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一覺醒來變主人」-11 能不能摸摸吾‧‧‧? ...

[長篇連載] 「一覺醒來變主人」-11 能不能摸摸吾‧‧‧?

  查看: 12373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3-4 00:23:09 |訂閱他

「一覺醒來變主人」-11 能不能摸摸吾‧‧‧?


‧侍奉我

‧侍奉我吧!

‧用妳的身體侍奉我吧!

‧H!


‧‧‧啊哩?


一定是我看錯了,怎麼可能會有這種選項?沒錯,再確認一次。


‧侍奉我

‧侍奉我吧!

‧用妳的身體侍奉我吧!

‧H!


‧‧‧一定有哪裡搞錯了,就算是上帝也有曾為人類的時候,會犯錯也是當然的。嗯,好,再確認一次吧。


‧侍奉我

‧侍奉我吧!

‧用妳的身體侍奉我吧!

‧H!

‧還不快讓主人!?


──────────!乃們搞毛啊!?都給你們兩個台階了還不下,甚麼作者甚麼上帝,你們根本是花花公子的總編輯跟創辦人吧!話說選項完完全全一樣吧!怎麼選都是H吧!不對!越來越露骨是怎麼回事!?還有是誰若無其事新增了第五項!?是那恥度無限的作者吧!


‧廢話那麼多,是男人就了克莉絲啊你個混帳!


為什麼選項變成嗆聲啊!?沒看過這麼霸氣的選項!選項不是這樣用的!


我吞了一大口口水,看著眼前迷茫的克莉絲,好吧,我決定好了。


「克莉絲,侍奉我吧!」


「是,遵從汝之御命。」沒有反抗、沒有憤怒、沒有巴掌、沒有怒罵。克莉絲只是低頭順從命令,果然是因為冰刻戒吧?我現在才注意到她的護甲似乎是身體的一部份,即使破損也會隨著時間復原。她脫下手甲、腳鎧,接著潔白手掌挪向胸甲──


「等一下,克莉絲!」我用繃帶之手遮瞎雙眼。


「是,請問有甚麼吩咐嗎?」她抬起頭,表情溫和,這是打哪來的女僕啊?不對吧!妳應該更像是米卡沙或者俄羅斯戰鬥民族的角色才對吧?


「侍奉我的意思是指全心遵從我的命令,所以接下來這個命令妳要絕對遵從。不只是執行,我要妳發自內心聽命,可以吧?」


「啊‧‧‧是,一切遵照汝的指示。那麼請問是要綑綁、放置、羞恥還是女王play?需要蠟燭跟鞭子嗎?還是要○○棒、○○瓜?」為什麼都是這種工口的!?不是那種play好嗎!話說妳才來這個世界多久就知道這些東西,妳都從電視學到甚麼了!?○○棒是甚麼?○○瓜又是甚麼?唉!?


「我的命令是──


「請儘管吩咐。」她直直凝望我,宛如凝望月神的狼神。


「原諒自己。」


「唉‧‧‧?」她瞪大雙眼──她的瞳孔原本就大,驚訝時更大。


「關於庫洛還有冰刻戒的事,我要妳原諒自己,發自內心遵從這個命令。」世界上能掌握命運的可不是只有上帝跟作者,巧妙運用語言亦能一發逆轉,乃們失算了!一切都在我的計畫之中,沒錯,我現在是月神臉。


「征神‧‧‧汝‧‧‧願意原諒吾?何故?」我才不懂妳為什麼要何故。


「說到底整件事都要怪我,無緣無故把妳召喚過來,做了一堆無禮的行為,不用想都知道一定讓妳很沮喪不安。要是我有王者一半完美,或許就不會這樣了;要是我有王者一半優秀,妳也不會如此不知所措吧。我很清楚自己是甚麼樣的主人,無禮、粗心、愚蠢、糟糕又笨拙,跟王者比起來,不過是個打醬油的背景角色。」


「不是的!汝‧‧‧!」


「但就算是這樣的我,也希望妳別自責,庫洛會死是我的過錯,跟克莉絲一點關係也沒有。所以原諒自己了好嗎?不要再自我厭惡了,這是我的命令──不,心願更為貼切。


「‧‧‧‧‧‧謝謝汝‧‧‧征神‧‧‧」克莉絲縮起身子,雙手環抱自己,眼淚碗如鑽石點綴她憔悴的面容,閃爍價值千萬的光暈。她的身上突然閃耀金黃色光輝,這是──精神量子的發散。這不是我第一次目睹這種現象,以往我協助的對象中,絕大部分都有深刻心病,一旦他們得到撫慰並從病精神中解放之際,精神量子便會大活耀──閃出夕陽般金色的救贖光輝,人類科技還無法看見的量子光芒。


克莉絲得到了解放,不只是庫洛的事,深刻她心底失去王者的創傷──也得到解脫。


太美了。無法用語言描述的光景,那猶如冰冷傍晚天際線邊的金黃色陽神,稻穗般耀眼的璀璨光芒,同時感受到冰冷與溫暖的微妙感受,為此,我深為身為精神力者感到幸運,此刻就像看見耶穌為眾人受難的犧牲情懷,我身上的細毛無一不起。游移罪惡感與救贖間的克莉絲,選擇向我坦誠──那份希望被原諒的感受,是受救贖唯一道路,與聖經不謀而合。有朝一日,當人類的儀器能探測量子的光輝,也會發出與我相同的驚嘆吧?


笑著哭,哭著笑,妳到底是開心還是難過?嘛,答案是很明顯了。看見他的笑顏,我也笑了。


「好點了嗎?」我輕輕拭去她臉上的淚珠,淺淺地笑。


「嗯‧‧‧感謝汝,吾之主。吾很高興吾的主不是別人,是汝‧‧‧是汝真是太好了‧‧‧!真是難看,偉大的精靈王克莉絲‧蒂娜真是醜態盡出,哭成這樣太沒有樣子了。」笑得這麼燦爛,這孩子絕對完全沒在自己醜態盡出,不過這樣就好。


「偉大的精靈王也要偶爾放假,今天妳是克莉絲,精靈王甚麼的隨他去吧。」我揉了揉她頭頂上的細髮。


「是‧‧‧呢,今天吾只是普通的克莉絲,而汝是普通的克莉絲的普通的主人。」妳的「的」也太多了喔!普通加上普通是多普通!?「征神」也只剩「申」字旁了吧!


「說得真好,歡迎回來,克莉絲。」這才是真正克莉絲的模樣,一直以來活在失去王者的傷痛裡,她已忘卻怎麼當自己。長久以來夜中孤行、迷失自我,但是今天她找回了自我。


「征神,汝是吾唯一的主人,吾會忘記王者,把一切奉獻汝。」


「不,我希望妳記得他。」


「這是‧‧‧何故?」她面帶驚訝問我。


「我很感謝王者,如果不是他,或許妳也會喪生加百列手下。而且他對妳很好,我感覺得出來你們有共同的美好回憶,好的回憶並沒有錯。不,應該說好的人生是好的回憶組成的美好相簿。」結果我的「的」也很多。她笑了,笑得很甜,開懷毫不做作,發自靈魂深處的喜悅旋律──原來她如此迷人。


「征神,謝謝汝,吾很開心,真的很開心。但是,吾會忘了他。吾知道王者也是這樣希望的,他一定不想看見吾被過去束縛。如果他在這裡,一定會拍拍吾的頭,淺笑說:『克莉絲,前進吧,裹足不前就不是妳了。』之類的,呵呵。王者,吾也要前進。所以征神,允許吾忘掉王者吧,這是吾的本願。」


「批准,既然是妳的願望,我也沒甚麼意見了。」


她笑了,平常冰得跟放在冷凍庫裡五年沒動的哈根達斯一樣硬,今天卻很棉花糖。


「今天妳就好好放鬆吧,至於這個──」我打量手中的冰刻戒,想著現在「半神」狀態下的我有多少握力,然後──捏碎冰刻戒。


「征神,汝怎麼‧‧‧!?」


「這樣妳就自由了,再也沒有人能強迫妳做出違反心意的命令了。」「可是‧‧‧」


「冰刻戒是妳與王者簽訂契約時的產物,所有者是王者,也只有他有資格使用。我不是王者,我是征神。和妳簽約時甚麼都沒產生,我想是神的安排,祂為我們決定了最適合的相處方式──沒有絕對命令。王者跟妳有自己的相處模式,所以我也想用我的方式和妳相處,既然契約甚麼都沒產生,我們就這樣,好嗎?」


「汝好,吾也好。」


「好了,我去做飯,想吃甚麼?」正要起身,身體卻動不了。伸縮自如的愛!是伸縮自如的愛!克莉絲緊抓我的袖口跟衣領,硬是把我拉向自己,彼此面對面,彼此很近,大概是鍵盤A到D的距離,你一定低頭看了鍵盤對吧!她凝視我,臉頰紅紅的,感‧‧‧冒了嗎?


「等一下,吾之主。」


「啊,是想到外面吃嗎?可以啊,想吃什──」她甚麼也沒說,冷不防把我拉得更近。她輕閉雙眼,粉嫩的嘴唇微微噘起,她身上淡淡的體香猛烈襲擊我的理性,這是甚麼感覺?為什麼我全身一陣緊繃,以前面對任何對手都鮮少有的緊繃感,卻在此刻以這種特別的方式出現!?


「征神‧‧‧吾可以嗎‧‧‧?」可以甚麼?當女主角嗎?可以是可以,但是妳得先試鏡、簽約、搏命演出最後才有可能當上女主角。難道‧‧‧妳想打倒全智賢搶走星星王子嗎?不是我要說,雖然長得很帥,那是外星人啊‧‧‧不,這麼說來妳也是外星人。


「克莉絲‧‧‧妳不舒服嗎‧‧‧?」我挪著屁股後退。


「不是的吾之主‧‧‧要說的話,吾從來沒有這麼舒服‧‧‧汝為什麼要逃?」她挪著大腿前進。舒服甚麼?妳現在看起來一副發燒的樣子,臉紅氣喘,汗流浹背,怎麼可能舒服?


「沒有要逃,完全沒有問題。」看來我真的是口嫌體正直,身體不斷想逃。不是啊,克莉絲也太反常了,與其說想逃,不如說對不熟悉事物都會有的──對,我就是想逃。


「征神,吾之主,能不能摸摸吾‧‧‧?」我愣了一下,伸手碰了碰她的額頭,很熱。


「果然是發燒,都燒成這樣了,乖乖別動,妳等等──」我起身,冰箱裡應該還有不少冰塊,冰枕的話‧‧‧記得是放在下面的櫃子裡。眼前一晃,我的身體反射性穩住腳步──跌倒,我跌倒了?怎麼會?我的身體有內建平衡設置,一種跟貓類似的擬態結構,然後我竟然跌倒了!?而原因就在眼前──克莉絲那雙細緻而暴力的雙手硬是把我撲倒在地,她跨坐在我的下腹,就像我們一次見面的場景,只是她這次連腹肌與胸部都緊貼我。


甚麼?這是甚麼情況?惡靈古堡裡要變殭屍前有發燒,唉?克莉絲要變成殭屍了嗎?已經變成殭屍了嗎?要吃我了嗎?我要被吃了嗎?唉!?等下這犯規,殭屍哪有這麼萌!?


「征神‧‧‧吾想要汝‧‧‧」汗水流過她脹紅的臉頰,順著重力滴在我臉上,彼此的距離近到我能感覺她身體的熱氣。


好像不是發燒‧‧‧不斷從毛孔冒出的熱汗,熱紅的臉頰,迷濛的眼神,微顫的指尖,渴望的眼神與那絕對無誤的荷爾蒙‧‧‧荷爾蒙我是不會弄錯的,那種荷爾蒙‧‧‧


也就是說,克莉絲她──


「喵,你們在做甚麼喵?」那邊那隻貓的那個聲音,解除了那個危機。


「啊啊‧‧‧庫洛!!汝怎麼會‧‧‧可是、但是、汝是、不是、怎麼回事!?」妳才怎麼回事,是來是去沒一句聽得懂。


克莉絲用最快的速度衝過去撲抱庫洛,不斷蹭啊蹭的,剛才的荷爾蒙也快速消退,興致勃勃的下一秒是冰山美人。我果然不了解女性,女人心、海底針。熙熙攘攘了五分鐘,一堆鼻涕與眼淚過後,庫洛才掙脫克莉絲,跳到我的懷裡。


孰不知,為了往庫洛身上蹭,精靈王再次撲倒我,技術性擊倒!KO!


「大熱天的就不要三個人黏在一起了唄?」「吾要抱庫洛!」「咱要蹭征神大人喵!」


抽了幾張衛生紙給克莉絲擤鼻涕──她雙手緊抱庫洛死不放:「吾之主幫吾擤!」唉,認了。我幫她擤了鼻涕,精靈王的鼻涕存量不是蓋的,三盒面紙。


「可是庫洛,為什麼汝還活著?啊!不是不希望汝活著,吾當然很高興汝還在,可是為甚麼呢?那個時候汝明明‧‧‧」


「是征神大人的關係喵。」庫洛在我臉上舔了舔。


「征神?」克莉絲往我臉上瞧了瞧,還好沒舔。還以為一模一樣句法出現,下一句就換個角色不換動作的梗要重現。


「征神大人做了兩件事,咱死掉的時候摸了咱,把咱的精神量子‧‧‧啊,就是靈魂,存進自己的身體裡,然後用冷藏箱冷凍咱的屍體並輸入重新生長的DNA列序。等到身體重新長好了,征神大人就把靈魂還給咱啦喵!謝謝征神大人喵!」我摸了摸庫洛的下巴,她舒服得晃起身子。


「征神謝謝汝!庫洛還活著對吾很重要!」說是這樣說,為什麼抓著我的手去摸妳的脖子?還一臉陶醉?難道‧‧‧妳其實是貓科精靈王嗎!?


「沒事,庫洛也是我的家人,應該的。」


「征神──」精靈王猛烈的一記上鉤拳轟碎我出生至今還完好的下巴,所以說我真不了解女性。身體飛出去之前她一把抓住我的出生至今還完好的脖子,唉?現在也完好嗎?所以說我真的不了解女性。她抬起頭:「既然汝都要救庫洛了,何故不告訴本宮汝個混帳?」本宮!?克莉絲表情好兇!


「其實我不知道會不會成功,要是失敗了,只會讓妳更失望吧‧‧‧?」她幫我擦了鼻血,這是剛才幫妳擤鼻涕的禮尚往來嗎?不對!這鼻血根本是妳弄出來的!而且我根本沒上鉤拳啊!不對等交換!


她噘嘴咕噥了幾句,我沒聽見。


「那你們剛才是在做啥喵?」那隻天殺的貓的那個問題又把我們丟回那個窘境。


「什什什什什什什什麼都沒有啦啦啦啦啦!!」想用啦啦啦萌混過去的克莉絲沒了平常冷酷的形象,疊字疊得沒有極限。


「總之先吃飯吧。」用食物蒙混過去的我,貪吃沒有極限。吃過飯後,我收拾餐具:「我洗吧,妳們休息。」拿著餐具就著水槽清洗,看著水流過盤子映照我的模樣,白髮,我不禁好奇自己能維持多久。實體化的「行者」能源來自四周大自然,沒有違反物理定律,但是我的身體能自己進化到這地步,不用付出甚麼代價嗎?不,現在更重要的是──影姬。


一雙手從後面摟住我:「吾之主汝在想別的女人嗎?」女人的直覺超準。


「我在想影姬的事,她到底甚麼來歷?話說‧‧‧為什麼要抱我?被誰威脅了嗎?」


「囉嗦,吾要抱汝就抱汝,閉嘴乖乖讓吾抱就對了,吾可不是因為喜歡汝才抱的,別搞錯了。」超有魄力,是平常的克莉絲!她斜眼瞧我:「汝真的不認識那個變態貧乳嗎?」青筋堆滿她尊貴的傲容,還是很尊貴。


「不認識,一點印象也沒有,所以我想調查她一下。」


「是嗎?吾就相信汝一次,汝要怎麼查?」她一臉不滿完全沒有相信我的意思,嘴上說得跟心裡想得完全不一樣啊。


「我會想出個辦法的。」「為什麼要句點吾?為什麼汝話這麼少?」


「突然怎麼了?」


「是不是又想做甚麼危險的事不讓吾知道?」她揪住我的領子,拜託今天領子已經被抓了百次,能不能抓別的地方?


「別的地方是哪?」哇嗚,她聽到我的心聲了嗎?靠著抓領子逼我轉身,腹肌跟胸部再次緊貼我。她直直瞪入我的眼睛,高招,一般人說謊時眼神會游移,她想看接下來我是不是要說謊。


「不會做甚麼危險的事啦。」「‧‧‧勉強相信汝。」


「‧‧‧呼」逃過一劫,嘛,說起來我也沒說謊──


「征神,剛剛的事‧‧‧」


「剛剛的事怎麼了嗎‧‧‧?」


「不繼續嗎?」此刻我和她之間,零距離。


「唉‧‧‧?」


‧妳、妳說甚麼我不懂!

‧問答無用,撲倒克莉絲再說!

‧我要生三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6 02:43 , Processed in 0.161448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