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網紅日報 故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

[感人故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查看: 15087
江烏鴉
發表於 2013-11-9 12:07:18 |訂閱他
走過黑暗,接下來是迎向光明!!烏鴉想要擁抱陽光、感受溫暖,甚至能夠感動的痛哭流涕!?(驚)除了在眼睛上抹芥末,或者用手指頭插眼睛之外,烏鴉很想用說故事的方式來感動人,至於能不能夠觸碰心裡頭,還請聽一聽烏鴉的故事….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想要讓你哭出來



無痛人


整夜的豪賭,沒有一次猶豫。只是不斷地把送上面前的籌碼推出去,一次又一次。這年輕人已經連續贏了十八局21點撲克牌,發牌手一個換過一個,就是沒有一個人能止住他的運氣?亦或者是賭技?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這人好厲害,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我注意他很久了!」 「對啊!好邪門~~」 一旁的賭客不斷交頭接耳。

對於這家快要被自己賭垮的賭場,阿嶽一點感覺也沒有,直到賭場安官上前關切,他仍是一直重複翻牌的動作。

先生你今晚贏了好多,我們經理想請問你,有沒有興趣到貴賓室賭上一些更刺激的!?

刺激!? 你能夠對我保證嗎?

阿嶽跟著帶領的男人,進入一個小房間。

十分鐘後,賭場後的巷子,一堆發臭的垃圾中,阿嶽倒的歪七扭八,一張臉腫脹,雙眼瞇成一條線,就是沒能聽到他喊一聲疼,阿嶽拿出被壓爛的香煙含在嘴中,大口大口的呼吸,腔內的血液和著口水把濾嘴染得鮮紅,對阿嶽而言抽著這根沒有點火的煙,一樣集中精神的效果,面無表情地想起一些事情,把自己拋離意識之外。

良久,才會意過來這裡應該是個惡臭又髒亂的地方,實在不適合作思考,才起身 慢慢的離開這條暗巷。

每一天阿嶽都在尋找刺激,像是在賭場中被痛毆這種事早已司空見慣,各種刺激應該讓自己會有活著的感覺,阿嶽相信必定有某種東西可以讓自己再度動心,總有一天一定會找到,總有一天……

小時候一場無來由的大病讓阿嶽失去了一切皮膚感覺,就像是神經被切斷一般,對於外在的刺激並不會回傳至大腦。一開始只是失去外在的觸覺,最後就連情緒也跟著給忘了,他變成一個冷漠的邊緣人,也自覺不該屬於這個社會,面對所有發生眼前的一切都與自己無關。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一切發生的是那麼緩慢,卻也是那樣地快。



台北,中正路與承德路上車子川流不息。炙熱的陽光曬得空氣哀嚎,扭曲的身體讓事物籠罩其中,每一台車子,每一個行人都變得軟趴趴的。

阿嶽向賣玉蘭花的老人打招呼。「你好啊。」表情像是找到樂子一般,眉毛微微的上揚。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你…應該不是想買花吧,有什麼事呢!?」老人感到很奇怪,一時間還左右觀望了起來。

當然不是巧合的無聊,阿嶽注意這一個年近七十的老人有好一段時間,足足觀察了有兩個鐘頭之久。這個老人將自己全身裹的密不通風,揮汗如雨地賣力在車陣中穿梭著,可是露出的臉卻沒有一絲倦容,臉上始終掛著微笑,就連沒有客人的時候也是一張溫暖的臉。

賣玉蘭花這分工作真的是否那麼有趣??他很好奇,他邊走邊想,當回過神來發覺已經站在老人的身旁了。

為什麼你賣花那麼高興,是為了什麼?因為興趣嗎?還是為了賺錢嗎?人生很快樂嗎?

老人奇怪的看著阿嶽,這個年輕人眼中有股未受污染的清新,一連四個天真的疑問讓老人發笑。 「你很不快樂嗎?還只是好奇我的工作。

阿嶽搖搖頭,自小父母雙亡,在親戚間流離,最終還是被當成一個麻煩人物給踢來踢去,壓根沒有得到過任何溫暖,如果有人照顧,自己也不會發高燒而燒掉一切感情,的確一直以來他都很不快樂。

說是為了錢也沒錯,的確這很現實。」 老人笑容自然。

是嗎?你需要錢嗎!如果我可以給你很多錢,你會很開心嗎!?那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能夠那麼快樂。」 阿嶽口氣急促,對於老人的答案懷抱著期望。

老人報以微笑。 「錢雖然很重要,但也買不到快樂啊,它絕不是萬能的。我肩上有甜蜜的負擔,所以快樂。

甜蜜的負擔??那是什麼?哪裡找得到。

老人搖了頭。 「不知道。不過你還年輕,不要著急,有一天你會找到珍惜的目標。

有一天聽起來很久…」 阿嶽嘴角垮了下來,丟下三張千元大鈔在老人籃子裡。

不…不…你若是真的有需要再向我買,不要這麼做,你的錢拿走。

阿嶽沒有說話,沒有等老人反應,一溜煙就跑到對街。行人通行指示燈急閃,年邁的老人怎麼可能追的上。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深夜,阿嶽再度外出尋找刺激,他選定自重慶北路交流道北上,打算一路騎著摩托車在高速公路狂飆到基隆。他解下安全帽,習慣性地刁上一根未燃的香煙,油門來回摧動,引擎轉動發出的噪音極大,看了看時間,凌晨一點的末路狂奔,應該會有點搞頭。

上路在即,突然間不遠處的喧鬧吸引阿嶽的注意。昏暗的燈光下,有一群人意圖對落單的人影施暴,成群結黨的惡徒氣焰十分囂張。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老太婆!身上帶那麼多錢,應該生活的很不錯喔,老人用不了那麼多錢的,就當可憐可憐我們嘛。」 三千元紙鈔在面前甩阿甩。

拜託!把錢還給我,這是人家寄放在我這的,還給我,求求你們。」 竟是賣玉蘭花的老人。

我才要拜託你勒,不要逼我打老人好嗎!?聽說會遭天譴的耶。」 惡少一巴掌掃過老人絲毫沒有節制。 「操!給臉不要臉。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住手。」阿嶽出現在身後,他仰著臉睥睨著這些人。無懼的臉龐硬是帶給這群欺善怕惡的人一些壓力。「年輕人,你欺負一個殘障的老人讓你很威風!?真丟人,錢到手了就快點滾吧!

領頭的惡少沒有回話,只是回頭看看其他人。他們都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些事情,不想招惹麻煩是多年來出來走跳的共識,惡少只是象徵性給了個不懷好意的眼神,吐完他應該吐的口水後,便態度囂張地揚長而去。

婆婆!!應該很痛吧,我送你回家。」 阿嶽自地上扶起老人,這是兩人第二次見面。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一棟老舊的公寓,樓頂上的一間鐵皮屋是老人的住所,一百多個階梯讓背著一個人的阿嶽有點吃力,走走停停讓他花了十五分鐘才到樓頂。頂樓樓梯口間,紅色鐵門還沒被推開,就知道裡面種上數量不少的玉蘭花,濃郁的香氣撲鼻而來,這個味道讓阿嶽很喜歡。

沉重的鐵門被推開,緩慢而低沉的金屬磨擦聲低語。眼前的鐵皮屋沒有燈光,看來老人的家人應該早就睡了,不然就該是她一個人獨居。

婆婆,怎麼這麼晚我好擔心。」 一個不滿十歲的小女孩,坐在鐵皮屋前叫喚。

小妹妹,你怎麼不開燈。」 阿嶽把老人放下來。

誰!你是誰!!

阿嶽看了老人一眼,用手指著自己的臉。

小語乖,婆婆回來了,怎麼還不睡啊!剛剛說話的是婆婆的朋友,不要怕。」 老人做出手勢往膝蓋處比,要求阿嶽不要多說什麼。

可是…」 阿嶽止住了嘴,看到小語前進摸索的模樣,應該是個瞎子。

嗯,小語要等婆婆回來。

一個視障與年邁老人的生活,讓沒有情緒的阿嶽無法反映,心中想著這應該是很可憐吧,他走前迎向小女孩,然後蹲了下來保持和女孩一樣的高度,眼神專注地有些想法,阿嶽拿出皮夾中的鈔票塞在小女孩的手中。

小妹妹,這裡有一些錢,你婆婆人……不太…舒服,你帶她去看醫生。

老人急呼將阿嶽動作止了下來。 「我已經欠了你,現在更沒道理再收你的錢,我…我房裡還有一些錢,你等等我,我去拿給你…,不足的數目過些日子一定會給你。

不要麻煩了。」 阿嶽不知道該怎麼應付人情處事,所以著急地抓著頭髮,老人的話只讓他覺得麻煩,尤其對方生活並不寬裕,一開始他就沒想過要把錢討回來。

那…就當跟你借好不好,你的名字呢?要怎麼連絡你。」 勉強兩全的辦法。

阿嶽,叫我阿嶽。如果你一定要還,就再找我吧。」 阿嶽蹲下掐掐小語的臉,用手指戳著臉上的小梨窩。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你叫小語喔,語言的語嗎?

小語點頭。

大概是希望你話可以講的很好吧,因為眼睛…嗯…嗯…,你爸爸媽媽呢?你怎麼會看不見,會不會討厭這個世界呢?跟我一樣嗎?

爸爸跟媽媽都死掉了,眼睛不知道,可是婆婆說有一天一定會好的。

加油。」 阿嶽想起自己還沒有飆到車,現在離天亮還有三個鐘頭,時間上綽綽有餘。他雙手插著口袋率性地離開樓頂,留下一對訝異的祖孫,這個離開的男子很瘋狂、很無厘頭,但應該是個好人。



接下來的日子,阿嶽一共進出了醫院十多次,多到醫院的護士開始拒絕幫他急救。飆車、吞火、胸口碎大石、沒有繩子的高空彈跳,怎麼樣他都能夠自鬼門關前撿回一條命,甚至有醫生建議他要不要去申請個世界紀錄,還毛遂自薦地想要擔任見證人,厚厚的醫療證明在阿嶽面前晃阿晃,他覺得無聊,名與利向來跟自己沾不上邊。

今天例行性地阿嶽也到了醫院報到,這次住院是起因為中午的時候,他突然闖進動物園的凶猛動物區,企圖挑戰老虎,失去野性的橘色條紋貓,被闖進欄杆的阿嶽嚇了一跳,連忙躲在石洞中不肯出來,陣陣哀號感動了天地,路過的遊客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紛紛怒罵這個可惡的缺德年輕人,這世界反了。直到管理人員用麻醉槍射擊阿嶽,才能將老虎救出險境,所以現在會躺在病床上的原因是麻醉藥注射過多。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虎哥表示:給點面子好嗎

這些種種狀況與意外讓阿嶽越來越有錢,投保的保險公司一共四家,每個月固定收到保險理賠的金額大約等同於一般上班族的月薪。這一天,幾間公司主管聞訊趕到了醫院,果決的判斷不要讓事情惡化,四個人一字排開,提著一箱箱厚重的資料出現在病床前,成方形陣式打算以氣勢一較高下,希望阿嶽與他們解約,對於經濟的來源他怎會同意放手,當然抵死不從。

硬的不行,軟有軟的方式,有人開始跟他下跪,有人拿出一家老小的照片,泛著淚光介紹他高齡八十多歲的父母,以及不會說國語的印尼太太,更有人以死相逼,一條粗大的麻繩已經半吊在樑柱之上。阿嶽面有難色,覺得麻煩就跑出門外在走廊上逃起難來,這間醫院對他而言太過於熟悉,沒有花多少工夫就順利擺脫掉那些災難財神爺。

醫院三樓。

阿嶽臉貼著玻璃牆,望著病房內插滿儀器的癌症病患,正努力想像身體長一顆壞瘤的感覺,刻意的擠眉弄眼看起來很猥褻,這表情讓人看了極度不舒服,病患們紛紛央求護士出去趕人。阿嶽被趕到走廊的另一頭,他望著樓下大廳熙熙攘攘的人群,與眾不同的疏離感催促著自己再去找一些新樂子。

疑~~那個不是…

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大廳的等候室內,低著頭雙手在胸前交疊緊握,好似在祈求些什麼。

玉蘭花的阿婆,你怎麼了,你的傷還沒有好喔。」 阿嶽繞下樓梯來到了老人身旁。

阿嶽你怎麼也在醫院,你…你…生病了嗎?」 老人眼神驚異地看著阿嶽,最後的視線停留在他身後的地板上。

阿嶽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忘了什麼,順著老人的目光才發現自己一直拖著點滴瓶子。阿嶽報以假笑,印象中應該要這麼做。

我帶小語來做定期檢查。

眼睛的事嗎?那她人呢?

嗯~~她正在做檢查,等會兒才會過來。」 老人面有難色,臉上寫著焦慮兩個字。

阿嶽大概猜出來原因,沒有含蓄地開口問。他說:「怎麼了是眼睛沒得醫了嗎?

老人搖頭。

那就是付不出醫療費用囉!?

老人還是沒有回答,但表情已說明一切。

我不用問你,你大概也不會接受我的錢吧。你不要看我這樣其實我還滿有錢的。」阿嶽不停地用手指戳著臉頰。

不必了。我欠了你好多,況且一百一十萬元不是小數目。」 老人的嘴唇微微發抖,試探性地透露目前的困難。心中為了骨氣掙扎著對孫子的愛。

我有二十萬元。」 阿嶽想法很天真,二十萬元的存款是很難幫上忙的。

老人勉強揚起笑容,臉上滿是失望。

李奶奶,檢查結束囉~」 護士牽著小語向兩人走過來。

阿嶽認出是曾經追補過自己的護士,便立即轉身朝另一個方向離去。

框啷!框啷!依舊忘記拾起瓶子。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那一天再見之後,阿嶽夜晚一直做著相同的夢,夢裡頭有一個奇異的小女孩,半人模樣,背上有著一雙不相襯的翅膀,一大一小尺寸差異很大,黑夜中晴雷大作,她渾身顫抖努力站穩腳步,孤島上一群兀鷹盤旋,正覬覦、盤算她的死期,女孩無助地望著遠方努力拍動翅膀,卻沒有飛起來的跡象,她很想掙扎卻於事無補, 一種很難過的空氣將思考麻痺,女孩仰起頭來苦笑,眼睛中沒有光彩,僅有深遂的黑色包圍五官……

啊~~阿嶽大叫,他渾身出汗驚醒過來,夢的橋段沒有接下來的發展,想像的空間留給人無限發揮。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阿嶽忘不了那對沒有眼珠的空洞,這讓他心跳鼓動過於頻繁,胸口被壓榨的感覺很不舒服,以往出生入死的行徑中也未曾體驗,是一種新感覺嗎?但記憶中好像也曾經歷過,他的心中有了困擾,奇怪這似曾相識的思緒,這分好奇讓他沒有要回到被窩,而是暗自做了一個決定。



一場突然地午後大雨,讓不良於視的小語來不及躲雨,街上交叉奔跑的人們頻頻擦過小語,讓她跌坐地上。雨勢來的猛烈,卻不見她起身避雨,一個小女孩趴在地上收拾掉落四處的口香糖,口香糖被淋濕了,被人踩爛了,十歲的孩子儘管堅強,但面對這種情況卻只能本能地哭泣。

雨突然止住了,小語被強硬地一把抱起。阿嶽撐著雨傘,強行帶她至一旁的騎樓。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雨停了!?

小語不要怕,我是阿嶽,你怎麼不先躲雨呢?還有你為什麼要哭?」 阿嶽一邊對小語解釋著,一邊發出疑問,他是真的不懂。

口香糖…全…全都壞掉了,不能賣了,小語…沒有辦法賺錢,婆婆很辛苦…

嗯,就為這樣哭啊。不要擔心,婆婆不會在乎你有沒有賺錢的。

小語搖搖頭,濕透的身子微微發抖。 「小語怕婆婆不要小語…

阿嶽沒有回話,只見他眼珠機靈地轉來轉去,好像有了主意。他說:「你在這等阿嶽…嗯…叔叔,我去幫你把口香糖撿回來。

說完他就轉身跑向一旁的便利商店,在收銀台一旁的架子上隨手抓了一把口香糖,付了帳就跑到外頭用手指頭夾著口香糖,讓它們淋上一點雨水,再交至小語捧著的籃子裡。

他說:「小語~~你看,我把口香糖都檢回來了,只有外表有一些濕,還可以賣,不要擔心。

小語拿起一條口香糖用手與鼻子確認狀況,表情卻有些疑惑。味道好像變了?數量好像多了?

阿嶽叔叔~為什麼…」小語才想問就馬上被阿嶽給止住了嘴。

反正吃下去都一樣,沒有差啦!」阿嶽抓抓頭看著地上的青箭還有籃子裡的extra,原來搞錯了牌子。

喔~哈楸!」小語臉上掛著兩道鼻水,水水的,還不到黏稠的地步。

阿嶽用袖子為小語擦去鼻水,然後搓搓她的領子,才發現這衣服可以擠出很多水。 「哇~衣服都濕了,我買衣服給你換下來。

阿嶽拉著小語要走,只見她扭扭些些的不肯移動一步。

問了她原因,她才說。 「婆婆說不可以隨便拿人家東西。

阿嶽皺皺眉,又開始抓著頭。 「我不是別人啊!我是老婆婆的朋友耶,所以走吧!!

不可以…

不可以…

裝作沒有聽見,阿嶽抓著小語走進了眼前的一家服飾店。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一進店裡,阿嶽就隨意的拿了幾件衣服要小語試,不過她並沒有乖乖就範,反而是在店裡玩起了捉迷藏。最後在撞倒一排沒有手腳的模特兒後,他們就被趕了出來,阿嶽只好買幾條毛巾讓小語擦拭整理。

沒有多久的時間,雨停了。小語就拾起籃子,再度開始叫賣口香糖,也不管身上還是濕了一大片。

阿嶽坐在一旁,看著小語拼命的向那些冷漠的大人低頭,心中有種奇怪的感覺,說不上來是啥就悶悶的,覺得有些不舒服。兩個鐘頭過去了,一個小女孩站在走道正中間,一昧的鞠躬哈腰,瘦小的身子不停呼喊的聲音讓人鼻酸,社會冷漠讓剛下過雨的夏天有些寒意,自私功利的城市似乎容不下這一個努力在逆境中求生存的孩子,阿嶽只是看,以為自己只是看,沒有發覺臉上縱橫的淚水燒燙著一顆冷漠的心。

走開啦~髒小鬼不要弄髒我的衣服。」 一名染髮的年輕男子用手推了小語一把。

阿嶽沒有多作思考,本能反應已經擋在男子與小語之間,不慍不火的眼神看著男子。男子嘴角微抖的說: 「怎麼!你要幫她出頭…」 話沒說完男子就抱著肚子趴倒在地,阿嶽突然給了對方一腳。

啊!!」 男子大叫忍住疼痛,手臂張牙舞爪的想要起身反擊。

這時候阿嶽單手抱起小語攬在腰間,迅速往人群方向逃竄,將身子隱密在鼎沸之中,一路在大街上狂奔,他換個姿勢將小語舉起扛在肩上,不羈放縱的舉動引來旁人的側目,迎面呼嘯而來的風帶著灑脫,阿嶽仔細品嚐,他要在肩上的小語呼吸這陣涼風為她帶來的自由。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小語你知道嗎!?你在飛翔!只有天使才會飛翔。」 阿嶽笑了,他不知道。



午夜時分小語累了,睡在阿嶽的懷裡讓她覺得很安心,阿嶽看著天上的月亮,皎潔的月光讓他有些浮動,一種不好的兆頭在心中鼓動,心跳突然間變的很快,胸口的氣悶著不出來,雖然不舒服但是他不想改變動作,深怕一個小動作會驚醒這個累了一天的孩子。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一股急促的喘氣聲,自樓梯口傳來,喘息雖快,但踏步聲音卻異常的慢,阿嶽猜到應是老婆婆回來了。門口人影出現,老人焦急的眼神在看到小語的瞬間柔化下來,剛剛的焦急,現在的溫情,轉變急快。

你…小語她…

阿嶽點頭輕手輕腳地把食指擺在嘴前,眼睛睜得老大,誇張的表情要老人不要驚醒她,老人怎有多餘的氣力,繃了一整夜的思緒,放心的瞬間連力氣也都一併散去,軟癱在地上,溫柔的眼神責怪著眼前的結果。

老人走近兩人,打算接手要抱孩子上床。

婆婆…小語會乖乖的,會照顧自己,不要離開…」突然說話。

阿嶽低頭看著眼睛仍閉上的小語不斷冒汗,應是做了個被老人丟棄的夢。

老人聽見,淚水已在眼眶中澎湃,在外人面前顧不得形象老淚縱橫,她不捨的摸著孩子的臉,這一摸摸出了阿嶽今晚的壞預兆,她驚覺不對。

額頭怎麼這麼燙!發了燒!」 老人急了,擔心焦慮的心情湧上,憤怒取代擔心,拼命地指責阿嶽的不是。

阿嶽很難過,自己不是故意疏忽,實在是沒有辦法感覺溫度,千言萬語在嘴邊徘徊,就是沒有吐出一個字。老人搶過小語,推了一把,那時候的一句話讓阿嶽永遠記得,愧疚讓他再度將自己變成一個人。

滾開!!你走!!!

阿嶽沒有回頭,踏下的階梯一步一步都發出沉重的哀吼,沒有人聽見阿嶽的說話。「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

這是最後一次看到阿嶽的身影。

網路搜尋

這是個感人的節奏!!想要讓你哭出來的『無痛人』參(上)!!


未完待續!!!
下集繼續:希望能找到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將心裡的空洞給填上!!『無痛人』完結(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3 12:46 , Processed in 0.179684 second(s), 3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