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月光海岸的天使-第二章- 小月

[長篇連載] 月光海岸的天使-第二章- 小月

  查看: 3031
謝立聖
發表於 2014-4-1 19:26:06 |訂閱他
月光海岸的天使-第二章- 小月

月光海岸的天使-第二章- 小月-


到了要進入月光海岸的那個下坡,她突然就開始不太說話了,我試探的問了些問題,她都只是嗯的回答我,似乎有點傷心。讓我不知所措。

月光海岸真的名副其實的是個月光海岸,有皎潔的月光,有被月光照的發亮的浪花,在海岸上是滿滿的橢圓石子,約有一百公尺寬的海灘,後面是陡峭的山壁。

山壁上雜草與枯樹叢生,但是這樣的景色不是海岸到處都有,那為什麼我會說他名副其實,因為在這邊的所有橢圓小石頭,都是白色的,在月光的洗禮之下,變的更白,更亮,彷彿來到了會發光的海灘一般,為什麼我從來不知道這個地方。


我陪著她走到了浪花打不到卻又最接近海水的地方,她坐了下來,看著海面上被月光染白的海面,一言不語,就一直看著遠方。

一道淚痕打破了寂靜,她眼睛開始氾濫潰堤,
我真的不知道怎樣安慰失戀的人,
尤其是女生,我也沒有將國小的好習慣帶到現在,
隨身攜帶手帕衛生紙,在我腦海中,那些東西是用來檢查用的,
但是現在她要檢查了,我有帶嗎。

沒有。

我突然腦海中想起汽車的雨刷,其實要將水分弄乾,不一定要用衛生紙吧,我有大拇指,嘿嘿,突然又覺得自己很聰明。

於是我伸出了左手,四指撫著她的臉頰,拇指開始如雨刷般的左右擺動,將他的眼淚擦去,邊擦還邊說
「乖,不哭不哭,沒事的。」
我是怎樣,在帶小孩嗎,我還給他奶瓶勒,不哭。

『我第一次這樣喜歡一個人,但是卻深深的被他傷了。』
「愛的越深,當然傷的也會深,你要加油走出來。」

我輕拍著他的背,對他說著,但他還是邊啜泣,邊說著。

『我也是暗戀他,一直都在暗戀,直到我昨天深夜寫了告白的信給他,他今天回信給我了。』
「他是台東人?」
『嗯。我住在高雄,在彰化念大學,我媽是台東人。』
「你說你暗戀他,那你們怎樣認識的呀。」
『因為我每年會固定找個時間回來台東渡假,可能是過年,
可能是春假,可能是暑假的某幾天,我去年暑假回來的時候
,在台東南京路上的戶外咖啡廳認識他的。那次是他跟我要
電話,我並沒有給他,他問我有沒有在上bbs,我說有,他
給了東商BBS的位址,和他自己的帳號,但是我回到彰化之
後,我卻沒有理會他留給我的紙條和帳號。』

「喔喔,原來是這樣,那後來呢。」
『之後我回到了彰化,有一天我無聊到發荒突然無意間
在皮夾中翻出了他留給我的紙條,我就好奇的上了他留
給我的bbs站,隨便申請了一個帳號,進入了bbs,找尋
他的id,我發現他正在線上,於是就這樣聊了起來。後
來他寄了45封信給我,從他跟我要電話的那天晚上起
,一直到我上站的那天,每天一封,他說他等我上線的
時候要給我看的,內容有點像日記,又有點像對著空氣
說話,但是我那時候真的很感動。』

「每天一封,真的很厲害,然後?」
『然後他說他遇到他人生中最重要最需要珍惜的人了,
他願意等我,等多久都沒有關係,但是我沒有馬上答應
,因為有點錯亂,所以我想要日子久一點之後在看看。』

「嗯,沒錯,那你們之後呢?」

『我們都在線上聊天。沒有在見過面,但是他依然還是
每天一封信,寄到我bbs的信箱,看他每天寄來的信已
經變成我生活中的一種習慣,直到了今天是我最後一次
收到他的信。』

「怎麼說?」

『他有女朋友了。』


「啊?他不是說要等你,多久都.........」

『嗯,我開始慢慢愛上他的時候,他有了女朋友了。今天他的信裡這樣說到,這是最後一次寫信給你,因為我終於知道什麼才是我該珍惜,什麼才是我的最愛,他是我的學妹,我很珍惜他對我的好,不是你不好,只是距離讓我有眼點卻步,因為我真的習慣近距離的,當初以為你住在台東,後來知道你在外縣市,我就開始不知所措,對不起,你會找到更適合你的人。』


說到這,她又開始哭了我還是依然輕拍著他的背,安慰著他。

「都是藉口吧,不要哭了,總是會有人不怕距離,然後每天寫信給你,勇往直前的愛著你的,一定會有的。不哭喔。」
『我現在好亂,不知道他到底是為了什麼........』
「對了,今天是愚人節耶,會不會是他在騙你。跟你開個玩笑勒。」
『對喔。我怎麼都沒有想到。我打給他問一下。』

隨即。他起了身,掏出了手機,走到了較遠的海灘上去撥電話。我也許只能就坐在原地。

等著他回來帶著一句說:你可以帶我去他家嗎?他真的是跟我開玩笑的。

我就是這種奇怪又矛盾的心情等著他回來。


他緩緩的走回來,對著我說。

『他說他根本不知道今天是愚人節。他是認真的,希望暫時不要聯絡,因為他女友會因為這樣生氣......』

「怎麼有這樣的男生............」


我們都沒有在說話了,靜靜的看著海灘,
和皎潔的月光,還有聽著一波波的浪聲。

就這樣不知道持續了多久,我們都累了,她說她想要回家了,不然家人會找不到人。於是我載著她騎上回家的路途,路上都沒有什麼對話,四月夜晚的微風,吹的人有點暈眩,載著一個剛剛心碎的人,我不知道怎樣去安慰。

直到離開了海岸道路,他開口問我。
『你春假有要做什麼嗎。』
「要去飯店打工,要去做個四天左右吧,剩下兩天要去玩。」
『打工,餐廳的嗎。還有沒有缺,我可以一起去嗎。』
「正缺女生說,你要去啊。在知本喔,有一小段距離。」
『知本耶,那邊飯店不都很高級,我要去我要去。』

雖然他口氣是愉快的,但是感覺的出來是裝出來的,但是若是在悲傷的時候,找些事情讓自己轉移注意力,是聰明的選擇。

「嗯,明天一大早就要出發喔,早上六點半要到。七點早餐入場,你可以嗎。」
『你叫我我就起的來,不過又要麻煩你載我了。』
「載你沒有問題呀,路上多個人聊天,只是我六點就要出門喔,不能遲到的。」
『嗯,好的。我第一次打工呢。』
「難怪,第一次打工都會興奮的忘記問薪水。」
『對喔,那薪水怎樣算。很少還是很多。』
「呵呵,一小時125,一天八小時喔,所以一天有1000元的收入。算高的。」
『嗯,很高耶,聽我同學打工一小時都七八十的。我手機號碼待會留給你,你要出發的時候打給我吧,我會先起床盥洗的。』
「好的,我現在打給主任告訴他明天多個女生,他一定很高興。」
『謝謝你,下一個十字路口轉彎,我外婆家在那邊。』


其實能跟他一起上班,是很開心的事情,但是多少會有點壓力,因為在那邊上班的同事有不少是我的同班同學,不知道他們會抖出我多少不可見人的糗事。

『嗯,我先進去了喔,你快點回家休息吧。
今天謝謝你帶我去月光海岸。』
「不用謝啦,我也很開心到了那麼美麗的海岸。
那我先回去了喔,明天見。」
『明天見,對了,告訴你一件事情。』
「什麼事。」
『你看起來不會像是當兵回來的喔,呵呵。』
「啊...謝....謝謝....你還記得呀.....」
『快點回家吧。我先進家門嚕。掰掰』


四月一號,愚人節,我們相識的第一天,
也是歷史性的一天,也是我永遠無法
忘記的一天。彷彿那天還是昨天一般,剛剛過去一樣。


第一篇說的是我與他認識的經過,簡單的說就是我自己白目,沒事找事做,但是之後我很高興我那時候有偷看他的螢幕,很慶幸自己能剛好坐在他旁邊,也很珍惜能與他相處,至於為什麼,繼續聽下去就知道了。


太陽好像偷懶似的,已經六點的清晨還在賴床,空氣很有點刺骨,但是今天覺得跟我搭不上任何關聯的她,論長相,我和她若走在街上,應該會被說成美女帶著她養的蜥蜴來逛街吧,反正就是差很多的比喻。

我也不知道怎樣形容,記得有次坐長途火車,到了高雄站,我旁邊來了一個美女,雖然沒有小月來的漂亮動人,但是也可以讓男人動心的程度了,我是男人,也動心了,所以在車上腦海不斷的翻騰,不知道要怎樣開口跟她聊天,自己在內心偷偷的揣摩對話,想要找出一句最適合的開頭,不知道想了多久。
站在走道上的一個年輕人,竟然拍拍她的肩膀問﹔小姐現在幾點了。
就這樣,他們開始聊呀聊的聊到下車了,重點是那男的也不怎麼出色,但是他讓那美女笑的東倒西歪,最後還是女方主動跟那男生要了電話,他們互換電話的時候,我似乎看到那男生的嘴角露出了邪惡的笑容,呼,我怎麼說到這邊,對,我要澄清的是,我不是那種人,因為多虧網路所賜,讓我解決了我不敢開口的障礙。

「你昨天什麼時候發現跟你聊天的人就坐在旁邊的呀。」
這是我一直很納悶的問題,我可是鼓足了勇氣才開口問的,抓著龍頭,側著頭,對她說出了讓我徹夜也想不透的問題。
『一開始真的沒有發現,因為剛看完那封傷心的信,所以根本沒有太多思緒去思考誰丟訊息來,誰對我打招呼,但是好像聊到一半的時候,我發現我每次發出訊息後,我旁邊的人就盯著螢幕看,然後就開始飛快的打字,我就開始好奇,我就在換音樂的時候瞄了你的螢幕,發現竟然有我的帳號,和我打的訊息,就知道是你了。還有你說你要點歌,還說你聽的到,我也猜到你就是我隔壁的了。cc』

「喔喔,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這樣打擾你的情緒的。」
『不會啦,沒有困擾,我還要謝謝你的打擾,不然我可能到現在還呆在那時的情緒,走不出來的。』
「那就好了。快到了喔,在過兩個彎就是我們上班的飯店了。」
『嗯,我第一次打工呢,一定要多告訴我哪些要做哪些要注意喔。』
「放心,很簡單的,而且裡面的同事都很有趣喔,只是說話有點無厘頭,習慣就好。」

只要是假日我有空一定都會來這報到,工作對我來說並不太累,而且裡面的同事都超搞笑的,常常會工作到忘記自己在玩還是上班,這是我最喜歡來這上班的原因。今天帶了小月來上班,不知道她會不會適應。

「嘿,惦惦吃三碗公喔,今天來開房間的呀。」

這是我們西餐廳外場主任今天對我說的第一句話,但是卻足以讓我再度臉紅。
主任是個女強人,非常年輕,才三十出頭,老公是個老外,在台灣開英文補習班,但是嘴巴卻常常語出驚人。

「沒有啦,不要開玩笑了,我昨天不是告訴你我要帶一個女生來上班嗎?就是她,她叫小月,小月,這是我們外場的主任。」

『主任好,我是小月。』
「年輕真好,真漂亮ㄋㄟ,好啦,時間差不多了,快帶他去領衣服。」
「是的主任,小的這就去辦,要幫您帶瓶咖啡上來嗎。」
「我要1982年的紅酒,好啦,還真的哩,快去快去。」


我們上班都要穿制服,褲子則是自備黑色長褲即可,我們的制服會配合餐廳當季的不同主題更換,這次春節主題是南洋風,所以我們的上衣是花襯衫,還好,不用連褲子都換,不然穿著花短褲,我看遊客會分不出誰是服務生了吧。

西餐廳中午早上都是採用自助式,而我們的工作則是待定點,將旅客用完餐點後的玻璃餐盤回收拿去給洗碗部門,反正就是不能讓客人桌上有礙手礙腳的多餘餐具,不管旅客有沒有離開,我們看到餐盤空了,就要上前去詢問是否要收走。


我跟小月在員工餐廳裡吃著早餐,我邊跟他簡單的敘述上班的內容和注意事項。

小月很努力的在學著,不但提出很多我平常常遇到的問題,還主動的要我告訴她更多其他上班的資訊。比如說若遊客若跟我們要袋子要打包自助餐裡面的東西走怎麼辦,或是客人吃到不乾淨的東西質問我們怎麼辦。這些我都告訴他,找主任解決。因為我還沒遇過這樣的澳客。


我帶小月來的,所以主任分配將我和他在同一區,以便我照應他。

客人快進場了,我那個國中高中都同班的死黨,就在這時候捏了我屁股一把,對著我說。

「兩天不見,你就帶馬子來上班是怎樣,還水準這麼高的, 欺負我單身呀。」


我這朋友叫東阿,很奇怪嗎。其實很好記也很好唸,同音於車子的煞車,東阿,至於為啥叫東阿,他自己說是他國小偷開他家的轎車,結果一出他家門的斜坡,就緊張的踩錯煞車,踩到油門,衝進了滿是秧苗的水田,從泥巴中狼狽的爬了出來,他老爸知道後沒有罵他,只是摸著他的頭說:
兒子呀,以後東阿要記得是哪一邊,一定要記得東阿的位置再開車。

這段話他只跟他國小一個好朋友說完後,隔天全校的人都知道了,看到他就直喊東阿東阿的,很自然的,東阿成為他的外號了。


「什麼馬子啦,這是我朋友,叫小月,不要亂說好不好,小月,這是東阿。」

小月還愣在那邊思考怎麼會有人叫東阿的時候,

客人進場了。


跟小月一起工作很愉快,他雖然是第一次打工,但卻做的很認真,臉上總是掛著笑容去面對客人,我想那些澳客,看到他的笑容,應該都澳不下去了吧。

中午的用餐時間,我和他還有東阿一起坐在一桌,吃著豐盛的員工餐,聊著一些中學糗事,東阿自己將他外號的由來動作加上誇張的語氣敘述給小月聽的時候,小月笑到差點胃抽筋。


「小月你台東應該還沒有玩遍喔。」東阿突然問了這問題。

『嗯,其實回到台東都是媽媽和外婆在忙著聊東聊西,我也沒什麼朋友在這邊,頂多就跟著家人開著車去一些觀光景點停一下。台東一定還有很多很少人知道,很好玩,很神秘的地方對吧。』

「聰明,嘿嘿,我們有自己的秘密基地,人煙稀少,美輪美奐,這些地方都是阿聖報的,就讓他介紹吧。」
「咳。說到這個呀,你有看過乳白色的瀑布溫泉嗎。」
我故裝神秘的問著小月。
『乳白色的瀑布溫泉。是加了牛奶的溫泉嗎?』
小月睜大眼睛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天然的喔,不是加了牛奶的,台東有個地方,那邊從地底冒出的溫泉都是白色的,我們都叫他牛奶溫泉,剛好有個大岩石落差,形成了瀑布的美景,超美麗的說。」

『在哪哩,我要去我要去,你一定要帶我去。』
「真的假的,那邊騎車過去之後,要沿著河床往上遊走兩小時喔,路途艱辛困苦,還說不定有黑熊出沒,你真的敢去。」
『走多久都要去,多辛苦都要去。阿聖要帶我去。』
小月很堅定的眼神看著我,突然有種被他完全信任的滿足感,於是我拍著胸部說

「沒問題,春假倒數第二天沒有班的時候我一定帶你去。」
「那我不去當電燈泡了,你們路上小心喔。」
「ㄟ,你不去哪有什麼好玩了,人多一點啦,你去找拉不拉多、阿為和子彈大家一起去咩,不然他們成天都在喊春假無聊,叫他們來一起打工也不要,現在有活動了他們一定點頭吧,況且大家好久沒有去那邊了。」
『好啦,去啦,人多比較好玩。』
「你剛不是說阿聖要帶你去嗎。你沒有說東阿要帶你去。」
『好,我更正,東阿和阿聖還有很多人要一起帶我去牛奶溫泉。』
「嗯,爽。我去定了。」
「還真兩極呀,哈。」

東阿這人就是這樣,欠人家約,忘記約他他就會耍悶氣,常常會說什麼不當電燈炮的,結果回來後他自己在那邊一直很好奇的問東問西,明明就想要跟。

這趟旅程敲定了,其他那些朋友不用說也一定會去,我看,這個春假,將會是我人生中最精采的一個春假了,因為小月的出現嗎,嗯,我肯定是。下午三點整,上班既然都沒有遲到,當然下班更要準時,每天的薪水都是現領。
   
我帶著小月去到了人事部,準備領取他人生當中第一份自己賺的薪水,他開心的一路上直直跟我回味今天上班的趣事,他說他在幫一個家庭收碗盤的時候,那家庭的小孩是個四歲左右的小男生,看到小月就直說謝謝漂亮的姐姐,他的爸媽還在一旁搭腔的說,底迪呀,長大要交女朋友就要找像大姐姐這樣的喔。服務業就是這樣,面對千變萬化的人們,讓你永遠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情般的,我會認識小月,我也覺得不可思議。

小月握著今天的薪水,一張千元大鈔,對著我說。
『原來拿著自己辛苦賺的錢滋味是這樣,好愉快喔。我請你喝飲料,我們去茶舖,好不好。』
「好呀,我請你你請我,互請我才答應。」
『喔,這樣又沒請到你,不管,你帶我來上班的,我要答謝你,一定通通要我出。』
「那就這麼一次喔。」
『嗯,台東哪裡有好喝的茶舖。』
「我很少在喝茶,也沒有去茶舖的習慣,不過我知道一間很有趣的店,我沒進去過,但是名稱讓我每次經過都讓我想要進去一探究竟。」
『那他店名叫做什麼呀。』
「留笑茶看。」
『留校查看??』
「他是開玩笑的笑,喝茶的茶喔。外觀還不錯,裡面我就沒有去過了,要去那邊嗎。」
『要,走吧。現在就去。』

留笑茶看在我唸的高中附近,他招牌在路邊,並不太顯眼,但是名稱卻容易吸引許多好奇的客人進去一探究竟,至於我,也終於有機會可以進去了,因為小月嗎,是的,我承認是。

『真的耶,真的是開玩笑的笑,喝茶的茶。』
我們到了留笑茶看的入口,他指著招牌拍著我的背說。
「對呀,我沒有騙你吧。還要轉進去這條巷子一小段路喔。」

留笑茶看在一條小巷中,店的面積不是很大,門面都用舊火車鐵軌的枕木裝飾,很特別,而且門口種了非常豐富的盆栽,與其說是盆栽,我看都快要變成小型的森林了,但卻又很巧妙的沒有遮住外面看進室內的窗子,我停好了機車,和小月一起進了這間神秘的茶舖。

「歡迎光臨,請問要情侶座,還是要外場的座位。」
「外場的,謝謝。」

為什麼到哪裡大家都覺得我們是情侶,我還是一直覺得我跟他走在外面依然是美女帶著他的蜥蜴。

『你想要喝什麼,哇,這邊的餐點和茶名稱都好特別喔,你看這個棗漬昔,唸起來跟早自習一樣耶。』
「哇哩,這邊的都用學校裡面的名稱來命名哩,還有這個叫關釋,跟教官室一樣,真不知道內容是什麼,我喝烏龍督茶,你勒。」
『那我喝隨堂烤茶,好特別的名稱喔。不知道好不好喝。』


我們跟服務生點完餐點後,我環顧了四週,室內擺了許多手工的木雕刻,都是以人物為主,大多都是學生,有大有小,燈光是黃黃的燈泡,將整間茶坊照的很亮,桌椅像是大了一號的學校桌椅,還真是有趣,連菜單都是作業簿的形式。裡面客人不多,可能是我們來的時間是下午三點多。

「沒看過你們來,第一次來吧。」
『嗯嗯,你是老闆嗎。』

一個綁著馬尾,戴著無框眼鏡,帶著滿臉笑容的中年男子手中拿著兩壺茶,像我們走了過來。小月回過頭回應他。
「小姐你不是本地人吧。」
『你怎麼知道。阿聖你偷告訴老闆嗎。』
「阿聖..........這名字好熟悉,我店裡櫃檯那邊掛了一張畫,作者也是屬名阿聖的喔。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阿聖的畫....我要去看。』
小月還沒等老闆將茶杯拿來,就起身往櫃檯走去。
我也好奇的走去櫃檯。
『阿聖,真的是一個叫阿聖的人畫的耶,你看這簽名,哇,這張女生畫的好動人,真希望也有人能幫我畫一張。』

正當小月看的入迷的時候,我看到了那張被表框的圖畫,不驚嚇了一跳,這張不是我當初幫我一個好朋友畫的,裡面的女生是他暗戀的對象,高二上學期期中考的前一天,他拿著一張女生的照片給我,拜託我幫他畫這張素描,好朋友求,我都一定是必應的。


於是我沒有浪費任何考完試後的休閒時間,幫他畫完這張素描,下面簽有阿聖pitt的字樣,但是我將圖畫和照片給了他之後,就在也沒有看過這張圖了,一開始我以為他自己要留念。

怎麼會跑到這間店來.....


「這張....是我畫的。」
『真的假的,那你還說你不認識老闆。』
「我是真的不認識,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張圖會跑來這邊。」
『這女生好漂亮,是你之前的女友嗎,還是……..』
「我們先回去座位吧,我慢慢跟你說,不然茶都涼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是因為我朋友家遭小偷嗎,然後將這張素描當成值錢的東西偷了出來,然後販售輾轉到了這間店,還是.....

正當我還在思考的時候,小月突然喊了。


『阿聖,你在恍神喔。喔喔,想起這女生很傷心嗎。乖喔,不要難過。』
「別亂講啦,我不認識這個女生,這張畫是一個朋友拜託我畫的,他拿著照片給我看,然後請我幫他畫,他也沒說要幹麻,所以我畫完後給他,也不知道他拿到了哪哩,卻又出現在這裡了。」
『喔喔,我幫你問老闆。老闆.....』
「來了來了,這是我招待的點心,叫做發姻煉昔,是煉乳和奶昔加上新鮮草莓....」
『老闆,那張圖是阿聖畫的耶。』
小月指著那張圖說著。
「別叫我老闆老闆的,朋友都叫我嘯長。海嘯的嘯喔。我知道那是阿聖畫的呀,跟你同名沒錯吧。」

嘯長對我微笑著說。

『不是啦,那個阿聖就是他,他就是畫那張圖的阿聖啦。』
小月很努力解釋著。
「你畫的,那張圖裡面的人是我妹妹耶,
當初送畫追他的人就是你喔.....」
嘯長睜大眼睛看著我,似乎覺得我是個花心大
蘿蔔似的欺騙他妹感情,質疑著我上下看著。
苦呀,我帶小月來這邊喝個茶,卻被誤會了。
唉,今天要解釋這張圖畫的由來,我先是在心
中複習一遍,在跟小月解釋一遍,
再跟現在瞪大眼睛的嘯長很仔細的解釋一遍。

「呼,你很厲害耶,把我妹的缺陷通通都沒有畫進去,哈哈哈哈。」
「沒有吧,我可是很誠實的看到什麼畫什麼呀。」
『阿聖你怎麼都沒有跟我說你會畫圖呀。』
「我....我覺得這個我們認識久了你就會知道了呀...而且也沒想到。」
『可以幫我畫一張嗎。我一直好希望能擁有自己的一張畫像....』


小月眼睛睜的大大對著我說。你猜我會怎樣回答...我想不用猜了

「當然沒問題,你拿照片給我....」
『可以坐在你面前給你畫嗎......』

我從來沒有畫過現場的,都是拿著照片在那邊慢慢的畫,
不會有壓力,不用擔心對方姿勢擺太久,會酸會累,在來
就是我畫圖有個很奇怪的習慣,就是頭會歪的很斜畫圖,
不是左邊就是右邊,我自己覺得那樣的姿勢很蠢。但現在
小月提出這個要求,我該怎樣回答他。

「這個...我沒有這樣畫過...不知道這樣畫出來會不會
好看..而且我畫圖很慢,你會很累的....」


『我可以的,我找時間給你畫..畫多久都沒關係....可以嗎。』
「嗯,我努力試看看。」


這時候老闆又端了一盤忘記叫什麼名字的招待餐點上來,
他唸了一大串名稱,好像跟體育課有關,裡面都是水果。
「阿聖,既然你都幫我妹畫了,不介意在幫我畫一張吧,
來我紙筆都幫你準備好了,不用太精緻,Q版的就可以了。」

哇靠,這老闆一直招待餐點原來是有目的的呀,不愧是嘯長。

『阿聖你幫老闆畫一張,我要看你畫。』

哇,現在小月也站到嘯長那邊去了,我是非畫不可了。


「就這麼一次喔。還有,不用在送餐點來了啦,吃不下了。」

我拿起麥克比,在他拿來的a4紙上開始勾著老闆的輪廓,
但一畫起畫來,我很難自拔的,我越畫越起勁,甚是連這
間留笑察看的茶舖我都畫到老闆身後,還畫了雲朵,飛機
,陽光.....整張a4紙變的很豐富。

「太帥了,這張畫我要表框在我的大門,讓每個客
人都看的到。哈哈哈...」


老闆拿著熱騰騰的圖往櫃檯走了開來...

『你真的很厲害耶,你很小就開始畫圖了嗎,還是有學過。』
「自己隨便亂畫畫出心得來的啦。就興趣....」
『那是自學的耶,你有沒有畫冊。』
「...沒有固定的畫冊...零零散散的...」
『那可以通通借我看嗎。』
「我要回去翻一下....應該可以收集到不少張。」
『嗯,你有空在拿給我看好了。』
「你春假結束後就要回學校唸書了吧...」
『嗯,你也高三下學期了吧,以後想要唸什麼科系。』
「想念跟畫圖有關的吧,但不希望是美術系,希望是設計方面的。」
『我們學校有不少設計的科系喔,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真的嗎。我會去查一下。」

若要我考他們學校,我會願意嗎。因為小月,是的,我願意。
那天要臨走留笑茶看的時候,老闆遞給我一張名片,

上面是他的本名和電話,但是翻到被面,我差點昏頭,上面寫著。

阿聖與他女友可以免費來本店消費,全部算老闆的。 校長嘯長
這是怎樣,老闆你也幫幫忙,我這樣還趕來這裡嗎,

就算來了我打死也不會拿這張名片出來消費.....


人總是這麼可愛,因為總是有永遠數不完的驚喜等著你,
數不完的巧合在發生。


之前寫過許多故事,很多人看完之後第一句都會問我,
這是真實的故事嗎。
我都會笑笑的告訴他,故事聽聽就好了,或許是真的,
或許是假的,就不用太計較了。






未完待續...
(下集預告:牛奶溫泉登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5 00:21 , Processed in 0.173311 second(s), 3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