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一覺醒來變主人」-10 侍奉我吧!!

[長篇連載] 「一覺醒來變主人」-10 侍奉我吧!!

  查看: 5119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2-17 22:55:47 |訂閱他

「一覺醒來變主人」-10 侍奉我吧!!


一陣強烈光輝,閃瞎我的眼,才發現我坐在客廳裡,手中握著甚麼東西。打開手心,是一枚戒指──克莉絲真正主人才能擁有的冰刻戒。是嗎?我瞭解了,克莉絲她做了自己的選擇,選擇王者,選擇死亡,選擇解脫。但我一點也不怪她,我只怪自己不是個優秀的主人,甚麼也給不了她,甚麼也做不到。克莉絲,我只希望,如果有下輩子,我想看見妳幸福的模樣,無論在妳身邊的那個人是誰,只要妳能快樂,就夠了。




從那以來,我,好像少了甚麼,說不上來的一種──甚麼


我在現實中保持「行者」的狀態,沒有再回到黑髮的普通人模樣,身體裡源源不絕的能源補足了我的壽命。我回到原本的生活,暗地觀察世界,在她需要幫助時悄悄助一臂之力,不讓任何人有機會找到我的存在。我小心翼翼保持與人的距離,一方面研究時空幾何結構,分析冰刻戒的量子序號──試圖找尋克莉絲家鄉的指標。


這段時間裡,影姬形影不離陪在我身邊,她盡到一位優秀女性能及的一切,無論我做甚麼決定,甚至在她希望與我發生關係時拒絕她,她也只是笑著點點頭說:「神大人,沒有關係,是我太不知分寸。」,她用笑容掩蓋不讓我看見的寂寞表情。我想回應影姬的感情,卻發現做不到,每當我碰她,心裡總會浮現克莉絲的樣子,最後總會回到一個人的世界獨處,不知道明天要用甚麼表情面對影姬。不只是影姬,我下意識拒絕任何女性,彷彿是──與她們交往形同背叛克莉絲。


某一天,我醒來感覺到不同的心情,我決定把影姬當作妹妹,當作家人疼愛。影姬的反應出乎意料情緒化,她低著頭揪著胸口,流下淚來,哽咽地說:「神大人,我可以不當您的家人嗎?不管您心裡是不是還有她,我都不要緊。如果您說需要時間忘記,那我會一直陪伴您、一直等下去,直到您能接納我的那天到來。不管多久我都願意等‧‧‧所以不要把我當成妹妹好嗎?」。之後,我決定和影姬結婚。求婚形同虛設,流著淚,彷彿她是為這一刻存在,她一直以來的答案都沒有改變:「我一直都是您的喔。」。我用我的身體,掃去她冰冷的寂寞。


或許是時候了,面對影姬無私的奉獻,我不能夠三心二意,就算是逼著自己,也得忘了克莉絲,我不准自己對自己的妻子不忠。下定決心後,我把一切可能想起克莉絲的事物丟棄,屏棄所有關於克莉絲家鄉的研究,我要忘了她!我才了解,這些年來的研究,都只是在追尋克莉絲的幻影,她已經不在了,即使我能穿越次元到達她的家鄉,那又如何?克莉絲已經不在了!醒醒吧,夜真井征神!


就這樣,我和影姬開始了新生活。生活不算完美,但我們彼此依賴,越來越像真正的夫妻,影姬對我的愛就像冬日的暖陽,即使我再呆板,也夠彼此溫暖。幾年後,我偶然從口袋裡拿出手帕,卻摸到一個硬物,一個我遺忘已久的──冰刻戒。好不容易忘記的一切開始湧現,混帳!憤恨咬牙,我突然感到一股力量,一種不想承認自己失敗的力量,我用力大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接著用力把戒指丟向遠方,把一切丟得遠遠的!


可是,我的心緒,空無一物,這樣算是活著嗎?


我帶著沉重的心情回家,把一切鎖進心裡,當作一切都沒發生,即使編織謊言,我也不准自己再回想,再痛,我都不准自己背叛影姬。我不再是一個人了,我要對影姬負責,所以好好活下去,照顧好她,盡丈夫的責任,就算──我的精神奄奄一息,凋零惆悵。



「幹──────────甚麼講得像最終回一樣啊,笨蛋主人!?」


克莉絲冷不防用手刀猛巴我的頭,力道之大,撞上桌面的我炸裂桌面。


主選單出門IKEA家具。


「汝要去哪啊!」後腦勺受到來自精靈王的第二次攻擊。


「克莉絲妳人真壞,要打說一聲嘛。沒辦法啊,另一個世界裡的我就是這樣說的嘛。」我抬起頭,啊,腫包了。等等,這樣有沒有長高五公分?羨慕嗎,豆子愛德華?看了看時鐘,現在是早上十點半,昨晚影姬還在的時候是凌晨,也就是說我睡了差不多剛好足夠的時間。


「哪來那麼多世界跟選項啊!又不是H GAME!」妳的腦容量都塞滿這些東西嗎!?


「嗯,重整一下好了,目前為止有三個世界。」


‧世界A:背叛克莉絲,成為中二神

‧世界B:選擇王者,選擇死去

‧原世界:以上兩者都沒發生


「喔?如是說我們兩個平安度過不同的選擇,平安到達現在的這個時間世界線囉?」克莉絲揚起眉毛,就著我身旁坐下,好近!妳呼出的氣好暖。


「就是這麼回事,自從影姬出現後,引起的兩個不同分歧事件,都發生在平行宇宙裡,我們的這個世界則是安然度過,沒有中二神也沒有人死去,我們都做了自己的選擇。」


「因為是精神力者,所以能在睡眠中看見其他世界的自己‧‧‧情緒也絲毫不差一併接收‧‧‧」


「能看見不同的自己跟決定意外地有趣。」


我端倪克莉絲好一會兒,直到她雙頰發紅:「吾、吾之主人汝做甚麼盯著吾猛瞧!?不、不准看!眼珠子挖出來夾進吐司裡喔!」又不是荷包蛋。


「確認妳有沒有受傷而已。」


「啊啊‧‧‧!不、不要一臉平板說這種讓人害臊的話!倒是汝,全身包滿繃帶不是嗎!那些魔族來的時候,汝英勇擋在吾面前,才、才不會受傷呢‧‧‧這樣保護吾‧‧‧吾開心死了‧‧‧」是我的錯覺還是有幾個字特別小,有點看不清楚,等等我去拿老花眼鏡。


「啊,對了,克莉絲妳餓嗎?我去煮飯。」才想起身,唉?怎麼起不了身?克莉絲抓著我的襯衫袖口,等等!這力道完全很有問題啊!報告美國太空總署!找到能夠徒手把太空梭丟進太空的人了!


「吾之主人,吾有話想說‧‧‧」玩不過初號機的拉扯,加上襯衫AT力場快被中和,我乖乖坐下。克莉絲的表情很像上禮拜電視上的女主角,當時她正想跟男主角告白。唉唉?難道她想‧‧‧上電視當女主角嗎!?


「怎麼了?這麼正經?」


「謝謝汝‧‧‧」


喂,剛剛的字大小有8,現在只有6耶。等等我去買顯微鏡。太奇怪了吧!平常說話很有中氣的克莉絲今天竟然要吃華達潤喉糖!?十五分鐘咳嗽OUT!啊,那是斯斯,嗯?是斯斯嗎?是斯斯沒錯吧?


「克莉絲,妳不舒服嗎?低著頭,聲音也小到聽不見‧‧‧感冒了嗎?」我慢慢靠近她,伸出包滿繃帶的左手,她突然抬起頭直視我,兩人的距離差點就碰到嘴唇。


「征神‧‧‧謝謝汝‧‧‧謝謝汝沒有背叛吾,沒有選擇影姬,沒有丟下吾成為世界的神‧‧‧」眼泛淚光,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克莉絲如此感性的神情,和她平常盛氣凌人的模樣天差地遠,這就是所謂的反差萌嗎!?平常「三倍傲不含嬌」一到感性的時刻就瞬間轉職「全甜無傲去霸氣」了嗎!?


「是嗎?我也要謝謝妳,選擇活下來,選擇陪伴無才的主人。」


「啊‧‧‧笨、笨蛋‧‧‧吾只是盡契約義務而已‧‧‧而且汝也不是無才‧‧‧只是有才得不明顯而已。」這樣講更傷人!


「嘛,那就感謝妳遵守契約。」


「還、還有一件事。」


「嗯?」


「昨天影姬還在的時候,謝謝汝包庇吾‧‧‧」


昨天?啊啊,的確,昨天影姬是過份了點‧‧‧昨天晚上,影姬和克莉絲吵架的時候──




「妳是在害怕甚麼?害怕神大人成為神之後,就再也不需要妳了對吧?擁有強大力量後,神大人就不會再對妳溫柔了對吧?」


「哼!吾有甚麼好怕的?」


「哈!一個凡事依賴神大人,卻不懂得珍惜的老太婆有資格說這些嗎?不要以為沒人知道,妳不過就是在利用神大人的溫柔而已!把神大人的溫柔給我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克莉絲沉默,再次開口時,她的聲音微顫:「汝說得對‧‧‧吾是不懂得珍惜‧‧‧」


「哼!知道自己不夠格就別再纏著神大人不放!跟妳在一起只會增加他困擾!」


「吾不懂珍惜征神的溫柔、不懂甚麼時候該撒嬌、不懂侍奉主人的方法,吾甚麼都不懂。但就算是這樣不堪的吾,征神也無私包容,在吾需要他時陪伴吾,在吾害怕時擁抱吾。妳說得對,吾害怕失去征神,所以就算知道自己只會添麻煩、吾還是不想離開征神!」冰潔透亮,宛如沁藍水晶的淚珠悄悄淌下克莉絲不屈的臉龐,她的神情既堅強又極度脆弱,絕境邊緣的不服輸。


「喔喔?是想反省嗎?那還說得如此霸氣凌人,一點反省的意思都沒有吧!我就代替神大人除去妳這不知恥的女人!」影姬身上憑空冒出紅色大衣與鐮刀,不,那是她的「行者」狀態,她打算以精神力了結克莉絲。影姬猛然衝向克莉絲,她的能耐不需說明──那全身冒出的強烈血紅色火焰氣勢,精神烈焰。


「呃‧‧‧!?」克莉絲短而急的驚呼,一半是因為影姬的突襲,另一半是因為我擋在身前,用纏滿繃帶的一手緊抓影姬的巨大鐮刀。


「神大人?您這是做甚麼?為何要包庇這個女人?」影姬的表情簡直像是連續殺人魔──緊皺的雙眉、上揚的嘴角與放大的瞳孔。


「抱歉時間不早了,我想休息了,麻煩妳先回去,有需要我會找妳,今天謝謝妳幫忙。」她一點也沒放鬆鐮刀,我亦毫不退讓,緊緊抓住刀身不放。一般人若是被這把鐮刀砍中,精神不只會承受嚴重衝擊,失去記憶事小,嚴重恐怕破壞保持身體正常運作的反射神經區塊,造成急性休克或者──死亡。


「啊啊‧‧‧」影姬突然輕喘,解除所有精神武裝:「神大人對我冷言冷語,用居高臨下的眼神調教我‧‧‧啊啊,您好壞‧‧‧分明就是要我在這裡獻出醜陋的樣子,侍奉身為絕對不可侵犯主人的您‧‧‧」她手伸進大衣裡,曲起身子,不知道在摸甚麼,還是搓?然後喘得更激烈,流出不少汗水。摸完後她恢復鎮靜,站直身子。她笑得冷漠:「神大人,我相信您最後選擇的會是我,因為我們早就屬於彼此了,從您救我的那一刻起,您就是我的神了。」




昨天晚上影姬就這樣乖乖離開,雖然我不是很懂她到底是來做甚麼的,不過蛋糕應該挺合她胃口吧?


「包庇身邊的人,那是主人應盡的職責,契約上不是這樣寫的嗎?」


「真的嗎‧‧‧?不對!這怎麼可能?汝、汝胡說甚麼?契約上根本就沒這樣說!」她相信了,有那麼一瞬間她很天真相信了!


「嘛,的確沒有,所以我剛才用麥克筆寫上去了,是油性,洗不掉。」


「哪、哪哪哪哪有這樣的?那吾也要寫!」


"汝為吾永遠之主,吾永為汝之僕役,以命起誓,此身永遠奉獻於汝,以愛起誓。P.S除了吾以外,主人絕對絕對絕對絕對不准讓任何人坐大腿!!"


「嗯?甚麼都沒寫?」


「少、少囉嗦!就、就是這樣!」等等,該不會字是白的吧?


「白麥克筆嗎‧‧‧?仔細看應該看得出來寫甚麼‧‧‧」「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准看!!不准反白!!」


「克莉絲‧‧‧不看的話要我怎麼遵守契約?」


「反正不准就是不准!你這笨蛋主人!!人、人家甚麼都沒寫!!」喂,妳那中古氣十足的「汝」怎麼不見了?「人家」是怎麼回事?同學妳完全很有事啊。


「嘛,妳這麼堅持的話我就不看了,那我去煮飯吧。」身體動不了,黑洞!是連光都逃不了的黑洞重力!克莉絲妳又對我的襯衫做甚麼?再拉下去襯衫就要破了,知道再怎麼掙扎也玩不過黑洞,我投降了。看著克莉絲「吾、吾還有話要說‧‧‧」的表情,我坐下了。


「征神‧‧‧這個‧‧‧是要給汝的」克莉絲張開手心,那枚既熟悉又陌生戒指,閃耀孤高的冷傲,在這炎熱的夏天,我甚至感到寒冷,一切全都來自──冰刻戒。


「冰刻戒。」我接過戒指仔細端倪,它和我在另一個世界裡看見的一模一樣,連重量也微妙的重合,還帶有些微疼痛的情感,就在胸口的附近。


「冰刻戒是吾和王者簽訂契約時同時創造的信物,也代表王者真正有實力成為吾之主。契約本身不分主僕關係,要一直到簽訂的一刻,實力在上的一方才自然成為主人。千萬春秋,同吾簽訂契約的對象皆為僕役,沒有人能超越精靈王,成為吾之主──除了王者,還有汝,夜真井征神。只有汝與王者有資格成為吾之主。」她說這些話時,露出緬懷的笑容,彷彿過往的一切鮮明呈現眼前,她的笑容很溫暖,只是眼角帶有一絲憂傷。


「這枚戒指能夠命令妳,而妳絕對無法反抗對吧?」


「不愧是吾之主,果然很敏銳。」她笑了,接著說:「但是這一開始屬於王者的戒指,卻從沒發揮作用,王者從來不命令吾,反倒是把一切打理得完美,讓吾一滴汗都不流,呵呵,真不知道誰才是主人了?」開懷笑顏高掛她的臉龐,展開的細眉果然比較適合她,微笑是最好的化妝品,此話果然無誤,她真的很美。


「直到最後一刻對吧?」


陰霾再次抹去她的開顏,我不想挑起她的憂傷,但是我知道她想和某個人一起面對,她想勇敢正視現實,她就像菖浦一樣勇敢。而在這個關鍵,我是她沒有選擇下的人選。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好好陪她走完最艱難的時刻。她用顫抖的聲音說:「『逃跑,活下去』‧‧‧是王者最初也最後的命令‧‧‧是王者最後的溫柔‧‧‧」


令人痛心的溫柔。所謂「王者」,就是像這樣抱持自我犧牲的溫柔,奉獻人民吧?


「征神,吾很抱歉,沒有在一開始就給汝戒指,吾不夠相信汝‧‧‧才會讓那些魔族趁隙奪去,庫洛會死‧‧‧也是吾害的‧‧‧要不是那枚戒指!如果吾一開始就給汝,根本就不會有這種事!一切都是吾的過錯!吾對汝不夠忠誠!吾應該要更相信汝‧‧‧!」外面下著大雨,裡面下著豪雨,唏哩唏哩、嘩啦嘩啦。天空像是瞬間變陰,等我注意到,窗戶已經能反射我們的模樣。我們映在窗上,雨水打在窗上,就像雨水打在我們身上,身體由不得發顫。


克莉絲不斷抽搐哽咽,她很勇敢,她真的很勇敢。明明心裡很不安、很害怕,卻將一切告訴我,真正的堅強,是將最脆弱的一面呈現他人之前、將最羞恥的一面讓人看見、把床下的書刊告訴妹妹。


「克莉絲,把頭抬起來,我要懲罰妳。」


「‧‧‧好的,征神、吾之主,甚麼懲罰都悉聽便從,只要這樣能彌補‧‧‧」輕咬下唇,克莉絲身上的護甲此刻看來更加薄弱,彷彿不是為了保護她,而是為了增加魅力而穿。圓潤的胸部、細小的蛇腰、滿潤的後臀、修長的小腿、潔白的身軀、粉嫩的肚臍、魅惑的馬甲線、深邃的人魚線以及──唯命是從的意願。


「我的命令是──


‧侍奉我

‧侍奉我吧!

‧用妳的身體侍奉我吧!

‧H!


‧‧‧啊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07:53 , Processed in 0.143339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