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二章(上):預兆

[長篇連載]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二章(上):預兆

  查看: 9826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4-25 21:26:22 |訂閱他

罪惡王冠 -虛惡- 第二章(上):預兆

2-1預兆


黑色影子用一種聽不見但直抵內心的聲量低語:「不要緊不會有事的」。本該是冰冷而寂寞的黑影,卻令祈感到異常平和,一種溫暖而熟悉的感覺、充滿內心。祈試圖出聲,卻只聽見心裡的吶喊:「等一下…!你是誰……?


影子越行越遠,無論她如何追逐也無法觸及。伸出雙手想去捕捉的祈,只摸到黑色的空氣,那黑色影子,已消聲匿跡…


等一下…等一下…!!


聲音始終傳達不到、傳達不到熟悉而憂傷的影子


等一下…不要走…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嗚…」祈睜開雙眼,動了動身體發出微小的呻鳴、睡醒時的聲鳴,彷彿她睡了幾千年。剛從深眠之中甦醒。在床上伸了個懶腰,看向鬧鐘,6點32分。再看向牆上的月曆,西元2040年10月4日。

祈心裡充滿疑問:「又是同樣的夢…我怎麼了…?


簡單梳洗過後,祈帶著簡便的三明治出門上課。剛走出公寓門口,正好遇見櫻滿集。


集先開口打招呼,似乎帶有一點緊張:「早、早啊,祈…總是很準時呢。」

「集…早安…那個、一起去搭車吧。」


「嗯、一起走吧…!


兩個人一同走向電梯入口、今天是個艷陽高照的好天氣。




2-2


「早───!!兩人還是那麼甜蜜蜜的,可惡、真令人羨慕啊!!


一走進教室便聽見颯太的招呼聲,雖是每天都會聽到的內容,但集還是習慣性反駁:「哪有甚麼甜蜜蜜的!只是剛好住在隔壁所以一同上課罷了!


祈也只是眨了眨眼、點了頭、道了聲早安


集心想:「當然甜蜜甚麼的都不是真的…因為…就算我再怎麼喜歡祈,祈也有她自己的想法…」


颯太興奮握緊拳頭:「對了對了、你們有看昨晚的新聞嗎?Apocalypse已經能完全治癒了耶!


集剛還在沉思,猛然抬起頭:「真的嗎!?到去年為止都還只能控制而已啊!!」他心想,這是一個相當重大的消息,因為還有是有部分民眾受到感染並惡化到第2階段。


谷尋走了過來、手裡的手機正播報著新聞:「而且日本也終於有能力不再接受西方各國的協助了,也就是說、日本取回自治權了,你看。」他指了指網路新聞的內容。


颯太大聲歡呼、彷彿考試滿分或是被女性告白或是兩個同時發生一樣激動:「太棒啦!我還以為自己這一輩子都見不到這件事發生呢!!


祈倒是沒有太大的反應,靜靜看這一切發生。


「吶、日本終於回歸獨立的狀態而Apocalypse也有了解藥、祈妳怎麼看呢?


「是好事…涯他們也一定會很高興的…」


集看著祈淺笑,知道她心裡掛念的仍是六本木葬儀社的同伴們。集心想:「我現在還是忘不了那個奇蹟,去年與涯對決後,我與祈一同吸收能力所及的所有病源,成功地治癒了部分Apocalypse病症帶原者,並從集中的大量結晶中救回了涯、救回了祭、救回了真名、救回了潤,救回了所有因為Apocalypse而死去的生命,也救回了祈。」


「春夏與其他學者認為,因Apocalypse結晶化死去的生命都被保存在碎裂的結晶中,而將這些碎片全數收集的集,引發了「王之力」深層的力量、回復了所有失去的生命。也正好以Apocalypse結晶為能源、反轉了整個情勢,大家才得以得救。我知道只有自己是做不到的,有祈的陪同,才能引起奇蹟。」


「寄宿在我與涯手中的『王之力』並未因此而消失,只是現在也無用武之地。事件結束後,便與真名重新接手葬儀社,取代原有的日本政府進行改革。一直到昨天,日本才算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至於我…我還是很喜歡祈,但是自從事件結束以來,祈總有些不安。她告訴我,自己經常看見奇怪的夢。」


黑色影子、黑色的風


「或許是曾經如此接近死亡、令她感到不自在吧。但我相信只要時間足夠、我能夠給祈一個安心的生活環境,也給她幸福…」


祭突然出現在集面前:「吶、吶!!集,你在發甚麼呆啊?


「沒、沒甚麼啊!


「從剛剛就一直跟你說話了、怎麼都沒有反應呢!沒睡好嗎?


一旁的颯太冷不防地說出這句話:「該不會是…晚上不睡覺跟祈一起做奇怪的事吧!!


「不會吧!集難道你真的對祈做了H的事情………!!


「祭妳別聽他亂說啊!!我跟祈只是住在隔壁而已,怎麼可能會這樣做!!對、對吧!!!」集轉向祈,

但她只是斜著頭疑惑看著集:「H的事情是甚麼…?跟集的話說不定有做過?


集心想:「恩恩…?這是甚麼意思…怎麼回事,不、不不不不!!祈明明不知道這是甚麼意思但是還是天真的回答了啊!」但是當集領悟時已經太遲了。


祭、颯太、谷尋三人異口同聲的說:「集!!


大家都往集看、連原本自成一圈的同學也盯著集。


集心想,我…………我真的沒有啊!!


這是集這一生中第一次、如此渴望早點聽見放學的鐘聲。


2-3

太陽閃耀天際、大空藍得令人激昂。數座教堂年久失修、沉默坐落大理石的地基之上。有著莊嚴圖樣的地基如今長滿雜草,那是生命的延續,足以凌駕宗教的輝煌。斑駁的油漆沉默守護教堂的神聖氣息。


這裡是教堂的墳墓,信仰的深淵,心靈的源流


微風吹動生機、捎來有翅膀的小訪客。淡黃的野花、隨著風的引導擺動身軀。穿過廢棄教堂的風聲、唱著大地的旋律、迴盪清涼的歌曲。教堂周圍的樹蔭顯得格外涼爽,蓊鬱的色澤,為這美好的天氣增添幾筆色彩。


在一棟廢棄教堂頂樓,一名身穿黑紅等暗色服飾的女性從底層走了上去。女子有白皙透嫩的肌膚、背上肩著一柄長約三公尺的巨大鐮刀。及腰的黑長髮、覆蓋前額的瀏海、赤色的瞳孔。以及詭異的鐮刀,怪異的鐮刀,黑色的鐮刀、紅色的紋路、不吉祥的色調。不知為何,與女子毫無違和感。


高貴而致命


女子走向另一名早在頂上席地而坐的黑色先客──黑色的貓,她優雅坐在黑貓的右側。黑色的貓咪、黑色的鐮刀、黑色的氣味,是如此冰冷而寂靜,如同死者的味道。與之相對,天空的八咫烏,卻過分閃耀。


女子撥了撥漆黑的頭絲、望向遠方的雲島、又或者…她看見的,是更加遙遠的彼端?


「不去見好嗎…?」女子開口,是對貓言語…?女子的聲音富有神秘的流暢、致命吸引力與冷漠的碎片。


女子接著說:「這一切…這世界的一切、她的一切,都是給的…這樣遠遠看她、就夠了嗎…?這些生命,這些脈動,這些音律都是給的…不讓她知道…這樣就夠了嗎…?」女子的語調中沒有太大的情感,但卻有一種壓抑的氣息。


「喵嗚!!」一旁的黑貓呼嚕一聲,繼續看著空中的蝴蝶飛舞,但沒有伸出前腳嘗試捕捉。


女子沒有任何回應,但眼神稍微往左下角傾斜了一陣。有些猶豫,但她還是伸出了雙手。抱起黑貓,將之置於大腿上,撫摸貓的頭與背。那皎潔的指尖與指腹,輕撫黑貓。


「若是這樣想的…那麼寡人將謹記於心」


天空藍得沁涼,陽光閃得耀眼。一人與一貓坐在美麗斑駁的教堂、伴著鬱鬱青翠的樹叢,吹著涼爽的風。


他們望向地平線的另一端,望向天際線的另一岸,祈所在的彼方。



2-4

「總算是熬到了午休時間了!」集一邊這樣想一邊帶著祈飛奔到老地方「避難」。集拉著祈跌跌撞撞跑進來,原本在休息的鳥兒們都被突如其來的聲響給嚇跑了。


集心想:「今天真是讓颯太給害慘了,真是的…害得祭一直逼問我到底對祈做了甚麼... 祈也真是的,天真是好事啦,但是不經意回答的力量總像突襲而來的右勾拳一樣嚇人。再說我怎麼可能會對祈做出…做出…做出那、那那那那那種事情啊!! 這不是說我不想但是…啊啊!!我在想甚麼啊!! 祈真的很漂亮又很惹人憐愛…心地善良…歌聲美妙。長得又很可愛、相處起來的確經常心跳加速...但是、我想更珍惜祈啊!


「集…怎麼了?」祈輕拉集的衣角。


「啊…!不、沒、沒甚麼啦!!」他連忙解釋


「對了、來吃便當吧,今天是祈喜歡的飯糰喔!」雖然飯糰做法簡單卻能輕易滿足祈,這樣說來祈還真是無欲。


……


坐在階梯上層的平台上,集與祈一同吃著飯糰。集心想:「仔細想想,這是我第一次遇見祈的地方

當時她唱著歌…儼然就是天使一般。唱著聖歌的天使、善解人意的天使。只是當時誰也沒想到、她是為了那樣慘忍的目的被製造出來的…」


「集…在想甚麼?」祈看著集、眼神清澈單純


「我在想…我一定要好好珍惜祈…那個、怎麼說呢…經過了很多事情。」集看向湛藍的天空、遠方的薄雲:「我發覺自己真的很喜歡祈…所以…想要跟妳在一起、想要跟妳一起度過快樂的時間。」


他停下:「我不想再失去祈了。


集不知道自己說這句話時表情看起來如何,但他知道自己是相當肯定的。


祈的臉上先是出現了驚訝,接著轉變為笑容,淺淺的、甜甜的笑容──美到凍結時間的微笑。


「我也想和集一起做更多更多快樂的事情。」祈單純的思想包覆在甜美的聲線中,這個微笑,深刻於心。


「好美…」集忍不住說出了心裡話、但似乎沒被祈聽見。


集要是看得到自己的臉、大概會像是見到久違的戀人一樣驚訝的臉吧。祈那樣可愛的臉龐慢慢轉為灰淡,語氣也變得平緩…不、是參雜些許恐懼也說不定:「但是集….最近我很不安…」


「怎麼了嗎!?有人傷害妳了嗎!?


祈放下靠近嘴角的雙手,托著飯糰底部:「不是的…是那個夢…」


黑色的夢,自從結束與涯的決戰後,祈便經常夢見。


內容每次都一樣,黑色的影子漸漸遠離祈,留下她一個人。一開始,集則認為是祈的心理壓力造成的影響…但都過了那麼久了。集當時認為可能是因為吸收大量Apocalypse所造成的異變。畢竟那是人心、全世界的人、全世界的心。事後雖然也詢問過春夏跟葬儀社的成員,排除了Apocalypse影響的可能性,卻找不出個合理的解釋。再加上祈也受其影響、做起事來容易分心,再這樣下去不解決不行,集心想。


「這次不一樣…那個影子對我說了:『不要緊…不會有事的』…集…我覺得很不安…」祈看著他、不安與恐懼取代了原本應有的動人笑容。


一成不便的夢境改變了?


事情似乎又更複雜了…不太好的預感。集做了決定:「祈,回家前到涯那邊去一趟吧,我也會一起去的!


祈微笑點了頭


「嗯、謝謝你,集」




2-5

高聳的大樓林立市區,儼然就是都市叢林。其中最醒目的便是矗立在萬樓之中的高大塔型建築──葬儀社總部。就如同所有叢林,最雄偉的古樹淩視後進,巨大的軀幹直入天際。宛如希臘神話中的古代巨人,擁有強大力量的古代巨人。塔樓型的高大建築融合了中世紀哥德風與現代建築技術。數千扇窗戶與玻璃閃爍來自數百萬公里外的光線,透著水晶般的平滑柔美。


最高樓層中的辦公室裡,四分儀與涯正在討論未來的走向。


一頭銀長髮的四分儀盯著手中的報告書,站著對坐在正對面金長髮的涯說道:「聯合國決定讓日本取回主導權,可見自從最後的事件後他們也開始了解到日本的實力了。」


涯拿起桌上的一支筆簽寫文件,微笑說:「你認為事情成功的關鍵在哪?


「說到底還是你跟集王的右手吧」


「喔……?也就是說你認為是他們認同了我們的力量,認為日本有自力更生的方法是嗎?


「你看起來想告訴我,你有不同的見解」


「是恐懼啊。」


「恐懼啊…」四分儀沉思。


「沒錯,若非力量所帶來的恐懼,我們是取不回日本的。再者,」涯繼續說:「王的力量是抽取人心的力量,能帶來強大的軍事與政治用途。」


涯從皮椅上站起:「因此對方想藉由給予我們國家的統治權來削弱我們的潛在野心,並藉此利益束縛我們。」


「用棒棒糖敷衍吵著要玩具的小孩是吧?」四分儀補充。


涯自信一笑:「正是如此。」


電話聲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涯接聽:「甚麼事?


電話一頭是溫柔的女聲:「恙神大人,楪小姐與櫻滿先生希望能見您一面。」


「知道了,讓他們到會客室等我。」


「遵照您的指示,我馬上去辦。」


「祈到這裡來會有甚麼事。」四分儀不解

「是夢。」涯收拾桌上的文件準備下樓


「夢?」這點吸引住了四分儀,他怎麼也想不到祈會因為夢境過來。


「祈說她最近幾個禮拜以來經常做同樣的夢。」


四分儀分析自己的看法:「夢是睡眠時腦內活動所構成的,通常是潛意識中某些需求所造成的,特別是不安與恐懼等情緒容易導致做同樣的夢。」


「意思是說祈對現狀感到不安?


「不能排除這個可能,先去問問她本人吧,分析時資料總是越多越好。」


「對了,讓醫療部準備核磁共振斷層掃描儀」涯打開房門。


「我這就去。」


兩人離開房間,關上房門,但窗戶仍開著


一隻黑色的前腳踏入窗戶邊緣,另一隻隨之跟入。黑色的貓跳入鋪有地毯的辦公室地板,拱起腰身再跳上辦公桌。他嗅嗅辦公桌上的味道,舔舔黑色的前腳,搔搔柔軟的耳朵。走向門邊,用飽滿的肉球抓抓辦公室的門,發出悉悉囌囌的聲音。


「您怎麼會跑來這地方…?」女性的聲音劃破室內無聲的空氣。


黑色長髮的女子閃著赤瞳從窗戶進入,背後巨大的鐮刀穿過了牆壁──卻僅僅只是穿過,牆沒有任何損壞。若是有人看到這一切一定會忍不住想問:「搞甚麼都非得從窗戶進來!!


黑貓走向黑色的女人,在腳邊磨蹭翻肚皮撒嬌


女子輕輕抱起這愛撒嬌的小貓撫摸,彷彿對待重要的家人般疼愛:「是沿著樓下的窗戶外圍進來的嗎?您這小搗蛋。


與黑貓四目相交的女子無表情,但眼神彷彿看著心醉的愛人:「真是的…明明這個姿態應該是無意識的才對…還是說,就是因為無意識才會這樣?」黑貓用臉蹭蹭女人白皙的肌膚,捲起尾巴碰觸女人的細緻臉頰。黑貓對她的極度信賴,令她感到驕傲。


女人沉著的聲線吸引了黑貓的注意力,他在女人臉頰舔上一口。


「……………..!!」女人無血色的臉瞬間漲紅!!


您您您您您您您這是……!?」抓住黑貓的雙手因驚嚇而微微鬆開。


黑貓逃脫了──逃離黑髮女人手中的黑貓跳出窗外,這裡是離地面數百公尺的高樓。


「啊…!!」女子短「啊」了一聲

「喵嗚─」黑貓長「喵」了一聲


黑貓開始墜地,進行所謂的高空跳傘,唯一的差別是沒傘。女人看也不看就做出決定,踏出腳步、跨出窗外。她俐落地跳出窗外,毫無恐懼跳向黑貓。風聲猶如大地的歌律,呼嘯衝向黑貓與女子,吹亂她漆黑的頭髮。大自然有時是很不講理的,無論是強風重力。


兩者都非遵守不可,這點人類無可反抗。

飛翔在她前方的黑貓喵喵叫著,女人伸直右手試圖接觸黑貓。數秒之內,一女與一貓將墜落地面,遵循牛頓定律──不可違逆的下墜定律。


照這個情勢發展下去,明早應該會看到「情傷女子攜貓跳樓」等標題出現在新聞上。女子對貓說:「寡人既沒有失戀也沒有上頭版的興趣,相信您也沒有!」女子伸直手臂,挺直身子,整個人更靠近目標,離頭版也不遠了。黑髮的女子順利抓住了黑貓的背部,用雙手俐落抱入胸懷。


然而,女子已墜地。


更清楚的說,女子的部分身體墜地。黑色柔順的前額髮絲幾乎已經碰觸地面,就在完全墜地前的數毫秒,女人與貓消失無蹤。宛如散入大海中的髮絲、撒入沙漠的黃土,消聲匿跡。黑髮女子與黑貓彷彿從不存在過一樣,人間蒸發。


若是說沒看見的事物等於不存在,那麼一女與一貓的確存在過。來到樓下通往會客室的走道的涯,眼角透過窗戶似乎捕捉到物體墜落的幻覺。


「太累了嗎…」他暗忖。


來到會客室門前,涯推開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09:55 , Processed in 0.150776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