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為背叛我的她洗澡

[輕小說] 為背叛我的她洗澡

查看: 8641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5-9 17:56:34 |訂閱他
為背叛我的她洗澡
背著背包,我站在門口。門板上名牌寫的是假名,名字單調到不會誘人起興趣。但我很清楚,她就住這,是時候正面對決了。門口有一個小型儀器,是她自製的眼角膜辨識系統。很好,不愧是長年以來能夠暗地觀察我而不被察覺的少女。我頓了頓,閉上雙眼進入腦中管理生物結構的區塊,開始改變眼角膜結構,把我的眼角膜改成她的結構——嗶,喀擦,門開了。

一進門,迎接我的不是她,是一陣令人作噁的惡臭,像是堆滿垃圾的臭水溝會發出的臭味,還夾雜排泄物跟腐爛的食品,相較之下臭鼬簡直是香奈兒香水。味道的來源不意外,這房間名符其實是垃圾堆成的——我看不到牆壁,天花板是咖啡色的,黏了一堆黃黃稠稠的不明物體。這裡應該是客廳,更正,曾是客廳。房裡沒有多少光線,全被窗簾遮黑,我猜窗簾本來也是白的。幾十隻蟑螂在我腳邊竄來竄去,牠們唯一閃躲的不是我,是地上一攤黃澄澄的液體,八成是她身體多餘的水分。這地方又臭又髒又噁又暗又悶,我懷疑呼吸進去的有多少是真正的空氣。最令我意外的是這房間豐富的生態,角落竟然還有蝸牛、黴菌跟白色香菇。

浴室的門半掩,微弱燈光透出門縫,在這灰暗的房間裡也像燈塔一樣通明。我推開門,走了進去——她就在那。

「瑪莉絲.克菈芙德,妳在做甚麼?」

倒在浴缸旁的白髮少女穿著運動束胸與內褲,那頭垂地長髮即使沾上污漬還是如此耀眼。她的身上沾滿血跡、污垢,佈滿傷口、創痕。我叫她時沒有反應,像是死掉一樣倒在血紅色的浴缸旁——她割腕。旁邊五、六罐空的玻璃瓶,上面寫著英文字樣Diazepam,大概是從哪個醫院偷來的原裝安眠藥。我牽起她流血的手,拉出滿是溫水的浴缸。再把我的手貼上她的腹部,刺激她的胃液,沒幾秒,她馬上驚醒,開始嘔吐,吐出一堆半融化的白色藥片。

我順了順她的背:「很聰明,還知道割腕要割直的。」

她猛然回頭,瞪大了眼:「咳咳、征、征神...為什麼你會...!?」

我轉頭打量浴室:「這裡也要好好清理一下了。」抓住她的手臂,刺激細胞復原,幾秒後她割腕的傷口就消失無蹤,我起身開始整理。

一個小時後,百分之九十的垃圾消失房間,牆壁與天花板也變回白種人,重新掃過、拖過、刷過的地板像是新的一樣,我很滿意,相信主婦聯盟也會很高興。打開窗戶、拉開窗簾,陽光迫不及待殺死充斥房裡空氣的細菌,要不是我沒內建紫外線早自己動手了。浴室馬桶原本沾滿大堆髒垢,手套、刷子、鹽酸的結合不愧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發明,沒有多久就恢復光潔,乾淨到我敢用親手碰觸馬桶、只差沒舀水喝。走出浴室,我從自帶背包裡拿出乾淨襯衫、樓下超商買的一次性內褲、毛巾、浴球跟牙刷,塞到瑪莉絲手裡:「去洗澡,我去洗碗。」

廚房,難攻易守的兵家之地,不愧是世界上最強兵器媽媽們的強勁敵手,只可惜也不是我的對手,那幾年沒洗的碗盤也被我征服。解決了廚房,坐在陽台板凳上,我洗著她的衣服,那些衣服真不是蓋的,沒有一件是白的,我的意思是,沒有一件是乾淨的。內褲也發出噁心的味道,上面該有的汙漬、想像得到的髒汙應有盡有。另外一條更是地雷,紅得可怕,瑪莉絲妳知道好自在是甚麼東西嗎?

啊,她身上的衣服也得脫下來洗。

我走向浴室,門沒關?她只是坐在地板上,低頭看我,像是做錯事的小狗。

我開口:「把衣服脫下來,去洗澡。」

她小聲回答:「......不要...」

「去洗——」「不要。」

我點點頭,吐口氣。放下洗衣服的刷子,開始脫她衣服。

「不...不要...!」她不斷掙扎,可是那瘦弱的身軀跟失去大量血液的肌肉一點反抗能力也沒,只能任由我退去她僅剩的內衣褲。裸著身體,她環抱自己縮坐在浴缸旁,皺眉盯著排水口,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強忍不流下。她的身體佈滿傷痕,大傷、小傷、新傷、舊傷。剛乾的紅血、久乾的黑血。

我慢慢蹲下:「瑪莉絲.克菈芙德,妳希望我殺了妳嗎?」

她抬頭,眼神充滿慾望,不斷點頭:「要...」

我一字一句慢慢說:「那就乖乖聽我的話,說不定我心情好,會.慢.慢.折.磨.妳.到.死。」

我的手穿過她的腋下,抱她進浴缸,開始用熱水沖她,盡可能把那長髮弄濕。她沒有抵抗,至少不是大動作抵抗。不是我要說,那麼長要全濕花了我好幾分鐘。然後用浴球擠些沐浴乳,搓出大量泡沫,往她身上輕刷。

她雙手撐在浴缸邊緣,任由浴球搓揉她的細嫩軀體:「啊、啊...啊啊...啊...那邊...不要...」

每當我搓過她胸部時,她的喘息就更加緊湊,細緻的呻吟愈加強烈。一道巨大傷口橫過她平坦的胸口,上面好幾根縫釘咬住開口,那是她自殘的結果之一,從那時以來,她就不斷自我摧殘。

浴球滑過她平坦的下腹,這裡是少數有血色的地方,身體血液受地心引力較集中下半身。而大概是混血的關係,那粉嫩的下腹沒有一點體毛,粉色的肌膚表示她還算健康。但還是卡著污垢,我用浴球輕碰。

她突然嬌喘、緊張引起肌肉緊縮:「啊啊!...不...不行...!」縮起身體,她環抱自己像個小嬰兒。

「瑪莉絲,起來把腿打開。」

她不理我。

我放下浴球,沖掉手上泡沫:「無所謂,妳就乖乖自己洗。洗不乾淨我絕不會殺妳。」

她拉住我捲起的衣袖,僵持了半小時,然後慢慢起身,緩緩打開大腿,比剛才多開了五公分左右,她用小到聽不見的喘息說:「...嗚...那也不要...」

病嬌真難搞。

每一次輕碰她的私處,她總會發出輕喘,但忍耐不發出聲音,結果反而變成:「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這種要喊不喊的奇怪喘息。還沒完呢,裡面不洗乾淨會滋生細菌,我把手指沾滿泡沫,侵入性刷洗她內部,這時已經不是「嗯嗯嗯嗯嗯。」,而是「嗯啊、呃啊...!啊啊啊啊...!!嗚啊啊...嗯嗯啊啊!?」我想她至少一星期沒洗澡了,這種汙垢程度不是蓋的——退出手指時上面沾滿大量分泌物。

一直到我要她轉身洗背部,她才鬆口氣,但那一口氣似乎有點虛脫。她的背後好幾道鞭傷,是她自殘的另一傑作。要是我這樣丟著她不管,八成會多出好幾道傷口吧。要是沒有這些傷口,一定會迷倒不少人。但我在意的是那細緻的膚質承受強烈鞭傷,傷口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好,就算好了也會留下好幾道痕跡。內疚真是可怕,竟讓她不惜放棄當女人也要自殘。我往下洗,她的水蛇腰不安分騷動,啊,我想起來了——瑪莉絲怕癢。

「咿...啊...啊啊!...呃啊...嗯嗯啊...咿...!」我碰一下她就喘一聲,某種程度上戳到我的笑點。他的白髮真的很長,長到我必須不斷撥開才洗得到背跟腰。快洗到屁股時她突然回頭,紅著臉泛著淚:「我背叛了你...你應該懲罰我...」

「的確,妳背叛了我。」

「那為什麼...」

「妳也曾遭背叛,體會了我的感受。還有這些傷痕...天殺的妳都做了甚麼?」我檢視她身上所有傷口,橫過胸口跟腹部的巨大傷痕還釘著醫療用縫合釘,大腿、小腿也有長十幾公分的傷口。滿身的刀痕、燙傷、槍傷、創傷不說,光是臉上的空洞就令人屏息——她沒有右眼,眼窩是空的。

「眼睛...有一次你的眼睛受傷,眼球熔化...我一定要承受你的苦...然後才有資格被你殺掉...所以...」她望了望洗手台上的美工刀,刀身都生鏽了,還沾滿乾掉的血液。

「所以妳就挖出自己的右眼?」

她畏縮地點點頭。

「我是精神力者,我還有『完美細胞』,別說眼球,四肢斷裂都能再生,妳呢?妳只是個普通人。」

「我背叛了你!是我害你孤獨一人三兆年、是我害你沒辦法交朋友、是我害你不能接納別人、是我毀了你的生命!都是我害的!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她的嘶吼迴盪浴室,等她情緒恢復,我開口:「妳後悔嗎?」

「後悔...」

「想彌補嗎?」

「想彌補...」

「希望被原諒嗎?」

「沒有資格被原諒...」

「那麼妳已經不是過去的瑪莉絲了。妳的確背叛了我,但妳也為這行為付出代價了...太重的代價了。妳不准自己交朋友、不准自己快樂、不准自己享受、不准自己忘記對我的背叛,還不斷傷害自己,已經夠了。妳已經變了,不再是背叛我的瑪莉絲了知道嗎?」

「可是...!」

「我們都會改變,我也會。我不再是那愚蠢的男孩,妳也不再是那高傲的女孩。我們都長大了,該過去的就讓它去。」

「征神...」

我抓住她的手:「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妳。」

她愣了愣,然後微笑,流下眼淚:「好...好的...」

我接著說:「除非妳學會原諒自己。」

瑪莉絲瞪大雙眼,小口張得老大,她微笑、可是皺著眉哭泣。她想被原諒、但是她不希望被原諒,希望我殺了她,最好是折磨她到死,這樣她就能贖罪。

我從她後方看入她剩下的左眼:「想贖罪就先學會原諒自己吧。」

「我不可以...我沒有資格被原諒...」

不理會她,我說:「屁股抬高點。」

「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5 04:20 , Processed in 0.155012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