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說好我們不要變 -最終章- 說好的,不要變! (阿聖最愛 ...

[長篇連載] 說好我們不要變 -最終章- 說好的,不要變!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查看: 2767
謝立聖
發表於 2014-2-21 00:07:26 |訂閱他
說好我們不要變 -最終章-  說好的,不要變!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11-

「美慈………」睿雉一夜沒睡,帶著黑眼圈,站在美慈房門口。
「嗯?」美慈打開房門,睡眼惺忪的看著睿雉,一直都睡在沙發上的睿雉,平常都是睡到美慈要出門上班時,聽到了鐵門聲才起床的,怎今天會這麼早就來叫美慈?
「我…….有些事情想要告訴你!」睿雉說著。
「等我先刷牙洗臉喔,一下下就好了…」美慈還是仍然有點恍神,轉身走往浴室。


不對!剛剛睿雉怎麼會穿著外出服?而不是睡衣呢?睿雉剛從外面回來嗎?還是……
美慈嘴裡含著牙刷,想著剛剛睿雉的打扮。
刷完牙,洗完臉後,美慈用毛巾擦著臉,走到了客廳,但睿雉已經不在了,是去買早點嗎?還是在廁所?
美慈這樣心想著,坐到了沙發上,沙發還是熱的,睿雉一定剛剛才離開的。
美慈想看看晨間新聞,在去上班,但是當他正要拿遙控器時,發現桌上有一疊紙張,上面寫著許多字。

-------------------------------------------------------------------------------------

美慈:

一直有個秘密沒有告訴妳,我一直想要告訴妳,但我卻遲遲無法開口。
首先先謝謝妳,謝謝妳照顧我,我回到台北後,妳一直陪著我,陪著我去面試,陪著我去淡水,陪著我到碧潭……
再來就是想要說出這秘密,但是礙於一些因素,我無法說出,但是我不說出來,我就一直耿耿於懷……無法面對自己,更無法面對妳…
我不是之前的睿雉!
真的不是……

我知道妳還是摸不著頭腦,搞不清楚怎麼回事……

那容我在此說個故事……應該是換我了吧…
1982年10月16號,一對雙胞胎,在凌晨一點半,在相隔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內,陸續來到了這個世界,他們的父母,希望這對兄弟,可以非常的聰明懂事,所以哥哥取名為許睿,弟弟叫做許智,兩者合併為睿智,但是至從睿智來到了家庭後,災難不斷,首先是在幫這兩對雙胞胎兄弟過一歲生日時,那夜瓦斯爐無故自動點了起來,整棟房子燒個精光,家裡成員雖然沒有任何人受傷,但卻無家可歸。
再來就是他們過第二次生日時,爸爸突然在吹蠟燭那刻,昏了過去,到了醫院後,檢查出慢性骨髓性白血病,也就是俗稱的血癌,此時,老一輩的長輩,就帶了這兩對兄弟去給算命師相命,最後算命師告訴長輩們,弟弟的名字帶凶,會刻死全家,於是弟弟照算命師的話,改了名,為雉,且兄弟名字對調。哥哥為雉,弟弟為睿...
改名後,爸爸很快的從醫院裡出院了,而火災的陰影,也消失無蹤,這兩兄弟很愉快的慢慢長大,直到有天,爸爸聽了朋友告知,血癌是種會遺傳的疾病,爸爸擔心兒女的健康,帶著這兩兄弟到醫院檢查。
很不幸的,哥哥檢驗出來後,確定有血癌。
但卻不是急性的,從此後,哥哥需要不斷的到醫院觀察,到醫院做各種的檢驗,但是,這一觀察和檢驗,讓哥哥無法順利的進入校園裡頭的生活…
哥哥只要稍微有點發燒,有點感冒,就會被爸媽帶到醫院住院,一住就是好幾個星期,弟弟卻一點事情也沒有。
哥哥某天住院的時候,無意間,在電視上看到了一個魔術師的街頭秀,哥哥從此愛上了魔術這個東西,不斷的搜集著有關魔術的書籍,也開始愛上了變魔術。
哥哥第一次的觀眾,就是他的巒生弟弟,哥哥在病床上攤開了手中的牌,讓弟弟任意的選了一張,然後讓弟弟任意的把手中那張牌差進了撲克牌中後,交給了弟弟洗牌。
但哥哥卻把遙控器的電池蓋拆開後,拿出了弟弟選的那張牌…..
弟弟從此後,打從心底的佩服魔術的神奇,但卻從未嘗試自己學魔術。
哥哥雖然沒有進入學校就學,但卻不斷的在家中研究他發明出來的魔術,弟弟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哥哥已經練就已經可以超越許多電視上的魔術師了。
哥哥可以當著弟弟的面,躲進了衣櫥,要弟弟睜著眼,看著衣櫥的門,看十秒,隨後,弟弟打開衣櫥的門後,哥哥卻在他身後拍著他的背……
但是爸爸卻不讓哥哥到學校裡頭唸書,就深怕哥哥的身體,因為任何可能因素產生不適。
哥哥就這樣一直生活在自己的生活圈裡頭,他的世界只有兩個,一個是魔術,一個是醫院。
直到了有天,哥哥溜出了家門,跑到了他最常去的公園裡旁,因為那裡有他最忠實的觀眾,雖然是一隻狗,但卻是他唯一的忠實觀眾。
哥哥的命卻因此有了變化,因為那天,有個撐著SNOOPY雨傘的女孩,闖入了他的生命……


美慈,對不起,我是弟弟……
我是睿,我哥哥是雉,但因為哥哥從認識你之後,他知道你跟我唸同一所小學,所以要我從此改名為睿雉,他知道自己有天會離開這世界,而且比我早,所以他希望,自己能夠我代替他,把他的生命,一起燃燒下去。
雉他從此愛上了公園那張長椅,每次下午,都會偷溜出家門,在那公園的長椅上,等著妳的出現,雖然妳不是每次都會到公園裡頭找他,但他每天都會在那等著……
而你我的第一次見面,卻是在那次午休的時候,妳匆匆忙忙的跑到我身邊,要我變魔術給你看,我不知所措的,正要告訴妳我不會變魔術時,妳卻又匆匆忙忙的跑開了……
那次,我就開始對你著迷……
但是我見到你的機會,卻比哥哥見到你的機會來的少,我只能放學時,緊緊盯著放學的隊伍,從中看你一兩眼。我時常在校門口,看到妳和哥哥有說有笑的,坐在那長椅上……

我更不敢告訴妳,我有個雙胞胎哥哥……
因為你每次見到我,都會笑的好燦爛,要我變新的魔術給你看,但我每次都會要你到放學時,去公園的長椅上等我…

就這樣,我們一起畢業,上了國中,雖然我們不同校…但是妳還是依然會打電話,約我哥一起去逛街,或是變魔術給妳看…
國中三年,我完全沒有見過妳,雖然有次,偷偷的拿了哥哥的電話簿,偷看了裡頭唯一的一支電話,就是你的電話…
我偷偷的打給妳,但是每當電話被接起後,我就嚇的掛上電話,我沒有勇氣告訴妳…我和哥哥是不同的人。
就這樣,我們越離越遠,上了高中後,我爸媽過世了,爸爸在我高一的時候,就死於血癌,媽媽是車禍過世,留下我們兄弟兩人,我們孤苦伶仃,但是成熟的哥哥,笑著對我說,生活上的一切,都靠他沒關係,他會讓我好好唸書的。
隔天,哥哥到了街頭上去表演魔術了,第一天的收入,是零,我們兩人,蹲在客廳的地板上,一起享用著一包泡麵,哥哥還是滿臉笑容的告訴我,要我好好念書,他今天的表演,跌破了許多人的眼鏡,明天一定會有收入的。
就這樣,一天過一天,哥哥的收入依然是掛零的,直到有天,有個電視台的工作人員,他邀請哥哥到他們所負責的節目去表演,從此,哥哥一砲而紅,哥哥精湛的魔術表演,轟動了整個藝能界,但哥哥還是不願意表露自己的身分,依然說自己是睿雉……
妳對這消息很驚訝,妳看到哥哥在電視表演後的那天晚上,妳匆忙的撥了電話過來,是我接的,但我卻只跟你聊了兩句,一句是你好,一句是你找誰?之後都是我哥哥跟你聊的…

哥哥和我約定好,要我在學校,也用睿雉這名字,不要說出自己的身世,如果同學或是媒體在問我,一切都要故作鎮定,不能露出任何馬腳,所以,我照做了。
妳還記得嗎?有天妳在我們學校門口等我放學,我一走出門,妳就撲了過來,說你好久沒看到我,雖然我是真的許久沒有看到妳,但我卻不知所措。
後來,我們一起去了西門町逛街,一起去吃晚飯,但是吃晚飯的時候,我們卻一起看了哥哥的魔術秀,而且還是現場的,妳有點吃驚的問我,為什麼現場的魔術秀,我卻可以陪在妳身邊吃麵?我那時候騙了妳,說那視節目預錄好的,打上了現場秀的噱頭,招攬觀眾…
那次,是我唯一一次騙了哥哥,也騙了妳,至於為什麼,是因為妳在我們要別離時的那個吻,我更加愛妳了……
哥哥接到了妳回家打來的電話,妳在電話中雖然沒說現場節目和接吻的事情,哥哥卻發現了一些端倪,哥哥看出了我在他聽電話時的緊張。

但哥哥始終沒有提,哥哥很愛妳,我也是……
哥哥參加了許多魔術比賽,魔術表演,他以他自創的魔術,打敗了許多魔術師,也得到了亞洲第一魔術的頭銜,但他最大的願望,卻沒有辦法實現。

那就是娶妳!

哥哥最後一場公開表演,就是三年多前那場,我當時也坐在觀眾席裡,在妳身後沒多遠的地方,很多人以為,哥哥出場時瞬間消失在台上,然後他從觀眾席裡頭再度走上台時,是有個巒生兄弟配合演出的,但是我老實的告訴妳,我始終沒離開我的座位,那時的我,根本不會半點魔術,我哪有勇氣走上台去?
哥哥是如何辦到的,我始終不知道,直到他親口告訴我之後,我才恍然大悟。

記得那天嗎?那天表演後,每個在場觀眾,都收到了一張卡片,妳收到了哥哥跟妳求婚的卡片,全場兩萬五千多名觀眾,妳是收到唯一一張不同字樣的卡片,其實還有我,我收到的卡片,上面簡短的寫著 “馬上坐火車到台東去 BY睿”
我看了卡片後,不疑有他,馬上到了台東。

我出了火車站後,來接我的,卻是哥哥,我有點懷疑的問著他如何辦到的,但是他卻說”火車當然比飛機慢”。
之後,我們就住到了深山,哥哥告訴我,他的血癌惡化了,剩多少壽命,他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他想把畢生所學,全都傳授給我,讓我繼續幫他完成他的夢想。

夢想是什麼?

我一開始以為,是魔術,和妳!

但是,其實哥哥的夢想只有一個,就是妳!

哥哥和我說著你和她發生的種種,超越了教導我魔術的時間,但是哥哥始終不願意說他和妳相識過程,他只簡單的說,妳和他,是在路上認識的。
哥哥也感覺的出,我是喜歡妳的,所以,他告訴我,要我絕對不能說出我們是雙胞胎的事情,而且也不能露出半點馬腳…

他希望我能代替他,完成他的夢想!

但是我做不到……

我無法面對妳,也無法面對自己,更無法面對死去的哥哥,我已經將哥哥所有的魔術練熟了,但我卻無法將你我的相處模式練熟。
我不希望帶著這個秘密,欺騙著妳,一直到永遠,雖然這樣做,會讓哥哥失望,會讓他難過,但我不得不說……
哥哥他走的時候,最後是喊著妳的名字……

他喊的是”每次”……

雖然哥哥不斷的提醒著我,要我千萬注意,要叫你名字時,都要叫每次…
但是我就是叫不出口,我真的說不出口。

美慈,我該走了,妳愛的人,是我哥哥,我很難過的也很自私的告訴妳這消息,但是,我哥哥,他已經離開了,雖然他不希望你知道他已經離開的事實,他不希望你難過,不希望你掉淚,但…我卻無法完成哥哥的心願。

對誰都不好!

但我還是很愛魔術,我跟哥哥一樣喜歡,我還是會把哥哥?我的魔術,分享給每個觀眾,但是哥哥的愛,我卻不能代替了。
我雖然也愛妳,也一直喜歡著妳,但是…
我希望的,卻是你也如同我喜歡妳一樣的喜歡著我……

哥哥的墓,就在我和他一起住了三年多的房子旁邊,若你想見他,地址我會寫在最下面…

當妳在看信的時候,我應該已經離開台北很遠很遠了…
我寫這封信,除了要告訴妳我不是睿外,我還想告訴妳,我真的很喜歡妳!
台北最近很冷…多穿點去上班,別感冒了!!

最後祝福妳

快樂!


雉筆!


-----------------------------------------------------------------------------------------------------

美慈看著信,留著眼淚,反覆看著信,不斷的留著淚…


愛情是什麼東西呢?

愛情是讓你不斷流眼淚的東西……

那如果刪除了愛情,是否就會停止流淚?

別傻了! 只要眼淚存在的一天,愛情就永遠不可能刪除!

說好我們不要變 -最終章-  說好的,不要變!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12-

睿身上並沒有手機,在台北也沒有其他住所,更別說要找朋友了,美慈看完信後,邊哭邊跑著,手中緊握著那封信,想要在最短時間內找到睿,想問他更多事情,或是單純的看見他....
美慈穿著公司的制服,從家門口沿著唯一一條通往捷運站的道路,想要找到睿,但是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就是沒有睿的蹤影,美慈跑進了捷運站,也沒有見到睿的蹤影,她搭了一班通往台北火車站的捷運,不安的擦著眼淚....

「美慈………」睿雉拿了兩瓶熱可可,走到了美慈身邊,才高二的睿雉,已經比美慈高了一個頭了。
「你好慢喔,電影都快要開始了耶。」美慈接過了熱可可,暖暖的鐵罐,瞬間溫暖了美慈。
「因為剛剛去的那家7-11的熱可可剛好賣光了,所以跑到了隔幾條巷子的便利商店買....」睿雉解釋著,然後拉起了美慈的手,一起走進了國賓戲院。
他們選了一部叫做"空中危機"的片,故事大概的內容,是一個剛剛失去老公的媽媽,帶著女兒要運送老公的遺體回老家,但媽媽小睡一覺後,女兒就離奇的在飛機上消失了.....
「....如果....如果哪天...我像那個女兒一樣不見了....你會去哪裡找我呀?」大螢幕正播到了媽媽正在歇斯底里的找著女兒,美慈在瑞雉耳邊小聲問著。
「呵呵,每一個角落,我都會去找....」睿雉說到這,突然手機震動了起來,趕緊從口袋掏了出來,看了來電者。
「美慈,這是一通很重要的電話,我到外面接一下!!」睿雉小聲說著,美慈點了點頭,睿雉就起身,往出口走去。


「喂?你好!」睿雉走到了走廊後趕緊接起了電話。
「我們是XX電視台,先前我們收到你寄來的DEMO影帶,你魔術變的不錯!!」是個男人的聲音。
「謝謝,那您考慮....」睿雉先前寄去的魔術影片,過了大半年才收到回應。
「現在有一個表演機會,你可以拒絕或接受!但就只有這麼一次機會!!因為我們今晚live的節目,突然有個要表演吞玻璃的奇人在練習的時候掛彩了,現在節目空了時間出來,若要你現在來電台,你有東西表演嗎?給你五分鐘考慮。」對方說的很直接,打電話來的目的只是要睿雉補一個臨時的缺。
早就和美慈約好的這場電影,和突如其來的一次機會....睿雉該如何抉擇?
「節目幾點開始?」睿雉沒有考慮。
「再過20分鍾就要開始,你OK嗎?」
「我十分鐘後到!」睿雉掛了電話,隨即馬上撥了出去。
「喂?」
「睿!你現在人在哪裡?」雉問著。
「我和朋友在西門町逛街呀,怎麼了?」睿回著。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在這附近,你可以來陪美慈一下嗎?我在國賓門口。我有急事要離開一下。」雉有問等於沒問,靠著雙胞胎兄弟的第六感,他深深的了解,睿也是很愛美慈的。
「我馬上到!」睿還沒掛電話,就跑了起來。

一趕到國賓門口,雉馬上把外套脫下跟睿交換。

「美慈在14排21號,我結束後再跟你連絡!!」雉丟下票根和這句話後,就攔了計程車衝往電視台了。
「魔術........真的有這麼重要嗎?」睿看著計程車的背影,自言自語著。
「你去好久喔,你錯過剛剛好多精采片段呢!!」美慈看到睿雉回來,小聲的問著。
「都處理完了,我電話已經關機,可以安心的看完了。」睿雉也小聲的回答著。

從一半開始看的睿,看到結束後,還是有點不太了解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只能在電影散場後,一直點頭跟美慈說讚。
隨後,美慈與睿雉在西門町亂逛著,找尋著還沒關門的商家,或是餐館,打算吃吃宵夜。

「你說,你會到處找我........那如果你都找遍了,還是找不到我呢.........你會繼續找嗎?」吃著清粥小菜的美慈,突然停下手中的筷子,問著睿,此時,睿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如果....都找不到你..........」睿正在夾菜的筷子停在半空中。
「嗯,就像電影裡面....所有人都跟你說不可能了,你會怎麼做?」女人總是喜歡問一些諸如此類的問題,感覺很天馬行空,但誰知道哪天這樣的情況不會發生?
「那我會到我第一次見到妳的地方等妳!一直等到妳出現為止!!」睿雉放下了筷子,看著美慈說著。

美慈沒說話,但是笑的很開心,彷彿當初見面的那段回憶,在他腦海重播一般。

幫美慈修理SNOOPY雨傘的人,是雉!!

雉與美慈第一次相遇的地點,就是學校對面的公園......
這是雉與美慈第一次見面,但雉從來沒跟瑞說過,那睿說的第一次見面地點......又是哪裡呢?

一樣是在那公園!一樣是在下著毛毛細雨的那一天。
只是,睿第一次看到美慈,是站在對街,呆呆看著哥哥,幫美慈修理著雨傘..........
睿從此就愛上美慈了,比雉還要早。

「你真的在這等我..........」美慈疲憊的站在公園旁,看著坐在長椅上的睿。
美慈每個角落都找了,最後才想到要來到這個公園。
「我沒有離開過........我一直在這等妳。」睿低著頭說著。
「嗯.........」美慈緩緩走到了睿的身旁,慢慢坐了下來,像是一艘找到馬頭靠岸的船,將頭輕輕靠上了睿的肩上。
「很抱歉....這段時間欺騙了你.....」睿說道。
美慈沒有馬上回話,只是微微的搖了搖頭。

「在你回來後....我就感覺的出來.....你......不是睿雉........但我一直在騙著自己,要自己不要想太多......」美慈說到這,又掉下了眼淚。
「你從回來到現在,都是叫我美慈...........」美慈已經說不出話了。
「我沒有辦法叫你"每次".......那是屬於雉的.....!我無法取代!!更無法開口.......雖然他在離開的時候,再三的叮嚀我,要我絕對不能露出馬腳,不能讓妳發現.............但我還是開不了口。」睿也落下眼淚。
「為什麼....為什麼雉不讓我陪著他走完最後........」美慈哭的更大聲了。
「哥哥不希望妳難過,也不希望妳傷心.........但他還是很愛你的!.......但我真的沒有辦法幫他完成心願,我沒有辦法永遠假扮著他陪著你...........因為...........因為我也很愛妳!」睿終於親口將心中的話說出來了。

美慈沒有言語,只是繼續靠在睿的肩上,用眼淚洗滌著睿的手臂。
睿也沒有開口,只是輕拍著美慈的背後,用呼吸安慰美慈的情緒。

就這樣,他們坐著,直到街燈亮起........


人是永遠無法被取代的.......

就算複製人問世,你還是你.....他還是他!

愛情也是!
說好我們不要變 -最終章-  說好的,不要變!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13-

「帶我去看雉好嗎?」美慈問著正在整理書櫃的睿。
「現在嗎?」睿轉頭看著美慈。
「嗯!可以嗎?」美慈點頭。
「嗯......」睿放下手中的書。

「如果當初是我先遇到妳......妳會對完全不會魔術的我........產生好感嗎?」睿在火車上,問著身邊的美慈。
「很多事情,不是因為某些原因而產生結果的!」美慈想了想後說道。
「那......」睿思考著該怎麼繼續說下去。
「我不是因為魔術而愛上雉的......」美慈回答的更明確。


「怎麼火車停這麼久不前進?」美慈看著窗外,感覺意外。
「可能是火車要會車吧,往台東的火車很容易遇到這樣的情況。」睿解釋著。
「可是已經停了十多分鐘了......」美慈看著錶說著。
「妳先睡一下,現在一點半了,到台東可能要五六點了。」睿把外套披到了美慈身上,但卻不小心碰到了美慈的手.....原本想一把抓住美慈的手,卻下意識的退了回來。

「各位旅客,因前方有事故發生,目前無法通車,若有不便之處,請各位包含,若需要盡早到達花蓮台東的旅客,請下站搭免費的客運。」火車廣播器突然響起,原本停在荒郊野外的火車,也倒車回到了附近的羅東車站。
「搞什麼呀,台鐵一天到晚出事情。」美慈後方的旅客很氣的站了起來準備拿行李,嘴裡還嘀咕著。
「要換客運坐嗎?」睿問著美慈。
「嗯.....」美慈也站了起來。


「聽說是有班自強號在花連撞死了五個台鐵工人!所以才封鐵道的!!」客運上,一個剛和記者朋友講完電話的乘客,跟身邊朋友大聲的講著剛剛得知的消息。
這話一在客運上傳開來,頓時騷動了起來,大家都交頭接耳了起來。
美慈靜靜的看著窗外閃過的一個個路燈,若有所思。

「雉不希望妳為他傷心難過的!」睿說著。
「若離開的是我.........雉也一定會難過傷心的!」美慈用手摸著窗子上睿的倒影。

在台東,總是最早看到日出。還沒六點,半顆太陽已經浮在海平面上了,今天的天氣格外的好,但風卻依然冷冽。
「妳會餓嗎.....?」睿問著美慈。
美慈沒說話,只是搖搖頭。
於是睿握緊方向盤,開著租來的車,帶美慈去尋找雉。

從車站到他們兄弟倆隱居的住所,大約要花上兩個半小時,沿路上,美慈只開過一次口,但卻只是打呵欠。
雜草叢生的產業道路上,不時有半路竄出的斑鳩,或是野兔,此時,太陽已經45度角的半掛在天空了。

「你們........就住在這裡?」美慈看著這間已經快要半倒的木屋,屋簷上還爬滿了藤蔓,而屋前有個不小的菜園,但卻已經長滿了雜草。
「嗯,住了三年!............雉的墓在後面山坡上,我帶妳去......」睿指著屋後說著。
「嗯.....」美慈跟著睿的腳步,一前一後的走往屋後。

雉的墓碑很簡陋,只是一個半腐的木板,上面寫著雉一個字!其他什麼都沒寫。
美慈眼淚已經灌溉著墓前的野花,站在墓前,看著突起土丘上,凌亂的雜草隨風擺動。

幾分鐘後,美慈開口了。
「我可以在這附近逛逛嗎?」美慈問著。
「那我帶妳.....」睿說著。
「沒關係,我不會走遠的。」美慈擦乾了眼淚說著,就轉身走向那間半倒的屋子。

屋後有個門,美慈輕輕一推就進去了,一進門,就可以看到前門,而右手邊是簡陋的廁所和浴室,左邊有兩個桌子,一張大床,床上的棉被受了潮,霉味四溢。 而桌上有一附撲克牌,上頭全是灰塵。走進了廁所,看著洗手台上已經結了蜘蛛網的兩支牙刷,和一條沒有用完的牙膏。
美慈走出廁所,走到書桌旁,看著那撲克牌。

「那撲克牌,是雉留下來的!他希望就這樣放在桌上,陪著他。」睿站在後門口說著。
「他知道我一定會來的,是嗎?」美慈問著。
「雉沒說過,但我想他一定知道!知道你一定會來!」睿依然站在原地,但美慈卻伸手摸著那佈滿灰塵的撲克牌,一張張翻開。
美慈從包包裡頭,拿出了一個袋子,把這撲克牌收進了袋裡。

在回台東市區的路上,美慈手上始終抱著那包撲克牌。


那天晚上,美慈與睿打算在台東過個夜,隔天清晨再搭車回台北。
靠海的民宿,夜裏依稀可以聽見海浪拍打礁石的聲音,美慈與睿各自睡在不同的房間裡,睿開著電視,聽著聲音....卻在發著呆。
美慈把撲克牌攤在桌上,一張張用濕紙巾擦著,所有52張牌都擦拭完後,再一一照花色順序排在床上!

但卻有張牌是破的!
美慈拿起那張破了一角的梅花三,詳細的看著。

破裂的那角,卻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卡在上面,看起來像是張紙片。美慈摸了摸牌,發現這張牌比其他張來的厚上一些。
美慈試著用指甲摳出那有點微黃的小紙片,才輕輕用紙夾一夾,這張牌瞬間變成了三份!一份是紙牌的背面,一份是那張梅花3的正面,而剛剛那露出一小角的紙片,原來是張薄薄的一張白紙。

上面有幾個字.........

「編號197324 心理輔導 W大醫學院 病患:徐雉 藥單.......」美慈看的有點吃驚。

W大醫學院,正是自己上班的地方,而美慈正式心理診療室的護士,雉怎會在這就醫?而且拿的藥物還是特殊管制的強力藥物!?


愛情就好像風!

風可以吹的你髮梢飄逸,神采飛揚.....

風可以讓你清涼舒爽,滿面笑容.....


但迎著風,睜著眼,你不可能不流淚!

說好我們不要變 -最終章-  說好的,不要變!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14-

「睿!你醒了嗎?」美慈敲著睿的房門,小聲的問著。
過了幾秒,房門開了,睿看起來不像是剛睡醒,但卻有點睡意,畢竟再過沒多久,就要日出了。
「怎麼了嗎?美慈.....」睿問著。
「陪我到海邊走走好嗎?」美慈小聲的問著,怕吵到其他正在睡覺的客人。
「現在外頭一片黑....」睿看著窗外說著。
「我剛去櫃檯借了手電筒!」美慈亮出手上的LED手電筒。
「那我去穿一下外套!等我!」睿馬上轉身到床頭拿外套。

民宿距離海邊只有短短一段路,美慈與睿並肩走在滿是小石子的到路上,面著海風,聽著鞋底與碎石摩擦發出的聲音。
睿雖然不懂美慈為什麼這個時候要到海邊,但睿卻覺得這是他與美慈的美好開始。
睿一直照著哥哥的遺願,回來陪著美慈,只是,一直暗戀著美慈的睿,始終無法照著哥哥的話去做。

兩人才剛走道海邊,海平面遠方的天空,已經慢慢透出一絲絲金黃色的光芒。
「睿.......」美慈突然停住了腳步。
「恩?」睿也停了下來。
「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情.....但我不知道該不該說。」美慈又再度踏出步伐,往海灘走去。
「有關.........什麼?」睿也跟了上去。
「有關.........」美慈沉默許久,像是在想著該如何說出內心的話,找了一個海浪拍不到的沙灘上,坐了下來。

睿也在美慈身旁坐了下來,靜靜的等著美慈說話。

「你是睿!」美慈突然說出了這句。
「恩?我是睿!然後.......?」睿疑惑著看著美慈。
「你..........」美慈繼續說著。
「我...........?」
「你也是雉!」美慈很肯定的說了出來。

睿聽到這,很驚訝的看著美慈,此時,半顆太陽已經爬出水面,把大海照個通紅。

海浪一波波衝著小圓石,然後帶著沙退了回去,就這樣,兩人沉默著。

「美慈,你說的我不太明白耶,你是說.....我哥哥要我回來取代它,然後你搞混了是嗎?還是.....」睿打破了沉默。
「不! 從一開始,你就一直是一個人!但你的確有個雙胞胎弟弟!叫做睿.......」美慈看著不刺眼的太陽說著。
「美慈你不要緊吧?是不是哥哥的離開,讓你受到太大打擊?我們回去休息吧,別太累.....」睿想把美慈攙回民宿。
「你還不懂嗎?那換我說個你沒聽過的故事給你聽吧..........」美慈說著。

睿聽到這,才坐了下來「嗯.....我聽妳說......」

你在信中說的,都沒有錯,只是.......你一歲多的時候,你弟弟就已經離開這世界上了,後來,當你懂事後,爸媽希望你能聽話懂事,所以,都會在你犯錯,或是頑皮的時候,告訴你一句。
「你怎麼可以這樣? 你是哥哥,你弟弟都為你吃苦,為你犧牲了,你怎可以不乖,不聽話?」
所以,從小聽著這句話長大的你,產生了幻覺,也可能因為雙胞胎體質的影響,你有了雙重人格。
雖然你的弟弟已經過世,但你還是擁有特殊的第六感。


也就是巒生雙胞胎特有的第六感,但因為你的另一個雙胞胎弟弟已經不在世上,你無法感應到他的感受,再加上你從小就被灌輸你有個弟弟的觀念,那空白的第六感,你為自己補上了自己的幻想,從此之後,你變成了兩個人。
而父母在你上幼稚園的時候,發現了你這異常的個性,你會自言自語,會有兩種差異極大的嗜好。或是內外向瞬間更換,所以你父母帶你到醫院接受治療.....
而那時候你,已經是明顯的兩個人了。一個是哥哥,一個是弟弟........
但這並不是什麼病,也不是什麼不好的!只要好好接受治療,定期觀察,一定會恢復正常。
但因為從小灌輸"弟弟很可憐"所以哥哥要彌補弟弟的觀念,所以在醫院的時間,都是由哥哥來面對,而弟弟卻是快快樂樂的去上學,但由於敏感的你,得知爸爸有血癌後,認為哥哥得的就是相同的病,也不知道自己是所謂的雙重人格。

「呵呵,不愧是在精神科的護士,但,我和哥哥絕對是兩個人,你忘記我信中說的,我小學三年級,曾親眼看著哥哥,躲在衣櫥內,然後他瞬間消失在衣櫥裡,跑到了我身後嗎?這要怎麼解釋?」睿輕鬆愉快的說著,像是聽了一個笑話。
「躲進去衣櫥裡頭的人,是你哥哥,也是你,從衣櫥跑了出來的人,是你,也是你哥哥.....你轉過身看到的,不是鏡子,就是幻覺。」美慈說著。
「呵,有趣的推裡,但你還記得嗎?有一次,你和哥哥在看電影,後來哥哥出去接電話,許久才回來,後來進來的人,就是我!!」睿突然說話變的激動了。
「你出去進來,還是同一個人,並沒有換過!!!」美慈卻意外的平靜。
「雉那個時候匆忙的跑去電台錄現場,難道,全國觀眾看到的是個鬼?」睿大喊著。
「那場現場......是我陪著雉到電台的。去電台的那天,跟看電影那天,根本就不是同一天!!」美慈瞇著眼,看著稍微刺眼的太陽。
「呼........」睿像是個洩了氣的汽球,原本緊握的拳頭,也鬆了開來。
「那......換我說故事了!」睿淡淡的說著。
「嗯.........」美慈看了睿一下。

「說出來,你也不要驚訝!」睿聲明著。
但美慈沒有回應,只是靜靜的看著海。

「是我親手殺了雉的!」睿很平靜的說著。
美慈雖然知道,睿和雉是同一個人,但美慈聽到這,還是忍不住,留下了眼淚。

我和哥哥,是同一個時間遇見了你,也是同一個時間愛上了妳!
但,你卻對哥哥特別有興趣,永遠把我當成哥哥看,不管是在學校,不管是在表演台上,你眼裡就只有雉,永遠只有他,但哥哥從來沒有把妳介紹給我過,一直很自私的佔有著妳。
直到有一天,我忍不住撥了電話,問哥哥要不要出來吃個飯,才知道你們正在看電影,我才騙了哥哥,電視台要錄影,他才匆忙的跑掉了,我才能跟妳一起看電影,一起吃宵夜.......
從那次之後,我就有個念頭,就是要把哥哥徹徹底底的趕走,不管用什麼方法,永永遠遠的代替哥哥,和你在一起,原本哥哥三年前那場表演,是打算在結束後,就跟妳結婚的,但,我綁架了他。
我把他帶到了昨天我們到的那間小屋,我把哥哥綁在床上,不給他自由,不讓他聯絡妳,我要他教我魔術,要讓我自己成為他,徹徹底底的。
甚至連你和他所有發生過的事情,我都要知道,但,哥哥死都不肯說,任何有關你的事情。
所以,我才會跟妳玩交換故事的遊戲,這下你懂了吧,我和他是兩個人,不是什麼雙重人格!!!
另外,若要見他,你就去把墳墓挖開吧,是我親手把他埋起來的,等你看到她的白骨,就可以知道你自己在發什麼神經了。

我以為,我再度出現在你面前,你就會感動,就會馬上愛上我,但,我沒料到,當個替代品的感覺,還真差。
所以我改變計畫,我要把我哥哥的死,告訴妳,讓你親自愛上我。
原本我以為,你會因為失去哥哥,而把我當成哥哥的愛上我,但我錯了,錯的離譜,你還是深愛著他,一點都沒有變!

「所以,我更要得到妳!」睿一說完,就撲向了美慈。

但是美慈卻緊緊抱住了銳,讓睿下了一大跳。
這時,美慈不斷的在睿耳邊哭著大喊。

「雉!你快點醒來!快點醒來,你不是躺在墳裡的雉,你還沒死!你快點回來!!!!」 被撲倒的美慈,緊緊抓著睿,在他耳旁吶喊著。

睿被美慈抱的沒法動作,只好努力要掙脫美慈。

美慈死死抱著睿,重複的喊著雉。


「放開她!!!」突然被美慈死命抱著的睿,自己大喊了起來。
「雉?!」美慈沙啞著看著眼神不同的睿。
「我死也要得到美慈!」睿的眼神突然又變的邪惡。
「每次,放手!我來帶他走。」雉回來了!!
美慈一聽到每次這兩個字,就知道雉回來了。

一整夜沒睡的美慈,將每張撲克牌拆了開來,每一張撲克牌都有著一張小紙片,每一張紙片,都是雉藏了進去的,雉知道美慈一定會來,也一定會發現這紙牌的秘密,所以,早在他被睿趕走以前,就趁著睿不注意時,留下了許多訊息。
雖然字句都很短,但聰明的美慈,馬上打了電話回醫院,查出了睿雉的病例,了解了整個事件的原因。
而雙重人格的特性,就是不會承認自己是雙重人格,或是說,壓根不知道自己是雙重人格,所以雉也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死亡,只是暫時被強勢的睿壓住罷了。
而美慈曾經看過雙重人格的病例,只要大喊其名字,出現那人的人格的機率高過於他自己接受變化來的大。


美慈一聽到雉的聲音,趕緊放開了緊握的手。
「每次,等我一下下,我把睿....」雉剛站了起來,說了兩句,就滿上換了一個表情。
「你怎麼可以來破壞我的好事,我要你在死一次!!」猙獰的睿,往自己臉上揮著拳。
「我這次不會讓你得逞的!」又再度換回了雉,就這樣,睿和雉來回的在自虐著,美慈不知該如何是好,無助的哭著。

最後,睿雉兩人,跑向了洶湧的海浪。
「我要帶著你去死,這樣誰都別想得到美慈!!」睿狂吼著,然後就衝進了浪化中。

美慈站了起來正準備要跟過去,但這時候,雉從海中探出頭大喊著。
「每次!快回去!!叫人來!!」說完,又沒入了海中。

美慈馬上拔腿衝回民宿,趕緊拉著櫃檯的先生,拿起手機邊打119邊跑,衝回剛剛睿雉兩人跳進海浪中的岸邊。
「雉!!!!」美慈大對著浪花大喊著。
那櫃檯的工讀生脫了上衣,跳進海中,尋找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

五分多鐘後,一台紅色海防吉普車從碎石路衝了過來,上面幾個壯碩的救生員,也跳入了海中幫忙尋找。

過了十五分鐘後,海上救難隊,也開著橡皮艇打撈著......

三天後,美慈已經哭到眼淚全乾。

一星期後,美慈被家人帶回了台北。

睿雉依然沒有被找到,救難人員說,東海岸的潮流很恐怖,幾分鐘的時間,就可以把人捲到幾百公尺外。美慈不死心,好幾次想要回到那海岸等雉上岸,都被家人帶了回來。
一天下午,醫生要美慈送一位沒有親屬的老伯回萬華,美慈坐著計程車,陪著有點失憶的老伯回到了家,然後獨自一人在龍山寺外的老街上逛著。

突然,想起了那個約定。

「如果你都找不到我!那就到我們第一次相遇的那等吧!!」

美慈急忙的往那公園奔去,她很自責的告訴自己,為什麼這麼重要的約定,隔了一個多月才想起?雉會不會在那等很久了?雉會不會等不到自己,就離開了?美慈越想越多,想越多也就跑越快!!

長椅上只有幾片落葉......
美慈看的心都碎了。
美慈無助的坐了下來,用雙手著著臉,啜泣了起來。

但過沒一分鐘,美慈身旁多了個男人........

「每次都好慢才來!」美慈一聽到這聲音,抬頭看了看身旁的男人。
「雉!真的是你?」美慈擦掉眼淚,看失蹤在海裡的雉。
雉滿臉都是鬍渣,頭髮也長了,而且還濕漉漉的,活像剛從水裡爬出來。但笑了起來,還是一樣迷人。
「我等了一星期耶,都已經快要變成流浪漢了!你才來。」雉像是在摸著小孩的頭似的,摸著美慈的頭。
「可是我剛剛來,沒有看到你呀!!你剛從海裡出來?」美慈瞪大眼睛看著頭髮正在滴水的雉。
「我剛不是說了,我在這等了一星期了,這邊哪來的海?」雉笑的嘴都開了。
「那你頭髮.....」美慈指著雉正在滴水的頭髮。
「我剛在公園廁所洗澡啊!你就來了。」睿指了指公園旁的小廁所說著。

美慈緊緊抱住了雉。
「待會抱,待會抱!我頭還在低水耶。」雉說著。
「我不要你在離開了啦!!」美慈又哭了。
「睿已經離開了.........我不會在離開你了!」雉看美慈緊抱著自己不放,趕緊用身上的衣服吸著頭髮上的水。
「那.......這一個月,你去哪了?」美慈抬頭問著。
「綠島!!」雉說著。
「那睿.......」美慈還是很害怕睿。
「留在綠島不會回來了!」雉用拇指輕輕碰著美慈的額頭,笑說著。

美慈沒說話,依然抱著雉。

許久後。「想不想看我變魔術?我昨天發明出來的喔!!」雉開口問著。
美慈鬆開了手,點頭著。
「好,那你看好喔,我的手上...」睿雉伸出了左手。
「雉!」美慈突然開口打斷了雉。
「嗯?怎麼了?」雉停下了手中的魔術。
「我們可不可以都不要變?」美慈問著。
「啊?你現在不想看我變魔術呀!那之後在變給你看好了.....」雉將伸出的左手,收回來。
「不是魔術.......而是現在的樣子,我們都不要變,好不好?!」美慈指的是現在的雉,現在的生活,現在的一切。
「嗯! 說好我們不要變!!!打勾勾!」睿伸出右手的小指和拇指,美慈也微笑著,伸出右手.....

「說好,我們都不要變!!」兩人手一勾,約定好。


「那你可以繼續剛剛的魔術....」美慈說著,這時兩人的手,還是勾著的。
「變完了呀!」雉聳肩說著。
「哪有!!人家都還沒看到!!」美慈問著。
「妳看看你現在打打勾勾的這隻手。」雉笑著說著。
「我的手........什麼呀??............啊!什麼時候..........」美慈還跟雉勾在一起的右手無名指上,多了一個很漂亮的戒指,陽光照射下,閃閃動人。
「每次,願意當我的新娘嗎?」雉離開長椅,單膝跪在美慈面前。
「你不能在消失,我才答應!」美慈今天的眼淚,似乎沒有時間休息了。
「那你非答應不可了!關於消失的事情,我剛已經跟妳打過勾勾了!」雉站了起來,彎下了腰,親吻美慈。



是不是很多遺憾,都是因為"自己"而造成的?
但你卻不能把自己刪除!
人就是活在這樣的矛盾中。
但也因為這樣的矛盾,我們成為了人。
愛情也是,許多悲傷難過,都是因為愛的產生
才衍生出之後的別離、傷悲、眼淚
但也因為這些傷痛,我們才懂得愛情的可貴


說好我們不要變 -最終章-  說好的,不要變!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作者:阿聖pitt

-說好我們不要變 (全篇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5 00:22 , Processed in 0.140620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