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繼續替背叛我的她洗澡

[輕小說] 繼續替背叛我的她洗澡

  查看: 9142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5-13 23:39:16 |訂閱他
繼續替背叛我的她洗澡


不理會她,我說:「屁股抬高點。」

「唉、唉——!?」

我一邊輕刷她的屁股一邊說:「瑪莉絲妳知道甚麼是衛生紙嗎?」

她回答我問題時,浴球還在她身上磨蹭,特別是攻到屁股的時候,她的喘聲變得激烈。她生怯怯轉頭回答:「啊啊‧‧‧不行‧‧‧知、知道‧‧‧嗚嗚‧‧‧啊‧‧‧」

我接著問:「那妳知道衛生紙是拿來幹嘛的嗎?」

「嗯嗯‧‧‧啊嗚‧‧‧插‧‧‧擦‧‧‧擦屁股‧‧‧不‧‧‧行‧‧‧了啊‧‧‧」

「那妳是多久沒洗澡沒用衛生紙了?」

她脹紅臉,輕咬下唇,不讓淚珠掉下:「‧‧‧‧‧‧了‧‧‧」

「啊?半年沒洗澡擦屁股了?」

「嗚啊‧‧‧才、才不是!啊啊‧‧‧不可以‧‧‧這麼用力‧‧‧兩個‧‧‧禮拜、而已‧‧‧嗚嗚啊!」

「兩個禮拜也夠久了,我一天沒舒潔都受不了。」

我停下動作,盯著她的臀部。她緩緩恢復呼吸,但意識到我的視線又立刻心跳加速:「那、那個‧‧‧征神‧‧‧?這樣盯著很高興?是懲罰‧‧‧?那瑪莉絲也很高興‧‧‧」

我摸了摸她屁股下方的傷口:「痛嗎?」

「沒事‧‧‧縫合的時候比較‧‧‧嗯‧‧‧已經沒事了。」

我知道她自我殘害、自己縫合傷口,完全不用麻醉劑,這樣她才能體會我的痛,認為這樣她才有資格向我贖罪。我撫摸那道傷口,像對待流浪貓一樣輕柔,好像這樣撫摸她,我也會得到解放,但事實不是這麼美好,這是現實不是小說。

她突然發出嬌喘,身體輕輕顫抖,分不清楚流出來的是汗、是熱水、還是其他液體:「嗯‧‧‧呃‧‧‧啊啊‧‧‧嗚嗯‧‧‧呃‧‧‧啊!」

「弄痛妳了嗎‧‧‧?」我縮手,把視線從臀部移上她紅潤的臉。

她喘口氣,穩住抖動的肉體:「不是的‧‧‧那個‧‧‧瑪莉絲‧‧‧很舒‧‧‧服‧‧‧」

「舒不舒服都一種表情,看來妳做人也很失敗。」我繼續突擊那兩個禮拜沒衛生紙的軍事重地:「啊‧‧‧裡面不洗乾淨也不行呢‧‧‧」

「呃‧‧‧嗯‧‧‧唉?已、裡面‧‧‧?裡面不‧‧‧哦以‧‧‧」她喘息到話都說不好,當然身體的顫抖也抖掉一些音。

我想還是不要太過分的好:「開玩笑的,妳自己來吧,再怎麼樣也不該繼續欺負妳了。」浴球交給她,我洗去手上泡沫,擦乾手:「衣服我拿出去洗,乾淨的衣服在架上。」

推開浴室門,準備踏出第一步,她叫住我:「等‧‧‧等一下。」

那突然爆發的聲音在浴室裡迴盪,她輕柔細致的聲音從小就沒變過,依然是那麼動聽,只是第一次聽見這麼霸氣的威吼,我愣了愣,走過去,把手背貼上她出汗的額頭:「身體不舒服嗎?難得聽到妳大吼。」

「‧‧‧呃‧‧‧」她甚麼也沒說,只是欲言又止的樣子讓我有點好奇,她想說甚麼?但她甚麼也沒說,只是把浴球交回我手上,然後轉身,雙手撐在浴缸邊緣,微微抬起屁股對著我,時不時回頭張望,看我何時要替她洗。

病嬌真的很麻煩。

沒辦法,本來沒打算用我的手進攻黃金區域,對方都給浴球了,能不上嗎?我盡可能讓浴球多搓出泡沫,然後伸手攻向瑪莉絲的‧‧‧

碰到她的瞬間,她全身一陣顫抖,像是電流貫穿身體:「嗚嗚‧‧‧!啊啊‧‧‧呃呃啊啊‧‧‧嗯啊‧‧‧呼呼‧‧‧」

「不舒服要講喔。」話是這樣說,我看不出來這樣哪裡舒服。

她不安分扭動屁股,整個人趴在浴缸旁,膝蓋跪在底部,癱軟無力,不知是汗還是淚的液體流下她的紅頰:「啊啊‧‧‧!征神的‧‧‧在瑪‧‧‧絲的‧‧‧裡‧‧‧呃啊‧‧‧!嗯嗯‧‧‧嗚嗚嗚‧‧‧啊啊!」

「呃‧‧‧今天就先這樣吧‧‧‧」我發現這樣下去她會虛脫,準備收手。

她突然穿過胯下伸手抓住我的手腕,有氣無力的喘息跟瘦小的手掌不知哪來的力氣扣住我——她要我繼續洗。

大概洗了一分鐘後,我決定再次收手,她真的會承受不住,看她應該好幾天沒進食了,而且才剛被我從割腕救活,大量缺乏血液,這樣下去不是虛脫就是昏迷,我收回手。

反撲,瑪莉絲突然跳出浴缸、轉身撲倒我!我的頭撞上磁磚地板,一陣麻麻的,很快便恢復。我的身體比起一般人強得多,「完美細胞」是很靠得住的,而且大概跟隔壁柯南一樣聰明,再聰明點就會寫出名著福爾摩斯。她裸身貼上我的正面,緊抓我的手,表情朦朧,微微吐出的舌頭跟牽絲的口水沾上我的臉頰——她要我繼續洗,基本上是她抓住我的手自己洗。

結果大概五分鐘的時間,整個浴室迴盪瑪莉絲的輕喘,好像她剛從一壘跑上三壘,再從三壘跑回冥王星一樣喘。我則是從主攻位置轉職防守位置,從先發投手變成牛棚餵球員。一邊拉著我的手清洗她的‧‧‧她一邊用身體磨蹭我的大腿,當成洗衣板用了嗎?

「嗚嗚‧‧‧啊啊啊啊啊!!」在一聲淒凌的喘息後,她倒在我的懷中,全身濕漉,不知道是水、是汗、還是甚麼未知領域液體,總之我也給弄濕了。

P﹒S﹒我得到黃金右手了。

等她恢復後,我讓她坐直。拿起蓮蓬頭,替她沖乾淨身體,另一手抹去難沖的泡沫,心裡產生另一個疑問:「瑪莉絲,妳怎麼沒甚麼發育?依照妳的血統長到170都算正常。但不要說胸部,妳的身高只有143是怎麼回事?」

她低頭:「以前發育的時候‧‧‧一天只吃一片吐司‧‧‧啊啊!」泡沫不小心跑進她眼睛,她揉了揉,我拉開她的手,輕輕撥去那些刺眼的小泡泡,洗去臉上殘留的泡沫,她紅了臉。

「為什麼?」

「因為沒有人喜歡沒有胸部‧‧‧又瘦又病又髒又醜的瑪莉絲‧‧‧」

是嗎?原來是這樣。為了讓自己痛苦,她甚至想辦法抑制自己的成長,不讓自己成為真正的女人,拋棄可能的迷人體態,切斷一切美好的可能性。

我摸了摸她低落的臉頰,輕輕將她的視線移向我的雙眼:「可是我是貧乳控啊。」

可以說是立刻,不,幾乎是同時,一陣世界性的潮紅從她的身體深處爆發出來,回流的血液不斷奔騰、在血管裡不斷咆哮,幾乎要衝出身體,事實上也衝出了——她流了血,從空洞的眼窩裡噴出來。

第一次看到形式這麼激烈的鼻血。

「征‧‧‧征征、征征征征‧‧‧」

「開玩笑的。」我常常開這種低級的玩笑,因為這樣會讓人感到噁心,如此就不會接近我。我甚至在書包裡塞滿黃書,讓看見的所有人認定我是變態,自然離我離得遠遠的。總而言之,相信我是世界上最令人討厭的存在。不過就算我不是貧乳控,世界上喜歡「貧乳﹢長白髮﹢病嬌」的人應該還是有的。

可以說是立刻,不,幾乎是同時,瑪莉絲的眼窩停止流血,伴隨而來的是沮喪的表情跟詭異的笑容,她瞪著我笑:「征神‧‧‧不喜歡我‧‧‧所以是討厭?那‧‧‧討厭就會殺了瑪莉絲‧‧‧對不對?」

我摸摸她的頭:「妳乖乖的,很快我就會殺妳好嗎?」

她很安分回答:「好。」

我很清楚幾句話就想改變瑪莉絲是不可能的,想要這樣就將她從病精神裡解放也是天方夜譚,所以現在先依她的意思跟她玩,很快我會將她徹底改變,讓她過上屬於自己、屬於瑪莉絲‧克菈芙德的人生。

我放下蓮蓬頭,注視眼前的白髮少女。

「征神‧‧‧?」

接著是我也沒預料到的動作——我伸手抱住她,把她深深埋進自己懷裡,像是用身體把她吃掉一樣,深深抱住裸露的瑪莉絲。兒時的一切一幕幕閃現眼前,她的笑聲、她的笑顏、她的手心、她的側臉,還有她的——惡意。背叛我的惡意、玩弄我的惡意、嘲諷我的惡意、設計我的惡意。

我能原諒她嗎?

瑪莉絲伸出佈滿傷痕抖動的雙手,環繞我的脖子,彷彿精神力者一樣,彷彿小時候她讀懂我的心一樣,她流下眼淚,用開懷的聲音說:「不要原諒我。」

我的身體裡有電鰻的生物結構,發電的結構,
靠的是高度特化的神經系統,使特化電力器官中的圓盤狀發電細胞同步活化。此神經系統利用一個指令核心,命令電力器官開火;複雜的神經序列會在瞬間活化上千個細胞。簡單的說,我把電鰻的DNA剪貼到我的身體裡,直接取得生物結構。此刻,我感覺幾百伏特的電流在體內環繞,只要一個意念,瑪莉絲便會燒成焦屍。

「征神‧‧‧對不起‧‧‧」她笑著低語,緊緊抱住我,就像我緊緊抱住她。對於死亡,她只當作是贖罪,補償對我的背叛。

我——

我只是抱著她,良久良久,甚麼也沒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3 08:28 , Processed in 0.143694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