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說好我們不要變 -次章- 歸來的魔術師 (阿聖最愛的魔術 ...

[長篇連載] 說好我們不要變 -次章- 歸來的魔術師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查看: 2705
謝立聖
發表於 2014-2-9 16:34:18 |訂閱他
說好我們不要變 -次章- 歸來的魔術師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說好我們不要變  

-次章-歸來的魔術師


-06-

「你……我好像在哪裡看過你耶!」睿雉又在那個公園的長椅上,隨意把玩著手中的戒指,但是有個年輕人,突然站在睿雉面前,像是努力在回想著什麼似的,對睿雉說著。

「我們認識嗎?」睿雉捏住了戒指,然後套回左手小指頭上。

「你….你…你是那個消失的魔術師,對不對?對不對?」年輕人指著睿雉鼻子大喊著,這時,賣麵的阿伯看了睿雉一眼,瞇了瞇眼,然後繼續將麵糰丟入水中,沒有說話。

「你…應該認錯人了吧…」睿雉沒有承認,用右手繼續轉著左手的戒指。

「不會錯不會錯,我不可能認錯,你一點都沒變呀,除了頭髮長了一點之外,其他一點都沒變,你真的超酷的,你三年前那場魔術,到現在還是無人能批敵呀!若你去申報金氏世界紀錄,包你穩上的啦。」年輕人穿著很嘻哈,連說話都有點RAP的調調,睿雉聽的有些不太習慣。

「那場魔術……」睿雉說到這,卻打住了。

「哇,我真不敢相信,我會在這裡遇到你,可以跟你要個簽名嗎?還是任何的隨便一撇都好,來個鞋印我也接受!只要你願意!」年輕人才說完,就急忙的脫下了身上的外套,鋪在地上,好像真的要睿雉踩個腳印,他才甘心似的。

「我可以不簽名也不踩腳印嗎?」睿雉撿起了年輕人的外套問著。

「大師,我真的很崇拜你,那留個唇印可以嗎?」年輕人真的是認真的,不過除了簽名以外的要求,其他的都有點讓人為難。



「我變個魔術給你看吧,這樣可以嗎?」睿雉將外套交還給年輕人。

「哇!當然好當然好,太棒了!!!魔術耶!!!我想都不敢想!」年輕人誇張的肢體動作,有點嚇到了路旁的路人。

「呵呵……你有沒有百元鈔票?」睿雉問著。

「有有有,等我一下,我的錢包…」年輕人差點跳了起來,然後開始在褲子口袋中,翻著他的錢包。

他抽出了一張百元鈔票,拿給了睿雉。

「這是一張百元鈔票喔!我現在…」睿雉接過鈔票後,握到了手裡,正要開始變魔術。

「等一下!等一下!!」年輕人突然又喊停了。

「嗯?」睿雉突然停住了動作,疑惑的看著年輕人。

「我不要看你那招瞬間移動的魔術喔,我不是怕你捲款潛逃,而是怕你瞬間移動後,我又要三年後才能再看到你了!!」年輕人緊張的說著。

「呵呵,不會不會,放心好了…好,那繼續喔!」睿雉笑了起來,然後將緊握紙鈔的那支手,伸到了年輕人面前。

「張開手吧!」睿雉說道,年輕人馬上五指張大的乖乖聽話。


睿雉手一張開,剛剛那百元鈔票不見了…

卻有一堆十元零錢掉進了年輕人的手中……


「哇塞!這比捷運的吸入式收款機還屌!你真的超神耶!!」年輕人看著手中的硬幣說著。

「哈哈哈哈,說的我好像是機器,好,那我就變些機器不能做的。」睿雉大笑著說著。

「真的很神,我不是說你是機器,而是那些機器都沒有你這樣屌耶,太神了,你怎麼辦到的?」年輕人抓著十個十元硬幣驚呼著。

「你把錢在放入我手中吧!」睿雉伸出張大的雙手,年輕人馬上就將硬幣倒到了睿雉手中,半點遲疑都沒有。


接到硬幣後,睿雉大手一握,在張開後,十個十元硬幣,瞬間成了兩枚五十元硬幣……


「太讚了太讚了!!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形容詞了!!」年輕人抱頭叫著。

「把剛剛的一百元還你好了!」睿雉又是一握,兩枚五十元硬幣,頓時又成了一張百元鈔票了。

「你真的是地球人嗎?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了!!」年輕人張大嘴看著。

「呵呵,到目前為止,機器都還是可以做到我剛剛做的那些,所以……」睿雉從口袋掏出了一支筆,拿給了年輕人。

「嗯?現在要做記號嗎?在這鈔票上!」年輕人拿著筆問著,睿雉點了點頭。

「那我畫個星好了!……好了!」年輕人在鈔票上畫了個一筆成型的星星。

「很好!那我現在,將紙鈔握緊,輕輕柔兩下!」睿雉單手接過紙鈔,然後輕輕用單手揉了兩下,在張開手掌。

「紙鶴!」年輕人驚訝的看著睿雉手中的紙鈔紙鶴,驚呼著。

「呵呵,你把紙鶴拆開來看看吧……」睿雉笑著將紙鶴遞給了年輕人,年輕人細心的慢慢將紙鶴拆了開,紙鈔一攤平後,顯而易見的,這張紙鈔,是剛剛年輕人做了記號的那張。

「你實在太棒了!!」年輕人豎起了大拇指頻頻說著。

「你叫什麼名字?」睿雉拍了拍屁股,坐上了長椅,問著年輕人。

「我叫亞鈞,跟冠軍亞軍的亞軍同音,但我的鈞是千鈞一髮的鈞。」年輕人也坐了下來。

「呵呵,亞鈞,你知道我為什麼會成為魔術師嗎?」睿雉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跟他說起這個。

「因為你小時候看了大衛魔術的表演嗎?」亞鈞猜測著。

「不,其實,我是為了一個女生……」

「真的嗎?那……..那個女生很愛看魔術了喔?」亞鈞問著。

「我不知道……但是,每次他看著我變魔術,總是會開心的笑,我好喜歡她那時候的笑容…所以…我才不斷學著魔術…」睿雉看著公園裡秋天時掉落的落葉,早已腐爛緊貼地板的樹葉,被人們踩的處處是鞋印。

「好多人看過你的魔術,都是發出”哇”的驚嘆吧!她怎麼會笑呢?」亞鈞不解,但還是問了。

「可能是她已經看了十多年了吧…」睿雉用腳踢著地上的樹葉泥。

「她好幸福喔,我們要看魔術,還要買票呢!她卻看了十多年!!」亞鈞也學著睿雉踢起了一塊樹葉泥。

「幸福…定義很模糊…,它是種快樂,或是沉浸於某種歡愉之中,或是你苦中作樂,知足常樂的告訴自己,你是幸福的…」睿雉也搞不清楚自己要說什麼了,但他很明白,他知道自己現在的幸福,是屬於哪一種的。

「你住附近嗎?」亞鈞突然問道。

「算是吧…暫時住在附近,我以前老家在附近,但自從爸媽都去了天堂後,我們的房子就被法院拿去拍賣了…」睿雉看往以前老家的方向,有點感傷的說著。

「我也住在附近,以後,你還會常來這公園嗎?」亞鈞問著,怕自己再也遇不到睿雉。

「我會常來的。」睿雉微笑的說著。




積在心中的落葉,不馬上掃掉的話

積久了,等它變成落葉泥…你怎麼踢,就是踢不掉……

於是人們視而不見……

任憑落葉泥被踩的滿身腳印,每一次踩

就留下一個痕跡

每一個痕跡

就讓你在看它一眼

說好我們不要變 -次章- 歸來的魔術師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07-

在台北,只有三種人可以過的很悠閒,第一種,你很有錢,所以你可以悠閒的過著每一天,比如說你擁有百億身價,光是利息你就夠花。

第二種,有人養你,比如說你是學生,你是老人,你是小寶寶,你還沒有工作能力,但是就是有人養你,你就可以過的比較悠閒一點。

第三種,就是有工作的人,雖然你會被工作壓力壓的透不過氣,但你不怕沒有飯吃,至少你有份穩定的工作,你可以在假日時好好在家睡個覺,你可以到戶外走走,你可以跟情人約個會,看場電影……那時候就是他們悠閒的時候。


所以在這三者以外的人們,除非你已經看破紅塵,不食人間煙火,準備出家當和尚了,若不是,那你會非常的辛苦。

在台北,一出門,就是需要花錢,坐車要錢,騎車加油要錢,吃飯要錢,所以,睿雉也是一樣,他深深覺得,若自己在不想辦法去賺錢的話,就算他是世界第一的魔術師,也不可能變出飯來餵飽自己。


「你要找工作?」美慈有點驚訝,驚訝的原因,是因為他一直以來,都覺得睿雉的職業就是個魔術師,她從未看過瑞雉上過一天的班,打過一次的工。

「嗯,我想找個可以讓我從中學習,又可以接觸人群的工作。」


睿雉在104人力網上瀏覽著,看看是否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可是…以前你不是一直都是靠變魔術來賺錢的嗎?為什麼突然想要找工作呢?」美慈很好奇睿雉心中的想法。

「那是以前呀,那時候我雖然是台灣魔術界的頂級高手,光是一場表演,收入就可以讓我安穩的度過一年,但我離開這麼久了,我一切都還是要從零開始,從頭來過。在回到魔術圈之前,我還是要過活的。」睿雉將視線從螢幕上轉到了美慈。

「那你想做什麼樣的工作呀?我說不定可以幫你介紹。」美慈熱心的說著,想要幫睿雉一點忙。

「呵呵,謝謝妳,但我剛找到了不少還滿不錯的工作,我已經寄了履歷過去了,就等他們通知了。」


「你找怎麼樣的公司呀?」好奇的美慈,看著睿雉。

「一些幫人會場炒熱場子的工作,我還滿有興趣的。」睿雉開啟了剛剛找到的一些網頁。


「真的很適合你耶!!我相信,你絕對會讓他們大開眼界的!」美慈瀏覽著那些網頁。


睿雉打算東山再起……

不是靠之前的名氣,而是想要超越過去的自己!


「你過去從沒有任何熱場經驗?」坐在睿雉面前的活動組長,推著眼鏡看著睿雉的履歷表問著。

「嗯,是的。」瑞雉微微點頭。

「先生,很抱歉喔,我們需要的是對於熱場活動方面有豐富經驗的人,我們不希望一個精采的活動,就敗在一個沒有經驗的人手中,抱歉,我們這行,一定都要說的很明白。」活動組長放下了手中的履歷,皺著眉頭看著睿雉。


「很抱歉,耽誤您的時間。」睿雉微笑著,站了起來,對著活動組長鞠了躬,退出了面試的辦公室。


「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在門口等著睿雉的美慈,有點訝異的問著。

「我沒有表演經驗,所以就不為難他們了。」睿雉還是保持著笑容,準備前往下一間公司。

「怎麼會沒有表演經驗?你之前不是有很多場魔術表演嗎?每場人次都破萬耶……」美慈賴在門口,不走。

「他們可能是要”熱場”的經驗吧,那些魔術表演,都是一人獨秀,從頭到尾,不算是熱場表演。」睿雉幫著剛剛推辭掉他的這間公司說話,解釋著給美慈聽。

「可是…可是…」美慈還是不懂,為什麼當初大家都高價邀請的天才魔術師,現在連個熱場表演都沒人欣賞。

「美慈…你就想著,他們沒有錄取我,是他們的損失就好了呀!別替我失望了。」睿雉摸著美慈的頭說著,此時美慈才肯願意移動他的腳步。




「把這些履歷都拿去回收吧。」活動組長轉身拉起了窗簾,看著窗外的景色,一邊喚著工讀生,把今天來面試者履歷表通通拿去丟了。

「組長,來這麼多人都沒有通過呀?」工讀生把散在桌上的履歷收整齊,然後好奇的偷看著履歷上的資料。

「現在的人呀,都是沒什麼實力,就想要來這現實的社會競爭,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料,沒有經驗還說的振振有詞,以為自己穿的整齊一點,說話禮貌一點,就可以博得同情,哈,這招對我沒用的。」組長點燃一支菸,邊說邊抽著,似乎有點越說越激動。

「嗯?這個人!!他怎麼可能會來應徵熱場的表演呀!!這怎麼可能?」工讀生看著最頂端的那張履歷表,瞪大了眼睛,驚呼著。

「什麼什麼人呀?他是總統的兒子喔?幹麻叫這麼恐怖!」組長被工讀生的聲音嚇了一跳,轉過身來看著工讀生手上的那張履歷。

「他…他比總統的兒子還要屌!他可是三年前,消失在這世界上的魔術師呀!!是全亞洲公認最厲害的魔術師!!!」工讀生看著這張履歷,像是看到明星似的,瞪大眼睛看著。

「啊?什麼偉大魔術師?怎沒聽說這號人物!」組長抓了抓頭,瞇著眼睛看著這張沒有任何工作經驗的履歷表,專長上只填了兩個字”魔術”。

「組長,這履歷你要丟了吧!那就送我好了,順便跟組長說聲抱歉,我可能現在就不做了,我先回家了。」工讀生興奮的抱著那堆履歷表,隊組長敬了個禮後,轉身就想跑。

「你這樣走,之前的薪水可就拿不到了喔!你確定…」組長拿出了無法領薪水的賤招,想要留住這個為他做牛做馬的工讀生。

「不領了不領了,這張履歷表若在網路上拍賣,絕對可以賺到比在這上班一年還要多的錢。組長,你幹這行的,別忘記多吸收這方面的訊息呀,掰啦,組長。」工讀生連頭都沒有回,就把門帶上了。




「幹!現在的人死大學生,沒有一個肯吃苦的,還虧我當初收留你,馬的見錢眼開。」組長氣憤的踢了身旁的垃圾桶,大罵著剛剛一溜煙就跑走的工讀生,然後一屁股坐上了他的辦公椅。


但是,剛剛工讀生最後都下的那句話,卻讓組長疑惑著,一張履歷表,怎麼可能賣超過八萬塊?那工讀生剛剛自己說了,可以拍賣那張履歷表,收益超過他再這打工一個月8千不到的一年薪水,那就肯定超過八萬,若那個人的履歷表可以賣到這麼好的價錢,表示這個人肯定不同凡響。


「剛剛那個最後面試的人,我記得他名字裡有個雉…」組長最後還是好奇的打開了網路,在搜尋裡打上了個”雉”+”魔術”……


網路批哩啪拉的列了一堆這方面的搜尋,組長選了第一個網頁。

“本世紀最神奇的魔術師,離奇失蹤”


這頁的標題,斗大的寫著這樣的字樣,組長又推了推眼鏡,繼續看下去。

睿雉就在他秀完本世紀最離奇的魔術後,消失在眾多記者的面前,至今,仍然有許多他的魔術迷,四處打聽著他的消息。

就在他將那張變失敗的卡片,瞬間變到了現場兩萬五千名觀眾的口袋裡時,就再也沒有聽說過他任何的消息了。

根據消息指出,有人在韓國旅遊時,在街頭上看到很像睿雉的一個魔術師正在表演,但當他上前近看時,魔術師就不見了。

也有人說在美國看到他,但只是傳說,到目前為止,他的一切,都成為謎,三年前,睿雉在體育場上變出的那兩萬五千張相同卡片,已有人出價上百萬,至今仍未有一張售出,所有持有這張卡片的觀眾們,只想用這張卡片,換取再看一次他的演出…


「真的是剛剛那個人!!」組長把這篇網路新聞拉到了最底,看著睿雉在體育場表演魔術秀的照片實況,大叫了起來。

「打電話,我一定要把他拉進我們公司,絕對賺翻的!!」組長樂的馬上拿起了手機,但是…

「電話號碼…電話號碼…」他翻著桌上大大小小的文件,可是剛剛那張履歷表,早就被工讀生抱走了…




「太神奇了!!你絕對會替我們晚會帶來最精采的節目!!」滿頭都是白髮的老先生拍著手說著。

「您過獎了,魔術只是為人們帶來娛樂與歡笑罷了。」睿雉把剛剛變的筆,握成一把交還給白髮老先生。

「你太謙虛了,很高興你願意把歡樂獻給我們公司。」老先生笑著說道。


剛剛睿雉變了個小魔術,卻讓這個公司的人事部經理目瞪口呆,睿雉跟老先生借了支黑筆,但睿雉卻可以用那支黑筆,寫出四種顏色的字。

還秀了那招電話卡的魔術,只是這次變的是名片。


「我們活動上的表演預算不多,所以我無法付給你如同高水準般的表演費用,這是我遺憾的地方,不過,我個人一定會贊助你一些道具或是車馬費的,這算在我個人的帳上。」老先生從抽屜裡掏出了一張支票,在支票上寫了一個金額,交給了睿雉。

「這…我還沒表演,不能收錢的。」睿雉不敢收。

「呵呵,你就先拿著吧,算是我們聘請你的一個優待,我相信你一定在想著,我為什麼不怕你拿了錢就跑對吧。」老先生還是將支票塞到了睿雉手上。

「嗯。」睿雉的心事被猜中了,雖然他沒有意思要拿了錢就跑,但是能先領薪水再工作的工作,不是有詐就是老闆腦袋有問題,這是大家都會考慮的基本問題。

「呵呵,魔術師都有個共通點!你一定知道!」老先生笑著說道。

「魔術師一定說到做到!」睿雉也笑了。

「哈!我就知道你是個年紀輕輕的資深魔術師!!」老先生笑的滿臉皺紋,然後輕拍著睿雉的肩膀。


門外的美慈,早就從為隔音設備不怎麼好的門,從頭聽到尾了。

那天晚上,美慈買了一支手錶,送給了睿雉,一來恭喜睿雉找到了第一個公開表演的機會,二來讓睿雉不用掏手機,就可以看到時間。

第三個用意,美慈只放在心裡。


美慈希望睿雉戴上這支錶後,每看一次時間,就想她一次……


睿雉回禮了……

送給了美慈一套SNOOPY床單棉被和枕頭套

這是美慈房間裡唯一缺少的SNOOPY周邊商品…

說好我們不要變 -次章- 歸來的魔術師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愛情能睹物思人

也能觸景傷情…

說好我們不要變 -次章- 歸來的魔術師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08-

台北突然在午後來了一陣又大又猛的雷陣雨,烏雲像是翻倒茶杯後溢出的茶水,一瞬間就佈滿了整個台北市上空,這時的睿雉,正和美慈坐在地底下的捷運裡,完全沒有感覺到任何下雨的氣息。

「…換你說故事了喔!」美慈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對睿雉說著。

捷運車廂裡,零散的乘客各自佔據著角落,有人聽MP3,有人看報紙,有人打著瞌睡……伴隨著捷運加速時,發出的那種特殊聲音,大家都很安靜的做著自己的事情。

「嗯,你不說我都忘記了呢!」睿雉看了看即將到站的跑馬燈字幕,拉鬆了領口的領帶。

「你不可以賴皮喔,上次是我說故事,現在換你了。」美慈隨著捷運的晃動,移動了一下腳步。

「嗯,那我就繼續說下去……」


在台東的生活,其實跟原始人沒有太大差別,水是我們自己從山上接來的山泉水,吃是吃自己種的菜,唯一和原始人有差別的,就只有我還可以用的到”電”。

但我們沒有電話可以跟外界聯絡。


「我?過的撲克牌手法,你現在練習的如何?」師父躺在病床上,閉著眼睛問著我,那時候,師父已經沒有力氣可以站起來走動了,三餐都由我餵他,但是,他還是堅持要我學完他所有魔術…

「我大致上都可以上手了,你不用操心,好好養病!」我緊握著師父的手,但是師父沒有力氣將我的手緊握…

「我的病,已經無法醫治了…你一定要趕在我離開之前,把我畢生所學,通通都學會…」師父開口閉口都是魔術,就連我在餵他吃飯時,他依然念念不忘,看著師父隨著癌細胞的擴散,日漸消瘦,而且越來越沒有力氣,我如何能忍心繼續學魔術,每天我都在研究著如何治好師父的病…


那時候,我對魔術,是處於完全放棄的狀態,但是師父閉著眼,都可以知道我有沒有勤快練習,雖然騙人是魔術師的專長,但魔術師卻無法欺騙魔術師…

我的謊言,很快的就被師傅拆穿了,他光是摸我的手,就知道我練習的程度,最後…為了不讓師父失望,不讓他對我發脾氣,只好照著師父的話,每天重複練著。


「魔術沒有訣竅,只有不斷的練習!不斷的練習!」師父最常說的,就是這句話,睿雉對著美慈說著,這時候的睿雉,正和美慈坐在捷運站的出口處,望著大雨在屋簷外狂下。

「………」美慈沒有打算接話,但睿雉卻又沒有繼續說下去了,美慈看了看睿雉。

「是不是…你只要想到跟師父相處的那段日子,就會很傷心?」美慈問著,因為美慈又看到睿雉眼角的水珠了。

「………」睿雉沒說話,看了看人行道上拿著書包,邊躲雨邊跑步的學生,他倒吸了一口鼻涕,擦掉了眼角的淚珠,微微點了點頭……

「那你不要說了,我不想看到你傷心,我們有空一起到你師父的墳前上香吧!不要難過了……」美慈輕拍著睿雉的背說著。


過了數分鐘,雨勢還是沒有變小的感覺,這場大雨,不知道會不會一直下到深夜。


「你披著!」睿雉突然把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了下來,披到了美慈的背上,然後蹲了下來。

「我不冷呀…你蹲著做什麼呢?」美慈好奇的問著。

「我揹你!快上來吧!」睿雉還是蹲著。

「揹我?要去哪?」美慈還是一頭霧水。

「你先上來我再告訴你!」睿雉說著。


美慈有點疑惑的靠上了睿雉的背上,睿雉一站起來,美慈就牢牢的揹在睿雉的背上了。


「外面在下雨耶,你怎麼往外衝!?」美慈被突然往屋簷外衝的睿雉嚇了一跳,但睿雉沒有回應,只是抓緊了美慈,在人行道上冒著雨,奔向美慈的家。


美慈緊緊抓著睿雉的肩膀,這是美慈第一次這樣緊貼著睿雉的肩膀,雖然雨水冰冷的從天而降,但是睿雉熾熱的皮膚,正發燙的溫暖著美慈臉頰。

美慈沒在問著睿雉,將臉緊緊貼在睿雉的背上,牢牢抓住睿雉的肩膀,她知道,睿雉正奔往她該回去的地方。



「哈楸!」正在拿毛巾擦頭髮的睿雉,突然打了個噴嚏。

「你快去拿吹風機吹啦!不然感冒了怎麼辦!」美慈將吹風機塞到了睿雉懷中,但睿雉還是習慣用毛巾擦頭,吹風機那轟隆隆的作響聲,他一秒都無法忍受。

「我頭髮快乾了…」睿雉指著他的頭說著。

「快乾也要用吹風機把頭吹熱呀!!!快去快去!!」美慈堅持著。

「真的乾了!」睿雉將頭低了下來,想讓美慈摸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乾了。


但美慈卻沒說話,卻抱住了睿雉。


「你好久沒抱我了!」美慈緊緊窩在睿雉懷中,小聲的說著。

「ㄜ……」此時的睿雉,額頭上滑下了一滴還沒擦去的水滴。


他們倆,就這樣抱在一起,沒有言語,沒有後續動作,就這樣抱了好久。

直到美慈的手機突然響起,美慈才鬆開緊繞睿雉胸膛的雙手。


說好我們不要變 -次章- 歸來的魔術師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09-

「喂!?」電話那頭,是個男人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興奮,又有點顫抖。

「請問你是?」美慈對這陌生的來電號碼一點印象都沒有。

「啊?怎麼是女生接的…這支電話不是睿雉魔術師的嗎?」突然那聲音不再顫抖,也變的有點失望的口氣。

「喔喔,你找睿雉喔,待會!他在旁邊!!」美慈說完,就將電話拿給了睿雉。

「找你的!說不定是要跟你說面試結果的。」美慈笑著說著。

「喂?你好…」睿雉接過電話。

「哇,真的是你!!你….你好…我是…非常愛看你變魔術的魔術迷,你真的超屌的!!」那男人又開始緊張起來了。

「謝謝你,請問…你是從哪裡得到這支電話號碼的?」睿雉有點疑惑,聽這口氣,不像是今天面試的那些主管們的聲音,而且睿雉只有留美慈的電話在履歷表上,因為睿雉目前是沒有手機的狀態,只好留了美慈的電話。

「對不起…對不起…我…我…是在我們公司要丟掉的履歷表上面看到你的電話,我..我才很冒昧的打了這支電話。對不起…對不起…」那男人直直道歉。

「呵呵…不要緊的,找我有什麼事情嗎?」睿雉問著。

「我…我…我想再看你變魔術!你還會重出江湖嗎?你最近的一場表演,會在哪裡舉辦呢?我可以帶我朋友們去嗎?我朋友們都超愛你的,完蛋了,若他們知道我有跟你說過電話,他們一定會圍毆我的!!!」那人說話突然又變的流利又快速。

「你說話真快,呵呵,我最近的一場表演,應該是會在芙陽科技的尾牙晚會,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讓非員工的人們進場,而且…我的表演也只有短短的五分鐘熱場時間而已…」睿雉說著。

「芙陽科技,那我知道,那尾牙時間是什麼時候?在哪裡?」那男人又問道。

「地點是在芙陽科技的公司一樓大廳…時間是下星期二晚上六點…」睿雉回想著白髮老先生跟他說過的時間和地點。

「好,我抄起來了,我不打擾您的寶貴時間了,我會帶朋友去看你變魔術的,另外…我一定會把你的履歷表錶框起來,絕不會拿去網路上賣掉的!!晚安!!」那人說完,就掛了電話,留下一臉茫然的睿雉,拿著電話。


「誰呀?是要你去表演的嗎?」美慈好奇的看著把電話交給她的睿雉。

「應該是一個公司的工作人員…他撿到我的履歷表…」睿雉把剛剛的情形跟美慈說了一遍,美慈聽了一直咯咯發笑。


但美慈始終不明白,為什麼睿雉始終不願進她房裡陪她一起睡,寧願縮在客廳小小的沙發上。

是魔術師的一種特別儀式嗎?像是運動員要比賽前,都儘量保持清心寡慾,才可以在比賽時保持最好的狀況?

美慈沒有問,睿雉也沒回答,但美慈很懷念那段他們倆一起窩在小小的單人床上,看著天花板,彼此交換著夢想的那段時光。




穿著印有浮陽科技字樣的POLO衫員工,在大廳穿梭,大家引領期待著尾牙晚會的開始,大廳中央放著各式的美食,任人挑選,台上的主持人,正整理著服裝,準備宣布晚會的開始。

但這時候,場外卻有一群人,探頭探腦的往大廳裡看,保全人員站在門口,堅持不讓他們入場。


「拜託拜託,這場魔術秀,我們大家都很想看,可不可以通融一下,讓我們進去看開場的魔術秀就好!?」一個帶著棒球帽的年輕人,手中還有個加油牌,上面寫著睿雉兩個大字。

「這是規定,非本公司員工,不可以進到我們尾牙的會場!!」門口的保全說的有點無奈,但卻沒有半點退讓。


這群人,從下午五點就開始跟保全人員溝通了,但經過了半個多小時,還是各持己見,沒有任何進展。


「求求你!!不然我下跪求你,讓我們進去五分鐘就好,五分鐘!他的表演就快開始了,拜託你了!!!」那個棒球帽的年輕人,幾乎快要跪到地上去了。

「讓他們進去吧!」保全人員還沒開口,身後突然傳來了這聲音,保全人員一回頭。「總…總經理…這…」保全人員對總經理做的決定,似乎有些疑惑。

「我們公司的尾牙歸尾牙,表演歸表演,好的表演,既然觀眾都來了,就一起欣賞吧!」滿頭白髮的總經理,微笑著說道,魚尾紋看起來還真慈祥。

「嗯嗯嗯,你們看過他的表演後,包你每場他的表演都會想去看的!!」棒球帽男興奮的揮著手中的加油牌。

「呵呵,快進去吧,你們可以享用裡頭的任何食物,別客氣。」總經理指著大廳中央桌上的食物說著。

「謝謝!!我們剛吃過麥當勞,我們看魔術就可以了。」棒球男說完後,轉身揮著手,帶著他的大批朋友們,衝往舞台前方的空位。




「各位浮陽科技的員工們,大家晚安,我們今年的尾牙,準備了最棒的禮物,也準備了最好的表演,希望在場的各位,能玩的非常愉快,我們尾牙晚會,現在正式開始!」主持人穿著黑色西裝,拿著無線麥克風,宣佈著晚會開始。

現場大家掌聲、歡呼聲四起。

「我們首先,要請我們總經理上台說幾句話。」主持人請剛剛那位白髮總經理上了舞台。

「陪著我們芙陽努力打拼的各位,雖然,我們沒有辦法把尾牙的獎品,年終獎金,弄得像是鴻海那樣彭派,那樣慷慨,但是為了慶祝我們去年的營收,比去年成長了42%,我們所有員工,都將會有4個月的年終分紅。」白髮總經理很開心的把這份喜訊,告訴了在場的每一個員工。

「哇!太棒了!!」

「余總~!我們愛你!!」

「芙陽萬歲!!」諸如此類的歡呼聲此起彼落的從觀眾席中傳出。

「營收成長42%…很多嗎?他們幹麻那麼開心?」棒球帽男瞇著眼疑惑著。

「當然多啊!我們芙陽科技去年總營收就有6億多,今年就破十億了!!!你說多不多?」棒球帽男身邊的一個芙陽員工對著他解釋著。

「各位!我了解你們的心情,都非常開心,也非常興奮,不過,接下來的這個節目,是我個人非常推薦的一個節目,對於今天晚上的晚會,我們尾牙籌備小組,非常的用心,每一個節目的演出者,都安排讓我親自過濾,而這接下來的這個節目,我保證,絕對不會讓各位失望!就讓我們拍手歡迎,魔術師睿雉!!」


白髮總經理首先鼓起了掌,員工們也熱情的拍起了手,頓時,整個大廳被掌聲淹沒了。

睿雉穿著一套黑色西裝,拍了拍了臉頰,從後台步上了樓梯。

看著台下的觀眾,揮了揮手,跟大家打了招呼,然後從主持人手中接過了無線麥克風。


「咳,各位!晚安!」睿雉清了清喉嚨,有點含蓄的跟大家打著招呼。

「睿雉!!加油!!~我們愛你!」台前那群由棒球帽男帶領的後援隊揮著手中的旗幟和加油齊聲大喊著。

「呵呵..謝謝!!」睿雉對他們點了點頭。



「一場好的表演,一定要有很棒的配樂!所以,我今天帶了一張唱片,裡頭的古典樂,我深深覺得,可以和我的魔術融為一體。」睿雉說完後,就從西裝外套裡頭,拿出了一張黑膠唱片,然後走到了主持人身邊。

「可以幫我放這張唱片嗎?」睿雉問著主持人。

「ㄜ……我們並沒有準備播放黑膠唱片的機器耶……」主持人被睿雉突如其來的請求,弄得有點尷尬。

「喔喔喔…我忘記這種唱片機已經不通用了,抱歉抱歉。」睿雉像是恍然大悟一般,轉過了身子,看著大眾。

「哈哈哈…」這時,芙陽的員工們看著睿雉裝無辜的表情,大笑著。

「不過沒關係,這種唱片播放的原理很簡單,給我一點時間,我來現場DIY製造一台唱片機。各位,請問你們有人有帶筆的嗎?」睿雉問著台下的觀眾們。


「我有!!」一個芙陽員工站了起來,拿出襯衫胸前口袋的一支原字筆。

「太棒了,你可以丟給我嗎?」睿雉擺出了要接筆的姿勢,那員工也很配合的把筆拋給了睿雉。

「太棒了,好,抱歉,可以跟你借一支手指頭嗎?」睿雉拿著黑膠唱片,走到了主持人身邊,問著主持人。

「嗯?這樣嗎?」主持人伸出了右手大拇指。

「這隻指頭的寬度非常的適合,我們把唱片放到你的手上。」睿雉把黑膠唱片放到了主持人的手中,唱片中央剛好有個根主持人拇指差不多大小的孔,就這樣掛在主持人手中。

「現在我們只要讓唱片轉,就可以放上讀取唱片的磁頭了!!」睿雉說著,就輕輕轉起了唱片。


唱片起初是靠著睿雉轉動的力量在轉動著,但睿雉看著唱片轉動的速度有點上軌後,就放開了手,但是唱片還是自己再轉著,沒有任何要停下來的跡象。

大家看到這幕,都發出了不可思議的呼聲。


「唱片已經在轉了!接下來,我們就把讀取磁頭放上去。」睿雉拆開了筆蓋,拿著筆,用筆尖垂直的去碰觸唱片的讀取面。


此時,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那支筆真的發出了樂器的聲音,而且還非常的清楚。


「抱歉,忍耐一下下,我魔術很快就結束。」睿雉這樣一說,台下又是哄堂大笑。


但此時,從筆傳出的古典樂,突然風起雲湧的彭派起來,像是電影裡頭千軍萬馬正在激戰的配樂,睿雉拿著筆的那支手,突然一收,但比卻垂直的站在唱片上,繼續放著音樂,此時,掌聲和歡呼再度淹沒了全場。

睿雉靈巧的雙手,突然瞬間多出了兩副撲克牌。


魔術

正式開始!


一場沒有冷場,伴隨掌聲和赫彩的表演,短短的五分鐘,配樂也很巧妙的在睿雉拋出手中所有撲克牌的那瞬間,停止了。

也在停止那瞬間,撲克牌消失在一團煙霧裡。


所有在場的觀眾,手掌都拍的紅腫了,還是熱烈拍著。




魔術它迷人的地方,就是你就算知道你被騙了…

但你還是會努力拍著手……

說好我們不要變 -次章- 歸來的魔術師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10-

睿雉的第一場表演,很快的就傳開來了,許多曾經看過睿雉魔術的人,聽到這消息後,紛紛都到處打聽著睿雉下一場魔術表演的消息,但卻沒有任何下文。

但卻有許多報社記者聽到這消息後,雖然找不到睿雉最新的動態,就把睿雉過去的一些表演和生平拿出來做報導,而且還自己加了斗大的標題 “東南亞最神奇的魔術師即將重出江湖”!!


「重出江湖……」睿雉翻著晨報上的這篇報導,面無表情的唸出了上頭的標題。

「哇,你上報了呢,可惜那天尾牙你沒有邀請記者來。」美慈把剛做好的蛋餅推放到了睿雉面前。

「記者…呵呵,我覺得,魔術是很單純的……不一定要搞的很像是歌手新歌發表,或是政治人物發表政見一樣……嗯嗯,好吃!!」睿雉咬了一口美慈做的蛋餅。

「呵呵,也對…那你今天打算要做什麼呢?」美慈正在欣賞著他心愛的男人,吃他親手做的早餐。

「四處逛逛!」睿雉簡單的回答,繼續享用著美味的早餐。

「你要去逛街喔?好奸詐喔,趁我要上班的時候逛。」美慈嘟著嘴。


睿雉看到美慈這樣的反應,嘴角上揚,然後放下手中的筷子,從褲子的口袋裡掏出了一盒撲克牌,然後在美慈面前晃了兩下。


「你要去買魔術道具?你不是從不買道具的嗎?」美慈有點驚訝的問著。

「我要去變魔術,不是買東西。」睿雉完全被打敗了,攤在沙發上笑著。

「是喔…那你要去哪裡變呢?說不定我下班可以去看你!!」

「我不一定耶…街頭魔術…對魔術師來說,不是賺錢…而是在測試自己到底有多少功力而以…所以我不會在定點停太久…」睿雉又拿起筷子,吃起蛋餅。

「是喔……啊!我上班要遲到了!」美慈抬頭看到已經超過7點45分的時鐘,驚慌的跑進了房內換衣服。


睿雉微笑著看著美慈的背影,突然想起了國小的她…跟現在沒什麼變。


「你不吃午餐喔?」美慈坐在翹翹板上,看著正坐在靜止鞦韆上的睿雉。


睿雉沒說話,但卻搖著頭,意思是說我不餓。


「啊?你午餐被人家搶走了嗎?是誰這麼可惡呀,我幫你去跟老師說…」美慈說完,就從翹翹板上跳了起來,準備往教室衝。

「啊…我吃過了!!」睿雉這才開口喊著,這時美慈才停住了腳步,轉頭看著睿雉。

「你有吃飽嗎?」美慈斜著頭問著。


睿雉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那你變魔術給我看……」美慈跑到了睿雉身邊,要睿雉變魔術給她看。

「魔術……」睿雉看著自己的鞋尖,不知道該變什麼魔術。


就這樣沉默了幾秒,睿雉發呆,美慈等待……


「啊!我要回去午休了……不然我們班的秩序又是全校最後依名!!我先回去了喔!!!」美慈突然打破沉默,跳離了鞦韆,往教室奔去。


15年後,睿雉坐在沙發上,看著美慈匆忙跑往門口的背影,睿雉微笑著跟美慈說再見。




星期二的上午,碧潭的遊客三三兩兩的在湖畔旁釣魚,連攤販都懶的坐在自己的攤位前,整個碧潭河畔,像是停擺了一般,湖畔邊的天鵝小船,隨著微風,左右輕輕搖擺著。

睿雉站在河岸邊的階梯上, 看到一個有點年紀的阿伯,正在自己的釣竿旁打著瞌睡。

睿智跨出腳步,走到那阿伯的身邊。


「這邊的魚仔多嗎?」睿雉用台語問著這位阿伯。


阿伯頓時清醒了過來,抓緊了釣竿,以為有魚上鉤了。

拉了幾下後,發現自己剛剛打了瞌睡,又看看身邊的睿雉。


「你說啥?」阿伯瞇著眼問著睿雉。

「這裡的魚仔多嗎?好不好釣?」睿雉坐了下來,微笑的問著阿伯。

「普通啦,青菜釣釣!」阿伯把視線轉回在水面上一動也不動的浮標,打了個呵欠。

「今天都沒釣到半尾?」睿雉探頭看了看阿伯放在水邊的魚網問著。

「運氣不好!釣沒有!」阿伯搖著頭說著。

「我今天運氣不錯,可以給我試試看嗎?」睿雉問著阿伯。

「這邊沒有什麼魚啦!我在這打發時間而已。」阿伯並沒有打算要把魚竿借給睿雉。

「那……我用撈的好了!」睿雉邊說,邊捲起外套的袖子,準備要伸手到水裡撈魚。

「說笑,你若用手撈有的話,我就叫你……」阿伯的最後兩個字”阿公”還沒說出口,睿雉已經單手抓起了一尾活蹦亂跳的吳郭魚。

「哇,這魚好刺!」睿雉被這條吳郭魚尾巴擺起的水花,濺的滿臉都是水,趕緊把這條兩個手掌大的吳郭魚,丟進了阿伯的原型魚網裡頭。

「我就叫你……」阿伯看的有點傻眼,還在重覆剛剛自己念的最後一句。

「嗯?」睿雉剛剛沒有聽清楚阿伯說的話,睜著眼睛看著阿伯。

「高手!」阿伯張著嘴說著,然後將手中的釣竿,遞給了睿雉。

「年輕人厲害厲害,看來你今天運氣真的不錯,那就幫我釣點魚吧,讓我們家晚上加點菜。」阿伯完全相信睿雉今天運氣特別好。

「謝謝……那我努力看看好了。」睿雉瞇著眼笑著,接過了釣竿,甩了甩竿子,彈力很夠。


睿雉站了起來,把手中的釣竿,往自己後頭伸,動作像極了正在海邊準備甩竿的海釣客。


「這邊不是海耶……」阿伯疑惑的提醒著睿雉,但還沒說完,刷的一聲,魚竿已經甩了出去。


魚鉤和鉛錘,帶著浮標往河岸的另一頭飛去。

但這一拋還拋的真遠,碧潭吊橋不過50公尺不到,但睿雉竟然將鉛錘拋到了對岸的山壁,鉛錘撞到了山壁後,匡的一聲,帶著一些小碎石塊,一起掉進了潭中。


「啊……」阿伯不知道自己該開口還是閉口了。

「哀呀…好像拋太遠了…」睿雉開始努力的收著線。

「你剛剛沒有換餌,這樣哪釣的到。」阿伯這時才想起,剛剛睿雉接過魚竿後,並沒有補餌。

「對喔…那我在收回來換好了…」睿雉加快了收線的動作,但就在這時候,魚線像是被什麼東西咬住似的,睿雉怎麼收都無法收回來。

「有魚上鉤了!!!」睿雉喊著。

「瞎米!」阿伯也瞪著瞬間沉入水底的浮標喊著。

「快拉,快拉,一定是條大魚!!」阿伯突然回過神來,搶回了睿雉手中的釣竿,和這條大魚搏鬥了起來。


就這樣,阿伯收收放放,放放收收的好久,過了數分鐘後,終於把那尾不知道什麼魚的魚,拉到稍微靠近岸邊的位置,阿伯將魚竿高舉,想把這條魚的廬山真面目看個清楚。

但拉出水面的,不是魚……

而是一個圓形網子。

而且跟阿伯的好像!!


「夭壽!!拉了老半天,竟然拉到垃圾!!!」阿伯氣的直跳腳,但還是要把魚鉤收回來,只好慢慢的把那個圓形裝魚用的魚網托到岸邊。

「阿伯,這個魚網跟你的長的好像喔!」睿雉指著那個載浮載沉的魚網說著。

「哪有,我的魚網…」阿伯低頭看自己的魚網。

「我的網子去哪裡了?夭壽,瞎郎給我幹走了。」阿伯四處張望著,想把可惡的小偷揪出來。

「說不定就是現在釣到這個呀,真的長的很像耶。」睿雉提醒著阿伯。


阿伯這時把那魚網拉到了伸手可湒的地方,他用手將魚網拉了起來,正要罵”是誰夭壽把我的網偷去丟水裡的”時候。

卻發現這個網子格外的重,始力拉起,阿伯一屁股往樓梯上跌坐了下來。

他才發現,他自己的魚網中,滿滿都是活跳跳的魚……


「阿伯,看來,今天是你運氣比較好呢。」睿雉幫著老伯把魚網拉到岸上,然後拍著阿伯的肩膀說著。


阿伯一臉茫然,傻傻坐在樓梯上。




美慈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時間,他匆匆忙忙的打了卡,掏出了手機,很開心的準備打給睿雉……

但是手機號碼找了老半天,就是找部到睿雉的名字,她才想起,睿雉沒有手機。


「我怎麼這麼笨,我應該把手機留給睿雉的……完蛋了啦,我今天沒有辦法去看睿雉變魔術了…」美慈敲著自己的頭說著,但這時候,握在手中的手機響了。


無號碼!

會是誰呀?詐騙集團嗎?

已經接詐騙集團電話接到稀以為常的美慈,輕鬆的按下了通話鍵。


「美慈嗎?」睿雉站在碧潭7-11旁的公共電話前。

「你怎麼知道我在找你?」美慈不敢相信睿雉會這麼巧的在這時間打給她。

「因為你早上出門的時候說,你下班的時候會打給我呀。但我都還沒說我沒有手機,你就跑走了…所以我就打給你了。」睿雉對著電話筒說著。

「人家不是故意的嘛……你現在人在哪裡呀?」美慈趕緊問著睿雉的所在地。

「你到碧潭來吧,我們去吃晚餐,我在捷運站出口等你!」睿雉笑著說著。

「碧潭?那邊有什麼好吃的嗎?」美慈疑惑的問著。

「很多很多的烤魚!」




愛情就好像釣魚,你就算佔到了最好的釣魚位置…

用了魚兒們最愛吃的餌,對於起竿的時機也非常熟練…

但是

當浮標沒有動靜的時候

你就只能等……

說好我們不要變 -次章- 歸來的魔術師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未完待續...

敬請期待,最終章...絕世無雙的頂尖對決!!!

說好我們不要變 -次章- 歸來的魔術師  (阿聖最愛的魔術小說推薦給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3 19:41 , Processed in 0.173499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