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月光海岸的天使-第四章- 勾勾手

[長篇連載] 月光海岸的天使-第四章- 勾勾手

查看: 2781
謝立聖
發表於 2014-4-4 18:54:20 |訂閱他
月光海岸的天使-第四章- 勾勾手

月光海岸的天使- 第四章- 勾勾手


我終於撥給了小月,電話剛響鈴,就被接了起來。

『喂,你看到信了吧。』
「嗯。你的選擇是.....」
『我的選擇不一定有結果,但是我還是要嘗試的說出來,
不然我會後悔,你願意聽我說嗎。』
「我想聽。」
『今天月色好好,一起去月光海岸好嗎。』
「嗯,我去接你。」
『我在我家巷口等你,騎車小心喔。』


一路上都很安靜,我們都沒有對話,好像都有默契,有什麼話,都只能在月光海岸說,所以路上只有機車引擎的轟隆作響聲。

我們直奔月光海岸。


我停好了車,和他一起走向海灘,今天的月光海岸依然美麗動人。銀白色的海灘,海浪打再白色石子的樂章,海風吹在耳畔的風聲,踩在石子上的沙沙聲,還彷彿聽見小月的心跳聲。

我們站在離浪花最近,卻又不會被海浪打到的邊緣,聞著帶著鹹鹹水氣的海風。


「小月,我也正想告訴你一件事情。但是我想聽你的選擇後在告訴你。」

『我的選擇會影響到你要說的那件事嗎。』

「不管你選擇什麼,我也會將我想要告訴你的那件事最誠實的告訴你。」

『那我們一起告訴對方好嗎。就沒有先後了。』

「那一起數到三,大聲告訴對方好嗎。」

小月的臉面著月光,睜著那雙大眼睛,對著我點了點頭。













                 我選擇的是你
「1...2...3.....                      」
                 當我女友好嗎


我們四眼相望,答案都已經告訴了對方,那現在呢...現在我該怎麼做。

那讓身體自由去發揮吧,我用大腦去思考反而會讓自己更猶豫。


我伸出了雙手,將小月緊緊的抱在懷中,摸著他的頭,另一支手摸著他的背,他也將我抱的緊緊的...

月光將一切點綴的很美,將一切都照成白色的....



包括我們...




若問我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是什麼,我會很直接的告訴你,就是當你深愛著一個人,他也很有默契的深深愛著你,那就是最美好的事情。


記得一句話是這樣說的

愛上一個人也許只要一秒鐘

但忘記一個人卻要一輩子!



但我愛上她是短短的四天...

要我忘記她是一輩子都辦不到的。



四月七號下午三點,我在小月外婆家門口,等著她下樓。

她穿著那天在網咖相遇的那件純白色外套,背著一個米色包包,手裡抱著我送給她的那張素描....


跟她媽咪說過再見後,要往別離的火車站緩緩前進著。


『我今天要先回高雄,那你在台東要好好照顧自己。』

「我會的妳也要好好照顧自己。」

車站是個殘酷現實的據點,多少人在這送走心愛的人,送走自己要去外地唸書的兒女,要去當兵的兒子。

有多少人回來了?

我不知道。


站在車站大廳,離開車還有20分鐘,緊握著小月的手,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心也慢慢的支離破碎。

才剛交往的兩人,卻又要面臨分開的現實。

我看著排隊買車票的人龍,突然鬆開小月的手,對著她說。

「我去買個票送你進去月臺吧。你坐在這等我一下。」

『不用了啦,我自己進去...』

「等我。」


我沒有等她拒絕就跑去排隊了。離開車剩下五分鐘,我回到她身旁,幫他提起了包包,牽著她的手,走往剪票處,緩緩的走向月臺。


四點整開往高雄的莒光號即將開車,請旅客儘快上車。

廣播在耳邊響起,我牽著小月進入車廂,尋找著她的座位,她旁邊是個年輕女生,我拿著票問她。

「抱歉,小姐,你也是到高雄嗎。」

「嗯,怎麼了。」

「很抱歉,可以跟你換個位子嗎,我的票也是在這車的...」

「可以呀。」

那小姐說完便起身,將頭頂的行李拿了下來,問我是幾號。

「2車48號,謝謝你。謝謝。」



是的,我說要送小月進月臺,並沒有說台東還是高雄的,我買的是到高雄的車票.....

小月愣在走道,看著我。

『你買的不是月臺票....』
「我買的是往返高雄的來回票,有打折的,我送你回高雄。」
『你.......』
「快坐進來吧,你坐靠窗的。」
『...你真用心......
「希望能在車上多陪你...我回程可以睡覺呀。」
『嗯,那你要繼續說你小時後的故事給我聽喔。上次說到你去南投。』
「好,沒問題。」

我將行李放上了頭頂,握著小月的手坐了來。


台東到高雄需要多久時間。

自強號約2.5小時
莒光號約3小時
復興號約4.5小時(台東平快只有到楓港,還需要轉車到高雄)

那天的莒光似乎不領情的,感覺怎麼沒多久就到了高雄....

但一路上我都沒有放開過小月的手。

真希望那天坐的是平快車。


『那你等一下就快點回台東喔。到家打電話給我。』
「嗯,那你到彰化也跟我說。」
『沒問題,你多保重。』


我們在人來人往的舊高雄火車站大聽門口緊緊相擁.......

世界彷彿都在此刻靜止。一切都很安靜的。很安靜的等我們結束。

後來呢?

在口述這個故事的時候,後來呢是我聽到最多的疑問,似乎好像一直想要提早知道後來的結果似的。但是我堅持要慢慢說,慢慢的,才能讓我清楚的記住和小月發生每件事情,相楚的每分每秒...



沒談過戀愛的我,雖然沒有經驗可言,但是從親人和朋友的經驗,讓我自己將戀愛歸類成四個階段。

1-新鮮期:
對另一方崇拜或是某方面的吸引,才藝,外表,身高,或是財富,若剛好互相都有著不同的吸引處,則會楚於曖昧不明,若有似無的情境,那段時間對任何人來說,就像是暗戀,只看見對方的優點,也儘量想要讓對方看見自己的優點,所以不斷獻殷勤。


2-熱戀期:
當開始交往的時候,會呈現忘我境界,茶不思,飯不想,有如神仙一樣,當兩人在一起相處時,說的都是甜言蜜語,談的都是偉大夢想,一切以彼此的愛為中心,還常常誓言彼此相愛不渝。我很多朋友常上演這一幕....


3-倦怠期:
當認識久了,對彼此深深的了解,生活,習慣。當然我說的是大多數的人,不是全部。就算再好吃的食物,讓你天天吃,餐餐吃,一天吃六餐,我看大多數的人都會覺得食之無味,興趣缺缺。是的,這時候就是危機的開始,你會開始覺得對方某些缺點是你不能接受的,就算那是個很細微的缺點,你一開始認同那是優點的缺點...我有個朋友,剛開始是他學妹倒追她,他不討厭他學妹,所以他們嘗試的交往了,日久生情,我那朋友也慢慢愛上學妹,哪知道學妹和他交往後,就沒有之前的可愛,因為許多之前掩飾起來的缺點,通通都浮現出來了,很任性,佔有慾很強,但這些我朋友都可以接受,但他只准許他佔有,而我朋友卻不能知道他跟誰出門,跟誰接處,也不能說是放縱,只能說往往自己追求來的幸福,都是自己親手將他處決斬首的。最後學妹跟一個阿兵哥走了,一星期見一次面,最後聽到他的消息,是學妹懷孕了,但阿兵哥也消失了。


4-輪迴期:
回到最初,沒錯,當然不能裝做什麼都沒發生過,但是生活依然要過的,所以,一切都要回到他沒有出現,沒有愛過的時段,當然一開始會很不習慣,很難受,但永遠會回到最初,無法釋懷的人,當然跟舊情人打死不相往來,就算同班,就算同公司,都不講一句話,看見當作沒看見,若心胸比較釋懷的人,則會和舊情人繼續當著朋友,無所不談,甚至會比過去戀愛時期聊的更多,更珍惜彼此的友誼。只是沒有那種熱戀的愛了。

以上就是戀愛的四個階段,我個人歸納的啦,不是要給誰建議或是參考的,只是要給我自己了解戀愛用的。所以在回台東的車上,我不斷的告訴自己,永遠要當小月的情人,不能將自己的幸福,斷送在自己的手中,我不敢說自己會做到完美無缺的地步,但是我會盡最大的努力,讓一切接近完美。


接下來就開學了,那些死黨們一看到我都逼問我跟小月的現在關係,我當然坦承的說了,我想要的是好朋友的一聲祝福。


當然他們都不會像電影或是日劇中那樣,拍著我的背,然後跟我說
:「加油,幸福就在眼前,扛八爹!」

我被抓去阿魯巴,知道阿魯巴的人都知道那有多痛吧,是的,這是我朋友給我的祝福,他們口中都喊著,背叛他們單身俱樂部的人,要把我阿到絕後,但朋友就是這樣,當他心中想的跟嘴巴說的不一致的時候,你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嗯,我知道他們都在心中祝福我。

我說過我想要當小月的學弟吧,所以我很快的在第一時間衝去了輔導室,購買了小月學校的簡章,小月說過他唸的是英文系,我則是選了一個很想要唸的科系,視覺傳達。我隔天就將報名表和報名費通通送出了,我考的是甄試入學,所以若是第一關過了,還要到學校去面試,和術科的考試。最後才會評定你是否考取。


和小月雖然楚於熱戀期,但我們並沒有昏頭,也沒有失去自己,每星期固定兩天去網咖和小月聊兩個小時的天,我們很有默契,因為手機費用過高,所以約定好,若有想要說的事情,就用寫信的,所以到了暑假時,我收到了25封信,我所有信都用一個大玻璃罐裝著。


裡面有封紫色信封,沒有郵票的信,是小月親手交給我的,他並沒有來台東,而是我去他學校,因為我通過第一階段的審核。


這間學校還真大,美麗的行道樹,和紅橘相間的教室,綠油油的草皮,和人來人往的教室走廊。這就是跟高中完全不同的大學嗎。


小月那天沒課的時候都是陪在我身邊的,我考術科的時候,題目是你最難忘的景象,我看了看窗外的小月,我知道我該畫什麼了。

題目是你最難忘的景象,使用材料不限,時間2小時,紙張大小4開。


我使用的道具只有一支麥克筆,黑色麥克筆....和那張空白紙....

我沒有打鉛筆稿,因為我沒有帶鉛筆....我以為他們會幫我們準備,因為術科考試的費用就高達780元...誰知道,只發了一張白紙...

幸好我包包中有支還滿多水的麥克筆,我就用那個作畫。

我是第一個交卷的吧,將畫好的圖交給了監考員,走出教室,準備去口試。我知道自己準備不夠,所以畫的東西,也不一定會讓教授滿意,但是我很老實的畫了我這生最難忘的景象。


沒有太多星星的天空,簡單的線條將海和天空隔開來,兩個人面著海坐著,一個長髮,一個短髮,海風將長髮吹的仰起。

天空有一顆很圓的月亮,很大的月亮,月光照著海面,海的波紋將月光分成無數個小塊,閃爍著。而海灘上全是白色的石頭,加上月


光的照射,形成很一遍銀白色的海灘....

最關鍵的是,面海的這一男一女...手是牽在一起的.....


這就是我最難忘的景象,我很原味的將那畫面畫出來,沒有誇大,沒有多餘的線條。


兩星期後,我收到了一封信,不是小月寄來的,但是郵戳卻跟小月是同一個地方。拆開信,我成為小月的學弟了。



這個喜悅,是要馬上告訴小月的,所以撥了電話給小月。

「喂,學姊。」
『??你...』
「我是阿聖學弟,cc我要去你們學校當你學弟了喔。」
『真的嗎,過了嗎。哇,我就知道你會過的。』
「嗯嗯,你這學姊要好好照顧新生喔。」
『沒問題,你來了我會.....好好給你照顧。cc』
「ㄟㄟ..是照顧我,還是給我照顧。」
『好咩,互相照顧嚕。』


六月底,我和小月都放了暑假,我到了高雄玩一趟,住在朋友家。短短四天,我們幾乎將高雄大街小巷逛遍了,好玩的地方都去留下我們的足跡,高雄85大樓的夜景,六合夜市的喧鬧人潮,還在高雄市文化中心的大廣場上打羽球,餵鴿子,也坐船去了旗津吃海產,海之冰,小月帶我去高雄美術館看展,那期展出的是一位歐洲大師的作品,內容我看不太懂,但是我感覺的出來他的作品,每幅都是他心中最難忘的景象,最美麗的時刻。


我們在布魯樂谷滑水,在旁邊的電腦展逛了半天,買了一台可以紀錄我們點滴生活的數位像機,還感謝店員幫我們拍的第一張合照,小月燦爛的笑容,和呆呆的我捏著許多廣告單,留在那相機小小螢幕上,還到了蓮池潭看烏龜,到高雄港看著忙碌的貨船進進出出。


高雄的確是個美麗的都市,但我還是最愛台東。

那年暑假頭四天,留下了許多美麗的回憶,之後小月跟我一起回到了台東,幾乎每天都到飯店打工,將工作的薪水,每星期都固定存到了郵局。兩個月下來,我存了快五萬元,作為自己上大學買機車的基金,最後我買了一台光陽奔騰125,銀色的車身,希望這台車在月光下也能反射出月亮的光芒吧。

我英文一直都很爛,從國中開始,很少有及格的分數出現,沒想到到了大學,依然還是有英文課,小月每次晚上都會幫我補習,還訂出了一個規則,就是一星期中要有一天是英文日,我們兩人只能用英文交談,然後買了顆骰子,星期日放假,然後每個星期日都甩骰子,決定星期幾是英文日。起初有點害怕,怕自己無法跟小月順利的交談溝通,但兩個月後,不但英文變好了,還慢慢愛上這樣的學習模式,還非常期待英文日的到來。


學校坐落在彰化和雲林的交界附近,大學生不但要會唸書,更要學會怎樣玩的精采,我和班上當然也沒脫節過,小月不會死黏著我不放,反而鼓勵我多和班上互動,所以,我和班上的感情也好到讓別人覺得我們不像是大學生的感情,彼此要趕作品時,互相幫忙,要出去玩時,一定是大家一起去,我當然會帶著小月,他也和我們班的人打成一片。

這樣的生活,能不能一直這樣過下去,都不要改變呢。


至於我之前說的戀愛四個時期呢。很抱歉,我已經脫離那模式,沒有往冷淡走去,所以我覺得,永遠都會如現在一般,永遠都不會改變。

如果問我,到現在會不會後悔遇上小月。那我會告訴你,你幹嘛浪費時間問這麼愚蠢的問題呢。


2001年那年,發生好多事情

賓拉登公開對美國展開恐怖攻擊,美國雙子星大廈在小時中被兩架波音飛機連續撞擊,死傷慘重。

美國五角大廈也被攻擊。電視新聞每天不斷的重複播放當時飛機撞擊雙子星的影片,網路上也到處轉寄著從雙子星上跳樓逃生墜樓生亡的悲慘照片。


我和小月窩在她家客廳看著這樣的報導,她突然問我。

『阿聖,如果我正好在雙子星的頂樓。而飛機撞了下面的樓層,你也正好在紐約....你會怎麼做。』

這個問題,我沒有經過思考就馬上告訴她答案。

「我會去美國空軍基地搶一架直昇機去救你。」
『那如果你被制止了呢,他們把你關起來。』
「我以自己生命威脅他們開直昇機去救你。」
『絕對不行,如果真的我生命發生危險,你絕對不能用自己生命來救我...這樣我不會給你救的。我不願意。』
「那...我該怎麼做,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人就是很喜歡討論這種很難遇到卻又不敢說遇不到的假設問題,答案永遠都要在真實情況發生時,行動才是最誠實,最直接的答案。

『如果你走了,我會很傷心很傷心,但是我還是會努力照顧好自己,不讓你擔心,不讓你難過....。』
「我也會這樣做的。」


這是我們交往五個月又五天的日子,我們第一次討論到有關生命的問題,人總是害怕死亡,害怕面對這個問題,但是這是遲早要面對的,所以總是要做好心理準備吧。

我不怕死,從小就是這樣,曾經因為溺水,差點死在深不見底的河中,幸好有小學學長搭救,也曾經被同學載,雨天在台東的沿海公路趕路,卻因為彎道轉彎雷禪,滑行數十公尺,最後差一公分就掉到沒有護欄的山谷下,但我那些時候,面對的恐懼,不是自己的死亡,而是自己的親人朋友們...就算要走,也要跟他們說再見。不願意就這樣離開。無緣無故。

但是跟自己深愛的人談到這話題,卻有莫名的害怕出現,開始怕死,開始怕死亡後的世界。



『你相信天堂的存在嗎。』小月又問我。
「相信吧,家裡信佛教,所以都叫那個叫極樂世界...怎麼了。」
『我有我自己的天堂想去。』
「自己的天堂.....」
『嗯,那是個白色的世界,天上永遠掛著一顆漂亮的月亮,所有的東西都是白色的,衣服,地板,天空,牆壁,你看的到的都是白色,這就是我自己的天堂。』
「那個天堂...只容許你一個人去嗎。」
『當然不是。』
「那我可以進去跟你一起住嗎。我會乖乖穿白色的衣服。呵呵。」
『嗯,你當然永遠都是第一個想要一起住在那邊的人。』

這時候,我開始有了一個念頭,就是要送小月一個這樣的天堂。



隔年,2002年春天,我們交往快要滿一週年,我和小月都是外宿,所以沒有學校宿舍的限制,我們可以自由進出彼此房間。

大多都是他跑到我住的這邊,他說我的房間比較大,比較沒有壓迫感,而那年的4月1號,是我們認識滿一年的日子。

那年春假並不是在四月初開始,所以原本說好的要回到那間相識的網咖,同樣的位子,同樣的時間,回味當初認識的時光,並沒有辦法實現,那個星期因為她有許多的報告和作業要趕,所以幾乎沒有什麼時間來我房間,我們住的很近,只要走路兩分鐘就可以到達,她住在一間學生出租宿舍,所以裡面的格局很小,但是她整理的很乾淨,大多的東西都是白色的,窗簾呀,棉被,枕頭,大多她自己帶過去的東西都是白色居多。但是房東提供的床,衣櫃,書桌卻不能如他所願。


四月一號前一星期,我告訴她我在我房間發現老鼠大便,她叫我一定要把老鼠逮到,不然她不敢踏入我房間一步。我有捕老鼠嗎。沒有,因為根本沒有老鼠,那為什麼要騙她,因為天堂。

很奇怪嗎,慢慢看下去。


四月一號,那天天氣並沒有一年前那樣的晴朗,但是我心中卻期待這天很久了,那天早上九點多。我撥了電話給小月,要她在她穿著全身白色在她家樓下等我,她本身就很愛白色,當然要她穿全套白色並不難,但是天性好動的我,要有件乾淨白色襯衫,簡直不可能,所以我整套的白色衣服,都是過年Net在年終大特價時去買齊的。


我穿著白色的v字領長袖上衣,和白色的運動棉質長褲,和白色的運動鞋,襪子。就連內褲也去買了純白色的四角褲,因為怕白色的運動褲裡面若穿花內褲,會印出來。大約10分鐘後,小月開了樓下的門,她穿著去年那天相遇時的白色高領外套,亮白色和乳白色的條紋長裙。銀白色的高跟鞋。我看的有點入迷,有點像走錯路來到凡間的天使...

小月一看到我的裝扮,有點驚訝的問我。

『你怎麼了,從來沒看你穿這樣過。』
「呵呵,因為今天是特別的日子。」
『也對喔,看你穿的這衣服,都是特別去買的嗎。』
「嗯,來,眼睛先矇起來。」

我將準備好的白色布條,將小月的眼睛矇了起來,牽著她的手,帶她走在要到我家的路上。

『你要帶我去哪裡。』
「天堂。」
『天堂?
「嗯,天堂。」
『怎樣的天堂。』
「你先別問,待會布條拿下來你就知道了。」

我小心牽著小月,慢慢的走到我家,開了我房間的門,牽著小月進入我的房間後,將房門輕輕關起,在緩緩的把小月的眼罩慢慢解開。

『這裡是哪哩.....哇........』
「歡迎光臨天堂。」

我牽著她的手微笑的說。

『通通都是白色的,你怎麼弄的,而且好亮喔,這是你房間嗎。』
「嗯,先放心,根本沒有老鼠。」
『你......你...一定弄了很久。』

是的,這是我的房間,因為我跟班上兩個同學一起租下一整棟的房子,室內的家具幾乎都是房東用過後老舊的家具,書桌,衣櫃,床,地板,等等都是。

我在經過房東同意後,將所有舊家具維修和補強後,全部漆上白

色的漆,而原本地板貼著木紋地板貼紙,我也全部換成白色的地毯,白色地毯很貴吧,不,那條地毯原本是房東客廳的地毯,因為老舊,所以房東說若要丟掉,可以拿去大型垃圾回收場回收。

表示那條地毯可以讓我自由使用了,於是我將地毯清洗後,用染衣物的白色染劑,總共12瓶,一瓶20元,將這洗好曬乾的地毯,浸泡在染劑三天三夜。它就變成現在純白的地毯了。

另外至於我的床單床罩,這些就很好弄來,大賣場就有了。


窗簾是兩片乳白色的布蓋著,我還買了一桶虹牌白色水泥漆,將所有舊的漆通通擦成這個顏色,書桌上很乾淨,因為我將那些不能弄成白色的東西通通暫時放到我同學的房間去了,在此感謝他那時候的幫忙和包容。

最難的地方就是光線,因為若一個純白色的房間,若是光線打的不均勻,會產生黑色,灰色的陰影,就不是全白的天堂了。

於是

花我最多費用的地方,就是我自己無法製作的日光燈燈管,整個房間我總共掛了48支的日光燈燈管,因為燈光都需要電源,而我又不能將牆壁挖開來配線,只能使用外露的方式來補強,所以光是將電線整齊拉直,固定燈座,這個工作就花了我兩天的時間。

我簡單的根小月介紹這房間的由來,當我說完的時候,看到她大大的眼睛,已經有淚珠在滾了。

『今天我可以整天都待在這邊嗎。』
「是喔,一整天嗎?」

我假裝面有其難的回答她。

『如果不方便,我晚一點點就回去。』
「不是啦,如果只待一天會不會太少,可不可以待到我們交往滿一週年在離開。」
『真的可以待這麼久嗎。』
「嗯,當然可以。」

之後的四天,我同學都和我那堆部是白色的雜物睡在一起,在次感激他的包容與幫忙,基於他生性害羞,不敢透露本名,就在這叫他p同學吧。


美國這時候,開始對以反恐為理由,對伊拉克展開轟炸,並且派兵攻打伊拉克。
『如果發生戰爭,你卻要去當兵,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

新聞正播著戰爭的恐怖畫面,吃麵吃到一半的小月突然問我這我不知道怎樣回答的問題。

「跟我一起去....。」
『嗯,我當你的專屬護士。跟著你到處奔波。可以嗎。』
「啊...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耶,但是若是發生戰爭,我想你還是待在家裡比較安全吧,不能到處亂晃。」
『那如果你一去不回呢,我怎麼辦。』

這是我們第二次談到死亡這回事。
「我保證一定會活著回來,而且全身而退。」

我拍著胸部對小月說,然後將最後的麵全部吃個精光。
『若你沒有回來呢。』
「若...若...若我沒回來,你要跟你說的一樣,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讓我擔心,我會在我們那個純白色的天堂等你。不管等多久,都一直在那邊等你.....。」
『好...』
「以後我們少談到有關這方面的話題好嗎,我會很難過...不管有沒有遇到這樣的情況。」
『不要,遲早要碰到的事情,我堅持要先約定好,不然若是留下一個人在那邊徬徨,我寧願我們先打勾勾約定好。』
「放心,我們都會一直在一起,然後長大,一起活到80歲,然後一起躺在床上,牽著手,一起去我們的天堂的。」
『好,打勾勾。』
「嗯,打勾勾。」

小月將碗筷收一收,走到廚房去洗碗,邊洗還邊哼著趙詠華的那首{最浪漫的事}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如果打勾勾就能決定未來,那我可不可以永遠勾著你的手指頭?



未完待續...

下集預告:<月光海岸最終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3 12:43 , Processed in 0.170906 second(s), 3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