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月光海岸的天使-最終章- 小月

[長篇連載] 月光海岸的天使-最終章- 小月

查看: 6282
謝立聖
發表於 2014-4-7 20:34:13 |訂閱他
月光海岸的天使-最終章- 小月

月光海岸的天使-最終章- 小月


我很快就適應了大學的生活,我唸的視覺傳達,也讓我唸的非常愉快,跟高中的內容完全不同,可能因為常常需要創意,和繪圖,所以我適應的很快,我常常會和同學討論著設計到深夜兩三點。

雖然從小就離家四處奔波,但是這是第一次自己有自己的房間,很自由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怎樣佈置就怎樣佈置,就是自己空間的好處,但是最讓我覺得愉快的,還是我有個很愛很愛的人,而且她也很愛很愛我。這是重點。

我們將整個中台灣都玩遍了,有時候是一整群人出征,都是以機車來當交通工具,日月潭有國際煙火比賽,我們就會出現在那邊的群眾中,集集火車站的綠色隧道哩,也留下我們的足跡。

雲林的劍湖山世界,也留下我們的尖叫聲。


還有各個大大小小溫泉也都跑遍了,台中大坑溫泉,谷關溫泉,南投廬山溫泉。

小月最喜歡的是谷關的溫泉,還記得那次去住的飯店,我們因為玩太晚,隔天早上沒有去吃早餐,至今那飯店的早餐卷都還夾在我皮夾中,若一有機會,一定要在去把那早餐卷用掉,不然這樣太便宜那飯店了。


小月在我生日的時候,提了一個白色的紙袋給我。
『生日快樂,20歲生日耶。』
「謝謝小月,你送什麼勒。」

我邊拆邊問著。
『快拆就知道了咩。快拆。』
我拿出了一個白色的盒子,上面貼了張小卡片,我將卡片翻開。

---------------------------------------
生日快樂:                                                      
                                                                     
這是我親手做的禮物,希望你會喜歡。  
                                                                     
                     小月2002/09/24                  
---------------------------------------

我打開白色盒子的蓋子,裡面放著一條很漂亮的白色圍巾。我將圍巾繞到脖子上。
「好漂亮,你一定織很久。我很喜歡。」
『這條圍巾,每年都會變長喔,你要將圍巾好好收的,每年你生日,我就將圍巾多織上一公分。』
「好,我一定會收藏一輩子。」

我後來量了一下那條圍巾的長度,大約在120公分左右,今年我20歲,若我們兩都活到80歲,那我80大壽的那天,我脖子將會圍繞著一條190的白色圍巾,而且要將小月的脖子也一起圍繞起來。

秋天來到,小月生日的當天,我在小月的房門口擺著一只大箱子,用紅絲帶綁著,比小月還高的箱子...

『這是什麼。不能跟老鼠有關喔。』
「怎麼可能,你打開就知道了。
『嗯。』

小月拉開紅絲帶。

箱子四個面失去支柱倒了下來,裡面是一隻比小月還要高的白色
泰迪熊....

『哇,好漂亮。』小月抱著熊說著。

「喜歡嗎。」
『喜歡,可是這樣你一定又花了很多錢去買這熊。我抱一抱就好,你拿回去退啦。』
「不能,這隻熊你要放在床上陪你。」
『這隻熊多少錢。我自己出一半。』
「500元。」
『美金嗎...』。

有時候小月就是這麼天真可愛...

「台幣啦。這是買熊的材料費。」
『你,自己做的?』
「嗯呀,有個專門交人自己diy做太迪熊的網站,裡面可以下載熊的布料裁切型板,列印出來就跟著步驟做,就可以做的跟外面一樣精緻了。」
『那這毛毛的布料不是很貴嗎...?』
「那是我去拍賣網站上面買的,全新的布料喔,只要400元。剩下的線材,縫眼睛的鈕扣,針,加一加還沒有100元勒。」
『這生日禮物我會一直保存到永遠。謝謝你。』
「可是我不能讓他每年長高一公分。不過每年都會生一個小寶寶喔。」
『真的假的。』
「前提是要我沒有忘記做熊....他才生的出來。
『你會忘記嗎。』
「你說呢。」

禮物我總是喜歡自己親手做,重點不在省錢...

在於意義。

尤其是對我很重要的人...


那年我和小月跑到了合歡山山頂去跨年,當然還有許多的同學也一起殺去,總共23個人,12台機車。
那次是我第一次看到雪,整個山頭都是銀白色的,我和小月開心的堆著雪人,也到處照相錄影留念,兩天一夜下來,大家所有相機累積的照片高達1000多張,總共1.2g。

『這邊好漂亮喔,雖然不是全部都是白色的,但是還是很喜歡。』
「是呀,呼,雖然空氣稀薄,但是吸起來卻很舒服呢。」
『嗯,快點,我們去跟他們打雪仗。』

小月抓著一把雪往體育老師他們衝了過去。我也隨手在地上抓起一把雪,跟著跑過去。

體育老師?


是的,他是我們班上的同學,因為開學的時候,穿了一套酷似李小龍的連身黃色緊身運動服,又熱愛諸多體育活動,所以他就被這樣命名了。他自己簡稱自己TULS,為什麼,因為T體U育L老S師,很妙吧,但是他卻是班上出名的開心果,附帶一提,我也是。

他外表看起來忠老實,皮膚黝黑,滿嘴白到會發光的牙齒,使他笑起來變成他的特色,為什麼說他外表看起來忠厚老實,因為在彰化土生土長的他,為人熱情,又在外面有接工作,放假時,往台北工地跑,他當的是一個工地的監工喔。厲害吧。目前沒有女友。但總有一天會遇到他的幸福的,深深這樣覺得。


那至於開心果這點呢,因為他習慣說台語,所以我們同學之間用國語交談時,他就會有點台灣狗倚,這就是笑點。而上英文課時,老師又特別喜歡叫他起來唸課文,大家可以想像了吧。

有時候小月沒課的時候,很喜歡跑來跟我一起上課,因為他總是說我們班上課的感覺很棒,在他們班上課都沒有辦法這麼有趣。


班上還有另一個活寶貝,大家都將他綽號當成本名叫了。楊過,是的,他就叫楊過,本名我也忘記了,因為老師上課都是喊楊過,不是叫他本名。至於?什麼叫楊過,這就有趣了,因為他很愛中國。

啊!不對,這樣形容好像他是大陸派過來的間諜一。

更正,因為他很熱愛古中國文化,更熱愛中國武術。凡是系上有任何表演,他的武術表演,就是全場最吸引人目光的一場秀。


可能你會覺得中國功夫不就那樣,空揮拳,在那邊演獨角戲。
有什麼好看的,我一開始也是這樣覺得。

但是他可不只是空揮拳這麼簡單,他可是帶了刀槍棍棒三節棍扇子...

等等的寶貝來到學校。還用一個長布袋裝著,將他放在他的床邊,陪著他度過每一個夜晚。

所以,每次看他表演,都會有新武器,多精采呀。

最精采的,還是那套失傳已久的”蛤蟆功”。

是的,你還是沒有看錯,是  蛤  蟆  功。

我可是親眼看過,他轉換型態,變形成癩蛤蟆的動作,嘴巴鼓的跟青蛙一樣,在舞台上跳呀跳的,有時候他狀況好,還會跳下舞台,跟觀眾打成一片....

所以,楊過這外號,取的真的是再適合不過了。


總之,除了小月是我大學生活中最美好的一個關鍵外,我也很慶幸自己有著這麼多好同學好朋友。雖然大家來自不同的鄉鎮,不同的高中,但是來到這,大家都變成家人一般,之後我會將大學的生活另外寫篇很精采的故事,覺得搞笑居多,不過都很難忘。

不過還是想要補充一介紹一個人!

陳貢丸,

我們班上的外號都很特殊,比較不會撞名啦。

至於為何叫陳貢丸,聽他口述,是因為他國小,吃午餐時,看到隔壁同學的便當哩,有他喜歡吃的貢丸。他伸出筷子,二話不說的就將貢丸往嘴裡送,那同學叫道:我的貢丸...

從此之後,他外號變成貢丸,一直這樣叫到大學....

他人也很妙,以後在慢慢敘述。

對了,她是個女生...



要放寒假的前一天,我和小月坐在我家的頂樓,看著彎彎的下弦月。

『明天就放寒假了耶。』
「嗯,快過年了。時間好快。」
『是呀,好記得兩年前,我們剛剛認識的那個春假。』
「呵呵,記得呀。怎麼可能忘的了。」
『嗯,阿聖。』
「怎麼了。」
『沒有,只是覺得,現在好幸福。』
「呵呵,是呀,真巧,我想的跟你一樣。」
『你偷學我。』
「是你學我吧。」

就這樣,那天聊著好多兩年來的往事,小月笑的很開心。


約定是什麼?

就是你會不顧一切去實現的諾言。

那打勾勾算是約定嗎

我會因為打勾勾而不顧一切去實現打勾勾當時的諾言!

是的,打勾勾也是約定。


那年的新年過的冷冷清清,沒有多少親戚回到台東來。

而小月因為她爸爸三年來第一次回台灣過年,所以她待在高雄和家人團聚,這個寒假並沒有要回來台東的計畫。

除夜當晚,我的手因為放沖天泡,不慎被亂竄的沖天泡炸傷手掌,那天晚上,我記得沖天泡一次數十支的亂竄,放沖天泡的瓶子倒了往我這裡倒下,我嚇的拔腿就跑。

但有支不長眼的衝天炮卻往我的外套衣袖裡竄,我情急之下,很快的將外套脫掉,可是脫到一半時,沖天泡卡在手掌和袖子,沖天炮強力的火焰和爆炸。將我的左手掌炸成嚴重灼傷。


當我將手從袖子抽出來的時候,我的手掌已經曲捲成一塊,像似被火烤乾外皮的魷魚一樣....

當下並不感覺疼痛,看著自己捲曲的手,不知道是什麼,就是覺得怪怪的。

不太習慣自己的手掌變成這樣。

我哥哥開著車送我到醫院去治療,我的手掌開始起了很大的水泡,

其餘被燙傷的手指,變的黑黑的,靠近聞還有濃濃的火藥味。當醫生用消毒水在燙傷上面清洗的時候,一股刺痛才莫名而來。


我想打電話告訴小月,但是不知道該怎樣開口,怕他會擔心,我的手包的像肉粽一樣,根本不能動,一切都只能靠右手,突然發現雙手的存在是多麼重要。


戀人也是如此吧,如雙手一般。

當失去一隻手的時候,你就慌張的不知所措,要等多年後,已經習慣,適應一隻手的生活後,才慢慢接受自己已經失去....



我才猶豫要不要撥電話的時候,我電話響了。
「喂,小月嗎。」因為號碼顯示是小月家中的號碼。
『嗯,新年快樂喔。』
「嗯,新年快樂,你今天過的好嗎。」
『爸爸今天晚上才趕回來的,但是後天他因為有間店要在大年初六開張,要馬上趕回去大陸監工。』
「爸爸還好嗎?」
『白頭髮變多了。你呢,今天過的怎樣。』
「我.....」
『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
「我晚上玩鞭炮被鞭炮炸傷了。」
『炸到哪哩,有沒有去看醫生了。』

小月的聲音很緊張。

「炸到手掌,我有去看醫生了,醫生說會復原的,大概要兩個星期。」
『哪一隻手。』
「左手...」
『很痛ㄋㄟ,笨蛋,你這樣我會很擔心很擔心,你知道嗎。』
「我...我可能在也不敢玩鞭炮了。」
『我也不准你玩了。』
「嗯,我永遠在也不靠進鞭炮煙火了。」
『我爸後天就要走,我要過去陪他們聊天了,明天我在打給你。』
「我打給你好了。你不要太晚睡喔。」
『我好想你...』
「我也是.......」


沉默了幾秒後,我聽到小月他媽媽在叫她。

「快去吧。我吃個消炎藥就要睡了。」
『嗯,你要照顧好自己,不能讓我擔心喔。』
「好的我會的,掰掰。月」
『掰掰。聖...』



彼此都遲了些才依依不捨掛上電話,但是,我怎樣都想不到,


那次說再見...
卻是最後一次聽到小月親口跟我說話。


那天晚上做了惡夢...

忘記內容是什麼,只知道起床後渾身是汗...


大年初一,我一大早就想打給小月。我盥洗後,從充電器上面拔起了手機,撥了小月的號碼。


您撥的電話目前關機中,請稍後在撥...

怪怪,小月從不關機的。還是她現在在收訊不良的地方,我不斷思考著,於是我試著在撥一次。

但是得到的結果是一樣的...


應該是在電梯中,或是收不到訊號的地方,不然就是手機沒電了....一定是的。

過了十分鐘,我再次撥了電話...


您撥的電話目前關機中,請稍後在撥...

開始有種莫名的恐懼,不斷壓迫著我...



我決定撥給小月的媽媽,問他小月怎麼了。

我在電話簿找著....越找越覺得不安。


電話通了,但是響著許多聲。沒有人接。

我正要掛斷電話時,電話被接了起來。

「喂...」
「小月媽媽嗎。我是阿聖,小月他手機打不通..」
「我是小月的弟弟...」
「你媽媽呢...」
「我媽...嗚......嗚.........」




我幾乎快要崩潰了,另一頭小月弟弟的哭聲...讓我根本不敢想像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你先別哭,你姐和你媽呢.....」

我很急著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我家凌晨發生火災,我媽和我姐要救我和妹妹.....」
「怎麼了....」

我聽到這..激動的緊緊抓著手機,另一支包著紗布的手,也緊緊握著拳頭..幾乎將傷口全部撕裂......
「我媽媽...和....我姐....還在裡面不知道怎麼了。」
「什麼裡面,你在哪裡?醫院嗎?」
「唔....嗯.....嗚.........」
「哪間醫院,你旁邊有沒有大人,給他們聽。」


我幾乎是用吼的了....情緒也開始失控。



「我爸也在裡面急救...旁邊只有妹妹...我在....」
「你旁邊有沒有護士,穿白色衣服的,你知道嗎,快拿電話給他們聽。」

我聽到一陣跑步聲...和吵雜的雜訊,風聲....

「喂...」
「請問你們醫院叫什麼名字。」
「聯合...怎麼....」
「燙傷急救在哪一層樓。」
「c棟2樓...」
「我馬上到......」

我還沒等護士說完話,衝下樓,抓起錢包,抓起機車鑰匙...

發動機車,飆往省道,邊飆邊打電話給東阿.....

「喂....」
「東阿,你手邊有沒有車。」
「我爸的,怎麼了。」
「載我去高雄。」
「高雄...」
「小月她家火災,在急救....」
「你在哪哩,我馬上到。」
「我再過兩分鐘就到你家樓下。」
「好,路上小心。」

我已經不知道怎樣形容自己的情緒,很害怕,很恐懼...

很難將自己平靜下來...

我眼淚已經開始狂飆,隨著迎面而來的風...散落在柏油路上。

東阿已經在車上了,將機車以最快的速度停進他家車庫,衝往他爸的汽車,拉開車門,將自己塞了進去。

「能多快就多快。我一定要在最快速度到高雄。」
「沒問題,你安全帶先綁好。」
「快快快快.....沒時間了。」


我又失控了,對著東阿大吼著。

「你這樣吼,會讓你更舒服,就繼續吼下去吧。」

東阿邊說,瞬間將油門踩到底。輪胎高速原地摩擦柏油的淒厲聲音劃過耳膜。

頓時間,我突然整個人軟了下來,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激動...

「對..對不起...我....我......」
「沒關係,我會很平安的將你用最快速度送到高雄。」
「謝...謝謝..........」

我哭了起來,很痛的哭著。

心中想到小月,哭的更慘。

「高雄哪間醫院?」
「聯合...在美術館附近,到了高雄市,我告訴你怎樣走。」
「好,你要多保留體力去照顧她,先睡一下吧。」
「我剛起床....東阿.....」
「怎麼了?」
「謝謝你....」
「你給我振作點就是謝我。拿出理性來,懂嗎。不要亂吼亂叫,這樣誰會聽的懂你在說什麼。」
「唔.....嗯.....」

東阿幾乎沒有停過,一路紅燈闖到底,從台東開到楓港...只用了1小時半,隨後的平路,他更是開的更快,除了一些重要路口他會停紅燈外,其他的通通闖過去。

車窗外的風壓,壓的玻璃嘎嘎做響。

我的心也滴著血...



最後到了聯合醫院前方停車場,只用了2個小時半。我拉開車門後,對著東阿說。

「我先進去了。」
「快去,我隨後就到。」



我拔腿就往c棟2樓的方向衝去,樓梯也幾乎用跨的上去。


我找到了燙傷急診室,我看到小月的弟弟妹妹,兩人臉上都包著紗布....眼睛已經哭到紅腫,旁邊的大人應該是後來趕來的親戚朋友..全都圍繞在他們身邊,等在急診室外。

我喘著氣,眼淚也滴個不停....幾乎將腳下全都弄濕。


一小時候,急診室門開了。

醫生戴著口罩,走了出來。我衝上前去。問著他們的情況。

「目前爸媽都穩定下來了,女兒還需要在做皮膚移植的手術。」

「皮膚移植....那...那生命..會有威脅嗎。」

「目前因為他全身85%重度燙傷,體溫失調,我們已經移植部分人工皮膚了,但是還是需要觀察,不然就算通通換上人工皮膚,若適應不良還是會導致體溫失調,而導致死亡。」
「死...亡?!」
「嗯,現在都正在觀察中,需要六小時的時間。」
「我可以進去...看她嗎......」

我顫抖的問著醫生。

「待會我們轉到加護病房才可以,手術房不能進去的。」


小月...你一定要好起來,然後我們會一起活到很老很老我要用你每年增加一公分的圍巾,將我們兩圍住。兒孫圍繞著我們一起拍全家福...你一定要好起來...


我腦海不斷浮現出跟小月曾經有過的約定
想起和小月曾經度過的每一分每一秒
響起和小月一起去過的每一個地方

但是淚水
還是沒有停過....


小月被推了出來,全身上下都是染血的紗布,和依稀可見的焦黑皮膚,臉也只有一個管子插在嘴上,其他都被紗布覆蓋著,我不敢相信這就是小月。

我看到這個情景,追上了護理人員的腳步,跟著小月的病床,一起跟著進入加護病房,

隨即,護理人員在小月身上貼滿了帶電線的圓形貼紙,也將高掛的點滴,打入小月的手臂,心電圖開始跳動。我看不懂,但是感覺的出來,小月的心跳很緩慢....



小月,不要害怕,我就在你身邊,我不會走開。

我對著小月輕聲說著...

窗外此時落下了雨...打在淡綠色的玻璃上...在一行行的滑落...


2003年2月1號....農曆大年初一....

一個病床旁,跪著一個男人,一個眼淚和鼻涕已經枯竭的男人...

等著奇蹟發生...
等著病床上的女孩...

六小時後,醫生判定他不會排斥人工皮膚,決定進行第二次移植手術,小月又被推進了手術室。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一直沒有離開手術室門口,最後小月在度被推出了病房,我緊張的問著醫生。

「她會好起來嗎。醫生。」

我用顫抖的聲音問著醫生。

「皮膚不會排斥雖然是好現象,但是剩下來的就要看她適應新皮膚的情況了。目前還不確定,不能給你答案,不過我們會盡力。」

「謝謝醫生...」

我從那天起,就沒離開小月的醫院,一直在小月病床的椅子上看著全身插滿管子,全身包著紗布的小月。

在醫院的日子,我從小月親戚口中得知,火災是因為隔壁鄰居吃年夜飯,喝了酒,醉倒在客廳。

卻忘記將煮火鍋的瓦斯爐關掉,是整場火災的導火線。


在醫院的每一天都是煎熬的,因為小月一直在昏迷中,但是我感覺的出來她很想很想起來跟我說說話。



小月很努力,和死神搏鬥了整整六十天....




四月一號,我們相識的那一天。

滿兩年了

整整兩年,小月帶給我快樂,無數的回憶,和笑容。


但是,卻在這天。

小月長出了翅膀,離開了人世。

提早到了我們約定好一起去的白色天堂...




我哭的比小月爸媽還慘,我抱著小月哭著,但是她動也不動,全身僵硬著。我的淚,

將紗布染濕...
將床單染濕...

這時候的台灣,卻陷入另一股危機,SARS的肆虐...

台灣籠罩在一股極度的恐慌當中。

我卻早已將淚水哭乾...

我卻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情,滿臉的鬍渣,抱著小月。

繼續用淚水告訴小月,我有多想念她。
繼續用淚水告訴自己,小月已經走了。


之後我沒有去註冊,暫時休學,整理自己的情緒。

這段時間,獨自一個人踏遍所有我們去過的地方。

帶著一本空白的畫冊,和幾隻陪我多年的鉛筆,將所有去過的地方,我們留過回憶的地方,全部畫了下來。

從最一開始相識的那間網咖

那兩個座位...

月光海岸

的海灘...

一起打工的飯店...

留笑茶看我們曾坐過的那一桌...

每一個角落每一個地點,我一個也沒有遺漏...

雖然面對的是空空的景色,但我的圖上總是有小月跟我倆人...


兩年後,站在小月的骨灰罈前。
小月的照片在骨灰罈上,她微笑著。
我手裡抱著四本厚厚的畫冊,全是兩年下來,我將所有我們的回憶,用筆紀錄下來的證明...

帶來給小月看。

我依然還是掛著淚來看小月,來陪小月說說話。

今年跟去年不同,去年我堅持我要一個人來。
今年,多了一群人,小月的爸媽,小月的弟妹...

拉布拉多,阿為,東阿,子彈,芳芳,小月大學的同學們...

我的大學同學,還有留笑茶看的老闆,飯店的外場主任...

我將手中的白色玫瑰放在小月的墓碑前,大家也將帶來的白色玫瑰一一放在小月的墓碑前...

我輕聲對著小月說著:

「小月,你在那邊過的好嗎?我一定會去找你,我也會實現我們的約定,會好好照顧自己,妳也是...大家都很想你。四年前的今天我們認識...兩年前的今天,你離開了我....」


淚在落在大理石地板上...
我跪在地上,失聲痛哭...

我從胸前口袋拿出一封信,輕輕攤開來,放在小月的塔位內裡...

-------------------------------------------------------

我深愛的小月:

你離開後,我自己一個人回到我們相識的那間網咖,同樣的位置,去尋找我們曾經走過的軌跡....相遇的回憶,我到了月光海岸,看著白色的月亮...你是不是也看到了。只是不能告訴我。我也回到我們一起打工的飯店,一起吃飯的員工餐廳,一起領薪水的人事部...我也一個人回到留笑茶看..老闆的頭髮更長了...但是他一眼就認出我來,他這次也會來看你,你一定也知道的。

我也一個人到了我們一起聊天的文化公園散步,你彷彿就陪著我一起走著。我也很努力的唸書,沒有偷懶,你知道嗎。我知道你知道的...,我也到了高雄,將我們去過的地方通通重新走過一遍,也常到你家看看你爸爸媽媽,你弟弟妹妹,他們現在也都過的很好,你知道嗎,你知道的...

我也曾經在四月六號,將房間在度弄成白色...

你有看見嗎,你來過,到我房間陪我,我知道你有來,你知道嗎。

現在我送你的那幅素描,我放在我的床頭,雖然有些地方被燒壞了...

但我還是將它表框起來,我也將我入學考試的那張畫,那張我覺得最美好的景象...

我們一起坐在月光海岸的畫...也框了起來,放在我床頭...

四年前的今天我們認識...兩年前的今天,你離開了我....

我好想好想你,到現在,白色的圍巾我還等著你織,應該要多兩公分的...

我會留著,等到你那邊在給你補織...

我也很乖,都沒有碰過鞭炮...
你知道的...我知道你都知道...

小月...我愛你...
我真的好想好想你...




深愛你的阿聖2005/04/01 am3:55
---------------------------------------------------------------


天使如果住在充滿白色的天堂,
那如果我創造了充滿白色的天堂,
是不是就找的到天使.....


小月永遠是我的天使,我也早就找到住在白色天堂的小月。






─月光海岸的天使,第一部完─

-此篇故事獻給我最愛的小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5 22:42 , Processed in 0.169678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