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一覺醒來變主人」-7 抉擇

[長篇連載] 「一覺醒來變主人」-7 抉擇

查看: 2422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3-12-12 01:25:14 |訂閱他

「一覺醒來變主人」-7 抉擇


眼前的小男孩哭得唏哩嘩啦,真吵。四周的鋼鐵帷幕包圍我與他,我站在牆邊,他攤坐在中央。兩隻小手不斷抹去落下的眼淚,你要哭到甚麼時候?難道你認為全世界都該可憐你,對你受的傷感到同情嗎?別傻了,人大多只看得見自己。雖然不可否認的是,這之中仍有善良的人,但你沒這麼好運,他們的關懷也不是你這種人應得的,醒醒吧!


「嗚啊啊啊啊啊──────!!嗚嗚啊啊啊啊啊──────!!媽媽、爸爸!!瑪莉絲!!為什麼大家都不要我?為什麼大家都討厭我?」


真煩,這種哭哭啼啼、怨天尤人的模樣只會讓人覺得幼稚,少在那裡裝可憐了!現實可不是裝可憐就能引發奇蹟的,別蠢了──可是,現在這種單純的意志正是我需要的。


「記得自己說過甚麼嗎?」


「嗚嗚‧‧‧嗯‧‧‧記得‧‧‧」那張稚嫩的臉龐看了就令人反胃,又或許是那耀眼的純真和我的模樣天差地遠,我為此妒忌也說不定。


「說吧,自己說了甚麼?承諾了甚麼?」


「嗯‧‧‧我一定會保護妳的,瑪莉絲,我會成為妳的騎士,永遠守護妳。」


「真是令人作噁的一番話,也只有乳臭未乾的小鬼說得出口。不敢相信這句話是從我身上說出來的,真是愚蠢。」我靠近小男孩,伸手摸了摸他柔軟的頭髮,直順的黑髮透出黑色光澤,與我的白髮完全相反,那副天真的樣子看了就刺眼。他伸出手牽起我的手,小小的手掌很溫暖,那種純真的能源,正是我需要的──純粹的意志。


「現在你需要保護的不是瑪莉絲,是克莉絲,所以,與我同行吧。」小男孩的身體發出強烈光輝,我感覺到一股強大的能源迸出,流入我的身體,一種新的動力與能量──重新啟動我的生命。


「就在這裡跟這人類小鬼道別吧!!咕哈哈哈哈哈哈──────!!」怪物的聲音既低沉又宏偉,迴盪在山谷間。不需張開雙眼我都知道牠的面部肌肉有多猙獰。等我張開雙眼,看見的是淚流滿面的克莉絲與眼前高舉著我軀體的狼人怪物,就從腹部著手吧。


「征神!!不要再打了!!吾跟汝輩走,放開吾之主人!!」克莉絲,是在為我擔心嗎?


「喔喔?原來還沒死啊?就你個人類來說還真不錯呢!怎麼樣,要不要當我的手下啊?老子心情好的話還能讓你搞搞那邊那個女人呢!哈哈哈哈哈!!嗯?那是甚麼眼神?看不起我嗎!?」我直直瞪著怪物,主要是因為失血過多才變成白夜叉死魚眼,一點也沒有歧視你的意思,好吧,我就是歧視你。怪物高舉空著的另一隻利爪,朝向我的頭部揮來!


斷裂,怪物貫穿我腹部的那隻手臂瞬間斷裂,同時我的雙腳踏上結實的地面,牠的另一爪也揮空,金色的瞳孔猛瞪著我,一臉驚訝的模樣。要說驚訝,克莉絲的表情也很給力,好想用血輪眼拷貝下來啊,啊,我沒有血輪眼呢。


「臭、臭小子,你做了甚麼!?」怪物斷落的手臂這會兒還插在我的腹部。


說吧,說出你的意志吧,來吧!不用害怕,說出你真正的想法吧,過去的夜真井征神!把理智與感情合而為一,揉合現實與精神,與我同行吧!


「我說過:『我一定會保護妳』!無論世界如何改變、世代如何交替、人心如何更迭,是我承諾過的一切,那麼到死都要貫徹!」胸口一陣刺痛,好像有甚麼破碎,不,像是有甚麼藏了很久的東西,現在被釋放了。我與他,原本就是一體的嗎?


「征神‧‧‧?」克莉絲一臉狐疑的模樣,跟我現在的心情很像,我也不是很清楚發生甚麼事了,更不知道接下來會如何,可是,我感覺到,這是一個好的開始。我開始吸收分解肚子上那隻扭曲的手臂,將它重新分解、組合成我的細胞結構,補足我剛才失去的一切內臟與血液,我的精神力,開始超越精神範疇了。


「吼啊啊啊────!!你到底是甚麼東西!?一個普通的人類怎麼可能做得到這種事!?」


「我是征神,克莉絲的主人。」怪物衝向我,我一手抓住牠剩下的利爪,力與力的衝擊,我贏了,那隻強壯的手臂瞬間化作肉末與血水,大量白色的骨骸碎片隨之噴賤而出,怪物嘶吼著。贏得很簡單,我的手臂密度比牠的高,純粹的科學。我的頭髮開始變白,同時感覺到世界的每一個震動,彷彿整個世界,就是我身體的一部份,不,應該說──這種感覺,簡直就是全知全能的神。


「征神‧‧‧正在變成「行者」!?」克莉絲的心聲,一字不漏流進我的心裡,我的能耐,似乎變得越來越超越物理極限。不,我想到最後一個物理可能性了──量子支配。


我衝向眼前的怪物,一擊穿過牠精壯的腹部,在裡頭探了探,怪物不斷怒吼,這種翻弄內臟的疼痛可想而知,我找到想要的東西了──克莉絲的護甲,我一把扯出,弄破的胃袋發出屍體般的噁臭與大量褐色液體,怪物嘶吼著。


護甲變小了些,看來是有部分被怪物吸收了。一把捏碎整片護甲,我看著眼前的怪物,還站著,真厲害。牠吐出的穢氣跟福瑪琳有得比,那雙渙散的瞳孔表示牠快失去意識,我一手抓住牠的喉頭,打算解放牠。然而牠突然衝著我笑,怎麼回事?現在很流行衝著別人笑嗎?那我下次是不是也要衝著隔壁的賣菜阿姨笑一下?不,那她一定會報警。怪物的身體突然炸開,我向後跳開,身上僅有肉末與血漿,這傢伙不是打算攻擊我,是打算自殺嗎?不,好像不只是這樣‧‧‧原本倒地的怪物一一起身,原來如此──剛才帶頭的怪物吸收了部分護甲,混在炸開的血肉中,替牠那些弟兄解除先前的幻覺。


不得不稱讚帶頭怪物的勇氣與些許的智慧,不過也不是全部的怪物都恢復,大約只有五十匹左右起身,剩下的,已經被我殺死了──精神遭到完全的粉碎。


「殺了他!!殺了那個人類!!」「吃了他!!我要連他的骨頭都吞掉!!」「竟敢跟我們魔族作對,你這個低等的人類,看我們怎麼吃了你!!」諸如此類的嘶吼衝著我吼來,五十隻嗎?我走到克莉絲前面,把攜帶式冷藏箱交給她,蹲下來摸了摸她的淺色的髮絲,以及那潔白無瑕的臉龐,她無助的神情稍稍恢復血色,皺起眉頭流下淚水。


「征神‧‧‧對不起,都是吾的錯‧‧‧如果不是吾說要吃冰棒‧‧‧」看著她痛哭的模樣,我感覺到以前沒有的感受,一種刺痛感,這是甚麼?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不懂為什麼我要這麼做,只是一種直覺,彷彿這樣一切都會好起來。


「不要緊,一切都會沒事的。」不知道哪來的自信這樣說,我起身向後,面對眼前殘酷的現實。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怪物一舉衝向我!!


我一邊閃躲一邊鎖定落單的怪物,從最外圍開始殲滅,一擊擊碎頭顱,拆解身體並重新吸收,說得白話一點──我在食用這些怪物的軀殼,轉化成我的肉體。我的身體密度開始增加,外表沒有改變,但是拳頭已經能貫穿鋼鐵,面對這些怪物,作戰變得很容易。


牠們似乎也注意到這點,從一開始的強力攻擊轉換為游擊戰,準備一點一滴消耗我的體力,破壞我的身體,將我逼到絕境。一次次的對峙,牠們開始抓到我的攻擊節奏,真厲害,應該說不愧是魔族嗎?另一方面,隨著身體密度上升,我的速度也開始降低,有好幾次都被抓住,差點丟了小命。現實世界裡要顧慮的很多,不能像「行者」隨心所欲作戰,幸好我多少懂些物理定律與生物學。


我重新組合雙腿的結構,構成類似獵豹的後腿,再加上些許生物工程學改良,速度加上密度,我一次碾碎七個對手。分解再重組的過程比我預估的還痛,不過,已經無所謂了。怪物們的速度越來越快,很明顯牠們的實戰經驗比我來得多,好吧,我進入腦袋裡控制時間概念的區塊,直接將時間壓縮到最極致,同時加速心跳速率,加速整個身體。


怪物一個個倒下,我身上的傷口也越來越多,雖然可以吸收怪物來恢復傷口,但是重建的速度開始下降,是反噬嗎?不,是慣性──不斷加速度改變身體結構產生的效應,身體需要更多更多能量來加速進化。


還是太勉強了嗎?我的身體受到多次攻擊,雖然大部分只是抓傷,卻有幾處筋脈與神經受到切割,疼痛與快速改變體結構的負作用開始喧賓奪主,像是吸血鬼不斷重生的我,果然還是差太遠了──我倒下了,但眼前還有十匹魔族朝著我來。


「終於倒下了嗎?嚇啊!!人類不過也如此嘛!!」「殺了我們這麼多同伴,算是不錯了,但別指望我們會讓你死得痛快!!」「我看就在他面前搞了這女人吧!!」「要不要乾脆連他也上了?看他白白淨淨的,說不定挺爽的喔?啊哈哈哈哈哈!!」


不對──還沒結束、還不能結束。


我聽見樹的細語、風的低鳴、地的輓歌、雷的怒吼。感覺到了!空氣中所有的量子脈動、每一顆原子的確切位置,感覺到一切萬物,甚至能讓一切為我而動。微秒間,電子與電子彼此的邂逅,現在,將為眼前的怪物,刻上死亡的雷光。


劈啪────────!!


天空降下好幾道閃雷,不偏不倚一一命中還站著的怪物,高溫灼熱,將眼前高大的身影們一一化做黑炭,燒焦的味道宛如烤肉,混雜著難聞的穢味。大局已定,我亦如此。


意識快要消散,有一雙溫暖的手抱著我,溫熱的液體滴在我的臉上,是克莉絲吧?雖然視覺不再清晰,聽覺不再靈敏,但我知道,是她沒錯。模糊的身影與聲光隨著不斷改變的幾何圖形消散,我陷入昏迷,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令人扼腕。




「征神!征神!!不可以、不可以就這樣死去!!汝說過要安全送吾回家的!!所以趕快醒來!!吾還沒向汝告白、吾還沒告訴汝,吾要永遠待在汝的身邊!!吾還沒告訴汝,吾最重要的就是汝啊!!征神──────!!不可以────────────!!」吾甚麼都不管了,吾不斷把自己的力量灌進征神的身體裡,就算吾會死也沒關係!神啊、拜託您,不要從吾的身邊奪走征神,不要再讓吾孤單一人了!!不要讓吾再一次承受那種痛苦!!不要讓這麼疼愛吾的征神死去!!


「看看妳這副德性,神大人如此為妳付出,換到的卻是死亡的下場,賤女人!」誰!?眼前一名身穿黑紅色大衣的少女走來,黑色長髮達到腰際,這個少女身上有種詭異的氣息。哼!一個沒胸部的女人說甚麼呢!神大人?是指征神嗎?


「汝是甚麼人?」


「我是真正有資格成為神大人下僕的存在,與妳這種自傲的賤貨不同,少用妳的髒手碰神大人!」這個小女孩真是大膽!開口閉口不是賤人就是賤貨,家裡沒大人了是嗎!?哼!現在可沒有時間理汝,吾繼續將力量送進征神的身體裡,不斷祈盼下一秒他會睜開雙眼。


「吼吼吼吼吼吼吼──────!!」甚麼聲音!?


少女的後方突然出現一大道裂縫,時空被撕開了!數百隻魔族一氣衝進這個世界,偏偏在這種時候!!魔族聲嘶力竭的吼叫與令人作噁的氣息穿過空氣而來,得先解決牠們!吾緊握戒指、不能再被牠們奪去!否則吾真的會失去陪伴征神任何機會!!少女一人擋在吾跟魔物之間,全身發抖,害怕嗎?不,是憤怒!


「若不是你們這些垃圾,神大人又怎麼會受到這種對待!?全都給我去死吧、一群無恥的廢物──────!!憑你們這種低等生物也敢和至高無上的神大人作對、見鬼去吧!!」一瞬間,只是一瞬間,所有的怪物遭到刀刃肢解,不、是幻術,那個少女跟征神一樣、能夠使用幻術!!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間,吾看見了那血紅色大衣與鐮刀──是那少女的精神型態,就像征神的「行者」一樣。


「汝到底,是甚麼人?」





睜開眼,看到熟悉的天花板,這裡是我一個人的小套房,身體好重,看來是疲憊過度了。試著起身,卻好像被甚麼壓住。克莉絲趴在我身上,睡得很香甜。我瞇起眼睛讓自己清醒一下,我睡了十二個小時,我的身體能精準記錄時間,所以知道時間也沒甚麼好大驚小怪的。所有生物都做得到,只是有沒有去開發潛能而已。我順了順克莉絲的前髮,她猛然驚醒。


「抱歉,吵醒妳了嗎?」


「沒,倒是汝,沒事了嗎?感覺怎麼樣?」她仍然一臉睡意,我擦了擦她的口水。她沒有反抗,這是不是代表我跟她的關係開始變好了?


「普通,克莉絲,我‧‧‧」「甚麼都別說了,是吾的不對‧‧‧」


「兩人感情真好呢,看了就煩。」異樣的聲音傳入耳裡,黑髮少女站在我的床尾,直瞪我跟克莉絲。身上的黑紅色大衣與深色絲襪令人印象深刻,特別是這種熱死人的夏天夜晚。為什麼這個詭異的少女會在我家、站在我的房間、用尖酸的語調嗆著床上的我?不,當時她應該被貨車撞死了──還是說,那是幻術?是的話,一切就說得通了。


「汝到底是誰?」異議阿里,是妳把她帶回來的吧?為什麼連名字都沒問就帶人回來?這是誘拐啊!不,更重要的是,萬一她是葬儀社的恐怖份子該怎麼辦?我的虛武會被抽走的啊。少女完全不理克莉絲,只是抱胸瞪著克莉絲。嗯?似乎盯著她的胸口,不滿地咋舌。我也聽到克莉絲暴筋的聲音,好吧,我該說些甚麼。


「妳是甚麼人?」少女突然變臉,衝著我笑,又來了,可以不要衝著我做任何表情嗎?亂可怕的,我的心臟哪有那麼給力,一不小心就會停掉的。少女開始不安份扭動身體,像是看見甚麼極度渴望卻得不到的事物,瞳孔放大、呼吸急促,接著一步一步靠近我。


「神大人!我是您忠誠的下僕啊!我找您很久了、您該不會忘記我了吧?不,沒關係的,我對您的忠誠是絕對不會改變的!」少女不安份儒動身體,隔著大衣我都看得出來,看她有多儒動就好。克莉絲瞇起眼睛看著我,這是甚麼眼神?難道是在懷疑我嗎?唉?法官大人,申請重新開庭!


「嗯‧‧‧妳叫甚麼名字?」


「是,神大人,我的名字是赤月影姬!請您叫我低賤的下僕就好!這樣我比較興奮!」赤月影姬,我對此完全沒有印象,甚至不記得有看過這些字組在一起成為名字。低賤的下僕!?唉?妳說甚麼?WHAT?拿尼?這個人是怎麼回事?比較興奮?唉?興奮甚麼?這會兒克莉絲拉住我的衣領,湊近瞪著我,那眼神能殺了我身上超過半數的細胞了。


「我當然不會忘記妳,因為我根本不認識妳。而且我也沒有甚麼忠誠的下僕,從以前到現在我都是獨居,除了庫洛之外沒有任何人與我接觸。」說到庫洛的同時,克莉絲的心揪了一下,身體也抖了一下,我抓緊她的手,她又抖了一下。不是我要說,克莉絲的反應真的很有趣,雖然她不喜歡我,但現在至少不會抗拒我了。


「啊啊,神大人真是無情,不過這樣也不錯,我更興奮了!不要緊,從現在開始,我就是神大人忠誠的母狗了,只要是您的命令我都會無條件遵守,就算要我穿○○○裝舔○○都沒問題!」所以說妳到底在興奮甚麼?這個少女怪怪的,甚麼○○○裝舔甚麼○○的,根本聽不懂在說甚麼,馬賽克打滿滿根本不知所云。但無論如何,這孩子十分異常。


「汝給吾收斂一點!這裡可不是汝家,竟敢開口說出這麼不知羞恥的話!」克莉絲激動得臉都紅了,話說妳聽得懂她說甚麼嗎?妳有內建解碼器嗎?


「少裝了,妳這個淫蕩的女人隨時都想著跟神大人合體,別以為沒人知道!」話說神大人是誰?


「是又怎麼樣?征神是吾的主人,跟自己的主人合體有甚麼不對?不像汝這偷腥的貓,就想搞上別人的主人!知不知道羞恥怎麼寫啊?」等下等下等下等下,合體是甚麼?坐肩車嗎?那沒甚麼不行的吧?為什麼會羞恥?唉?話說克莉絲妳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激動?


「神大人從很久以前就是我的神了!跟妳這老太婆的關係要緊密得多了!」很久以前?不要說得好像我很老一樣,還有妳到底是哪位啊?


「緊、緊密甚麼的,汝這個不知羞恥的雌性動物!滿腦子只想著跟男人做、做那些不知羞恥的行為!簡直就是在臉書上貼滿事業線等人上的髒東西!」在臉書上貼滿事業線沒不好的吧,說不定有人會看手相啊。


「我只願意跟神大人合體!不需要其他的男人,神大人也不需要我以外的女人,我會滿足他所有需求的!就算他想跟男人合體,我也會馬上讓身體長出○○的!妳做得到嗎?


「汝、汝汝汝汝這個髒東西!說出這種下流的話,不怕遭到天譴嗎!?征神是吾的主人,汝別再動歪腦筋了!」


克莉絲今天格外激動,唉,聽不下去了,畢竟都聽不懂。我走出房間,在廚房找到冷藏箱,打開它,看見曾經是庫洛的殘骸,是冰的。我摸了摸庫洛,嘗試了一些事情,然後關上箱子。走入浴室照了照鏡子,白髮,我的身體正在「行者」化。好處是,身體不再腐爛了,壞處是,天曉得這能維持多久。走到客廳,喔不──她們吵到客廳了。


「征神,汝自己說,汝到底要誰?」克莉絲氣沖沖衝過來,臉好可怕。


「神大人,您一定會選我對吧?因為我從頭到股都是您的啊!」影姬興奮衝過來,臉更可怕。


我坐了下來,示意她們也坐下,好了喔,不要再吵了喔。吃點心,今天是巧克力蛋糕,還有牛奶。兩個人趁我不注意時還在那邊使眼色,我只好無時無刻盯著她們。好了,兩個人都開動了,那麼我也可以開始調查了。


「克莉絲,我昏迷到現在發生甚麼事了?」克莉絲向我解釋發生的一切,突然出現的時空裂縫、突然出現的影姬、突然出現的精神力、突然出現的種種怪異情形以及影姬那一騎當千的能耐。我一邊思考一邊聽,然後抬頭看向影姬。


「神大人,請多看看我,想看哪裡都可以喔?可以摸喔!想要舔也可以喔!想要○○也可以喔!」她又開始不安份扭動身體,坐墊不舒服?眼神越來越迷濛,是不喜歡吃個蛋糕喝個牛奶嗎?


「影姬,妳為什麼擁有精神力?」


「只要神大人跟我○○,並當我的神,我就把一切都告訴您!」○○到底是啥?妳等會,我去街角買台解碼器。克莉絲咬著牙,臉超可怕,冷靜點克莉絲,還是說妳知道○○是啥嗎?


「不要再叫我神大人了,又不是神。」


「呵呵,神大人真可愛,您注意到了吧?自己正在『神化』。」她突然笑得很鬼魅,令人脊髓發冷。沒錯,不只是我,克莉絲也察覺到了,我正在「行者」化,也同時在「神化」。


「不,我不懂妳想表達的是甚麼。」我故意裝傻。


「神大人裝傻的模樣也好令人亢奮!啊啊!好想吃掉!神大人,請不要裝傻了,您明明就知道,自己原本只能操縱精神與思想,也就是『腦內量子』。現在則能操縱『物理量子』,也就是現實世界的基本結構──量子波動。所有的物質都有量子效應,神大人從『腦內量子』進化到『物理量子』,便能操縱世界上的一切,成為真正的神!那道閃電,就是最好的證據了!


「夠了!征神沒有必要跟汝這種不知廉恥的雌犬繼續浪費時間!回去!」


「妳是在害怕甚麼?害怕神大人成為神之後,就再也不需要妳了對吧?擁有強大力量後,神大人就不會再對妳溫柔了對吧?」


「哼!吾有甚麼好怕的?」


「哈!一個凡事依賴神大人,卻不懂得珍惜的老太婆有資格說這些嗎?不要以為沒人知道,妳不過就是在利用神大人的溫柔而已!把神大人的溫柔給我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少胡說了!征神是吾的主人!他才不會拋棄吾、他會為了吾作一切犧牲!」


‧‧‧‧‧‧


「神大人,聽聽!這個女人說了甚麼!我願意為了神大人付出我的一切,妳呢?不過就是等著神大人對妳付出而已!妳又能為神大人做甚麼?到頭來妳的眼裡只有自己!!」


「哼!就算是這樣又如何?征神是吾的主人!他不會離開吾的!他說過會保護吾的!他會為吾付出一切!不要妄想搶走征神給吾的溫柔!」


「妳只是在利用神大人而已啊‧‧‧」


「才不是呢!」


「那妳說說看,自己能為神大人做甚麼,不!是想為他做些甚麼?妳不過就是利用神大人而已!妳愛他嗎?不,妳一點也不愛他!」


「吾、吾‧‧‧征神,不要聽她胡說,吾不是在利用汝‧‧‧!」


‧選擇克莉絲

‧選擇影姬



點評

Asterio  謝謝><!!  發表於 2013-12-12 12:27:1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16:14 , Processed in 0.179476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