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五章(中3):有罪有罰

[長篇連載]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五章(中3):有罪有罰

  查看: 4242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5-25 22:03:32 |訂閱他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五章(中3):有罪有罰

5-5

涯從直升機殘骸堆中看著一切發生、自從長角女子到達以來全程監看,同時將影像傳回本部。直升機的殘骸現在成了涯最好的掩體,提供敵明我暗的絕對優勢,回傳的影像則由鶇與春夏分析。他手裡緊握一把H&K、MP5A3衝鋒槍做為緊急應變方案。


涯看著黑色的男人與黑長髮的女人彼此貼近,黑色男子用僅剩的右手輕輕牽起女子交疊的雙手,接著兩人身邊發出強烈光輝,巨大的黑色魔法陣以複數包圍兩人、激盪起赤紅色火花。黑長髮女子的身體開始發光並且變形,像是火焰又像流水的型態、逐漸固定在黑色男子的左肩上。光輝的亮度超越天空的光源、萬眾繁星自古以來的榮耀在這一瞬間丰彩盡失。



又發生甚麼事了!?涯心想。


光輝逐漸消失、涯從手指縫中看見人影,似乎是黑色男子,但只有他一人…!?黑長髮女子消失無蹤、黑色男子的左肩處連結著中世紀複合式臂鎧、緊握黑色巨鎌。


那個黑髮女子…是兵器!?


Ψ

                                                  

「抱歉愛緹雅…老是屈就妳。」黑色男子用右手輕撫左肩處延伸出的空心盔甲。


「主人,這是寡人的榮幸。」一個訊息傳入男子心靈、是愛緹雅的聲音。


蘭絲一個箭步飛向黑色男子、拖著高質量的赤槍劃出一道斬穿地面數十公里的斬擊。黑色男子出現空中、從蘭絲的後方切下一道穿入地面數十公里的切割,大地為之一震。蘭絲迅速轉身,不、簡直就是同時,赤手擋下黑色鎌刀、宛如手中掌有一面不可視的盾牌。


「與愛緹雅一同作戰是個好方案…但她那點權限能做些甚麼?


黑色男子挑開蘭絲潔白纖細的手腕、高速繞向另一端、再次揮下重斬:「她為我帶來可能性。」他如此回應道。


蘭絲跳上天空、張手一揮、一道靛色脈衝射向黑色男子,熾煉四周空氣令之高溫焚燒:「甚麼可能性?


黑色男子轉動巨大鎌刀、形成一面巨大黑色盾牌、完整吃下蘭絲的一擊,看向天空的蘭絲、黑色男子從右手釋放出一道黑離子脈衝、射向大空高傲的王女,他開口:「庇護人民的可能性。」


蘭絲優雅轉動水蛇腰迴避衝擊、宛如婀娜多姿的梅杜莎、風靡萬世的維納斯。黑離子脈衝並未沿著地表前進、而是高速射向地球巨大的守護衛星──月球。


黑離子脈衝先是破壞月球表面、數百萬道裂痕一一浮現月球表面、接著射穿整體。裂痕隨著慣性蔓延開來、從細小到數公分的縫隙擴張到沿綿數百公里的巨大地裂、月球開始瓦解。破碎的岩石與岩塊互相撞擊、產生數千道震波、接著統合成單一劇烈震盪波。黑離子脈衝撞擊月球的衝擊震波傳回地球、即使沒有足夠氣體傳遞、大地與天空仍然不安地顫抖。


黑色瓦解銀色。


Ψ


涯看著如同碎裂的彈珠般破碎的月球、胸前的悸動難以平息,這種破壞力出自一人之手!?

「涯!!月球...月球怎麼…怎麼會毀了呀!!這是騙人吧!!」通訊器傳來鶇的聲音、而涯也有同樣感受。


「剛才的衝擊遠遠超越我們全部的核子武器威力了…」四分儀看著螢幕上顯示的數值說道。


春夏再次確認數值、同時校對所有可能的錯誤:「這是那個黑衣男子的力量嗎…簡直不可置信!


「幸好他是我們這邊的。」四分儀推了推眼鏡。


涯低語:「目前看來是,但不代表他是我們的同伴…」


「不要緊的…那個人的話…是跟我們一起的!」真名突然冒出這句話。


「真名?妳怎麼知道他沒問題?」春夏轉頭看著單純的女孩。


真名抿著嘴小聲說:「啊...!我只是覺得他應該是好人…那個、他不是幫助祈嗎...?


「的確是這樣,但那並不代表我們能完全相信他。」涯持續觀看黑色男子與長角女子的對峙。


Ψ


「啊啦?不是庇護楪祈?」蘭絲看著破碎的月球,欣賞這令人窒息的美景。

黑色男子揮揮左手、一陣高溫產生的煙霧自手掌散去,然後他凝視蘭絲,沉默了一陣:「不能放過她嗎?」黑色男子的這句話與其說是疑問、不如說是懇求更為恰當。


蘭絲衝向黑色男子同時刺出赤槍、黑色男子貼著槍身旋轉身體作為迴避、一邊揮下黑色鐮刀,蘭絲開口:「NO...?」她壓低聲音、輕聲細語,彷彿貼近的耳語。


前一刻還在數百公尺高空的她、現在則緊貼在黑色男子右肩後方。鮮紅色液體從槍鋒流出,蘭絲白皙的右手在黑色與赤色之間特別顯眼。血色赤槍,貫穿黑色男子的胸膛,地獄般灼熱痛楚隨之襲來。黑色男子一聲不吭釋放一波高密度黑色脈衝,零距離完全命中蘭絲,這種距離下不可能逃開!


或者…她根本不需要逃…!?


脈衝撞上蘭絲的瞬間穿過她的細腰與那傲人的雙峰…彷彿她不存在一樣。蘭絲輕撫黑色男子的血色傷處,用愛人般的環抱扣住他的腰間,臉貼在耳邊輕吹氣息:「吶…孤想到一件有趣的事了…」


蘭絲輕撫黑色男子死白的臉龐,那聲音充滿感性:「記得綁雙馬尾的小女孩嗎...?


黑色男子試圖脫離眼前窘境,身體卻無法動彈,因為蘭絲”輕輕”扣住他的腰:「那孩子毫無城府…只是一個單純的靈魂而已……!」黑色男子停止掙扎,微微回頭。


「孤知道…但是,她身邊的人似乎不是如此…她的叔叔她的哥哥…」


「妳想做甚麼…?」


蘭絲露出邪魅的微笑,加上血紅色的瞳孔令人不寒而慄:「制裁、審判。」

蘭絲俐落扯出巨槍、更多鮮血從黑色男子胸口溢出,地面染上一片奪目的鮮紅色。她接著一腳踹開黑色男子,把他踢到數十公尺外,一道直通天際的靛色能源壓在黑色男子身上。蘭絲將嫏基奴絲插在地上,然後她轉身面向涯。伸出包覆層層盔甲的左手,蘭絲用那股”看不見”的力量抓起目標,一個人影從直升機殘骸中飛出、蘭絲緊緊獗住那個鬼吼鬼叫的男人,將升到空中。


「放開我!!我還不想死啊!!



5-6

「不要!!放開我、遠離我!妳這個怪物!!」滿臉鬍渣的士兵浮在空中大吼著。


蘭絲揮下左手、士兵立刻撞上地面,摔斷幾顆牙齒、痛苦哀嚎著,她接著開口:「淺田侍郎、淺田未央的叔父,弟弟與弟媳雙亡以來開始接管淺田未央…汝自認有好好對待她嗎?


蘭絲的聲音充滿權威,俯瞰在地面蠕動的侍郎,毫無憐憫,她蹲下腰來、雙眼直瞪侍郎,他的瞳孔逐漸放大、一幕幕…的影像衝進腦海。直到眼淚、鼻涕、口水一併流出。


蘭絲掐住侍郎的頸子、緩緩地、輕輕舉起、直到他比自己還高,然後放手:「跪好、孤可不喜歡軟弱地攤死在地上的螻蟻。」


侍郎照做了,在恐懼與貪生面前、他完全屈服,他看見了地獄:「求、求求妳放了我…」他哭著用充滿悲傷的聲音乞求。


「愛緹雅…動得了嗎…?」黑色男子試圖撐起身子,但完全無效、靛色能源死死地壓制著他。


「主人…萬分抱歉…寡人完全無法動彈…蘭絲的權限…太過強悍了…」


「這樣下去淺田侍郎會被殺掉…」黑色男子心想,但靛色能量就像瀑布猛烈衝擊後背、無法脫身,蘭絲突然望向黑色男子,露出冷淡的眼神:「犯不著掙扎,孤自有分寸。」


蘭絲的拳頭穿過侍郎的胸口,伴隨骨頭碎屑聲與濺出的鮮血、侍郎用力嘶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別擔心,在孤面前汝是不會死的,孤給了汝不死的生命…但...汝會希望自己早點死的。」


涯感覺太陽穴猛烈跳動、他知道自己必須做些甚麼、緊握手中的機槍、彷彿將槍柄捏碎...


喀啦喀啦…甚麼聲音?

機槍的槍柄、槍身、槍管、膛線、彈夾一一裂開,粉碎!


蘭絲正看著涯,沾滿鮮血的右手握拳對著涯手中的槍,這是在警告涯──不要阻撓孤!


恐懼用她的刻刀在涯的臉上劃下威嚴,涯蜷縮顫抖的身體、心裡還有反抗的餘力,身體卻拒絕:「身體…在拒絕精神的回應…!!」涯竭盡心力思考,他的精神仍然未屈服。血與恐懼的氣味在空氣中蔓延,黑色男子、愛緹雅、涯、集、綾瀨沒有一個人能做出反擊。


「汝給予未央的不是愛、是暴力與虐待,她身上的傷遠遠超過一個孩子應該承受的極限。」


蘭絲潔白纖細的右手緩緩扯下侍郎的左手、右腳頂著他的胸口、鞋跟插入肺臟、流出鮮血。左肩的肌肉皮膚、組織、血管、骨頭與筋絡受到撕扯慢慢分離,發出啪啪的斷裂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侍郎痛苦哀嚎著、緩緩扯下手臂的痛楚遠遠超過高速切割,那是緩緩喪失身體的痛楚,精神與肉體的折磨。


「然而她的精神卻不是汝能染指的…那幾近完美無瑕純潔心靈。」蘭絲奮力戳進侍郎的腹部、穿破防彈背心與鋼板、往裡頭攪和,她一把抓住胃袋然後扯出。混雜些許食物殘渣的黃褐色胃液同時流出、血液更如關不緊的水龍頭噴洩而出。


「拜託妳…殺…了我…」口中的血液幾乎淹沒侍郎微弱的求饒。


「火烤、刀割、針刺、外力撞擊、言語暴力…汝對那孩子做的各種行為、孤會等價還給汝的...」


蘭絲開始肢解侍郎。


「啊啊啊!!呃…呃嗚啊啊啊啊!!呃咕…啊啊啊啊啊!!


肺臟、胰臟、肝臟、脾臟、腎臟、小腸、大腸等所有器官一一扯下摘除。地面流著侍郎的血液、部分是內臟滲出的黑色血液、新鮮的赤紅色血液與缺氧的深紅色血液。侍郎的身體內部掛著心臟、胸前大開、看得見白色的骨架與肌肉纖維、裡面空空如也,只剩黏稠體液在各骨節與筋肉之間牽絲。幾乎全身的皮膚都被撕裂、連流出眼淚的淚腺與淚水也被抽光。


他還活著,但沒有肺臟、無法喘息的痛苦像火烤一樣熾熱。


蘭絲看向一旁的黑色男子、他蠕動身軀、試圖行動:「啊啦,王者汝還在掙扎嗎?應該說有毅力還是…不懂得適時放棄?」


蘭絲對著黑色男子蓋下右手、更猛烈的脈衝衝擊黑色男子,他的背骨幾乎粉碎,卻一聲也不吭。


「孤這可是在主持正義。」蘭絲冷冷地對黑色男子說。


蘭絲微笑、回頭看著折磨得不成人形的侍郎,他現在就像人體標本一樣跪在地上不敢妄動,她開口:「汝之子,淺田慎之,長年強硬性侵未央,更逼迫她服用避孕藥…」


侍郎突然動了起來、但仍不敢抬頭看向蘭絲:「求…妳…不要…傷…我…兒子…」聲帶與心靈嚴重受創,他根本無法完整說出一整句話。


「是呢…汝明知他的惡行卻不阻止…未央難道不是汝該照顧的孩子嗎?


「拜…託….妳…..殺….我….不要殺….慎….之」侍郎跪在蘭絲腳邊、整個人蜷在地上。


「死前不想見汝子一面嗎?


侍郎用盡全身力氣微微點頭,用渴求的眼光看向地面、期盼蘭絲的憐憫。


「如汝所願。」


蘭絲伸出包覆盔甲的左手、做出抓住物體的手勢,空中出現一些紅色的塊狀物,然後開始增加,紅色的塊狀物緩緩堆積、慢慢變成組織,接著成為心臟、動脈、血管、肺臟、胃臟等器官。


而內臟都在跳動。


「她…她在製作人類….!?」一旁的涯看到眼前詭異的景象,心跳加速。隨著器官的構成擴張到咽喉、頭骨、聲帶與舌頭,一聲害怕的尖叫聲傳出:「啊啊啊啊啊啊啊!!


聽起來像是高中年紀男孩的聲音,對侍郎而言這聲音再熟悉不過了,他嘶吼:「慎之!!不…要…停手…停手啊…!!


慎之的身體完全處於無表皮狀態,甚至有些部位連肌肉組織都沒有,痛苦哀嚎著。


「見自己孩子最後一面,這可是汝希望的,孤這不將召喚過來了?


「求…求…妳放…過…他…!!


「這可是汝說的喔?


蘭絲握物的手勢開始放鬆,慎之的身體組成開始緩慢下來,而量子傳送的過程是極度痛苦的。緩和傳送的結果,是更多的痛楚。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慎之的哭喊滲入涯、集、綾瀨的心中,抱著綾瀨從廢墟堆冒出的集正好目睹這個畫面:「天吶…這是怎麼回事…..!?」她摀著口鼻驚嘆,感到一陣嘔吐。


「那是甚麼!?…黑色的影子倒在地上…!?他輸了嗎…!?」集看見地上的黑色男子低聲說道。


「住手….!!住手啊…!!」侍郎不斷哀求蘭絲,骨頭與紅肉交纏的雙手不斷抓著她的腳,蘭絲後退幾步、接著用無形之力舉起慎之、讓他到父親的面前,然後放下。


「啊….啊…..呃…..啊……爸….」慎之喘著氣喊著父親,緩緩伸出殘破的雙手。


「慎…之…」侍郎也伸出雙手回應,父子不斷顫抖又殘破不堪的雙手終將交疊。


「有罪有罰。」一個冷漠的靛色聲音響起。


蘭絲握起拳頭,慎之的身體開始分解、彷彿被火燒一樣逐漸消失各個部位,他痛得大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慎…….之…..慎之……..慎之!!...」侍郎用盡力氣扯開喉嚨撕吼、他顧不得嘶吼帶來燃燒般的痛楚,接著蘭絲完全握緊拳頭,慎之的身體被無形之力扭曲、壓縮最後粉碎,化作一堆血水與殘骨。


全部噴灑在侍郎無皮的身上。

侍郎的雙眼張大但空洞,失去了唯一的兒子、唯一的摯愛、他已經甚麼也沒有了…毫無生存的欲望、亦無生存的希望,她抓住侍郎的頭部,脖子附近的肌群開始分離、血管斷裂,蘭絲從容不迫扯下他的頭顱。血流成河、而蘭絲站在河道中央。她丟下那顆頭,輕揮右手、黑色男子身上的靛色能源立刻消失無蹤。


黑色男子緩緩起身,背後破碎的骨骼開始恢復完整,但不明白蘭絲解除壓制的用意。


「這種人、汝也想救嗎?」蘭絲坐上嫏基奴絲,玩弄尾巴。


黑色男子甚麼也沒說,只是看著蘭絲,帶有微量哀傷的眼神。


「主人…?」愛緹雅的聲音傳入黑色男子心裡。


「沒事、我沒事。」他輕輕觸碰、輕輕撫慰愛緹雅的心靈說道。


蘭絲臉上突然出現一抹滿意的微笑:「來了!」她伸手指向左方的廢墟堆。集、涯、綾瀨、黑色男子皆看向同一方向。腳步聲傳入空蕩的廢墟間、金屬反射聲音的效果比想像中得好,這種時候會是誰...?


束著雙馬尾、穿著校服的祈踏出廢墟口、喘著氣:「是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5 08:34 , Processed in 0.170828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