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罪惡王冠 -虛惡- 第四章(完):深黑之聲

[長篇連載] 罪惡王冠 -虛惡- 第四章(完):深黑之聲

查看: 3991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5-1 19:27:43 |訂閱他


4-8

集握著巨大的刀刃斬向長角女子,強烈的斬擊掃平數棟建物、卻沒斬中女子。集接著轉身跑入小巷子、抬頭張望、確認長角女子追過來才安心。踩著垃圾桶、踏上窗戶邊緣、集跳上巷子上方、正好來到長角女子的面前、集單手握住刀柄、用力揮下零距離斬擊。女子突然伸手扣住集的頭部、靠著右手的力量把自己甩向集的後方、躲過了斬擊。


再次錯過攻擊的機會、集落在小巷旁的屋頂上、跳向其他房屋的屋頂。長角女子就跟在集的後方、卻似乎沒有發動攻擊的意思。集跑進一棟廢棄的醫院裡、長角女子緊跟在後。突然大劍一揮、集全力轉身向後方襲擊。利用醫院中狹小的空間、重擊對手的可能性隨之提高。然而女子躲過了斬擊,隨著每次的劍落、女子無不矯健迴避。集的攻擊與女子的閃躲形成毫無止盡的華爾滋、無終結的圓舞曲。然而長角女子被逼到牆角、後方沒有任何出口、四周也無任何窗口、大勢已定。


「呀啊啊啊啊!!


集意志堅定、向女子刺出一記突劍!刺中了!確實刺中物體的扎實感透過劍身傳到集的雙手。不對…眼前只有牆壁…那個長角的女性…她…她…


她蹲在劍上!!


嫵媚、冷漠又高傲的眼神盯著集、然後跳下劍身、從集後方的漏洞逃出醫院。集緊跟在後方、不時揮出劍斬、一一被女子躲過的劍斬。集接著往另外一個方向跑、學校的方向。一個轉身、集幾乎斬到女子縫著細緻蕾絲的衣領。長角女子輕盈躲過集的攻勢、退到學校體育館裡。集跳上體育館的上方、轉動身軀、竭力揮出的斬擊將體育館轟成兩半。從體育館的煙霧裡跳出、長角女子優雅落在操場中央。一陣劍氣掃過操場白線、掃起陣陣煙霧、帶著集的意志、直向女子襲去。女子側了身、劍氣以數公分之差錯過女子、斬開學校辦公大樓和後方的樹叢。


「中計了!」集心想。


滿天的煙霧幾乎覆蓋整個操場、能見度完完全全減至零。隱藏在煙幕中、集快速接近長角女子、近距離揮下巨劍!!劍峰的觸感與聲音突破天際,劍刃扎實斬中煙霧中的人影。


「我一點也不想殺人…但是…我同樣不允許任何人傷害祈!!


煙霧逐漸散去,眼前的景象,震懾集。那一瞬間、一種無力感衝上集的心頭、伴隨強烈的絕望感。長角女子右手細長的食指指腹、完美擋下集的劍刃、一滴血也沒流。女子高傲看著集、姿態同樣高傲、彷彿征世的王女。長角女子猛然湊近集、兩人之間距離不到五公分、長角女人的臉完美無瑕、是集見過最美的臉龐。


接著一陣突如其來的衝擊震得集措手不及、他一路飛出校外、撞毀數道牆壁才緩緩停下。集緩緩起身,身上的碎石掉落,多虧有祈的虛武提供防護、他才能再起。集注意到一旁似乎有甚麼人躺在地上…


「祈!?


長角女子緩緩從空中飄落地面、就像十二月透明的飄雪:「汝處心積慮想把孤從祈的身旁支開…孤該稱讚汝才是…只可惜一切徒勞。」長角女子露出冷漠的微笑、最美麗最致命的神情。集重新握緊刀刃、對著眼前的女子。長角女子甚麼也沒說,闔上雙眼,濃密的睫毛宛如黑天鵝的羽翼。她再度睜開瞳孔、輕輕地、緩緩地望向集。


巨大的槍刃無間插進集的胸口!鮮血從胸口緩緩流出。四周的天色開始變暗、天空中的雲朵改變色調、逐漸變成深紫色和赤紅色。四周的建築分化、重新組合、變得歪斜扭曲、最後變成空洞的骷髏、纏著腐朽的組織。集的雙手開始分解、雙腳亦是如此、分解產生的痛楚延著神經攀上肌肉。數百萬根火熱的倒鉤插入皮膚表層再拔出的痛楚。


血液、在沸騰。


活生生拆解的痛楚、燃燒的疼痛、就像烤得火紅的鐵鉗用力鉗進骨頭最深層。鐵鉗夾斷骨頭、卻仍拼命緊咬不放、咬進骨髓與神經最細緻也最能感受痛楚的部位。產生讓人發瘋、足以活活痛死一個人的疼痛量。筋肉骨髓分離的聲音清晰入耳、血液蒸發的熱度融化眼瞼。內臟開始腐化、腐化的痛楚痛徹心扉。數千萬條腐蟲啃咬內臟、由內而外的疼痛感、逐漸失去身體的恐懼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


集的聲音無法傳遞、喉嚨乾涸得有如沙漠,如何喊叫、細碎的黃沙代替嘶吼流出口鼻:「呃…..啊…..呼…..呼…….!!」全身充滿粉碎性、貫穿性、撕裂性、啃食性的痛楚。


汗水留下集的眼瞼和臉頰、他完好無事、身體仍然健全、四周仍然正常。恐懼揉在殺氣中…轉化成影像與知覺…投射在集的心裡。不對!那是真實的!想要的話!對方隨時都做得到!

「安心矣,孤不會這樣做的…因為孤做不到…做不到那種不痛不癢的技術。」


集僵硬站在原地、一身冷汗、雙眼發直、氣喘吁吁。


「承認自己無能也是一種勇氣。」長角女子一副事不關己、輕言輕語的樣子說著,緩緩經過集的身邊走向祈。集突然揮動刀刃!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而全身感到一陣脫力、連人帶劍跌落地上。


「精神層面還不算太糟糕,身體則是完全屈服。」長角女子回頭愀了集一眼,然後在集的面前對著祈舉起巨槍:「鬧劇演夠久了…楪祈…汝當有報答王者之意…即可。」


祈看著眼前高傲、冷漠又美麗的女人,心裡明白她所說的話,卻不知道為何明白。


聲音微弱卻堅定、從倒在地上的集口中傳出:「慢著…不要傷害祈…要殺的話…..就殺我吧…拜託妳…放過祈……!」身體幾乎背叛自己、集靠著僅有的力氣爬向長角女子、扣住女子的腳踝:「求求妳…不要傷害祈…….」集拖著疲憊的身軀、竭聲發出聲音、乞求眼前美麗的女子一點點的慈悲:「我不想…..再失去祈了…..不要……」眼淚從集的眼角流出,即使想要聲嘶力竭、也已沒有力氣。


「沒關係的…集…我不會有事的不要擔心沒事的」祈柔弱的聲音幾乎被寧靜掩蓋,忍著不流下眼淚、祈不想流下任何一點讓集不捨的淚珠:「請妳…把我殺了吧…不要傷害集…求求妳…….


眼前的長角女子突然停止動作,臉上的神情就像人偶一樣僵硬:「不會有事的不要擔心沒事的長角女子反覆說著這句話、心中浮現一張臉、一些畫面。


巨大的黑色鐮刀突然出現!


擦過長角女子的腹部、鮮紅色的液體噴灑空中、長角女子縱身向後跳躍、鐮刀僅砍中表皮。黑色長髮的女子出現在祈的面前、集的身旁、一步一步走向長角女子然後停下步伐。


長角女子恢復神態、高傲瞪著愛緹雅:「愛緹雅…孤不殺汝…汝倒是自掘死路來了。」


愛緹雅下方的地面出現像是圓形魔法陣的圖形、閃著光輝、包圍祈。兩人感到身體輕盈、疼痛瞬間消失殆盡、恐懼感也逐漸消散。不是強化回復能力的技術,那種技術既無效率又只會縮短生物體壽命。而是直接補足損傷缺口與精神創傷的能量補充轉換技術,一種將自身能量轉換給對方的轉換技術。


嘛、這兩人不需要知道這些細節,愛緹雅心想。


愛緹雅把兩人擋在巨鐮後方、身上散發強烈高能量氣息,接著用充滿強韌的聲音、頭也不回地說:「跑吧!別讓主人的用心白費了!


4-9


「主人…!?那是誰!?妳又是誰!」集與祈緩緩起身、奇蹟般的光輝為兩人治癒創傷、也讓集有發問的力氣。


愛緹雅頭也不回地說:「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你們盡力逃離這裡、除非看見Costco特價否則不要停下腳步!」長角女子與愛緹雅之間僅僅隔了十公尺、幾乎是箭步加上武器長度就能砍下對方首級的距離。


長角女子收起微笑,有些慵懶無奈:「神歷死神愛緹雅巴蘭忒,孤饒了汝一命、還真不知珍惜?


因為愛緹雅的出現而倒塌的蔬果店中、新鮮的蔬菜水果掉落滿地。長角女子拿起掉落一旁的蘋果、咬了一口,清脆的聲音和甜美的芳香立刻散出。她把玩手中鮮紅色的蘋果、用充滿神祕感的聲線繼續說:「人類還能逃哪去?受限於宇宙空間、孤反手可得…汝很清楚…阻止不了孤的。」


愛緹雅放鬆持鐮的雙手,緩緩拿起瓦礫中的蘋果,放到嘴裡嘗了口鮮甜美味:「寡人沒有要阻止爾的意思、到底徒勞。」愛緹雅看起來神情自若、或許眼裡帶有幾分覺悟。


她滿口蘋果說:「爾的實力寡人再清楚不過了,不過是一瞬間、還是寡人阻撓的一瞬間…爾就滅了數十億人、整個半球人口、以及寡人的軀殼(Outlet)…用瞬息萬變來形容女人()再適合不過了


兩人同時邪笑、同時丟下蘋果。


─────!!


鐮刀與赤槍衝撞的那瞬間激起猛烈的火花與衝擊波、照亮整個區域。長角女人與愛緹雅目光相對、身體發出的衝擊彼此對抗。連續不斷的互相衝突、迴避、突刺、重斬。靛與黑的衝擊衝撞集與祈的視覺、聽覺、觸覺與交感神經並傳遞一個訊息──!!

集不假思索抓住祈的手、兩人聽從下意識指示從後方的小巷逃開,一路往葬儀社衝刺。兩人左方的高樓突然粉碎!!煙霧中,長角女子出現兩人面前、突然貼近、與祈距離不到三公分!

!!


透明的斬擊從煙霧切出!猛烈的鐮斬逼退長角女子、是愛緹雅!她趕上了。巨大紅槍突然出現愛緹雅右方、突刺的威力震碎愛緹雅側方空氣中所有粒子、產生劇烈爆炸。量子跳躍讓愛緹雅逃過一次直接攻擊、然而軀殼(Outlet)先前受到粉碎讓她剩下低於70%的能量。


要減少無謂的能量流失,愛緹雅心想。


長角女子再次貼近兩人身邊、長槍幾乎碰觸祈的胸口!一道黑色閃光擦過長角女子、沒有沿地平線前進、直接衝破大氣層──是愛緹雅的攻勢。


一旁手握鐮刀的愛緹雅靠著鐮刀上的槍鋒釋放出高純度、高密度、高能量的黑色衝擊。長角女子與愛緹雅不斷互相衝擊、在集與祈身邊進行零距離攻防戰。赤槍渴望兩人的消逝、黑鐮死守兩人的光輝。數千億次的揮砍在短短數秒內彼此衝擊。一來一往的生死衝撞中、愛緹雅抓住機會挑高對手。


她也同時跳躍、瞬間衝上七百公尺的高空、雙方揮武姿勢早已定位。


罪惡王冠 -虛惡- 第四章(完):深黑之聲


───────!!


衝擊產生的高能源反應沖垮半徑60公里的區塊、一舉抹滅整個市區的中樞地帶──原本應該如此。


可是愛緹雅運用分解的權限化解了高能量的衝擊、減緩到半徑30公尺的爆炸範圍。集與祈兩人則盡可能在兩人對峙時脫離戰線。現在愛緹雅的主要目的是協助兩人脫離對手、越遠越好。


「難以理解汝的思想。」隨著長角女子聲音而來的是零距離槍突,一擊掃過愛緹雅身旁、將她撞進扎實地面。


「───────────!!」愛緹雅被撞得發不出聲!


大塊岩石跟著愛緹雅的自由落下炸起、地面下陷數百公尺、衝擊的力道遠遠超越預估。長角女子緩緩落地、優雅如靛色雪片。


突然,下方半徑45公尺、深度294公尺的凹洞中伴隨巨大聲響閃出百道光束,地面開始分解。從大樓大小的程度、到房屋程度、到汽車程度再到人類大小程度,一一切割。巨大的聲響宛此起彼落、宛如大地震襲擊、地面搖晃的程度超越6級地震。

愛緹雅出現凹洞下方──她完全斬碎整個洞穴附近的區塊、5公里內的水平線下降了300公尺。


她堅毅的神情毫不動搖:「寡人只要拖延爾時間即可。」


長角女子站在124公尺的廢墟堆上俯瞰、加上300公尺的水平線下降高度、總共424公尺。


「拖延時間用意何在…?」一抹魅惑微笑劃過長角女子無暇的面容。


「為主人的到來做準備」愛緹雅堅毅的神情透露對主人完全的信心。


「呵呵!呵呵哈哈!呵呵哈哈哈哈哈!」長角女子的笑聲充滿整個天際、彷彿空氣中的不是粒子、而是女子的氣息。伴隨回音的傳遞、笑聲越加鬼魅。


長角女子傲視的神情宛如至高無上的貴族、眾人之上的王女、主宰萬物的神:「孤以為汝要說甚麼、呵哈哈哈!王者…是無法與匹敵的!


「主人會來的…這是一定的…而且、他也會阻止…!


語未落、赤色槍鋒強勢奪去愛緹雅左腕、紅色液體還來不及受到重力作用、凝在空中迴盪。


長角女子嫵媚而冷漠的聲線低聲道:「王者他、到底也只是餘興創造的…」


不知何時,她已經貼近愛緹雅。那盔甲覆蓋的左手襲向愛緹雅的頭部、單手粉碎整顆頭顱、赤色液體混在黑色髮絲裡噴濺。

「不確定性罷了。」


愛緹雅全身受到數百萬次高速高密度切割、化作一灘赤紅色血水、為天空中增添一筆顯色。


「汝的王者是不會來了…足矣,落幕吧。」


依照這程度的毀壞程度與孤的權限干擾,愛緹雅至少需要777秒完全恢復,長角女子暗忖。


「足矣。」語畢、長角女子在一次跳躍內到達集與祈兩人面前。


「什…!?」集甚至還未發出聲音,長角女子輕揮右手,一陣突風颳得集衝出十幾公尺外的地面,長角女子再次舉起右腕,同樣的力量緊緊縛住集,將他舉到半空中。接著一座巨大的半透明靛色欄籠包圍集,形成一座空中監牢。


「汝就在那待著吧,不急!待孤血刃她後就輪到汝了。」


長角女子瞪向站在原地的祈,那種無助的神情在長角女子眼裡早就習以為常。不顧後方敲打牢檻的聲音、女子逕自舉高赤槍。


大局已定。

「喵──!!

…?


長角女子感覺到一團黑色的東西在腳邊蠕動,小小的,暖暖的。長角女子瞰向黑色小貓,赤色的瞳孔閃著深邃的紅光。黑貓突然跳開、似乎察覺到異樣,擋在長角女子與祈之間,豎起尾巴全身毛髮,發出嘶嘶的叫聲。


「啊!...不、不行!不可以過去!」祈發現黑貓似乎在保護自己,但她不希望黑貓受傷!祈衝了過去想抱住黑貓、但雙手觸及黑貓之前、尖銳的聲音便響徹雲霄。鮮血從黑貓的腹部、口鼻、後背噴出,黑色毛髮染上鮮豔的色調。接住彈飛的黑貓、祈的雙手也沾染鮮血。緊緊抱住黑貓的屍體、祈再也忍不住、開始哭泣。


「嗚…..啊…….啊啊!!」失去的痛楚、一刀一刀切割祈的心。雙腳跪地、祈像個孩子一樣嚎啕大哭、毫不保留地哭泣、全身顫抖。

「不要──────────!!


另一聲尖叫從後方廢墟迸出、是追著黑貓而來的雙馬尾小女孩,她正好目擊這一幕、失去黑貓的痛楚鑽上心頭。她站在原處無法動彈、失去的疼痛奪去所有力量、越是單純的人越是如此。


「很痛嗎?...安心矣…馬上就能解脫了…哼…時代真是不同了,一隻野貓也膽敢阻擋孤」長角女子舉起赤色巨槍,這次,不會再有阻礙了,她心想。


「祈!!快逃!!快逃啊!!」集在檻中不斷喊叫、但卻永遠傳達不到祈的心裡。終於、巨大的衝擊、巨大的聲響、巨大的爆裂同時發生。


世界為之一震。


彷彿一切遵照命運女神的腳本進行、沒有人阻止得了這一切的發生。煙霧四處飄散、強大的衝擊撞得地面下降三公尺水平線。


「楪祈…感到幸運吧,王者為了汝創造所有一切;感到不幸吧,孤為了汝毀滅所有一切。


巨大的赤槍幾乎淹沒在鐵灰色的煙霧當中,黑色的煙霧逐漸竄出、越來越多。長角女子的神情起了些變化、不再是平板不變、瞳孔也微微睜大一些。


一陣強烈突風吹散黑色的煙霧、一個聲音從黑色的煙霧中竄出。平緩、低沉、威嚴。

黑色的聲音。

Emperor?…nay…mere black matter I am…(我不是王者我只是,卑微的黑物質)。」一柄黑色、長約2公尺的中世紀樣式十字劍擋在祈與巨槍之間。黑色大衣、黑色頭髮、黑色長褲、黑色軍靴、黑色手套、死白膚色、紅色瞳孔。

黑色男子。



夢中的黑色影子輕輕抱住祈、就像祈輕輕抱住黑貓一樣…但手中的黑貓到哪去了呢…?


「啊…嗚……啊啊...!」祈看著眼前的男子、試圖言語,但心裡百感交集,僅能發出隻字片語。熟悉又安心的感覺竄上心頭、些許淚水流下祈的臉龐,愉悅的淚水。


長角女子抽開長槍、往後從容退了幾步、跳上後方的陽台、左腳放在右腳上、高傲坐著:「喔...?王者啊…汝的嗜好還真是特殊呢…化身成普通的黑貓、用來討女孩歡心嗎?


黑色男子輕揉祈的後背、慢慢安撫她害怕的情緒,眼神卻一刻也不敢離開長角女子,他可不會低估對手。祈凝視黑色男子,在黑色的溫暖懷抱中、恐懼感消失無蹤。


蘭絲(Lance)…呃、妳知道的…要透過不同角度看世界。」黑色男子叫出長角女子的名字,蘭絲。


蘭絲玩弄造型獨特的尾巴、心不在焉晃動尾部突起的尖端、然後高傲開口,她的語氣不再幽默:「汝真敢阻撓自然的進程、阻撓孤進行自然淘汰的過程呢。」


「我不是要阻止妳。」


「喔喔?豈不然乎?


「是請求妳的協助。」


「啊~語言遊戲啊、到頭來皆達同樣目的不是嗎?


「我不否認。」


「汝希望孤放過剩下的人類、頭也不回地離開這裡、讓楪祈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是唄?


「不、我希望妳別弄髒雙手,有罪之人會受到應有的制裁、但不是每個人都罪貫滿盈。」


「說得好啊!或許並非每個人都是罪貫滿盈、但他們也沒有活著的必要。」語落、蘭絲起身進入攻擊姿態、高傲俯視黑色男子說:「真是場鬧劇、孤最賞識的存在屢屢與孤相對。」


大地劇烈搖晃、祈與黑色男子前方的地面出現巨大裂縫──蘭絲已開始攻擊。抱住祈、黑色男子猛然跳向雙馬尾小女孩的位置、一手將她摟入懷中。攻擊一波一波襲來、黑色男子不斷跳躍、閃避、衝刺。數十棟高樓成為黑色男子的替身完全化作碎片。猛然間、三人出現一棟大樓前,從剛才的位置完全看不見的一棟大樓──黑色男子進行了量子跳躍。


黑色男子輕輕放開兩個受寵若驚的柔弱女孩。他看著祈、明白她的思緒,開口:「無論發生甚麼事只管跑,我會把櫻滿集帶回來的。」


他接著蹲下摸摸雙馬尾女孩的頭說:「嘿、別難過、我會帶小黑回來。」


神奇的是雙馬尾小女孩不再哭泣、甚至露出些許微笑,男子的言語似乎有沖淡憂傷的神秘力量。接著男子頭也不回往戰場走去,黑色的大衣被風吹得亂飛。


「等….一下…」祈發出微弱的聲音,幾乎小到聽不見。心裡那句:「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卡在咽喉。


黑色男子用赤瞳回頭看了祈一眼,緩緩走向她、摸摸她的頭、一股暖意與勇氣湧上祈心中。


It’s okayit’s gonna befine(不要緊、不會有事的)。」




不惡搞我會死

罪惡王冠 -虛惡- 第四章(完):深黑之聲 打到上時代雜誌!?

罪惡王冠 -虛惡- 第四章(完):深黑之聲 一次殺兩個啊啊!!(我也倒下)

罪惡王冠 -虛惡- 第四章(完):深黑之聲
求婚被打槍(拍拍啦乖)

罪惡王冠 -虛惡- 第四章(完):深黑之聲 吃老朽的寶器啦!!(誤)

罪惡王冠 -虛惡- 第四章(完):深黑之聲 吃我的貧乳啦!!(X)

罪惡王冠 -虛惡- 第四章(完):深黑之聲 妳都給爸爸喝了啥啊!!

罪惡王冠 -虛惡- 第四章(完):深黑之聲
風水世家!?(意味不明)

耶,惡搞完不會死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5 16:31 , Processed in 0.163482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