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網紅日報 故事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

[感人故事]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查看: 10913
江烏鴉
發表於 2013-11-30 14:13:20 |訂閱他
這次的故事是一種真實的殘酷,不為人知的真相之前,伴隨著淡淡哀愁節奏響起,如果你準備好了,請聽聽烏鴉這麼說….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多麼殘酷的對比!!

靈藥

一條黑色的河上頭浮浮沉沉的為人們帶走一些東西。

看過的人叫它作水葬,但好像又有點不同,總之算是葬禮的一種。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我沒看過,是第一次見,而且被放逐。

身體變得有些奇怪,應該是他們給我吃得那些藥在作用吧。這我不曉得,不過飄著的感覺還不壞,至少不用再花力氣走路。

我想起這一輩子好像花了很多時間在走路上面。好比像是到死人堆去。

聽說隔壁村昨天有游擊隊去過,跟當地的民兵起了一些衝突,好像死了不少人你要去嗎?」潘里一邊咬著上衣的下擺,一邊將褲子的束口綁好。

當然。我已經七歲了,當然也要去。」如果做這件事有年齡限制的話,當然我得強調自己的年齡。

真的嗎?到時候看到屍體的時候,可不要嚇得尿出來了。」潘里把石頭踢到我的腳邊。

我住的村子很小,小孩子很少。小孩子大部份從小就都玩在一塊,大的孩子帶年紀小的,年紀小的就跟著大的,古老以前就是這樣,也沒有什麼好不放心,我們喜歡到各個山頭去,哪裡有好玩的,就往哪裡去。

潘里大我五歲,所有比我年長的孩子中只有他不會欺負我,我喜歡跟著他到處去玩,他也喜歡帶著我,到任何的地方,但除了那裡之外。他從沒有一次讓我跟過到死人堆去,也沒有人和他去過。潘里是唯一一個我認識敢去死人堆的傢伙,而那一天還是他第一次開口問我。

怎樣,你要去嗎?」又問了一次。

我點頭,當然。早已經在腦中幻想過很多次跟潘里去死人推檢東西的情形,所以一點都不會感到害怕,甚至還感到相當的興奮。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不過這些都只是去之前的想法。

潘里!!等我啦!我快吐了。而且我已經走不動了。」走了好幾個山頭,雙腳已經快失去知覺,眼前這些腥臭味漫天盤旋的屍體,讓我快呼不過氣。

他們臉上的那些血漬比夕陽還紅,在一遍紅通通的光色之下還依然清晰可見。

潘里的臉放得很低,我看不見他的表情,只知道他正很仔細地翻過每一具屍體,不斷地把屍體翻面,再翻面。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我不想讓潘里嘲笑我,所以我也找了一個最近的屍體。

就是你了!!」我跟他說,是希望他能夠安分地讓我完成搜身的工作,而不要有一些多餘的舉動。

但他應該是沒有聽到,才剛剛掏胸前的口袋,那個男人就像活過來一樣抓著我腳猛力拉扯。

我很怕,也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他的下巴很早就裂開,只有很多的血不斷自嘴巴吐出來,他是真的想跟我說話,還是無意義的鬼叫,我根本分不出來。

我狂用另一隻腳踹這個胡言亂語的人,直到踹到他完全趴下我才有心情思考他是生還是死。

不要對死者不敬。」潘里走了過來,幫我把腳從男人的手裡救出來。

潘里說這種半死人在戰場上多的是,要我不要少見多怪,他已經傷重到沒救,卻又還能沒立刻斷氣,就像是一隻腳踏進棺材裡,就等另一隻就進去。潘里從他的右邊跳到左邊,無非是想強調兩隻腳跳進棺材的情形。

而他說這些事的樣子,看起來很輕鬆,就像早已經習慣這些事情。如果有英雄的存在,那麼就應該像是潘里這樣有神色自若的氣質,他很了不起,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這一天我什麼都沒有撿到,不過潘里倒是撿了不少好東西。有幾個彈殼、一條銀色的項鍊、小刀,還有幾顆會發亮的石頭。他分了一些石頭給我,當作是我很勇敢的獎勵。

由於天色已經太黑,回家的時候得用跑的速度趕路,不然夜晚裡的野獸不會這麼輕易的饒過我們。就在快到村子的外面,村口外的樹林裡有一些奇怪的東西,幾個黑色的帳篷,幾堆營火,還有幾台很大的車子,重要的是還有一些全副武裝的士兵在小徑上走來走去。雖然看不太清楚,不過我能確定一定不是本地人。

我們偷偷地想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卻先被發現。一個很高大的武裝士兵把槍朝著我們躲避的樹叢。

是誰!!出來。」他揚聲大吼。

潘里要我躲好不要動,自己一個人站起來。「不要開槍,我只是小孩子。」他的聲音有點發抖。

不要開槍!!」有人覆誦潘里的話。

我從潘里的背後偷看,發現是村長在說話。我探的太高,於是我也被發現。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村長解釋我們都是村里的孩子,並不是什麼可疑的人。他強壓著我們的頭向對方鞠躬道歉。雖然潘里有些抵抗,不過低下頭的時侯我隱隱約約瞧見他鬆了一口氣。

這些外來人是美國的醫療研究團,要在這附近進行些研究,一方面也對村子做些醫療服務。他們今天剛到,除了村長跟幾個大人之外,我們算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的人。我心裡惦記著要跟村里那些喜歡欺負我的孩子講,第一個知道秘密的人總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這時候有一個帶著眼鏡的男人向我們走了過來,一頭金髮,有很高大的身軀,雖然還算是壯碩,但站在那些士兵身旁,卻也看起來像村子里的那些大人一樣,瘦弱地弱不經風。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他是保羅醫生,這個醫療研究團中的其中一員,與剛剛的武裝士兵不一樣。他說話的聲音放得很慢、很輕,完全沒有那種不耐煩的感覺,可能是他很喜歡小孩子吧。他蹲下來向我們自我介紹,也拿出一些東西給我們。一種叫巧克力的東西。

這是巧克力,很好吃的東西。

潘里立即咬下第一口。「這東西怎麼感覺怪怪的,有點像是我們吃的樹皮,不過是甜的。

保羅醫生提醒潘里包裝紙記得要撕開,他用手撕開包裝,折了一塊巧克力放進我的嘴吧。

哪有,好好吃。這肯定不是樹皮。」我對著潘里搖搖頭。

我還想伸手再要第二片,潘里也是。不過一旁的村長卻不停阻擾,他索性拉著我們就往村子的方向走,完全不管保羅醫生在身後說什麼。

好像是說!?歡迎再來玩之類的吧。

當然,之後我們很聽話地跑的很頻繁。

保羅醫生!!我們又來了。」我們知道今天他要給村裡的胡塔塔治病,所以打算來幫手。

但是胡塔塔並不在醫生的帳篷裡,只看到保羅醫生一個人坐在椅子上整理資料。缺席的原因好像是村裡的巫醫並不相信外來的醫術,大人們怕激怒神明,所以在昨天決定統一拒絕接受看診。

我看保羅醫生好像有些洩氣,便問了一些問題轉移他的注意力。

那是什麼?

我指著保羅手臂上的一對十字架刺青,他回答說那是希望和平的意思。我又問和平是什麼?他說是一個跟這裡完全不同的地方,簡單的說沒有戰爭。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我皺著眉頭沒有答話。沒有戰爭就沒有收入,那麼聽起來似乎不太好。尤其我才剛撿到第一條的鍊子,要趕上潘里的五條還得要去好幾趟死人堆。

那你們來幹什麼,這裡的人又不給你們治病。」我又問。

他跟我說來這裡除了治病,還要找些東西,找一種會殺人的寄生蟲。

這一種蟲會寄生在人體內,會吃人的內臟,在體內長大,繁殖。」他讓我看顯微鏡裡頭的東西。

你們的國家沒有嗎?

保羅醫生笑笑沒有回答。

這一天我們在保羅醫生的帳篷裡待了好久,我也不記得到底有多久,只知道回家的時候家裡的人早就都睡了。

這個夜晚非常涼爽,所以讓我很快入眠,就跟睡死在我身旁的爸爸媽媽一樣。

感覺沒有睡很久,我卻發覺到有人在搖晃我的肩膀。

我張開眼看見是潘里,他蹲在我的床邊,臉上烏漆麻黑的。

怎麼樣,要去嗎?

去哪?保羅醫生那嗎?」我揉著眼睛,確認一下到底是眼屎太多,還是真的天還沒有亮。

白痴,那麼早!!當然是死人堆啊。」窗外一片漆黑。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潘里帶著我向村子的東邊走去。他告訴我說另一個山頭的村落應該死了很多人,因為前幾天才有一支外來的軍隊離開,發生戰爭的機率很高。

我沒有回話,只是靜靜的聽著他說,他也說得很開心,我也不好意思打斷。

於是我們花了4個鐘頭,才走到了山頭的村落。我們卻沒有立即搜刮,只是站著看,應該說是只能站著。

可是有點不一樣……」我猜潘里應該跟我有一樣的想法。雖然我並不是經驗非常豐富,不過仍然可以感覺到跟往常不同。

我想問潘里,但是他的表情告訴我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死人堆。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每具屍體肚子不是鼓的很大,就是破了一個大洞。這跟一般的刀傷、槍傷不同,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們死得很奇怪。

我們兩個都被嚇到了,沒有人開口說話,也沒有人去翻動屍體。

潘里用腳踢了一具肚子破掉的屍體,突然間肚子中的一團黑好像活著一樣,它不停的蠕動,接著開始向外擴張,仔細一看它是成千上萬的蟲子所組成的,這些蟲子爬滿屍體的表面,在失去血色的皮膚上硬是留下些紅色的血痕。

潘里回頭看我,我看著他。我們沒有說話拔腿就跑。很有默契地都不再提今天看見的事情。

之後過了幾天。

這段時間我都沒有看見潘里。好不容易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不太一樣了。

潘里的屍體在河裡被發現,他就死在村子旁的小河邊。肚子像是被掏空,內臟都不見了,就好像被什麼吃掉一樣,他的臉上有一些乾掉的蟲子屍體,我很熟悉,就跟那天的那些人一樣。

我沒有說話,是因為我很難過,也是因為我們說好不說的。

我撿了他身上的東西,他也許希望我這麼做。就一些小袋子、巧克力的包裝、項鍊,還有一個瓶子。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但是自從那一天之後,村子陸陸續續死了更多的人。都跟潘里的死法一樣。

我想去問保羅醫生有沒有辦法幫助我們,卻在帳篷外面聽到一些事情。

這個村子已經完了,那些屍體你看到了嗎!?

可是…..我們都還沒有開始實驗!?那這些玩意怎麼來的。」

誰知道啊!!這可是生化武器,不要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了,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對付那些寄生蟲!!

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如果潘里在的話,他一定會了解,然後手舞足蹈的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不過他已經不在了。

醫生….」我靠近保羅醫生。

保羅醫生看見了我,好像有些嚇一跳,不過很快的又回復那張溫柔的表情。「有什麼事啊?」聲音還是很輕、很柔。

我想要你給村子裡的人治病。

對不起,我沒有辦法救他們。」保羅醫生看著我,然後摸摸我的頭。「不過我有一種藥,可以讓你生病的時候舒服一點…..」 他拿出一個瓶子。

我發現這個瓶子和我在潘里身上找到的好像是一樣。「如果有不舒服的話就喝一點好嗎?

好。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最後他們離開了。我記得我站村口向他們揮著手,直到完全看不見車子屁股冒出的煙霧為止。

走到潘里死掉的河邊,坐在一顆石頭上。看著村裡的慘象,從沒有想過自己的村子也有變成死人堆的一天。

我把在死人堆中撿到的寶物,在潘里身上檢來的寶物都拿出來,整齊的放在一邊,我希望把這些東西留給可能來這裡檢寶物的孩子們。

身後已經沒有人了,我只能自己送自己,讓身體滑進水裡面,隨著水飄走。

這世界上最靈驗的靈藥,也許叫做欺騙….

風吹的我臉上涼涼的,也吹去我腦袋裡那些短暫的回憶。

肚子又痛起來了,拿出保羅醫生給的藥,再喝一口。

甜甜的,很好喝。因為這是我最喜歡的巧克力,當然味道很好。

要去哪裡呢?希望是一個沒有戰爭的地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3 17:44 , Processed in 0.174830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