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五章(中2):綾瀨的巴掌 ...

[長篇連載]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五章(中2):綾瀨的巴掌

  查看: 6089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5-22 23:18:29 |訂閱他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五章(中2):綾瀨的巴掌

5-3
「嫏基奴絲…妳希望自己的主人變得孤獨一人嗎?...」黑色男子發出微弱的聲音、胸腔完全被壓碎。嫏基奴絲面無表情、就像一座由赤色與灰色構成的石像、坐在黑色男子身上動也不動。他緩緩轉動上身,身出右手輕輕觸摸嫏基奴絲的無血色的臉龐。

「This… is what I want her to be.(這才是…我希望她該有的表情。)」

頃刻間、非常輕微的、幾乎難以察覺的、嫏基奴絲抖動了一下,彷彿看見甚麼令她動容的事物。

「呃….!」黑色男子瞇起血色雙瞳,他抓住機會創造蟲洞──一道雕刻精致、巴洛克式的黑色大門出現男子下方的地面、猛然打開!黑色男子與嫏基奴絲雙雙落下。
Ψ
眩光奪目、虛武發出的光輝照亮整片天空,全都往蘭絲手裡聚集,逐漸形成一個圓。

鶇透過通訊器大喊:「搞甚麼那個女人會有王之力啊!!這是怎麼回事啊、涯你聽到咱嗎!?」

「擁有王之力的…應該只有我跟集才對…這個女人到底是甚麼人…!?」涯對著自己說,一邊思考。

蘭絲看著手中的光輝、笑得很嫵媚:「把汝輩的內心獻上!能讓心靈與靈魂發出這樣美麗光輝的、只有擁有奉獻意志的靈魂與孤而已。」

光輝越來越強、再靠近點連涯的虛武都有被取出的危險性。

「即使擁有成為偉大意志可能性、卻選擇苟且偷生、這樣的生物沒有必要存在。人類沒有必要存在。」

蘭絲湊近雙手、虛武緩緩成為一個發光的圓球體。士兵們一一倒下、全都陷入昏厥狀態,強制扯出虛武的殘暴手段讓他們承受極大的精神創傷。

「人心還真是廉價…這點能量再怎麼壓縮、頂多毀滅這個宇宙空間…罷了…孤就勉強接受吧。」蘭絲手中的光輝中心出現一個黑點、接著白光開始陷入扭曲擠壓的狀態、向中心壓縮。

涯心想:「她想做甚麼?我有不好的預感。」

「涯!!快離開那裡!!」通訊器彼端傳來春夏迫切的聲音。

「櫻滿博士!?發生甚麼事了?」

「你現在在的地方出現了高密度的能量團、而且還持續受到強大壓力的束縛!再這樣下去…!」

雜訊干擾著通訊器、涯不得提高音量:「櫻滿博士!!我聽不見妳!!」四周刮起強風、雜訊覆蓋天空、地面猛烈晃動、高樓隨之擺動。涯睜大雙眼然後緊皺眉頭,他聽見了最後幾個字:「…地球….整……世界……….炸…碎片….」

蘭絲淺淺一笑:「王者…這就當作給汝的警告…別再做多餘的事…讓他們不得不面對死亡兩次。」她手中的光輝已壓縮到一納米大小、人眼無法察覺的大小,十億分之一公尺的大小。
Ψ
葬儀社本部中的通訊中斷、春夏看著電子顯示器上的數值、打著冷顫、難以恢復情緒。一旁的鶇皺著眉頭、兩眼發直看著螢幕,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這種事。

「春夏媽媽…這是甚麼啊…!?那個女人做了甚麼!?」

春夏這才稍稍回過神來,一旁的四分儀沉默不語、他似乎看出了端倪。

春夏緩緩開口:「能量壓縮到極為縝密的狀態下、通常會成為黑洞…但是你們看螢幕上面的數值…」

「能量並沒有產生像黑洞那樣完整的塌縮現象…再這樣下去…它會…它會變成大爆炸!!」

鶇用顫抖的聲音說:「春夏媽媽妳說大爆炸…!?」

「創世紀…新的宇宙會誕生…但是誕生時的高溫與能量…會整個抹平我們與原本的世界!」

四分儀懷疑地說:「根據物理定律、在我們的世界只會產生爆炸、並不會抹平整個世界才對。」

春夏看著螢幕說出那些絕望的數值代表的意義:「物理定律已經改變了…」

真名看著這一切發生、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輕閉雙眼、緊握雙手,似乎祈禱誰的庇護。
Ψ
「迅子、能量、壓縮和一些基本條件就能創造宇宙…人類定義的創世神還真容易當呢…」蘭絲輕輕闔上雙手、乳白色的光線從指縫中透出,強烈光源與黑影形成強烈對比。涯從直升機上拿出一把狙擊槍、從搖晃不定亂流中瞄準、但不穩定的立足點與氣流都在協助蘭絲。

「不論妳在盤算甚麼、我都得嘗試阻止!」涯扣下扳機,5發、10發、15發。子彈射出槍管與超越音速的音爆都被風聲蓋過、子彈毫無誤差全命中蘭絲,涯的射技相當精準。

「哼…….!!果然如此嗎…….!?」涯緊咬牙齒、眼前的景象既令人失望卻不意外。

蘭絲看著直升機上的涯,只是微笑,子彈撞上蘭絲後一一掉落,完全沒有留下一點傷痕:「Farewell(再見)。」蘭絲再次微笑,微微張開雙手,大地般沉重的低音響起。天空上方出現一道鏤刻精緻的黑色大門,開啟的瞬間、黑色的身影與赤灰色雕像一起掉落。黑色男子一邊降落一邊雙手向前,彷彿抓取空氣,接著一個圓形的全黑護盾包圍蘭絲。

巨大聲響從黑色圓球中傳出、那是野獸狂嚎的叫聲、大地嘶吼的叫聲、世界哀嚎的叫聲。

黑色男子迅速落地、激起一些碎石與灰塵,嫏基奴絲則落在黑色球體的另一端。黑色球體內部傳出巨大且連續不斷的爆炸聲響、是一個世界誕生的美妙音樂。不知過了多久、爆炸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撞擊聲。

咚!咚!咚!咚!

深邃的敲擊聲從黑色球體內部傳出,裂縫隨之而來,伴隨一聲巨大聲響、白皙的右手出現。

轟隆!!

激烈爆炸與濃密煙霧,還有一個冰冷的身影。爆炸結束的的瞬間,倒地的士兵們一一結晶化、伴隨絕望的哀嚎、化作碎片消失眼前。蘭絲再次出現、沒有表情地說:「恭喜汝,王者!汝又再次拯救了世界。」蘭絲輕輕拍手、冷漠的神情一點祝福的意思也沒有,然後斜嘴笑:「好體貼啊,連高溫都吸收了,怕燙傷人類嗎?嘛、這種低廉的創世紀也就這點能耐了。」

蘭絲恢復高傲冷漠的神態,轉身瞇眼看向後方的嫏基奴絲:「想不到王者真有能耐讓汝動搖…」蘭絲把手伸向嫏基奴絲、她再次化成赤色長槍。

「王者啊…像汝這樣的存在為何總是竭盡所能庇護平庸無能的種族呢?」

「人類並不是平庸無能的種族,他們擁有引發奇蹟的意志,改變世界的種子。」

「呵!到底人類從未看見自身以外的存在、永遠自居高尚,這種生物、堪稱奇蹟與種子?」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為了女兒,犧牲自我的父親…為了母親,嘗盡苦楚的兒子。」

「哼、何以為奇蹟?至多、應有的付出罷了!」

「為了他人的生命、犧牲自己的基督...」

「或許吧、從古至今成萬上億的人類中卻僅僅一人有這樣犧牲奉獻的心靈,人不配活著。」

「蘭絲…所謂奇蹟與偉大不見得總是血濺沙場的奉獻...帶來歡笑的小丑,何曾不是偉大的心靈?」

「人不可能從不替自己著想、即使是帶來歡笑的小丑、也一定傷害過別人!」黑色男子還未開口就被打斷:「人類不可能像汝一樣永遠保有信念、並且毫無保留的付出!!沒有任何人類能像汝一樣得到孤的認同、達到孤的標準!沒有任何人類...」蘭絲瞪著黑色男子,緩緩瞇起眼睛、神秘的氛圍環繞臉孔:「能像汝一樣,為任何人隨時付出一切,黑色王者啊。」

蘭絲突然執槍刺向天際、巨大聲響不只劃破天際、同時掃盡軌道上一切物質。包括宇宙中的小行星群、流星群、行星群與遠方銀河的數百萬顆恆星、眾星皆滅。黑色的身影擋在直升機群前方,一條黑色的手臂飛出。數百架直升機同時爆炸、超過四分之三的機群完全毀滅、包含涯乘坐的直升機在內。

「看好!縱使汝再拼命,孤總能抹除他們,拖延時間毫無意義,只會讓汝自己承受不必要的痛楚。」鮮紅色血液從男子的左肩處噴濺、原本的左手支離破碎,左胸完全粉碎、黑色的骨頭從斷處伸出。

「地球內部與人類受到的損害都遠比遠方的恆星還少…汝將能量貼在人類與地球上減少損傷嗎…」黑色男子試圖恢復左腕、但蘭絲的能量似乎在傷處阻礙。蘭絲舉起赤色長槍、對著單腳跪地的黑色男子。

「汝還能給人類多少能量?哼…何必浪費自己的生命在這些人身上?」她抬頭仰望天空。天空中突然出現的巨大機械手臂揮中蘭絲、地面被撞得激起碎石煙霧,綾瀨的EndRave抵達現場。

綾瀨透過通訊器不安地說:「涯!你還好嗎!?你在哪裡?」

「我沒事…一些擦傷而已…綾瀨…看到黑色的影子了嗎?」涯的聲音有些沙啞。

綾瀨透過EndRave畫面看見跪在地上的黑色身影、身上滿是鮮血,地上還有一條手臂。

「天啊…他是真的….!!」綾瀨心跳加速、不敢相信眼前清晰的人影。

「聽好了…綾瀨…我要妳協助他!協助黑色的影子!」

綾瀨驚訝大叫:「甚麼?他……他不是敵人嗎!?」

綾瀨突然感覺到全身一震、聽見巨大機械咬合的聲音、還有引擎猛烈燃燒的噪音。蘭絲站在原地單手”輕輕”舉起EndRave的機械手臂,臉上沒甚麼表情:「突然的攻擊…孤不討厭…但汝最好做好心理準備…被突襲的心理準備…」

雖然待在厚重裝甲的EndRave裡面、綾瀨突然感覺到一股涼意爬上背脊:「這個人在說甚麼啊!?」由於綾瀨專屬的EndRave臨時出問題無法立即修復、遠端連線故障,她只好被迫直接坐進機艙──現在想想或許是個錯誤的決定。

蘭絲消失綾瀨眼前、下一秒出現EndRave後方,她回頭看穿機甲直視綾瀨,一臉微笑。一陣爆炸產生、高熱與灰燼從廢鐵堆吹出、無論任何人在裡面,都不可能存活。

然而蘭絲的期待落空了。

「呼…王者汝就是不肯放手…」蘭絲看向兩人。黑色男子用僅剩的右手穿過綾瀨右手臂下方、扣著她,男子單膝跪地、綾瀨呈現坐姿。

蘭絲明知故問:「傷口不痛了嗎?」

「比打針還痛。」黑色男子用低沉的聲音說著不符合形象的話。聞到煙硝味和火藥味、意識到眼前景象的改變,綾瀨這才發現自己緊貼黑色男子。

「咦!?發生甚麼事了!?我怎麼會…你...你還好吧!?」綾瀨發覺黑色男子的傷勢,近看比遠觀更嚴重
看到燒成廢鐵的的EndRave,是這個人救了我嗎?他是怎麼做到的…!?綾瀨心想。

蘭絲看著綾瀨慵懶地說:「再請汝吃一記突擊好了。」

高速衝向兩人、蘭絲看起來就像消失一樣!

鏗!!

蘭絲感覺長槍碰觸堅硬的物體,感到熟悉的能量脈動,她輕嘆:「女人如此糾纏、是會惹人厭的。」黑色的長髮飄逸、巨大的鐮刀阻擋──愛緹雅擋在蘭絲與兩人之間、血紅的雙眼直視擁有同樣赤瞳的蘭絲,開口對著後面的黑色男子說:「主人、請原諒寡人的怠慢!」



5-4
集仍未從高速移動的壓力與重力效應中恢復過來,除了感到暈眩外身體就像被卡車壓過。一路被愛緹雅跩著飛過數百座建物、前後花不到五分鐘、身體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走出形同廢墟的街道口、集聞到金屬燒焦味、看見綾瀨與把自己從牢中救出的愛緹雅,還有…黑色的男人…以及…蘭絲!!

恐懼感突然竄上集的胸口、他拼命壓制這股難以克制的情緒、盡力不讓自己顫抖,站在一旁觀察。心跳不斷加速、身體不斷冒出冷汗,彷彿世界上只剩自己的心跳聲與汗水,集深深吸了一口氣。背靠斷垣殘壁,卻感覺不到安心,只是從廢墟堆的縫隙中觀察,對集而言也變得相當有難度。

集…

是錯覺嗎?似乎有人叫著自己的名字。

「集!!你沒事嗎!!太好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集的耳裡、是綾瀨。

「綾瀨!妳沒事啊!!」集高興極了、好不容易看到熟悉的面孔、聽到熟悉的聲音。

突然間蘭絲與愛緹雅消失不見、空中出現許多火花與半透明揮砍、渲染明亮的天際。高速移動的兩個影子互相衝擊、在廢墟堆、高樓間、天際線、氣流中試圖破壞對方。爆炸聲、切斬聲、撞擊聲四起。遠觀就像一堆快速移動的人影與不斷變換的尖銳幾何圖形。煙幕四處升起、碎石時而飛出,有時甚至是巨大的岩塊、更甚者整棟大樓的投擲。混亂中、集的身旁突然多了兩個人。

一個是綾瀨…另一個則是…黑色男子!!

黑色男子扶著綾瀨瞬間出現在集的身旁,近距離更能感受到黑色男子身上的死人氣息。死白的皮膚與漆黑的衣物形成強烈對比、集一時之間只想得到吸血鬼這樣的形容。特別是那一對赤色的瞳孔、在黑白的色調下特別醒目。

「集、帶著綾瀨離開好嗎?」黑色男子開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立刻把集抓回現實。

「你給我等一下!涯的命令是要我協助你啊!!」綾瀨突然大吼、臉都脹紅了。

「集,這裡將變成殺戮區…我需要你帶綾瀨離開,另外祈正往這裡來…麻煩你確保她的安全…帶她離開這裡…」黑色男子沒有回應綾瀨、只是看著集。

「等一下!所以說涯要我協助你…!!」綾瀨一把抓住黑色男子的大衣衣領、彼此間距離不到5公分。

「妳離開這裡就是幫助我。」黑色男子突然回看綾瀨,臉上毫無表情。一股怒氣衝上綾瀨的心頭,大男人英雄主義是嗎!?看不起女人、更看不起坐輪椅的女人嗎!!

綾瀨感覺被戳到痛處、用力大吼,激動反擊:「怎麼樣!?你瞧不起身障者嗎!!」黑色男子的大衣衣領被抓得更緊、整個皺成一團,接著她做出一個自己也沒預料到的舉動。

啪!

黑色男子正面吃下綾瀨一記巴掌,集來不及阻止這一切發生。黑色男子的臉頰沒有出現紅暈或腫脹、甚至連驚訝的表情也沒有…不…?明明能閃躲的…綾瀨與集的表情反而比黑色男子來得訝異。集訝異於綾瀨的舉動、綾瀨也是如此,但更難以相信對方沒有迴避、只是接受。黑色男子看向有些驚訝的綾瀨、不但沒有生氣、沒有憤怒、甚至連一點情緒波動也沒有。接著他說出了兩人意料之外的言語。

「手痛嗎?」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不只讓集不知如何應對、更讓當事者的綾瀨感到一陣潮紅竄上臉頰。宛如是無助的小孩一樣、綾瀨做了件令自己不知所措的事。而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真的太用力、綾瀨的右手掌確實感到些許的麻痺。黑色男子用僅剩的右手靠近綾瀨的右手、在幾乎碰觸的距離下發出白色的光輝。一道夾雜黑色魔法陣與白光的溫暖光輝輕撫綾瀨抽痛的右手、痠麻感立刻消失。
「你們活著…就幫了我大忙了。」黑色男子起身、對集點了點頭、意示帶著綾瀨離開。集一把抱起綾瀨、往來的方向移動,或許途中會遇上祈…拜託千萬要遇上…才能避免祈遭到殺害。

「等、等一下……!!集你放開我啊!!」綾瀨不停掙扎。

「綾瀨!請妳不要激動…!!」

碰!!

好痛────!!怎麼回事……!?我撞上牆了嗎!?集心想,差點跌落在地。放眼看去是一片空無的廢墟、四周散落鋼筋水泥、石塊、大理石等建材碎片,就是沒有牆。一個聲音傳遍所有人心裡、靛色尊貴的聲音:「Not a single one leaves with no permission of mine.(沒有孤的允許誰也不准走。)」──蘭絲造了面透明的牆。

黑色男子與愛緹雅站在蘭絲面前,形成三人對峙的畫面,身旁的他注意到愛緹雅一臉的疲憊。蘭絲一動也不動,似乎在盤算甚麼…此時一隻麻雀飛向她,蘭絲用食指接住麻雀。黑色男子一秒也不敢鬆懈,同時也擔心愛緹雅連續作戰後的狀況。

「愛緹雅…妳還好嗎…?」

「主人…寡人十分抱歉、沒有阻止蘭絲侵入…更沒有達到您的期望…讓數十億的人民死於非命…」

「愛緹雅…」

愛緹雅身體微微顫抖:「軀殼(Outlet)還遭對手粉碎、蘭絲險些抹除其目標…寡人…寡人完全沒有盡到侍奉主人應有的態度與標準…請您原諒寡人的無能!」

「愛緹雅!」黑色男子稍稍提高了音量、把手放在愛緹雅的肩膀上。

「是、是的…主人?」愛緹雅彷彿從無限惡夢中醒了過來,紅色的瞳孔睜得像鈴鐺一樣大。

「妳做的非常好,我非常引以為傲。」

愛緹雅的臉上出現劇烈變化,原本一成不變的表情出現紅潮、細長雙眼越張越大、心跳躍來越快:「啊、啊啊….啊啊啊……!是、是的!!感謝主、主人誇獎!!」她低著頭不敢看主人。

黑色男子繼續詢問:「告訴我,感覺如何?有哪裡不適嗎?」

「寡人沒事、請主人不需擔心…」愛緹雅激動的情緒稍稍恢復,說:「只是…由於方才的失誤,寡人剩下不到55%的能源…十分抱歉…」此時她意識到過度自我苛責是無意義的行為、因此決心不再犯:「主人請您不需擔心…寡人沒問題的、抱歉讓您操心了…請讓寡人陪同您一起作戰!」

「這是我要說的話…還有一件事…」黑色男子樂見恢復精神的愛緹雅、嘴角輕輕揚起。

「記得我說過…妳可以直接稱呼我的名字,無論如何、妳我是彼此平等的,我沒有比妳偉大。」

「寡人堅持稱呼您為主人…可以嗎?」愛緹雅堅持自己的做法、堅毅的情感透過眼神表露無遺。

「So be it.(妳高興就好。)」黑色男子再次露出難以察覺的微笑。

蘭絲仍舊待在原地動也不動,似乎等著兩人的對話結束,此時才從麻雀身上移開視線,看向兩人:「Take thou time.(不急。)」蘭絲放手讓麻雀飛走。黑色男子稍微瞇起眼睛,注意到麻雀胸前有道淺色傷口,他的心裡產生些許波動。現在蘭絲的「場」半徑大約777.77公尺,屬於高密度高權限的型態,集與綾瀨則在邊緣區。黑色男子與愛緹雅都瞭解,高權限護盾是自己無法破壞的
但是…兩人都曉得,坐以待斃不是第五勢力的做法。

愛緹雅注視著黑色男子、雙手緊握黑色巨鎌、眼中閃著赤色光輝:「主人、請使用寡人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05:54 , Processed in 0.191389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