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幸福早餐店-第一章-莫名其妙的老闆娘! ...

[長篇連載] 幸福早餐店-第一章-莫名其妙的老闆娘!

  查看: 12163
謝立聖
發表於 2014-4-13 05:52:44 |訂閱他
幸福早餐店-第一章-莫名其妙的老闆娘!

月光海岸的天使II--幸福早餐店
         
-楔子-

為什麼會寫這篇故事?

因為我非寫不可!

因為沒有寫完這篇故事,月光海岸的天使這篇故事就沒有結束,我很努力的寫著,中間經歷了無數的挫折,遇到了電腦當機,所有檔案都被吃掉了,我只好想盡任何方法,把檔案救回來!

這是我寫最久的一篇小說,總共花了半年的時間,這篇小說也讓我從彰化帶到了台東,用過我自己的桌上電腦打字,和我自己的蘋果筆記型古董電腦打字,也用過我弟的筆記型電腦打字,最後還是在我的電腦前完成了這部小說。

說這篇故事是小說,我也不知道怎樣定義,但我自己打完,我是眼淚直流的,一方面是為了自己終於完成這篇耗時6個月的小說,一方面是因為劇情,一方面是…先前月光的讀者,讓我感覺好窩心,大家的許多鼓勵和支持,我終於完成了幸福早餐店。


現在,早餐店要開張了,準備好了嗎?




歡迎光臨!  幸福早餐店!
                               2005/3/22 am5:30


01-

真的好累!


本來習慣早睡的,因為繁雜的報告集中在期中考時要交,讓我連續熬夜熬了三天,迎接第三個大家所謂的美好清晨。

一道我不想再要看到的日光,又將天空染成淡藍色,對著不斷等著我打字的螢幕,我只想逃避。

現在的我,只想吃東西,尤其是熱的東西,但是泡麵已經吃了半箱了.....我也快要將泡麵和報告歸為一類,都是我的敵人。

清晨四點五十四分,一個因為轉學而雙主修而窩在電腦前拼命打字超過12小時的男人,和一個已經咕嚕咕嚕叫的肚子,這時候的我,只想吃一份熱騰騰的蛋餅,最好是配上豆漿加米漿。

我挺起快要斷掉的腰桿,死命的拉開沉重的窗戶,想看看外面到底天亮了沒有,但是我卻看到我家對面騎樓柱子上,貼了一張寫的很醜pop字體的海報,上面寫"  幸福早餐店 "五個大字。

我家對面什麼時候開了間幸福早餐店?

昨天我去上課的時候,我確定對面的那個騎樓,是空無一人,我在這住了快要兩年半,我以為對面房子鬧鬼,所以都一直貼著一張紅色的紙,上面用毛筆寫著"租"。

但是怎麼今天對面的騎樓燈火通明,還開起早餐店。

我房間在二樓,整棟都是我們同學租下來的,三層樓,三個人住,一樓是讓我們堆雜物的空間,三樓有兩個空間,一間是房東本來的佛堂,另一間是個沒廁所的房間。就因為這樣,我們三個人都住在二樓,因為二樓有廁所。

我跟我的麻吉同學住同一間,一個叫做斷手一個叫做阿南。

這間的空間可大的,怎樣形容。可以同時容納15個人在裡面開雞尾酒party,你就知道這間房間有多大。

我睡的位置靠窗,所以一開窗,對面的一舉一動我都可以很清楚的看間,對面是間二樓高的老房子,要不是因為主人會定期來房子打掃,我一直以為對面市間鬧鬼的鬼屋,所以我只要是深夜,我都門窗緊閉,不會開窗。

那天我開了窗,看見了那張"幸福早餐店"招牌?不,字體真的有待加強。

我不敢相信我的頭腦,竟然有"想要去吃吃看的念頭"。

是的,我咕嚕咕嚕叫的肚子,催促我不要思考太多,我套了件外套,拿著鑰匙,我走去了那間讓我驚訝萬分的幸福早餐店....。




我印象中的早餐店...不是應該要有滿山滿谷的菜單。

然後有親切的問候打招呼聲音。

問我說"同學~!早~吃什麼?”

但是這家店,有點怪怪的,沒有菜單,沒有親切的問早聲,也沒有人在裡面。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人家剛開始整理店面的時候闖了進來。

當我打算要退出這間詭異的早餐店,我聽見有匹哩啪拉的走路聲音從樓上跑了下來。

我盯著樓梯看,是的,任誰都會想要跟剛搬來的鄰居打聲招呼.....。尤其是開這麼一間詭異的早餐店的老闆。

我看到一個綁著馬尾,穿著圍裙,帶著口罩的,手套,雨鞋的人,端著一鍋不知道什麼東西,卻又熱騰騰冒著煙的鍋子,搖搖晃晃的從二樓下來。

這歐巴桑是老闆?

我開始在心中猜測著,因為只有老闆娘會這麼早開始準備東西,尤其是剛開店的店面,應該都是不請工讀生的,所以我認定這位是老板娘。


我對著老闆娘打了招呼說:「老闆娘~!早呀,我是住在對面二樓的學生啦!」

老闆娘將那鍋冒煙的鍋子往桌上一放,拉下口罩,對著我說。

「早,想吃什麼?」



他拉下口罩的瞬間,我完全傻眼。


因為那個綁著馬尾,端著詭異湯鍋的女生,不是我印象中30歲以上的早餐店老闆娘,而是一個看起來只有20歲左右的女生。

她皮膚膚質好到一個不行,比蛋餅皮還要滑嫩,抱歉,我那個時候餓昏了。

=====================================================


02-


掛著"幸福早餐店"的早餐店,店內擺設有點不同於一般早餐店.....。

怎麼說不同於一般早餐店,因為我首先看到的是桌椅,不是擺放的位置不同於一般早餐店,而是桌椅,桌椅的樣式,讓我有點傻眼。

裡面使用的桌椅是"露天咖啡聽使用的鐵製桌椅"~!你沒聽錯~就是那個桌椅,露天咖啡鐵桌椅用眼睛看就感覺很沉重,一定不便宜,並沒有多少張桌椅陳列在室內。  

接著是櫃檯和料理早餐的那個長桌,沒有跟外面的早餐店不同....但是方向有點奇怪,因為,當老闆在做早餐的時候,他是背對客人的,你可以想像的出來那個方位了吧,就有點變成家中琉理台的感覺。

這些都算了,反正只要有好吃的早餐,管他室內是給我板凳坐,還是沙發,我重視的是食物....。

那個年輕的女老闆,將手中的那鍋冒著濃煙的湯,放在桌上,用披在肩上的抹布擦了擦額頭的汗滴,看起來似乎是忙了許久,他兩眼盯著我。

我正打算尋找菜單,就是"正常"早餐店應該會有那種琳瑯滿目,上面寫滿你會不知道點什麼的菜蛋。但是我在這間早餐店,沒有搜尋到那張菜單....

可能是因為剛開張,還沒貼出來吧。我心中這樣幫他解釋著,於是我打算直接點餐。

「我要一份原味蛋餅,一杯奶茶,內用。」

我把我比較常吃的早餐念了出來,也是普遍早餐店都會有的食物念了出來。

「你昨天熬夜對吧?」

奇怪,他不是要接"好~!馬上來!"然後轉頭已熟練的速度做出我要的早餐嗎?怎麼問起我是不是有熬夜。


「這個...已經熬了三天了。」

我莫名奇妙的回答了。

「嗯,我就知道,看你的眼睛我就知道你熬夜,我現在弄得這鍋湯營養很豐富喔,剛好可以幫你消除熬夜的疲勞。」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湯,心中怕怕的,但是美女老闆都這樣推薦了,我就嘗試一下吧。

「那就多加一碗神奇的營養湯吧。」

我就多點了一碗這樣的湯。

「你可不可以把冰奶茶換成這個?」她問。

「喔,你怕冷的熱的一起喝會不好是嗎?那我奶茶改成熱的好了。」我以為她在為我身體著想。

「不是,因為我這沒有奶茶!」
她瞪大眼睛看著我,很堅定的說出來每一個字。好像要告訴我,沒有就是沒有。我有點傻眼。沒有奶茶,那總該有豆漿吧。

「那....那換成豆漿好了,熱的,謝謝。」

「我現在這邊只有這鍋湯,和白吐司,你要不要把蛋餅也改成吐司夾肉鬆?」

她一付理所當然的模樣,對我說出這句讓我震驚的話,我聽了差點吐血,一間早餐店只有一鍋不知名的湯和白吐司...

最好是會有客戶上門!

但是我又懶的在去騎車跑去學校附近的早餐店買早餐了,我就苦笑著對著她點點頭表示都聽他的,我有吃到熱的東西就好了。

她終於開始"做"早餐了。

她轉頭,將一條白吐司拿了出來,開始將土司往烤箱裡放,按了一下烤箱...

等一下,是我太少接觸烤箱還是現代的烤箱進步太快,那台烤箱怎麼會是這種烤箱?那不是微波爐嗎!!!

我詫異指數破表,憑著這點,我不得不起身來勸阻他停止這個動作!

因為,這樣根本烤不出脆脆的吐司的啊!

「這個微波爐可以烤麵包嗎?」我問。

「瞎密!這是微波爐?不是烤箱嗎!!!」她聲音比我還大。


她又再度瞪大眼睛看著我,我看不出來他是生氣還是驚訝,因為她眼神是驚訝的,但是眉頭有點氣氛萬分的感覺。

接下來她的舉動,又再度增加我一格驚訝指數,因為他不是將微波爐按掉,而是將從褲子口掏出手機來,找著電話簿,然後撥出。

「喂!你不是說那個是烤箱嗎?怎麼是微波櫨.......拿錯?你這樣拿錯我要什麼時候可以換回來呀?.......你會送過來?什麼時候?.............」

我默默的打開了微波爐的門。

將那個熱呼呼的軟土司拿了出來,放在碟子中。走回我座位上,等他說完電話。

她終於掛電話了,已經過了三分鐘了。

「抱歉,我馬上做給你,土司夾肉鬆,不然我先弄湯給你喝好了。」她用很無奈又撒嬌的聲音跟我道歉。

「那…那個土司就不用加熱了,還有,我土司要切邊......」我提醒她。

「嗯嗯嗯,馬上來。」

這句話本來早該在我進來點餐完後聽到的。

早餐送來了,但我已經在這鐵製咖啡椅坐上了15分鐘。

土司夾肉鬆,看的出來他肉鬆鋪的很用心,因為我有翻開來看。

湯呢,我只知道我看到一碗類似玉米濃湯的色澤和濃度的湯,但是我卻聞不出來那是什麼味道....。

重點是...吐司她忘了切邊。

我並沒有再跟他提醒了,就當我沒說過要切好了。正當我把土司送到張大的嘴邊時。

「土司不能切邊吃喔,因為土司裡面最營養的就是他的邊,你熬夜很多天,更需要補充補充。」她微笑著在旁邊解釋著。

哇哩勒!她是故意沒有切的....好吧!

就當作妳是在為我健康著想。

我點著頭,咬下了第一口...。

太太太太太太太好吃啦!!!


怎麼這麼好吃,這是我對這間新開的店產生的第一個好感...

真的很好吃,正確的說,是肉鬆超級好吃,絕對不是市面上買的到的普通肉鬆,而且也不是普通的肉鬆,肉鬆不會乾澀,也香甜可口,每一根肉鬆都可以很順口的化在嘴裡,順順入喉嚨。

真的好吃,好吃到我想要再點一個來吃。我產生這念頭的時候,我已經吃的精光了,可能是我肚子餓,吃什麼都好吃的原理,我還是想要再點一個來吃,我正要將口中的麵包和肉鬆吞下時。

那個美女老闆端著第二盤土司夾肉鬆走向我。

哇勒!是有心電感應還是本店招待第一位客人呀?

我心中充滿期待.....

但是她拉開我這桌的椅子,將裝有土司夾肉鬆的碟子放在座位前,坐了下來。

她當著我的面,大口吃起了肉鬆土司。

阿現在是怎樣?

老闆開始跟客人一起吃早餐?是要吃給我看沒有毒?還是純粹她也餓了...

但是我真的是第一次看到早餐店老闆跟客人同桌一起吃早餐,除了有時候去燒臘店或是快餐店吃飯有些助手會抽空來輪流在角落座位快速的將飯吃完,也沒有看過這樣大喇喇的坐在客人面前吃早餐的老闆。

她吃了兩口後,看著我驚訝的表情,開口問我說。

「好吃吧?」

「很好吃,啊....可以再做一份給我嗎?」我眼中發出懇求的光芒。

「也要等我吃完早餐咩,你先將那碗湯喝完再說吧!」她一邊嚼著一邊說。

「啊....喔....好。」

我明明想要說什麼,我現在卻忘記了,我看著那個冒著白煙,用白色瓷碗裝的"玉米濃湯"。我在心中是這樣幫它取名的。

我用湯匙將濃湯舀了一匙起來喝,吹了吹氣,膽顫心驚的送入口中,因為目前坐在我面前的美女老闆,只拿了肉鬆麵包來我面前試吃給我看,並沒有試喝濃湯給我看,所以還是有點怕怕的,因為我連這成分和名稱通通不知道,只知道她說,這湯營養豐富。

「怎麼這麼好喝,這是什麼湯。」我驚呼。

第一口入喉後,我大聲的問著,因為我真的不會形容那種好喝的程度,湯是微微的醎中帶有微微的甜,真不知怎麼形容這種感覺,就好像味噌湯那樣,柴魚的甜,和味增的鹹,但是這不是味噌和柴魚融合出來的口感,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什麼湯,用什麼材料。

「這是幸福洋溢湯喔,好聽嗎?我想很久才取的名字喔。」

拜託,我想要問的是這是什麼材料做的湯,你跟我說名稱我還是不知道他的材料呀,如果你說是xx魚湯,我至少知道它裡面有魚,你說是玉米濃湯,我知道它裡面玉米佔大多數,你說是蘑菇濃湯,我會知道裡面蘑菇味道比較重,那你說個幸福洋溢湯,我怎會知道裡面有什麼料?

「那這湯,是用什麼東西做的啊?」我看著湯碗問著。


「用心做的,很用心很用心才能做出這碗湯喔。我準備了兩天多的材料,昨天晚上就開始煮,你現在才能喝到的。」

她說的很開心,但是我要問的就是妳所準備的兩天材料是什麼材料呀!

「那你準備兩天,那你準備了什麼這麼美味的材料?」我補問。

「先別管這個啦!你說你連續熬夜三天,你在趕什麼報告?」她馬上話鋒一轉。

「我在趕........唉呦...就我的主修設計報告,我說了妳也不會懂。」

「這就對啦,我準備的材料說了你也不會懂,所以你就負責喝就好!」她堆起微笑,一邊吃著土司。

這是什麼回答,我的設計報告就是要不斷的畫等高線、建築物、樹球…一堆煩人的圖,會讓你抓狂,會讓你發瘋,所以我不想要在解釋,但是他怎麼也這樣回我,難道準備那些食材他也會發瘋,也會抓狂嗎?

算了,我不問了,既然他都這麼"用心"的準備和料理,我就負責喝就好了。

正當我要喝第二口的時候,她開口問我。

「你念大幾呀?這麼多報告。」

「我大三,欸,念設計的,沒有分大幾輕鬆大幾忙碌的,通通都很忙,很累。等一下吃完,我還要回去繼續跟一堆圖紙拼命勒!」

「是喔,你住哪裡?」她雙手撐在下巴問著。

「對面那棟,我房間開窗就能看到你早餐店。」我指著對面說著。

「真的假的,那我房間不就跟你面對面!」

我沉默了一會。

「你也睡靠窗的房間?」我說。

「 是呀,你晚上不要太吵喔,我要早睡早起準備早餐喔!」

「放心,我都戴耳機聽音樂的。」我說。

我回完他,我就繼續喝著那碗幸福洋溢湯。


我將那碗神秘的湯喝到見底,突然覺得,這湯不是只有好喝這個優點,我發現我已經完全不餓了,不但不會有想要再吃東西的念頭,還非常的.....非常的,我要怎麼形容那種感覺,嗯,非常的"幸福"?


是的,這碗湯真的喝完之後會"幸福洋溢"。但是幸福洋溢之於,我還是要快點回到我的書桌前,將我的報告在今天中午以前完成,不然後果,是不能想像的。

我拿出錢包,問她。

「這樣總共多少?」

「湯20元,土司15。35元嚕!」她聳聳肩說著。


我拿出了一枚50硬幣,放在他的桌面上。但是他並沒有馬上收起來。

「你等一下就要睡了吧?」她問。

「沒欸,我要繼續畫圖!」

「畫圖?你們報告是要用畫圖的唷?」

「恩,是的。」


「那你念什麼科系?」

「景觀設計。那....我該回去繼續做作業了。」

我正等著她找我錢,她將最後的吐司夾肉鬆吃完。拍了拍手上的粉削,起身往那鍋湯走了過去。添了碗湯之後,走了回來,坐了下來,開始喝湯。

這間店除了東西好吃好喝以外,為什麼其他都很怪異,除了桌椅有點不搭,還有料理桌的位置,還有整個牆面都是老舊剝落的油漆,還有一個神秘又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開了間幸福早餐店的年輕老闆娘。

看他沒有要找錢的動作,我就想說算了,我就當做這頓幸福的早餐值得我付50元吧。

於是我起身準備要回去繼續趕報告了。

「要走啦?原本要找你的15元,當做明天早上的幸福土司的錢嚕,因為我現在沒有零錢可以找給你,抱歉抱歉。」她用一種很理所當然的語氣堅定的回應我。

阿勒!?

算了,妳怎樣說怎樣算,我還是快點回去趕工比較要緊,遇到這樣天兵的老闆娘,真的還是順著她比較好。

「喔喔,沒關係,謝謝你幸福的早餐,吃完比較有精神了!」

「因為我開的是幸福早餐店呀!」

她對著我微笑說著,她的笑容,怎麼也讓我感覺幸福是會被傳染的感覺,突然讓我好想念我的老家。

「恩,那…掰掰了。對了,明天的吐司可以改成蛋餅嗎?」

「我現在只有這兩樣東西耶,幸福洋溢湯和幸福土司!」

「那這樣妳怎麼開早餐店?客人不可能都只吃這兩樣啊!」

我驚訝指數已經快要爆了。

「那妳為什麼不做其他的?」我問。

「因為...我只會做這兩樣!顆顆…」她堅定的回我。

「連蛋餅都不會?」我鄧大眼睛。

我嘴巴不由自主的張大了,看著她對我聳肩和吐了吐舌頭。好像說著"不然你可以對我測謊啊!"的意思。

「那你勒,你會做蛋餅?」她竟然反問我。

我自從國小父母離婚後,我就要自己準備早餐,中午的便當,我不敢說自己很會做,但是我至少了解過程和一點訣竅。

「當然,簡單啊!」我點了點頭。

「那你要不要來打工?我聘請你當我們大廚!」

阿勒,打工,別說打工,我現在連要找出時間出來吃頓早餐,都有點困難了,泡麵都要託人去幫我買了。我會有時間打工嗎?

而且大廚是要國家證照的吧!

「不啦,我也許可以抽空教妳做蛋餅,但是我不能來打工啦!我連睡覺時間都不夠了,還來妳這打工,我會提早往生吧!」

「那,那你教我做就好。可以嗎?」

她邊說邊開啟那種水汪汪無敵懇求的大眼睛攻勢。

「那就改天吧,我今天要忙到中午才會有時間休息!」

「那就今天下午來教我吧,你一點半過來吧!」她完全無視我的”改天”這兩個字。

今天下午?!

有沒有搞錯,我已經三天睡不到八小時,我的計畫中,我是打算今天交完圖,我就打算睡到明天中午的。

「我...」我愣在這不知所云。

「好,就這麼說定了,你教我做蛋餅,和其他的早餐,我教你怎樣做土司夾肉鬆。」她喜孜孜的跟我約好了。

這是什麼鬼約定,我沒有說好耶。唉,這週我注定跟睡眠無緣就對了。

我只好點點頭,帶著沉重的腳步,離開了剛剛讓我幸福慢慢,卻又突然讓我兩腿無力的幸福早餐店。








未完待續...

點評

g8jmail  想吃的不是早餐 我了解(你懂的)  發表於 2014-4-13 06:13:2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11:53 , Processed in 0.366151 second(s), 4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