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幸福早餐店-第八章- 幸福的可能?

[長篇連載] 幸福早餐店-第八章- 幸福的可能?

查看: 3331
謝立聖
發表於 2014-5-3 18:09:03 |訂閱他
幸福早餐店-第八章- 幸福的可能?

幸福早餐店第一章
幸福早餐店第二章
幸福早餐店第三章
幸福早餐店第四章
幸福早餐店第五章
幸福早餐店第六章
幸福早餐店第七章



「躲在這裡應該就不會被發現了吧?呼…」我和草莓蹲在隊長所說的那個秘密藏身處,我喘氣著說。

「呼…呼,這裡…..應該是不會…有人上來吧?」草莓喘的比我還厲害,他按著胸口說著。

不過觀望四周,這裡真是個視野絕佳的好所在。

整個明道校園一覽無遺,連在湖中的鴨子都可以清楚的望見。

我形容一下我們學校的建築配置好了,我們學校佔地二十二公頃,大約呈一個等正方形的形狀,剛好位在員林收費站附近,所以來來往往的車輛,都可以看到我們學校的建築,大門在正四方型的北邊,進門後就可以看到行政大樓,也就是柏苓大樓。

至於未啥要叫柏苓,我倒忘記是要紀念誰的了,柏苓大樓在我剛入學的時候,我一直以為是地球防衛隊的秘密基地,因為整個柏苓大樓就有如一顆無敵鐵金剛的頭,若有災難發生,說不定他會從地底爬了起來,去消滅壞人。

緊連著柏苓的左手邊,就是我們第一棟教學大樓,開悟大樓,至今為何要要取名為開悟,我一直以為是宗教影響甚深,不過這大樓的名稱,卻一直都沒有讓我如其名的開悟…

再過來這兩棟大樓的後面,是一大片正長方形的草皮,聽說以後會蓋開悟二館,不過那也是我畢業許久以後的事情吧,草皮上有幾顆孤零零的黑板樹,我和同學們曾在那草皮上踢過足球、玩過倒立、聽過校園演唱會。

和這片草皮緊黏著的就是我們學校引以為傲的蠡(同音離)澤湖,這湖的形狀有點像個不倒翁,頭小身大,面積可不小,大約有兩公頃這麼大,學校還買了一堆輕艇,有雙人單人,讓學生可以在湖面上體驗不同的湖光山色。

但我只玩過三次,兩次比賽,一次公差撈垃圾。

這湖裡的生物種類,我猜應該只會有兩種,一種是吳郭魚,一種是蝌蚪,因為其他的生物應該都被吳郭魚幹掉了,那怎會留下蝌蚪?

我在猜那蝌蚪應該是蟾蜍的小孩吧,也許吳郭魚吃了會澇賽,所以倖存下來了。

另外,當初在學校校內宿舍時,只要有人生日,就會在湖畔辦趴,但壽星最後的下場都是被丟下那又髒又臭的湖水中,有些人還會自己跳下去陪壽星游泳,但起來時卻忘記跳水前要先把口袋中的手機和錢包掏出來,所以湖裡暗藏了許多寶貝呀,說不定等撈起來的時候,那些皮包裡的鈔票早已經不能用了。

這湖就是整個學校的中心點,湖的兩點鐘方向是學生宿舍,十層樓的高度,男女生同樓,但分層管理,不過浪漫的蠡澤湖就在一旁,不知道有多少學生按耐不住這美麗景色,晚上偷偷約了喜歡的對象,創造了多少愛情故事。

對了!那棟宿舍叫做志強大樓,我也是搞不懂位啥要這樣命名。

最後一個建築物,是蓋的超神速的寒梅大樓,位於湖的十點鐘方位,五層樓的建築物,總共有一館二館,一館叫寒樓,二館梅樓。我們現在位於梅館的最高處,水塔上方的一個小凹槽。

至於這棟大樓是蓋的多神速?

我去年的這個時候,只看到一堆怪手在挖地基,暑假結束回到學校一看,一棟嶄新的大樓已經可以開放學生上課了!(膜拜)

「你們學校還真漂亮耶!」我跟草莓介紹完整個校園的大略位置後,草莓觀望著四周的景色,愉快的跟我說著,她的呼吸也緩和下來了。

「是呀,不過有時候真希望校園能縮小一點點,這樣要從停車場到教室的距離就縮短許多,不然夏天要走上三四分鐘才能到教室,真的熱到會讓人不知該跑還是該用走的。」

「真想看看你們上課時的實況,一定很好玩。」

「可以呀!我們上設計課的時候你可以來旁聽呀,我們班上的人都很可愛喔,有些你都認識啦,常去吃早餐的那幾個,其他的我還可以在班上慢慢介紹給你認識!」

「真的可以嗎?會不會被老師罵呀?」

「放心,老師人也滿不錯的,只要他們吃過你的早餐,我看他們也會每天到早餐店報到吧?」我說。

「呵呵,你這樣說,我都不知道要接什麼了…」

就在此時,無線電突然傳出聲響。

「呼叫呼叫,頂樓的情侶,聽到請回答!」

是隊長的聲音,雖然聲音有點模糊,可能是隊長在某個死角的關係。

我急忙的按下通話鍵,回覆隊長。

「我們不是情侶,找我們什麼事情?」

「敵人躲在哪棟大樓,現在外面情況怎樣?」

我望了望四周,一切風平浪靜,只差沒有一陣涼風吹來捲來幾片枯葉。

「回報,外面沒有埋伏,也沒有任何動靜,敵人可能躲在柏苓,開悟,志強這三棟大樓其中一間,或是三間都有埋伏都說不定,完畢!」

「你不是廢話?敵人當然在這三棟樓其中一棟呀!你沒看清楚他們跑去哪間喔?」隊長氣呼呼大喊。

「回報,我也跟你們一起衝衝忙忙跑進寒梅,誰會去注意誰跑去哪棟大樓呀?我到樓頂就已經通通躲好了,難道你要我一間一間去找嗎?OVER!」

「算了,你們繼續待在原地,死命盯著每一棟大樓,若有任何動靜,馬上回報!」

「喔!」

無線電就沒再傳來隊長的碎碎念了,我看了看草莓,兩人同時笑了出來。

「那隊長真的有點呆呆的,難怪每次都打輸人家」我說。

「可是他的精神可嘉。」草苺笑著說。

「是呀,這樣的精神,我看只有國父可以跟他稱兄道弟!」我說。

草苺微笑著,沒有接話,看著學校的景色,似乎在沉思什麼。

一小段時間後。

「其實我跟那隊長一樣!」草苺突然開口了。

「跟隊長一樣?怎麼說?」我有點聽不懂。

「他在努力追尋著勝利,就算一百次的失敗,他仍不斷的再努力爭取著一次的成功,我也是,我在追尋著永遠不知道在追尋什麼的東西,但總是在迷惘當中碰壁,但我還是不斷的在追尋著。」

「草莓…」

「嗯?」

「你什麼時候開始追尋這沒有目標的目標呢?」

「從我在醫院醒來之後…心中就有種莫名的感覺,感覺似乎是在尋找某種東西,一個我遺失以久的東西,但我卻莫名的在追尋,在找著,在等待著…」

「蛤?醫院醒來,你怎麼了為什麼會住院?」

草苺沒有言語,只是看著四周的景色,突然一陣微風吹來,將他的髮絲吹起,天空藍藍的,掛著一絲絲捲起的雲。

「我…有先天性的…心臟病。」草莓手按在胸口說著。

「啊!?」

我驚訝的看著草苺,他微微的點了頭,風還是吹著。

「我高三那個期中考的那天早上,我和我同班的一個同學趁著考前跑去福利社買早餐,但是那天排隊買早餐的人實在太多了,導至當我付完錢後,考試的鐘聲就響起,我和我那同學急急忙忙的跑回教室,我教室在三樓,我爬到了二樓的樓梯轉角,我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心臟病…發作!?」我問。

我緊握著無線電對講機,看著低頭敘述著他進醫院過程的草莓。草莓感覺上很平靜的在敘述,但我感覺到他內心的煎熬,任何人回想起自己生死關頭的時,嘴巴說的輕鬆,內心卻是無比的煎熬。

「嗯,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一堆醫生在我身邊看著我,我爸媽也在,他們緊張的神情,讓我感覺到這次病發的嚴重性,後來媽媽告訴我,我的心臟病是先天性嚴重複合性心臟病!」

「那是…?」

「那是種需要換心的手術,需要找到一個體重跟自己一樣,血型和許多生理上諸多相同的人,願意捐心臟給我,我才能存活下來!」

「那…你找到了嗎?」

「我在醫院住了一個多月…每天都有同學老師來看我,但後來因為大家都要考聯考,漸漸的只剩下我爸媽了,每天面對就是死亡與恐懼…」

我聽著草苺平靜的說著,眼匡漸漸的圍繞了淚水,在醫院的生活,是種折磨,是種考驗,是種煎熬,每一天都是!

「直到後來,我已經感到絕望,那時覺得,我已經走到生命的盡頭了,也許我該走了,每天得到的消息都是有捐心的病患,但沒有一個符合我的身體!」

「那後來…?」

我邊問,但眼淚已經掛在臉龐上了,草莓斗大的淚珠,也滴的滿地都是。

「後來有一天的早上,我要起身去上廁所,才撐起自己的身子,就感覺當初住進醫院的那股暈眩又來了,又是一片黑暗……我就沒有知覺了!」

我還咬著牙,靜靜聽著草苺慢慢說著。

「那時候我做了一個夢,我不知道我是睡著了,還是死了,只知道自己很輕盈,四週一片黑暗,我踩在凹凸不平的地面,搖搖晃晃的前進著,不知道是地域還是天堂,我只能摸黑走著,最後亮光出現了!」

「你醒了?」

「沒有,但我看到亮光,在夢中,起初是一點點的亮光在我前亮著,突然一瞬間,周圍的景色都亮了起來,我環顧四週,我在一個海灘,海浪靜靜的拍打著沙灘,剛剛在黑暗時,我就是踩在那海岸的石頭上,遠處都還是黑暗的,但我身邊景物卻是明亮的。最後我發現,是月光照亮了一切…」

突然間,我心中有種莫名的悲傷與難過…

因為草莓敘述的那海岸,跟小月帶我去的月光海岸一模一樣,但世界千千萬萬個海岸,總會有類似或是雷同的…

「我一個人站在岸邊,望著披上月光的海面,我突然感覺自己有種無法敘述的感覺充滿全身,我全身發燙,不由自主的在夢中落下淚來!」

「月光海岸!」

我還是忍不住喊了出來。

「我看到你寫的故事,裡面敘述的那個月光海岸,我也感覺好熟悉,一直以為是巧合或是雷同的,但就很相似…」

「那…你在樓梯昏迷之後,多久後才醒過來的?」

我慢慢的問著草苺,又是一陣微風巧巧吹來。

「我醒來後,已經是一星期後了!」

我沒說話,只是伸出了手,輕拍著草苺的背,草莓啜泣著。

「因為我的心臟病是先天性嚴重複合性心臟病,那次病發,醫生檢驗後告訴我家人一定要做心臟移植手術才能活下來!」

「心臟移植?」

「嗯,就是如果有體重與我相仿,血型和身體狀況都與我相同,那位心臟捐贈者在生前同意遺愛人間,或是家屬同意,我就可以重獲心生!」

草苺用雙手輕按在左胸,眼淚滴在熾熱的水泥地板上,一滴滴的淚痕,由深,慢慢的變淺,慢慢蒸發。我的手,還是輕拍著草苺。

「我剛住進醫院,就一直在等著適合的心臟出現,但一等就是五天,那時所有的檢驗和觀察都已經做了,最後醫生都已經不抱持任何希望,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等待著…」

「那,最後…」

草苺哭出了聲音,用手掩著鼻子,點著頭,身體顫抖著,我不知道怎麼安慰草莓。

繼續拍著草苺,力道加大了一點,我還是不斷的拍著。


我多久沒有像草苺這樣痛哭了?

好像從那年小月離開我,我哭了多久,我忘記了,只知道我忘記吃,忘記喝,忘記睡…

直到我真的接受小月已經離開我,用了三個月的時間。

還在想著小月,無線電對講機又響起。

「情侶黨,聽到請回答!」

「收到收到,隊長請說。」我急忙抓起地上的對講機,回答隊長的呼叫。

「現在外面有沒有動靜?OVER!」

聽到隊長這樣一說,我才發現,剛剛很投入的再聽草莓說著他的過去,卻忘記自己還在站崗,趕緊探頭望向樓下,突然發現一個黑影跑進了大門,我馬上按了通話鍵。

「隊長隊長,剛有一個人跑進寒梅大門,我只看到一個,目前外面沒有其他敵人!OVER!」

無線電沒有在回覆任何的聲響,但卻停到樓下許多吵雜的腳步聲,還隱約聽到隊長的廝殺聲音。
我和草莓趴在女兒牆上不斷張望,卻看不到任何的戰鬥景象。

短短兩分鐘,樓下恢復的平靜,但這時候,無線電突然響起。

「情侶黨,我們被包抄了…!」不知道隊長的情緒是生氣還是失望,他聲音很空洞。

「那你們現在樓下的情況?」我緊張也很好奇隊長們的情況到底怎麼了,於是急忙的問著隊長。

「全軍覆沒…」

「啊…你們三個現在都掛了?」

「沒想到…這次又輸了…」

我可以確定,隊長現在是很失望的。我試圖想要安慰又在度嘗到敗北的隊長。

「別太傷心啦隊長,這次沒有輸的很難看呀,你看,至少我和草苺都沒有被…」

我才說到這,隊長突然大喊。

「啊!對吼!!!還有你們兩個,沒錯,我們這次還有嬴的機會,阿聖,你快到三樓的306教室來,我把我的槍給你,你去把敵人一個個都幹掉吧…」

「瞎毀?我?!」

「沒錯,快到這邊來,對了,若在路上遇到敵人,千萬別背對敵人跑!」

「不能背對敵人?」

「是的,我們玩這遊戲的規則是,正面被打到是扣50分,但背面被敵人打到,是扣100分的!」

「隊長,我不行的啦…」

「幸福早餐隊,你忍心就看著它敗北嗎?」

「………」

我整個人傻了,什麼不說,說到這我就不知道怎麼回拒隊長。

「嗯,我現在馬上下去,那被扣幾分才算陣亡?」

「1000!」

「等我,我現在下樓!」

我將無線電對講機插上了耳機,然後把對講機掛在腰帶上。

「你先在這,別下樓來,我很快就上來找你的!」我對草莓說。

「一切注意自己安全……不要受傷了!」

草苺點著頭對我說著,我對他笑了笑,對他比出了勝利的V之後,我小心翼翼的跑下樓梯,朝著未知的樓下前進著。

腦海一片混亂,腦海中完全沒有任何空間可以去思考待會要如何去打敗敵人,一直在想著剛剛草莓說的每一個字。

右手握著彈弓,左手拿著一袋漆彈,我衝下了樓梯。

五樓……

四樓……

三樓…

剛踏出三樓,我直奔306教室,但才經過301,一個黑影站在門前,瞬間,我感覺胸口一陣疼痛,轉頭望右看過去。





幸福早餐店-第八章- 幸福的可能?



未完待續...

幸福早餐店第一章
幸福早餐店第二章
幸福早餐店第三章
幸福早餐店第四章
幸福早餐店第五章
幸福早餐店第六章
幸福早餐店第七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07:58 , Processed in 0.151158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