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一覺醒來變主人」-14 我的火鍋裡為什麼有格林機關 ...

[長篇連載] 「一覺醒來變主人」-14 我的火鍋裡為什麼有格林機關槍?

  查看: 11442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3-24 20:45:58 |訂閱他
「一覺醒來變主人」-14 我的火鍋裡為什麼有格林機關槍?

我笑了,笑得不明顯,心裡卻充滿一種忘卻已久的感覺,一種癢癢的感覺:「那麼精靈王,與我同行吧!」


克莉絲也笑了,一種充滿自信的無敵笑容:「這是當然的!」


我起身:「但是出發之前要先填飽肚子,我先出去買東西。」穿上鞋子推開門,說了聲再見。我沒有聽見關上門後接下來的那句話。

「吶,庫洛,房間是不是變熱了?」



眼前一片黑,天空烏雲密佈,黑影籠罩視線,但是──眼前一片黑不是因為烏雲遮蔽。好熱,好痛,我的身體,啊啊,我的手、我的腳。好像‧‧‧好像快要燒起來了。我拖著蹣跚的腳步一步一步走向製冰工廠,這時天空飄起細雨,彷彿是上天要替我減輕這份痛楚。雨打在我身上,卻冒出陣陣細煙──雨水蒸發了。


60度,還在持續上升,不快點到製冰工廠,這樣下去連地面都會熔化。

我到底花了多少時間才走到製冰工廠?感覺好像過了好幾十年。終於到了!一把撞開上鎖的鐵門,看來半神的我很外掛。啪擦!我的右小腿骨開始裂開,承受不住高溫與高壓的連續壓榨,裂縫開始蔓延!再不快點,我連動都動不了!視線越來越模糊,好像透過黑色的毛玻璃看世界──又黑又模糊。

冰塊,大量大量的大型冰塊靜靜躺在工廠內部,猶如冰雕的棺材,為我打造的專屬棺材。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緊咬牙,不發出一點聲音,身體的劇烈疼痛跟灼熱,簡直就像──從外層慢慢把人浸入太陽。我的身體每一寸都在受難,細胞不斷衝撞彼此,神經組織不斷斷裂。

它們拒絕活著。

另一股勢力不斷製造新的細胞,我想是半神的部分。這些細胞組織不斷增加肌肉纖維,試圖在這高溫下穩定一切生物機能,它們承受同樣的疼痛,但是──

它們想活下去。

血液在沸騰,好像被丟進微波爐,身體從內部開始煮熟,紅色的液體從我的嘴巴跟鼻孔流出。957度,還在上升。我在這種高溫下還活著的唯一原因是──不斷死亡與新生的細胞。舊的細胞一旦死去馬上就被新生的替補,時間相差不到0﹒03秒。記得有人說過,貓是一半在陰間一半在陽間的動物,嘿‧‧‧現在的我才是真的站在生與死的交界點上吧?

半神欲存活,身體想解脫。夾在中間的我,成為爭鬥的介質。

掙扎,我將成為神

放棄,我將死去

眼前一片漆黑,除了高溫與疼痛外,我甚麼也感受不到。我只知道,有像水晶體的東西融化流出眼窩,有像手臂的東西從左肩脫落,有像脊髓的東西插出背部。看來身體贏了,我的肉身在分解,重新製造細胞的速度慢了,也就是說,我會死。會不會其實我的心裡有一部份期望這種結局?

看不見,聽不見,神經一一斷開連結,斷開我與世界的連結。取而代之的是漸漸消失的痛楚,眼前好像有道光,就像閉著眼睛看太陽,明明一片黑卻看到那份光輝。

「‧‧‧征‧‧‧神‧‧‧」上帝嗎?終於見到祢了嗎?‧‧‧妳怎麼有點眼熟?很像某個克莉絲。

「征神!汝這笨蛋為什麼甚麼都不說!痛的話就說痛,累的話就說累,吾會陪在汝身邊!」

克莉絲嗎?她的聲音如此清晰,像是和我的精神對話。柔軟的甚麼圍繞我的後背,她抱著我嗎?頭頂到柔軟的部位,那是甚麼?有甚麼晶瑩剔透的液體滴在我身上,不確定是滴在臉上還是哪,我試圖用癱軟的手推開她:「克莉絲‧‧‧別碰‧‧‧會燙傷‧‧‧」

「笨蛋,汝怎麼會傷害吾呢?一點也不燙喔,吾會冷卻汝的痛楚,所以不要放手。再努力一下就好!不要放棄!」

好吧。

她的聲音觸發我的交感神經,眼前不再黑暗,我看見模糊的影像,但是她,只有她,是如此清晰,水晶般透徹。我用僅剩的力氣驅動所有細胞:「快起來,工作了!為你們的主人製造新身體的時間到了!」身體開始嘶吼,像個不想起床的小孩,別鬧脾氣了好嗎?不行,我想到一件事──

「克莉絲‧‧‧活下來的話,我會變成『神』,那個中二的神‧‧‧」

「不會的,吾之主不會成為惡神的,即使擁有神的力量,汝也不會做出任何傷天害理的行為‧‧‧因為汝是如此溫柔啊‧‧‧」

「是嗎‧‧‧」身體迸出強烈能源,克莉絲將四周結冰,減緩這份炙熱。我撐得住嗎?每一次吸氣,肺裡充滿火焰,每一次吐氣,氣道充斥灼炎。身體不斷發燙,1500萬度──名符其實的太陽熱度。我竟然還活著,我的身體竟然有這種毅力,細胞們想活下去,它們不想死去,不想拒絕活著,不想逃離活著。腦袋好像快熔了,內臟好像在燃燒。

退出「半神」狀態為我的腦帶來大量痛楚,腦承受不住所以將痛楚分配到全身。身體承受大量痛楚,連細胞本身都產生排斥,不斷震動──然後震動帶來熱能,痛楚與灼熱的結末。

接著我看見平衡點,克莉絲的冰冷與我的炎熱取得平衡,我的身體開始冷卻,我退出「半神」狀態,頭髮變回黑色,身上的衣服全燒光,克莉絲抱著我的上身跪坐地上,我參不透她的表情,她又哭又笑的。我攤在她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連活著都覺得累。

克莉絲的身體好香,有一種讓人安心的味道,我用全身的力氣吸入這份氣息,不想放過一秒。

「吾之主,歡迎回來。」

我心想:「我回來了‧‧‧」,她笑了,聽見我的心聲嗎?

「怎麼了?」她發現我在聞她,蒙混不了。

「我在聞妳‧‧‧妳的味道很令人安心‧‧‧」我準備好被她揍了。光著全身講這種話肯定會被打,不知道會先進醫院還是警局?

但是她只是笑著說:「是嗎?那就多聞一點吧。」

克莉絲那香味的環抱下,我沉沉睡去,耗盡能源。


黑色的鋼鐵帷幕裡,那個男孩與瑪莉絲就在那裡:「征神,你會保護我對吧?嘻嘻。」

小男孩意志堅定:「我一定會保護妳,成為妳的騎士!」


我站在黑幕裡,看著一切重演,心想:「蠢。」然後醒來。




熟悉的天花板,這裡是我一個人的小套房,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起身走出房間,身體意外的輕,克莉絲‧‧‧不在。難道說,這一切都是夢嗎?我走進廚房,裸體圍裙。


「征神!?啊啊,原來汝醒了,再等一下就好,晚餐馬上就好了!」裸體圍裙!?

「克莉絲,為什麼‧‧‧這身打扮‧‧‧!」雙手遮瞎雙眼,我的眼睛是要擺哪?這種時候應該用甚麼表情才好?微笑就好了嗎?凌波妳倒是告訴我啊!

「吾之主‧‧‧汝、汝不喜歡嗎?」為什麼要低頭臉紅!?全身甚麼都沒穿,就一條平常我穿的黑色圍裙,根本遮不住克莉絲的好身材。那時不時要露不露的乳房,短到快看見下腹下面的群擺,完全露出的後背和臀部,潔白無瑕的膚色,還有那桃色般的光澤。這是在演甚麼一本番啊!?

「克莉絲妳不舒服嗎?還是有誰強迫妳‧‧‧?」

「電、電視上說做菜的時候要穿裸體圍裙才是愛情表現‧‧‧吾怎麼知道嘛‧‧‧」妳說甚麼表現?

「啊‧‧‧妳做了飯嗎?我餓了呢,可以吃了嗎?」不快點把焦點拉回正常尺度上,NCC等下就來抓我了!

「啊!做好了喔!來吃飯吧!」

有一鍋東西在我的桌上,鍋子裡有格林機關槍。

嗯?格林機關槍!?

「這是克莉絲特製格林‧‧‧啊!克莉絲特製海陸豐盛火鍋!來吧!趁熱吃!」妳剛剛說了格林對吧!妳有說吧!為什麼火鍋裡會有格林機關槍!!

「這看起來真是豐盛‧‧‧」

「啊‧‧‧吾之主真是的‧‧‧吾對自己的手藝還滿有自信的,可是汝這樣誇吾‧‧‧沒有那麼好啦!」對自己的手藝滿有自信的!?甚麼樣的自信會在火鍋裡放入180發連射格林機關槍!?甚麼樣的手藝會讓食物變成殺人工具!?

「‧‧‧這些食材是哪裡找來的?好、好像很費工夫?」

「啊,吾到俄羅斯去找稀有食材,好像是叫白醬。後來吾闖進一個壯漢家,吾問他:『這裡有白醬嗎?』,他竟然衝著吾大吼:『吃我的格林機關槍啦!!』。」這是當然的,私闖俄羅斯戰鬥民族的家可不是鬧著玩的。

「那後來呢?」

「吾有點驚訝,不過解決他了。但是吾才知道原來格林機關槍是食材的一種!所以帶回來了啊!」他不是真的叫妳吃啊!天才啊!天才般的白癡們促成了天才般的悲劇!

「克莉絲這‧‧‧」

「吾之主不用擔心,吾把子彈都留下來了,據說這樣才能保留180發原味!」妳都承認是子彈了還吃個毛?180發的原味是甚麼東西!?只有火藥味跟金屬味吧?唉!?

湯裡突然冒出幾顆小型魚雷。

「這、這是‧‧‧?」

「是小型魚雷喔!吾從西班牙無敵艦隊上拿到的!」為什麼不修飾了!?能從西班牙無敵艦隊拿到魚雷,妳才是無敵吧!

「為、為什麼會有魚雷?」

「呵呵,吾之主真是的,這是海陸火鍋的海味啊!」啊啊,原來如此,海陸火鍋的「海」是指這個啊!誰會拿魚雷當海味啊!?

我還在想庫洛去了哪,一隻癱軟的小身影爬到我身旁:「征神大人‧‧‧火鍋‧‧‧太有爆發性了‧‧‧」妳吃了嗎!?甚麼爆發性,不就是爆炸嗎!?庫洛──────────!!

「嗯哼!庫洛不要這樣誇吾,吾會太開心的!」絕對不是在誇妳!!

「克莉絲,沒有蔬菜嗎?飲食均衡是很重要的喔!」

「啊,有啊!為了吾之主,吾可是找上專業農夫呢!日本的農夫那邊好幾種蔬菜。花椰菜、高麗菜、空心菜、紅蘿蔔、白蘿蔔還有很多呢!農夫人很好!讓吾自己挑呢!」太好了!這下總算像火鍋一點了,吃些蔬菜也不錯,至少不用空腹大戰格林了!

我從鍋子裡夾出一塊電鋸,這塊蔬菜長得好衝動!「這是?」

「為了讓征神獲得最好的營養,吾問農夫最強的蔬菜是甚麼,他只說沒有最強的蔬菜,然後拿電鋸砍了樹,吾想,那一定就是最強的蔬菜!」同學妳有事嗎?給妳選擇偏偏挑了個不能吃的!都說是電鋸了還在蔬菜甚麼!聽農夫的話啊妳!

「那個,我是人類啊‧‧‧」

「吾知道喔,人類是雜食性動物,所以甚麼都吃不是嗎?」雜食性後面還接了個動物啊克莉絲!是甚麼都吃沒錯但不是食物不吃啊!

我看著眼前那鍋「海陸火鍋」,試圖想像成豐盛的大餐。失敗告場。

「征神,不合汝胃口嗎?」我也不知道呢,畢竟出生到現在從沒出過格林機槍啊。看著克莉絲失落的表情,她一定準備得很辛苦,跑到那麼多國家去就是為了煮給我吃,我怎能退縮?我行嗎?現在我已經不是「半神」,是普通的征神啊!內部填充物是人類啊!可是,我不能退縮!

夾起一塊機槍,吃了!

碰碰轟轟隆隆吭吭炸炸!!

有東西在轟炸我的嘴,宛如美國轟巴格達。這就是180連發的美味嗎?

事後我甚麼也想不起來,鍋子空了,腦也空了。我的大腦似乎不想讓我想起這一段回憶,選擇性失憶了。之後我醒來的第一件事是抓住克莉絲的肩膀:「煮飯太辛苦了,以後都讓我來就好!妳幫我錄『新世紀福爾摩斯第三季』就好!」

「汝、汝這麼愛護吾‧‧‧吾知道了,那就交給汝了喔?」交涉成功!



「征神,到底發生甚麼事了,一周前汝為什麼會全身燃燒?」


「一周前?我睡了一整個禮拜嗎?」我摸了摸躺在我腿上的庫洛,這孩子也剛被魚雷轟炸過吧。

「是啊,有甚麼不對嗎?」

「不‧‧‧沒甚麼。一周前我的身體正經歷脫離『半神』的狀態,我的選擇是成為『神』或者死亡,只是沒想到我成功回到人類狀態,都是妳的功勞,謝謝妳。」

「這、這是當然的事情!那為什麼會燃燒?」

「退出『半神』是要付錢的,我的身體要支付進入『半神』時的一切代價,由於短時間接受整張帳單,我的身體產生極度疼痛,細胞跟著痛、造成劇烈震動。震動會增加熱,我的身體也慢慢升溫,要不是妳,我早就剩一坨灰了吧。」

「是嗎‧‧‧征神,以後有甚麼事就告訴吾好嗎?吾知道汝不想別人擔心,但是吾不是別人‧‧‧吾是汝的眷屬,所以不要自己承受好嗎?」

「謝謝妳,但我沒事。」她看著我,她知道我在說謊,她看過我這種表情,王者以前一定常這樣‧‧‧所以她認出我的謊言。

「吾之主,吾不會強迫汝說出心裡話,吾知道那是很困難的事。可是,如果是攸關性命,請汝告訴吾,吾不要求汝對吾事事坦承,吾會等,等到汝願意說的一天。但是危及生命的事一定要告訴吾,這點吾說甚麼也不會退讓!」好帥,她的氣魄總是帶著女人味,既堅強又感性,或許我為此著迷,她擁有我沒有的特質。

「我保證,生命有危險妳一定是第一個知道的。」

「謝謝汝。」克莉絲忽然把我抱進懷裡,我和她只隔著一條圍裙,她傲人的上圍不斷摩擦我的臉。我沒有掙扎,這是甚麼感覺?好像是很久以前被誰抱過的感覺‧‧‧一種安心的感覺。

克莉絲跨上我大腿,我的手撐住身體,她緊抱著我,摸摸我的頭,像是呵護孩子的母親。我們一直保持這動作直到庫洛受不了,跑出去嘔吐。

「啊,說起來我都沒去學校,真是糟糕。」

「吾替汝去了,安心矣!」

「是嗎,那就好──

‧妳說甚麼?
‧妳剛剛說甚麼?
‧妳肛肛說甚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3 10:30 , Processed in 0.161506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