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三章(上):法外之徒

[長篇連載]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三章(上):法外之徒

查看: 2713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4-27 18:43:55 |訂閱他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三章(上):法外之徒

3-1法外之徒

無盡黑夜,白晝墓園。星光閃爍,璀璨耀動。兩個月神的闇空,交疊重合的月暈。漆黑大地上矗立著高聳雄偉的城堡,總體積超越數百億光年的極限,城的主人一手建構這一切。物理定律在此重新改寫,撰寫者亦是城主。


一個不需受物理定律限制真正的法外之徒。


不屬於人類熟知的環境,不充斥生命的寧靜,死寂、毫無生機。雕塑成數千座尖塔模樣的城堡,沁出一輪冰冷的月暈反照。若是未讓眾人見過的事物便不存在,那麼這裡便是只屬於城主的現實,獨自的霸權。鋼鐵般的大地、盔甲般的城牆、黑幕般的天際。一切冷漠得毫無感情。


世界沒有色調。


身著深紫色哥德蕾絲裝的女人坐在最高的城頂上,身委靛色精緻鏤刻的王座,散發絕對的權威。旁分的深色瀏海令女人的面容更加蒼白,死人般的潔淨。捲起的後髮梳妝整齊,高貴典雅,完美的蜷曲程度,至上王者的苛刻。深色的角、鱗片的尾、遂黑的翼、尖銳的耳。再再訴說,女人的異樣。光著腳,女人翹著腿,白皙的色調從小腿到臀部,是無可挑剔的絕對完美比例。紅褐色的雙瞳凝視空無一物的遠方,慵懶的神情佔據傾城的面孔。


窒息的美。


女人低沉的聲音穿破寂靜:「總是做些多餘的事」。那威嚴中帶一絲性感,震懾靈魂的力量。一座身著深紅色鎧甲黑色紋路的雕像佇立女人的左後方。包覆全身的盔甲之下,只露出一部分的臉,灰黑色長髮及地,幾乎遮住整張臉。灰黑色瞳孔,無血色肌膚。莊威的騎士,忠誠的武器,沉默的守衛,殘冽的獵手。


女人起身,走向窗邊。


那眼神,定在數百億個宇宙空間外,一個名為地球的巨大球型岩石。人類用眼睛接收光線,城主用眼睛追溯光線。人類視覺受限於光的極限,城主視覺受限於量子跳躍──亦即,無限。


「有些生物是不配存在的。」


無間,女人渡步城外,城內數百億光年的長廊,對女人僅僅只是一瞬間。跟隨城主之女,赤色的鎧甲始動,忠心護衛自己的主子。女人輕輕拂過地面,身後的一切,化盡虛無。


城堡逐漸崩解,一點一滴消失大地。

大地逐漸崩碎,一點一滴消失夜空。

夜空逐漸崩析,一點一滴消失星光。

星光逐漸崩離,一點一滴化為星塵。

古城,大地,夜空,爍星,一切悲盡。

末了,就連宇宙空間也破碎,露出沒有空間的色調,人眼無法察覺的色調。

無聲無響,無生無亡。

一切歸乎烏有。


女人的聲音伴隨宇宙空間消失在無盡的虛空中:「最賞識的存在,何故屢屢違逆孤的意志…」


女人的身影,消失在光中。

美艷、優雅、高貴。


致命。



3-2


鮮豔亮麗的花卉綻放芬芳,從根部吸收大地的慈愛,將精華氣息散佈天空。數公頃的廣大花園收納各種花類,數千種繽紛色彩淺嘗陽神恩惠。花會的芳香吸引斑斕的蝴蝶與勤奮的蜜蜂,微風拂過擁有鮮豔生機的大地,吹來怡人氣息。猶如大自然為人類盛開的奇蹟,華美的花瓣在陽光下透著艷麗。園中卻有另一個奇蹟,奇蹟的少女,冠上夏娃之名的少女。


潔淨的氣息環繞少女,平和的氛圍輕裹少女。無袖白色洋裝襯托少女特別的氣質,粉色緞帶添增純淨色彩於少女長髮。純潔的光芒透出少女雙眼,耀天的白光也顯得暗淡。少女坐在花叢中央,天真地與蝴蝶嬉戲。稚嫩的童顏不超過13歲,淡色髮絲反襯少女的年幼。


「真名,又到這裡來了啊?」涯走近少女。真名轉身回首,笑著往金髮男子撲去,涯輕拂著少女的臉龐。


「特里同!今天怎麼會過來?」少女興奮的說,雙眼發亮。


「偶爾也得短暫休息一下,而且我買了妳喜歡的點心,正好推出新口味」真名開心接過涯的禮物,拉著涯往一旁的樹蔭。


打開甜點盒,少女高興得露出甜美的微笑:「來!第一個給特里同~~」少女用稚嫩的雙手遞給涯。


「我也可以一起吃嗎?」涯訝異微笑。


「好吃的東西要跟喜歡的人一起吃才會美味啊~」說完,少女開始享受甜品。


「是嗎?那我就不客氣了喔。」涯一口咬下手中的美食。兩個人單獨在午後的樹蔭下享受片刻的彼此,放眼廣闊無邊的美麗花海。這樣的時刻,若非集最後的力量,涯一生都不可能擁有。能將真名從Apocalypse結晶深淵中分離出來的只有王的力量。然而當時身負重傷的涯已無任何力量,在集與祈突破極限發揮王的全力之下,真名才得以回歸。重新塑成人形的真名脫離了Apocalypse疾病的精神汙染,並以消失時的模樣完整回到現世。


僅僅保留遭受Apocalypse疾病汙染之前的記憶,真名擁有與祈相同潔淨的靈魂。涯的心願得以實現,再也不需要肩負魔王的重任,再也不需要隱藏自己的想法。從此能與真名一同攜手度過未來的每一天,涯更為了真名打造了這座美麗的花園。花園的對面就是葬儀社的本部,從高樓眺望的話,就能看見廣大的一片花海。對涯而言,年齡的差異不算恐懼,令人畏懼的是當初分隔自己與真名的死亡界線。如今,涯不會再放手…再也不會了…


「涯?...!!」真名細小的聲音傳入涯心裡。


「怎麼了?」涯淺笑。


「你怎麼了?叫你好幾次了!


「沒事、話說回來點心好吃嗎?


「好好吃!...!?」真名停頓,看著涯不發一語。


「甚麼事嗎?


「啊哈哈哈哈哈!!」突然大笑,真名露出可愛的笑容說:「涯過來──」


真名靠近涯,用手取下涯臉上的點心屑屑。


「原來是這個啊。」涯明白真名開懷的原因。天真的少女總能為了簡單的趣事獻出傾城的笑容是如此、真名亦是如此。這樣平和的日常,已是涯最大的願望。打破美好一刻的聲音,來自涯的通訊器。


「……..!!」看了一眼手中通訊裝置的涯起身。


「真名,我先回本部一下。」


「嗯,不要緊,我會一直待在這裡等特里同。」真名天真笑著。


「抱歉…本來說好要陪妳到明天的。」涯單膝跪下,輕輕撫摸著真名的頭。


「不,我不能在大家需要你時獨自霸佔你,可是處理完之後…要趕快回來喔──


「我了解,我一定會盡快回來。」親吻真名的額頭,涯起身步出花園。看著涯的背影消失在遠端,真名轉像花園的另一湍。一個人獨自看著遠方的真名,猶如看著某件物、某件事、或某個人。


然後開口:「此刻到底有多少,連續不斷的未知?在無法逃避的未來之中、埋伏著,或許甚麼都能領悟吧?



3-3

我今天撿到一隻黑貓。今天叔叔跟沒看過的女人出去,哥哥和他的朋友出去玩。希望叔叔今天回家不要又搖搖晃晃、大聲說話,摔破東西、弄翻桌椅。希望哥哥今天回家不要又跑進我房間,把我身上最喜歡的衣服撕破,把奇怪的東西塞進我身體。今天家裡只有我一個人,我很乖,把功課做完才出去。


我很乖,把家事做完才出去。

我很乖,我把叔叔穿軍服的照片相框擦乾淨。

我很乖,我把哥哥的高中制服熨好放進櫃子裡。

在外面,我很乖,沒有跟人說話。

在外面,我很乖,沒有跟人玩耍。


賣菜的阿姨問我身上為什麼會黑黑紫紫的,我沒有說話,我很乖。隔壁的女孩問我要不要跟她們一起玩,我沒有說話,我很乖。我一個人去公園玩,我沒有說話,我很乖。今天沒有看到可愛的小鳥,今天沒有看到可愛的小狗。可是今天我看到一隻貓,好可愛好可愛的黑色貓貓。摸起來好軟好舒服,抱起來好棒好溫暖,好像爸爸。

我好想念爸爸,可是爸爸跟媽媽不知道在哪裡,我還很小的時候他們就不見了。小貓抱起來好溫暖,就像爸爸在身邊一樣,我好開心。我好喜歡好喜歡他,不知道叔叔會不會讓我養。叔叔有一次回家,走路搖搖晃晃,說話很大聲,後來養的狗狗不見了。我好難過好難過、一直哭一直哭。叔叔說,狗狗自己出去走丟了,要我不要一直哭,說我吵他很煩。


後來叔叔讓我養了麻雀。可是後來哥哥說麻雀飛走了,麻雀不喜歡我嗎?今天我撿到貓咪,小小的貓咪。貓咪好可愛,喵喵喵,還舔了我的臉跟手。然後有一個長頭髮的姐姐走來走去,頭髮好黑好長,比我的黑比我的長,她是不是在找這隻貓?我不敢問她,我不敢跟她說話,我怕我不乖叔叔跟哥哥會生氣。她看了我一下,然後走過來,摸我的頭,幫我綁了兩條馬尾,好漂亮我好喜歡。


跟賣菜阿姨不一樣,她甚麼都沒問我,還唱歌給我聽,我想偷偷學起來,可是我不敢跟她說話,只好偷偷記起來。姐姐的聲音好好聽,我長大也想變得跟姐姐一樣,又漂亮又會唱歌。姐姐跟我說小貓的名字,可是我記不起來,所以我就叫他小黑,姐姐笑了,給我抱抱。我好喜歡好喜歡姐姐,好想永遠永遠跟姐姐在一起。可是太陽快回家了,我也要回家了,我跟姐姐揮手再見。姐姐沒有把小黑帶走,她說小黑想跟我在一起,我好高興好高興。


我抱著貓貓走路回家,叔叔會不會讓我養呢?我怕叔叔生氣,怕哥哥生氣,可是我好想好想養他,我好喜歡好喜歡他。如果我乖乖的,叔叔跟哥哥會不會讓我養他?他們會不會讓我養小黑?

!只要我乖乖的,他們一定會讓我養的!


只要我乖乖讓叔叔罵,讓哥哥摸我身體的話。



3-4

起初只是微小的量子擾動,急遽升溫的震動快速擴散。每秒數千兆次的震動逐步為宇宙背景空間染上高溫的色調。彷彿癌細胞侵襲般擴散,那色調,僅只不安。負能量注入結構後,空間的穩定度急速下降。通過此處的光線扭曲、抽搐。空間結構開始出現裂縫,彼端是不同物理定律的世界。長寬僅數奈米的裂縫頃刻間掃過遠端。一陣僅次於創世紀的宏觀爆炸演奏絕命般的旋律。


於焉──宇宙的邊緣出現一道長135光年、寬4.44公尺的蟲洞,亦即,時空隧道。

四周破碎的空間結構因強烈撕扯的磁場散發淡藍色與金黃色。倘若宇宙中有足夠的氣體傳遞聲音,尖銳如金屬、沉甸如大地的交響曲將震遍整個世界。鄰近的行星、小行星、恆星、中子星、超新星甚至死星,全都受到損壞空間結構影響,一一瓦解。金黃色的電漿從蟲洞的彼端迸出,純白色的輻射由蛀洞的側端射出。溫度上升數百億度、輻射突破數兆西弗。僅僅這炸裂的能量就足以毀滅整個銀河系。毫無氧氣、熔盡生命。在此苛刻的環境之中,一個人影從強烈光源現形。


深色的角、鱗片的尾、遂黑的翼、尖銳的耳

高貴的女人,渡步在無地面的空間,高溫高壓的熾焰,僅僅只是增添她的魅力。女人的手中握有一柄長2.77尺,形狀怪異似槍似劍的尖銳物體。黑色的紋樣蔓延血紅色的槍身,散發窒息般的氣息,赤槍周圍的原子一一崩解離析。女子身邊的原子亦無一倖免。


「孤欲知此刻的汝如何阻擋孤汝的利刃已不在


女子低愴的音調傳遍整個空無,以空氣以外的傳遞方式,威震虛無。輕輕拋出手中巨大的血色赤槍,赤槍隨即以超越光的速度切割空間。縱身一跳,優雅落在槍身,靛色女人翹著腳側坐在槍身右側。霸掃千星,赤色光暈染紅整個宇宙空間,整個世界,整個時空,整個天地。熾光閃爍的繁星,變成一條條光線,掃過女人身後,瞬間被黑吞噬──這是凌駕光速的景象,一頭失控的野獸於焉誕生。


前方所有光點射過女人身旁,後方一片漆黑,因為就連光也追不上女人的髮梢。與槍身和女人摩擦的宇宙空間煥出激光般的高溫,極度灼熱的熾焰,光速的溫度。凌駕光速需要超越無限的能量,然而採用負能量則是另一回事。弔詭的是,女人擁有這些能量。


同時擁有無限的正能量與無限的負能量


一意朝向那顆名為地球的岩石拋射,未幾,地球將剩下一堆灰燼吧?此刻從地球觀察,應該會發現相當程度的藍位移──物體與己方距離遞減的現象。超越光速的物體一旦撞上星球,不需在意其質量大小,灰飛煙滅是唯一的結果。不,灰燼也無從存留吧?


不留下一點悲傷,這是神的慈悲。


3-5

「怎麼了?」涯一進大廳便看見四分儀、集、綾瀨還有鶇。


「涯,集跟綾瀨有話想告訴你」四分儀的神情告訴涯,他自己不知道是甚麼消息,但可能是難以置信的消息。看著四個人的表情,涯知道有狀況,消息不只難以置信,而且還不是好兆頭。一陣寂靜環繞整個大廳,集和綾瀨互看一眼,綾瀨示意集告訴涯,集點頭。心跳加速,集感到一股緊張感為手心帶來濕潤,不是因為熱,而是冷。


集開口,皺著眉頭:「涯,有件事很怪…」


集舔了嘴唇「祈…唱了一首我們從未聽過的曲子」


「EGOIST之外的曲子嗎?」涯感到困惑,即使如此也不至於如此驚訝。


「但說她以前常唱…」集接著說,語氣接近氣音。


或許只是集沒聽過


綾瀨輕咬下唇:「不只是集,我也一樣沒聽過,更不是任何過去半完成的曲目。」

即使如此世界上的曲目這麼多沒聽過也


「啊!」鶇突然大叫一聲:「難道剛才你們急著要咱搜尋的就是那首曲子啊?」她雙手插腰說:「你們確定有這首曲子嗎?咱甚麼也找不到耶!


甚麼也找不到。


非世界資料庫中的任何一首曲子,非任何一個人曾經聽過的曲子。就算假定是祈自創的歌曲好了,但…以前常唱卻沒人有印象?涯的神情改變了,緊閉的雙唇,深鎖的眉間。這一字一句都令在場的所有人不安,一種詭異令人背脊發冷的氛圍蔓延。又一個線索,與黑色影子絕對脫不了關係的線索。


但這是一條斷掉的線索,只知道必定與黑影有干係,訊息卻僅僅如此。這些念頭在涯的心思裡盤旋,像充滿惡意的禿鷹般垂涎。


「我需要聽那首曲子,集,聯絡祈,我需要聽她唱那首歌。」涯沉著冷靜但語帶急迫。


「祈她…」涯注意到綾瀨欲言又止。


「祈出了甚麼事了嗎?


回應的是集:「祈說她想暫時獨處一下,好好思考自己對黑色影子的認知和印象。」


「啥!?你們也沒問她去哪裡嗎?」鶇拉高語調,不敢置信。


「涯,對不起,沒看好祈、我也有責任!」心跳加速,綾瀨替集說話。


眼下祈消失蹤影,怪異的現象不斷冒出,我們需要祈回來!


「不、你們想讓祈冷靜的想法也沒有錯,只是既然現在需要祈,我們就得找到她!」涯握緊手中的通訊器,急迫的心情出自對祈的擔心。要是此時,黑色影子想對祈出手,我們甚麼也做不到。


這絕不能發生!


「四分儀,立刻動員所有人力在學校、住宅區及郊區搜尋祈的蹤跡!


「收到,立刻照辦。」


「鶇,網路、街道、任何可能存取的攝影機交給妳了!!


「噯!!沒問題交給咱吧!!


「集、綾瀨,到所有祈可能出沒的地點」


「好、知道了!


所有人準備尋找行蹤不明的祈,各自的方法、各自的專長、各自的方式。涯也準備離開大廳,緊握手上的通訊器。一個聲音停止了這一切的發生──敲門聲,接著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男子進入大廳,上氣不接下氣,眼鏡滑落鼻梁。


「恙…..神大人…可、可以耽誤您….您一點時間嗎…?


涯認出眼前的男子是天文觀測兼宇宙研究部的員工,平常有運動的習慣,不是只會翻書的書呆子。有空時甚至會參與國際間的馬拉松大賽、游泳競賽、還曾在亞洲奧運得到鐵人三項銀牌。然而天文部與大廳之間不過三層樓,戴眼鏡的男子卻氣喘如牛,得靠在門把上才能站穩。


「發生甚麼事了?」涯發現異樣,他很清楚眼鏡男很少這樣氣喘吁吁,更不可能因為跑個幾層樓就受不了。起因來自不同的根源。一種一旦開始擴散、就像輻射侵襲般無法抵擋的感覺。


是緊張?焦慮?不….此刻更像是懼怕。


幾次試圖重穩腳步的嘗試後,男子放棄抵抗重力,擦拭臉上滑過眼角的汗珠,緩緩吐出幾個字

幾個簡單的字:「它來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01:40 , Processed in 0.176612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