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網紅日報 故事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 ...

[感人故事]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查看: 5044
江烏鴉
發表於 2014-2-23 23:49:37 |訂閱他
複習:【運轉手之戀】 VOL.6:『綺夢西餐廳』不乾不淨吃了沒病!?(誤)
接下來邁入了內容多了一倍價格不變的第七回!!GO~~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怡玲一個人坐在書桌前,伸了一個很大的懶腰,她已經工作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桌上一大疊的資料,文件是怡玲剛接下的大案子,也是一試自己能耐的考驗。前幾天公司的老總把她叫了過去,丟了這些資料給她,這樣的看重讓她又得與忙碌糾纏在一起。

你覺得怎麼樣。

我覺得怎麼樣。」 阿嘉在一旁臨時被挖來當軍師。

我說這句台詞你覺得怎麼樣。

你說這句台詞我覺得怎麼樣。

喂~~你到底睡醒了了沒有。

喂~~我到底睡醒了了沒有。

阿嘉只是一直重複寫怡玲的問題,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對於一個作息正常的人而言,凌晨2點鐘有這樣的精神狀況是正常的。相較於興奮的怡玲,她不夠細膩、貼心的特性,充分的表現出在阿嘉的倦容上,將心比心這件事還需要旁人的提醒,阿嘉雖然已經習慣,但是仍有些無奈。

你看這個畫面怎麼樣。」 怡玲指著電腦螢幕上的圖片。

螢幕上布萊德彼特握緊方向盤,坐在一台紅色的福特野馬古董跑車上,身後綿長的海岸線與藍天在遠處交接成一條線,他拿著台灣啤酒,迷死人的笑容,人醉也醉人,這一張電腦合成圖片上面還寫著貢寮音樂祭。

阿嘉把嘴巴嘟起來,這是他有疑惑時喜歡做的表情。

眼中看到的畫面充滿突兀,布萊德彼特手中出現的竟然不是同樣綠色包裝的海尼根,就算不是海尼根候選的啤酒廠牌也不該輪到台灣啤酒,不是說台灣的啤酒不好,這就像是在古裝劇中看到主角戴著鑲鑚的金色勞力士一樣令人感到不舒服。

東西適不適合很重要,將有名的人事混合在一塊就可以交差,這未免也太看的起創作這一個行。阿嘉很想直接吐槽,但是他總是不會這麼做,雖然怡玲沒有天份,也要經過很多次努力,甚至最後也不全然都會是好的結果,不過他尊敬這樣努力工作的姐姐。

你覺得不好?

嗯~~~車上面的人換成載滿樂器和樂團的人如何,標題加一個”我們又回來了”之類的,你覺得怎麼樣。

怡玲雙手在螢幕前比劃著,瞇起眼想像著阿嘉設計的風貌,過了一會兒,才自嘴裡蹦出一個好字。

好。

好是什麼意思,表示我可以去睡了嗎?

好…好小子,你幫個我一個大忙,這真不錯,廣告就用這一個橋段好了。

那表示我可以去睡了嗎?

我想想,樂團的樂手們汗水淋漓,掛著微笑……」怡玲在鍵盤敲下聲音。

我可以去睡了嗎?

我來找找樂團的照片合成好了……」螢幕上的網頁閃動著。

喂~~我要去睡了。

阿嘉必須早些去睡,明天一早還有個重要的測驗需要應付,他離開這間不分日夜的房間,留下怡玲獨自與工作作戰,一直到早上阿嘉出門時這房間燈依然亮著。



唉呦!!」 怡玲用摔倒的方式摔進了公司的會議室。

老早就座的主管們都被這麼一摔嚇了一跳,連忙上前關心,不過有個人卻拍著手,冷冷地看著她。

呦~~是新招嗎!?譁眾取寵。

早怡玲一年進入公司企劃部的前輩 ── 王珍珍向來在公司以討人厭聞名,對怡玲一直以來也沒有給過太好的臉色,更何況這次彼此是競爭者的立場,透露出來的敵意更甚以往,像一隻狡猾的獅子隨時準備要一口將怡玲吃掉。

好了!好了!就你們的企畫作報告吧。」 總經理出面打圓場。

這次音樂祭的活動廣告交由王珍珍和怡玲兩個人負責,當然不是合作的關係,是一項競爭,誰的企劃獲得的認同多,就可以贏得這個案子的主導權,簡單淺顯易懂的勝敗二元論,雖說競爭切磋是件好事,但是在當事人眼裡卻不見得有那麼好。

那王珍珍你先來吧。

企畫會議的開始就由身穿一身艷紅色套裝的王珍珍上場,與衣服同樣顏色的眼鏡框,方形的菱角為眼神增加不少殺氣。她雙手撐在會議桌上,不疾不徐地將創作理念做一番介紹,高壓的氣勢為這次音樂祭的活動下了個看似理所當然的注釋,銳利的眼光環視在場的每一個人,當然不會放過要給怡玲一些壓力。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音樂,夏天,活力,人群。 」 這四個簡單的元素寫在講義的第二頁,王珍珍要求將會議室暗場後,緩緩地將投影布幕降下來,布幕上的投影有一群人推著拋錨的車子,車頂上的置物架滿載著樂器,看來他們是一個樂團,在駕駛座的人自車窗探出頭,指著遠方音樂祭的舞台,訴說著他們的熱情,夢想就在不遠的地方。

怡玲沒有多去注意這個與自己企劃十分相像的報告,她只是低頭默念等會兒要介紹的內容,專注又入迷,根本沒有把王珍珍的話給聽進去。

然而在十五分鐘後,簡單俐落的報告贏得在場多數人的掌聲,怡玲並沒有察覺到只是被突然亮起的日光燈嚇了一跳,接著就是拍手的聲音,她才知道該換自己上場了。

在簡單的問好及自我介紹後,怡玲開始對她的專題作報告。

手裡拿著自己準備的講義,高高舉著粉紅色封面的書面資料,上面還有隻黃色的小熊。她解說: 「這是我製作的講義,請大家翻開第一頁,音樂祭的宣傳我想放在活力這一點上,由於參與的客群大多是年輕人所以……

怡玲努力為自己的構想做推銷,台下的王珍珍倒是沒有把眼神離開過,持續給予壓力。沒有多少人仔細去了解怡玲的企劃,只是開始注意起與上個企劃的相似度有多高,雖然沒有人說話,但是的確有一些騷動聲間斷地傳了過來。這很不妙,注意力徹底地被轉移,怡玲似乎發現了這一點異樣,所以聲量由高轉低,原有的自信也慢慢的蒙上了一些不確定。

幹麼停下來!!心虛嗎?你抄我的企劃啊。」 王珍珍大聲咆嘯。

抄…抄襲…怎麼回事,我沒有啊!」 怡玲很訝異,這莫名的指控。

在第一時間還無從反應起。 「究竟為什麼這麼說。」讓她相當疑惑。

你還沒搞清楚狀況是吧!你剛剛是都沒在聽嗎!?還是瞧不起我。你的企劃內容跟我幾乎一樣,我不相信有這麼巧的事,只是我不懂你為什麼那麼笨,要裝也裝像一點,內容居然幾乎都一樣,我替你感到可恥。

在場沒有其他人發出一點聲音,沒有反駁,這氣氛更尷尬了,怡玲有些急了,她不想這麼不明究理地被汙賴,大聲說起話來。 「你可以不喜歡我的企劃,但是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報告時間,我很努力,很努力……

可恥!

我沒…

你有!!

淚水流下來了,化作不甘心地垂下,模糊了臉前一張張漠不關心的嘴臉。

哭也沒用,又不是在選誰比較會哭,看來誰勝誰負很清楚了,沒有異意的話就用我的企劃吧,經理!你沒有道理會用一個抄襲的創意吧。

好了,別吵了,你幹麻說話那麼衝,搞不好真的是巧合啊,你讓他報告完,展現一點風度好不好。」 怡玲的課長氣不過,跳出來說話。

王珍珍坐回位子上,一副達到目的的滿足,雙手一攤,擺了個輕挑的隨便模樣。

你還可以報告吧,怡玲。」 老課長很溫柔要她加油。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不過漾出的淚水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整張臉皺成一團,放聲大哭應該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對不起……」 怡玲掩著面跑出會議室。

三十分鐘後,這場競爭有了結果。

怡玲的課長在公司頂樓找到了縮瑟在水塔旁哭泣的怡玲。 「怎麼,很不甘心嗎?」 說起話時還有些喘吁吁的,46歲的他很久沒這麼跑動過了。

陳課長…」 怡玲眼睛還是水汪汪的,就像個迷路的小孩子。

陳滿福的表情和煦像個溫暖的太陽,佈滿皺紋的臉上帶著笑容。自進公司以來怡玲就受到他不少的照顧,工作上也給予不少指點,這次有這個機會負責一件企劃案也是他的大力推薦,他把每一位部屬都當作孩子,給予激勵、呵護,期望他們能夠成長,茁壯,如此的待人處世為他贏得不錯的人望,公司裡的大多數人都對於能夠有這樣的長官十分的嚮往,儘管他過去有個不好聽的外號。

如何…精神稍微恢復了嗎?

怡玲用袖子擦去人中上的鼻水向陳滿福點點頭。

有些事…你應該要知道,王珍珍8成是贏了.....不過我很遺憾是以這種方式分出勝負,接下來妳也沒有時間閒著,經理剛剛把你指派給她,是王珍珍企畫的助理,所以我想要妳先有個準備,特地來告訴你這件事。

為什麼,經理難道覺得我被羞辱的不夠嗎?我不要。」怡玲根本聽不進去,拼命舞動手腳。

工作上的競爭,社會上的競爭都是很現實的,人總會有挫折的時候,我知道摔倒的感覺,會很痛,很難過,不過…這是你的工作,這是你領薪水必須要做的這些事,這個才是現實,學著如何在失敗中快些振作情緒,你還年輕,能早些學會這些道理,對你是有益無害。

怡玲好像還沒哭夠,太過理論的東西仍抵擋不住感性。

好啦,現在是10點27分,我可以在午休完看見你出現在位子上吧。歐~~不要這樣嘛,2個鐘頭半可以去陰廟下個降頭再回來了。

怡玲有些傻眼,心想這老頭在說啥。

耶~~你知道的,就那個打小人頭,或是那個插針,鬼上身之類的。」 陳滿福在胸前比劃著一些奇怪的手勢。

怡玲破涕為笑,但眼神中仍然有層模糊的灰色。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下午1點30分。

恭喜你,之後還請多多指教。」 怡玲很有風度的,出現在王珍珍的辦公桌前。

王珍珍表情有些訝異,對於怡玲居然會先主動向前找她說話,一時之間不知道回什麼話好,只是呆呆的看的對方。

這是以德抱怨嗎!?還是有什麼其他的詭計,這一下子還不能搞清楚狀況,嘴巴還是得裝作逞強。 「呦…呦~~~幹麻,想要說什麼,我才不會怕你,想來找架吵啊。

怡玲雙眼還是有些微腫,她聽了也只是笑一笑,並沒有再多說些什麼。微微鞠了個禮,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把未完的工作做完。一切就好像跟平常一樣,認真堅強的怡玲就跟平常一樣。

這舉動讓王珍珍感到莫名奇怪,她向來只信仰現實,對於工作上的敵手施予一些手段與打壓已經是家常便飯,被辱罵,被打無聲電話,投寄黑函都曾有過經驗,但是像怡玲這一種反應還是第一次見過。她感覺到有些寒意,是一種作賊心虛的寒意。



卡啦!!阿嘉把鐵門推開,便聞到陣陣的香味自廚房傳來,家中幾乎不開伙,所以他奇怪地頻頻往廚房探頭。

怎麼會這麼早回來,而且還下廚耶,妳轉性啦。」 阿嘉坐在玄關把鞋子脫下,背對著客廳,向家裡說話。

再等一下就可以吃飯囉,先幫我把碗筷擺上。」怡玲回話。

阿嘉嘴巴喃喃自語,還是對於姐姐洗手作羹湯這件事情相當不解。 「嗯…今天是什麼日子啊…」脫下了襪子後,將它們拿在手上。

把襪子丟到洗衣籃,洗過手後,就到廚房幫忙。有一股濃郁的香氣撲鼻。

好香,姐!怎麼啦,有好事情嗎!?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啊……薑…薑母鴨!什麼…夏天吃薑母鴨!」 阿嘉拼命眨眼睛,盯著爐子上滾燙的薑母鴨不停地冒出泡泡。

怎麼樣,很豐盛吧。」 怡玲笑的燦爛。

好像豪華到有些過頭了…」 一隻鴨頭露出鍋子外,直挺挺的立在正中間,就像是尼斯湖水怪一樣。阿嘉拿起筷子努力地想要把鴨頭壓到水面之下,卻把鴨脖子戳出了一個洞。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吃的東西不要拿來玩。

可是…這是全鴨耶~~整隻好好,我第一次吃這一種的,妳搞笑喔。

對喔……恩…切開不就好了!就跟吃烤雞一樣嘛,哈哈哈…

烤雞?這不是薑母鴨嗎?吃法根本不一樣啊,還有這個是……」 阿嘉把筷子從鴨脖子中拔出來,然後又從湯裡插了一整隻老薑出來。

怡玲尷尬笑著,注意力始終不在阿嘉的話題上,眼神也儘可能地逃離阿嘉,自顧自的做著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反覆擦著筷子,不斷用手指拍去餐桌上的灰塵,阿嘉很在意,許多的揣測在腦中活躍了起來,因為擔心,所以開了個不關晚餐的話題。

對了,今天的企劃結果怎麼樣了。

不要談工作好嗎,我下班了耶!」 怡玲說話很急,口氣有些不耐煩。

好…好,不談工作,我今天早上考試的時候啊~~有人超白癡的,就助教來幫我們班監考啊,結果他說等等考試時會去外面透透氣,到處走走,叫我們安分點,然後…

嗚……啊~~怡玲突然嚎啕大哭,鼻涕、眼淚一下子全蹦出來,一張臉好像含著酸梅全都皺在一起糊糊地,說起話來也變得含糊不清。

哇~~妳怎麼了,怎麼哭了~~妳這樣子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阿嘉莫名被嚇了一跳,他從來沒看過姐姐這樣。印象中的怡玲很堅強,小時候曾為了保護自己跟高年級的男生打架過,那時受傷也沒有流過一滴眼淚,甚至連父親過世時都沒有,這一哭真得來的太突然,太令人手足無措。

阿嘉緊緊抱著怡玲讓哭泣聲在小小的十多坪空間回盪,努力用自己的雙臂給予怡玲力量,以哽咽的聲音不斷地安慰著她,說著自己一直都在支持著她,請忘情的哭泣吧。而佯裝的堅強終於卸下,眼淚在親情包圍下全部潰堤,阿嘉也跟著一起哭,漫漫長夜兩個人彼此以眼淚跟對方說話。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 今天不是我的日子。



阿嘉怎麼無精打采,想陳邦妮的事情嗎?要不要我露幾手幫你啊。」 車窗外的風景快速變換。

阿嘉眼睛紅色的血絲遍佈,他終究沒有去問哭泣的原因。他相信姐姐一定會處理的很好,只是仍不免有些掛心,現在則完全沒有心思搭理阿學。

自那一天的約會大作戰後,兩人便變成了好朋友,一開始只是交換了彼此的臉書,接下來的日子偶而可以在公園看到阿嘉幫阿學洗車子,偶而可以在麥當勞看到阿學幫阿嘉補習英文,至於什麼時後兩人網路的匿稱都多了一個雪茄(學嘉)二人組的字體,當事人也弄不清楚,是一種好友團體的共榮感自然地開始發酵。

阿學開著車,載著兩人往八里的路上,這趟出遊的動機是阿嘉說想要散散心。阿嘉第一時間便想到阿學,阿學也沒有第二句話義氣地隨傳隨到,兩人的友情之好由此可見一斑。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週二的下午3點,八里左岸公園沒有什麼人,所以阿嘉很隨性地坐在靠人行道一旁的草皮上,雙手向後撐著地,讓身子傾斜看著淡水河遠方的出海口,但是眼神朦朧一片,沒有任何的生氣,焦距仍是不知道對焦在哪裡。

威~~阿學自遠方大叫,以大步伐動作自後方向阿嘉跑近,手上還拿著兩瓶綠色的彈珠汽水,好像很開心可以在這裡找到小時候懷念的滋味。

你看,彈珠汽水耶,有彈珠的喔。威,等等你的彈珠讓我壓好不好。」 說話的同時,阿學己經迫不及待將其中一瓶汽水的彈珠壓下,另一隻手的大拇指也壓在未開的汽水瓶口,只等阿嘉答應,按下。

阿嘉仍是顯得心不在焉,對於能不能壓彈珠他一點都不在乎,他在意的是另外的事情,緩慢抬起右手向阿學揮一揮,表示自己想要靜一靜後,便改變姿勢,側躺在草地上就像一尊泰國臥佛,唯一不同的是阿嘉一隻手有抓屁股,臥佛沒有。

你到底怎麼了,說要出來散散心,現在又一個人悶不吭聲,發生什麼事啊。

阿嘉頭回也沒回,還是看著遠方。

跟我說說,也許我可以幫上什麼忙,你被陳邦妮甩了嗎?這種事不要太在意,本來嘛,愛情這種事情就是勉強不了的啊,你喜歡她,她喜歡他,他又喜歡另外一個他,他又……」 阿學一直說,弄得好像自己很忙,一直嘰嘰喳喳地嘴巴停不了,汽水的二氧化碳都要揮發光了,阿嘉還是不為所動,就像是身旁一直都沒有人。阿學眉頭一皺,心中一沈,不好的念頭衝擊糾結的疑問,先是呆然,然後一臉大悟,接著臉色有些難看。 「難道…………哀~~~這種事應該小心一點的啊,我說你啊,哀…現在年輕人真衝動,怎麼辦,擠出來,還是夾起來,我個人是覺得身為一個男人……責任,責任很重要,你姐姐怎麼說,罵你禽獸?惡魔?還是種馬!

威威,越說越過分了,你說書的喔!!我什麼時候說我跟她有在一起了啊。」 阿嘉冷冷瞪著阿學,臉上有一種不可思議當初怎麼會想到找你的懊悔。

對不起啦,你知道的,我緊張,我擔心啊!!人在徬徨無措的時候總是特別會亂想,就像很多人會去廟裡拜拜,問自己的老公外面有沒有藏個小的,那個狐狸精住在東邊,還是西邊,要不要帶符水回去給老公喝啊…

是我姊啦!!」 阿嘉終於受不了,他不要再聽這種神經兮兮的問題。

你姐懷孕囉!!

不是啦~~~你很白目耶。」 好欠揍的一個人。

阿嘉一手搶過汽水,猛力大啖一口,讓大半的汽水消失在喉嚨裡頭。他說起了昨晚家中發生的情形,煩惱的事情,不敢去探究的原因困擾著自己,想要幫忙卻又無從幫起,只是大概猜到跟工作有關,接下來的事,就只記得近乎崩潰的眼淚了。

不會吧,你姐看起來很強啊。」 腦中想起了便利商店買冰火的事,想起了她是有些倔強的女孩。

是吧,我也沒看過她這樣。

你想怎麼做,直接問她嗎?還是就這樣一直煩惱。」 阿學說。

搖著頭,很煩惱的鬱悶侵襲著阿嘉,他不知如何是好,追問下去怕重傷了怡玲,默默不聞又是那樣地捨不得,正如選擇要削去手心或手背的肉那樣困難,如果如阿學剛剛說的,廟裡真的可以問出個什麼結果,阿嘉倒想去拜一拜,可是事情絕對沒那麼簡單。

交給我吧。」 阿學想起了那一天早晨的談話,他與怡玲有個約定。

關於阿學的回答,阿嘉表現的懷疑,大大的問號掛在心中,然而阿學就只是搭了他的肩膀,拍拍他的背,要他不要擔心,就不肯再說什麼,連個追問的機會都不給。阿學站起身迎著淡水河,讓河上的風吹向自己,約莫數分鐘,才拉起阿嘉往停車的方向前去。

夕陽的暈紅染遍河面,傍晚時分阿學得趕著去做一些事情。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唰~~文件散落一地,怡玲忙著跪在地上收拾,這已經不是今天的第一次了,擔任王珍珍助理的第一天其他出錯的狀況還很多,與昨天會議上的打擊不能說完全無關,這應該諒解,不過王珍珍還是在出門拜訪客戶前不滿地說了一些難聽話,沒有任何將心比心的體貼。

哀~~呂怡玲妳要振作點,不要讓人家瞧不起妳,妳很堅強的,下一次,下一次一定……」 怡玲一個人坐在茶水間向自己說一些鼓勵的話,臉頰還留下為自己打氣的紅手印。

說著說著卻也感到一些無奈,打擊的記憶還走的不夠遠,仍是近到一抬頭就看的到。

一包香菸放在飲水機上,打開的包裝裡還有兩支香菸跟一個打火機,不知道是誰遺留下來的。怡玲並不抽菸,卻拿起了一根往嘴邊送,打起打火機想要嚐嚐尼古丁的味道,反覆試了很多次,菸頭都黑了就是無法將煙點燃,她突然覺得自己好笨,笨到連一根菸都點不起來,手抓著香菸無力下垂,喪氣又快要將眼睛弄的溼溼的了。

快要下班了,怎麼還在這裡,不想回家啊。

怡玲聽到聲音,馬上將雙手緊握,把香菸藏在手中,表情顯得慌張,而說話的陳滿福只是自顧自的左顧右盼地搜尋茶水間,沒有直接與怡玲有眼神的交會。

有了!」 陳滿福找到了香菸,臉朝向怡玲笑一笑,伸手向怡玲要回他的打火機。剛剛的那一幕他都看在眼裡,剛剛沒有說話阻止是那樣消極令他感到心疼,拿了最後的一根菸,在煙頭點火,輕輕地吸了口氣,吐氣,灰白色的煙霧馬上散在空氣之中。

他叼著煙蹲下將怡玲緊握的左手打開,拿出了被捏爛的香煙,搖著頭嘴角略歪地說話。 「不需要留作紀念了吧,人生的第一根菸。

怡玲尷尬的回了笑容。

不要把自己累壞了,早點回家休息,一覺起來什麼都會忘了,記得我昨天說的嗎?加油。」 沒讓怡玲有接話的機會,說完便瀟灑的轉頭離開茶水間,就像周潤發雙槍擊殺一百多人後轉身離開那麼帥,只差身後的茶水間沒有變成一片火海,不然就太酷了。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威,我不是說辦公室不要抽菸嗎,要抽在茶水間抽啊~~~你把我當死人啦~~~

主任,對…對…對不起。」陳滿福直覺地把煙藏到背後,像個偷抽煙被抓到的孩子一樣。

怡玲臉上笑著,這可是46歲男人的浪漫啊。



下班時間,人潮洶湧的捷運站外,阿學倚靠在車子旁,不接客也不跟其他司機打屁,就張大著眼直睜睜盯著六張犁站的1號出口,幾乎可以說是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那樣恐怖,眼睛紅紅的,溼溼的,這種恐怖也讓後頭排隊的計程車司機縮了要他讓出排隊車位的膽子。

他從五點半開始等待,期間專心搜索每一個出站乘客的臉,沒一個放過。

直到電子鐘的時間跳到七點整。

他才認出了等待已久的人,叫聲大的驚人,丟人。 「阿嘉他姐姐,在這裡喔~~~」 手揮的誇張,怡玲一下子就找到阿學的方向,可是她卻馬上轉身向反方向離去,步伐加快,

怡玲想裝做不認識走掉,但是隨著越走越遠,阿學也大聲敘述怡玲身上的特徵越來越詳細,直到每一個路人都不約而同看著她,她才面有難色的走向阿學。

你幹麻啦,很煩耶,可不可以小聲一點。

阿學繃著臉。 「你怎麼不認我。

怡玲很想要罵些什麼,但是還是把到了嘴邊的話吞了回去,她回說:「你找我有什麼事。

阿學賊悉悉的笑著。 「妳記不記得我們有個約定啊。

怡玲瑤搖頭,阿學則要她猜。

什…什…什麼約定!?」 阿學的笑容給她有種逼良為娼的味道。

就是我要請妳去吃麵線啊,喔~~~~你忘了喔!」 阿學義正辭嚴。

怡玲擺出原來是這種小事的臉,狂甩右手,嫌惡地打發阿學走,現在壓根只想快點離開這個丟臉的傢伙,回家休息。

對不起啦,剛剛跟妳鬧著玩,嗯…還記得我說過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去吃個麵線嗎,我現在心情很不好,妳可以陪我去嗎?」 換了個方式說服怡玲。

怡玲猶豫了一會兒才上車,她心中也有著期望,希望真的可以一掃心中的鬱悶,為自己獲得勇氣,微小的期望成為很大的行動激勵,這一刻怡玲就是這麼需要勇氣。

沿途阿學說了很多趣事,但怡玲都已經忘了內容是什麼,腦中只是想著明天還要去上班的煩惱。

20多分鐘的車程,怡玲第二次到小穎家吃麵線。

不好意思,老蔡,又要你等我。」 阿學一看到蔡國桂就說抱歉,早已經過了小穎家的營業時間,店中空無一人,燈卻還亮著歡迎兩人。

老蔡只是笑著,這種情形他看過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在店裡的休息時間被阿學帶來吃麵線,然後恢復元氣的離開。當年他也是被帶到這家麵攤坐著吃麵,那一天還是晚上11點半的事,不過當時的老板沒有笑容,也沒有生氣,他只是哭著大叫:『後繼有人啦~~~

笑什麼呢。」 阿學抬著頭。

沒有,我想到師父,這次一樣是兩碗麵線嗎!?」 老蔡一邊說著,一邊俐落地動作。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哇~~~真好吃。」 怡玲將麵線吃的一乾二淨,連桌上的小菜也沒有浪費,用很豪邁的姿勢拍著肚皮。

老蔡留兩個人在店內,自己識趣地說是要上樓去洗個澡,還沒打掃卻要先去洗澡,每次想的理由都是那麼爛,但這就是他體貼的方式。

阿學看著這個率真的女孩,自然的舉動讓人覺得可愛。 「怎麼樣,心情有好一點嗎,有些事不知道該不該說,也許妳會覺得我很雞婆。

怡玲還莫名奇妙,反應不過來阿學的話。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你要知道有個人很擔心妳,今天阿嘉整個人都掛念著妳,他怕妳出了什麼事,一整天我沒看他笑過。

怡玲試著裝傻,避重就輕地帶開話題。 「你在說什麼啊,阿嘉為什麼不開心呢?對了,這麵線第二次吃還是超美味的耶。

嗯,對啊。」 阿學看著怡玲用一種很溫和的眼神,不強硬的探究問題接下來的發展。

一時之間話題就這麼打住了,沒有追問的意外讓怡玲忘記繼續瞎掰新的話題,這一刻安靜無聲,安靜到有些壓力,阿學則低頭默默的把碗中剩餘的幾條麵線吸光,怡玲也想依樣做些相同的事,只是碗中早已是一乾二淨了。

知道這裡叫做幸福社區嗎?」 阿學的臉從碗中抬起,沒頭沒腦地冒出一句。

怎會知道,這是她第一次聽說這個像是八點檔中不入流的社區名字。

其實住在這裡的人大都跟老蔡他們家一樣,上次圍著我說話的張媽,黑輪伯,龍五哥……都有一段不愉快的過去,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曾經重重地在人生的道路上摔跤過,也有人已經算死過一次了,不過現在他們都過的很快樂,你知道為什麼嗎?

怡玲聽著阿學說著。

張媽被老公打到流產,那時候是我載著她逃離那個家,逃離樹上的那條麻繩。她大半輩子都奉獻給了家裡,離開了那她一無所有,所以她害怕,她選擇自殺,要不是有阿福伯的幫忙,這裡人的鼓勵,她沒有辦法站上法庭指控她的丈夫,也就沒有辦法得到她應該有的人生。黑輪伯半張臉被毀容他也都沒有放棄過自己,龍五哥被自己的兒子拿槍射爆大腿,他也沒因為傷心過度而放棄拿槍啊,還因此槍不離身,創造出龍五沒有不帶槍在身上的傳說耶,世界上有太多太多不如意,要一直抱怨,還是正視它,全看自己不是嗎!?」 阿學激動的握緊拳頭。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因為苦過,所以堅強,這正是他們懂得享受快樂的原因,幸福社區住著這麼一群堅強的人,人不可能孤獨的活著,為對方取暖,也讓別人溫暖自己。

我希望你記得如果有困難,不要吝嗇想到我,想到妳的親人,朋友不會分你我,我們是朋友吧。

阿學報以笑容,握住怡玲的手。

怡玲回笑,微弱的感謝聲音留在嘴裡。

叫了假裝在洗澡的老蔡,兩人被拒絕幫忙打掃後就離開了。



返家的路上,怡玲嚷嚷著找話題,這時候心情特好,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看到這樣的情況讓阿學很安心,也開心地說了幾個阿學式的玩笑。

很快的,一下子就抵達怡玲的家,向阿學道別後,愉快的步上階梯。

只是一開門就看到阿嘉拿著手機在客廳走來走去。

怎麼那麼晚,我打你手機也不回。」 阿嘉用吼的。

手機裡的未接來電一共15通,通通是阿嘉打的。怡玲覺得抱歉,但卻吐著舌頭,俏皮地擺了個鬼臉。 「怎麼,想姐姐啊,你這個撒嬌鬼。

房東要來收租金,我沒錢嘛,我會怕,不行啊。

怡玲只是笑著,有些感動,若有似無的說出感謝,雖然很簡單,對阿嘉來說卻是最在意的事情。 「喂~~這兩天讓你擔心了,現在已經沒事了,謝啦!!

誰…誰理妳啊,趕快去洗澡啦~~」 阿嘉的臉像是吃下整顆檸檬的表情,整張臉皺巴巴的,鼻子酸的很厲害,連忙轉過身去不讓怡玲看見。

怡玲將雙手環在阿嘉的脖子上,整個人跳上她的背上,臉貼在阿嘉的臉龐說話。 「今天要不要跟姐姐一起睡覺啊!

屁啦~~~~~我才不要勒。

害羞什麼!!

我哪有~~~

又吵又叫的兩個人又是眼睛紅紅的,不過跟昨天是完全不一樣的情形。

【運轉手之戀】 VOL.7『今天不是我的日子』一種鬱悶在胸口揮之不去~~


下一回:
VOL.8:『離開與留下的人』分離總在了解之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3 12:44 , Processed in 0.230528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