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網紅日報 故事 【惡魔奇度的五個夜晚】最終夜 我的最後一個願望是.... ...

[長篇連載] 【惡魔奇度的五個夜晚】最終夜 我的最後一個願望是....

  查看: 16267
江烏鴉
發表於 2014-4-19 22:52:00 |訂閱他
沒有跟到烏鴉故事的宅友看這裡『惡魔奇度的5個夜晚!!第一夜

在上一夜『【惡魔奇度的五個夜晚】第4夜 這一夜命運的齒輪,轉動…..』中,所有的條件全都湊在一塊,理所當然的節奏響起,全都指向所有不愉快的巧合!!這最後的一夜,奇度要如何緊守心中的秘密….

【惡魔奇度的五個夜晚】最終夜 我的最後一個願望是.... ▲人類與惡魔的契約究竟誰能笑到最後呢?

第五夜:

儘管奇度拼命地想隱瞞真相,不過還是讓多事的人擾亂了一池春水。

這一天報紙的頭條是法院終於對曾黑鑫做出判決,打上遲來正義的報紙頭條被大量印刷,好事的八卦記者為此做了一系列的追蹤報導,缺德到不可能有孩子送終的曾黑鑫,卻被爆出有一個13歲的小孩子,然後因為印刷上的失誤讓每一個人都認識了詩涵的長相。

【惡魔奇度的五個夜晚】最終夜 我的最後一個願望是....

這一切當然都是有心人的操弄!!隨著5天時間即將結束,卻遲遲沒有成果,遠在魔界觀望的經紀人薛果,在第四天親自來到了人間,暗中的為奇度助了一把。

奇度認出了照片投稿者的英文名字『Shigo』,他想起昨天的那一道晴雷,在天空劈開雲層的詭異力道,怎麼看都是有惡魔來到人世間的警訊,可是自己卻渾然沒有發現,如果是以前的他,絕對不犯下這種錯誤。

奇度渾身散發著黑氣,用一種很慢,卻很顯眼的方式走進大廳,抵達自動門前方,他沒有因為等待開門而慢下腳步,來不及開啟的兩扇門爆裂,玻璃碎片在奇度臉上留下傷痕,不過卻沒有任何見血的機會,緊繃、用力鼓起的臉部肌肉,一下子就癒合傷口。

櫃台裡的女服務生嚇得喃喃自語,剛剛按下廣播鍵的尋人啟事傳來『真是太MAN了』的嬌嗔。

奇度沒有理會眾人投射而來的目光,他尋著電梯而上,直達總統套房所在的樓層,他一踏進門中就讓黏膩的酒精飲料倒的一身都是。

SURPRISE!!」2個身穿比基尼的美女拿著香檳向奇度噴灑,與滅火器的原理相反,這麼做幾乎可以讓任何男人慾火焚身。

【惡魔奇度的五個夜晚】最終夜 我的最後一個願望是....

奇度當然也不例外,他渾身著火,面對一整屋子的瓊漿、女人的迷幻世界,讓他更加怒火中燒,奇度身邊周遭的空氣分子高速振動,原本透明的空氣逐漸能被看見,一陣又一陣的蒸氣在奇度身邊昇華,房間內逐漸缺氧,女人們一個又一個倒下了。

穿著泳褲在水床上打排球的薛果感到不對竟,面對步步向自己逼近的奇度,他才正想說些什麼安撫,卻立即被一股強烈的壓力給壓倒在牆上。

碰!!薛果瞬間砸在牆壁上,他背朝奇度,身體在牆上張開大字型的姿勢,就像獵人壁爐上的熊皮一樣。

有話慢慢說。」薛果死命地掙脫束縛,側臉緊貼牆壁。

為什麼這麼做。」不是提問,是絕對的質問。

我也是為了要讓你拿下冠軍啊。

你這是信不過我?

說實話…..」薛果真是這麼想,在惡魔界觀察到的一切,都讓他有一種這時候不出手,奇度就會完蛋的壞預感。「你真的知道毀約的後果嗎?

薛果話一說完便感到束縛住自己的力量消失殆盡,他摔回水床上,一抬頭就能看見奇度跨站在自己的身上。

奇度低頭說著:「有些事儘管知道,但是卻不是想像中的那樣容易….」他蹲下,一把揪起薛果的頭髮。

好好…我們接下來好好的談一談…談一談,談..…..」薛果忙著安撫,口齒不清,臉上的陰影快速脹大。

奇度拳頭如暴雨下在薛果的臉上!!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惡魔奇度的五個夜晚】最終夜 我的最後一個願望是....


回到育幼院的時候,這裡已不是被人擅長遺忘的處所,滿坑滿谷的人圍著院長,說什麼都想要問『知不知道自己爸爸殺人了』的蠢問題。

奇度不需要避開人群,他進到了育幼院旁的教堂中,他知道思涵有禱告的習慣,特別是在今天動搖信仰的日子,她一定會在這裡。

神啊!!我每天禱告,喚回我的父母,你怎能對我如此殘酷….」思涵將臉埋進手臂裡頭。

你的父母好像都還活著…」奇度騰空站在背負十字架的耶穌像前頭,錯覺讓巨大的十字架出現在奇度身上,那一剎那間看起來就像是個神蹟。

思涵抬起頭看到出神,逃離現實的救命稻草出現,她緩緩地伸長雙手,她知道奇度的法力無邊,更知道自己還有第三個願望!!

奇度,我想要許願…」沒有慷慨激揚的呼喊,只有平靜到出奇的語調,就像在說著一件事不關己的事情。

思涵的眼神沒有生氣,那道灰濛濛的絕望眼神,奇度在記憶裡看過太多,自我毀滅的人都有這一種眼神。

【惡魔奇度的五個夜晚】最終夜 我的最後一個願望是....

我…」奇度緩緩下降。「我不認為你現在可以做出適當的願望。

我希望我爸....是曾黑鑫能夠永遠消失在我的面前…」沒有回應奇度,思涵許願了。

你真的知道消失的意思嗎?」奇度落地,單膝下跪,他直視著女孩,希望能聽到否定的答案。

我知道…」思涵低頭,沒有在將頭抬起。

奇度熱切的眼神不知道該看著誰,思涵的臉龐在眼中消失,彷彿最後一絲餘地也不給他,奇度緩緩地閉上眼睛,雖然早有預感會有這種可能,但他仍在心中拼命期待著不一樣的答案,他失望,但是遠遠不及對思涵的疼惜,他知道如果自己答應這個願望,那麼思涵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我沒有辦法答應你這個願望。」奇度的鼻子皺起很多皺紋,尖銳的獠牙咬出很寂寞的聲音。

為什麼!!他明明就做了這麼過份的事!!」思涵抓著奇度衣服的一角。

可是他是你的父親啊,你不該恨他,他已經受到處罰,他一定很後悔…」奇度將思涵的手鬆開。

可是…

很抱歉,我不能實現你的願望…」奇度背對著思涵,用很不協調的姿勢走出教堂,留下身後後悔萬分的哭泣聲。

【惡魔奇度的五個夜晚】最終夜 我的最後一個願望是....

思涵因為剎那間的念頭,黑心指數悄悄地來到了『2』,只不過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思涵追出門外,卻被一塊橫在路中央的大木頭給伴了一下,她摔在地上,沒有喊痛,只忙著尋找奇度的身影,不過下一秒她的眼中僅有那一塊木頭,木頭上掛著一串項鍊,那是昨夜自己送給奇度的禮物,後悔佔據眼中,眼淚佔據。

於是思涵倒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無法完成契約的立約人一定有一邊得交出靈魂。


第六夜:

頒獎台上,年度的風雲人物沒有出現,代替奇度上台領獎的經紀人薛果雙眼紅腫,正發表著來自奇度錄下的得獎感言….

【惡魔奇度的五個夜晚】最終夜 我的最後一個願望是....

各位魔界的長官、同事,還有支持我的朋友,大家好!!」畫面上只有奇度的臉孔,看不出拍攝的地方,一片漆黑,好像是在什麼牢籠之類的地方,只靠著輔助攝影燈在臉上打下微弱的光。

奇度的樣貌痛苦,他頻頻盜汗,深沈的黑暗擠壓著他快要透不過氣來。

很不幸地,如果大家看到這一則影片,我可能已經…」儘管辛苦,但是奇度還是努力說著。

薛果忍不住情緒,掩面低頭,身子隨著奇度的談話陣陣抽搐。現場的每一個人同樣也因為這段告白感到莫名奇怪,他們彼此面面相覷,一種原來傳言是真的氣氛在悉蘇聲中傳開來。

奇度終結了不愉快的吵鬧,畫面中的他由呢喃到嘶吼,從畫面上看好像要一口將攝影機吃掉一樣,他張大嘴巴,會場的音響爆炸,奇度的聲音貫徹整個會場!!

可是我超幸運啊!!

伴隨著奇度的吼叫聲,台上的頒獎箱在應聲炸裂!!高處的螢幕同步播映木屑飛舞的畫面,像是特寫,這時候只見奇度突然出現在舞台上頭,他把攝影機翻轉,大螢幕上出現所有觀眾的臉,每一個人都是目瞪口呆,尤其是魔姬幾乎慘白的臉孔。

【惡魔奇度的五個夜晚】最終夜 我的最後一個願望是....


魔姬本以為錯失冠軍,但是奇度的死亡至少能夠換來她一點安慰,現在看見奇度出現在舞台上,她才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魔姬想起了奇度到人間的所有舉動,打從一開始他就沒有與思涵訂下契約,更沒有為她實現任何願望。惡魔不能直接取走人的性命,所以沙坑中的小胖子當然不會被活埋,希望不要在被欺負的願望,在許願之前,就已經停止於低級惡魔的呢喃,更別提最後奇度拒絕思涵的願望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奇度寫下的劇本。

奇度在台上為自己今晚的現身橋段歡呼,忍不住差點笑場的薛果在一邊遞上獎座。

奇度高舉屬於榮耀的獎座,接受所有來自台下的掌聲,不過在澎派的歡呼聲中,好像依稀能聽見思涵仍在找尋晴雷的喘息聲。

奇度你真是壞透了。」薛果摸著眼睛周圍,好像更紅腫了。

【惡魔奇度的五個夜晚】最終夜 我的最後一個願望是....

故事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22:22 , Processed in 0.159690 second(s), 3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