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小說版 「一覺醒來變主人」-1

[長篇連載] 「一覺醒來變主人」-1

查看: 3138
Asterio
(那個誰)發表於 2013-10-23 01:41:51 |訂閱他
「一覺醒來變主人」-1

我想,在開始敘述那一段怪事之前,有一些事是你們必須先知道的。我的名字是夜真井征神,沒錯,我知道很怪。我的父母到底是對我有甚麼期望才取這個名字的,我是一點頭緒也沒有。說到底,他們已經逝世很久了。嘛,無關的話題就到這裡為止吧。因為某些原因,我擁有讀取他人內心的能力。就像──那部電影:全面啟動。我也有能力對任何人的大腦做任何事,由於大腦等同於一個人的知覺辨識系統,因此我也能擾亂它,造成幻覺、幻聽、幻觸甚至是幻肢痛──假性疼痛。呃、我這樣說吧,相信大家都看過家庭教師里包恩吧?那個六道骸能做到的,我也做得到。至於這種力量的來源與原理,我不想說,但我能保證的是,這一切完全符合科學原理,總而言之,只要與大腦相關的一切,我都能干涉。甚麼?你說這不可能?這樣吧,去google一下美國的星門(Stargate)計畫吧,內容大致上與我的情形差不多,唯一的不同是:美國失敗了,而我成功了。

嗯,該從哪裡說起好呢?六月份的某個周末裡,我做了個夢,然後遇見了她


黑色,大片大片的黑色壟罩在我的身旁,而我也融入了那片黑的一部分。身穿黑色連帽大衣,一身黑色的內襯與長褲,腳上套著黑色皮靴,頭髮閃出藍白色的光澤──我知道我在夢裡。但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夢境,照理來說,今天我應該要重整自己腦內的壓力,背景應該是核融合實驗室裡才對。再說夢境的場景不一樣就算了,這是甚麼?為什麼眼前一片黑?我的大腦不聽我使喚了嗎?不──這不可能,但──

「不要碰吾────────────!!」女子的聲音劃破寂靜

女子的聲音?為什麼我的夢境裡會有女子的聲音?正常來說,應該一個人都不會有的才對。眼睛慢慢適應黑暗,幾個人影圍繞著一個女子身影,四周滿是巨大殘破不堪的石柱,風化之下還看得出來上面的雕刻圖騰,我的潛意識快速比對這些圖樣──不是阿茲特克,不是埃及也不是古希臘──不符合任何文明。另一點不合理──在夢中竟然還需要適應黑暗?

「總算得手了,如此我們魔族也能給那些神族一些顏色瞧瞧了!」左邊的人影說,聲音很像野獸。
「喀哈哈哈哈哈!那個加百列再囂張也不可能繼續欺壓我們了!!」右邊的人影咆哮。
「過來吧!妳終究逃不掉的!」中間那看起來像是頭頭的身影,對著中央纖細女子威脅。

「汝等這種低級的魔族也妄想染指吾?去秤一秤自己有幾兩重吧!」女人高傲的態度表示她一點也不害怕,真的是這樣嗎?我倒認為是虛張聲勢──她白皙的雙腿抖得很厲害。

「誰在那裡?出來!」右邊的人影衝著我大吼,喂,搞清楚這是誰的夢。嘛,無所謂。我從陰影裡走出。滿月從黑雲中出現,銀光灑落黑色大地。這時也看清對方的模樣。惡狼般的長嘴、惡魔般的巨大翅膀、鱷魚般的粗大尾巴與筋肉分明的強健體魄,對方看起來就像半人半狼的惡魔。

「你是甚麼東西?嗯?聞起來像人類!呵哈!!好啊好啊、老子好久沒吃人啦!!」左邊的野獸對著我直流口水。嗯,真的要被吃掉的話,我希望可以先焗烤一下,再加上一點迷迭香更好。

「咕哈哈哈哈哈哈哈!!人類?你到這種地方幹甚麼?想救她?喀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小子真是太惹人發笑啦!!」野獸頭頭的咆哮貫穿天際,其他兩頭也跟著起鬨。牠們血紅的雙眼直直瞪入我的心臟,不過我想牠們應該會很失望吧,我的心臟滿難吃的。還有,我沒有想救她,那是像魯夫一樣主角的工作,我不過是打醬油的,只是想知道你們在我的夢裡做甚麼罷了。

「我不客氣啦!!」左邊的野獸朝我衝了過來,初步預估那利爪應該有三十公分,身上肌群產生的馬力超過三百匹──騎牠去北海道應該滿快的。

「呼‧‧‧」我輕輕吐了口氣,在那銀光閃爍的利爪刺穿心臟之前,放低身子,瞬間貼近對手,朝著牠結實的腹部,透過拳頭送出一擊──核分裂!黑色的野獸還來不及發出哀嚎,便消失在巨大聲響與強烈閃光之中,眼前的兩頭野獸似乎有些驚嚇──喔不,看起來是十分驚恐。

「你這混蛋────────────!!」好的,右邊的野獸重新打起精神,準備消耗掉牠唯一的一條命了。嘿、你不是馬力歐好嗎?愛惜一下自己的生命吧?這樣吧,先吃個綠色蘑菇補條命再來?。銀色的利刃憤怒地在我面前快速揮動,我不斷往後退,然後──用力往野獸的腰際抓了一把──抓下一把跳動的血紅色肌肉。在神經尚未回報疼痛之前,另一手從野獸背後貫穿胸口,破壞心臟──血染大地。

「快、現在馬上跟我進行契約!!」野獸頭頭突然變得很緊張,轉身對著女子吼道,一把推倒她。仔細一看,地面有個巨大的白色魔法陣。牠抓破女子白皙的手掌,鮮紅的血液還凝在空中,地面的魔法陣就發出強烈白光。

「來了、這一刻終於要來了!!」野獸愉悅地咆嘯,對著銀月癡狂地嘶吼。不知道是腦中哪個部分在暗示我,我不加思索,張著雙手高速衝向野獸頭頭,右手貼在野狼多毛的額頭上,發出一道強烈破壞電流,分解──由上往下粉碎那巨大強壯的身軀。

我的雙腳落在魔法陣裡,女子睜大雙眼訝異直視著我,白光吞噬了我的意識,我醒了過來。



天花板,夜幕的黑影染上白色的天花板,這裡是我的房間,我一人的小套房。

看向桌上的時鐘,兩點十三分,甚麼嘛,還早啊。再繼續睡吧‧‧‧唉,神就是喜歡在你沒錢時推出你喜歡的手錶、在你想吃牛排時讓你得腸胃炎、在你想睡回籠覺時讓你有尿意。尿意啊尿意,告訴妳吧,我認輸了。起身準備去廁所,剛才的女子就坐在床尾的椅子上,冷冷看著我。

「甚麼啊,原來我還在做夢啊?」我看著眼前的女子喃喃自語。

「汝,是甚麼人?」女子的聲音有種神聖的氣息──寒冬的白色雪花,高貴而冷傲,而說話的語氣就跟她的髮色一樣冷漠冰潔。

「克里斯丁‧貝爾」我隨便咕噥了一句,對夢裡的人不需要講太多話,反正醒來都一樣。我躺回自己的床上,沒多久又睡著了。喔,說錯了,我只是進入夢中夢而已。

啪!!

有人巴了我左臉頰一下,不是別人,是眼前的冷漠女子。她跨坐在我的下腹,犯罪用的右手大喇喇地橫過胸前一點也不遮掩,那雙玩世不恭的高傲雙眼微微半開看著我,十分瞧不起我呢。

「唉,我先道歉,在夢中還想進入第二層夢太貪心是我的不對。但是可以麻煩妳用叫的嗎?」我坐起身子,現在跟她距離更近了,但我一點也不擔心,這都只是夢罷了。

「吾不知道汝誤會甚麼了,但是吾是真實存在的。」她這樣說道。現在我仔細端詳眼前的她,冰雪般的髮絲直順服貼在嫩白的雙頰,露出額頭讓人覺得她更加難以接近──高貴。身上的衣服不多,白色的胸甲、臀甲、腳盔、手甲與輕柔的布料,完全不是用來遮掩──是用來襯托她的身材的。幾乎整個身體都覆滿刺青,另外我還注意到,她的耳朵十分尖銳,很像精靈。

「總之,妳要不要起來坐別的地方?坐在我身上,妳也不是很開心吧?」我先放低姿態說

「啊‧‧‧說得也是,明明是個人類卻還是很明理的。」她起身坐在我的椅子上,正對我。我在妳心中到底有多笨啊?

「好了,我現在要脫離這個夢境,進入深層睡眠了,妳就當自己家,不用客氣」反正這個夢中的家也不是真的,想怎麼鬧就這麼鬧吧。不,眼前的女子也不是真的,愛怎麼鬧就怎麼鬧吧!

「在偉大的精靈克莉絲蒂娜的面前,汝竟敢入眠?真是無禮!」女子生氣怒吼,很有個性的夢中角色啊!以前我的夢境可都只有我一人。怎麼回事?現在流行這種強勢的風格嗎?我的額前葉也受到影響,開始在夢中創造NPC了嗎?

「要不要喝果汁?」

「嗯?你說甚麼?」

「要不要喝果汁?蘋果汁?點心只有草莓蛋糕喔。」我走出房間,先給她吃點東西吧,面對強勢的人,只要耐心點,也能好好溝通的。嘛,雖說是夢,但作太多夢,睡眠品質會變差,還是想辦法進入深層睡眠吧。上過廁所,我拿著蛋糕跟果汁走到客廳,準備回房間,卻發現她已經坐在桌前了。

「吃吧,雖然不是甚麼高級品,但是很好吃的」我放下點心跟蘋果汁,坐了下來。她呆呆望著眼前的點心,一語不發。這時我才注意到,她的左手掌在流血。甚麼啊,跟上一個夢是接續的啊?拿出醫藥箱,我準備替她包紮。

「手伸出來。」

「抱歉,吾不想讓汝碰。」她把臉朝向另一邊,十分自我的一個人,側臉也十分優雅。

「能自己包紮的話,就請自便吧」我把醫藥箱推給她,起身準備回去睡覺。

「‧‧‧‧‧‧‧」沒有回應,她只是繼續瞪著左方櫃子上的時鐘,看來是不懂得怎麼包紮。神總是喜歡挑戰我的耐性,好吧,我又輸了,所以我又坐了下來。

「克莉絲蒂娜,把手給我」我用一慣不帶任何情緒的口吻說,往往這樣不溫不慍的口氣最為堅定

「哼!」她最後冷哼了一聲,才不情不願把手伸了出來,我替她先清理傷口,然後準備上碘酒。那雙手溫溫熱熱的,細緻的肌膚像是新生兒般柔軟,粉色的色澤表示她很好很健康。

「會痛的話就說一聲」我拿起碘酒和棉花棒,往她手心來回磨擦。

「呃‧‧‧‧‧‧‧!」她輕輕皺起眉頭,輕喘了一聲,不用讀心術也知道,看來是很痛!處理完傷口後,纏上繃帶,想了想這裡應該沒我的事了。話說對著一個夢中角色做這些,我也真是閒過頭了吧?嘛,再怎麼說她也是我夢的一部分,替她弄好也沒甚麼不對的,反正不過就是場夢罷了,做好也沒甚麼損失。

「身為一個人類,汝還挺細心的,吾就對汝稍微溫柔一點吧!」她突然直視我說。

「謝謝妳的溫柔,但我們不會再見了,吃完點心跟飲料後,看妳想做甚麼就做甚麼,我要回去深層睡眠了。」我打了個哈欠,感覺到眼皮很重。

「汝對自己召喚過來的精靈就沒甚麼疑問嗎?」她撥動前髮,流露出高貴的氣息。召喚過來的?這是甚麼中二的設定?好吧,我就當作是我的腦袋想跟我玩吧。

「嗯,先告訴我妳的來歷吧」

「吾的名字是克莉絲蒂娜,來自聖亞莉絲,最偉大的精靈王!」原來如此,完全搞不懂。

「是嗎?那麼敢問偉大的克莉絲蒂娜大人到敝宅有甚麼指教呢?」糟,眼皮真的很重了。

「不准諷刺吾!」她生氣大吼,用力瞪了我一眼,感覺心臟好像有點裂開了?

「那麼克莉絲蒂娜小姐‧‧‧?」「不准加小姐!」
「克莉絲蒂娜‧‧‧?」「不准汝直接稱呼吾的名字!!」
「克莉絲‧‧‧?」「不准用這種親暱的方式叫吾的名字!!」
「蒂娜‧‧‧?」「閉嘴!汝這低等的廢渣!!」喂,法官大人,我可以告她了嗎?

「那請妳告訴我該如何稱呼妳吧?」神啊,妳是不是很希望我崩潰?是的話請在我的FB留言告訴我一聲。

「不知道,汝自己想吧!」她別過頭去,閉上眼睛,雙臂抱胸。我說妳,給點提示好嗎?這比逃離房間還要有難度。我敢說賈伯斯跟愛因斯坦也解不開這難題。

「那麼就叫克莉絲吧?」

「嗚嗯,就這樣吧!早該這樣叫了!」喂,這傢伙還長不長記性啊?剛剛不是因此嗆我嗆得很爽嗎?不是要我別叫得這麼親暱嗎?

「回歸正題,克莉絲妳來我家做甚麼?」從剛剛的夢境跑過來這個夢境做甚麼?妳跑錯棚了吧?

「不是吾過來找汝,是汝召喚吾過來的!」甚麼?跑錯棚的過錯推到我身上嗎?經紀人!

「我甚麼時候召喚妳了?」至少我不記得有用家裡電話叫妳過來啊。

「由於剛才的魔法陣儀式,汝已經與吾簽訂契約,並且召喚吾到這個世界來了。」她捲捲頭髮

「簽了甚麼?防癌險的話,我已經有了。」其實我沒有,因為我根本無法得癌症。

「吾與汝,永遠無法分離的契約關係,直到一方生命終止為期。在那之前,我們將永遠長伴彼此。也就是說,吾是主、汝是僕!」她注視著我的額頭說。這是甚麼終身強制險?抱歉可以中斷契約嗎?我想換一般險就好!

「所以我要稱呼克莉絲為主人嗎?還是Master?」遊戲裡面對主人的稱呼都要有選項的吧?這算是常識吧?嗯,是常識嗎?

「這個嘛,吾心情好,無須多禮,就勉強允許汝稱呼吾為『聖亞莉絲睿智的精靈王克莉絲大人』就好了。」她淺笑回應。嗯,原來如此,『聖亞莉絲睿智的精靈王克莉絲大人』妳個皮卡丘,這不在選項裡面!而且明顯還比「克莉絲」三個字長了七、八百萬公里。再說妳是在勉強甚麼?勉強的是我的舌頭吧?生眼睛沒看過這種整串名字裡有百分之九十七都是贅詞的名字,我的國文老師要生氣了喔。

唉,談話進行不下去了。

我起身,走進廁所裡洗了把臉,冷水對睡蟲可是十分嚴厲的。冷水是S的話,睡蟲就是M了。看入鏡子裡,黑髮、黑眼圈、白色襯衫睡衣,還有死白的膚色和沒精神的表情,這是真實世界裡的我。我是個學生,也是個普通人,會使用精神力的普通人──不對!為什麼我不是白髮?我不是在夢境裡嗎?當處於夢中以及使用精神力時,我的頭髮會變成白色,同時身著黑色大衣,這是一種讓我辨識現實世界、精神世界與夢境世界的手段。這是在告訴我,我現在是醒著,而且克莉絲也是真實存在的嗎?怎麼可能會有這種蠢事!不可能!我可沒有那種能把人從別的世界送過來的力量、我的子孫也沒把哆啦A萌送過來,而且精靈還是真實存在的?這種機率有多高了?太扯了!等等,說不定是我的腦袋出了甚麼差錯,先檢查一遍‧‧‧沒有任何問題。好吧,先冷靜下來,不要急得像熱鍋上的米卡莎一樣,不然艾倫會變巨人的。

總之,再次接觸吧。

「克莉絲,妳是怎麼到這個世界的?那份能源是哪來的?」我喝了一口剛倒的牛奶。

「汝總算問了個相關的問題了,很簡單,吾用了汝的生命能源,也就是──壽命。」原來如此,是謀殺。對我的壽命動手,讓自己過來這個世界。原來如此,是蓄意謀殺。法官大人,請絕對不要給她緩刑。

「我用了多少能源把妳召喚過來?」一天?一個月?不,要進行量子傳送的話少說要有十年以上。

「一個月。」她笑了笑,右手在空中揮舞。

「一個月?那也未免太廉價了?」要我用三個月把妳送回去,我都願意。要我用十個月切斷終身強制險,我都願意。啊,那我可以用一年的命把自己送到銀魂的世界裡嗎?

「不,是只剩下一個月的壽命。」喔,我只剩下一個月的壽命。鬼物語出來前,我就先變鬼了。

「果然如此,世界上沒有這麼便宜的午餐。」雖然送來的是冷盤+冷牛排+冰品+冷飲的完全冷感型女性。

「喔?汝的反應真是特別,平常人的話早就嚇得魂飛魄散了。」是我的錯覺還是妳看起來很開心?

「無論如何,要怎麼樣把妳送回去?」先退貨吧,黑貓宅急便能寄到聖亞莉絲嗎?

「啊?」她一臉吃驚的模樣看著我,別過頭,臉上的表情稍稍僵住,然後才恢復神色

「怎麼了?『聖亞莉絲睿智的精靈王克莉絲大人』,請問怎麼讓您移尊回國?」差一點就咬到舌頭了,差一點就跟八九寺真宵角色重複了,差一點就要被告了。

「不知道!」她又別過頭,不敢直視我的眼睛。我察覺到,這是她說謊時的補償動作。嗯,這樣的話,我想到另一個可能性了,剛才她說自己是主人時,不敢看我的雙眼,看來有隱情?

「克莉絲,妳真的是我的主人嗎?」事實上是反過來的也說不定?

「哼,那、那當然!憑汝怎麼可能會是吾的主人!!」她的眼神不斷游移,喂,這房裡有蒼蠅嗎?而且我可沒說我是妳的主人喔?還是說我才是真的主人?試試看吧。

「克莉絲,握手」她不情不願伸出左手讓我握。「換手!」她不情不願伸出右手讓我握。

「妳沒辦法違抗我的命令對吧?」這是甚麼play?國王play?永遠的國王?

「哼!吾不、不知道!!夠了、汝要愚弄自己的主人到甚麼時候!?」她惱羞成怒了,想蒙混過去所以惱羞成怒了,想蒙混過去但是被我識破所以惱羞成怒了。某種意味上,這叫做反差萌?

「克莉絲,說實話」這句話像是船錨,一擊擊沉克莉絲的最後防線。

「是的,主人!吾是汝的僕役,永遠長伴汝左右,聽從一切命令,決不違抗!」她一口氣托出實情。逆轉全壘打,一瞬間整個立場都反過來了。我一瞬間從木棒變成斬月了。

「原來如此,我用壽命把妳召喚過來,與妳簽訂契約,然後就能夠使喚妳?」

「沒錯‧‧‧可惡‧‧‧一個低等的人類也敢使喚吾‧‧‧」她惡狠狠瞪著我,臉部整個脹紅,看得出來她很討厭僕役這個角色。

「那我要給妳第一個命令了」

「小的聽命‧‧‧混帳!」她很勉強擠出幾個尊敬的字,後面接了個充滿憤怒的混帳。

「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征神」

「啥?你剛才說甚麼?」

「叫我征神就好,不要叫我主人。」

「你這是在愚弄吾嗎?愚弄吾很開心嗎?汝這個變態主人!!」喂,是我說錯了甚麼還是她雞蛋裡挑骨頭?

「怎麼了?妳不是很不想承認我是主人嗎?那就先從基本做起不是嗎?」

「男人都喜歡被稱做主人、根本變態!故意要吾稱呼汝名字,更變態!」反正不管哪個選項都是變態就對了。不好意思能不能先存檔,我累了想回去睡覺了!改天出攻略本的時候,再繼續玩可以嗎?

「那就隨便妳要叫我甚麼吧!」我抓了抓肩膀,嗯,有點五十肩的傾向。

「變態!要吾自己想像,然後想引出吾心中的情慾是嗎!?憑汝個低等人類怎麼可能做得到?變態!!去死吧!!我的主人!!」喂,為什麼一連串的辱罵之後還要接個「我的主人」啊?妳到底是尊敬我還是鄙視我能不能直接一點?

「算了算了,妳直接叫我廢渣就好。」

「哼!原來汝是M屬性啊?真是個大變態!!」她舉起左手,一巴掌往我的右臉襲來。一把抓住她細小的左腕,我瞪著她。而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她大吃一驚,她愣在原地動也不動。

「汝‧‧‧怎麼突然!?」「左手的傷口會裂開啊!」我的聲音低沉而嚴肅。

「關、關汝甚麼事!!」她用力把手抽走,右手扶著左手,低著頭不敢看我。嘛,大概是因為我表現出強硬的樣子吧,平常溫順的人一旦強硬起來,是很容易讓人嚇到的。我並沒有表現得很激動,只要點到為止就可以達到效果。接下來的好幾分鐘,我跟她倆人都沒有說話,這種沉默簡直要讓人窒息。不過對我來說,我還滿喜歡這種時刻的,可以讓對方好好思考一下自己哪裡做錯了。也能給我時間決定要如何做出下一步。

不知道過多久了。嘛,好了,我也差不多該讓出第一步了。

「克莉絲,對不起,對妳發脾氣。」我的口氣還是不帶情緒,這算是我做人失敗的地方。雖然如此,我還是盡力表現出和藹的樣子。

「吾、吾也有吾的過錯‧‧‧可是汝知道自己錯的話,也不是不能原諒汝,征神。」嗯,這個反應還不差,看得出來她盡力在退讓了,是個好的開始。嗯?妳最後叫我甚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3 10:32 , Processed in 0.164900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VAN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