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幸福早餐店-第七章- 有趣的戰鬥

[長篇連載] 幸福早餐店-第七章- 有趣的戰鬥

查看: 2765
謝立聖
發表於 2014-4-29 14:29:00 |訂閱他
幸福早餐店-第七章- 有趣的戰鬥

幸福早餐店第一章
幸福早餐店第二章
幸福早餐店第三章
幸福早餐店第四章
幸福早餐店第五章
幸福早餐店第六章


第七章

「阿聖,幫我把你手邊的番茄醬遞給我好嗎?」草苺正忙著在做元氣十足大漢堡。

「喔喔,接著!」我將手邊的草莓自製番茄醬拋了過去。

「對了,三桌的彭阿伯還要再一份幸福招牌沙拉!」芬芬手裡端著兩杯幸福奶茶對我叮嚀著。

所謂幸福奶茶,其實只是豆漿而已,但這個發明,卻是我和草苺無意間創造出來的,有天傍晚草莓自己磨了豆漿,叫我把糖家下去,我卻放錯了糖,將紅糖放到豆漿中攪拌,卻成了奶茶的顏色,在試喝時,發現豆漿與紅糖的味道非常的協調,不但看起來像奶茶,味道和營養成分更勝奶茶,幸福奶茶就這樣誕生了!

彭阿伯是早餐店的常客,幾乎一星期會有四天來店裡吃早餐,其他的三天,都是外帶到醫院陪著他老伴一起吃。

聽彭伯伯說,他老伴出院後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來我們早餐店,吃吃現場做出來的熱騰騰早餐呢。

忙碌的早晨,不斷的和來吃早餐的人們聊天,然後記住他們的所有點餐,再將美味的早餐送到客人面前。

這就是我的工作內容,其他所有烹調都是由草莓一手包辦,曾經嘗試要幫著草莓做,但味道總是無法如草莓做出來的早餐好吃。所以我就和芬芬將所有客人打理好,讓草莓可以無憂無慮製造幸福分享給所有附近的居民們。

「早安,裡面還有位子喔!」
芬芬向一位剛進門的陌生客人問候著。

「謝了,我要外帶就好了。」那人站在菜單前選著。

而我則端著裝滿空盤和空杯子的大托盤走回洗手台,才轉身要跟那新客人打招呼時…

「你不是那這個什麼什麼隊的隊長嗎?」我指著他驚呼。

我非常肯定,我沒認錯人,他真的就是那天晚上我看到的那個什麼什麼隊的隊長,雖然已經忘記他們隊名了,但總記得他們隊名取的很搞笑,頓時間卻忘記了。

「啊,你們不是那天晚上害我們輸掉比賽的那對情侶嗎?」那隊長也指著我和草苺大叫著。

所有店內的人都將目光轉移到我和草苺身上來了,就連正在看著蘋果日報的彭伯伯都推了推眼鏡,把報紙放到桌上看著我們。

要命,就不是情侶你還喊的這麼大聲,現在可好了,未來將會被許多客人拷問了,我頓時間不知道要回答什麼。

「你是那個這次一定贏的隊長咩,好久不見喔!」草苺突然放下手邊的工作,用那任何人看到都會感覺幸福的微笑看著那個什麼…..這次一定贏的隊長。

「唉,別提這次一定贏了,我們又要改名稱了,不過目前還沒有想到要改成什麼隊名,不過還真意外,你們這對情侶竟然在這邊開早餐店呀!」

真的很要命,他又再度提到了情侶兩個字,若再不多做解釋,未來就更難澄清了!

「我們不是情侶啦,只是好鄰居好朋友好伙伴,那你們這次有想到什麼好名稱可以當作隊名呀?」於是我趕緊搶答。

嘿嘿,我這回答還真不錯,不但解釋的乾乾淨淨我和草苺目前的關係,還把話題轉了開來,讓那該死該死隊的隊長可以閉嘴,不要再讓大家誤會下去了。

「啊?你們…不是情侶?那天晚上手怎麼牽的那麼緊?」隊長摸著下巴問著我。

完了,不解釋還好,我一解釋反而讓那隊長在大家面前把那天晚上問過我的話在度重複了一次。
這下可好了,我在大家的眼中,變成了一個晚上不睡覺,愛牽著不是女友的女生趴趴走的人了!無力感頓時從心中四溢到全身每一個細胞。

「又不說話了,好吧,等你想到再告訴我,那我來個元氣十足大漢堡,和一杯上課不睡茶!」

那隊長大概又看到了那天晚上問完我之後我給他的表情吧,所以他就輕鬆自在的點了餐,還不斷拿著機車鑰匙敲著桌面。

「請稍等一下喔,你可以先坐在那邊等一下,馬上好喔!」

草苺還是用那幸福笑容說著,然後就開始烤漢堡麵包,切著生菜。

那要命的隊長一屁股坐在櫃檯邊的高腳椅上,抬頭看著我們店裡的裝橫。

「啊~對了!」那隊長突然大叫,又把所有人的目光拉到了他身上。

「什麼對了,你想到了你們新的隊名了嗎?」我想要緩和大家吃早餐的情緒,馬上就這樣問著那讓人出奇不意的隊長。

「你們倆剛好可以補我們隊上的缺耶,這樣我們就可以再跟查克拉比一場了!嘿嘿,這次我一定…」

「補什麼缺?」我驚訝的問著。

「你那天也看到了呀,我們隊上有兩個該死的俗仔臨陣逃脫,我這幾天下來,怎麼找都找不到適合的人選來補足我們的隊員,但你們這對情侶是那天比賽讓我們輸的關鍵,所以現在就給你們一次將功贖罪的機會吧,就這樣決定了。」那隊長根本沒有聽我之前的解釋,硬是要說我們是情侶。

「決定什麼啦!喂,這是你自己說的耶,我們有答應你嗎?更何況,我們從來沒有玩過你們那種奇怪的遊戲…」

「什麼叫做怪怪的遊戲!我們可是賭上個人的自尊和一切去比賽耶,多麼神聖的過程,竟然被你說怪怪的遊戲!」隊長整個人跳了起來。

「來,你的元氣大漢堡,和上課不睡茶來嚕!」
草苺將那隊長點的餐放到櫃檯上,對那隊長微笑的說著。

「那你們這比賽叫?」草苺補問著隊長。

「一決生死生存戰!」那隊長站了起來,撐大了鼻孔,神氣昂昂的說著。

我聽了想偷笑,因為若是一決生死,怎還有這麼多次讓你們敗部復活的機會呀?明明就打死不認輸!

「嗯,那我們只要加入你們,讓你們人數足夠可以比賽,就可以了嗎?」我疑惑的問著隊長。

隊長點點頭,然後張開了雙手對我說。

「加入我們之後,正式比賽時,你們就只要好好找個地方躲起來,讓我們去殺光所有敵人,你們在出來接受歡呼就可以了!」

「就這麼簡單?」我問。

隊長又再度點點頭。

我跑進了櫃檯,小聲問著草苺。

「那你覺得勒,要不要參加他們那個什麼一起去死生存戰?」

「噗嗤,是一決生死啦!嗯……我覺得我們去看看也不錯呀,那天黑漆漆的,什麼都沒看到,反正我們就躲好一點,不要讓任何人發現,等比賽結束在出來就好嚕,感覺很好玩耶!」草苺有點喜孜孜的說。

「OK!隊長,那比賽時間、地點呢?」我對著隊長比出ok的手勢說。

「哈哈,我就知道這麼吸引人的生存遊戲不會有人能拒絕的,哇哈哈哈!」

挖勒,他好容易自我膨脹阿!

「隊長,時間、地點?」

我追問著得意忘形叉腰在狂笑的隊長。

「對喔,流星一號,梅利五號,你們倆個只要再這個星期天的下午三點到明道管大學的湖畔碼頭,就可以找到我們,另外…」

「等一下!什麼是流星一號梅利五號,幹麻亂幫我們取代號呀,我叫阿聖,她叫草莓,我才不要叫什麼流星什麼梅利的!」

「喔,這兩個外號我想很久哩,不要用就算了,另外我們會發武器給你們防身,以防如果你們不小心被敵人發現時可以自衛,或是攻擊對方的!」

「yes sir!!!那就星期天下午三點湖畔碼頭見嚕!」草苺笑著對隊長搖手說再見。

「OK,梅利五號,流星一號,決戰時刻見了!」

隊長拎起早餐,很帥氣的背對我們,伸起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右眼附近搖晃著,自以為帥氣的跟我們說掰掰。

不對,我突然想起,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沒有跟隊長說,我急忙的衝出早餐店拉住隊長。

「隊長,那個…」隊長轉過身,將我緊緊抱住,頓時間我傻了眼,這隊長該不會除了玩生存遊戲外還有其他嗜好?

我急忙的推開了他,卻聽到他說。

「我可愛的隊員,我們只是短短幾天不會見面,別這麼捨不得,相信我,我們一定會贏得最後的勝利的!」

「鬼才想你啦,你還沒付錢啦!」我伸手說著。

「噗哈哈哈哈…」店內哄堂大笑。

隊長急急忙忙掏出錢後,抓抓頭很不好意思的離開了。

真不知道怎樣形容今天早上的心情。

「好像很好玩耶,你之前玩過這樣的遊戲嗎?」回到店裡,草莓拿著抹布擦著櫃檯問我。

「若小時後和隔壁鄰居拿土塊當手榴彈互丟不算的話,我是沒有玩過這樣的遊戲!」我說。

「呵呵,那真的可以參加看看唷!」草苺洗著抹布,輕鬆的說著。

不過我心裡卻很擔心,因為比賽要贏,也要看跟到什麼隊長,和隊友的實力,聽那天晚上裁判敘述,我真的不敢想像這個每次都換隊名的隊長實力有多強大。

就在這時,彭阿伯說話了。

「想當年,國軍跟共匪打戰的時候,俺可是在第一線殺共匪的,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但看看現在,小兔崽子竟把戰爭當遊戲,時代真的變了,人上過一次戰場,就會知道地獄是啥模樣…」

彭伯伯拿著鈔票走到了櫃檯邊,用他那山東的口音說著,邊說還邊搖頭,彷彿又想到了那時與共軍作戰的情景。

「彭伯,你明天也要去醫院嗎?」草苺微笑著問著彭伯伯,將找的零錢遞給彭伯伯。

「當然要去,我絕對不遲到。」彭伯伯愉快的說著。

「那我明天早上就先把你平常外帶的那兩份早點先做好,你要去坐公車就比較不會耽誤到喔。」草莓說著。

「你這女孩真是體貼,要是俺有兒子,絕對不會讓這小子當妳男友,一定要妳當俺媳婦,體貼,做的飯又好吃,世界上很少這樣的女孩子了。」

彭阿伯,連你都被洗腦了?

我之前解釋的難道沒有半個人有聽到嗎?

雖然我跟你想的是一樣的,我也覺得草莓是個既體貼,做菜又超級無敵好吃的,但他真的不是我女友呀。

「ㄜ………彭伯伯慢走…」

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了,現在不管怎樣解釋,只會越描越黑,大家的誤會就會更大,乾脆等一段時間之後,只要那隊長不再來亂,大家一定會忘記這件事情的,我心中這樣盤算著。

但心中,卻又…有一點被誤會後的喜悅。

一個忙碌的早晨,一個莫名其妙的隊長,一個莫名奇妙的比賽,還有一顆噗通噗跳的心,全都攪和在一起了。









「報數!」

「1….2….3…4…5…6….7….8…」

「9…」我喊著。

「10!」草莓接著喊。

我和草莓回答了上次那個裁判的報數,我和草苺站在最後兩個位置,前面八個人前五個都是查克拉隊的隊員,而第六個就是我們那個天兵隊長。

第七個是個帶了個墨鏡,嘴巴咬了根牙籤,手中拿了一把好像亂強一把的狙擊槍,戴了頂牛仔帽,這人應該是個狙擊手吧。

第八個是一個身材有點壯碩,留了滿嘴的鬍渣,瞇瞇眼,戴了個軍用頭盔,穿著黑白灰的迷彩服,手中拿了把衝鋒槍,但腳確不停的抖著,不知道他是在打拍子還是因為緊張…..

草苺則是穿了件puma的紅白運動上衣,一件米色七分褲,和一雙all star的帆布鞋,頭髮綁了兩個馬尾,戴了頂米色的運動遮陽帽,在這排男人當中,真的有點突兀,搶眼。

而我呢?

我穿著上次漆油漆被毀容的白色上衣,和同時被毀容的牛仔褲,因為我想說既然要玩漆彈,穿一些若被打到不會心疼的衣服比較好,但我都忘記我們是要來準備躲起來的。

「好!人都到齊了,那現在給你們十分鐘的戰略討論,十分鐘後集合,解散!」

我們隊員圍成一個圓,蹲的蹲,坐的坐,隊長咬著口香糖,對著我和草苺說道。

「你們等一下就去躲寒梅大樓的樓頂,記住喔!是水塔上面喔,那邊有個凹槽,可以容納兩個人的,另外這是個望眼鏡!」

隊長從他包包裡拿出一個黑盒子,交到了我的手上。

「你躲在那邊的時候,幫我們看四周有沒有人在戶外走動,若有,把方位和人數報給我,這就是你們的工作!」

「怎樣報?」我疑惑的跟隊長對望。

「這是無線電,你們倆個人用一支就夠了,把頻道轉到12,就可以從耳機聽到我們的聲音!」

隊長又從包包裡掏出了一個無線電和耳機交給我。

「夥伴們,等一下我們就使用X計畫,殺他們個措手不及。」

「yes sir!!!」那狙擊手和拳擊手回應著,我自己幫那壯壯的隊員取名為拳擊手,另外怎麼會這麼快就交代完整個計畫?X計畫到底是?

算了,反正我們只要拿著望眼鏡四處張望就好了。

「好,取對名吧!」

隊長用很堅定的眼神掃射著每一個隊員,不過,怎麼到現在才在想隊名?真的是很天兵的隊長。

明明就可以把還沒找到的隊員取好外號,卻不能事先取好隊名。

「大腸筋隊你們覺得怎樣?」那狙擊手推了一下墨鏡說。

「不好不好,那部片我沒看過,換一個!」隊長狂搖頭說著。

「別和我們作隊?」那拳擊手搶著說,隊長眼睛突然一亮,思考了一會,又搖頭。

「幸福早餐隊?」草苺突然提議。

這時,隊長和狙擊手和拳擊手都看著草苺。

「幹麻一直盯著她看?就說好和不好啊!」我說著。

「這名字…………」

「這名字怎樣?」我說。

「這名字……………讚!好決定了,就用幸福早餐隊,一聽就很有朝氣,又很有活力,這次贏定了。」那隊長開心拍著手說著。

就這樣,隊名掛了幸福早餐店的名號,定為幸福早餐隊。

「BBB~戰略時間結束,全員集合!」
那裁判大聲吹著哨子,做了手勢要所有人都集合,大家帶著裝備往馬頭中心點走去。

「今天的比賽,範圍就是在這校園當中,任何人都不能離開這校園,另外,不能傷及無辜!但千萬別被校園管理員抓到,凡是被抓到的人自行負責,最後,比賽時間不限,直到最後有一方認輸投降為止,才算結束比賽,兩隊隊員在比賽開始之後,在五分鐘之內,找你們自己的基地,總共有四棟大樓可以挑選,柏齡、寒梅、開悟、志強大樓。五分鐘後聽我哨音,開始自由攻擊,有沒有問題?

「沒問題!」大多數人異口同聲回應裁判。

「那個...我有問題,請問若沒有人願意投降,比賽就要無限期延長下去嗎?」我問。

「沒錯,所以請大家自己多保重,所有人員解散!五分鐘開始倒數。」

那裁判開始看著手中的馬錶,大家開始拎著裝備往各自當初選定的大樓跑。

「隊長…那個…」我和草苺跑在隊長的後頭,我喘吁吁的問著隊長。

「怎樣?」他頭也不回的跑著。

「我們的武器呢?」我問。

「對吼!,我還沒發給你們。」隊長邊往寒梅跑邊掏著那神奇的包包,掏著掏著,摸出了一包漆彈,和兩把……

「彈弓?我又不是騙人布!」我看著彈弓大喊。

「我勸你別小看這彈弓,這是我們的秘密武器,這彈弓威力,可遠遠超過我們現再手上拿的任何一種武器呀!」隊長用堅定的眼神看著我說著。

「啊?…….」我無言以對。

這隊長給過我太多太多的驚喜了,我已經開始慢慢習慣,反正我們的任務只要好好躲在水塔上就好了,拿太好的武器也沒有什麼用處。

我接過彈弓和彈藥,拉著草苺的手,直奔寒梅大樓的電梯。

等一下!!!

我是什麼時候又牽起草莓的手!?

幸福早餐店-第七章- 有趣的戰鬥


未完待續...

幸福早餐店第一章
幸福早餐店第二章
幸福早餐店第三章
幸福早餐店第四章
幸福早餐店第五章
幸福早餐店第六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6 00:39 , Processed in 0.181642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