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三章(下):謎之旅人

[長篇連載]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三章(下):謎之旅人

查看: 1731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4-28 23:36:03 |訂閱他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三章(下):謎之旅人

3-6

藍色。

大型的平面電子螢幕上顯示著大量的藍色,深藍色,海藍色。如火如水混雜的曳動,一大片燃燒的冰晶。這並非實際物體的顏色,而是經過超級電腦計算後套用理解系統的色澤。藍位移──當物體與自身距離遞減時所造成的現象。距離減少時,電磁波的頻率會向電磁頻譜的藍色端移動,也就是波長縮短的現象,與遠離時所產生的紅位移相對。


用普通一點的講法就是,有一個物體正朝觀測者的方向移動。


研究室裡數十名全球頂尖的天文物理學家、天文化學家、宇宙生物學家、宇宙量子數學家全聚集於此。平常埋首各自專業領域裡的天才,此刻卻交頭接耳探討這個現象,交換有用的情報。


不尋常的現象。


「拜託這是甚麼啊…!?」鶇一語道破所有人的疑慮。


眼鏡男在稍為與其他幾位學者交談後,從人群中走出,背後是巨大的液晶顯示器。擦著額頭與眉間留下的汗,眼鏡男慢慢開口:「這、這個物體以光速的77倍往地球前進,而且還在加速狀態下。依照目前的速率看來,五十五分鐘內會進入鎖眼,也就是確認直擊地球的射入點,然後在六十分鐘內撞擊。」


綾瀨下垂的嘴角透露不安:「撞擊甚麼?


眼鏡男一副有難言之隱的神情,拿下眼鏡擦拭幾次然後戴上,深呼吸後,吐出簡短兩字:「我們。


集握緊了拳頭:「你說我們是甚麼意思…」


涯突然開口:「我們、地球、太陽系。」比一般人更懂得科學的他,對現況的掌握多過在場半數的人,他說:「藍位移就是一個很明確的答案了,有個物體正朝我們來,以兇惡的速度。


一旁的四分儀努力想分析眼前發生的一切,他就是無法信服:「等一下!任何物體都不可能超過光速,這是物理定律!」沒錯,如同四分儀說的,這是物理法則。


其他科學家也提出相同的論點,他們認為這之中一定有甚麼錯誤,例如儀器失靈等,畢竟比起違反物理定律現象,儀器出問題的可能性更高。


「儀器沒有失靈,那物體的確超越光速,而四分儀那些關於物理定律的論點也沒錯。」涯踏上臺階走近螢幕:「可是我們漏掉了一點,物理定律是可能改變的,不要說其他宇宙的定律,光是同一個空間裡的法則都可能被改變。想想黑洞帶來的無限重力,光是它的存在就已經破壞普適物理學的一部分了。」


關於黑洞的論述,涯知道自己是對的。


「黑洞受到自身重力的壓縮會崩塌仍然符合物理定律,但是突破光障可是另一回事。」四分儀說中了重點:「重力強到可以束縛光,超越光速的脫離速度,但這究竟是束縛的重力場,不是移動的速度,想要超越光速就得擁有無限的能源!而這是不可能的!


負能量,」涯說出了個關鍵詞:「物理數學上突破光速的解,其中的關鍵就在於負能量。只要有足夠的負能量,物體便能加速到光速並突破。


「就算如此,超越光速的物體會回到過去,這也是物理定律的解!」四分儀回憶起過去學習的理論,繼續辯論:「但這物體卻筆直朝我們來,甚至不斷加速,這已經嚴重違反物理法則了!


「那麼倘若我們熟知的物理法則已經改變了呢?


「你說改變….!?


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改變物理定律聽起來實在太過遙不可及,說到底人們還無法完美解釋所有的物理現象,它竟然就改變了!?


「假使宇宙限速光速已不再是最高速度了,會發生甚麼事?」涯示意其他人看向窗外。明亮的天空,幾朵白雲飄過澄澈的藍天,微風輕輕吹入窗邊,發出細細的聲音。


「外面怎麼了嗎?」綾瀨不解。


「我都忘了現在是白天,你,記得之前做的那個暗天程式嗎?」涯走向眼鏡男。


「唉!?」涯突然扯遠話題,眼鏡男跟不上這對話進展速度。


「就是上次你給我看的那麼,能在白天模擬夜間的程式,打開它!


「是、是!我馬上去開!!」眼鏡男小跑步跑開。


幾分鐘後螢幕上有了新畫面,是窗外的畫面,一如往常明亮。


「恙神大人…這個,我想程式可能壞了…」眼鏡男推了一下眼鏡。


「程式沒壞,這就是幾個小時後晚上的樣子。」


「涯,這怎麼回事?」集想不通。


「光速已經不再受到限制,那麼會發生甚麼事?


「光…..光會以幾近無限的速度,射向宇宙每個地方…包括遠古時代的光線,讓宇宙每個角落充滿光線!!」眼鏡男睜大了雙眼,不敢相信這真的發生。


「以往受到限制的光因為廣大的距離分次進入觀測者眼裡,現在則是馬上到達,地球的天空當然會充滿宇宙每個時期的光線。」涯的說明還是讓人費神。


「簡單的說,就像是讓有同樣速度的馬匹跑不等長的距離,總會有先來後到。現在則變成每一匹馬都擁有近無限的速度,先來後到也就不那麼明顯了。你是想這麼說吧,涯?」四分儀舉了個例子來解釋,但臉上的神情仍表示自己難以接受。


「完全正確。」涯微笑,但很快便回復嚴肅說:「這同時也表示,我們熟知的物理定律,已經改變了,這個物體的的確確是以光速的77朝我們來,六十分鐘是我們僅有的!


沒有人發出聲音,每個人都試圖接受這個不科學的結論。臺階下的四分儀看著螢幕,試圖消化眼前的一切,這時另一個聲音打入沉寂:「涯,四分儀,還有各位學者,那麼那到底是甚麼呢?」集的問題一針見血。


「關於這個。」一個女性的聲音從門邊傳入,穿著白袍內搭黑色高領長袖的成熟女性走近電腦中樞機臺,集還來不及轉頭就被從後面抱住。


「春夏!!」集光聽聲音就知道是誰,他不斷掙扎。


「櫻、櫻滿博士!」眼鏡男從位置上站起來,其他學者也挺直腰桿。


涯走下臺階:「櫻滿博士,妳怎麼會來這裡?


「就是啊春夏媽媽~難道是…專程來這裡偷襲兒子的嗎!!」鶇很明顯完全離題。


綾瀨反駁:「怎麼可能嘛鶇!春夏媽媽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才會過來的!」


「春夏!這樣很害臊呀!別在公眾場合這樣啊!」集還是沒能掙脫。


「意思是說在家裡就可以嗎?」意外的是,這話來自四分儀口中。


「連四分儀也來!!」綾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哈哈~對對對,在家就可以嗎、集?嘛…當然有重要的事~那就是偷襲集啊~~~~」春夏一臉享受的模樣,看在別人眼裡就像是情侶嬉戲一般。


「唉喔!春夏,到底是甚麼風把妳吹來了啊!?」集總算是脫離媽媽溫暖的懷抱春夏打開手上的筆記型電子儀器,連結到大型螢幕上,一張張閃著五顏六色光譜的圖像呈現眾人眼前,每一張看起來都像燃燒的高溫火焰,閃著白光,透著七彩。


「這是我用高解析天文攝像望遠鏡所捕捉到的畫面,其中有幾張經過特殊濾層處理。」春夏邊看邊說明,右手揮舞在空中,圖片隨之轉換圖濾層。


「春夏媽媽…妳說經過特殊圖像處理…但這…」鶇張大嘴巴就像看到外星人。圖片上所顯示的,就只是一團白光。

「櫻滿博士,請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眼鏡男心裡想、一定甚麼有不對勁。


涯同樣渴求答案:「櫻滿博士,能否請您說明。」


「這就是全部了,無論用任何濾網都無法解析。紅外線、電磁波、電磁輻射、紫外線、微波、無線電等任何一種過濾方式都無法穿透。我只能說,我們不知道那是甚麼。」


堅強表情逐漸崩塌,春夏的再一次抱住集,不是給予溫暖,而是祈取希望。


集伸出雙手環抱春夏,他知道春夏的來意了:「春夏…」


再堅強的心靈,也會被溫暖擊潰,見到孩子的母親,再也忍不住…只剩崩潰。


「我來這裡不是為了別的…只是想跟我深愛的兒子一同迎接這個事實而已…」眼淚不爭氣流下一個母親的臉頰,淚水的餘溫傳到兒子的胸膛。能與淌著同樣靈魂、擁有同樣傷痕、彼此緊緊相連的家人一同消逝,對一個母親,足矣。綾瀨看著母子最後的相聚,自最後一戰以來未有的悲傷、再次湧上心頭。那種不捨、那種刀割。


鶇突然撲向綾瀨,她是自己最親近最信賴的知己。在那富有情感的胸懷裡,流下不想讓人看見的一面。兩個人互相依存,做為同伴,一同經歷過那些難熬的時刻,能一同迎來結局,也是幸福。


「你們還在做甚麼!?」涯的聲音充滿憤怒!穿梭整個大廳。


綾瀨紅著眼抬起頭:「涯…」


「還沒結束!不能就這樣結束!還有其他方法能阻止這瘋狂的物體毀了我們!四分儀,立刻召集各國元首。綾瀨,用End-Rave疏散民眾,帶他們進地下區域。鶇,連結上衛星並準備好白血球!!集,盡快找到祈,我們需要她的虛武!」涯準備走出大廳。


還有一個人沒有放棄,面對眼前看似無法扭轉的局面,涯義無反顧前進。不前進,就等著跟著時代淘汰。只有不斷前進、適應、嘗試、改變的人才有資格活下去。


不對,是兩個人還沒放棄。


「春夏,我去了喔」集輕輕放開淚流滿面的母親,沒有血緣的母親說:「我不會讓春夏消失的」

集自己也很清楚,在此刻就放棄言之過早。過去的歷練讓他從軟弱的男孩成為一個堅毅的男人

沒錯,不前進、就淘汰。


推開大廳雕刻精細的大門,離開前涯丟下一句話:「替我找來供奉院亞理沙!



3-7


「各位元首,百忙之中連絡諸位不為別的、請恕我直言,」涯的聲音迴盪在辦公室內:「人類只剩四十分鐘!


辦公桌上的電腦連結世界彼端、同時集結各國元首,進行所謂的點對點即時會議。自有網路以來,這種技術已十分成熟,不僅能進行遠端連線跨國商談,更能確保重要人員的安全。如同所有機密網路一樣,所有的流程與資訊都將加密傳輸,只有握有解碼工具與方法才能接收。國際聯合國統一旗下數百個國家這項技術,授予聯合國會員身分同時授予傳輸技術與接收工具。然而一切安全顧慮都不再重要,最重要的是,能夠快速聯繫所有國家的總理。


「原因就如我剛才所述,無論你們質疑與否,這都是事實!


「說這是甚麼話?這種不負責任的言行還真不愧是亞洲人!」一個低沉年老的聲音述道。


另一個尖銳滄桑的聲音說:「讓日本回歸你們的手裡果然還太早了!


「小日本終於露出真面目啦?說謊也打個草稿吧!


「稍微給你們點甜頭就開始作怪啦?」


「日本的科學知識有這麼貧乏嗎?連最基本的物理定律都不曉得啊?哈哈哈哈!


「喂喂喂!我是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甚麼藥,但好歹他也是現在小日本的掌權者~給點尊重吧,哈!


一陣隱隱躁動的氣息掃過涯的思緒,緊握的右手關節泛青,呼吸雜亂,口中的牙齒互相磨合。


「若非你們是有能力阻止這場災難的集權人士...若非為了日本全島成千上萬的人民…若非為了全地球數十億的生命…日本是不會向你們這些豬玀求助的…!


「你說什…!!」其中一個聲音說到一半便停住,他嚇著了。


閃光,強烈的閃光掃過眾人的視線,王之力,散發著莊嚴的權威,操弄人心的罪惡之王。


「你…你這傢伙…!!


「你們聽好了,日本擁有絕對的力量剷除你們這些不敢為人犧牲、坐擁高權的肥貓。不是我們弱小、需要藉助你們的國力生存,而是我們…」涯右手的光輝越閃越刺眼:「大方給你們生存的機會!


各元首噤若寒蟬,沒有任何人敢發出一點聲響,就連呼吸,都不敢放鬆任何一根神經。


穩重深邃宛如大地的聲音響起:「那麼你有甚麼對策?


涯一聽就認出這個聲音的主人──強納森艾力克斯,聯合國的最高執行指揮官暨列強元首。無論是協助日本獨立或是核准日本進入聯合國,都經這位年過耳順、經歷風霜的前輩之手。涯永遠記得這號人物,對日本有恩、致力實現人權平等價值的偉大軍官。


涯收起右手的威嚇”:「動用現有總數八十六萬七千四百四十三枚核子彈頭,兩百五十六架白血球以及所有可發射地對空、空對空、洲際飛彈等所有資源…改變那超越光速的神祕物體!


議論的聲音宛如蝗蟲般升起,起初是遠方細微的擾動,然後逐漸轉變成震耳欲聾的壯烈交響曲。


「這有可能成功嗎…?


「太冒險了…萬一失敗的話誰來負責!?


「不只超乎常理,整體而言都太草率行事了吧!!


「動用的可是我們國家的資源啊!


「事情查清楚之前,一顆蛋都別想讓我的國家發射!


「等一下!強納森元首,您不是真的相信這些話吧?一個超越光速的物體!


「我國的科學研究中心根本沒有這種匯報,擺明了是個謊言嘛!


「安靜!強納森的語言和他本人一樣強而有力:「剛剛我詢問過我國的研究中心了。」他停頓一下,等所有人都安靜下來:「而他們認為這不可能,一定是機器失靈。」


涯瞇起雙眼,瞪著鏡頭不發一語,正想開口說些甚麼,卻被打斷。強納森開口:「但是,全世界的科學家都觀察到同樣的現象,而且全世界的機器同時失靈,說不可能也未免太過牽強?」他摸了摸自己臉上花白的鬍鬚說:「不要讓固有的知識束縛對未知的探索!


全場無聲,寂靜瀰漫整個會議,沒有人想到,那個擁有極權的強納森竟會認同一個亞洲國代表!

點燃一根雪茄,緩緩吸上一口,讓尼古丁占據整個肺臟,再徐徐吐出白煙,強納森笑著詢問涯:「年輕人,你到底打算做甚麼?你不會不知道那些武裝都不夠打下那該死的怪物吧?


涯微笑,心想,總算有個明理的人能對談了。


「沒錯,眼下這些武裝都無法擋下那暴走的怪物,」幾個反對的聲音趁勢興起,他們就是不想放過日本。強納森專心聽著,噓的一聲要他們閉上自己鼓譟的嘴,讓涯繼續:「所以我要創造一個黑洞。」


談論的聲勢隨語落再起,不安充斥各個思想源。


黑洞?他是說黑洞嗎?這也太瘋狂了吧!?他到底在想甚麼啊?他是認真的嗎?


「說清楚點,我老了,跟不上時代了。」強納森當然懂,這是在給涯詮釋的引子。


「利用核彈頭高速連鎖反應產生的強大的火力再加上高精準高輸出白血球的能源,我相信我們能產生足夠的壓力跟密度,創造出一個能控制的人工黑洞!


鴉雀無聲,這個極有可能成功的理論,也成功讓他們閉嘴。


「呵哈哈哈!!好了!各位都聽懂了吧!」強納森起身。


「年輕人,指揮官的帽子就先借你戴一下!



3-8


「涯!!...抱歉我來遲了!」亞理沙從直升機上跳下,紅著臉呼吸紮亂,能夠見到涯一切都值得。


「抱歉這麼大老遠把妳請過來」涯的笑容散發睿智的氣息。


「不…千萬別這麼說,這點小事算不上甚麼!只要能夠再為您所用…我甚麼都願意做…!!」還沒調整好呼吸,現在又更雜亂。


涯微笑回應,然後觀察四周情形。


一整支部隊排列在六本木葬儀社本部的屋頂上,涯、亞理沙、四分儀則站在前方。空中數十架直升機盤旋,黑色的機身彷彿覓食的烏鴉。


其他國家派來監視我的爪牙,無所謂,涯心想。


各家媒體在大樓門口互不相讓,各個都想取得第一手的情報,就算世界末日,也有人只想著賺錢。吵雜的人聲即使隔了數十層樓仍不減音量,難以想像消息放出不到五分鐘。


「涯,我這邊準備好了,白血球隨時可以發射!全人類只剩下不到十分鐘!」鶇的聲音藉由耳機傳入涯的耳朵。


「涯!所有居民都撤退到緊急地下避難區了!可是還沒有收到集的回應!!」綾瀨從EndRave的通訊器回報狀況。


「我知道了,鶇妳先待機,綾瀨就近找掩護避難!妳在哪裡!?,涯心裡明白,很有可能會需要祈的虛武,這種時候卻不見人影。


「知道了!」鶇和綾瀨同時回應,各自依照指示行動。


涯知道,倘若黑洞失敗,必定需要強大的護盾做為防禦之用。盾牌不只要夠堅固,也必須有一定大小吸收衝擊。亞理沙的盾牌最為理想,但論持久定度與強韌度都不可能擋得住超越光速的怪物,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合併虛武!原本涯認為,統合越多虛武,力量就越強大,但事實卻不是這樣。虛武越多的確會提升武器素質,但提升的比例卻低於單一或少量合併的效果,原因也不難理解──虛武就是人心。人心越多力量越多、同時人心越多就越複雜、人心越多素質就越低下,反而會造成整體虛武能力下降。一旦武器變得脆弱、易損的狀態,那就只會造成傷亡。因此,統合亞理沙與祈兩個高素質虛武是涯現在唯一認定可行的方案…但是,祈卻不在!!


看見涯眉頭深鎖,專心思考的模樣,四分儀知道自己該開口了:「涯,我們只剩下一點點時間了…現在不動手,恐怕就沒有機會了!」四分儀的聲音就像定時炸彈上的滴答聲一樣,充滿警惕性與威脅性,而他說得對。


淘汰或被淘汰,就是現在!猶豫,只會招來結局!


當機立斷,緊握手中的通訊器:「發射引導火箭!!涯發出指令。

「確認所有核彈發射程序!白血球執行瞄準作業!!確實完成每一個步驟!不准有任何失誤!


計畫開始!!


一道命令,動員數以萬計工作人員的計畫開始實行。一縷白煙劃過明亮晴朗的天際,由日本本土發射的引導火箭,正確地執行著自己的工作──成為引導所有爆炸的標的物。


成千上萬個聲音迴盪在世界的各個角落,每個單位環環相扣,一個步驟緊鄰另外一個,從點到線到面再到體,就像一場規模巨大的核分裂:中子撞擊鈾核原子,產生兩個輕原子,同時釋放中子,再次撞擊鈾核原子,產生龐大的能源。每一個人都盡力扮演自己的角色,期盼這場戰役,不會是人類的最後一場。語言、國界、宗教、政治、性別、貧富皆在此刻消失殆盡,眼前只有存活與死亡之分。

「發射槽準備完成,進入最終發射程序!」各國巨大的核彈發射裝置一一進入射擊位置,自從設計到建造完成以來,這是第一次正式啟用。


慶幸的是,第一次的啟用不是為了互相毀滅而發動。

不幸的是,第一次或許會成為最後一次。。


地球軌道上的白血球無聲無息緩緩轉向遠端無邊無盡的宇宙空間,人類有史以來建造最強大最精確的狙擊武器,這次將矛頭指向外來的不明物體。「總數兩百五十六座白血球皆完成照準程序!能源補充完成!隨時都能進入發射程序!!」擁有超越核子武器的高精準高能源衛星射擊裝置,儼然成為地球的守護神,人類的最後一道防線,唯一的希望。


涯的通訊器傳來各國的回應,全都經過翻譯,由日本的口譯人員轉述。


「美國OK!

「德國準備好了!

「俄國準備完成!

「法國沒問題了!

「澳大利亞隨時待機!


亞理沙看著涯、四分儀看著涯、鶇透過螢幕看著涯、綾瀨透過通訊器看著涯、避難區裡的人民看著自己的領導者、盤旋的直升機駕駛員看著下方的金髮男子、大樓下方的媒體看著日本的掌權者、各國的領袖從直升機上的攝影機看著他們不齒的亞洲人、聯合國指揮官強納森看著年輕人、世界上每一個人都看著涯。


涯看著手中的通訊器。


「全彈發射!!


3-9


-數十分鐘前-

與集和綾瀨分開後,我一個人四處遊走。

回想起離開葬儀社本部時,涯告訴我的話…

Ψ

「祈,有件事得靠妳。」

?

「希望妳能帶著追蹤器跟迷你攝象鏡頭,這能幫助我們捕捉可能的對象,捕捉影子

「不行…這樣不行」

「恩?不行是指…?

「這樣的話…他不會出現的…一定要是我一個人才行…!

「祈,妳想起甚麼了嗎?

「我不知道…只是一種感覺…很確定的感覺…如果我跟其他人在一起…他就不會來…」

「我知道了…但別讓自己陷入無法求助的情況。」

「我知道了…謝謝你涯。」

Ψ

我不知道這樣做有甚麼意義或者…有沒有意義,但我知道應該要這樣做──獨自行動。心裡起伏不斷…感到混亂、焦躁、不安…好像有甚麼重要的存在不見了…或者將會消失…但我甚麼都想不起來。


那首歌、那個黑影、那份溫暖、那種安心感。我一點也想不起來…到底是誰…?真的存在對吧?...不只是我心中產生的一個幻覺對吧…?不是像說的一樣…你不只是個讓我安心的幻覺對吧?我想…不會是那樣,不會是那樣的!這一切不是個幻想…我能確切感覺到…的存在。只是…若不是幻覺…到底是甚麼?這一點我還不明白。然而…到底在哪裡?


雖然不知道到底甚麼…但為什麼要丟下我一個人?為什麼不到我面前告訴我、告訴我你的名字?只是一點暗示也好啊…!!為什麼甚麼都不說就離去!?


你討厭我嗎?


我知道自己只是個容器…只是個怪物…眼前的景象慢慢變得模糊…我停下腳步,用手在眼睛上揉了揉。一句話突然抓住我的思緒,不讓思想繼續墜落,像是憑空出現的擁抱。


「不要緊不會有事的。」

你是這樣說的對吧…我相信你…所以拜託你…不要丟下我一個人!我的臉上不知不覺出現了微笑…不知道為何,我感到稍微安心了點。


「我現在就過去了,等等我,不要走!


我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樣想,不知道自己哪來的自信找到,那個不知身在何處的你。不知道為何,我直覺性地認為,只要我獨自一人,就能夠見到你。一種篤定的感覺在我心裡散開,所以我才會和集他們分開…心裡的感覺告訴我這樣做才找得到你。當我意識到時,自己已經在離校區有一段路的公園了。公園裡一個人也沒有,好奇怪…為什麼會沒有人…?


「呀啊…!!

有甚麼東西…在我的腳邊…小小的…黑黑的…軟軟的。


「喵嗚─!喵─!」一隻小黑貓用前腳碰觸我的腿,尾巴輕拂我的腳踝。小黑貓圍繞著我慢慢走動,好像在觀察我那樣,嗅了嗅,然後從容走掉。


「啊…要去哪裡?」彎下腰,我把小黑貓抱進懷裡,沒有反抗,他只是轉過來看我。


「你從哪裡來?肚子餓了嗎?叫甚麼名字呢?

…?我以前有這麼喜歡貓嗎…?

我輕摸小黑貓的頭和背,把臉靠近小黑貓細小的身軀,將他擁入懷中。不知道為何這樣做,但我就是這樣做了。到底是為什麼呢?這隻小黑貓…有種好溫暖的感覺…是因為毛茸茸的關係吧…?是這樣嗎?


遠遠的傳來聲音,小孩的聲音,小女孩的聲音突然一個綁著雙馬尾的小女孩出現在我身後的花叢:「咿啊……!?我似乎嚇到她了。她身上穿著破舊的淡色上衣,一條褪色的格子裙,髒兮兮的拖鞋。


看她怕生的樣子,我退後一步:「妳好…」


小女孩沒有回應,無法掩飾臉上驚慌的神情,退了好幾步,連忙轉身跑開。但是突然停下來,彷彿是有甚麼東西抓住了她眼角的目光…。小女孩慢慢回過頭來,吐出了幾個字:「小黑…?


「喵喔─!


「嗯…?這是妳的貓嗎?


Ψ

我們坐在一旁的長板凳,四周安靜得像能聽見螞蟻說話。我把小黑放在大腿上,紮著雙馬尾的小女孩就這樣輕撫著他的頭部和背部。先前恐懼的神情已經消失,她現在看起來好快樂,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為什麼一個人在這裡…?」我伸手輕揉小黑的前腳,好柔好溫暖。


「大家不見了我不知道大家去哪裡了…街上有好多人跑來跑去、大聲說話…」小女孩回想起當時的情景,還是驚魂未定:「我好怕…所以我一個人躲在花圃裡…可是小黑突然跑走…我就出來看…」

說著說著,小女孩眼睛閃著淚光,她強忍著不讓眼淚流下來,好像在跟甚麼對抗一樣…?


「我好喜歡小黑…我不想要他不見!!」小女孩的聲音慢慢變大,她真的好喜歡小黑。


「不要擔心…他就在這裡…」我微笑,伸手輕摸她的頭髮,她遲疑了一下,但是沒有躲開。她閉上眼睛,小小聲的說了:「媽媽…」


「這個孩子…失去了母親嗎…?」心裡總有這個感覺…說不上為什麼。我把小女孩抱進懷裡,也把小黑抱進懷裡。


「不怕喔…講個故事給妳聽好嗎?


小女孩把頭埋在我的胸前,微小的聲音因此更模糊:「恩…好…」


我笑著說:


從前從前,有個王國,住了兩個美麗又天真的公主。一個名叫Enoki,另一個是Manna。她們每天都過著無憂無慮、美好的生活,穿華麗的衣服,吃好吃的食物,住巨大的城堡。人民都很喜歡她們,動物都很喜歡她們,大家都很喜歡她們。


有一天,公主們聽到動物們談論其他國家的事情,他們說,有個遙遠國度,住著兩個國王。國王們親切又勇敢,他們保護人民,幫助動物,是很偉大的國王。公主們聽到後很高興,想要嫁給國王,和他們一起照顧大家,可是路程遙遠,充滿危險。公主們感到害怕,但是提起勇氣,帶上最好的馬,足夠的食物,最強的騎士踏上旅程。


走了好幾天,過了好幾座山丘,她們到了一座城堡。Manna說:「不穿越這座城堡,就沒辦法繼續前進。」


「我們會保護公主的!!」騎士們說,而他們都很勇敢,一路護衛公主們。城堡又老舊又陰森,到處都是白色的骷髏、好幾公尺的蜘蛛網。穿過大廳,突然出現一條巨大的火龍擋住去路,把馬跟騎士都一口吃下肚,只剩下公主兩人。公主們很害怕,但是她們鼓起勇氣舉起騎士的劍:「不、不要過來!


巨大的火龍吐出灼熱的火焰,高溫讓公主們越來越害怕,她們美麗衣服的衣角也被燒到。突然!傳來一陣旋律、笛子的旋律、美妙的旋律。甜甜的旋律讓火龍的眼皮越來越重、越來越重,然後火龍終於睡著。Enoki看到吹笛子的人,穿著斗篷,戴著帽子。「請問是誰?」Enoki問,對方說:「我是個旅人,我可以帶妳們到遠方的王國。」


公主們很開心,他們便一同旅行。途中她們遇到吃人的妖怪、可怕的巨人、兇猛的野獸、抓人的植物還有狡猾的巫師。但每次旅人都拿出笛子,吹出甜甜的安眠曲、讓他們通通睡著了!走了好長好長的路、打敗好多好多怪物、他們終於到達遙遠的國度了!國王們看到公主們好高興,他們準備了豐盛的食物。有甜美的水果、香噴噴的濃湯、好吃的烤肉還有蜂蜜做的蛋糕還有好多人民一起慶祝、演奏樂器,唱歌跳舞,大家好開心。公主們成為了國王們的妻子,變成了皇后,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直到永遠。


說完後,小女孩睜大雙眼看著我,看起來很開心。


「妳也是公主…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我這樣告訴小女孩,輕輕觸摸她的頭髮。


小女孩笑了、笑的很甜很高興「真的嗎…?姐姐沒有騙我?


「姐姐沒有騙妳,妳一定會過得很快樂的,小黑也會跟妳在一起的。」


「永遠在一起不分開~姐姐也會永遠我在一起嗎?」她期待看著我。


我笑著回應:「嗯會啊。」


小女孩笑得很快樂,好甜美的笑容,但突然變成了疑惑:「可是姐姐…旅人去哪裡了?他有跟大家在一起嗎?


旅人...?對啊…旅人去哪裡了…?旅人是誰呢?不、不對更重要的是…!

小黑突然跳下我的大腿,跑走了,小女孩驚叫一聲然後追了過去,剩下我一個人在原地。一種奇異的感覺冷不防獗住了我…思想無法掙脫這種強烈的重力。我不停思考同一件事。


因為更重要的是…


「為什麼我會知道這個故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3 17:34 , Processed in 0.166700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