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網紅日報 故事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 ...

[感人故事]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查看: 4393
江烏鴉
發表於 2014-2-25 00:31:27 |訂閱他
複習:【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接下來請細細品嚐第八回!!GO~~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碧海與藍天,天上的雲朵快速聚散,貢寮的海風吹的人們心曠神怡。好多年沒有到海邊來,怡玲心情自然是相當的愉快,沙灘上留下一對運動鞋,鞋子旁邊則站了一個怒氣沖沖的女人,女人的高跟鞋跟用力的插在沙中,讓她的比例沒了印象中的修長。

怡玲光腳追逐著海浪,一邊向女人招著手。

不要那麼幼稚,快點起來。」 女人的聲音很尖銳。

放鬆一下沒關係吧,反正該做的工作都弄得差不多,而且又不用回公司,所以…一起玩嘛,珍珍姊。」 怡玲用手撈起海水,頑皮地往岸上潑。

我說過不要叫我那個名字,叫我王小姐,不要讓我的名字聽起來像個發花痴的追星族,而且你再潑我,我就要翻臉囉。

王珍珍有些不耐煩,可是也沒有辦法,下班火車要半個鐘頭才會到,只是嘀咕著當初自己一個人來就好了。一早王珍珍和怡玲在台北火車站碰頭一起到貢寮海邊為接下來的廣告拍些照片還有事先作場地的勘察,今天的工作就是拍照不用再回公司,本來算得上難得的悠閒,不過卻讓她很難靜的下心來,每一次負責一件案子都是一樣,兢兢業業讓自己的情緒繃到極點,玩樂、偷閒這種散漫在她的世界中是種禁忌。反觀怡玲心情上調適的很快,沒有幾天便恢復正常,她很熱情,很天真,沒有心機地認真做事,盼望著與王珍珍建立起工作夥伴的革命情感,這大概就是今天王珍珍會找怡玲一起外出的原因吧,一貫冷酷的態度似乎有些改變,這樣的改變也讓怡玲感到相當地開心。

時間還早,不過是12點多,但王珍珍離海的距離遠了,她坐在靠道路邊的一顆大石頭上,檢視著相機中的每一張照片,她發覺沒有一張照片中有自己在裡頭,反倒是怡玲拉著當地的老人合照了不少張照片,笑容很燦爛,耀眼地讓人有些妒忌。

哼~」 王珍珍無奈。 「我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 她摸摸自己的臉,硬梆梆的,一點彈性也沒有,神情有些落寞,自己已經27歲了,除了工作之外一無所有。

她站起身,深深吸了口大氣,指著手錶向怡玲叫喊。 「喂~~時間差不多了,走了。

遠遠地傳回模糊耍賴的聲音,怡玲還是沒有起來的打算。

我不管你了。」 王珍珍很小聲的說,將頭一仰,驕傲地轉頭離去,就像她那雙高跟鞋一樣,尖挺地讓人有些距離。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接下來的日子相當忙碌,王珍珍與怡玲除了工作上的事之外,並沒有太多的交談,要出外洽公也都是個別行動,重要的事怡玲幾乎都插不上手,王珍珍似又刻意與她保持距離,與其說是冷漠還不如說像是當初兩人競爭時那般帶有點敵意。王珍珍又變得令人難以靠近,漸漸地怡玲也和其他公司裡的其他人一樣,再度漠視與王珍珍的關係,她就像陳課長的那個外號一樣,無情地拒人於千里。

自私鬼勒~~又跑去爽了喔,反正累都累死別人就對了。」 一個瘦的快要被鬼抓走的女人提高聲調。

胖女人回嘴答腔說:「唉呦,還不是要混一口飯吃,她以為她是誰啊!!董事長喔!!要是當初怡玲贏就好了喔,怡玲~~~你說對不對。

怡玲啃著雞腿看著油著一張嘴向她八卦的胖同事,沒有回答正想著一些其它的事。平常這群人就喜歡瞎聊,聊偶像,聊八卦,聊現在女主角又懷哪個仇人的種,只是這些天工作忙,午餐都要在辦公桌上解決,所以瞎聊的主題都是辦公室有關的八卦,特別是王珍珍的話題。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陳滿福滑過辦公桌旁的走道,手裡也提著一個便當,走向怡玲,輕輕地介入這個小團體,幾個人驚覺停止八卦,然後異口同聲地打招呼。

他笑瞇瞇的手指著白色塑膠的便當盒,意思要一塊用餐。 「妳發什麼呆啊,在想什麼,還是…不歡迎我。」 拉了張椅子要跟怡玲用同張桌子一塊吃飯。

沒…沒有啦,就…最近…比較累,事情很多…所以…想一下事情而已…」 嘴巴還吃著東西,機哩咕嚕地說的斷斷續續。 「不過…不過…你坐啦,坐…坐…」 怡玲接著嘆了口氣閉上了嘴,表情就好像在忍住些什麼秘密,又連忙在桌上清出一個位子,好擺的下第二個便當盒。

怎麼不說啦,是又被欺負啦~」 陳滿福手放在便當盒蓋上一邊問話一邊把蓋子打開。自小到大打開便當前的期待總是讓人愉悅,陳滿福表情表現的興奮,看樣子久久出現一次的愛妻便當顯得格外珍貴,不過…

不~~~青菜 again~~」 整個綠色的便當很嚇人,陳滿福大叫慘綠的臉卻又更嚇人。

怡玲驚覺有詐,瞄了一眼便當的內容,竟是綠色一片,各類綠色蔬菜整齊的,整株有根的,完整的排列在飯上面,沒有肉燥,沒有辛香料,什麼都沒有,就只有青菜,突然有股寒意侵襲,讓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才尷尬的說:「吃素好,吃素不得了。」 好意客套但卻讓人聽起來好悲哀。

便當盒又被蓋上,陳滿福表情好想在回憶是不是得罪了老婆什麼。然後才突然回過神,冷不防地用那張慘綠的臉問了:「怎麼,沒有欺負妳嗎?

欺…負啊…恩....其實她人沒那麼壞,如果沒有牽扯到工作的話,只是…有些事我不太懂。」 又接上剛剛的話題,不過還是無法不在意那個被解開封印的恐怖便當,所以怡玲做個『你不吃飯嗎』的手勢。

只見陳滿福完全無視,雙手在胸前交叉聆聽,閉著眼像是在深思些什麼,只是背後三姑六婆的竊笑聲就讓他快哭出來了,開始後悔沒有在自己的位子上把它吃掉。

王珍珍為什麼這麼難相處啊!!你知道嗎?大家都在背後說她是個自私鬼耶。」也許是發現了這一點,怡玲連著發問舒緩尷尬。

陳滿福表情依然心不在焉,但嘴中低語默唸。「自私?難相處?…有時候也是不由己…」 不知道對誰講話,但怡玲的話他有聽了進去。

一會兒才看回怡玲,輕聲低語的說: 「也許人各有志啊,每個人看重的東西都不同,有人想混口飯吃,有人想磨工作經歷,當然也有人想要金錢、地位,眼中只有目標,衝過了頭就會像你們所說的冷酷自私吧!最後等到周圍人慢慢少了,做什麼事都變成一個人的時候,才發現周遭充斥著冷潮熱諷和惡意的眼光,其實是很痛苦的,就像……」 說到一半聲量突然放大,換了種口氣,像是振作激勵自己的那種口氣,聽起來比較開朗的那一種。「也許我的看法不同吧,搞不好她本人根本不覺得,想辦法出人頭地有什麼不對,弱肉強食本來就沒有錯,妳說對吧。

是啦,不過…如果換做是我,我一定受不了,我實在沒有辦法這麼強。

怡玲馬上陷入沉思,歪著頭很煩惱的模樣,然後突然地大聲說:「這樣意思是不是我沒有辦法出人頭地啊,怎麼辦!!」 趴在桌子上猛敲著自己的頭。

陳滿福哈哈大笑,笑這個女孩的天真可愛。

怡玲嘟著嘴,故意不看陳滿福,樣子相當淘氣。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對了,怎麼今天都沒有看到王珍珍人,你們不是明天就要去拍廣告了嗎?事情還沒弄完啊。」 廣告就要開拍了,負責人卻一上午都不在位子上,讓他起了些不好的預兆。

都弄的差不多了啊,她應該是去跑廠商吧,沒聽說有什麼特別的事。

這樣啊,我看妳下午確認一下好了,就當作求安心也好,可不要出什麼岔子啊。」事事能夠一切順利就太好了,陳滿福心想。



王珍珍近乎責罵的口氣,質問眼前的人。 「怎麼會這樣,當初我們不是說好星期三出車嗎!?我兩個禮拜前就定了耶,今天你才說車子要出給別人,我明天就要用了,這不是耍我嗎,鉅龍車業說話都不算話的嗎?

諾大的鐵皮廠房,停放著一台台古董車,悶熱的空間讓人喘不過氣,人也容易暴躁,這讓王珍珍的口氣更加不好,字字句句都帶著針刺。

小姐,說話客氣一點,你自己看看單子上的日期,明明是下禮拜三,不要隨便汙賴人。」 滿臉鬍子的胖男人,有些生氣。

王珍珍搶過單子仔細一看,過然日期上出了錯,這事還是自己親自處理的。

那…那真的沒有辦法嗎,拜託,林老闆。」 嘴角因為慌張而發抖,態度瞬間軟化下來,「那麼…那麼…有別的車嗎?

不多……

我可以看看嗎?門口那一台就不錯啊。」王珍珍指著門外的一台復古車。

還是得到搖頭的答案。 「那台是速巴魯改的,而且也有人訂了,今天要下南部,其他只剩下一些跑車了,沒有你要的TYPE2八人座。

折騰了十多分鐘,王珍珍只能放棄離開,要拿那些不符文案概念的車子來充數,實在是太過勉強,但是林胖子抄寫了個地址要她去碰碰運氣,他在古董車這一個圈子的門路總是要比王珍珍來的有辦法。

這電話你試試吧,如果他不借,臺灣也沒人有第二台了,他那台車狀況比我的更好,如果他願意幫忙,妳就試試吧,不過老鄭他人有些怪,尤其妳是……」 林胖子送王珍珍到門口,不忘跟他叮嚀一些事情,只是她哪有心思聽進去,她只想快些離開,找到紙上的那個人。

謝謝你了。」 沒有聽林胖子把話說完,話說到一半便轉頭離去。

話不聽完啊,那你要倒楣了。」 林胖子冷冷的目送王珍珍離開,表情悻悻然。



距離鉅龍車業65分鐘的車程,王珍珍循著紙上的地址找到了這裡。

鐵灰色的鐵捲門內發出悅耳的門鈴聲,但沒人應門,這個看似車庫的門面是這棟建築唯一的出入口,灰白色的三層水泥房子,在這個住宅區中格外醒目,寬敞的佔地,獨棟的建築,在這寸土寸金的台北市區之中可是相當的了不起,約莫180坪的佔地背後有著昂貴不凡的意義,這樣的人的古董車收藏很令人期待。

她已經等候在外有一段時間,電鈴也按了不下數十次,雖然幾乎是斷定無人在家,可是事態緊急,走也不能,離開也不是,再微弱的機會怎麼都得賭一把,焦急的汗水濕透了背,心力交瘁也使她癱坐在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鐵捲門突然開啟,緩慢地上升,王珍珍馬上起身彎下腰向裡頭的主人打招呼,不過細縫中卻看不到有人的樣子,於是乎她喊的更大聲,深怕禮貌不夠,沒能為自己留下個好印象。

你擋到我了。」一個蓬頭垢面的中年人自外頭走來,手上拿著一只遙控器,面無表情地要進到屋子裡頭,就當王珍珍是隱形的,也不奇怪有一個人在他家門口徘徊。

鄭先生嗎?你好,能打擾一下…

不需要保險、羊奶、報紙、雜誌、第四台…」 話還沒說完身子已經鑽進門內,鐵捲門開始下降,關上。

鄭先生,我透過林老闆介紹,知道你這有台TYPE2…」 王珍珍敲打著鐵門,十分著急。

喔~~你對古董車有興趣啊,林胖子介紹來的嗎?妳也玩車喔,開哪一種?」 男人打開了鐵門上的窺視孔,眼神中揚起笑容,像個淘氣的大孩子拼命的問問題。

不好意思,其實我是廣告公司,超群創意公司,敝姓王。」 王珍珍向窺視孔遞上名片。

你說你是什麼公司,是南京東路五段的那個超群嗎?」 男人關上窺視孔沒有接下名片,隔著鐵門低語打斷王珍珍,呼吸聲變得很大。

太好了,你聽過我們公司嗎,其實我們有個案子…

滾!!」 怒吼撕裂了一切可能的談判。

那個自私的人…」 男人身子貼著鐵門,激動的握拳。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下班時間沒到,怡玲卻在外四處奔走,剛剛的電話內容讓她心跳加速,手上的顫抖一時半刻仍不能得到舒緩。

你們公司的王珍珍喔,剛剛就離開了,去找可以出車的人了。

為什麼這樣的事都不跟我們商量,她以為一個人可以蠻幹到什麼時候,難道我們就那麼不值得信任嗎?手機也不接,等等找到她一定要問個清楚,心中的焦急與不諒解讓怡玲瘋狂地跑遍整個王珍珍可能出現過的地方。

在跑過鉅龍車業後,怡玲相同地也循著林胖子給的線索找到了這間豪宅附近,果然遠遠地在路口便能看到王珍珍在門外站著。

珍珍!!你怎麼…怎麼會這樣。」 怡玲搭住王珍珍的肩膀想要質問,不過抬起一張悲傷的臉讓她很難責怪,反倒是心疼這斯情況。

王珍珍馬上擺了張不屑的臉,側著頭披頭散髮地想要擋住面容,不讓人看清自己的情緒, 壓低聲音說:「怎樣…想要來笑我,看到我倒楣了,妳開心了。

為什麼電話不接!!」 怡玲瑤動王珍珍的肩膀。

王珍珍突然失聲的大吼,用力的推開怡玲搭在肩上的手。 「接幹什麼!能幹什麼!!讓你們笑個夠嗎!?不要在那邊裝了,我知道大家都很想看我的笑話,我想妳也是吧。」 這怒吼讓路旁經過的人嚇了一跳,7-11的袋子中滾出幾罐查理王。

夠了沒,不要再自怨自哀了,妳應該是很堅強的啊,我們一起想辦法啊,現在…現在還來得及,只要…

夠了!什麼都完了,一但失敗就什麼都完了…尤其是這種跟政府合作的案子,一切都完了…」 王珍珍的臉很冷,很冷,她怎麼也想不到最後的希望竟會跟公司的人有段恩怨。

沒關係大家可以一起想辦法…

算了吧,我知道自己的人緣,誰會幫助一個自私鬼勒,別傻了,一切都夠了…夠了…,剩下來的我會處理的...」 語氣像是失去一切希望,沒有高低的音階,一個字字發出聲音。

王珍珍離去的背影,有一種非常寂寞的感覺,與夏日和煦的落日成強烈地對比,赤紅天空下的一點黑。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怡玲沒有上前攔住她,她明白必須做些事情,於是轉頭望著紙上抄寫的住宅,踏入院子面對這道鐵門,怡玲要事情能有些改變,儘管從王珍珍的舉止可以得被拒絕的結果,但是她仍不願放棄。

反覆用手敲打著鐵門,大聲地呼叫。 「對不起,可以跟你談一下嗎?鄭先生。

不要煩我,剛剛就已經說過了,不要再浪費力氣,我要的只是一個道歉,我無法原諒陳滿福…

課長!?課長怎麼了嗎?」 一個熟悉的名字,另一個待解的難題。



令人輾轉難眠的一夜,王珍珍一大早出現在貢寮的海邊,距離拍攝的9點還有1個多鐘頭,她手裡拿著打好的辭職信,望著大海想起這些年打拼的點點滴滴,再堅強的人這一刻也不免落下淚,為自己的回憶感到遺憾。

抱著雙腳將臉緊貼大腿上,將自己圈成一團圓,身上又是紅色的衣服,看起來像是一顆蕃茄。

怎麼妳也會哭啊,我以為只有我會用哭的這招數來譁眾取寵。」 突然有人出聲打斷了王珍珍的哀怨。

王珍珍驚訝看著身後,一臉驚訝。 「妳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妳還敢說,穿得這麼騷包,到車站問一下就知道了,會穿一身紅的人,我看只有你了吧,如果不幸我來這裡找到的是達賴喇嘛,那我就認了。」 怡玲笑著說話,身上的衣服跟昨天的一模一樣,滿身的汗臭味與髒污。

又在那邊說一些莫名奇妙的話,怎麼弄得這麼髒。」 王珍珍臉上勉強擠了笑容,不解的問。

還不是為了車子的事,不過…」 怡玲抱歉地搖著頭。

我不知道你昨天做了什麼,不過謝了。」 王珍珍故作堅強的直視著這片大海,她已經猜到了七八分。

兩人沒有繼續交談,怡玲開完了玩笑就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了,要安慰人自己仍然是很不高明,所以只能在王珍珍身旁坐了下來陪她一起看著海。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這次看海跟上次來的感覺真不一樣,我都不知道這片海有這麼漂亮。」王珍珍先開了口。 「昨晚到現在我想了好多事情,這幾年來的記憶一直浮上心頭,第一次被經理稱讚,第一次當企畫助理的時候,還有第一次做的企劃通過時的喜悅,一切真的都好快樂,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變了,是用手段搶到案子的時候嗎?是陷害前輩的時候嗎?還是我開始沒人跟我說話的時候呢?我真的覺得好累…

我怎會變成這個樣子…」 王珍珍雙手揪著胸口激動地嘶喊,用後悔控訴自己的人生,

不要這樣子,妳不要這樣…」 怡玲不捨地看著王珍珍,這種精神崩潰的自殘讓人感到難過。 「最壞也不過是去道個歉啊,我陪妳去,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怡玲很篤定,用強硬的方式一把抱住王珍珍。

王珍珍忘情的大哭,盼望著將累積很久的壓力通通流掉。

哭了很久,一直哭到約定集合的停車場上出現了工作車隊,王珍珍才站起身遙望著,她眼睛赤紅,身子還略微發抖,她把怡玲的手抓的很緊,像是一個怕被遺棄的孩子緊握著母親的手,還不時回頭望著怡玲的臉。

該是面對的時候就不該逃避。」 再啜了一口鼻涕後,為自己鼓足勇氣拉著怡玲走向停車場。

看到兩人迎面走來,對方也禮貌的打了著招呼。 「王小姐,早,器材要架在哪邊。」 王珍珍認出這個將帽子反戴的中年人就是這次拍攝的導演。

同時間另一頭剛停駛完畢的黑頭車上,也走下幾個身穿西裝,樣似官員的人。

王珍珍表現的猶豫,就只站著不動眼睛還含著淚,週遭的人感到奇怪,紛紛停止手邊的事看著她。

對不起……」 王珍珍彎下身子鞠了恭,聲音哽咽的說出抱歉。 「因為我的疏忽,所以今天讓各位…」 說完仍不見頭有抬起來的意思,不過身後的怡玲卻一直嚷嚷發出噪音,使她拼命地用眼睛餘光瞄著怡玲。

來了…來了…」 怡玲興奮的大叫,所有人循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王珍珍發覺不對,起身順著方向看去,卻讓眼前的景象擠下了眼淚。 「怎麼會…怎麼會…」 她摀著嘴,不可置信。

陳滿福大聲叫喊。 「這麼快就要放棄!?妳們廣告還沒有拍呢?」 他就坐在一輛深紅色的拖吊車上,而車後便拖著一台非常漂亮70年式的米白色福斯TYPE2。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一時之間王珍珍說不出話來,只是呆若木雞地看著怡玲,嘴巴還發出微微哈哈哈的聲音。

怎麼…

去吧,大家都在等妳的指揮呢。

蟹蟹…」 王珍珍五官皺在一起,說著含糊不清的感謝。



三個人坐在海邊看著整個拍攝的過程。

你們怎麼這麼慢。

還不是阿學偷賴床。」 陳滿福偷偷告了被找來幫忙阿學的狀。

阿學著急地辯解。 「哪有,一大早我接到電話就趕過去了耶,然後不用花時間張羅拖吊車喔,不然你認為那台福斯怎麼來的了。

怡玲裝了張生氣的臉,表示阿學很不懂事。 「早一點到讓大家比較安心嘛,做人做事的道理你懂不懂啊。

還說勒,突然叫我想辦法把車弄到這裏來,妳當我神啊,也不想想我是不是會開拖吊車。」 好心被狗咬,阿學真的生氣了。

你不是會嗎!?

阿學感到這莫名奇怪怡玲的理所當然。 「是啦,不過我的意思是,妳又不知道我會不會,突然就叫我,萬一我不會怎…

噓~~阿學突然聽到噓聲打斷了自己,又發現陳滿福比了個安靜的手勢,示意阿學不要吵鬧,才發現怡玲眼睛已經閉上,嘴裡還在說著夢話,應該是昨夜與陳滿福在老鄭家前折騰了一夜,沒有辦法好好睡個覺的緣故,精神已經到了底點,現在支持不住睡著了。

阿學轉頭看著陳滿福問說:「你不睡嗎,你不是也去跪了一夜。

陳滿福搖搖頭。 「是我害了她們兩個,我要好好看著這個廣告拍完,我不累。

也許是對於這些巧合的感傷,又也許是因為受怡玲熱心所感動,陳滿福主動說起了當初與老鄭結下的恩怨。

十年前,我在公司裡頭是個企劃部的經理,雖然我的資歷不深,不過我能力強,效率好,又得老闆的歡心,所以得到了個很不錯的位子。不過,人緣好像不太好就是了,這也難怪,因為那時候的我很會搶功勞,一心一意只想著要出人頭地,跟很多人結下樑子,說實在的誰會喜歡這種自私的人。

怎麼會,怡玲說你很照顧她啊。」 阿學印象怡玲口中的陳滿福是個熱心助人的好主管。

別急,等我說完。」 陳滿福拍拍阿學的肩膀,又接著說下去。 「那時候我幾乎包下了市場上一半以上的案子,真的是超級屌的,不過當時年輕氣盛只想著要打倒所有的對手,做了不少不光采的事就是了。有一次我知道同行的需要向老鄭商借車子做拍攝用,就趕在他們之前跟老鄭下了訂單,讓他們沒有辦法借到車子,對方拍攝的計畫只好延後,再用點手段搶過案子,結果對方知道找上門了,我就理所當然把責任都推到老鄭身上,樑子就這麼結下了,他會那麼恨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俗話說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的,沒有多久我就出了一個大包,沒有人肯幫助我就算了,每個人都在等著看我怎麼倒楣,那時候我才知道自己有多麼的可惡,多麼的令人厭惡。」 說著說著陳滿福疼惜遙望著工作中的王珍珍,眼神中透露著同是天崖淪落人的惋惜,相似的人彼此多少同樣能理解這種痛苦。

阿學發覺這股惆悵,便趕緊阻止陳滿福陷入過去的哀傷之中,安慰著說: 「不過,好在老鄭肯原諒你了,把話說開了就沒事了。

是啊。」 陳滿福溫柔地看著熱心的怡玲。

阿學同樣也把目光停留在這張令人感到溫暖的睡臉。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下午六點,拍攝的工作告了一個段落,王珍珍跟導演還有事情要商量便一同回去對方的公司開會,要留下阿學他們三人。

阿學接過車子鑰匙,在工作人員的協助下準備把車子架上拖吊車,而王珍珍遍尋不著怡玲跟陳滿福後,便上前問了阿學。 「課長跟怡玲呢,怎麼沒看到他們,回去了嗎?」

阿學指著兩百公尺外的沙灘,表示他們倆人早已經睡死了。

王珍珍眼神不安,卻又心疼著兩人。 「他們昨天應該累壞了,就再讓他們睡一下吧,嗯…這樣說不知道會不會很奇怪,可以麻煩你照顧他們嗎,我有事必須先離開。」 收尾還沒有結束王珍珍又得趕著去開會,所以只能撇下怡玲他們,但是又不能放心,擔心之情溢於言表。

放心,我是怡玲的朋友,我會的。」 阿學很能體諒對方憂心的交付。

請跟怡玲還有課長說,我很謝謝他們,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忙…

王小姐,可以走了嗎?」 後方的人在催促著王珍珍。

你先忙,我會幫你轉達到的。

又花了將近一個鐘頭的時間才把器材,設備收乾淨,阿學伸著懶腰向沙灘走去,叫醒了怡玲後,駕車離開。

沿著濱海公路返回台北,車上怡玲精神很好,由感而發說了些話。 「人啊,真是很奇怪的動物呢,拼命想抓住的東西,發現已經不是自己想要的時候,卻怎麼也無法放手,儘管它已經對自已來說一點也不重要了,人真的是很奇妙。

妳今天說的話好深澳啊,好有哲理啊。」 阿學認真地讚美怡玲,有一種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的真誠,真誠地教人願意將戶頭的存款都轉帳給他,就像詐騙集團說謊一樣真誠。

怡玲沒有答話笑著,是有點得意的那種笑法,還不時發出呵呵呵的笑聲,看起來實在是有點傻。她將頭探出車窗外朝著落日大聲唱歌,那嘴巴一開一閉地像是隻浮上水面呼吸的金魚,吸入這陣帶著鹹味的南風,一張豁然開朗的表情,驕傲的伸長雙手,振臂高聲唱著我愛夏天,這種喜悅已經代表了一切答案。

我~~~我愛夏天,有~~~漂亮妹妹~~~」 夕陽,海風,拖吊車上兩人大聲唱歌。



而公路的另一頭,陳滿福在金黃的沙灘上大喊。

喂~~~人勒,人勒,怎麼都沒有人~~~~~

── 看來有人被忘記了。



怡玲苦著臉無辜地站在陳滿福的辦公桌前,看著一個老男人一邊發抖,一邊哭著流鼻涕,控訴著社會的無情。這是那天以來的第11次,陳滿福每天都要念個好幾次,而通常王珍珍在這個時候都會在一邊看著。

拍攝廣告已經過了5天了,也是王珍珍遞上辭職信的第5天,沒有多說什麼,拍完隔天她立即遞上辭職信,如今辦公桌上東西收的差不多乾乾淨淨的桌面就剩一台黑色的筆記型電腦和幾枝筆。有人問過她要離開的理由,都只得到了想要誠實的生活這種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課長,不要再唸她了,她也不曉得你會睡到翻過去啊,你自己也說了,你也是因為滾到海裡才醒過來的啊,天曉得你會在那裡。」 王珍珍在一旁提醒陳滿福他的睡相很差,沒有淹死是祖上積德,跟著就馬上呼弄個理由把怡玲支開,說:「怡玲,陪我跑一趟縣政府,今天他們要看帶子。」 兩個人默契地眨眨眼,便一起拉著手快步離開公司,根本不等陳滿福答覆。

哈楸~~看著四個呂怡玲跟四個王珍珍逃出門口,陳滿福的感冒有加重的趨勢。



老舊的計程車上微微發出霉味,今天是33度的高溫,卻歹命的遇上了一個不肯開冷氣的計程車司機,雖然他沿途一再說著油價飆漲的民生問題,但卻不會因此讓人覺得有比較涼快些。

剛剛謝了。」 怡玲用力揮舞著手,盡量讓車內有風流動的感覺。

王珍珍則露出牙齒很開懷地笑,像是海賊王中魯夫的那張懸賞單一樣,價值一億的笑容。

之後有什麼打算,新的工作有著落了嗎?」 怡玲又說了。

王珍珍很平淡的說著不確定的人生規劃。 「還沒有想到,想先回台南一趟,這幾年衝的太過頭了,想先休息一下,然後也許談個戀愛,也許去國外走走,都不一定,畢竟人生不是只有工作而已,妳說對不對。」 說話間眉毛跳來跳去很不安分。

怡玲知道王珍珍暗著消遣自己的過去的功利,所以沒有搭話,只是略表贊同的點點頭,其實心中很不捨得她要求去的這一件事,這種舉動就像看破紅塵就得到寺廟吃素一輩子一樣太過瘋狂,單純只是在耍帥而已,根本沒有引咎辭職的必要,怡玲篤定這樣的想法,卻無力挽回。

打算什麼時候走,我為妳辦個歡送會。」 怡玲說。

我受不了那種場面,以後我們常聯絡就行了,那種東西就不要搞了。」 王珍珍依然很平靜。

最後讓我為妳做一些什麼,不要拒絕。」 怡玲表情神傷。

怡玲,妳做的已經夠多了,真的。我很謝謝妳。」 王珍珍發自內心由衷感謝。「對了,有件事一直沒跟妳提過。」 表情很瓊瑤。

怡玲摸摸酸斃了的鼻子,疑惑地看著王珍珍,期待有些感性的發言。

其實妳的企劃不錯,不過,可惜遇上了我。」 王珍珍略有些驕傲,右手比出了一個小拇指的動作。 「這個圈子還是要靠腦袋的!!」 又拍拍自豪的聰明腦袋。

喔~~~去洗啦,哩看哇謀喔~~~」 怡玲用台妹的口吻大叫去死啦!你看不起我喔~~~

王珍珍也不甘示弱地火力全開。「憑妳!!再等一百年吧,笨蛋。

說別人是笨蛋的人才是笨蛋。

賣炒啊~~天氣那麼熱,火氣不要太大。」 也許是因為嚇到了,在計程車司機跳出來勸阻不成後,一臉無辜地打開了冷氣的開關。

吵架的兩個人臉上始終都是掛著笑容。

這是怡玲與王珍珍兩人最後一次出外洽公,三天後完成了貢寮音樂祭的所有作業,王珍珍離開了,桌子上的黑色電腦不見了,公司裡沒有人穿紅色的套裝了,小團體間的話題又回到了韓劇主角的身世之謎,一切都該像平常一樣,但是就是少了什麼。

【運轉手之戀】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也許是一個鬥嘴的朋友吧。


下一回:

VOL.9:『重逢』有時見面比思念還難....感人慎入T^T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3 08:29 , Processed in 0.161334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