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在她胸部倒上蜂蜜

[輕小說] 在她胸部倒上蜂蜜

  查看: 6781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6-9 20:01:29 |訂閱他

在她胸部倒上蜂蜜


交給我?就這樣把一個女生交給我?喂,這是哪來的人口販子?給我等一下,回來說清楚啊。漸行漸遠的蘿莎玫莉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看我,總算是良心發現了嗎?


只見她說:「阪本是精英中的精英,要是她出了甚麼事,你的頭就會這樣喔。」她從不知道哪裡拿出一顆鑽石,握緊捏爆,炸出晶瑩剔透的閃光,為她令人不安的美添上一抹光輝。我愣在門口,到底是搞甚麼?我翻了四、五百個白眼——想想被復活整成非人類、被威脅替蘭絲做事、被迫接受成為怪物,現在還要被迫照顧明顯是妳處理不了的燙手山芋?闇族是多缺保姆啊?神妳到底是多討厭我?就因為我沒禱告嗎?每次禱告妳還不是已讀不回。


當我還在內心煎熬的時候,她開口:「行者大人,小、小女不才,從現在開始擔任您的副官,從今還請多多指教!」她緊張地拉拉衣擺,我彷彿回到人類時期,習慣性觀察分析她——一頭黑色長髮紮成馬尾、乾淨俐落,整齊的劉海與兩束長長的側髮完美不紊亂,身上的改良式和服合身貼齊身體,她儼然就是個日本娃娃,阪本這個名字名符其實地適合她。


「啊啊,今後多指教了,總之妳先回去吧,再見。」我才關上門就聽見她的聲音:「啊啊,這就是行者大人的房間嗎?真是乾淨,這就是所謂強者的『齊家才能齊天下』嗎?真不愧是行者大人!」


聲音是從房裡傳出來的,我回頭,她就坐在地上觀察我的房間,笑臉迎我。喂,為啥門剛關妳就在裡面了啊?黃猿都沒妳快。她一邊哼歌一邊拿出行李箱裡的衣服,一一折好放進我沒用到的空衣櫃——等等、這哪來的行李箱啊?為什麼放我衣櫃?

「阪本小姐妳這是?」


「啊!行、行者大人!不是的、這是因為小女身為您的副官一定要照顧您的起居、所以說同、同居也是不可避免的、是為了工作上的考量,絕對不是甚麼下流的想法‧‧‧當然照顧您的生活也勢必要滿足您所有的需求‧‧‧如果、假如、例如行者大人有甚麼希望或慾望,副官當然就要滿足您所有的願望‧‧‧不是甚麼下流的想法,可是小女也不討厭您用下流的眼光看小女‧‧‧不如說好像有點高興‧‧‧啊啊!這不是說甚麼骯髒的事情、只是因為行者大人您很強大‧‧‧對,是景仰!只是景仰‧‧‧好像又不只是景仰‧‧‧更加強烈更濃烈的那種‧‧‧啊啊!不是說甚麼邪惡的事情、是仰慕、對!是仰慕‧‧‧所以說跟您同居是‧‧‧」


聽不懂,不懂她想表達甚麼,話說「不是說」出現好多次,看不懂。


「阪本小姐,我請妳喝杯茶,然後送妳回家,就算是副官也不用住在我家。紅茶可以吧?」我走向廚房,卻感覺背後一陣熱氣。


「行者大人,小女都知道喔~您以前是人類,人類的慾望是無窮無盡‧‧‧所以也會有想要發洩在女體身上的時候對吧?替您解決問題就是小女的義務喔‧‧‧!」


我才轉頭就看到不該看的白色,她的屁股翹高高,上半身埋入我的床底,似乎在找甚麼東西:「沒有黃書?這怎麼可能?曾是人類的行者大人床底竟然沒有藏H書刊‧‧‧?是小女錯估情勢了嗎?不對‧‧‧就算是這樣也未免‧‧‧不對!一定藏在別的地方!」她似乎在找甚麼書刊,似乎在找甚麼黃色書刊。


「來喝茶吧,阪本小姐。」


「請叫小女阪本就好!」聲音從廁所傳出,乃到底想幹嘛?她繼續說:「啊,如果想叫『親愛的』或是『小阪本』也可以‧‧‧畢竟您是小女的上屬,一切聽從您的指示,想要小女用特定稱呼叫您也可以,小女比較推薦的是『主人』或是『哥哥』‧‧‧啊!這、這絕對不是甚麼骯髒的想法‧‧‧只是為了彼此在工作上能夠更加融洽做的一種‧‧‧嗯‧‧‧對!相處方式而已!絕對不是下流的想法!」


我從廁所門口看到她東翻翻、西找找,自言自語:「不在這裡也不在那裡、那就一定在水箱裡了!對,左手只是輔助而已!無論如何也要掌握行者大人的喜好!不管是慾姐蘿莉偽娘正太都沒問題‧‧‧啊不!問題可大了、如果是偽娘怎麼辦?不行、這是副官的職責!再見了、阪本小姐、新生吧、阪本君!」她一把抓起水蓋,我站在後面接過水蓋:「謝謝、放那裡吧!要上了喔!行者大人到底有甚麼癖好‧‧‧嗯‧‧‧怎麼甚麼都沒有呢?難道說藏在衣櫃裡嗎?可是‧‧‧」她突然像被電到一樣,慢慢回頭:「啊哈、行、行者大人,您好啊,怎麼會在這裡‧‧‧?想看小女尿尿嗎?請稍等、小女現在馬上脫衣服‧‧‧」


「尿尿脫甚麼衣服啊?回來喝茶。」這不是祈使句也不是命令句,而是直述句,因為我一把抓住她的後領,像隻貓一樣揪她回桌前喝茶,只見她像年幼的幼犬一樣呻吟:「啊嗚嗚‧‧‧」


我喝完紅茶、放下杯子:「阪本小姐,請回家吧,我會告訴蘿莎玫莉不需要副官,之後的程序與手續也全都交給我就好,不會麻煩到妳。我送妳回去可以吧?」


她眼神認真盯著我:「請叫小女阪本就好!」


我頓了頓:「阪本,請回——


她紅了臉:「突然直稱小女的名字甚麼的、短時間裡就跟行者大人之間的關係發展得這麼像夫妻‧‧‧啊啊、不是說這樣不可以,其實小女並不討厭‧‧‧雖然我們的關係是上司與部下‧‧‧可是不是說就不能有其他關係、其實小女不討厭有工作以外的肉體關係‧‧‧啊!當然這不是說甚麼不知羞恥的淫亂關係‧‧‧啊啊、可是如果是跟您有不知羞恥的淫亂關係似乎也不錯‧‧‧不如說小女有點開心‧‧‧這不是說甚麼下流的事、只是說小女仰慕您,所以跟您進一步變成主僕似乎也沒甚麼不可以‧‧‧不如說小女不討厭這樣的發展‧‧‧如果說行者大人無論如何都想要小女替您做工作之外的服務當然可以告知小女,當然小女不一定能夠全做到‧‧‧您可以責備小女‧‧‧不如說小女不討厭被您責備挑逗‧‧‧」


她抬頭看我,輕咬下唇,等我開口:「阪本,請妳回家,我會處理剩下的事情。」


「為什麼!為什麼聽到小女這麼真誠的自白還是要趕小女走!不如說為什麼您若無其事重播剛剛那一段回應了?」她吐槽了。受不了我、終於吐槽了。


「阪本,我不需要副官。再說,我直接聽命蘭絲,她的命令永遠只有一份獎勵,協助我妳也只是做白工。既然彼此之間不存在供需,就不要浪費妳寶貴的時間在我身上,這樣清楚嗎?」


她揪住胸前的衣領,咬下唇說:「小女不要!小女是您的副官,就算沒有獎勵也一樣!小女會在這裡不是小女需要您、是您需要小女!行者大人需要阪本!」


嬌射濕敗


我一把抓起桌上的蜂蜜罐、衝向阪本,一手揪起她和服領口,把她壓向牆壁,讓她背頂死路,她發出驚訝短叫:「呀啊!?」不管她多驚慌失措,我一手扯開她和服上衣——和服雖然名稱好聽,充其量也就一塊布兩折、互相交疊,不需要多少力量就能扯開。阪本纏著白布條的胸部露了出來,這些白布條在我面前跟衛生紙一樣軟弱無韌性、我一把揪住扯開,布條應聲斷裂,露出阪本圓潤白皙的乳房。


還沒完呢,我一手捏爆蜂蜜罐,讓黏稠透黃的蜂蜜滴黏上阪本的胸膛,然後透過我的白髮瞪入她的雙眼:「我啊,很喜歡吃蜂蜜,所以不管塗在哪裡,都會舔乾淨,怎麼了?身體在發抖?肉體很興奮嗎?很想要嗎?別想逃,在我狠狠玩弄妳之前都別想離開‧‧‧不用擔心,我一定會狠‧狠‧搞‧壞‧妳‧的。」


她發出短而急的驚叫:「不要‧‧‧!」


可以了,到此為止。我起身拿條毛巾丟給她,丟下一句話轉身:「哼,真掃興。」


她縮起身子,抱著裸露的胸部,低頭啜泣。等她恢復情緒就讓她回家吧,不行,要送她回家,不行,那就偷偷送她回家,否則這個狀態誰知道會發生甚麼事。要是遇到心懷鬼胎的人就不好了。嗯,等等偷偷送她回家。


她擦擦眼淚,竟然笑臉迎我:「行者大人好溫柔呢,是不是在想要偷偷送小女回家?小女都知道喔!這一切都是您演出來的。」被看穿了嗎?不對,是瞎猜的,她不知道我的意圖才對——


「說甚麼蠢話?」


她的表情變了,變得有點悲傷:「行者大人‧‧‧不‧‧‧征神大人從以前就是這樣呢‧‧‧為了不讓自己傷害身邊的人,總是輕輕推開別人,害怕自己會灼傷他人,遇到像小女這樣不講理的人,就板起臉孔扮起壞人,用一把利刃輕輕劃傷別人,這樣他們就懂得自己離去,可是最後利刃真正刺傷的、留下最深傷口的,卻總是您。」眼淚滑過她的紅頰:「小女哭泣不是因為害怕,是看見征神大人為了自己偽裝成壞人‧‧‧好難過‧‧‧您看起來一點都不快樂‧‧‧像是壓抑一切那樣,痛苦掙扎‧‧‧」


「一派胡言,簡直妄想——


她打斷我,音量上揚:「那就請您殺了小女吧!您做不到的,因為您是如此溫柔,小女就是這樣才申請成為您的副官‧‧‧小女想要成為您無負擔的存在、一個讓您不需偽裝的伴侶‧‧‧就算您把小女當成寵物或奴隸都沒關係!不如說這樣小女有點興奮‧‧‧啊、不、不是的!主僕會更好可是‧‧‧啊啊!不是甚麼骯髒的意思‧‧‧!吶、征神大人,請您依賴小女好嗎?讓小女分擔您的煩惱好嗎?讓小女看見您無憂無慮的笑容好嗎?」


完敗,輸得一塌胡塗。


我彎下腰,拿起毛巾輕輕擦去沾在阪本胸部上的蜂蜜,起初她很驚訝,但沒有反抗,只是低頭紅臉發出悶悶的嗯嗯聲,我開口:「對不起,阪本,對妳做了過分的事。」


「不、不要緊!不如說小女希望您在多做一點、繼續下去‧‧‧啊!不是甚麼骯髒的意思、只是身為副官、您又有這樣的需求的話‧‧‧讓您弄進來一點點也不是說不行‧‧‧也不會討厭,不如說小女也有一點點喜歡也說不定‧‧‧」


「哪裡不要緊?妳都討厭得喊出聲了——


「不是的,不是因為討厭才說不要的‧‧‧」她輕輕撩起原本就短的裙襬,露出我撇頭不看的白色,一臉害臊的說:「是因為如果要倒蜂蜜‧‧‧小女更希望您倒在這裡,您喜歡蜂蜜‧‧‧所以不管塗在哪裡都會吃乾抹淨對吧‧‧‧小女並不討厭這樣,不如說有點喜歡您倒在這裡‧‧‧!」


完全錯估情勢了我,太小看這個女孩了我。


我別過臉,等她放手讓裙襬自然落下:「可是我不需要副官,至少現在不需要,不需要也不能要。」


「征神大人‧‧‧?」


「我還有太多紊亂的思緒需要整理,不管是生前人類的過往,或是死後眷屬的走向,我有太多太混亂的思緒需要重新整理‧‧‧」


她冷不防說:「是因為她嗎‧‧‧?」


我沉默一陣才開口:「對,我不確定自己對她抱持甚麼想法,所以在我確定之前,不應該拈花惹草,否則就形同人渣,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她突然環抱我的脖子:「征神大人果然很特別‧‧‧」


門突然炸開,不誇張,炸開。蘿莎玫莉站在門前,高傲瞪著我們:「行者,工作來了,嗯?你們倒是處得不錯嘛。挺『密合』的?」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密合』只讓我想到活塞運動。


阪本突然尖叫,急忙用手抱住外露的胸部:「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為什麼面對我就不會遮一下?


「蘿莎玫莉妳知道有一種東西叫門鈴嗎?」


她冷冷回應:「不知道。」神回應,我輸了。她丟給我一本文件夾:「去工作,上面是你的工作內容。」


「不會是要我毀掉四十萬個宇宙空間吧?」我接過文件夾,心想依照蘭絲的個性根本可能。


「自己看吧。」她瞅了瞅阪本:「哼,副官好用嗎?」有誰會用「好用嗎?」來形容副官的啊?


「小女不是征、啊‧‧‧行者大人的副官‧‧‧」阪本低頭露出落寞神情,緊抓毛巾遮掩胸口。


她挑了挑眉:「是嗎?」然後對阪本出手!血紅色的液體瞬間炸開,阪本驚恐的神情染上鮮紅色溫血。她瞪著我:「這是幹甚麼?」


我擋在阪本跟她之間,左臂接住她伸直的手刀,替阪本吃下一擊,也噴出不少鮮紅體液:「妳才想做甚麼?我知道妳討厭我,但沒有必要拿她開刀吧?」


她越加用力插入我的傷口,幾乎切穿骨骼:「別誤會了,這是蘭絲姐姐的命令——凡是對你無用的存在,一併除去。既然她不是你的副官,除去又何妨?」


她瞪著我,我也回瞪:「是妳沒聽清楚,她不是我的副官,因為我任命她為參謀。」


她仍瞪著我,不過迅速收手、甩去血液:「夜真井征神,不要耍花樣,否則死的會是你在意的人。那個女孩叫甚麼——啊,影姬是吧?」她轉身離去,幾乎是一瞬間就消失眼前。


阪本用顫抖的聲音叫我,或許還有幾分害怕:「征、征神大人‧‧‧小女真的可以當您的參謀嗎‧‧‧?」


「從現在起妳就是我的參謀,還有一件事,我的名字是行者,不是征神,他已經死了。」沒錯,夜真井征神早就死了,死在一個願意用一切愛他的女人懷中,化作千萬光點消失世界。我翻了翻文件,放在桌上:「去清洗一下吧,明天要開始工作了。這邊我來整理就好。」


一雙手突然摟住我:「行者大人,替您擦背也是參謀的工作喔‧‧‧一起洗澡吧?」


‧‧‧我是不是做錯決定了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7 20:36 , Processed in 0.147452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NETRED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