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一覺醒來變主人」-9 班奈迪克‧康伯派屈 ...

[長篇連載] 「一覺醒來變主人」-9 班奈迪克‧康伯派屈

查看: 1870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4-1-2 14:24:45 |訂閱他

「一覺醒來變主人」-9 班奈迪克‧康伯派屈


「你是‧‧‧克莉絲的主人?」黑髮赤瞳男子瞇起雙眼,似乎在思考甚麼。我注意到,他一身黑色大衣彷彿冬天常見的英國人裝扮,和克莉絲那來自異世界的裝束有著偌大差異。

男子一頭黑髮,深紅瞳孔。一身黑色大衣,黑色皮褲,黑色手套跟白色上衣,只有臉露出死白膚色,紅色瞳孔跟黑髮在白皮膚下十分顯眼。身高大約一百八十公分,體重大約七十。大衣下的身軀精實健壯,外表冷漠中性,與其說帥氣,不如說有種王者與亡者的氣息。五官很精致,戴上假髮也能輕易喬裝成女人。不像東方人亦不像西方人,聲音十分低沉,很像班奈迪克‧康伯派屈。(原音重現!!http://www.youtube.com/watch?v=Li6cqjpMRc4


「不,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現在,你才是她的主人。」克莉絲過去的主人為何在這裡?不,他是──


「你‧‧‧你不是真的‧‧‧你是克莉絲心裡的記憶投射人物──你是她的回憶?


「正是如此,我不過是克莉絲記憶中的我罷了。


「等等,班奈迪克,你來自我的世界嗎?」我這樣叫他時,他只是笑了笑,一副悉聽尊便的樣子,是個隨和的人。另外他的裝扮跟言行一點也不突兀,即使在現實世界裡見到也不會奇怪,很真實的一個人。


班奈迪克‧‧‧一位好演員。這個嘛,我們不都來自同一個地方嗎?」他淺笑,我似乎明白這話的涵意。


「克莉絲怎麼了?為什麼整個精神世界都冰凍了?甚至代表『潛意識』的人民『本我』的動物都結凍,發生甚麼事了?」


「『本我』,原始本能的自己。『自我』理性的自己。『超我』擁有犧牲奉獻的自己。」班奈迪克突然說起「佛洛伊德」的心理學。這些我很清楚,因為我進出他人的精神不下萬次,嗯,聽起來有點怪怪的。


「你是說?」


「她的精神受到過度打擊,自然反應下,封鎖了自己的內心跟情感。」


「你是指剛才的夢嗎?但我已經把夢清除了啊。」


「對她來說,即使知道是夢,失去你的痛楚,卻是真實烙印在精神上的。」他看向一旁冰凍的孩童,摸了摸她稚嫩的臉龐,他的表情平靜眼神卻充滿慈愛。


「不對,不是這樣,克莉絲不會因為失去我這麼痛苦‧‧‧不是這樣‧‧‧有哪裡怪怪的‧‧‧」克莉絲是堅強的女性,她不會因為這些事失去自我,更不可能因此封鎖自己的感情,即使我是她的主人‧‧‧主人?等等!


「你注意到了呢。」班奈迪克淺淺一笑,夾帶孤獨疲憊的感覺,瞬間地心引力彷彿倍增,我也感受到那份寂寥。


「如果克莉絲的精神都冰凍,為什麼你這個主人會在這裡?所有記憶投射人物都受到冰凍才對,你到底是誰?就算是真正的班奈迪克也頂多賺很大,不可能有這等能力。」


「我說過了,我是過去的回憶。」只是回憶的話不可能‧‧‧等等,如果‧‧‧我想到另一個可能性。


「你很強,至少在克莉絲的記憶中是如此‧‧‧所以在她的精神裡,賦予了你高度權力,沒錯吧?」


「似乎是如此。」


「還有另一點,你對克莉絲很重要,所以她精神世界的支柱‧‧‧有一部份是以你為基礎,所以你擁有更高度自由活動的權力對吧?」


「真敏銳,看來把克莉絲交給你,我不需要擔心甚麼。」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黑色手套,似乎在思考甚麼。


「不,班奈迪克!麻煩你別亂丟克莉絲,好好照顧她才是真的‧‧‧」「有件事想拜託你。」


「噯,我話還沒說完呢。」演員賺再多也不該耍大牌啊。


「克莉絲的心裡有道創傷,十分深沉痛苦的創傷,是我造成的‧‧‧我希望你能治好她,拜託你,克莉絲的主人。」創傷‧‧‧?我所感覺到的違和感,原因就是這個吧?他注視我,那雙赤瞳有著難言之隱,他瞞著我甚麼?是好萊塢要找別的演員替代你了嗎?


「嘿,你才是有資格成為克莉絲主人的人,不要說『曾經』了,把她帶回去,好好照顧她,不要讓她難過才是真的。你造成的創傷,就該自己彌補!」這個男人的強大不用語言就能感受,光是他的語言就有一種令人不得不甘心順從的力量,是音頻嗎?低沉的聲線宛如重力,不,是我的錯覺嗎?我總覺得,他就是重力本身,或者說──黑洞。


「‧‧‧‧‧‧」


「你對克莉絲做了甚麼,讓她受傷?」


「我離開了她,讓她孤獨一人,直到遇見你之前,不知道過了多少個世紀‧‧‧她很痛苦,但卻又不能自我了斷,就因為我‧‧‧」啪!我一把抓住他的領口、拉近距離、直瞪他的血色雙眼,他沒有迴避,只是直直的看著我,那雙眼神,有著無盡憂傷。我放開他,冷靜點,夜真井征神,真不像你。不應該妄下結論,要先知道原因,否則就跟某鬼島的媒體一樣糟糕了。


「為什麼離開她?」我的聲音微微顫抖,一般人不會察覺的程度。


「你果然跟一般人不太一樣,懂得運用理智,先判斷清楚狀況再下結論。」果然‧‧‧?


「回答我的問題。」「‧‧‧‧‧‧」他沉默,算了。


「總之,我會把克莉絲送回原本的世界,你要好好照顧她,知道嗎?不要再讓她難過了‧‧‧光是待在她的精神裡,我都感覺得出來,你對她有多重要──到處都是你的記憶氣息。」到處都是班奈迪克的重低音波動。


「‧‧‧我做不到。」


「想推卸責任嗎?射後不理是最糟糕的行為。自己造成的創傷要自己治療,況且解鈴仍需繫鈴人。這是你應盡的義務!你是她重要的主人不是嗎!你這天殺的班奈迪克!」


他搖搖頭:「不可能。」「少推卸責任了‧‧‧!」


「我已經死了。」



「‧‧‧‧‧‧!?」


「死了,那一天,我和克莉絲的人民,全遭抹殺,無一生還,只是一瞬間,成千上億的生命灰飛煙滅。死去之前,我給了她一個命令:『逃跑,活下去。』」所以失去主人的痛楚‧‧‧造成了她的創傷,怪不得那個夢,『神』的夢境會造成她的精神冰封‧‧‧克莉絲已經失去過主人一次‧‧‧那個夢境就像鹽巴,灑在她過去的傷痕上。過去的主人對克莉絲太過重要,失去的痛苦讓她無法自拔,夢境帶來的痛苦──失去我的痛苦疊加在同樣的傷口上‧‧‧這樣下去,克莉絲會失去自我!


「你‧‧‧」


「現在的我只是個回憶,能力有限,所以拜託你,克莉絲的主人,請你『清除』我,把我從克莉絲的記憶裡,『剪掉』!把克莉絲,從我的陰影中解放出來!」他瞇起雙眼,皺起眉頭,下垂的嘴角訴說著痛苦──眼睜睜看著克莉絲受苦,卻甚麼也做不到的痛苦。


「我做不到。」


「你必須做到,否則克莉絲的精神就會死去,你不是她的主人嗎!」


「你是克莉絲的精神支柱,毀了你,她也活不了!」


「不,少年啊,她現在已經改變了,自從遇見你之後,她開始接受你,漸漸把注意力從我身上移開,這正是我想要的──她必須忘記我。所以除掉我、毀掉她過去的精神支柱,然後由你來成為他的新支柱!我再也不是她的支柱了,我只是她的絆腳石!我只會阻礙她走向新生命!」他說得對,克莉絲的精神的確開始接納我,但還不夠!比例還太低──


「危險性太高了!克莉絲的精神有一半以上有你的回憶,毀了這些,她可能會死──


「不毀了我,她一定會死!」


轟隆────────────────────!!


甚麼聲音?地平線的另一端出現巨大光影──散發強烈光輝與熱量的影子,簡直就是──天使!神聖的威嚴透過火光延燒,目測高度至少三千公里,真大!巨大的發光體不斷迫近,六片巨大的羽翼像太陽一樣燃燒天際。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逃跑!要逃!一定要逃!不逃會死!會被那無情的能量焚燒殆盡!男子緩緩走向六翼天使,擋在我跟那聖潔火光之間──陽神與黑洞


「記憶逆流,再次重演。」班奈迪克背對著我輕語,彷彿一切命定。


「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克莉絲的回憶,我死去的回憶,她的記憶此刻十分混亂。」我感覺得出來,世界在震動,大地悲鳴,大空悲慟,連空氣都變得悲愴稀薄。狂風四起,火焰混雜冰雪紛飛,靠近天使的冰凍人民一一蒸發,天啊。


「那是甚麼東西?」


「神界的榮耀,天使長加百列。」


天啊,放過我吧,中二設定要延續到甚麼時候?班奈迪克跟加百列?這太超過了!


「不要──────────────────────!!」


克莉絲!是克莉絲的聲音!在哪?我聽得見她,但到處都是!大地中、大海中、天空中、空氣中,到處都是她的聲音跟情緒──那撕心斷骨悲慟。


「少年,在那裡。」班奈迪克看向天空,天空?那裡有什──巨大的冰月,完全冰凍的月神,以及一顆小型衛星微繞著她,雙衛星系統。


「那是──」「克莉絲『最後的房間』就在月上。」


「克莉絲她‧‧‧」


「束之高閣,把自己最深層的情感全部鎖在月上,這樣無論是誰,都無法碰觸,那是她隔離自己與世界的方式,她認為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再接納別人了,不願再失去,所以選擇遠離世界。這是她自我保護的手段,也是阻撓她走向新生命的城牆。」高掛的滿月美得令人窒息,這種自我保護的手段太美太有藝術性了!以往我看過的精神世界,頂多是用城牆、堡壘、頂多是地下古城來保護自己最深的情感,但──無法觸及的月神,太完美了。


「克莉絲,妳真是出了道難題,我要怎麼上去呢?」我苦笑,努力思考能穿越大氣層的形式。雖然這裡是精神世界,但畢竟是克莉絲的精神世界,我無法做到百分之百隨心所欲。例如使用火箭的話,必須想像外殼、內裝、引擎、電腦、隔熱層、燃料與引力參數等大量必須精準掌握的數據,我不能出錯!


「少年,克莉絲的『自我』,也就是理性正在崩潰,你還在猶豫甚麼?等麥當勞歡樂送嗎?」麥當勞歡樂送你個皮卡丘,我是在等達美樂打了沒!吵死了,班奈迪克,不要以為你長得比我帥、比我強、比我高、比我聰明、比我賢明‧‧‧好像都一樣。該死的班奈迪克,別以為超重低音就能說風涼話,我不吃這套。等我回到真實世界,看我不把你演的電影藍光碟全刮花!看我不上網寫你的壞話分享給VAN698!


「她的理智正在崩塌,我該怎麼做‧‧‧要說些甚麼來彌補她的心理創傷‧‧‧」


「Be her living reason」


「Be her living reason?」花惹法?成為她的活理性?我聽過活字典,從來沒聽過活理智,那是甚麼?好自在的新產品嗎?「有了這款活理性,你再也不需要擔心每個月心情差了!」之類的嗎?


「這是我送你的最後禮物。」嘿,剛那句話是甚麼意思?正想問的時候,我人已經在800公里外的上空,還在持續加速衝出大氣層,哇喔,我的身體摩擦空氣,燒起來了──不對,剛剛班奈迪克做了甚麼?他抓住我的衣領,一把把我丟向月神!?


「花惹髮────────────────────────」這也太犯規了吧!這種投擲力量根本遠遠超越人類、遠遠超越超級賽亞人、遠遠超越初號機了啊!而且那傢伙還一臉平靜,完全看不出來有使力!有沒有這麼強啊?你到底是甚麼東西?悟空+一護+魯夫+初號機+兵長嗎!?


「克莉絲,就交給你了。不要緊,一切都會沒事的。」雖然相隔幾千公里,而且距離還在增加,他的聲音貫穿一切空間與時間,直入我內耳,班奈迪克,你到底是甚麼?有著人類外表,卻像是──神。



碰磅──────────────────────────────!!


撞上地面,痛死了,肛肛好痛。再次感受重力,我起身,看著自己一分鐘前還站著的地方,巨大的加百列仍焚燒著克莉絲的精神世界,必須加快腳步了。我轉身朝向月之暗面前進,如果克莉絲想封鎖自我,那麼她的『自我』理性投射人物一定會在那裡。


走了一段路,來到白天與夜晚的交界點,我看見遠方有座巨大古城,就是那裡了。所有RPG跟攻略遊戲都是這樣設定的,克莉絲喜歡這些遊戲,也喜歡動漫跟薔薇少女,所以這種約定成俗的中二設定是一定要的。這樣真好,我的女僕是中二病的好孩子,個性單純,有點冷漠有點怪,但是絕對是個好女孩。克莉絲,妳不成材的主人來找妳了!進入古城,孤獨的氣味撲鼻而來,還有些許中二臭──她在那裡,『本我與理性』的投射人物,她環抱自己,蜷曲在地上,身上燒出強烈藍色火焰,四周不斷結冰。


「不要、不要、不要!!王者,不要死!!不要離開吾────────!!」


記憶逆流,克莉絲還認為班奈迪克沒死,話說妳叫他王者?中two病蓋章。我靠近克莉絲,同時提高體溫,否則會被她凍結,到時候我們都會死在這個冰原世界裡。


「克莉絲,是我,征神」我蹲下,伸手靠近她。


「不要過來!!」強烈冰晶火焰延燒到我身上!左手、右肩、腹部全都中傷!呃!清涼透徹的感覺在夏天大歡迎,但這種直逼絕對零度的低溫直接穿過我的皮膚冰蝕我的內臟和骨髓,好痛!瞬間冷凍好痛!


「克莉絲‧‧‧」


「征神‧‧‧對不起‧‧‧!啊啊!對不起!都是因為吾、都是因為吾汝才會變成那樣!!」我環抱她細小的水蛇腰,冰凍甚麼的,我才沒在怕!我可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有南極公民護照的人,區區一點小冰晶,凍不了我的鼻水同志!


「沒事了,沒事了。」


「不對‧‧‧汝背叛了吾,汝搞了那個女人。汝把吾趕走、把吾踢得遠遠的‧‧‧汝背叛了吾對吧?叛徒。」克莉絲的神情突然大變,雙眼睜得斗大直直瞪著我,斜著頭,帶著一抹不明顯的詭異微笑,空氣瞬間消散,不──是我無法呼吸,克莉絲的精神都在排斥我,她想捏碎我!


全身的力量都被抽光,身體由內而外結凍!從內臟深處到表皮的微血管一一冰凍,冷凍霜降牛肉就是這種感覺嗎?下次我會心存感激吃你的!崩碎!冰凍透徹的身體開始脆化,肉塊從我身上掉落,沒有流血,因為連血液都變成冰晶固態,看著自己的血液一塊一塊掉出,真是超現實。


「克莉絲,沒錯,就是這樣‧‧‧殺了我,妳就能解脫了‧‧‧」不,殺了我,我就能解脫了,擺脫夜真井征神的命運,擁有讀心術的命運、擁有改變他人精神的命運、擁有竄改他人記憶的命運,擁有強大能力卻註定孤獨終老的命運。我終於‧‧‧可以見到父母了。我輕輕握起克莉絲的手,我不確定自己有沒有握到,因為冰凍一陣子後已經沒有知覺了。


「汝要永遠在吾身邊,永不分離?對吧?背叛了吾的主人?」


「對不起,克莉絲,我為另一世界的自己所為向妳道歉。然後‧‧‧謝謝妳,一直以來的陪伴,我一直沒告訴妳的是‧‧‧」意識已經‧‧‧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不‧‧‧不不不不不不!吾做了甚麼‧‧‧?吾‧‧‧征神,醒過來啊!吾只是說氣話啊‧‧‧吾不想‧‧‧吾到底、吾到底做了甚麼?吾殺了征神?殺了吾之主人?征神!征神!征神征神征神征神征神!!嗚啊啊啊啊啊!!不要────────!!為什麼!?神啊!汝為什麼要讓吾一錯再錯!?征神!!不要死──────────────!!


「沒死啊‧‧‧」「征神‧‧‧?征神!!」克莉絲用力抓住我的身體,別太用力,等下真的會變成一堆巧克力碎片喔。


「沒死但也快了,聽我說,克莉絲,冷靜下來,好好控制情緒,不要害怕,沒事的。」


「誰准汝騙老娘!?」一巴掌打過來,我半邊臉碎掉啦!奪魂鋸如果有這種效果一定會很開心!不是要妳控制情緒嗎!?她剛剛是不是說老娘?


克莉絲親了我的臉頰。


嗯?克莉絲親了我的臉頰!?


「征神‧‧‧吾之主人,吾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吾好痛好痛‧‧‧」淚水滑過她尊貴的臉龐,瞬間結成冰霜,她的胸前分崩離析,一顆像雕刻精致、冰晶般耀眼的心臟緩緩跳動,不斷流出血,止不住。


「克莉絲,我知道王者對妳多重要,也知道失去他妳有多痛苦,在妳的精神裡,我都感受到了。他是個完美的好主人。」


「告訴吾,吾之主,吾活著是為了甚麼?只是為了承受更多痛苦嗎?為了每一天從夢中驚醒,感受那失去的缺憾與切心痛楚?只是為了眼睜睜看著夢裡那些人民的哭喊,看著他們化成火光消失嗎?告訴吾‧‧‧主人‧‧‧吾該怎麼辦?活下去繼續承受?」她的身體發冷,熱度正在下降,她的身體顫抖,活下去的意志正在消退,而我甚麼也做不了,只能任由身體一片一片碎裂。


「克莉絲‧‧‧」


「對不起‧‧‧吾對汝不夠忠誠‧‧‧吾隱瞞了王者的事‧‧‧可是‧‧‧吾不知道該怎麼辦!」


「克莉絲,我不能告訴妳怎麼做,但我要給妳一個命令,主人的命令,所以給我服從。」


「征神,汝要吾活下去‧‧‧?」


「不,我要妳忠於自我,做妳想做的事。作妳想作的決定,不要管別人怎麼說,為妳自己作決定,這是我最後的命令,克莉絲,做自己的主人。」我淺笑,我有笑嗎?我不知道,但是有些碎肉從我臉上掉下來,看來是有的。


「征神‧‧‧汝願意讓吾去死?」


「如果妳認為這樣就能從痛楚解脫,就做吧。我會一直在這裡,陪妳到最後一刻。」


「如果吾‧‧‧選擇活下去呢?」


「我仍然會在這裡,克莉絲,契約上不是有寫嗎?永遠不分離的眷屬關係,妳是那種簽契約之前都不看的人嗎?這樣不好喔‧‧‧會吃虧的‧‧‧哪天被賣掉也不知道‧‧‧」


「征神!」她哭了,毫無節制的痛哭,像個無助小孩一樣,大哭大吼,尊貴的臉龐扭成一團,紅紅的鼻頭讓我都感到一陣酸。這樣很好,克莉絲妳需要釋放自己,好好痛哭一場,然後作妳的決定。


「無論如何,只要妳願意活著,我都會在這。想要解脫的話,我也不會恨妳。妳只是個受了傷、無助的精神,妳甚麼也沒做錯,不要害怕,一切都會沒事的‧‧‧


「征神,吾──


‧選擇王者,一同死去

‧選擇征神,一同活下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12:00 , Processed in 0.148186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