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日報 備份板塊 異國版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

[台灣]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查看: 11071
牛奶丸子
發表於 2012-11-7 00:12:18 |訂閱他
一石激起千層浪,一時間關於「性交易處罰化」的討論迅速在島內發酵。有人認為,當局此舉大大維護了性工作者的合法權益,拯救她們日益艱辛的生存現狀;也有人認為,這無疑是將全台灣都變成廣義的紅燈區,最後落得「春城無處不飛花」,甚至「全民皆娼、全島皆娼」。台灣歷史上的公娼制度源起何時?島內現在的「性工作者」生存狀況又是怎樣?本文將為你一一揭秘。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虎尾鐵枝路腳低矮簡陋的娼館,還可嗅出古早暗巷尋芳問柳的味道。  揭秘台灣歷史上的公娼制度   台灣妓女的發展可以追溯到清道光年間,當時移民台灣的人數漸多,水陸碼頭妓女慢慢形成氣候。到了清光緒年間,大稻埕一帶的大小妓院約有兩百家。在午後的陽光中,台北大同區的歸綏街顯得十分寧靜,然而,正是這條並不起眼的小巷,卻經歷了台灣公娼歷史的興衰。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從日據時代就是公娼館的文萌樓,在廢娼之後,成為台灣第一個被列為古跡的情色場所。  1895年,中日簽訂《馬關條約》,台灣被割讓給日本。一年後,佔領台灣的日軍推行了允許性工作者合法經營的公娼制度。不久,歸綏街就成為島內知名的風月區,各種類型的娛樂場所齊聚一處,超過百戶。被稱作藝旦間的酒家,除了提供珍羞美味,席間還有藝妓酒唱歌助興。江山樓飯店便是其中最為出名的一家,是當時台灣政商名流經常出入的場所。當然,除了酒家,歸綏街裡更多的還是色情場所,此外,銀樓、藥房、服裝店、美發院等其它店面也因風月產業而生意興旺。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文萌樓」,就位在台北市大同區歸綏街,和台北萬華區的華西街齊名。

「文萌樓」是歷時近百年的老字號娼館,位於台北市大同區歸綏街,和台北萬華區華西街齊名,共同見證台灣50年來的娼妓歷史興衰。2006年12月20 日,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公告指定「歸綏街文萌樓」為市定古跡,從日據時代就是公娼館的文萌樓,如今成為島內第一個被列為古跡的情色場所,也是第一個被保存的性產業空間。在台北城市發展史上,是許多老台北人的共同記憶。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泛黃妓女戶許可證,成「國寶」級骨董。

台灣光復後,國民政府廢娼,但由於性病流行和私娼嚴重,被迫變相允許公娼。1956年3月,退守台灣的國民黨政府公佈了《台灣省管理妓女辦法》,允許性從業者執照經營。按照當時規定,年滿18歲的女性,通過健康檢查,並由父母親自到警察局蓋章,就可以申請公娼牌照,同時,為了避免疾病傳播,政府還為公娼提供免費的定期體檢。寶島色情業正式合法化,但這一時期一般和酒樓等行業混合。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台灣性工作者執照。

此後,島內不少其它風月區和歸綏街一樣,色情行業得到了快速的發展。   以當時的物價來看,一碗陽春麵一塊五,而出入高檔的公娼館則動輒上百元,後來更漲價到千元以上。客人多時,有的公娼一個小時就要接待十多位客人,絡繹不絕的尋芳客給台灣色情行業帶了滾滾財源,但公娼每接一次客人,絕大部分的收入都要繳給老鴇,最後老鴇和黑道成為公娼制度的最大獲利者。所以,公娼制度雖然試圖對色情行業進行規範,但還是免不了滋生黑社會、人口販賣、毒品等其它社會問題。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昔日的公娼館,如今已經轉型為「身心靈幸/性福雜貨店」。

因此,在實施公娼檢驗制度的同時,台當局還制訂了一個「落日條款」,規定性交易「業主」及「娼妓」的營業牌照限量頒發,已發執照不得繼承、轉移,所有人死亡後,營業牌照自然消失。「落日條款」的推出正是希望島內的各種風月場所能夠隨著時間的推移自然消亡。因此在台灣的公娼制度繁榮了半個世紀後,島內的公娼人數逐步減少,現在已不足百人,平均年紀也超過50歲。昔日繁華的歸綏街如今已不見熙熙攘攘的人群,連臨街的門面也被業主改造出租。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目前在「身心靈幸/性福雜貨店」替客人舒壓按摩的女性,照片都貼在牆上。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娼影隨行」追著阿扁,最後甚至成為陳水扁連任市長失利的原因之一。

2003年︰台灣公娼正式走入歷史

因為「落日條款」,島內公娼的數量逐漸減少,但第一個提出廢除公娼制度的,卻是陳水扁。1997年9月,時任台北市長的陳水扁,選擇了以「強力掃黃」為訴求,浩浩蕩蕩掃蕩所謂的色情產業,迫使數百家台北市酒店暫時關門。接著,依照挑軟柿子原則,陳水扁想廢除日薄西山、沒人關注的台北市公娼。   陳水扁的「廢娼」政策,讓這個原本屬於禁忌的議題,原本屬於社會底層從來沒有過發言權的一群人,瞬間打破沉默,一下子從被動、挨打的局面,反過來爭取自己的權利,告訴大眾,她們是台北市政府核準發牌的「公娼」,應有工作的權力。   經公娼自救會和當時介入協助的女工團結生產線的長期抗爭,終於在馬英九當選台北市長後,於1999年3月爭得緩衝兩年,2001年3月執行廢娼政策。由於台北取締娼妓的示範效應,台灣其他各縣市紛紛傚尤。高雄市最後一家公娼館於2003 年底關閉,台灣公娼業也正式走入歷史。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台北街頭的「流鶯」。

公娼取消 台灣私娼難以「從良」

但是,廢除公娼的決議實際上也沒有真正解決色情業的問題。

在廢娼政策施行後,她們面臨更嚴峻的生存壓迫與經濟困頓,必須遭受警察的盤查、臨檢、及釣魚恫嚇與少數惡質嫖客的騷擾和暴力威脅,她們在街頭與人競逐的條件不好,相對於年輕世代,也沒有可以使用電腦科技上網援交的技術能力,身上不但背負著老少兩代一家子人經濟依存的重擔,在僅有的社區與人情基礎上,維持與老顧客之間有限的性交易互動。她們既沒有合法的工作權以及福利保障,更別說有什對這份性工作的期許和未來,地下化讓她們只能活在陰暗的底層,守著僅有的生存條件喘息與掙扎。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台北街頭的地下性工作者。

因為沒有其它特長,在失去合法執照後,大多的性工作者都沒能實現轉行,而成為了非法流鶯。實際上,台灣目前約有10多萬的地下性工作者,她們也和這些公娼一樣,很難尋找其他的生存方式。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大約兩坪大的房間,就是私娼出賣靈肉的地方。

原本合法的公娼轉為私娼,所有小姐只能在孤立的系統內,像蜘蛛網般的把生計債務壓力彼此支持。其中一個小姐欠債落跑,馬上牽連到原來大家互相借貸的系統,而龐大的卡債、錢莊高利貸,就像吸血鬼一樣,讓她們在地下化的處境,經濟問題越來越大。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台灣妓女12年抗爭︰我要工作

1997年9月,為抗議陳水扁廢娼,台北市數十名公娼,花帽蒙面上街,爭取工作權,要求除罪罰,使台灣社會首次認真面對性產業複雜且牽連甚廣的公共政策問題。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被封為台灣一代名妓的「官姐」官秀琴。

同年成立的台北市公娼自救會,會長官秀琴、副會長麗君,與公娼姐妹發動200多場抗議,一路「娼影隨行」追著阿扁,最後甚至成為陳水扁連任市長失利的原因之一。馬英九繼任台北市長後,依法行政復娼緩衝兩年。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台灣「日日春協會」發動遊行。

廢娼抗爭,開啟了台灣妓權運動。支持公娼運動的人士在1999年成立民間團體「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持續推動「性工作除罪化」,以及打破「性道德污名」運動。她們發動了近500場以上街頭抗議活動,每逢大選、台北市長選舉前,一定會以遊行向各黨候選人施壓,要求先廢除「社維法」罰娼條款。   原來在角落不被看見的、被扭曲的性工作者,開始在各種公共空間,包括在對政客的抗議行動中出現。她們召開五次娼妓國際會議,把全球最經典的性產業政策模式帶到台灣討論,將性工作者演唱歌曲錄製成CD、拍攝性工作者紀錄片、將公娼館「文萌樓」成功轉化為文化古跡。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台灣性工作者遊行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台灣性工作者遊行,爭取工作權利。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性工作者當場向反對性產業的婦女團體下跪。

「除罪化」、「設置紅燈區」,政策風向的轉換間,讓這些抗爭了12年的性工作者看到了希望。

她們要的只是工作權。   

從公娼再到流鶯 台灣性工作者的辛酸血淚史(19P)

台灣性工作者屢屢走上街頭,要求當局實施「性工作除罪化」    性交易除罪化? 島內新一輪民意交鋒   對於性產業是否應該合法化,島內輿論曾經有過多次交鋒。近日,台「內政部」表態稱,未來不排除將實行性交易除罪化,甚至可以探討實行「一樓一鳳」的性產業制度。消息一出,引來島內輿論口水一片,反對者認為這會造成「全島皆娼妓,任何地方都能賣淫」的局面。   從廢娼到性工作除罪化,連「娼妓」一詞也在不知不覺間改稱為「性工作者」。變化已經發生,且相關的變化亦將持續下去。其實,性工性者除罪化,只算是小小的一步,後續問題不少,例如,台灣真會出現像荷蘭紅燈區那樣的情色專區嗎?且在性工作者除罪化後,「一樓一鳳」對社區清靜的威脅又如何防制?接踵而來的問題,在在可能在觀念及實際生活上引發激烈的社會衝擊。   由於問題牽涉廣泛,性交易除罪化的施行仍然步履維艱。但隨著台灣社會日漸成熟,民意更加理智,未來也許會找到一條真正理想的解決途徑。在一片撻伐聲中,台灣性工作者們也只能期盼著,總有一天,她們距離一個平等寬容的社會更近一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網紅日報|手機版|GoogleXML|人才招募|免責聲明| 最佳瀏覽環境Chrome,IE10| 登錄

GMT+8, 2016-12-7 05:49 , Processed in 0.143490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7-2014 NETREDDAILY.COM