她的臀部不安分騷動,隔著褲子在我的腿間蹭來蹭去,尾巴搖來晃去,好像‧‧‧在等甚麼?


「行者大人‧‧‧太可怕了‧‧‧多麼可怕的男人‧‧‧竟然逆推倒天狐?行者大人就是現在!驅動您的搖桿程式,天狐正等著您的疼愛!不需擔心、站場汁媛就交給我吧!」有沒有這麼誇張?不過是起身讓她躺下而已,講得好像我剛剛空手解決火力全開的一護一樣。妳又是在驅動甚麼搖桿程式啦?還有站場汁媛寫出來是這樣嗎?是不是有哪裡不太一樣啊?


「喂‧‧‧芙蘭妳是說這傢伙她‧‧‧?」


「是的,因為您逆推倒天狐,現在主導權回到您手上。天狐是母系社會,一直以來都是女方主攻,想取得主導權是極度困難的事‧‧‧但是一旦取得‧‧‧像您剛才那樣逆推倒‧‧‧她就會任由您擺佈‧‧‧不論任何姿勢‧‧‧各種play‧‧‧嗯哼‧‧‧」翻白眼,我又翻白眼了。告非啊,我不想擺佈她,只想讓她冷靜下來而已,為甚麼會有這種神發展啊?妳的「嗯哼」完全是本意吧?一開始妳就打算看到這種發展才寄給我的吧?妳根本想害我被動保團體告吧?


「算了‧‧‧那就放置play吧‧‧‧」我準備起身,卻被甚麼東西夾住——天狐少女的小腿死死夾住我的腰,她一臉羞澀看著我,輕咬下唇。


「行者大人,我忘了說一件重要的事。啊‧‧‧內衣還沒乾‧‧‧吊帶襪‧‧‧好像乾了‧‧‧」妳在收衣服嗎?不要讓這種奇怪的台詞流入通話裡好嗎?話說能不能正經點幫我啊?


「重要的事?」


「天狐是一種需要交配時、不交配就會死的種族。」嗯?妳說啥?嗯?


「嗯——天狐是一種‧‧‧種族?妳說是甚麼種族?」


「您X她就沒差,您不X她就有差的種族。」告非!為什麼越來越露骨了啊?虧我還給妳一次修飾的機會結果都浪費掉啦。X來差去是哪招啊?


「不那個就會死‧‧‧說謊也打草稿吧?」天狐還在等我,還在羞澀,還在全裸待機。


「我是認真的。天狐本身為了交配產生出一種機制,讓身體運用平常不使用的80%能量,因此發情對他們來說,就像是初號機暴走、或是大姨媽來了的大媽一樣激動,如果沒有即時交配,身體會耗盡所有能源,造成器官衰竭,最後死亡。只有透過交配才能平衡身體機能,因此不和她H,她就會死。」初號機暴走跟大姨媽是不能比的啊,明顯是大姨媽勝出啊。


「所以之前妳才會說是妳也處理不了的問題嗎‧‧‧?可是我也不見得處理得了啊‧‧‧啊,不要再羞澀了妳這天狐‧‧‧」


「沒問題的,行者大人是該IN就會IN的男人。請IN起來,行者大人。」這傢伙用專業的語調說話好令人火大啊。用專業鄉民術語說話更火大。


天狐少女突然起身扣住我的後頸,再次把我撞倒在地,瘋狂拉扯我的衣物,眼神迷濛,小嘴咬住我的耳朵,吸塵器ON。怎麼回事?主導權不是在我這裡嗎?「芙蘭、為什麼這傢伙又衝上來了?不是才剛被我收服嗎?果然是因為我沒霸氣壓不住她嗎?」


芙蘭的語氣彷彿她真的監看螢幕上的數據一樣專業:「這‧‧‧敵人的能量衝到最高點‧‧‧這是‧‧‧天狐少女最後的反擊,行者大人沒有時間了!再這樣下去一旦耗盡能源、天狐就會器官衰竭死亡!請使用您的寶具救她吧!將天狐少女從死亡邊緣救出來吧!請上她吧!狠狠搞壞她吧!」喂!芙蘭‧阿爾貝特!妳給我差不多一點,這是戰場後援該說的話嗎?為什麼越說越變態了啊?為什麼越講越骯髒了啊?為什麼妳的情緒越來越高亢了啊?寶具又是甚麼啊?還有我都鋪霸氣梗了為什麼不吐槽?


和剛才羞澀的樣子相比,天狐現在看來有些痛苦,彷彿是缺乏氧氣一樣,眼神開始失焦、口水不自主流出小嘴,臉上的紅潤更加脹紅,但卻是痛苦的色調。芙蘭沒騙我,我感覺得到這孩子的身體機能一一喪失——她的能量直線下降,馬上就要死去。


「混帳‧‧‧芙蘭寄給我的人是妳沒錯,但是遇到問題的是我,我要用自己的方式解決。」不等她回話,我侵入天狐少女的精神,這裡有控制一切身體機能的中樞,只要找到操控交配行為需求的區塊,將之關閉‧‧‧這是甚麼?


這是甚麼?


眼前的精神不是以往熟悉的模樣,我很清楚天狐身體基本構造不是DNA,但是‧‧‧這種樣子也太過無理可循‧‧‧她的精神是一顆透明的巨大玻璃球,有星球那麼大,可是‧‧‧除此之外甚麼都沒有——空無。她的思想、情感、慾望、本能、機能全部都合成單一球體,沒有明顯的個別操縱選項,也就是說——我束手無策。沒想到能恣意操弄人心的技術,面對地球以外的生物竟然無用到這種地步。


我站在巨大玻璃星球表面,看著空無的一切,愣在原地。到此為止了,天狐的精神不是我熟悉的模樣,別說操控,連最基本的分析都沒轍。就像是給我一本沙士比亞的原文書,但我連ABC是甚麼都不知道,不,是連英語是甚麼這樣基本的概念都不知道。


「行者大人沒時間了!十秒、九——」芙蘭開始倒數,每一秒都像鐵槌重擊我的太陽穴。我的左眼看著天狐痛苦扭曲的臉龐,右眼看著眼前偌大的玻璃球體,卻甚麼也作不了。自以為擁有精神力就甚麼生物都能改變,卻忘了自己只是宇宙中一小顆星球上的一個物種,世界上有多少化學反應、多少物理現象、多少宇宙空間、多少生物可能性是我不可能預見的?我又怎麼預期他們擁有與我雷同的精神型態,又怎能認定彼此精神能產生連結?我太笨太蠢太渺小太愚昧了。


「行者大人!三、二——


天狐是母系社會。


為什麼這句話在我耳裡不斷迴響?母系社會所以呢?所以——混帳,我這個白癡!


芙蘭的聲音響起,不安染上她專業的語調:「一!」


「啾————!」天狐發出一聲長嚎,然後倒入我懷裡。


芙蘭的聲音微微顫抖:「‧‧‧行者大人,天狐她——


「她睡著了,只是累了。」我挪動屁股,輕輕摟著天狐跟我移到沙發座墊,替她赤裸的上身蓋上衣物。再次回到熟睡狀態的她是如此平和,純真的臉龐沒有一絲惡質,即使裸體也不會讓人產生骯髒的念頭,只覺得是個天真熟睡的孩子。呼——千鈞一髮。


芙蘭試探性詢問:「您‧‧‧到底做了甚麼?」


我癱軟在沙發上、讓柔軟的抱枕擁抱我的身體:「我終止了她產生交配需求的中樞處理系統,等於切斷她的慾望,一時之間不需要H了‧‧‧」


「但是‧‧‧您讀懂她的精神型態了?」


「嗯。」


「怎麼辦到的?」


「我想起妳說的,天狐是母系社會。」「是的‧‧‧我的確這麼說過,可是這有甚麼關連?」


「母系社會大多由高智慧生物構成,高智慧生物總是朝向高效率進化。高智慧、圓體,這兩者之間的共同點是高效率。我一開始就錯了,錯得離譜。想把生物機能中樞從一個圓球整體分離出來,根本大錯特錯。像天狐這樣極度高效率生物已經進化到極致,她們所有的生物機能都能透過同一個中樞操控——精神世界裡則表現成單一巨大玻璃球。人類的精神世界有星球、有宇宙、有房屋、有樹木、有人、有動物還有陰晴不定的天氣,各有各的功能。但是天狐不同,只要把手放上玻璃球表,就能閱讀一切。她的出生、成長、知識、情感、慾望、才能,所有一切都盡收眼底。我需要做的只是把我的想法打進她的心裡讓她接收處理,就這麼簡單,高效率。」


「無可挑剔,行者大人,您果然很不一樣。」芙蘭笑了,我幾乎沒聽過她的笑聲,有種成熟女性的韻味,卻又帶有少女開懷的悅耳。


「好了,暫時解決問題了,我把她帶回去給妳,有狀況再打給我。」「喔,這沒辦法。」


「芙蘭,妳不能就這樣把這小傢伙丟給我、她不能跟我住——」芙蘭打斷我的話:「事實上,不是我將她丟給您養,是她自己選擇跟您住。」


我揚起眉毛,想聽她怎麼說,一邊幫熟睡的天狐把衣服扣好:「是嗎?這小傢伙怎麼認識我的?她有我臉書帳號嗎?」


「天狐的稀有性不只因為數量稀少,更因為她們極致的進化型態。她們的大腦中樞善於接收、分析、邏輯處理周圍的狀況,甚至連空氣中的粒子數量都用於周圍觀測。當然他們本身不會經歷分析過程、只是本能會變得極度精確精準。也因為身體大量分析周遭資訊,他們甚至能預測未來,而且準確率相當驚人。除非是他們沒有接收到足夠資訊,否則幾乎百發百中。」


芙蘭說的不是不可能,在科學上取得越多數據越能預測未來,即使天狐擁有這種高度進化的生物機能也很正常,但是我沒有附和她:「所以妳想告訴我,這孩子透過精準的本能認識我嗎?要是天狐是家寵,交友網站就關門大吉了。下次讓她猜猜看政客的支票都用在哪吧?」


芙蘭這回口氣變得低沉認真:「如果我說有一名低調的連身斗篷男,在天狐少女受到某皇子凌虐當天剛好在場。又如果斗篷男無法坐視不管,卻又不願意高調行事。再如果斗篷男運用某種手段暗中做掉皇子,拯救了少女悲慘的命運,最後得到我的照顧,如此一來斗篷男的英勇事蹟就永遠無人知曉。現在呢,就我所知這種方便的暗殺能力剛好很像某位行者大人擅長的——精神抹殺。


「某位行者大人是誰啊?不要誣賴,我可是善良的小市民啊。再說這跟天狐有甚麼關係?」根本完全命中,芙蘭打從一開始就懷疑我了吧?雖然沒有證據但一口咬定人就是我殺的吧?


「正如我說的,天狐少女擁有高度進化的直覺本能,即便她不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是誰,還是有可能直覺性發覺,不需要任何證明,知道就是知道。而一旦他們認定對方是恩人,就有可能產生好感——順便一提,我還沒看過天狐誤認的例子。


「妳就是咬定人是我殺的嘛。」


「不是我,是她認定自己是您救的。有一次我替您作戰場支援時,她一看見螢幕上的您就不安躁動,平常生性害羞卻不斷用手刮抓螢幕,好像想告訴我甚麼——比方說,這個人就是她的恩人之類的。我不相信偶然,所以當我給她您的照片時,事情就確認了——她根本不讓人有機會拿走。吃飯、上廁所、洗澡、睡覺都要看著您的照片,害我幾天後又拿一張護貝的給她。」


「她可能只是比較喜歡連身大衣吧?」


「行者大人,我沒有證據證明天狐是您救的,但我絕對相信她知道您的救贖。」


「就因為這樣妳就把她寄給我?」


「這是一個原因,另外一個原因是她這幾天不斷望向窗外啾啾叫,朝您的住所觀望,對著您的照片又舔又咬,冰箱裡的小黃瓜又不斷消失,一進廁所就是好幾十分鐘。這都是您引起的,她會發情都是因為您的關係。所以把她寄給您也沒甚麼不對吧?而且不H就會死,身為女性我也束手無策,交給獨身的您不是正好嗎?」小黃瓜不見關我甚麼事?只是她肚子餓吧?進廁所好幾十分鐘是吃太多小黃瓜吧?


「芙蘭妳冷靜點——」「還有另外一件事,您必須替她做檢查。」


「喂,這是進闇界就該做的吧?海關沒做防疫檢查是他們的疏失吧?」


「不,這次的檢查是確認她是否健康,闇界不屬於一般生物的適居帶,因此天狐可能染上古代生物菌種,這次檢查是為了她好,不是闇界的利益。」


我嘆口氣:「‧‧‧簡單的透視掃描我可以幫忙。」


「全身觸診加上唾液檢查。」


「‧‧‧啥?」


「摸遍她身體每一寸肌膚,然後吃她口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5 10:32 , Processed in 0.152376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