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煙花易冷---石板上回蕩的是 ,再等

[故事散文] 煙花易冷---石板上回蕩的是 ,再等

查看: 1596
Athena
發表於 2014-2-24 21:22:36 |訂閱他
今天依舊帶來周董中國風歌曲的故事,但因為本身歌曲創作的背後已經有一個凄美的愛情故事,而Athena我自愧不如,所以今天帶來的是兩個故事,一個是官方版本,一個則是小女子的不才之作
那麼,就先獻上
一首歌曲吧


紅塵一身草半寸,夜涼初醒夢已分。不解世人遁空門,只覺煙花易冷。
我在殿前枯等,卻得繁華聲聲。晨鐘驚不起,情夢萬載的輪回。
輾轉徘徊,幾世浮生,疊情債本本。門外菩提,只待世世糾纏,徒增年輪。
浮屠七層,牆外遠眺,不知望斷了誰的魂。暮雨紛紛,踏破前塵,月色下心事一輪。
一槃棋,一盞燈,葉落悄然無聲。一席語,一生人,默念心經一本。
前生等,今生等,等纏綿繾綣沉淪。傾塌前,再容品清茗一尊。
歷史轉身,待濁酒清醇。舉杯對月,只得孤影半城。
驚坐起,那陌上絲竹,分不清誰撫一曲古箏。欲雨又遲,既又紛紛,弄堂裡,舊地重游草木深。
理不清,槃曲的纏藤同歲月依存。那遠處,我聽聞,你始終孤身一人。
多年前,山門前是你單影在等。雨罷將歇,姍姍遲來又是一陣,暗巷裡,萋萋草木生。
那琴邊,我聽聞,你依舊守座孤城。牧笛聲聲,落在水岸遠村。
世世等待,不過奈何望斷苦等。夜夜低沉,不渡彼岸永墜輪回。
落地生根,三生石上刻下的緣分是羨煞旁人。若名垂青史,有空年歲幽遠,下筆太狠。
煙花易冷,人事易分。洛陽城下,還有誰在等。
你追我跟,前世過門,但求浪跡一生。再等,再等,忘穿陌路森森。
暮鼓一落,驚醒夢中歸人。落雨瀟瀟,伽藍寺聽聲聲,夢方破,何盼永恆。
暮雨紛紛草木深,煙花易冷羨旁人。伽藍夜雨誰人盼,求得一生亦永恆。

                                                                                                 ---------引章


(小女子不才之作)

這是一個怎樣近乎天才的男子呢,年少翩翩,音樂、詩詞歌賦、篆刻、書法、繪畫、表演幾乎樣樣精通,在那個年代懷了一腔熱忱卻報國無門。

他叫李恪。無奈東渡日本,在那個櫻花燦爛的國度邂逅了她。
一見如故。仿佛緣分落地生根。仿佛前世注定。
那個有著輕淺寧靜微笑的扶桑女子,叫愛子。
她說,她願意跟隨他浪跡一生,哪怕他已有家室。
於是,一個從未出過遠門的年輕女子,只因心中熾熱的愛跟隨所愛的人遠赴異國。
澎湃於心的熾烈,相視而笑的恬淡,飄蕩於眉間的溫柔,心有靈犀的默契,與子偕老的誓言。

她在那個動蕩的年代伴了他十一年。羨煞許多人。
帶著一腔的熱情,帶著對共和的向往,回國后的他寫下『滿江紅』。
能幾處、縱歌狂嘯?憶當日,軒窗華詠,張揚年少。

衰柳西風題尺素,殘河冷月塗肝腦。

忍孤負、指點舊江山,千般好。
天涯遠,扶桑道。歸期切,憂心暴。

把幽懷盡付,梵音縈繞。

戒定長觀無量佛,金經也渡蓬蒿草。

百年后,再嘆此精神,誰能造?
他的抱負與才情,終因軍閥割據的殘酷現實無法施展。

夢偏冷,輾轉流離。
而他也一直向往佛法之巨集大,向往青燈古佛的寧靜。
終於在某一日,他拋卻了紅塵,至寺院斷食十七日,身心靈化,遁入空門,法號弘一,從此一心向佛,普度眾生。
她不舍。眼淚流成了河。追至他剃度修行的地方。
清晨,西子湖畔,薄霧西湖,兩舟相向。
她喚他:「恪。」
他駁她:「請叫我弘一。」
她強忍著滿眶的淚,「弘一法師,請告訴我,什么是愛?」
他回她:「愛,就是慈悲。」
他倨傲的背影消逝在西子湖畔朦朧的霧氣裡,一同消逝的,還有那份刻骨銘心的塵世愛。

遠離繁華聲,遁入空門,只可惜一段絕世愛,折煞世人。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斛濁酒盡余歡,今宵別夢寒。
絢爛之極歸於平淡。

繁華落盡后的寧靜,最是珍貴。

就像燈火闌珊,煙花易冷。
曾經家世顯赫的他,曾經風流倜儻的他,曾經深深愛過的他,從榮華富貴中抽身,長伴青燈,永陪佛影,伽藍寺獨自聽雨聲。
雨紛紛,舊故裡草木深。

伴他的只有一盞殘燈。
一圈又一圈的年輪,只有她還在等。

她在等浮屠塔中的他轉身。
她始終一個人。

她在等著為他釀酒香醇,等著為他彈一曲好不容易學會的古箏。
沒有他的城,對於她來說只是一座孤城。
斑駁的城門,槃踞著老樹根。

板上回蕩的是 ,再等。


(官方版本)

僧人在寺裡敲著木魚誦經,天下起了雨,僧人拿起木魚,走到禪房之外,看著門外的煙雨、思緒飄到了很遠的地方……

宋文帝時期,一守城將軍奉命駐守洛陽城,其間邂逅當地一名女子,一見如故,很快便私訂終身。此時北魏來犯,將軍奉命出徵,臨別時拉住女子的手:等我打勝了后,一定回來迎娶你……」

倆人依依昔別,女子守在城門口,看著將軍坐在馬鞍之上,頭也不回地離去……

將軍一去便是數月,其間劉宋節節敗退,宋文帝一氣之下連斬二將,北魏全線出擊,強渡黃河,宋文帝不聽朝臣進言,發動強攻,不敵之下,洛陽失守。

宋文帝只得撤兵,而重傷的將軍則流落於他鄉。 

待將軍傷復之后,本想回朝,無奈此時劉宋大勢已去,回去只有死路一條。

死,將軍從未怕過,但想著曾經的誓言,加上對宋文帝亂殺良將之舉已至心寒,無奈之下,委身於他鄉,希望有朝一日平昔戰火,再回到她的身旁。

他們惜別的城門,有一位女子經常坐在一塊石板上等著心愛的人回來。

每每遇到前方歸來的人,女子便問有沒有見過將軍,但始終沒有將軍得勝歸來的訊息。

女子從未放棄過,仍然日復一日地等著。又

過數十年,最后女子苦守將領不遇后,落發為尼。

這個故事,一傳十,十傳百,終於傳到了在將軍耳裡。

但將軍無法回去,此時北魏已遷都洛陽,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戰爭還在繼續,他必須活下去,等到戰爭結束那一天……

不知道多少年,戰爭終於結束了。

將軍第一次回到了那個日思夜想的地方。

一身平民打扮的他,來到殘破的早已斑駁不堪的城門前,他走到他們分別的地方,在那棵早已枯掉的大樹旁邊,摸著那塊她天天等待他歸來時坐的石板……

城郊傳來優雅的牧笛聲,路過的人告訴將軍,這裡曾有一個女人一直等著她心愛的人歸來……

重新踏足熟悉的土地,他心裡的感受,卻是那么複雜,仿佛一切又回到了羨煞旁人的當年……

他在這座殘破的孤城裡尋著她的蹤影,但始終找不到,天上的雨紛紛落下……

他相信她一直在等他……

孤城的老者告訴他,她一直是一個人……到死那天都是……

僧人又回到蒲團之上,靜靜地坐著,敲打著木魚……

天上的雨仍然在紛紛落下,落在禪房外那塊石板之上……

煙花易冷---石板上回蕩的是 ,再等 煙花易冷---石板上回蕩的是 ,再等

大家可以在回復中寫出你們想看的故事,Athena我會盡量寫出來的

那麼,我們下次再見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6 02:33 , Processed in 0.180139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