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網紅日報 故事 【運轉手之戀】 VOL.9:『重逢』有時見面比思念還難.... ...

[感人故事] 【運轉手之戀】 VOL.9:『重逢』有時見面比思念還難....感人慎入T^T

查看: 8327
江烏鴉
發表於 2014-2-26 23:54:35 |訂閱他
複習:【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接下來請細細品嚐有點動容的第九回

【運轉手之戀】 VOL.9:『重逢』


陳邦妮到南部去拍戲,向學校請了一個禮拜的假,到會計系上並沒有能遇上人。阿嘉離開時嘴巴還一直在碎碎念,本來想要約她一起吃個晚飯,現在則顯得有些掃興,尤其自己還是瞞著朋友自己偷偷來,目的沒達成,計畫生變,一時之間也沒能有主意。

搞屁啊!!所有人都死光了喔!!」 阿嘉用力掛上電話,電話的那一頭已經是第5次沒有人說話。

逐漸被黑壟罩的校園內,阿嘉坐在階梯上,用食指甩動著機車鑰匙。



狗比較好。

貓比較可愛啦!!貓洗臉的樣子超可愛,哪像狗只會追自己的尾巴。」

貓的大便很臭。

貓比較愛乾淨啊,也不會像狗愛亂叫。

貓很邪惡。」 阿學摀著耳朵不肯聽理由,自顧自一直說著貓的壞話。

【運轉手之戀】 VOL.9:『重逢』有時見面比思念還難....感人慎入T^T

小穎盤坐在椅子上,雙手叉在胸口,像個小大人很認真的思考著問題。

老蔡答應讓小穎養寵物,小穎發愁不知道要養狗好還是養貓好,湊巧來吃飯的阿學跟怡玲假會幫忙出主意,卻演變成激烈的貓狗大戰。

老闆,我要一碗豬腳麵線。」 阿嘉點了晚餐,他老惦記上次在琦夢餐廳答應的事,今晚的約會雖然泡湯,可是還是到了麵線攤。

心情已經夠糟,後桌的客人還一直幼稚的吵鬧讓他有些抓狂,所以刻意地提高嗓門說:「養一隻會喵喵叫的狗就好了嘛,有什麼好吵的。

噗嗤!!隔壁桌的一個阿伯聽見後,嚇到從嘴裡噴出一粒還沒咬下的貢丸,美麗的弧線在空中劃出,店內鴉雀無聲看著這顆貢丸飛行,然後擊中了阿嘉的後腦杓。

好痛啊!!」天譴,肯定是天譴。

阿嘉,你…你…你是白癡喔。」 怡玲認出了頭上黏著貢丸的男人。

我怎麼知道貢丸會飛,貢丸不是用來吃的嗎!?」 阿嘉虎目含淚,抓著頭發現了熟悉的身影!! 「厚~~你們怎麼在這裡,什麼時候變得那麼熟,抓到了。」 原來是怡玲與阿學。

沒有啊,就剛好遇到。」 怡玲急著解釋。

淫婦!!」 阿嘉說。

不要這樣說你姐姐啊,她只是博愛了一點。」 天啊,阿學說到哪裡去了。

姦夫!!」 阿嘉怒目。

姊夫!?」 這下阿學誤會大了,會意不過來猛抓著自己的頭髮,露出一張令人誤會的笑臉。 「嘿嘿,阿嘉小舅子。

【運轉手之戀】 VOL.9:『重逢』有時見面比思念還難....感人慎入T^T

阿嘉臉上挨了幾巴掌,乖乖地跪在地上擦著地板,

看吧,誰叫你要亂講話,被處罰了吧。」 阿學悻悻然地看著阿嘉。

你以為你有比較好喔。

人家又不是香爐,幹麼插人家啦…」 阿學才剛哭過,現在又哭了起來,他趴在地上看著阿嘉,高聳的屁股上插了三根筷子,傷口仍十分新鮮,血還在用噴射的方式離開身體。

—— 女人真是難以捉模。



店裡打烊後,阿學載著小穎、阿嘉和怡玲一起到士林夜市,老蔡說要去找阿福伯下棋,所以沒有一道同行。

人潮洶湧的士林夜市,路上車子穿流不息,阿學的計程車卡在基河路,前方燈號閃著紅色,但是貪快的人們硬是裝做色盲,自在地吸著珍珠奶茶,右手拿著的豪大雞排凸出紙袋一大截,幾個身穿綠色運動服的女生在路中央打鬧,根本不相信青春年華的自己會被車子給壓過,年輕人就是勇氣可嘉。另一頭有一個老阿嬤拖著竹樓,也趕著與這股人潮一起過街,裡面的瓶瓶罐罐只佔了竹簍容量的三分之一,看來要回家還得晚一些。

叭叭!!阿嘉用拳頭敲著喇叭,要路旁兩側的人不要再通行了,坐在副駕駛座的他眼睛瞪得很大,仗著計程車司機不好惹的印象狐假虎威。

如果我有超能力,我一定看爆這些人的肚子。」 阿嘉怒氣燃燒,發狂地看著斑馬線上的人。

阿學轉身對怡玲搖搖頭,一副好好管管妳弟的意思,怡玲則作勢要敲阿嘉的頭,阿嘉沒發現就只是看著前方舞著爪,口中默唸著。 「爆!爆!爆!

阿學是個老士林了,一下子就找到了間專賣貓狗的寵物店,他說這家寵物店在他唸高中的時候就已經在了,風評很好,沒聽過有什麼問題,不用擔心會買到黑心寵物。有些不肖的業者會給生病貓狗施打興奮劑,讓它可以在人們面前表現地活潑、健康,讓它們用生命在做演出,這種事情在同業裡司空見慣,反正賣出去的狗死了,客人還會回來買新的,而且一點也不會有罪惡感,罪惡感是客人才有的情緒。

透明的玻璃櫥窗裡有一隻巴哥犬在聞著米格魯的屁股,米格魯的表情有些淫蕩,一直不由自主地抬高後腿發抖,看來它並不排斥有與其它品種公狗交歡的機會,真是相當博愛。

阿嘉臉貼在玻璃上,眼神迷濛對著米格魯說話,嘴型就像在唸法語一樣,輕柔且緩慢。 「怎麼樣,爽呆了吧。」 再換個姿勢將耳朵貼在玻璃上傾聽,說: 「我就知道。」 自己一個人用手捂著嘴也很淫蕩的笑著。

你能跟狗溝通?」 阿學嘴巴開開的。

只要我想就行。」 阿嘉說。

阿嘉哥哥好棒啊!!」 小穎覺得很屌,阿嘉滿臉驕傲。

小穎!!」 怡玲自店裡頭出聲叫了小穎,她端著一隻白色短耳貓,一隻手托著它的屁股,一隻手抓著貓的右掌左右搖晃。 「你好嗎?我是小白。」 這個舉動逗得小穎哈哈大笑,馬上跑到怡玲身邊跟小貓打招呼。

稍為不注意就先被下手了,阿學瞧著怡玲得意的嘴臉,馬上也衝到寵物店裡抱了一隻瑪爾濟斯,也依樣畫葫蘆搖著小狗的手說: 「小穎你好,我是湯姆克魯斯。」 不到三秒小穎馬上就衝到阿湯哥面前,真不愧是阿湯哥,老少通殺。

【運轉手之戀】 VOL.9:『重逢』有時見面比思念還難....感人慎入T^T

阿學下意識地比出中指,就像他喜歡的摔角選手慣用的挑釁手段一樣,這讓怡玲火大的斜眼瞪回去,貓狗大戰再次爆發,兩人又開始幼稚地數落對方手上的貓狗,這一開戰招來了路人紛紛圍觀,甚至讓一些看熱鬧的鄉民也加入戰局,為自己喜愛的寵物發聲,一旁的阿嘉則還在跟米格魯神交。小穎看著這一幕笑得好開心,熱鬧又溫暖的感覺讓自己開心極了,如果這時候爸爸媽媽也在一起該有多好,腦中浮現過去的美麗回憶,三個人成一個M字型,爸爸媽媽牽著自己,一邊聊著剛剛看完的電影,一邊吵著要吃冰淇淋。

小穎敲敲腦袋,把腦中的笑臉給打散,她明白失去的已經回不來了,振作了情緒向阿學喊道: 「阿學哥哥,爸爸說騎小狗,結婚的時候會下大雨喔。」 阿學正在示範阿湯哥100種絕活的其中之一。

是喔,那…我們家的阿湯哥還會吃自己的大便歐~~~」 阿學抱著阿湯哥靠近剛拉的大便,阿湯哥卻努力的掙扎,不肯靠近,頻頻轉頭伸長脖子要咬阿學,拼命往後頭看讓眼睛幾乎只剩下眼白,烏黑的眼珠裡只有阿學手的倒影。

阿湯哥發怒的表情很可愛,嬌小的它非常的有個性,逗趣的表情完全吸引了小穎的心。

這時候,身後的人呼喊著很熟悉的名字。 「淑芬,幫我看一下那桌的…

本來一張快樂的臉孔瞬間垮了下來,小穎轉身望著剛剛發出聲音的方向。

媽媽…

【運轉手之戀】 VOL.9:『重逢』有時見面比思念還難....感人慎入T^T




怎麼了,突然想要回家。」 阿學問悶悶不樂的小穎。

小穎表現的不舒服,說自己累了,想要休息,之後就沒有再說過一句話,只是望著車窗外,看著路上一家子甜蜜外出的模樣。

這一個夜,小穎的帶著母親的臉入眠,苦澀的笑容垂著眼淚。

── 妳好嗎?小穎好想妳。



翌日。晚上。

威,我是阿學,請問哪裡找。」 阿學按下手機的免持聽筒,他正躺在駕駛座上,人在SOGO百貨公司的乘車處排隊。

手機裡傳來急促的聲音,讓阿學飛車疾駛。

阿學望著中控台上的時間,現在是晚上9點45分,心中充滿著不安與憂心。

15分鐘內趕到了老蔡家,只見到老蔡坐在電話旁,焦急地撥著電話,一些社區的住戶也在一旁守候著。

阿學啊,哩來啊。」 老歐巴桑發現了阿學。

喔,阿學來啊。

阿學,我跟你說…

左鄰右舍七嘴八舌的吵了起來。

怎麼回事……」 阿學沒有理會這些聲音,他快步走進店裡,一把拉住老蔡拿著電話的手,嘴巴還喘著氣。 「你說不見了是怎麼回事。

老蔡看著阿學像是快要崩潰一般。 「怎麼辦…阿學,怎麼辦…」 話說不清楚就只是一直哭。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阿學板起臉來,很嚴肅地問著,可是老蔡已經無法自己。

阿福伯在一旁抽著香煙,緩緩地說: 「學校的老師說小穎今天沒去上課,能打的電話都已經打了,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裡。

會不會是綁架啊。

搞不好給壞人騙去了。」 一旁的歐巴桑又開始竊竊私語,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格笨拙地加油添醋,渾然不自知,說出來的話不經大腦,讓人覺得很白目。

阿福伯聽了很不高興,甩下香菸。 「可不可以安靜點,都已經夠亂了,還吵什麼吵,再吵你們下個月的房租都跳一倍!!」 擔心的看著老蔡,早已失去了危機處理需要的冷靜,阿福伯只能依賴阿學。

我去找,你們在家裡等我的電話。」 阿學當然了解,他也不想待在這裡乾著急,馬上離開店裡。

計程車緩慢地繞著巷弄、街道,附近的公園,超市,漫畫店,上下學可能會經過的地方阿學鉅細靡遺地搜尋。路上只要看到還有人在外頭溜達,家中的燈火尚未休息,一定不會放過,仔細地把問題說過一遍又一遍,但就是沒人有印象看過小穎。

時間距離12點還有1個鐘頭,天空又開始飄起了雨,使他更加擔心,衣服的胸口泛出了一圈汗漬,他整個人趴在方向盤上,揪著自己的頭髮快要發狂。

【運轉手之戀】 VOL.9:『重逢』有時見面比思念還難....感人慎入T^T

—— 如果真的有神的存在,拜託請做點什麼。

鈴鈴~~~蔡依林唱著特務J,是未知電話的響法。

阿學急忙地接起電話,不讓對方開口,只說著心中想要的答案。 「威~威~~是小穎嗎?你在哪裡!?

你先不要急,我是怡玲,你那邊找的怎麼樣。」 是怡玲的來電,老蔡也打了電話給怡玲。

聽我的回答,像有找到什麼嗎!?」 期望落空,讓阿學說話很酸,口氣像是在責罵。

也是…你說的也對。」 怡玲很不好意思讓阿學會錯意,也抱歉問了個蠢問題,但是其實她一點錯也沒有不是嗎?都只是因為相同的擔心在作祟罷了。

阿學其實也知道自己口氣不對,連忙道歉。 「對不起,我的態度不好。

嗯…那你那邊有消息嗎?」 阿學低頭搓著疲憊的眼睛。

嗯,不要在意,我在猜小穎不見,會不會跟昨天有關係,那時候她不是突然變得很奇怪…」 的確是如此,那時候很不尋常,怡玲惦記著這一點。

有了線索,阿學急著出發,急著要掛上電話。 「我馬上趕過去,謝了。

喂~~不要急著掛,我現在也會趕過去,我們約在昨天那家寵物店。

好!!



小穎發抖走近賣甜不辣的店家,她站著不動,頭一直是低低的,就這樣站在大鍋前,不肯說一句話。

從白天等到晚上,一直到晚上七點這家甜不辣才開始開門做生意,小穎來是想要問個答案,可是卻始終無法上門發問,她就這樣的不斷在附近徘徊,心中不停的告訴自己再繞一圈就到店裡頭,下一圈一定要走進去,不過,這樣的下一圈小穎走了四個鐘頭,要一個答案,對她來說很難,現在好不容易鼓足勇氣走近店前的餐車,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小妹妹妳要買些什麼。」 大鬍子老闆覺得奇怪。

小穎試著回答。 「我…我…想找…」 聲音很小,像是在說給自己聽一樣。

5號桌客人的豬血湯你弄了沒。」 一個女子的聲音自店鋪裡傳來。

淑芬,你來看一下這個小孩。」 媽媽!?

什麼小孩啊,老公,你不要顧著聊天,豬血湯趕快弄。」 老公!? 不可置信的一句話,讓小穎雙眼瞪的很大,讓身體不停的冷顫,讓絕望的答案敲碎心臟。

像是逃命一樣小穎拼命逃離這個地方,心中掛念的母親已經不是自己的了,她只能不停的跑,讓自己做些事情,停止想像侵襲而來的恐懼。

天空下起了雨,雨水打在臉上,剛好可以痛哭一場。

【運轉手之戀】 VOL.9:『重逢』有時見面比思念還難....感人慎入T^T



深夜12點半,怡玲與阿學碰過頭後,分頭尋找。

阿學由周遭的攤販開始問起,不過因為下雨的關係讓不少攤販開始收拾,根本不太理阿學的打擾。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一下。

我們收攤了喔。」 套圈圈的攤販左右手各夾著一支充氣娃娃,兩個人型都是金髮的外國人。

阿學盡可能快速的敘述小穎的特徵,不要耽誤到大家的時間。

不知道耶。」 老闆話聽到一半就確定沒見過這樣的孩子,他在充氣娃娃的屁股戳了一下,把氣放光,然後很酷地把它們塞在口袋裡,又忙著低頭抓起幾支按摩棒。

一旁還有沒收打算收拾的攤子,阿學一樣問了相同的問題。

你快滾!!」 一個上半身赤裸的中年人大怒,額頭不斷冒出圓潤的汗珠。

不會打擾太久的。」 阿學央求。

我不…知…道啦,不要…煩我,你沒…看到我現…在很…忙嗎?」 這位老哥正被一塊大石頭給壓住,然後試圖自己用鎚子敲碎它,這實在是武林界的創舉。

我幫你把石頭搬走,你好些說話。」 阿學把手搭在石塊上,發覺觸感有些不同,就像是……是保麗龍!!

中年人神情緊張破口大罵阿學,怒罵時嘴中還夾帶著鮮血,真是令人佩服的好演技。

之後的大腸包小腸龐克男、賣死金魚給客人撈的女老板、波霸珍珠奶茶的波霸小姐通通給了個不知道的答案。

終於,第七家的店鋪,有了個有別不知道的答案。

不好意思,請問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小女孩,背著書包,制服是淺藍色的,深藍色的裙子,她叫做蔡馨穎…

你說什麼,蔡馨穎…」 女人眼睛瞪的老大,不可置信,一旁的男人接著說: 「剛剛有個小女孩穿著衣服就跟你說的一樣。

阿學知道他找到了,手機撥打出老蔡家的電話。

另一頭。

怡玲冒著雨四處尋找,時間越晚心裡越是擔心,她專注地搜尋每個騎樓,每個可以避雨的地方,半個鐘頭的不斷找尋,仍是徒勞無功,她不停的大叫,顧不了其他人的眼光。

走過熱鬧的市集後,走向地下道,怡玲也在地下道大喊,但是這股聲音讓躺臥在地上的流浪漢不悅,隨即坐起身看著怡玲,他們不滿有家可回的人為什麼可以打擾他們的睡眠。

怡玲急忙逃出地下道,到了劍潭捷運站的一號出口,望著已經拉下的鐵門,整個出入口空空蕩蕩,人應該也不在這裡。

才想離開,卻聽見柱子後頭傳出很微弱的低鳴,隱約可見一個人影縮瑟在角落。

終於找到妳了。」 放鬆的瞬間,眼淚也不需要再堅持,淚水汩汩流下。

小穎抱著書包,整個身體圈在一起,瘦小的身子好孤單、好渺小。

怡玲掛著淚水,聲音哽咽。 「幸好你沒有事。

【運轉手之戀】 VOL.9:『重逢』有時見面比思念還難....感人慎入T^T



媽媽不要我了。」 小穎捲曲著身體虛弱地看著怡玲,一雙空洞的眼沒有任何生氣。

怎麼…回事,怎麼會突然這麼說。」 媽媽?小穎的媽媽不是過世了嗎?怡玲弄不清楚怎麼回事,那雙眼神令她擔心。

昨天…我見到媽媽了,本來我想…」 她講起了今天離家的原因,晚上發生的事情,用很簡單卻很哀傷的句子。

怡玲靜靜地聽著,她想要安慰些什麼,但是……

小穎不要哭,笑一個嘛,哭了就不漂亮了喔。」 怡玲擠出微笑。

我笑不出來,如果我笑了媽媽就會回來嗎?」 面對這樣的情況,卻只想著用笑容打發孩子,怡玲覺得自己很丟臉,小穎天真的回答讓怡玲的心都要碎了。

這個…我…我…」 啞口無言。

小穎在等怡玲的答案,一邊努力試著忍住淚水,努力的樣子卻更讓人心疼。

小穎!!」 老蔡喘著氣出現在對街。

爸爸!!為什麼媽媽…媽媽…不要我了,是因為我不乖嗎!?」 小穎急著大喊,嘴巴不停喝下苦澀的水。

父女兩個人隔著一條街,老蔡側過頭,來來往往的車潮、雨水遮住脆弱的臉龐,這一刻眼淚也在沸騰,燒著老蔡的自責。

老蔡走過街,用緩慢但強硬的臂膀抱住小穎,緊緊擁她入懷,自責的說: 「是爸爸不好,是爸爸的錯,小穎很乖,小穎沒有不對。

【運轉手之戀】 VOL.9:『重逢』有時見面比思念還難....感人慎入T^T


那為什麼…」 小穎不了解。

是爸爸不好,是爸爸不好…」 老蔡依然不停苛責著自己,他除了道歉什麼也無法做。

這一幕讓人難過,怡玲又哭了起來,哭花了臉上淡淡的粉彩。

阿學在遠方看著,他無能為力,每個人都必須面對現實,選擇自己的人生沒有誰對誰錯,每個人都有過新人生的權利,阿學想起了剛剛小穎媽媽痛哭的臉,很困難地下了決定,應該要給予祝福。

阿學抓著一封信,猜著女人寫下的心情與男人會有的反應……

下一回:
VOL.10:『父與女』世界上永遠沒有一種方法是最好的方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16:14 , Processed in 0.179258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