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一覺醒來變主人」-4 主僕兩人感情升溫 ...

[長篇連載] 「一覺醒來變主人」-4 主僕兩人感情升溫

查看: 4924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3-11-9 13:16:57 |訂閱他

「一覺醒來變主人」-4 主僕兩人感情升溫


黑色大衣、黑色長褲、黑色手套、黑色靴子以及一頭銀白色的頭髮,征神進入了「行者」的狀態──精神力的型態。當然,這一切都只有吾這樣的精神力使用者能看到,在其他人眼裡,征神只是靜靜坐在原位。「行者」猛然衝向那具沒有任何生意,死氣沉沉的骷髏,一把從少女身上扯下,骷髏立刻發出怒吼!他身上的腐肉仍纏著少女不放,缺氧的深紅血液不斷噴出、腐爛的紫色血管一一斷開,發出啪啪聲響。


「吼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行者」一手揪住骷髏胸前那顆毫無遮掩的裸露心臟,緊握手中,不斷擠壓,血色液體與筋肉擠壓聲不斷傳出,骷髏哀嚎得更加淒凌。他張開那血盆大口,咬向「行者」!!


「征神危險啊!」吾差點就喊出聲音來!


心臟破碎,骷髏的動作瞬間停止,就像失去備用電源的初號機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即使暴走,也只有輸給「行者」的份。「行者」帶著死亡的骷髏,伴隨著黑與白的光輝一同消失在空氣中。征神眨了眨眼,一臉疲憊的模樣,接著喝過咖啡,無聲無息走出店外。吾必須說,征神是吾看過實力最雄厚的精神力使用者,那個姿態,簡直就像戰場上的死神。


「征神大人走了喵,咱們也跟上吧!」可愛的小東西跑了過去,吾沒有。吾聽到了一句足以讓吾發動星球戰爭的言論。


「吶,剛剛出去的那個人不是妳的同學嗎?難道說他在暗戀妳!?」一名店員對著雙馬尾的少女說。


「別說了,光是看到那張臉,我都想吐了!那副死氣沉沉的模樣,看了就令人反胃。」吾握緊拳頭,忍住一切憤怒,否則這家店、這個國家、這個星球,會在幾秒內凍成冰原世紀──吾會用絕對零度殺了汝輩。


走過幾個街角,吾察覺到征神的腳步越加蹣跚,好像有甚麼在阻礙他‧‧‧


「征神大人倒下了喵!」甚麼!?


征神雙膝跪地,一手扶著住家圍牆,一手按在胸口,呼吸極淺而短,身體不斷顫抖、流出大量汗水。這‧‧‧這是怎麼回事!?他低著頭,看不到臉上的表情,但是能感覺到,他在忍耐!


「可愛的小東西!那、那個征神到底是怎麼了!?」


「那是使用精神力後的反應──強烈痛楚」強烈痛楚?


「吾不懂,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


「人類的腦袋是用來處理資訊的,不是用來接收或發出訊息的喵。征神大人卻不一樣,既能接收他人心中的想法,也能發出訊息製造幻覺喵。違反了正常的自然法則,征神大人的腦袋必須承受額外的疼痛──吸收大量額外資訊與發出訊息的反噬作用喵。


「可是他全身都在顫抖啊!」


「征神大人的腦袋承受不住所有的痛楚,因此必須平均分配到全身,這是一種演化出來的自我保護機制,不這樣做,他的腦袋會直接粉碎喵。使用精神力,征神大人就必須承受相同的代價。」


「騙人‧‧‧騙人的吧?為什麼幫助別人,卻要由征神來承受一切後果!?不行,吾得過去‧‧‧」


「勸妳不要介入喵,這是征神大人選擇的道路喵,是他對世界的溫柔。征神大人說,那種痛楚,就像活生生被泡入太陽一樣。他選擇獨自承受,咱們就應該默默看著他。」可愛的小東西說得很冷靜,她似乎已看開。


征神一聲不吭,只是靜靜蜷曲在牆邊,全身性痙攣訴說著他的痛楚──那承受太陽灼焰般的痛楚。一個人獨自承受一切,不知過了多久,他才恢復呼吸,緩緩起身繼續往前走。之後,吾跟著那可愛的小東西先回到家,否則征神會起疑。但吾心想無所謂了,吾得跟他說清楚,他做的那些行為‧‧‧




回到家,請不要指望我說出:「我回來了!」。我不是日本人,住在日本也不代表一定要照民情走。打開門,看見克莉絲正對著我坐在客廳的小桌子後面,心情看起來還是很差,於是我決定不跟她對上眼──減少激起她憤怒的因素。庫洛待在她喜歡的桌腳,舒服蹭著桌腳,克莉絲順了順她的背,看來兩人相處得很好。


「我去做飯。」我收過桌上那碗動也沒動的拉麵。我知道克莉絲還沒原諒我,沒關係,只要她不傷害自己就好。下一步,我只希望她能吃些東西,多對庫洛敞開心胸,這樣對她的身體與心理都比較好。


「坐下,吾有事要說。」克莉絲冷不防看入我的雙眼,那雙湛藍色的瞳孔冷漠而銳利,好像要切穿我的胸膛。她的語氣冷漠而堅定,看來是重要的事。


「克莉絲,怎麼了嗎?」我試探性地問。是要談論那天的事嗎?來吧,我有覺悟被凌遲了。


「汝為什麼要為了那個雙馬尾的女孩拔除自殺的意圖?」呃‧‧‧!出乎意料,被看到了嗎?她跟蹤我嗎?甚麼時候?出學校的時候‧‧‧不,更早。今天一整天我都覺得被人盯著看,雖然對方隱藏得很好、氣息很微弱,我還是微微感覺到那份注視感與違和感。原來克莉絲跟我到學校了嗎?


「克莉絲妳‧‧‧!」庫洛突然開口,看來是被克莉絲的舉動嚇到。我想應該是庫洛帶克莉絲到學校的,畢竟她不知道路。兩人說好要保密,但現在克莉絲卻直接質問我。


「看到有人想自殺,去幫忙‧‧‧誰都會這樣做吧?」對吧?看到有人想跳樓,總是會去勸對方別跳樓,告訴對方:人生還有很多開心的事等著妳去做的。比方說在地板上滾來滾去、加入社團對著大海大喊:我最討厭現充了!、看著貞子爬出電視機跟她成為好朋友等美好的事件。人生是充滿希望的啊,孩子。諸如此類的不是嗎?


「汝走出店外沒多久就倒在地上了啊!」她的語氣仍然堅定,卻有些激動,她在生氣。找個理由矇騙過去吧,沒有必要讓她知道反噬的事情。


「我當時肚子有點餓,所以蹲了下來。啊,電視說得對,空腹喝咖啡果然是不行的呢。」GOD我的演技真爛,生眼睛沒看過這種面無表情的演技,我猜我的喜怒哀樂都用同一張照片就搞定了吧?生日照片與遺照大概也都是同一表情吧。夜真井征神,享年80歲,從來沒笑過。


「不要唬弄吾!!庫洛都告訴吾了!!汝為什麼要去幫那個女孩?她可是一點也不知情、一點也不懂得感激啊!!」她憤怒大吼,瞳孔放大,顫抖身體瞪著我。為什麼她會這麼生氣?我一點不明白。克莉絲很討厭我這我很清楚,但為何要生氣?我承受這些痛楚,她不是應該感到天理猶存嗎?我緩緩吐了口氣,好吧。


「三日月菖浦,是那個雙馬尾女孩的名字。1349次。」


「汝說甚麼?」她臉上掛起疑惑的表情,仍然奮忿。


「那孩子從三歲開始就被親生父親性侵,直到十五歲那年她的父親被捕。12年的期間,平均一年110次,平均三天一次。那孩子從小心理就嚴重受創,即使長大後陰影仍然存在,她已經不知道該如何以正常的態度面對世界了。但我看到,她還是竭盡所能融入這個社會,自己打工、自己用功。而她的努力也有了回饋,交到朋友、認識親切的長輩、遇到良好的導師,她用盡每一絲力量設法活著,活出自己的價值。只是父親的陰影實在太過沉重,自殺的念頭仍然時時纏繞著她,而我能做的就是替她消滅這個想法,連根拔除。那孩子很努力,我不希望她就這樣死去。」克莉絲低著頭呢喃了幾句,接著不知過了多久,她才開口。


「那汝也應該告訴她,讓她知道誰是救了她的英雄啊!」是為了這個生氣嗎?不,我感覺到有種微妙而不同的憤怒元素,聞起來有點像梅子綠茶。


「告訴她?不會有人相信這種蠢事,誰會相信我用精神救了那個孩子?即使她相信了,接下來呢?她開始喜歡上我,為我做便當?牽手、接吻最後成為情侶,一起生了幾個可愛的孩子,建立幸福美滿的家庭?不,這裡是現實,不是漫畫也不是輕小說,我也不是主角,世界上沒有這麼便宜的事情。這裡是現實,現實很殘酷,我必須保持低調,才不會被政府逮捕抓去研究。我不是英雄,努力活下去的那孩子才是英雄!」


「至少改變她那不知好歹的態度!汝知道她說了甚麼嗎?她說汝是個令人做噁的傢伙耶!」她越加激動,我感覺到她吼出的溫氣。


「妳為何要如此生氣?事實如此。而且,誰也不該去干涉他人的主觀意識。也沒有干涉的必要,討厭我就討厭我吧。」我喝了一口水,沒錯,沒有必要去討人喜歡。


「汝‧‧‧菖浦的父親被逮捕,是汝暗中協助的對吧?」直覺真準,這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嗎?


「嗯,是我做的沒錯。」幾年前,我發現菖浦有這個問題時,當晚就潛入她家,用精神力產生的假性疼痛好好對待她的父親一番,之後逼著他到警局自首。


「汝是白癡嗎?」怎麼突然罵我了?法官大人,異議阿里。


「嘛。」


「庫洛告訴吾,過度使用精神力會減少壽命!像汝這種不懂得珍惜生命的傢伙不配當吾的主人!」


啪──────!!克莉絲一巴掌打在我臉上


「使用別人壽命過來這個世界的人,這樣說好嗎?」我說出的同時就後悔了。


憤怒咬牙,克莉絲用包著繃帶的另一手揮來!我抓住她的手腕。她這樣做是對的,我的確說錯話了。直視她的雙眼與忿恨的神情。


「克莉絲,對不起,是我說錯話了。意外與妳簽訂契約減壽,我一點也不生氣,我很高興能認識妳,所以對不起,請原諒我。」她的神情稍微緩和了一點,憤怒造成的紅暈現在更加脹紅。我想我的臉還是沒甚麼表情,會被揍也是應該的,這是我做人失敗的地方。她冷哼一聲,呢喃了幾句,然後奪門而出,我立刻起身準備追出去。


「征神大人,咱去!以防突然她回來,家裡要有人在!」沒等我回應,庫洛就跑了出去。




吾跑到一個人也沒有的公園,天色已暗,吾就著長凳抱著雙膝,把頭埋在膝蓋裡。回想剛才發生的一切,吾真是個蠢材!庫洛一路追著吾過來,遠遠就聽到她的喵喵聲。


「回去吧,征神大人很擔心妳的喵!」庫洛跳到板凳旁,就著吾磨蹭,可愛!


「庫洛,吾真是個笨蛋,明明想安慰他,卻怎麼樣也說不出句好聽的話!吾想告訴他的是,吾可以陪他一起承受這些痛苦,吾很願意和他分享心靈,吾很願意當他的伴侶‧‧‧可是‧‧‧」眼前一片迷茫,吾低著頭,不想讓任何人看見吾軟弱的一面。


「明明喜歡得要死,面對征神大人時卻拉不下臉跟他撒嬌,女人啊,就是這點有吸引力喵。可是妳為什麼要氣征神大人承受痛楚幫助菖浦?這不是很像英雄很帥嗎?」


「那個女孩根本不懂征神的付出、不值得征神的溫柔!這個世界也一樣,明明就對征神那麼冷漠、那麼無情,征神卻還是暗中為她付出一切,吾很生氣啊!為什麼這種垃圾世界能得到征神的溫柔!為什麼那些人就不懂得征神的好!!」溫溫熱熱的液體流下吾的臉頰,吾立刻抹了去。偉大睿智的精靈王克莉絲蒂娜是不會流淚的!


「結果以為妳是蠢得累(傲嬌),原來是養得累(病嬌)喵。征神大人他不在乎世界怎麼看他,他只知道自己擁有這種能力,就該用在對的地方,絕不能用在犯罪上喵。征神大人背負了力量也背負了責任。」


「為什麼?為什麼他就不會為了自己想一想?明明光是有窺探人想法的能力,就能得到世界了!誰敢不從?但是那個笨蛋主人卻用來幫助別人,還是暗中幫助別人,為什麼!?」吾不知不覺提高音量,嚇跑幾隻會飛的小生物。


「強烈信念,征神大人有一種正面的絕對信念,不犯罪的信念喵。他的力量就像一頭野獸,他深知自己不受到控制,就會毀了世界。控制精神等於控制人類,也就等於控制了世界。所以他時時刻刻都保有絕對的信念,也不去與人深交,才不會產生更多不必要的影響喵。某種程度上,他是故意被人討厭的,另一種層面上來說,他沒辦法與人正常相處喵。」


「沒辦法與人正常相處‧‧‧為什麼?」吾抬起頭。為什麼?


「這跟他的力量來源有關,所以咱不能說喵。可是咱能告訴妳的是,征神大人是個幾乎無私的人類,也是咱看過的唯一一個喵。」


「吶,庫洛,吾一直都說征神是吾最好的主人,卻一點也不了解他‧‧‧明明很想撒嬌,明明很喜歡他的溫柔‧‧‧卻還對他那麼不友善‧‧‧吾是不是真的很不應該?」


「對啊喵!」


「汝也太直接了吧!!」可惡!


「可是咱很高興征神大人遇到了妳,咱覺得,妳是能改變征神大人‧‧‧不,是能走進他心裡的那個人喵。咱一直都在等待,一個能走進征神大人心房的人出現,現在咱覺得,妳會是那個人喵。」可愛的小東西在吾大腿邊蹭了蹭,啊哈好可愛!


「走進征神心裡?」


「妳也查覺到了吧?征神大人沒朋友、沒家人、沒親友也沒任何關心他的人,他也不去打擾別人,把自己的內心鎖得緊緊的,所以克莉絲,請妳打開征神大人的心房吧!」


「庫洛‧‧‧好!吾賭上精靈王的名譽發誓,吾會讓征神對吾敞開心胸的!」


庫洛笑了、吾也笑了。一人一貓像白癡一樣笑得很開懷,這是吾第一次覺得更接近庫洛也更接近征神了一點。吾會用盡吾的一切,回應吾之主人的一切。正當我們享受這一刻時,不同的氣息出現了,幾個看起來高壯,一臉骯髒表情的混混靠了過來。


「吶,性感的大姐,要不要來一發啊?」左邊的傢伙一臉噁心說。


「保證讓妳爽上天喔!」右邊的蠢才一看就沒讀甚麼書。


「好好配合,不然刮花妳的臉喔?」中間的大個子亮出刀子,喔?威脅吾嗎?


「克、克莉絲喵!」庫洛弓起身子,豎起全身的黑毛。


「趁吾還沒改變心意之前,快滾吧!」


「喔?很嗆嘛!給我過來,妳這婊子!」中間的高個子衝了過來,其他兩個也跟著上


「低等的愚民!同為男人征神比汝輩強上兆倍!」很好,讓汝輩看看精靈王絕對零度的美麗光景,記得替吾跟上帝問好!吾的身體開始發光,四周出現冰晶與冰霧,氣溫快速下降超過冰點,冷空氣與死神在空無中凝結。在那些蠢材衝過來的同時,就會由裡到外瞬間結成冰雕,甚麼都還不知道就死去!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巨大的黑色雙翼出現!是龍!黑色的巨龍,盤旋而下!發出劇烈嘶吼!嚇得那些混帳屁滾尿流落荒而逃。這時吾才看見征神走了過來──他製造了巨龍幻影趕跑這些人,不是救吾,是不讓他們被吾殺害。



我還是追了出來,讓克莉絲一個人在外實在不放心。也幸好我出來,否則剛剛那些人早就死了吧。克莉絲似乎也查覺到,我不是為了救她而創造黑龍幻象的。我慢慢靠近她跟庫洛,不確定她心情平復了沒。她一臉冷漠的模樣,我實在很難看出她的情緒,只能稍稍感受到她釋放出來的微量能量──一種強烈而悸動的情緒,我想應該是討厭吧。


「克莉絲,對不起,說了那些話,回家吧,好嗎?」


「‧‧‧‧‧‧」克莉絲撇過頭甚麼也沒說,我再次靠近她。


「走吧,克莉絲。」我輕輕牽起她的手,她輕輕抖了一下,但是沒有反抗。我想是因為我是主人,她沒辦法反抗我,又或許某種程度上,她多少原諒我了。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更不知道該怎麼跟人相處,所以我必須很謹慎,不想再傷害到克莉絲了。回家的路上,我們甚麼也沒說,我感覺到她微微顫抖的手碗,大部分時間都很僵硬,看來是不習慣,或者是討厭跟我牽手吧。快到家的時候,我想我應該說些甚麼。


「克莉絲,謝謝妳」


「為、為什麼要謝吾?吾的主人?」所以說不要叫我主人了,又不是動畫。


「或許是我會錯意也說不定,我想剛剛妳會這麼生氣,是擔心我,所以謝謝妳。一開始我沒有聽出妳的意思‧‧‧我很久沒有被人擔心了,所以沒有馬上查覺妳在擔心我‧‧‧謝謝妳」說這些話的時候,我盡可能看著克莉絲,很困難,特別對是我這種人。可是我知道,我必須說出來,至少在我還活著的時候,好好感謝她。


「汝、汝是吾的主人,這本來就是應該的‧‧‧!」她急忙轉過頭,不想讓我看到她害羞的樣子,跟她相處下來,感覺得出來克莉絲是個好面子的人。


「那天的事‧‧‧」「別說了,吾知道汝不是故意的,所以吾要懲罰汝。」


「甚麼懲罰,我都接受。」只要她能原諒我,我一句怨言也不會有。她嘀咕了幾句話,我沒聽見。


「‧‧‧‧‧‧」「妳說甚麼?」


「所以說,抱吾!」


「啊?這是甚麼Play?」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4 07:59 , Processed in 0.177562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